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海燕《嬌養富家女》


出版日期:2015-09-17

初遇時,她的傻氣,他一時著迷,只想娶她回家;
分手後,他的冷漠,她自我解嘲,怎麼又遇上了。

七歲時,懵懂無知的安潔不知道什麼叫未婚妻,直到她漸漸長大,
當她的生活幾乎離不開易墨陽這個男人時,她才明白這三個字意味著什麼。
朋友都說她上輩子不知燒了多少好香,這輩子才會踫上一個有錢的未婚夫,
不但是餃著金湯匙出身的大少爺,還是個難得一見的痴情種。
雖然為人是強硬了點,不過霸道的男人才有肩膀,更不用說,
這男人可是把安潔捧在手心哄著,要多寵就有多寵,
可安潔卻在被奪走初夜隔天一聲不響的逃了。
這一逃,逃了三年,安潔這兩個字是個禁忌,
當她再出現時,易墨陽本是打算來個視若無睹,
可這輩子要風是雨的他,還不曾有得不到的東西。
反正她也沒想嫁,所以他打算讓她陪自己玩玩後,
再狠狠地把她給甩了,畢竟,這是她欠他的,她得還。


楔子

    巴羅克風格的輝煌大廳,在那耀眼的燈光下顯得更加的富麗堂皇。悠揚的音樂在空氣中飄蕩著,人們帶著虛假的笑容在人群中穿梭互相寒暄著,不過,他們都不約而同地朝同一個地方走去,向坐在主位上的老者露出討好的諂媚笑臉。

    「易老,恭喜恭喜。」一位身材肥胖的中年男人牽著一個小女孩笑著對威嚴的老者說道。

    「呵呵,今天是我孫子的生日,跟我說恭喜幹什麼。」在今天這個日子,易老太爺心情愉悅,一直都面帶笑容。

    「對對對。」中年男人連忙點頭,然後轉向坐在老者身旁的小男孩恭敬地說道:「易少爺,生日快樂,這是送給你的小小禮物。」

    說著,中年男人遞上一份看起來厚重十足的禮物。

    「謝謝。」小男孩雖然才十歲,卻像個十足的小大人,表現得很得體、禮貌,雙手接過禮物後,便交給了身後的傭人。

    正想繼續對易老太爺說些什麼的中年男子很快被後面的人給擠了出去,望著被人群包圍的易老太爺和易少爺,不禁焦急得直跺腳。

    「爸爸,我想去玩。」被中年男子牽著手的小女孩,總是望著外面漂亮的花園,眼裡透著渴望,那麼漂亮的花園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

    還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男子,鬆開小女孩的手,帶著不耐煩的口氣,「去吧、去吧,不要闖禍,知道嗎?」

    「知道了,爸爸。」說完,小女孩轉身就往外跑去。

    而這邊的諂媚之聲不絕於耳,讓身為主角的小男孩很是不耐。

    「易老,你真是有福氣啊,易少爺小小年紀就如此穩重,將來必成大器啊。」圍著他們祖孫二人的人們張嘴討好道。

    小小年紀的易墨陽聽著這些大人們的阿諛奉承,眼裡不由得閃過絲絲的不耐煩。他猛地站起身,打斷了那些人的討好,轉身看向易老太爺。

    「爺爺,我去那邊找阿楠。」與其去跟自己的好朋友閒聊,也不想在這裡聽這些煩人的奉承。

    易老太爺知道自己孫子終歸還是個孩子,已經沒有耐性了,沒有多加阻攔,對他點點頭,「去吧。」

    得到爺爺的同意後,易墨陽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本以為這樣就可以躲開這些煩人的奉承,誰知他才剛走沒幾步,就被那些貴夫人團團圍住,紛紛把自家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女兒或孫女介紹給他,讓易墨陽再也掩飾不住心中的惱怒,把那些圍著自己的小女生們全都粗魯地推開,然後一溜煙地跑了。

    「阿陽,你怎麼躲到這裡來了?」一個身著白色小西裝,脖子上還系著一個紅色蝴蝶結的清秀小男孩小聲問道。

    「哼,那些女生煩死人了。」易墨陽皺著眉頭,仿佛剛才那些緊追著自己的小女孩們全都是討人厭的蒼蠅一般。

    「阿陽,不如我們偷偷溜出去玩吧。」小男孩鼓動著自己的好友,對於大人們弄的這個無聊宴會,顯然外面的世界更吸引他們。

    可惜,這樣的想法往往都不能如願以償。就在易墨陽要點頭的時候,小男孩的母親在不遠處的地方看到了他,對他招招手,示意他回到她的身邊。

    「阿楠,看來我們是偷溜不出去了。」易墨陽看著不遠處的李夫人,「你媽在叫你呢。」

    「哎,真討厭。」小男孩小腳用力一跺,既氣惱又無可奈何地向自己的母親走去,臨走前還不忘轉過頭來對好友說:「等下再來找你。」

    易墨陽像個小大人一樣,無所謂地雙手一攤,然後轉身向別的地方走去。

    「小鳥,你摔疼了嗎?」

    僻靜的後花園顯然就沒有易家大宅前院那麼熱鬧,所以當易墨陽聽到花叢裡傳來的聲音不由得感到奇怪,有人竟然也躲到這裡來?他循著聲音找去,只見一個身著嫩黃色公主裙的小女孩蹲在地上,雙手還捧住一隻小鳥,那副表情要多傷心就有多傷心。

    「你在幹什麼?」他還是忍不住出聲問道。

    小女孩聽到突然冒出來的聲音,本能地扭頭仰望,眼眶有些紅潤,看到一個小哥哥就站在自己的身後,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小鳥……要死了。」她哽咽道,一點都不害怕這個看起來有點嚴肅的小哥哥。

    易墨陽把視線往她手心移,看到她口中的那只小鳥,頂多就是因為太幼小而不小心從窩摔下來,還稱不上要死,「它只是摔下來,最多受一點傷,死不了。」他像個小大人一樣翻了翻白眼,那口氣很是不屑。

    「小哥哥,你救救它,好不好?」小女孩無視他的白眼,雙手捧著小鳥伸到他面前,小臉佈滿了請求。

    那雙圓滾滾的黑眸,讓易墨陽根本就無法說出拒絕的話,嘴角微微動了幾下後,還是伸出手接過她手裡的小鳥。他低頭認真地查看了一下幼鳥,發現它只是有些虛弱,其他的並無大礙,「走吧。」他捧著幼鳥轉身向不遠處的廚房後門走去。

    小女孩也不知道他要去哪裡,只能乖乖地跟在他後面。直到她跟著他走進廚房,看到他從廚房裡拿出一些小米粒小心翼翼地喂著小鳥,她才恍然大悟,原來是要給小鳥餵食呀。

    「小哥哥,小鳥不是吃蟲子的嗎?」小女孩有限的認知裡,鳥就是應該吃蟲子的。

    「現在沒有蟲子,只能用這些小米粒來代替了。」易墨陽在心裡尋思著,等下要讓傭人去捉些小蟲子來。

    「哦。」小女孩湊到他跟前,小心問道:「小哥哥,它會死嗎?」

    「不會。」

    「太好了。」小女孩忍不住拍手,心中仿佛一塊大石頭落地了。

    易墨陽找來一個小盒子,把小鳥輕輕放進裡面,「等喂它一段時間後,再把它放回鳥巢裡。」

    「為什麼不現在放回去?它媽媽會擔心的。」小女孩一臉的擔心。

    「它現在很虛弱,等喂它幾天,就會活蹦亂跳了。」易墨陽像個大人一樣說得頭頭是道,「那時候再送它回去,這樣它也能快快長大。」

    小女孩望著他,對他揚起一抹笑容,「小哥哥,你知道的好多啊。」

    易墨陽望著笑得像個天使的小女孩不由得愣住了,一股莫名的感覺衝擊著他小小的心臟,直到他瞧見她眼底的崇拜,才忍不住抬起下巴,眼裡閃過絲絲驕傲,謙虛道:「還好啦。」

    這時,傭人走進廚房,發現了他們,「小少爺,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老傭人驚恐地低喊道:「要是讓老爺知道你跑到這種地方來,會責駡我們的。小少爺,趕緊回到前廳去,老爺剛才還在找你呢。」

    聽到傭人的催促,易墨陽不由得皺起眉頭,沒好氣地說道:「知道了。」

    「你叫什麼名字,跟誰一起來的?」自己好像還不知道她叫什麼,扭頭問道。

    「小哥哥,我叫小潔,跟爸爸、媽媽一起來的。」小女孩笑著回答他,「爸爸說,今天是他大老闆孫子的生日,要小潔一定要乖乖聽話,不能出錯。可是,怎麼樣才叫不出錯呀?」

    易墨陽被她這樣問住了,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解釋,最後還是忍不住小孩子脾氣,胡亂答道:「哎呀,管他呢,總之,你跟著我就對了。」說完,主動去牽起她的小手,「走吧。」

    「那小鳥……」小女孩戀戀不捨地回頭望著小盒子裡的幼鳥。

    「放心,有傭人照看,它不會有事的。」易墨陽拉著她走出廚房,邊走還邊向她保證,「以後你可以經常來看它。」

    「真的嗎?」小女孩可沒有忘記爸爸的叮囑,這棟大房子就像童話故事裡的皇宮一樣,怎麼說來就能來呢,「可……爸爸說這裡可不是隨便就能來的,我能經常來嗎?」

    「當然。」只要他說能,誰敢不答應。

    一聽到自己能經常來這棟漂亮的大房子,還能經常看到小鳥和這個好心的小哥哥,安潔心裡別提多高興了,她邁開小腿跟在他身後走著,小手還不自覺地緊緊握住他的手。

    直到他們走進金碧輝煌的大廳裡,眾人向他們投去驚訝的目光,易墨陽依然沒有鬆開她的小手。

    「小陽,她是你新交的朋友嗎?」易老太爺銳利的黑眸掃向孫子手牽著的小女孩,眼底閃過一絲訝異。他這個孫子不喜歡別人觸碰的,尤其是那些纏人的女孩子,可今天他竟然破天荒地牽著一個小女孩,真是太讓人驚訝了!

    「我要她當我的朋友。」易墨陽一開口就這麼霸道。

    「哦?」易老太爺朝他招招手,示意他到自己身邊來。

    這時,安潔的爸爸在人群中發現了自己的女兒,不由得驚恐地喊了出來,「小潔!」

    「爸爸。」安潔看到自己的爸爸,不由自主地鬆開易墨陽的手,向他飛奔過去。

    「易老,真不好意思,我這個女兒不懂事,衝撞了小少爺。」安父把女兒拉到身旁,然後戰戰兢兢地向易老太爺道歉,生怕自己的女兒惹了大禍。

    易老太爺看向安父,想不起他是誰,好在身後的助理及時俯身在他耳邊提醒。

    「安總,你多慮了,哪有什麼衝撞不衝撞的。你的女兒很可愛,看來我這個孫子很喜歡你女兒,讓他們交個朋友怎麼樣啊?」

    「這是小潔的福氣,能做孫少爺的朋友。」安父一臉的諂媚笑容。

    「小陽,能告訴爺爺,為什麼要她當你的朋友嗎?」易老太爺饒有興趣地看著自己的孫子。

    「她笑起來像個天使。」一句話震驚全場,讓那些大人們都驚訝極了。

    「哈哈。」易老太爺開懷大笑,「果然是眼光獨到。」說著,他再次把視線移向安潔,直視了她好一會後,才轉向安父,「安總,你女兒今年多大了?」

    「易老,我女兒今年七歲了。」安父小心翼翼地回答。

    「呵呵,你女兒看來也是個乖巧懂事的孩子,不如趁著今天我孫子的生日,我們結個親家吧。」易老太爺的話再次像個重磅炸彈,把全場的人都炸沸騰了。

    「這……」突如其來的好事,讓安父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小潔高攀不上易少爺。」

    「孩子喜歡就好,沒有什麼高攀不高攀的。」易老太爺黑眸盯著他,「還是你覺得我們小陽配不上你女兒?」

    「不敢、不敢,是我們小潔高攀了易少爺才是啊。」安父的心臟怦怦直跳,天大的幸運啊,女兒能結上這個親,他從此以後可是要翻身了。最後還是忍不住謙虛道:「能跟易少爺結親是我們小潔修來的福氣啊。」

    就這樣,懵懂的安潔從此烙上了易墨陽未婚妻的標誌。

TOP


第一章

    當年懵懂無知的安潔不知道什麼叫未婚妻,直到她漸漸長大,她的生活裡幾乎離不開易墨陽這個人的時候,她才真正明白這三個字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她不再是她自己,意味著她已經失去自由,貼上了屬於易墨陽的標籤,意味著她的父母可以利用這個身分不斷地滿足自己的私欲,意味著他們可以肆無忌憚地貪婪下去……

    安潔知道自己內心深處是喜歡易墨陽的,但是現實讓她不得不刻意疏遠他,只有這樣她才覺得自己跟他的差距沒有那麼的遠。他為了她,答應她父母許多無理的條件和要求,甚至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為安家做了很多事來滿足她父母那無窮無盡的貪婪欲望。這樣不平等的感情讓她倍感壓力,甚至一度怨恨起他來。

    以前她年紀小沒有那麼多的複雜心思,然而當她越來越大的時候,周圍的人都在不斷地告訴她有多幸運,那些看似祝福,卻充滿嫉妒和諷刺的聲音,讓她越來越抗拒有關易墨陽的一切。

    「在想什麼?」一個低沉而又充滿沙啞磁性的男聲在她身後響起。

    其實易墨陽已經站在她身後有一段時間了,可是她似乎沒有發現他的存在,整個人都在神遊當中。看著她一臉神遊的模樣,他突然有種她要飄走的錯覺,那種異樣的感覺讓他很不舒服,眉峰也不禁緊皺起來。

    熟悉的聲音讓安潔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努力平復內心的抑鬱,然後才緩緩轉過身,對他揚起一抹淡淡地笑容,「沒……想什麼。」她一語帶過,轉移話題,「你怎麼來了,有什麼事嗎?」

    一轉眼,他們都已經長大了。她即將要大學畢業,而他將要在半年後正式接手易城建設。原本易老太爺想要他在大學畢業的時候出國留學的,但是當時為了安潔,他拒絕了。就這樣,她的整個學生生涯都是在易墨陽的守護下度過的,再過不久她就要畢業了,而未來前途未蔔的她,卻感到前所未有的茫然。

    她已經不只一次聽到爸爸在跟媽媽討論讓她大學畢業後就嫁給易墨陽的事情,每每聽到這個話題,她都忍不住在心底惱火一番,可到最後,還是沒能改變什麼。就連易墨陽好像也期待那個時候的到來,希望她大學畢業後就嫁給他。然而,這早就被他們規劃好的一切都不是她想要的,內心深處始終有個聲音在誘惑著她飛向自由。

    「怎麼,沒事我就不能來找你嗎。」易墨陽臉色一沉,對於她這般客氣的口吻很是不爽。

    「我……不是這個意思。」安潔望了他一眼,最後還是稍稍在心底歎了口氣,向這位霸道的大少爺撒嬌道:「我餓了,一起去吃飯好嗎?」

    易墨陽低頭盯著挽在他臂彎裡的小手,內心的不滿瞬間消失,臉上的神情也變得柔和了起來。

    安潔原本就是個性格開朗外向的女孩,抑鬱的心情根本就沒有維持多久,挽著易墨陽的手臂向校園外走去,一路上不由自主地就變得多話起來,滔滔不絕地跟他說著今天學校裡發生的事。

    「想吃什麼?」易墨陽雖然霸道,但是對於安潔卻是萬般寵溺,總是以她的意見為第一考慮。

    「我想吃熱呼呼的火鍋。」正值冬季,熱辣辣的火鍋才是最正的,想到這,安潔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易墨陽低頭瞧見她一臉饞樣,嘴角微微一勾,表情煞是迷人。他忍不住伸出大掌,揉了揉她的秀髮,「好,就依你。」

    得到他的答應後,安潔的嘴角不由得彎起一個大弧度,雙眼微微眯,笑得特別的甜。

    易墨陽帶著她來到附近的餐廳,這家餐廳是他們經常光顧的地方,環境很幽靜,而且很有情調。來到固定靠窗的位置,往窗外一望就是餐廳外的小花園,雖然是冬季,但是卻也是春意盎然,外面的小花園裡開滿了各種不知名的小花,漂亮極了。安潔很喜歡這裡,易墨陽第一次帶她來的時候,她就愛上了這裡。

    看到她眼裡明顯掩飾不住的笑意,易墨陽的心也變得柔軟了,這個小女人早在多年前就已經能牽動他的所有情緒了。

    「已經那麼多年了,這裡好像一直都沒有變。」站在一大片落地玻璃窗前,安潔望著外面花園的景色,低喃出聲道。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來是什麼時候嗎?」易墨陽被她的話挑起了回憶,語調溫柔地問道。

    「當然,怎麼會忘記呢。」也就從時候起,她開始意識到自己與他的天大差距。

    還記得當初是為了幫她過生日,才被他拉到這家餐廳來慶祝。原本生活得懵懂無知,只會天真傻笑的她,第一次被他出手闊綽的樣子給震住了,那樣的易墨陽是她所陌生的。

    現在想起來,她不由得在心底自嘲,自己當初怎麼就那麼天真地以為能跟他永遠在一起呢,自己由始至終都是地上的泥,而易墨陽則永遠都會是天上的雲,只是那時候的她沒有真正地明白過來罷了。

    「好了,不說這些了。」不知怎的,易墨陽又看到她臉上那虛無縹緲的神情,心裡便不由得感到有些不安,急忙把這個話題扯開,「坐下,我已經要服務生上火鍋了。」

    才說完,包廂外就響起了敲門聲。

    「進來。」易墨陽淡淡地回應道。

    「易先生,為你上菜了。」說著,服務生恭敬把火鍋湯底送上,然後各式各樣的火鍋料紛紛擺放到旁邊的架子上,以供他們自行選擇。

    「你出去吧,有需要會叫你。」看到服務生忙完後,易墨陽就對他擺擺手,示意他出去。

    易墨陽不喜歡吃飯的時候有外人站在旁邊,所以每次在外用餐都會把周圍都清空,以前安潔沒有覺得這有什麼不對,可是,從她開始意識到兩人的差距後,她就覺得這是他大少爺的毛病之一。

    「又生氣了?」易墨陽看到她一臉不贊同的樣子,就知道她的小腦袋裡在想什麼,不自覺地向她解釋道:「我只是討厭吃飯的時候有外人在。」

    「哼,還不是你大少爺的毛病。」吃個飯還有這麼多的講究,安潔秀眉一挑,沒好氣地冷哼道。最討厭他這種拉開他們彼此之間距離的舉動了,每次都在提醒著她,他跟自己有多麼的不同。

    「好好好,是我的毛病,可以了吧。」對於安潔,易墨陽永遠都是最先妥協的一方。

    「你……」安潔又氣又惱,她不知道是氣自己,還是氣他。她不喜歡易墨陽這樣無條件地包容她,這樣讓她倍感壓力,也覺得自己虧欠他,這種感覺真的糟透了。最後,她還是閉上嘴,停止了這個話題,以免自己更加生氣。

    然而,安潔已經被易墨陽嬌寵出任性的小脾氣了,嘴上雖然不再說,但是手上胡亂攪混著火鍋內食材的動作卻顯示她正在氣頭上,而易墨陽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不爽,反而甘之如飴,「來,這是你最喜歡的牛肉。」易墨陽涮了幾片嫩牛肉,然後細心地挾到她的碗裡,「不生氣了,好嗎?」

    面對易墨陽這樣的輕聲細語,安潔再怎麼氣也氣不起來了,更何況,她氣自己的成分比較多,「我沒有生氣啦。」安潔一點也不臉紅地狡辯道,然後也同樣替他涮了他愛吃的羊肉,「你也吃,不用管我了。」

    或許是在大冬天裡吃上熱呼呼的火鍋很過癮,安潔很快就一掃之前多愁善感的一面,恢復以往的開朗、大剌剌,開始毫無顧忌地開吃。那副狼吞虎嚥的模樣,要多粗魯就有多粗魯,可這樣的她在易墨陽眼裡卻是可愛極了,讓他都移不開眼了。

    「吃慢點。」易墨陽實在是看不下去,出聲提醒她,「還有很多,沒人跟你搶,小心燙嘴。」

    她這樣不要命地狂吃,他都忍不住為她捏了一把汗,這可是熱滾滾剛燙過的肉啊,竟然吹都不吹一下就塞進嘴裡,這個小女人的嘴巴不燙嗎?

    「哦,燙!」才剛說完,安潔就大喊起來,拿起桌上的冰水猛灌,小手還不時地扇風。

    「怎麼樣,真的很燙嗎?」見到這情形,易墨陽也不由得緊張了起來,黑眸緊緊地盯著她瞧。

    「唔……現在好多了。」安潔吐了吐舌頭,神情俏皮地向他眨眼睛,「不用擔心啦。」

    「你喲……」易墨陽忍不住伸出手點了點她的俏鼻,「看你還敢不敢吃得這麼急。」

    「報告長官,不敢了。」安潔調皮地敬了個禮,向他保證道:「我現在就慢慢吃,所以,我們可以再次開動了嗎?」

    「吃吧。」易墨陽的口吻看似拿安潔無可奈何,但眼裡卻飽含著對她的寵溺。

    安潔低下頭又開始進攻面前的大量食物,掛著易墨陽未婚妻的這個名號,除了得到他的寵愛之外,美食就是她最大的獎賞了。這些年來,易墨陽沒少帶著她尋覓各式各樣的美食,她的嘴早就被他養叼了,不好吃的東西根本就不進口。

    用完餐後,易墨陽就像往常一樣,牽著她的小手漫步在回家的路上。這是他們的習慣,不,應該說是易墨陽的習慣。每次吃完飯,他都要牽著她的手散步,不管去到哪裡吃飯都一樣,總要牽著她的手走一段路才肯甘休。

    漸漸的,她就習慣了。飯後這樣的散步,總讓她有種他們已經是老夫老妻的錯覺,那麼的安逸、那麼的自在。然而,她知道這一切都只是表面,他們之間的差距在一天天地拉大,易墨陽只是沒有察覺到罷了,一想到這,安潔的心情又開始往下沉了。

    「我累了。」只是短短的三個字,就讓易墨陽明白她不想走下去了。

    「才走這麼點,就走不了。」易墨陽眉毛一挑,詫異地望著今天有些不一樣的安潔,一點都不像平時的她。要是在以前,她早就吱吱喳喳地說個沒完,興致高昂的話,還會走進附近的店面逛逛,哪像今天這麼的反常,不僅很安靜,而且還說累。

    「我就是累了嘛。」安潔不敢看向他那幽黑的眼睛,硬是耍賴道:「不管,我要回去了。」

    「好吧。」向來以她為先的易墨陽微微歎氣,拿起手機喚來司機。

    沒過多久,一輛高級轎車就停在了他們的面前,司機從車上下來,替他們打開車門。安潔熟門熟路地鑽進車內,易墨陽緊跟在她後面也上了車。

    「回安小姐家。」易墨陽吩咐前頭的司機。

    「是。」司機恭敬地應道。

    「身體不舒服嗎?」對於她今天的異樣,易墨陽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她身體不適,不由得擔心道。

    「沒有啦,就是明天就要模擬考了,心情有些緊張,怕考不好。」安潔隨便找個藉口搪塞他。

    「傻瓜,就算你考不好,我也養得起你。」易墨陽一點都不在意她考得好與不好,反正他打算著她大學畢業後就讓她嫁給自己的。只不過這一切都在偷偷進行中,想要給她一個驚喜,就當作是她的畢業禮物好了。

    對於易墨陽心裡計畫著的這一切,安潔卻是一無所知,「哼,誰讓你養了,我可以自己養自己。」安潔不滿地哼哼道,一點都沒往結婚的方向想。

    見到她這樣可愛的樣子,易墨陽忍不住想要伸出手蹂躪她的秀髮,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什麼事?」他轉過頭接通電話,語氣有些不悅。

    安潔側頭看到他嚴肅的神情,不由得在心底感慨,他就只比自己大三歲,卻比她沉穩多了,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易墨陽早在大學的時候就開始進入易城建設學習,短短幾年下來,他越發變得成熟,腦中的那些想法早就比她超前百倍了,而她依舊停留在原地,想要掙脫出他的光環。

    「我知道了,你們把標底調低。」易墨陽面無表情,讓人看不出他此刻在想什麼,「沒關係,安家那邊的材料照樣進場。」

    安潔快速地捕捉到安家這兩個字,猛地扭頭看向易墨陽,眼神倏地變了。原本愉悅的心情瞬間降到穀底,尤其是隱約知道易墨陽又在對爸爸的公司放水時,心裡那股鬱悶之氣越來越大。

    沒過多久,易墨陽就已經結束了通話,側頭看向她,「怎麼了?」瞧見她陰沉的表情,易墨陽的眉峰微微一蹙。

    「剛才說的是我爸的公司嗎?」安潔神情緊繃,一點都沒有委婉就直接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事,不要擔心,一切有我。」易墨陽以為她在擔心安父,所以溫柔地安撫她。

    「就是有你,我才會更擔心。」安潔的口氣很沖,黑亮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你是不是又給我爸爸的公司開後門了?」

    「什麼叫作又開後門了。」易墨陽一副拿她沒辦法的模樣,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安潔的臉色很難看,對於他所做的事,她又氣又惱,心情無比的複雜。

    「這只是件小事,你至於這麼生氣嗎。」對於易墨陽來說,給安家的材料提供一個方便是再小不過的事情了,不明白安潔為什麼這麼生氣,而且這也是他對她的私心,才會格外給安家的機會,要是別人,他還懶得理會。

    「你……根本就不知道!」安潔憋在心中的那口氣終於爆發出來,「對你來說,這是件小事,但對我來說是大事。你明知我爸爸公司的那些材料品質差,可你卻寧願多花錢重新去買別家的材料,也要照單全收我爸爸公司的材料。你知道嗎,我真的很討厭這樣,真的很討厭。」

    她不笨,知道易墨陽之所以願意吃虧都是看在她的面子上,可就是因為這樣,她才會那麼的難受,「我不要你這樣做,我不要欠你,也不要你作出這樣的犧牲!」安潔把壓在心底多時的話對他吼了出來。

    易墨陽稍稍愣住了,沒有想到她竟然會知道這些事,他以為自己把她保護得很好,不讓她知道這些事情,如今看來,他沒有做到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好,「你怎麼會知道?」易墨陽很好奇,她一向單純,從來都沒有問過這些事情,怎麼會知道呢?

    「我一直都知道。」安潔露出一抹無奈的苦笑,這樣的她是易墨陽沒有見到過的。

    一時間,易墨陽忽然發現,在他心目中一直都認為單純的女孩,此時卻有些看不透了。

    「你以為自己掩飾得很好,可是你每次遇到關於我爸爸的事,你的眉頭就會皺得很厲害,可能連你自己都沒有發現吧。」見他沉默,安潔輕扯了一下嘴角,「我爸爸是不是讓你很無奈?」

    「小潔,不是你想的那樣。」易墨陽以為她誤會了,不由得出聲解釋。

    「放心,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安潔努力露出一抹微笑給他,「其實我也是知道,我爸爸他對你提出了很多過分的要求。墨陽,你可以拒絕的,我不要你因為我,所以勉強自己做一些你不喜歡的事情。」

    易墨陽瞬間就明白她生氣的原因了,伸出手揉揉她的秀髮,對她淡淡一笑,「傻瓜,我一點都沒有勉強。雖然現在我還沒有接手公司,但是只要在我的能力範圍內的,我都願意去做,因為那是你的家人。」

    「可我不願意。墨陽你知道嗎?我一點都不喜歡你這樣為我付出,這樣的你讓我很有壓力。」安潔心底那股無力感再次湧現出來,神情十分抑鬱。

    「小潔,你這是什麼意思?」易墨陽扭頭盯著身旁的安潔,內心湧起一股不安的感覺,仿佛他們之間有什麼要被打破一樣。

    「沒什麼意思,就是想你以後不要再給我爸爸開後門了,該怎麼樣就怎麼樣,不要搞特殊。」既然都把話給說開了,那麼安潔就沒有在壓抑心中想要的話,趁著還有勇氣在,一股腦地說了出來,「墨陽,我不喜歡你因為我而對安家特殊待遇,真的一點都不喜歡。」

    「為什麼不喜歡?」易墨陽忽然感覺到她刻意拉開他們彼此之間的距離,黑眸緊緊地盯著她,硬是要追問道。

    「我不要欠你這麼多,所以,墨陽,可以不要管我爸爸的公司嗎?」安潔轉過頭來看向他,一臉的請求,「拜託,無論他提出什麼要求,都不要答應,可以嗎?」

    「小潔,為什麼要分得這麼清楚。我們是什麼關係,難道你不知道嗎?」易墨陽這時才赫然發現,原來這個小女人一直在刻意跟他劃清界線。

    「我……」安潔頓時語塞,被他這麼一問,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是想要跟我撇清關係嗎?」易墨陽的語氣裡帶著隱約怒氣,仿佛她一個點頭承認,他就會爆發一樣。

    「我……沒有這個意思。」安潔小聲地答道,被他陰沉的臉色給嚇怕了。

    「安潔,你是不是一開始就不喜歡我未婚妻這個身分?」易墨陽到底是個聰明的人,一下子就發現她的不對勁,一針見血地指出問題所在。

    「這個重要嗎。」安潔被他逼問得沒有退路,也忍不住大聲,口不擇言起來,「我的想法重要嗎,有誰徵求過我的意見,就算不喜歡,我能擺脫這個身分嗎。」

    聞言,易墨陽的臉色一變,從未有過的鐵青,黑眸閃過一絲絲怒火,雙手緊緊握成拳,在極力隱忍著。

    安潔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可驕傲的自尊讓她拉不下臉來道歉和解釋,把頭扭向車窗外,什麼話都不說。

    車內的氣氛越發詭異,壓抑得讓人難受。當安潔看到自家的門口時,車子還沒有停穩,就迫不及待地打開車門想要離開,想要逃離易墨陽那黯沉的視線。易墨陽眼明手快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沙啞的聲音在她的身後響起,「只有一個問題,無論如何你都要誠實回答我。如果給你選擇,你現在會做我的未婚妻嗎?」

    時間像是靜止了一樣,易墨陽的手心不由得收緊,幾乎要把她的手腕捏碎了,靜靜地等待著她的答案。

    「我……」安潔的話像是有千斤重一樣堵在喉嚨,口怎麼也吐不出字來。

    許久,易墨陽才緩緩鬆開她的手,眼睛裡透著絲絲受傷神情,嘴角一扯,露出一抹苦笑,「呵,我知道你的答案了,原來這麼多年來都是我自作多情了。」

    「墨陽……我……對不起。」安潔的腦海一片混亂,不知道怎麼跟他說清楚自己那種複雜的感情,最後只能吐出了這麼一句,然後慌張地跑向自家大門。

    望著消失在安家大門後的安潔,易墨陽只能緊緊握住空空的手心,什麼都沒有抓住……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

TOP

good

TOP

TOP

谢谢分享

TOP

thx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TOP

dddd
豆豆吃豆在吃豆芽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