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小雀《亂點狼王上花轎》【男人禍水1】

  媽呀!主子給的是什麼見鬼的任務?
  居然要她這個迷糊愛哭、膽子比螞蟻還小的丫頭
  冒著生命危險混到大漠狼王身邊充當臥底?
  她橫看豎看也不像是個夠稱頭的金牌臥底
  只會女扮男裝這等爛梗老招,下場肯定慘兮兮──
  厚!狼王囂張惡霸也該有個限度吧
  要她白天當奴僕服侍人,晚上當馬僮伺候他的馬
  還不時耍得她團團轉,甚至惹她氣得蹦蹦跳
  可惡!他的威猛駭人氣勢只會用在她身上
  看到絕世美女他滿身的凶悍霸氣就軟掉了
  再怎麼說她可是代表正義的一方,哪能讓奸角得逞
  她打主定意速戰速決,用力撲倒他「這樣又那樣」……
  人的確被她撲倒,可她也連人帶骨被他吃干抹淨
  這下臥底臥到敵人床上,卻連個消息也沒探聽到
  更慘的是,她還傻到把一顆心送給了他……

第一章

  明月夜,花廊下。

  「姊姊,爹今兒個自宮裡回來後,就心事重重長吁短歎的,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蘇滿兒雪白粉嫩的小手捧著只圓圓的豆沙包,才到嘴邊,又忍不住放了下來,沒了胃口。

  爹是當朝宰相,一向甚為皇上倚重,究竟是什麼天大地大的事能讓他老人家如此憂心仲仲呢?

  「什麼事?」相府大千金蘇福兒清麗無瑕的臉蛋掠過一抹冷笑。「不就是皇上病重,太子年輕,內有十九皇爺野心勃勃,外有大漠狼王虎視耽耽……總而言之,全都是一些男人禍水惹出來的壞事!」

  「男人禍水?」在一旁幫忙斟茶的丫鬟小寶,滿臉疑惑,怯生生地問:「大小姐,可小寶只聽過女人是禍水耶?」

  一提起這個,蘇福兒不禁一陣火大。「小寶,你聽清楚,咱們女孩兒家絕對不輸男兒,聰明伶俐更勝男兒,我這輩子最聽不得什麼叫生女不如男!男人又怎的?男人天生就了不起嗎?還不都是些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傢伙!」

  「對啊對啊!」蘇滿兒也心有慼慼焉,不服氣地道:「像爹爹說我們是他的掌上明珠,可還不是常常感歎為什麼咱們倆是女不是兒,若是兒子的話,就能夠為朝廷效力、為百姓謀福了。真奇怪,效不效力跟謀不謀福和是男是女有什麼關係?」

  「那個……」小寶夾在兩個氣憤填膺、滿腹怒氣的小姐中間,實在是好生為難。「別氣別氣……其實老爺也不是那個意思,而且傳統本就是重男輕女……」

  唉,誰教天生為女就是不值錢呢?

  她若不是賠錢貨,貧困的爹娘何苦會為了保住要傳宗接代做大事的大兒子,不惜把她這個小女兒賣給人牙子?

  幸虧是大小姐路過,從人牙子手中買了她,要不然她現下恐怕已經流落到比為奴為婢更加不堪的煙花地去了。所以素來認命的小寶,內心一直非常感謝大小姐的大恩大德。

  「小寶,」蘇福兒柳眉微皺,「你爭氣些行不行?你要記住,人人生而平等,不管是男是女,是老爺是奴婢,就算你身子不自由,你的心永遠是!」

  她話沒說完,看著小寶靦腆陪笑,一臉茫然的表情,不禁氣結。

  蘇滿兒趕緊咬了一大口豆沙包,並對小寶使了個眼色。「小寶,你這次做的豆沙包可真好吃,軟綿帶勁兒,餡香不膩……話說回來,姊姊,你怎麼會知道朝廷這些機要大事呢?」

  「我剛剛一傢伙灌了爹三斤二鍋頭,這才從他嘴裡套出來的。」蘇福兒似笑非笑地道,「現在他老人家醉了,睡著了。這樣也好,要不讓他憂心到大天光,還怕不立時口吐白沬、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嗎?」

  小寶急了。

  宰相老爺待她極好,他們一家都是她的大恩人,她實在不忍心看到老爺為了那些危急的國家大事口吐白沬、死而後已啊!

  「大小姐,這樣老爺好可憐啊……」小寶淚汪汪。那些男人,都是那些天殺的男人,沒事淨幹些天怒人怨的蠢事,真是該被浸豬籠、滾釘板、泡水缸!蘇福兒美麗臉蛋因神情深沉而顯得陰側惻,微微咬牙切齒。

  「是啊,姊姊,你素來聰明過人、足智多謀,快想想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幫爹吧?」蘇滿兒也著急不已。

  蘇-福兒自沉思中醒覺過來,挑眉一笑。「不成,我不過是個手不能提、肩不能擔的女孩兒,男人的事就讓他們男人自己去解決吧,咱們這些小女子在這兒能擔什麼事呢?」

  不知怎地,小寶總覺得大小姐的笑容令人有些發毛,忍不住脫口而出:「大小姐,你是不是想到什麼好法子了?」

  「不是說了嗎?」蘇福兒笑吟吟的,纖手拈起一隻豆沙包。「女子無才便是德呀,我能有什麼辦法?」

  「可是……」小寶張口欲言。

  「還問什麼問?吃你的豆沙包去!」她隨手一塞。小寶被塞了滿嘴的豆沙包,只能發出唔唔抗議聲。蘇滿兒則是滿臉駭笑地望著姊姊,識相地將自己手中吃了一半的豆沙包塞進嘴裡,省得成為下一個受害者。

  唉!

  其實那天呢,小寶只是去送豆沙包的。

  然後呢,就莫名其妙給賣了……

  「什麼?」小寶瞬間下巴掉了下來。「大小姐,你、你說要奴婢去做什麼?」

  她非常確定、肯定自己的耳朵絕對壞了,要不怎麼會聽見大小姐對她下了那麼荒謬離奇的命令呢?

  一定是她前幾晚陪大小姐和二小姐吹了一夜的風,不小心著涼,這才會頭昏眼花、喉啞耳塞,連話也聽不清楚了。

  「小寶,你最近耳朵不太好使呢。」蘇福兒啜飲了一口香炒麵子茶,舔了舔唇道:「也罷,我就再重複一次。我對這個狼王伊格猛很有興趣,所以我需要你混進狼王府裡,最好能夠接近他身邊,觀察一下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喜歡吃什麼、穿什麼、用什麼,平時最大的興致除了殺人外是什麼?」

  「殺殺殺……」小寶結結巴巴。

  「我都打聽過了,狼王的皇表叔當年便是在胡漢聯姻下,由皇四姑奶奶生下的親子,身為名義上的姻親皇族,狼王會在近日入京向皇上請安問好。」蘇福兒輕描淡寫地道。

  「太子已經將東城故世范王爺的豪邸撥給狼王來京時歇用,並起用了一批能幹的奴僕迎駕,準備好好伺候狼王;而我,將會把你安排進去當狼王的貼身侍女。」

  小寶腦子轟轟然,眼前陣陣發黑!不!

  大小姐居然對那個傳說中心狠手辣、殺人如麻的恐怖狼王有興趣?

  大小姐還要她這個膽子比螞蟻還小的丫頭,混到魔王身邊充當臥底?

  眼見小寶下巴快掉到胸口,蘇福兒抿唇一笑,慢條斯理地摸了摸她的額頭。

  「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呢?是不是身子哪兒不舒服,要不要讓蒙大夫來看看?」為什麼大小姐還能笑得如此優閒自在?大小姐那天晚上不是還親口說,那個可怕的狼王對中原虎視耽耽嗎?她怎麼還對狼王有興趣?莫非……

  「大小姐啊,一定有別的法子的。」小寶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哇地哭了出來。「你想幫老爺解決困難,也用不著真的委身下嫁給那麼可怕的男人啊!大小姐……嗚嗚嗚!大小姐,你這樣為國捐軀,老爺知道了也會傷心欲絕的呀!」

  「呃?」蘇福兒眼角微微抽措。

  死小寶,平時叫她多讀書就不聽,說什麼奴婢沒有識字的福分,結果成語用了個亂七八糟,真是氣死孔老夫子也!

  「大小姐,你聽我說,一定還有別的法子可以解決老爺和朝廷的天大難題,你真的犯不著為了國仇家恨就這樣犧牲自己的清白之身,便宜了那可怕的狼王。」

  蘇福兒略挑一眉,索性將計就計,歎了一口氣。

  「誰教我生就這副俠骨柔腸、從容就義的性格呢?小寶,你聽我說,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無論如何國是咱們的國,家是咱們的家,沒有國哪裡會有家,這是千古不變的話。」

  「大小姐……」小寶聽得感動不已,可只要一想到大小姐慷慨赴義的舉動,不禁又哭了個唏哩嘩啦。「大小姐不要哇!奴婢聽說那些蠻人凶得很,平時沒事就打老婆練身體,大小姐,你身子骨這般纖弱,怎麼禁受得住啊?」

  蘇福兒好整以暇地挖了挖嗡嗡作響的耳朵,閒閒地道:「唉,可自古以來,和番是最快鞏固兩國和平的方法。而且我對自個兒的美貌和頭腦大有信心,若是能順利嫁予狼王為妃,相信我自然能對他的野心產生極大的掣肘作用,你說是吧?」

  「可是大小姐……」

  「這是我為國家、為咱們蘇家所能做的最大奉獻。」蘇福兒微微加重語氣,「我心意已決,你不用再勸我了。」

  「大小姐……」小寶眼圈泛紅地望著自家大小姐,再次被感動得喉頭發緊,連話都說不出來。

  她絲毫不懷疑大小姐美麗無雙的容貌和精明過人的腦袋,若說這世上有哪個女子是能將狼王百煉鋼化為繞指柔的,必定就是大小姐無疑了。

  可是一想到像朵鮮花似的大小姐要去和番,從此成為那個恐怖蠻王的新娘,小寶就悲從中來。

  暴殆天物,真是暴殄天物啊!

  皇宮──

  御花園裡,牡丹初綻,富貴襲人,蘇福兒蹺著二郎腿,好整以暇地嗑著蘭州瓜子,既沒興致欣賞御花園裡百花怒放的麗景,更對坐在自己眼前那黃袍金燦、英俊爾雅的男人視若無睹。

  要是一直裝作沒看見他的話,或許老天垂憐,有可能他就會自覺無趣而揮袖離去吧?

  「沒想到你會主動來找我。」男子笑意溫柔。

  嘖,運氣不好。蘇福兒嗑瓜子的動作一頓,雞皮疙瘩紛紛冒了出來,眼神裡滿是戒備。「且慢!請搞清楚,我是來向皇后娘娘說事,可不是來找你的。」少臭美好嗎?還有,那一臉溫柔蕩漾的笑意是怎麼回事?

  很抱歉,早八百年前,她就已經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壓根不像他外表那樣溫馴爾雅善良。

  更別提她不可能再次被他營造出的假象所欺騙,變成過去那個連她自己也瞧不起的白癡。

  「是嗎?」他微微一笑。「我真傷心。」

  蘇福兒嗤之以鼻。

  傷心?就憑他那一顆鐵石鑄就、群芳爭擁的心?

  不,不對,他最好是真的有「心」啦!

  「福兒。」他低低歎息,笑意裡帶著一絲寵溺的無可奈何。「你究竟什麼時候才肯承認你我之間……」

  蘇福兒渾身倏然僵硬,方才刻意裝出的吊兒郎當和滿不在意剎那間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陰沉冰冷的神情。「太子殿下,既然福兒已對皇后娘娘求稟過,也該告退,請恕福兒不多逗留了。」不管對太子無禮是吃罪不輕的,她霍然起身,轉頭就要離開。

  「你怕我嗎?」太子爾善清朗含笑的嗓音自她背後飄來。

  怕你個烏龜!

  她一震,隨即咬牙切齒的擠出一句話:「隨便你怎麼想。」

  蘇福兒氣沖沖地抬腳走了,完全沒有發覺自己的腳步急得像是在逃難。

  爾善雙眸燦亮,唇畔揚起一絲得意愉快的笑意。

  她以為逃離他的世界,就可以逃離他的身邊?

  錯了,她一直都在他手心裡,一直都在,永遠都在。

  而且她以為他不曉得她親自入宮,所為何事嗎?

  請求母后暗地裡向他說事,要他安插她的一名心腹丫頭進狼王府當貼身伺候。

  雖不知她打的是什麼主意,可他偏不讓她稱心如意。

  爾善微微一笑,翩翩儒雅裡卻帶著一絲令人不敢錯認的邪惡。

  直到奔出御花園老遠,蘇福兒才氣喘吁吁地靠在長廊下,顧不得路過宮女和太監好奇的目光,一屁股跌坐在欄杆上,小手緊緊摀住左胸突突劇跳得像快要蹦出的心臟,嘴裡狠狠低咒了一句淑女不宜的粗話。

  「我幹什麼要趟這一淌渾水?我是腦子壞了不成?」她低咒連連。「去他的皇權旁落!去他的王朝危殆!我何必要替他操心這麼多?」

  最好他將來的帝位被狼王併吞、被十九皇爺霸佔,最好讓他從高高的太子之位摔得奇慘無比,這樣就可以讓坐擁一切的他嘗到失去所有的痛苦滋味!

  最好……她是狠得下這個心啦!

  「可惡!」蘇福兒氣憤填膺地起腳踹飛了地上一枚小石子。「統統都是該殺千刀的大禍水!」

  

  大小姐都下定決心,為國家為朝廷為百姓,做出了那麼大的犧牲,她身為蘇府的丫頭,身受蘇府厚恩大德多年,又怎麼可以置身事外?這樣她還對得起老爺小姐,國家朝廷,甚至是全天下的老百姓嗎?但說是這樣說……

  「大小姐,奴婢還是很怕啊。」打扮成小廝模樣的小寶清秀可愛得像童子,可惜臉色發白、手腳顫抖,簡直跟只待宰的羔羊沒兩樣。

  「而且奴婢為什麼是去當馬僮呢?奴婢怕馬呀。」

  蘇福兒親手替她綁好了束胸──雖然有束沒束也看不出多大分別!理好了衣衫,綰好了髮髻,拍了拍手道:「好,成了。你放心,絕對沒人看得出你是女的,你怕什麼呢?」

  唉,還不都是皇后娘娘突如其來的一道密旨,說什麼狼王不習慣貼身丫鬢伺候,若想混入府裡,就只剩下馬僮一職了。

  害得她只能臨時改變計劃,讓小寶再多冒「女扮男裝」的險。

  「奴婢怕的不是會露餡……」小寶吞吞吐吐,誠惶誠恐的開口,「而是……」

  她怕當臥底,怕被發現,怕被滅口,但更怕自己非但幫不了忙,反而給大小姐惹來大禍啊!

  「吸氣,吐氣,放輕鬆。」甜美嬌潤的蘇滿兒則是幫小寶捏肩槌背,大加鼓勵。「你行!你可以辦得到的!」

  「謝……二小姐……」可小寶臉上依舊呈現驚嚇狀態。

  真慘!蘇滿兒難掩滿臉同情,忍不住祈求地望了像是慈眉善目,實際上卻是……呃,面善心惡的姊姊一眼。「姊姊,派小寶去真的沒問題嗎?」

  「放心,最不起眼的敵人才是真正可怕的敵人。」蘇福兒笑咪咪的。「別看小寶傻里傻氣的模樣,其實她才是個大智若愚的聰明人呢。」

  「真的嗎?」小寶張大嘴,茫然地聽怔了。「原來奴婢很聰明啊?」

  「是啊,所以你千萬要對自己有信心,一定要不負使命,知道嗎?」蘇福兒笑得好不親切動人,拍了拍她的頭。

  「是!」被主子讚美得飄飄然的小寶快樂得像只猛搖尾巴的小狗。

  蘇滿兒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越發同情了。

  唉!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谢谢

TOP

thanks! =]

TOP

:)ths

TOP

thank you

TOP

谢谢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谢了

TOP

我期待辣文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