朱映徽《妖舞伶》【唐朝惡女之三】

  因為幼年的一場追殺,上官蘿兒喪失了父母及記憶,
  幸運地,「喜鵲夫人」收留了她,並教會她一身好本領,
  為了報答恩情,她甘願當夫人的手下,聽命行事,
  由於面貌姣好,有著非凡的舞藝,加之冷淡不刻意獻媚,
  因此她整個人透著股妖嬈的美,是男人都會受到誘惑,
  而這回,夫人要她混到「白虎門」的門主段勁遙身邊,
  並要她伺機盜取足以動員各地「白虎門」的門主玉符,
  本以為這回的任務會和先前一樣容易,不料卻錯得離譜。
  他莫測高深,鷹一般銳利的眼神彷彿能看穿她的目的;
  他張狂霸氣,豹一般迅猛的動作彷彿是天生的掠奪者,
  在他的強取豪奪下,她的身被奪去,一顆心也岌岌可危,
  偏偏這時,她又發現一件幾令她的世界分崩離析的事,
  為從痛苦中解脫,她將自己當成祭品,獻給盛怒中的他,
  此生若能死在最愛的人手中,或許,也是一種幸福吧……

第一章
  
  初秋午後,陽光暖暖。
  
  長安城中一如往常熱鬧,街上販賣絲綢、瓷器、珠寶、香料的店鋪或小販,正熱絡地吆喝著,努力招攬生意。
  
  一名穿著華服的中年男子,獨自一人來到長安城東一間聲名遠播的“芙蓉坊”,此時,自屋內傳出的弦鼓聲不曾停歇。
  
  “芙蓉坊”內,原本在招呼熟客的鵲嬤嬤瞥見有新客上門,揚著笑走了過來,年逾四十的她,因為保養得宜加上精心的打扮,看起來風韻猶存。
  
  “這位爺看起來好眼生,是第一次來嗎?該怎麼稱呼呀?”
  
  “我是蘇州來的商人,姓宋。”
  
  “原來是宋爺,請進請進。”
  
  宋文彥點了點頭,跟在鵲嬤嬤的身後進了“芙蓉坊”,他的目光在屋內兜轉了一圈,隨即說道:“聽說‘芙蓉坊’裏有個色藝雙全的頭牌,不知在下是否有幸能夠開開眼界,一睹芳容與舞姿呢?”
  
  鵲嬤嬤聞言停下腳步,臉上的表情似是有些為難。
  
  “宋爺說的是咱們蘿兒,但蘿兒有她自個兒的規矩,不輕易見客--”
  
  話還沒說完,一錠黃澄澄的小金子就遞到了眼前,這麼大手筆的見面禮,讓鵲嬤嬤的眼睛一亮,立即眉開眼笑地收了下來。
  
  “既然宋爺這麼有誠意,我這就去替您安排安排吧!”
  
  鵲嬤嬤招了招手,要一旁的丫頭先領宋文彥去房裏候著,自個兒則去請“芙蓉坊”的頭牌蘿兒姑娘。
  
  宋文彥被帶到一個相當寬敞的房間,房裏沒有過多的擺設,中間甚至刻意空出一大片空地,顯然是為了方便跳舞。
  
  不一會兒,美酒和幾樣小菜送了上來,又過了一會兒,房門再度開敔,一抹窈窕的身影走了進來。
  
  宋文彥抬起頭,映入眼簾的花容月貌,讓他一陣失神,差點忘了呼息。
  
  眼前這名女子約莫十八歲,身段纖細曼妙,在幾乎所有女子都穿著大紅大紫豔麗衣裳的“芙蓉坊”中,她卻穿著一襲淡雅的水色衣裳,身上、發上也沒有過多的珠花首飾。
  
  然而,儘管沒有豔麗衣著和珠寶首飾的襯托,那張嬌媚的容顏卻足以讓他所見過的任何女子都失了顏色。
  
  在她那張白哲的瓜子臉上,有著精緻絕倫的五官,似笑非笑的水眸、嘴角微揚的紅唇,在在散發著勾惑人心的魅力,即使她只是靜靜地佇立在那兒,沒朝他拋媚眼、遞秋波,卻已讓他完全無法移開目光。
  
  “宋爺,咱們蘿兒都還沒開始舞,怎麼您就已經先失了魂兒啦?”鵲嬤嬤在一旁半開玩笑地輕笑著。
  
  宋文彥回過神,猛點頭贊道:“蘿兒姑娘果然有著傾國傾城之姿,真是絕色!想必舞藝也一定非凡出眾吧?”
  
  “那是當然。”鵲嬤嬤拍了拍手,幾名女子便魚貫地走了進來,她們分持鼓、笛、鈸、琵琶,靜靜地坐在房間的角落。
  
  見鵲嬤嬤退到了一旁,上官蘿兒始蓮步輕移地上前,而當她一走到房間的正中央時,樂音聲也隨即響起。
  
  悠揚的弦鼓聲中,上官蘿兒輕旋身子,雙袖飛舞,柔若無骨的身子款款擺動,那身段輕盈如燕,舞姿則雅致如花。
  
  隨著樂音逐漸加快,她婆娑旋舞的身子也更加靈活,水色衣裙隨之飛轉,整個人宛如一朵水上盛開的蓮花,美得令人捨不得眨眼。
  
  直到樂音終止,上官蘿兒都已停了下來,宋文彥還沒從她那令人目眩神迷的曼妙舞姿中回過神來。
  
  見著他那失神的模樣,上官蘿兒嫣紅的唇兒一揚,那妖媚的笑容瞬間讓她美得更勾人心魂。
  
  “如何?宋爺,咱們蘿兒的表現還令您滿意吧?”鵲嬤嬤一臉驕傲地問。
  
  “滿意!滿意!‘芙蓉坊’的頭牌果然名不虛傳,色藝雙全,我今兒個可真是開了眼界!”
  
  宋文彥一邊鼓掌,一邊盯著上官蘿兒猛瞧,眼中除了驚豔之外,還多了幾分估量,像是在考慮著一件重要的大事。
  
  一會兒後,宋文彥道:“妳們都下去吧!我想跟蘿兒姑娘喝喝酒、談談心。”他又塞了一錠小金子到鵲嬤嬤手裏,示意她幫忙打點。
  
  有錢能使鬼推磨,愛財的鵲嬤嬤自然又是眉開眼笑地收下了。她回眸啾了上官蘿兒一眼,像是在無言交代著什麼之後,這才將其他姑娘全帶了出去。
  
  當房裏只剩下他們兩人時,上官蘿兒定定地啾著宋文彥,那嬌豔的容顏沒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緒,而她靜靜佇立的沉靜神態帶著幾分傲氣,讓她看起來一點兒也不像一名舞伶,倒像是等著受人跪拜的公主。
  
  “宋爺,蘿兒不陪酒、不賣笑,更不賣身。”她語氣不卑不亢地表明自己的立場,輕柔的嗓音悅耳極了。
  
  “我知道妳有妳自個兒的規矩,就不知……萬兩黃金可否打動妳的芳心?”宋文彥試探地問。
  
  “萬兩黃金?”上官蘿兒微微一怔,沒想到會聽見如此驚人的數字。
  
  宋文彥環顧四周,確定沒有其他人在場後,壓低了嗓音,說道:“有件事情,倘若妳敢做,我就給妳萬兩黃金當作謝禮。”
  
  “什麼事情?”
  
  “我要妳幫我解決一個仇人。”
  
  上官蘿兒聞言一愣,美眸浮現一抹詫異。
  
  “解決?宋爺的意思是……要我殺人?”
  
  “不必拿刀砍人,只需下毒即可,容易得很。這事兒若是辦成了,我會給妳萬兩黃金當作謝禮。要知道,像妳這樣色藝雙全的女子,委身在此實在太可惜了,有了這萬兩黃金,妳就可以遠走高飛,當自己的主人了。”宋文彥以重利誘之,就不信會有人不愛錢財的。
  
  “當自己的主人……”上官蘿兒輕聲低喃,神情忽然有些怔仲,但那恍惚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她隨即恢復了原先的神色。
  
  她望著宋文彥,見他神情嚴肅認真,不像是在開玩笑。
  
  “什麼樣的人,值得你付萬兩黃金來取他的性命?”
  
  “妳若是答應替我辦這件事情,我自然會告訴妳。”宋文彥語帶保留,畢竟兩人還沒真正合作,他可沒傻得先洩漏太多的細節。
  
  “為什麼是我?”上官蘿兒又問。
  
  “因為妳夠美、夠迷人,而我要對付的,是個男人。”宋文彥望著她的絕豔容貌,相信任何男人都難以逃出她的魅力。
  
  “再說……三個月前,那個借酒裝瘋想要侵犯妳的洪大富,不但連妳的手都沒碰到一下,還被妳使計讓他光著身子關在臭烘烘的茅房裏,過了一天一夜才放出來,這說明了妳夠聰明,也夠機靈。”
  
  上官蘿兒聞言,似笑非笑地瞅了宋文彥一眼。“宋爺到是個有心人,三個多月前的事情也調查得這麼清楚。”
  
  “我要妳辦的事情非同小可,當然得先確定妳有沒有那個本事,可不能隨隨便便找個人來搞砸了我的大事。”宋文彥一臉嚴肅地說。
  
  “說得是,宋爺真是個心思細膩之人。”
  
  上官蘿兒淡淡地稱讚,美麗的臉上依舊沒有太多情緒,讓人難以看穿她真正的心思,而那讓宋文彥更相信她絕對是個適合的人選。
  
  “如何?萬兩黃金,妳在‘芙蓉坊’只怕待一輩子也賺不到那麼多錢,既然有機會脫離這裏,當自己的主人,又何必要寄人籬下呢?”宋文彥再度勸道。
  
  “這……我得想想……”上官蘿兒並沒有立刻應允或是拒絕。
  
  宋文彥明白地點了點頭,畢竟這件事情關係重大,她沒辦法立即作出決定也是很正常的事。
  
  “沒問題,我給妳時間考慮,但妳若是把這件事情說出去,我也不會放過妳的。”宋文彥出言警告。
  
  上官蘿兒微微頷首,算是答應替他保守秘密。
  
  “好,那我過幾日再來,希望到時候能聽見滿意的答案。”
  
  宋文彥轉身離開後,上官蘿兒仍靜候在原地,過沒多久,鵲嬤嬤果然如她預期地走了進來,臉上掛著滿意的微笑。
  
  “好女兒、好孩子,妳剛才舞得真好!”鵲嬤嬤愉快地讚美道:“這麼多年來,妳總是沒讓我失望,我就知道妳一定會讓那位‘宋爺’滿意的!”她刻意加重了“宋爺”二字,語氣透著一絲戲譫,像是在嘲笑著什麼似的。
  
  上官蘿兒揚了揚嘴角,正要開口說些什麼,眉心卻突然蹙起。
  
  “怎麼了?又犯頭疼了?”鵲嬤嬤問道。
  
  “……嗯。”上官蘿兒咬著唇兒,努力對抗著腦中那一波強過一波的痛楚,美豔的容顏因此顯得蒼白。
  
  “快,妳不是隨身帶著藥丸嗎?快點先服下,然後回房去,讓嬤嬤幫妳紮幾針,很快就不疼了。”
  
  上官蘿兒點了點頭。她比任何人都明白,鵲嬤嬤有著不為人知的精湛醫術,這些年來不論她有什麼病痛,都是鵲嬤嬤幫忙醫治的。
  
  “唉……可憐的孩子,頭疼的老毛病都跟了妳十多年了,虧我空有一身好醫術,卻偏偏無法根治妳這古怪的毛病。”鵲嬤嬤一邊走,一邊搖頭歎息。
  
  上官蘿兒微微扯動嘴角,對自己這難以根除的毛病早已看開了。
  
  都已經這麼多年了,她早已習慣了頭疼時的劇烈痛楚,反正只要在發作時,趕緊讓鵲嬤嬤幫她扎針便行了,出不了人命的。
  
  三日後,宋文彥又來到了“芙蓉坊”,並且再度以一錠小金子換得與上官蘿兒的獨處。
  
  “妳考慮得如何了?”宋文彥開門見山地要答案。
  
  “宋爺要對付的,是什麼人?”上官蘿兒不疾不徐地反問。
  
  “我說過,只要妳答應,我自然會告訴妳。”
  
  “而我的問題,就是我的答案。”既然她開口詢問對方的身分,自然就是答應了。
  
  宋文彥聞言雙眼一亮,立刻壓低了嗓音說:“很好!我要妳除掉的,是‘白虎門’門主段勁遙!”
  
  一提起“白虎門”,他的語氣就透著濃烈的恨意。
  
  其實,他根本就不叫宋文彥,蘇州商人只是他為了保命、為了避人耳目而不得不做的掩飾。
  
  他真正的身分,是前幽州節度使呂銘順之子--呂敔祥!
  
  五年前,他爹不過因野心大了點,想要賺取更多的錢財,於是便夥同一些奸巧的商人暗中做些暴利害民的勾當,想不到卻意外害死了一名皇親。
  
  這事兒他爹原本都已找了個替死鬼去頂罪,想不到卻被“白虎門”前任門主段康軒查得一清二楚,還據實上報給多年來與“白虎門”關係良好的六王爺,並將相關證據轉呈給皇上。
  
  皇上對此事大為震怒,不僅革了爹的職,還下旨將呂家人全部處死。
  
  幸好當時他正好到外地訪友,聞訊立即喬裝逃逸至他地,而家中一名忠心耿耿的僕人換上他的衣物之後自焚而死,由於屍首焦黑,無法辨識容貌,官差就當他是畏罪自盡了。
  
  只是,他雖然僥倖躲過這場浩劫,其餘的家人卻無一倖免!
  
  倘若不是段康軒多管閒事,他們呂家也不會一夕之間死得只剩下他一個人,這筆血海深仇,他誓言要討回來!可惜的是,他都還沒有親手殺了段康軒,那個可恨的傢伙就先病死了。
  
  然而,呂敔祥滿腔的復仇之火並沒有因段康軒的死而熄滅,他決定要除掉段康軒的獨子段勁遙,好讓段家絕後!
  
  “段勁遙嗎?我知道了。”上官蘿兒點了點頭。“不過,要如何離開‘芙蓉坊’,以及如何到段勁遙身邊,就得靠宋爺安排了。”
  
  “放心,這些我早有周詳的計畫。”
  
  既然上官蘿兒已同意替他辦事,呂敔祥便立刻找來了鵲嬤嬤,表明要“外借”上官蘿兒一個月。
  
  “什麼?一個月?”鵲嬤嬤驚訝地瞪大了眼。
  
  “沒錯。”
  
  “宋爺,您可真愛開玩笑,蘿兒可是咱們‘芙蓉坊’的頭牌,要是她離開一個月,那我這兒的損失……”
  
  “蘿兒姑娘一個月能夠替‘芙蓉坊’賺進多少銀兩,我付三倍給妳就是。而且,我還可以先付一半。”呂敔祥爽快地說。為了報仇,花再多的銀兩他也在所不惜。
  
  一聽見這麼優渥的條件,鵲嬤嬤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宋爺此話當真?”
  
  “那是當然。”
  
  鵲嬤嬤轉頭望向上官蘿兒,問道:“蘿兒,妳怎麼說?”
  
  “倘若嬤嬤同意,蘿兒沒有意見。”
  
  “那好,成交!”
  
  鵲嬤嬤眉開眼笑地走向上官蘿兒,親熱地拉起她的手。
  
  “蘿兒,既然宋爺這麼賞識妳,這一次,妳可得要好好地表現,別讓嬤嬤失望,知道嗎?”鵲嬤嬤開口叮嚀著。
  
  呂敔祥瞥了鵲嬤嬤的背影一眼,只當鵲嬤嬤正因為賺了一大筆錢財而樂著,卻沒有瞧見背對著他的鵲嬤嬤臉上掠過一抹狡膾的笑,像是在嘲笑呂敔祥自個兒送上門來當她們的過河橋。
  
  上官蘿兒抬起頭,與鵲嬤嬤交換了一記意味深長的目光,柔嫩的紅唇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嬤嬤放心,我明白自己的本分,不會讓嬤嬤失望的。”
  
  她當然知道自己該做的是什麼,而那--並不包括要段勁遙的命。
  
  皎潔的月光,映照在“白虎門”大門外那尊猛虎雕像上,讓那頭栩栩如生的猛虎顯得更加威凜。
  
  自從唐朝立國以來,“白虎門”就已是個頗具盛名的江湖組織,由一代大俠段青劍所創立。
  
  “白虎門”一向行俠仗義、扶弱濟貧,延續了好幾代,近百年來所有弟子一直嚴格遵循著門規,很受各地百姓們的愛戴。
  
  兩年前,前任門主段康軒不幸病逝,由他年僅二十三歲的獨子段勁遙擔任“白虎門”的新門主。
  
  今晚,段勁遙在“白虎門”中設下了一場豐盛的筵席,用以款待來自蘇州的商人宋文彥。
  
  這個月初五,是段勁遙繼母蘇紅袖的二十五歲生辰,宋文彥送了一尊價值不菲的玉菩薩,想拉攏“白虎門”的意圖很明顯。
  
  宋文彥是個商人,販賣的貨物時常需要在各地間往來運送,他拉攏“白虎門”圖的不外乎就是希望運貨的隊伍因“與白虎門交好”而不會被盜匪覬覦。
  
  由於繼母已收下了那尊珍貴的玉菩薩,段勁遙不願欠下太多人情,便設下筵席款待宋文彥,算是回禮。
  
  這晚,呂敔祥以“宋文彥”的身分準時赴約,還帶了幾名女子同行,其中一名女子的臉上還戴著面紗。
  
  “段門主,久仰大名。”呂敔祥一邊拱手為禮,一邊不動聲色地望著眼前高大挺拔的男子。
  
  早就聽說“白虎門”的新門主段勁遙和前幾任門主的正氣凜然不太相同,是個亦正亦邪的人。他不僅狂妄霸氣,像個天生的掠奪者,甚至還有一雙銳利如鷹卻莫測高深的眼眸,像是能輕易看穿一切詭計,絕對是個不容小斷的男子。
  
  今日一見,證實傳言果然不假。
  
  這男人有著飛揚的劍眉、墨黑的眼眸、挺直的鼻樑、緊抿的薄唇,再加上他高大挺拔的身軀,確實是個難得一見的美男子,然而他除了有著令女人傾心的俊美臉孔之外,渾身還散發出一股令男人不由得心生敬畏的淩厲霸氣。
  
  呂敔祥的心暗暗一凜,提醒自己必須加倍小心,若是不慎被段勁遙瞧出了什麼可疑之處,說不定他今晚將走不出“白虎門”的大門!
  
  “上回我送夫人的不過是份薄禮,不成敬意,想不到段門主今晚還特地設下了筵席,宋某實在受寵若驚。為了回報段門主的盛情,宋某特地安排了一段節目,保證讓段門主滿意。”
  
  “是嗎?”
  
  段勁遙的目光淡淡地掃過跟在呂敔祥身後的那些女人,最後落在那名戴面紗的女子身上。
  
  打從她們一進來,他就特別注意到這名女子。雖然她戴著面紗,無法窺見她的容貌,可她的身段窈窕曼妙,舉手投足間透著一股沉靜的氣息,讓人忍不住將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
  
  “她叫上官蘿兒,是一名色藝雙全的舞伶,今晚將為段門主獻舞助興。”呂敔祥指著上官蘿兒說道。
  
  “色藝雙全?那我倒要開開眼界了。”段勁遙說道。
  
  “絕對不會讓段門主失望的。”呂敔祥信心滿滿地笑道。
  
  在呂敔祥的示意下,一旁的女子們紛紛取出各自的樂器,而上官蘿兒則緩緩走到大廳中央,纖纖玉手揭下了臉上的面紗。
  
  當她的容貌一呈現在眾人眼前,所有人都驚豔不已,就連段勁遙也不例外。
  
  今日她穿著一襲翠綠色的衣裳,頭戴翡翠花冠,絕美的容顏在經過精心的妝扮後顯得豔麗無雙,整個人透著一種妖媚的美,讓在場所有男人看得心旌動搖。
  
  上官蘿兒抬起頭,柔媚的水眸對上了段勁遙的眼,他那銳利炯亮的目光,讓她的心沒來由地一陣輕顫,驀地想到大門外的那尊石虎雕像。
  
  這男人確實就如一頭猛虎,渾身散發著掠奪者的強勢氣息。想要除掉這個男人,豈是一件容易的事?
  
  “開始吧!”
  
  呂敔祥的聲音,拉回了上官蘿兒的思緒,她輕點了下頭,悅耳的弦鼓樂聲隨即響起。
  
  她玉臂輕舒,隨著樂音婆娑起舞,曼妙的身姿宛如迥雪飄搖、柳絮飛轉,美麗的衣裙隨著身子的旋轉而飛揚出一道道令人讚歎的弧形。
  
  比起那日在“芙蓉坊”中嬌柔軟媚的舞姿,今晚的她左旋右轉,靈活如風,加長的水袖隨著她的快速旋轉而飄飄迴旋,整個人宛如出塵的仙女,隨時就要淩空飛天了一般,令人目眩神迷。
  
  當所有人都目不轉睛地欣賞上官蘿兒的舞姿時,呂敔祥卻是努力壓抑著恨意,冷眼看著段勁遙,恨不得能立刻將他千刀萬剛!
  
  眼看上官蘿兒的表演結束,呂敔祥趕緊收斂心神,換上了討好的笑臉。
  
  “如何?段門主,蘿兒姑娘的表演,沒讓您失望吧?”
  
  段勁遙望著上官蘿兒,而她也正看著他,兩人目光交會,她一瞬也不瞬地啾著他的黑眸,柔媚的眼神若有似無地勾引著他,即便他用著狂妄放肆的目光盯視著她,她的美目仍舊不閃不躲的,甚至還朝他彎起紅唇,漾開一抹足以挑動男人心的絕美笑靨。
  
  “很好!蘿兒姑娘果真色藝雙全,不僅有著令人驚歎的舞藝,更有著傾國傾城的容貌。在她的身旁,只怕任何女人都要相形失色了,您說是嗎?繼母。”段勁遙忽然轉頭問著坐在另一端位子上的蘇紅袖。
  
  蘇紅袖一愣,沒想到他會把問題扔給她。
  
  她與段勁遙同年紀,今年不過二十五歲,由於她是“白虎門”一名老將的女兒,因此可說是和段勁遙一塊兒長大的青梅竹馬。
  
  這些年來,許多人都以為她會嫁給段勁遙,然而在她十八歲那年,她卻嫁給了前任門主段康軒,成了段勁遙的繼母。
  
  蘇紅袖望著上官蘿兒,她勉強扯動嘴角,表情有些不自然地笑道:“那是當然,蘿兒姑娘的美貌實屬世間少見。”
  
  論起容貌,蘇紅袖已算得上是個清麗秀雅的美人了,但是和上官蘿兒一比,立刻卻宛如陪襯的綠葉般失了顏色,教她怎不暗暗氣惱?
  
  “呵呵!坦白說,蘿兒姑娘是我剛買下的舞伶,既然段門主如此喜愛,索性就送給段門主吧!”呂敔祥大方地說道。
  
  段勁遙聞言挑起眉梢。“喔?如此絕世美人,宋老闆捨得?”
  
  呂敔祥擺出生意人的嘴臉,嘿嘿地笑道:“美人雖然銷魂,可我是做生意的商人,沒有什麼比穩穩當當地賺錢還重要了。實話說,宋某之所以捨得佳人,也是希望段門主往後能夠多多關照,好讓宋某在‘白虎門’的照應下,生意能夠做得更加穩當順利啊!”
  
  聽了這番話,蘇紅袖搶在段勁遙之前開口說道:“只要宋老闆做的是正當清白的生意,‘白虎門’自當會本著行俠仗義的精神相助,又何需宋老闆割愛,送出如此重禮?”
  
  段勁遙聞言,唇角一揚,勾出一抹冷冷的笑。
  
  蘇紅袖這話顯然是反對他收下這份“重禮”,但是他並沒將她的話當一回事,黑眸甚至還閃動著叛逆的光芒。
  
  “既然宋老闆如此盛情,我就收下了。”他說道,而這樣的決定顯然不太給蘇紅袖面子,畢竟她才剛開口反對過。
  
  蘇紅袖的臉色微變,眼神透著明顯的不悅,但她壓下了心中的不滿,沒有當眾動怒。
  
  至於段勁遙則對於惹惱了繼母絲毫不以為意,甚至還把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美人兒身上。
  
  “來吧!”他對上官蘿兒說:“既然從現在開始,妳已經是我的人了,那就再替我舞一曲吧!”
  
  “是。”上官蘿兒柔順地應了聲。
  
  早在今日踏入“白虎門”之前,她就已知道自己會依照計畫被“轉送”給段勁遙,而既然現在段勁遙成了她的“新主子”,那麼在她的任務順利完成前,她自然得扮演好一個乖乖聽話的舞伶。
  
  她朝段勁遙綻開一抹嬌媚的笑顏之後,示意一旁的姑娘們再奏一曲,自己則酊合樂音再度起舞,然而當她的水袖才剛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迥圈時,段勁遙卻忽然抓住了水袖的一端,使勁一扯!
  
  上官蘿兒沒料到他會突然有此舉動,驚呼一聲,整個輕盈如燕的身子朝他飛去,跌進他的懷抱之中。
  
  她愕然抬起頭,正好對上了他那雙深不可測的黑眸,而他強壯的雙臂圈抱住她的身子,他陽剛的氣息將她整個人籠罩著,讓她恍惚間有種錯覺,像是自己跌進的不是他的懷抱,而是獵人精心布下的陷阱。
  
  “我改變主意了,與其讓妳舞給大夥兒瞧,倒不如獨享妳的美麗。”段勁遙霸氣地說道。
  
  他伸出手,長指輕劃著她柔嫩的臉頰,照照的黑眸一瞬也不瞬地望著她的眼,那銳利的眸光彷佛能看穿她心底深處的秘密。
  
  上官蘿兒的心跳不自覺地加速,開始覺得這一回的任務超出預期的困難,若是一個不小心,只怕自己會被這頭猛虎給吞噬了。
  
  “會喝酒嗎?”段勁遙問道。
  
  “我……不太會……”
  
  “無妨,就從現在開始練習吧!”
  
  段勁遙說完後,先是飲盡了自己桌前的酒,接著忽然抬起她的下巴,當著眾人的面吻住她的唇,將酒液哺喂入她的口中。
  
  上官蘿兒驚愕地瞪圓了眼,被他狂浪的舉動給嚇著了。
  
  她直覺地想抗拒,但是一想到自己此刻的身分和任務,也只能迅速壓下掙扎的衝動,佯裝柔順地依偎在他的懷中,承受著他的掠奪。
  
  她以為她已將自己真實的情緒藏得很好了,然而她那一閃即逝的僵硬神情,卻沒有逃過段勁遙銳利的眼眸。
  
  一抹冷冷的笑意掠過他的黑眸,他不僅霸道地將酒全喂入她的口中,還放肆地吻了她一回,火熱的舌強勢地探入她的唇間,糾纏著她那不知所措的丁香舌,恣意品嘗著她甜美的滋味。
  
  入喉的酒帶來了一股燒灼感,而他的氣息、他狂野的吻,更讓上官蘿兒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微微地暈眩了。
  
  這個放肆的熱吻持續了許久,久得讓在場的人全都看得目瞪口呆,段勁遙這才鬆開了懷中的人兒。
  
  他滿意地看著上官蘿兒意亂情迷的神情,長指輕撫著她那被吻得更加嫣紅腫脹的紅唇。
  
  “果然是個銷魂的禮物,只怕是男人都抗拒不了啊!”段勁遙挑起上官蘿兒的下巴,目光灼灼地盯著她絕美的容顏。
  
  相對于他的愉悅,蘇紅袖的臉色則是又更難看了幾分。
  
  她原本還想隱忍,但終究還是忍不住開口輕斥:“當眾親吻一名舞伶,成何體統?身為‘白虎門’的門主,你別忘了要時時注意自己的行為舉止,更何況這會兒還有客人在場哪!”
  
  “哈哈哈!繼母教訓得極是,往後我會儘量記得關起門之後再好好地享用美人,這樣行了嗎?”
  
  段勁遙睨了蘇紅袖一眼,眼底透著一絲挑釁,他甚至仍摟著上官蘿兒,絲毫沒有鬆手的打算。
  
  蘇紅袖咬了咬牙,僵硬地說道:“你若能知道輕重,那是最好。我身子忽然有些不適,先回房去了。”
  
  段勁遙冷眼看著蘇紅袖離去,並沒有安撫她怒氣的打算,而上官蘿兒才剛從意亂情迷之中回神過來,就將這一切看在眼裏,心中不禁暗暗疑惑。
  
  即使今日才第一次見面,她這個外人也能感覺得出這對繼母、繼子之間似乎暗藏著火藥味。
  
  不知道他們究竟有著什麼樣的恩怨糾葛?而那對她的任務會是助力還是阻力呢?她可不希望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旁生枝節呀……
  
  “怎麼了?妳在想些什麼?瞧妳都想得入神了。”段勁遙低沉的嗓音忽然在耳畔響起。
  
  上官蘿兒很快地回過神,眨了眨美眸,一臉無辜地望著他,說道:“我沒有想什麼,只是有些不勝酒力罷了。”
  
  她很機靈地替自己的分神找了個藉口,不過一想到剛才他喂她喝酒的方式,她的心跳就驀地變得紊亂,雙頰的熱度也無法控制地上升。
  
  過去十八年來,她從沒有讓任何男人碰過她的唇,更別說是用這種狂野霸道的方式吻得如此火熱,那種感覺對她而言太陌生,也太震撼了些……
  
  段勁遙勾起嘴角,沒有再說些什麼,像是接受了她的說詞,然而那雙似笑非笑的眼眸,卻讓上官蘿兒的心一陣緊縮,隱約感覺自己身上背負的秘密很難瞞過這個莫測高深的男人……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謝謝分享         3Q

TOP

看前言好像會讓人揪心的故事~來看看囉!

TOP

thank you

TOP

谢谢分享

TOP

thank you

TOP

3Q

TOP

回復 2# dada


    看下文

TOP

thxx

TOP

thk

TOP

謝謝大大的無私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