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若《貓奴的報償》[好男人新規格之三]


出版日期:2018-02-02

他洛珩可是堂堂建設公司的總經理,腦袋卻宛如擺設似的,
不但認為黎依依對他不過是幼時的崇拜,並非真正的愛情,
更以為他對她的百般破例、萬般呵護只是疼惜鄰家妹妹……Bull  shit!
他有潔癖、不喜歡別人隨便進到他家,更不愛小動物,
偏偏就可以忍受她這個貓奴帶著貓咪堂而皇之地住進家里,
發現她這大食怪為了保持完美形象,故意在他面前裝小鳥胃,
他也不戳破,只盡量多做些食物好應付半夜偷吃的「老鼠」,
知道她在自家公司工作,他三不五時就去她所在的部門巡視一番,
搞得所有人整天戰戰兢兢……這若不是愛,什麼才是愛?
可他才剛剛開竅,她就因為誤會他要和前女友復合而打算回美國去,
幸好有她朋友神救援,他才來得及趕到機場解釋+告白,
怎知就算他已經表明了心意,她還是堅持要離開?!


序言: 編輯推薦 對愛的執著

  大學時,小編班上有個同學很喜歡系上的一位學長,據她所說,那位學長曾是她高一時的家教老師,她對他一見傾心,為了能多點相處時間,才會來考同一間學校。聽到這裡我們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只覺得頗浪漫的,直到她說出她私底下所做的努力,我們才佩服起她的毅力。

    原來當時以她的成績,根本不可能考上這所大學,她自己也深知這點,所以發憤圖強,用兩年的時間把成績拉上來,讓所有人都大感詫異,至於她最後有沒有跟學長在一起呢?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有機會的話小編再爆料XD

    在《貓奴的報償》裡,女主角黎依依也有顆執著的心,她從小就喜歡男主角洛珩,就算移民美國,和他分開了十幾年,喜歡的心情也從未變過,為此她千里迢迢回台追愛,不追到未來老公誓不罷手!

    而把她跟洛珩原本斷掉的緣分重新牽起來的功臣有很多,其中一個就是黎依依的愛貓起司,之所以會取這個名字,是因為洛珩很愛吃起司……如何,感受到濃濃的愛意了沒?

    相較于黎依依,洛珩就顯得有些落漆了,因為他居然一直沒有察覺到自己的感情,固執的認為她只是“妹妹”,一再將她推開的態度終於讓黎依依傷透了心,決定回美國去……

    究竟呆頭鵝洛珩究竟能不能及時發現自己的心,把真愛追回來呢?就請鎖定杜若最新作品,好男人新規格之《貓奴的報償》!



 作者簡介

    杜若

    晚上才開始活動大腦的天?。

    源自於詩詞中的香草名,杜若生於芳洲,芳洲上杜若盛放,

    而每個人都在追尋著屬於自己那片香氣幽遠的芳洲,一個能夠安穩盛開的歸屬。

    喜歡在書中加入一點甜蜜、一點浪漫、一點關於愛情的想像。

TOP


  楔子

    “洛珩哥哥,等等我—”留著一頭淩亂短髮的小女孩努力邁開步伐,亦步亦趨跟在小男孩身後,若不仔細瞧,根本看不出來是個女孩子。

    “我要去上英文課了,沒空陪你玩。”小男孩並沒有停下腳步,語氣中帶著些微不耐煩。

    “可是洛伯母剛剛說還沒到英文課的時間,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幫貓咪取名字呢?洛珩哥哥懂得多,一定能想出好名字。”小女孩懷中抱著一隻小橘貓,快步趕上,獻寶似的將懷中的貓咪拿到男孩面前。

    “別、別過來!”貓咪一靠近,男孩立刻嚇得停下腳步,可愛的貓咪在他眼裡跟洪水猛獸無異。

    “洛珩哥哥,你怎麼了……啊!”

    小貓突然掙扎著跳出小女孩的懷抱,往男孩的方向撲去。

    “不要過來!哇啊—”小男孩看見貓咪朝自己撲來,下意識大步向後退去,沒注意到身後是樓梯,一腳踩空,來不及握住扶手,直接摔下樓梯。

    “洛珩哥哥!”小女孩大聲在男孩耳邊哭喊。

    她哭了嗎?這好像是他第一次聽見她的哭聲……

    “嚇!”洛珩倏地睜開眼,從睡夢中驚醒,身上冷汗涔涔。

    原來是夢,都已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應該將近二十年了吧,怎麼會突然夢到呢?

    窗外天色昏暗,他透過昏黃的夜燈望了眼牆上的掛鐘,現在才半夜三點,離起床時間還早,卻因為方才的夢而睡意全消。

    他下意識伸手輕撫自己的額角,上頭有個極細小的傷疤,平時都用瀏海遮擋,就算將瀏海撩起,若不仔細看也很難察覺。

    他摸了摸額角的細汗,看來即使不刻意想起那件事,當時的情景依舊潛伏在他的腦海中,要不然怎麼會夢到呢?

    受傷過後他根本沒夢過那天的事,今晚還是頭一次,相隔多年,過去的回憶突然闖入他的夢裡,是否預告著什麼?

    其實他早已記不清當年那個小妹妹生得什麼模樣,只記得她很愛黏著自己。

    在那次的事件過後,他便一直躲避著她。對他來說,有她在的地方准沒好事,她簡直就是個大瘟神。

    可以的話,他希望一輩子都別再見到她,這樣就能將過去的所有糗事深深掩埋,不再被提起,也不再被記起。

TOP


第一章

    傍晚的公園裡頭,不少人來來往往,放眼可見散步或運動的人潮。

    在一處被樹蔭遮蔽的角落,四個高矮不一的小孩圍在一塊,光是站在幾公尺外也能聽見幾個他們的爭執聲。

    四個孩子圍著一隻流浪貓,其中兩個頑皮的男孩子正朝著野貓丟石子,小橘貓嚇得瑟瑟發抖,但是後腳受了傷,根本沒辦法逃跑。

    “莊至翰、莊至瑋,小貓咪在外面流浪已經很可憐了,你們還這樣欺負它!”留著一頭短髮的小女孩推開正在欺負貓咪的兩個孩子,沖上前去將貓咪護在身後。

    “黎依依,你竟然敢推我們?!”

    莊至翰和莊至瑋是雙胞胎,兩人平時在家被寵得無法無天,何時被這樣推開過,尤其還是被一個年紀比自己小的女生。

    “我就推你們,怎樣?輕輕碰到一下而已,又沒什麼,反正不准你們欺負小貓咪,洛珩哥哥你說對不對?”黎依依朝站在一旁的洛珩喊道。

    他們幾個孩子都住在附近,彼此的父母是好友,所以他們時常玩在一塊,四個小孩裡只有她一個女孩子。明明這對雙胞胎和洛珩哥哥的年紀一樣大,卻幼稚到極點,還是洛珩哥哥的性格比較好,不會欺負小動物。

    這只貓咪時常出現在公園裡,她已經見過好幾次了,平時也會有人放點飼料給它吃,只是今天不曉得為什麼受傷了。小貓咪原本躲在角落,卻被這對“裝置”兄弟給發現,竟然拿東西扔小貓,還用樹枝打它。

    “至翰、至瑋,你們剛剛不是說想去蕩秋千嗎?”洛珩不喜歡像貓咪這種毛茸茸的動物,所以站得比較遠,但他也覺得雙胞胎的行為確實有錯,便想著法子把雙胞胎帶開。

    “不蕩了!黎依依,你還不快跟我們道歉。”哥哥莊至翰看不慣黎依依的態度已經很久了,這個臭丫頭叫洛珩“哥哥”,卻老是直呼他和弟弟的全名,今天說什麼也要讓黎依依向他們道歉。

    “幹麼跟你們道歉,明明就是你們先欺負貓咪,哼!”黎依依故意朝著雙胞胎用力哼了一聲。

    “黎依依,別以為你是女生我們就不敢打你!”弟弟莊至瑋也是個激不得的孩子,說沒幾句話就想以武力解決。

    “打就打,就怕你們不敢。”黎依依揚起下巴,雖然今年才六歲,眼裡卻沒有半點畏懼。

    “你們……”一旁的洛珩才想開口阻止,雙胞胎已經動手了,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莊至翰上前用力將黎依依推倒在地。

    但是,雙胞胎占上風的時刻也只有這一瞬間,沒多久他們就被黎依依三兩下打倒在地。

    洛珩撇過頭不忍直視,他聽爸媽說過,黎依依的父母當初是在空手道館認識的,可想而知,應該也會教他們的女兒一點拳腳功夫。

    剛才他就是想阻止雙胞胎找死,結果行事衝動的他們不等他說完就動手挑釁黎依依,這下不僅沒出到氣,反而被她打得落花流水。

    “你們下次敢再亂欺負人試試看!”黎依依轉身抱起受傷的小貓,小貓並未掙扎,因為她以前常跟它玩,所以小貓並不怕她,再者,小貓的腳受傷了,也無法逃跑。

    雖然爸爸、媽媽說不能隨便亂打人,可是剛才是對方先動手的,她只是為了保護小貓咪,應該沒關係吧?

    “黎依依,你到底是不是女孩子?長得像男人婆就算了,連動作都這麼像男生!”莊至翰從地上爬了起來,衣服上沾滿了沙子,被弄得髒兮兮的。

    可惡,不僅打輸女生,衣服還弄得這麼髒,回家肯定會被媽媽罵,都是黎依依的錯。

    “對嘛!對嘛!你根本就是不是女生,哪有女生這麼粗魯。”莊至瑋也從地上站了起來,趕緊附和哥哥的話。

    “你們不要打輸就胡說八道,我是女孩子!”黎依依怒目瞪著他們。

    “男人婆!男人婆!”見黎依依這麼生氣,雙胞胎得意了,喊得更起勁、更大聲。

    “閉嘴!你們打輸我,那你們不就連女生都不如?”黎依依最討厭人家說她像男生,她只是覺得短髮比較涼快,穿褲子比較方便,有時候卻會因為這樣被一些無聊的男生取笑,誰規定只有男生可以留短髮、穿褲子?

    “洛珩你說說看,她是不是像個男生一樣?”莊至翰氣不過,對著一旁的洛珩問道,想尋求對方的認同。

    黎依依也跟著看向洛珩,用期盼的目光看向他,她才不相信洛珩哥哥會像這對雙胞胎一樣幼稚,跟著一起取笑她。

    不曉得為何突然所有人都看向他,洛珩尷尬一笑,腦袋飛快運轉著。說實話,黎依依的行為和穿著確實像個男孩子—

    上回黎依依獨自爬上他家院子的樹,而他卻因為怕髒、怕危險,完全不敢爬。還有好幾次黎依依抓了蟲子到他面前,害他被嚇得退避三舍,有一次甚至被蚯蚓給嚇哭,幸好這些都沒被莊家的雙胞胎瞧見。當然他也絕對不會把這麼丟臉的事情說出去,否則他們不曉得會怎麼取笑自己。

    他老是被黎依依嚇到、膽子比她小,甚至還長得唇紅齒白,比她更像女生,如果他附和黎依依像男孩子,那他算什麼?豈不是比她還不像男生?

    不行,絕對不能這麼說。

    “女孩子就是女孩子,哪有可能變成男生,不要胡說了。”洛珩有些不自在地回答道:“已經到晚飯時間,我要回家了。”

    “洛珩哥哥等等我。”黎依依聽見洛珩說的話,雙眼頓時閃爍著欽佩的光芒,果然還是洛珩哥哥人最好、最成熟,不像那對雙胞胎,不僅幼稚,還老是取笑她。

    她抱著受傷的貓咪跟在洛珩身後,心情好了不少。回家之後,她要叫爸爸、媽媽帶小貓咪去看醫生,再問問看能不能養它,不然小貓一直在外面流浪好可憐。

    見他們兩人離開,莊家雙胞胎面面相覷,人都走了,那他們繼續待在這裡也沒意義,便一邊走路回家,一邊想著該怎麼跟媽媽解釋髒兮兮的衣服。

    黎依依興高采烈地帶著貓咪跟父母到洛家,想找洛珩一起幫貓咪取個名字。

    前陣子她把貓咪帶回家,父母不僅陪她帶著貓咪去看獸醫,還答應讓她養這只貓咪,不過貓咪腳上的傷有點嚴重,獸醫說有可能是被狗咬傷的。這傷過了一段時日才痊癒,這段時間她都細心地照顧受傷的小貓,所以小貓已經和她變得很親近了。

    她早就想著要和洛珩一起幫貓咪取名字,但是之前貓咪的腿傷還沒痊癒,她不敢帶貓咪去找洛珩,今天爸媽說要到洛家找洛伯伯和洛伯母,她就請爸爸、媽媽幫她把貓咪裝進籠子一起帶到洛家,到了洛家之後才把貓咪從籠子裡放出來。

    剛才洛伯母說洛珩哥哥在二樓的房間裡,大人們在客廳聊天,她就自己抱著小貓咪上二樓去找他。

    洛珩剛從房裡出來,就看到朝著自己走來的黎依依,他遲疑地停下腳步,當他看到她懷中那團毛茸茸生物的時候,身子瞬間僵直,不敢移動半分。

    “洛珩哥哥,我正要找你呢!你看,我爸爸、媽媽答應讓我養貓了,小貓現在已經康復,也變得很乾淨。”黎依依興沖沖地跑上前去,急著想讓他也看看恢復健康的小貓。

    “停、停,別過來。”洛珩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

    他實在不太喜歡像貓、狗這種毛茸茸的動物,也沒有什麼特殊緣故,就是不擅長和這些精力充沛的小東西相處,又害怕它們會不會咬人或是抓人,因此一向敬而遠之,能不碰到就不碰到。

    “你怎麼了?”黎依依並不曉得他害怕接觸貓咪,還一步步朝他走去。

    “我待會還要上英文課,沒空陪你玩。”洛珩直接大步繞過她,想趕緊下樓。

    黎依依邁開步伐,亦步亦趨跟在洛珩身後,沒想到接下來就發生了那個讓她始料未及的意外……

    時光荏苒,十多年晃眼即逝,身穿俐落裙裝,腳踩細跟高跟鞋,留著一頭俏麗短髮的美麗女子拖著一口行李箱和寵物提籠走在機場大廳。

    女子生得一張如明星般耀眼的精緻五官,化著淡妝,顯得五官更加立體,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但她仍筆直朝前方走去,對旁人的視線恍若未聞。

    不久,女子在一名面容俊朗的男子面前停下腳步。

    “依依,你怎麼轉性穿起裙子啦?”男子看到她的穿著之後,露出十分震撼的表情。

    “孫廷安,偶爾穿穿裙子沒什麼。”黎依依有些尷尬地拉了拉身上的裙子,瞪了孫廷安一眼。

    她還不習慣穿裙裝,總擔心會不會太短,而且身下涼颼颼的,感覺好彆扭。

    孫廷安是她住在美國時的鄰居,那區住的幾乎都是華人,他們兩人的中文程度都還不錯,平時也都用中文溝通。住在美國這幾年,父母沒讓她忽略中文學習,所以她有基本的中文聽說讀寫能力。

    孫廷安大了她五歲,可是她向來都是連名帶姓喊他,孫廷安本人也不介意,兩人一直是很好的朋友。幾個月前孫廷安被公司丟到臺灣工作,不過聽說他也因為這樣在臺灣找到了真愛。

    在她七歲那年,身為大學教授的父母受聘到美國的大學任教,即使不願意,但年紀尚幼的她也只能跟著父母搬到美國。期間雖然曾和父母一起回臺灣幾次,但都只是短暫停留,而這次她是抱著不達目的絕不離開的決心回到臺灣。

    還記得在搬家之前,她害自己最喜歡的洛珩哥哥從樓梯上摔下去,很少哭的她那時候哭得可慘了,尤其洛珩在摔下樓梯時撞到了額頭,流了很多血,送醫縫了好幾針。

    她一直想著要去向他道歉,可是在事情發生之後,他怎麼也不願見她,沒過多久,她就跟著父母搬到美國,就連最後的送行他也沒來。

    對他的歉疚和喜歡多年來她都不曾忘記,想著總有一天一定要為當年的事道歉,還要告訴他自己有多喜歡他。

    回臺灣探望親朋好友時她見到洛家父母好幾次,卻怎麼也見不到洛珩,他老是有藉口不在家,讓黎依依忍不住心想,洛珩肯定討厭死她了,否則怎麼會這麼積極躲她……

    從懂事以來,她就一直喜歡著洛珩,這樣的感情並沒有因為分隔兩地及長大而改變,連父母都很訝異她會這麼執著。

    很多人是隨著成長和時間的流逝忘了童年時的純真情感,但她卻是越來越往心裡放,怎麼也忘不了一直喜歡著的鄰家哥哥。

    “別說偶爾了,這是第一次吧?是為了那個你暗戀快半輩子的青梅竹馬對嗎?看來你是下足了工夫想當小女人。”孫廷安戲謔道,估計只要認識黎依依的人都知道她有個暗戀多年的青梅竹馬大哥哥,除了那位哥哥本人不曉得而已。

    從認識黎依依以來,他似乎沒見她穿過裙子和高跟鞋,剛開始還一直以為她是男孩,直到某天發現她走進女廁,才知道她是女生,還記得自己當時死都不相信這件事,大哭著跟母親說黎依依突然變成女生,真是好笑。

    又因為他時常打架打輸黎依依,實在不服氣,便也跟著一起學空手道,目的就是要贏過她,雖然這個目標到現在都沒實現過。黎依依是他見過最強悍的女人,再加上打扮又像個男生,所以她在男生眼中常常是哥們,在女生眼中則是英雄。

    黎依依後來念的學校都不用穿制服,於是她都只穿褲子來上課,理由是舒適,孫廷安更沒有機會見到黎依依打扮得像女孩子了。

    現在看來,愛情當前,舒不舒適全都可以拋諸腦後。

    “那以你身為男性的眼光來看,這樣合格嗎?”這身裙裝和高跟鞋都讓黎依依很不自在,可是為了讓洛珩喜歡,她決定稍微改變自己的穿衣風格,從今日起當個嫵媚動人的女人。

    當然,她並不曉得洛珩喜歡什麼樣類型的女人,只是母親說這個樣子大部分男人都不會討厭。

    隨著年齡增長,她不再像以前那般中性,她的五官漸漸長開,越來越精緻,身材也是勻稱適中,又因為母親突然意識到不能放任她繼續糟蹋皮膚,給她買了不少高級保養品,並叮囑一定要做足防曬才能出門,現在她的皮膚不僅白皙,甚至到了吹彈可破的地步,所以即使她平常對打扮還是不怎麼上心,但至少大部分人看見她都覺得是長得不錯的女人。

    至於個性和行為舉止?那便不是一時半刻能改變的了。

    “看起來人模人樣,不過要變成小鳥依人型的美女,可能要砍掉重練才行。”孫廷安摸了摸下顎,狀似認真地說道。

    “……太久沒嘗到我的拳腳功夫了?等我學會了小鳥依人,第一個噁心死你。”黎依依抽了抽嘴角,早知道就不該問這位對女人沒興趣的傢伙。

    對,沒錯,從她認識孫廷安以來,他喜歡的一直都是男人。

    “女俠饒命,我訂了餐廳要幫你接風洗塵,看在我這麼用心的分上就別和小人計較了。”孫廷安幾年來可沒少被摔過,光想到都有些害怕。

    “算你識相。”黎依依輕哼了一聲,故意擺出勝利的姿態。“為了獎勵你特地來接機,讓你瞻仰瞻仰起司的尊容。”她將寵物提籃遞給孫廷安。

    “起司好久不見,在飛機上乖嗎?”孫廷安很喜歡黎依依養的橘貓“起司”,十分樂意幫她提著提籠。

    “你這麼說就太沒禮貌了,我們家起司當然乖。”起司就是她當年在公園裡撿到的小貓,去了美國後,她替它取了個名字叫作“起司”,因為起司是洛珩最喜歡的食物之一。

    起司現在已經是只老貓了,健康狀況還算良好,並沒有什麼疾病,只是慵懶了點,並不喜歡走動。她和起司相處了十多年,起司非常黏她,所以這次才把它一起帶到臺灣。

    “好,是我錯怪起司了,待會拿它最愛的零食補償它。”孫廷安逗了逗提籠裡的橘貓,而後突然問道:“你就這樣跑來臺灣,叔叔、阿姨沒說什麼嗎?”

    黎叔叔和黎阿姨非常疼黎依依這個獨生女,這次竟然放任她一個人到臺灣,而且她說不定要待上好幾個月,甚至一年半載也有可能。他聽黎依依說這次的目的是要讓那位元大哥哥喜歡上自己……總之,他猜想應該是不會太快達成。

    “有洛伯伯和洛伯母在這裡,他們有什麼好不放心的,他們一聽說我是為了洛珩哥哥回來的,都很興奮地說要幫我呢!再說了,不是還有你在嗎?就算天塌下來也是先砸到你們這些高個子,有什麼好怕的。”黎依依擺了擺手,要他不用擔心。

    她喜歡洛珩的事父母一直看在眼裡,也支持她追求自己的愛情,不過並不希望她受傷,所以在她出發前,父母不斷交代她感情是不能勉強的,若是相處過後,洛珩還是對她無意,那就別再執著了。

    這個道理她當然明白,所以這次是抱持著成功兩情相悅或是徹底放棄洛珩的決心而來的。

    洛伯伯和洛伯母告訴她,洛珩這幾年來女友一個換過一個,但都沒有誰能夠長久。他們也很擔心兒子無法定下心來,所以當知道她喜歡洛珩之後,他們十分支持,還告訴她洛珩目前沒有交往對象。

    洛伯伯和洛伯母都對她很好,不僅幫她在洛家經營的建設公司安排了一份工作,還事先幫她找到了離公司很近的住處,聽說住處裡什麼都有,她只要人到了就能入住。

    這麼多人支持她,不努力可不行,不曉得洛珩還記不記得自己,當他見到她時又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在她記憶中的洛珩還是個小男孩,雖然洛伯母給她看過洛珩長大後的照片,但照片是死的,她並沒有見過本人,心裡總是隱隱期盼著兩人相見的那天,不過可能要等到進公司才有可能見上面了。

    “以你的個性,大概不用我們頂著就會自己沖上前了。”孫廷安取笑道,黎依依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連他都自歎弗如。

    “那就更不用替我擔心了,看我這樣子,還會被人欺負嗎?我別去欺負別人就好了。”黎依依笑咧了嘴,接著說道:“肚子餓扁了,快點去吃飯吧,我也想看看讓你墜入愛河的對象是什麼樣子,不曉得是哪個倒楣鬼被你給纏上。”

    孫廷安無奈地笑了笑,趕緊跟上她的腳步,原本想發揮一下紳士風度幫她拖行李,但她緊抓著自己的行李箱不讓任何人幫忙,還要他專心提著起司的籠子,別讓起司暈車。

    帶著黎依依來到訂好的餐廳,孫廷安的戀人喬悅已經到了,吃完晚飯之後,他們又繼續陪著黎依依採購貓咪需要的物品和飼料。接著黎依依請孫廷安開車送自己到洛伯母替她找的住處,她並沒有住處的鑰匙,洛伯母說只要按門鈴就會有人替她開門了。

    她覺得有些奇怪,怎麼只要按門鈴就有人幫忙開門?難道房東在屋裡等著把鑰匙親手交給她嗎?

    不過既然洛伯母都這麼說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到了,確定是這戶嗎?”孫廷安照著地址將車開到了目的地,住宅前面就有很大的空位能夠臨時停車。

    “依依,你那位洛伯母幫你找的住處好高級!”喬悅忍不住驚呼出聲。

    他是個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大男人,但面容俊美,氣質陰柔。黎依依見到他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自己居然長得不如一個男人美豔!

    “我也沒想到……”黎依依也被眼前的豪宅給震懾住了,這麼大的房子讓她一個人住?該不會是看錯位址了吧?

    這是一棟占地廣闊的獨棟宅邸,外觀簡約新穎,雖然天色昏暗,但依稀能看出極富有設計感。房子只有兩層樓,周圍被庭院給圍繞著,即使她不住在臺灣很久了,也看得出來在這種精華地段的房價絕對不便宜。

    不能怪她看得目瞪口呆,一想到住在這裡光是打掃就能掃上一整天,她的身心靈瞬間感到疲憊。

    這棟房子足夠給一家好幾口住了,她一個人住會不會太過奢侈?

    洛伯母果然疼她,可是洛伯母大概忘了她不是一個會勤於打掃的人,疼得她都想流淚了……

    “你下去按門鈴,看有沒有人出來應門,我們再幫你把行李和起司的東西搬進去。”孫廷安對著坐在後座發愣的黎依依說道。

    “嗯。”黎依依走下車去按門鈴,但是門鈴響了半天也沒見有人出來開門。

    房東該不會是出門了吧?還是先打給洛伯母問問看好了。

    “媽,我在開車,打給我有什麼事嗎?”洛珩在開車回家的途中突然接到母親的來電,便用無線耳機麥克風接起電話。

    “你還在外頭?臭小子,你昨天不是跟我說今晚會待在家!”洛母方雪翎一聽見兒子還沒回到家,忍不住拔高了音量。

    “朋友突然約我吃飯,怎麼了?”洛珩狐疑地問道。

    母親之前從來不會特意打電話來問他回家了沒,而且突然有邀約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沒道理讓母親產生這麼大的反應。

    “你快點回去就是了,我有插播電話,晚點再打給你。”方雪翎說完後,便逕自掛斷電話。

    洛珩沒弄懂母親打來的目的,此時也快到家了,他減緩車速,準備開進自己家的停車場,卻發現門口已經停了一輛車,讓他無法順利進去。

    無奈之下,他只好先將車熄火停在路邊,打算下車請車主移開車輛,對方的車燈是亮著的,可見車內有人。

    “不好意思,你們擋住我家車庫的門了,能請你們移開嗎?”洛珩發現有人站在自己家門口,徐徐走了過去。

    黎依依美目圓睜,望著一位身姿挺拔的男人朝自己走來,完全移不開視線,心裡的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洛伯母,謝謝你,我看到人了,先掛電話,待會兒再打給你。”她打電話給洛伯母的時候,對方正在通話中,過了不到一分鐘,洛伯母就回撥了,不過她也看到來幫她開門的人了……

    怎麼會是洛珩?!

    夜色深沉,昏黃的路燈照在洛珩俊逸的臉龐上,一明一暗下反而多了幾分迷濛和不真實感。

    黎依依就這樣傻愣愣地凝視著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十七年了,他們已經十七年沒見過面了!

    他今天穿著一身裁剪合宜的筆挺西裝,身形偉岸挺拔,不再是記憶中那個只比自己高上一點的小哥哥了,而是個渾身上下散發魅力的成熟男人。

    她的心止不住地狂跳,見到他的那一刻,她覺得周遭似乎只剩他們兩人,她的眼裡只有他的身影,任何的嘈雜喧囂都被隔絕在外,如秋水般澄澈的雙眸蒙上一層氤氳,因為激動,也因為多年累積下來的感情在轉瞬間傾泄而出。她連忙斂了斂心神,幸好天色已黑,讓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小姐?”洛珩走近一瞧後才發現站在自家門前的是位擁有一頭俏麗褐色短髮的女人,而且還是個難得一見的美女,讓人眼睛為之一亮。

    對方擁有粉妝玉琢的精緻容貌,一雙靈動的杏眼中似是有秋波流轉,嫣紅的櫻唇微啟,宛若欲待採擷的甜美果實。

    除了讓人驚豔的容貌之外,眼前的女人也擁有如模特兒一般高?的身段和玲瓏有致的好身材,以他看女人的標準來說,簡直無可挑剔。

    不過這樣的美女怎麼會出現在他家門口?若是以前見過,他肯定不會忘記的,畢竟她的外貌太過符合他的喜好了。

    嘖,和上個女友分手不過是幾個月前的事情,又不是一年半載沒碰過女人,他怎麼會像個正值青春期的男孩一樣,對剛見面的陌生女子胡思亂想?幸好對方並不曉得自己方才一連串的內心活動。

    “洛珩哥哥!”黎依依欣喜地上前挽住洛珩的手臂,雖然很訝異洛伯母說會幫她開門的人竟然是洛珩,但心裡更多的情緒是喜悅。

    毫無防備之下見到了思念多年、暗戀多年的對象,能不開心嗎?

    洛珩面頰微熱,身子僵直,完全不敢亂動分毫。

    這個女人怎麼二話不說就抱住自己的手臂?而且她還知道自己的名字,難道他們真的曾經在哪裡見過,只是他忘了?

    尤其那聲“洛珩哥哥”莫名有幾分耳熟,讓他想起自己前幾日作過的惡夢,不禁打了個寒顫。

    “咳……小姐,我們見過嗎?”洛珩輕咳了幾聲,尷尬地抽回自己的手,雖然有美女投懷送抱是件美事,但突然有這種好事從天而降未免太過奇怪,讓人不禁懷疑有詐。

    “你不記得我了?”黎依依的眼眸裡閃過一絲絲失望之情,她擔心洛珩因為過去的事情而討厭她,心裡卻又隱約希望他能記得她。

    “不好意思打斷你們的久別重逢,依依,我們將你的行李搬下車了,既然你已經見到想見的人,我和悅就先回去了。”在黎依依沉浸於和洛珩重逢的喜悅中時,孫廷安和喬悅已經將她的行李從後車廂中卸下。

    他實在不想打擾他們,但是他敢說這個小沒良心的現在眼裡肯定只看得見心上人,把他和喬悅還在的事忘得一乾二淨,再不出聲,他們兩個不曉得還要呆站多久。

    “依依,要加油喔!”喬悅意有所指地說道,並把寵物提籠從後座搬出來,交到她手中。

    吃晚餐時喬悅也聽黎依依說了此次回臺灣的目的,剛才又聽黎依依喊對方“洛珩哥哥”,馬上猜到這個男人就是黎依依想見的人。

    “謝謝你們,改天換我請你們吃飯。”黎依依揮了揮手,而原本在提籠裡睡著的起司也醒來,慵懶地“喵”了一聲。

    一旁的洛珩不明所以地看著眼前的陌生女子和兩名男子告別,然後車子就這樣開走,留下了女子一人。

    而且剛才聽他們叫她“依依”,他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洛珩哥哥,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我是依依,黎依依。”眼見只剩他們兩人和一隻貓,黎依依主動自我介紹,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露出可愛的梨渦。

    “黎依依、黎依依……你是黎依依?!”洛珩將這名字在口中複述了幾次,而後忍不住震驚地拔高音量。

    “喵嗚—”

    此時,耳邊又傳來一聲貓叫聲,如夢魘一般的童年回憶一幕幕浮上腦海,應該已經淡忘的畫面又清晰地在腦中重播……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杜若

    在打這篇後記前,杜若去拔了人生中的第一顆智齒。

    印象中,大約二、兩年前和二妹二起在牙科照過X光,那個時候醫生只說了二妹有長智齒,可以趁年輕拔掉,但並沒有說杜若有長智齒,因此一直覺得“智齒”應該還是個遙遠的東西。

    這幾個月,杜若家中的姊妹接二連三去牙科拔智齒。先是去年,杜若的大妹突然說牙齒痛,檢查後發現是長智齒了,不過已經發炎,她又堅持要拔掉,結果下場很湊慘,當天晚上發起燒來,杜若半夜沖去即將休息的屈臣氏幫她買退燒藥,接下來幾天,大妹的臉頰又腫又痛,那陣子盡能吃些流質和鬆軟的食物。

    有鑒於大妹的修狀,母親大人叫二妹也趕快去把智齒拔掉,就怕和大妹一樣拖到發炎牙痛。

    不過二妹拔完後很輕鬆,不僅沒有腫,第二天就能啃炸雞,第一顆拆線後又馬上拔了另一顆,現在想起來,簡直令人羡慕忌妒恨!

    二妹拔完智齒後的一個月,杜若左下和右下的齒開始隱隱作痛,心裡浮現一股不祥的預感,馬上跑去牙醫診所報到,再次照了牙齒X光,發現果然是長智齒了!

    杜若都不知道原來長智齒還會傳染……不想跟上這波流行啊!那兩顆都還包在牙齦裡,因為擠壓到前面的牙齒才會覺得疼痛,這讓杜若的頭也開始痛了……

    終於,在上星期拔了智齒,拔完後杜若抱著僥倖的心態,希望能和二妹一樣快速痊癒,美女醫生說這必須看各人造化,事實證明杜若就是造化不太好的那種。

    隔天臉頰馬上腫了一大包,連進話都有點障礙,大概過了四天才完全消腫。

    因為牙根太深,在拔牙的過程中聽到美女醫生和護士的對話。

    “奇怪,怎麼還拔不下來,這下面是什麼啊?”

    當下很想回答,“是我脆弱又敏感的心,請溫柔對待它。”

    在傷口復原的過程中,對一個吃貨來說,最痛苦的莫過於只能吃流質食物了,幾天下來吃了好幾餐涼掉的粥、燉飯、炒飯,還吃得緩慢,現在看到粥就感到厭世(哭)。想到傷口拆線後還有第二顆要拔,杜若的牙齒和胃仿佛都在哀嚎。

    再來還是要稍微聊一下這本書的內容,這次的女主角黎依依讓杜若寫得很開心,尤其是每次在寫她惹男主角生氣的時候,打字的速度就會飛快,寫書的效率直線上升。

    書裡頭出現了兩隻貓,杜若非常喜歡貓咪,而這一年來又常常跑去一個認識多年的朋友家玩,她家養了兩盡可愛的小貓,書裡出現的貓咪生態大部分都是從朋友家的兩隻貓身上觀察來的。

    朋友家的兩隻貓個性截然不同,一隻不怕人,喜歡人家關注它,喜歡趴在人的腿上,但又不許別人摸它,不過就算生氣也不敢真的咬人,就算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也能拖它,生氣卻又無可柰何的模樣很可愛。

    而另一隻貓非常膽小,怕黑又怕孤單,平常很怕陌生人,但是只要手上有飼料就完全不一樣了,很喜歡撒橋,也喜歡讓人摸它。

    這次的後記好像廢話多了點,希望以後有機會再讓貓咪出現在故事裡,滿足杜若個人的私心,咱們下本書再見!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

TOP

Thx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