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公子可有婚配》


出版日期:2017-05-18

她死纏他時,他看不上她,卻把她藏在心窩頭;
他霸佔她時,為了守住人,賠上一顆心算什麼。  

吳家大軍常年駐守西邊邊疆,只是吳家少有女兒,
每一輩的女兒越發的少,是以女兒身在吳家一群漢子的眼中是無比嬌貴,
這一輩,吳家嫡系就出了一位七小姐,名叫紓梨。
西北百姓心中,能文能武的七小姐萬般好,
可惜西北沒有什麼男子能治得住她。于是,七小姐被帶回京城婚配,
半路教九王爺拔刀相助,她竟半點不矜持地勾搭起來了。
這趙欽可是當今聖上與長公主的皇弟,自小夠尊貴地養著,
吳紓梨沒見過男子功夫那麼俊,容貌也那麼俊,
不害臊地問著,公子可有婚配,她稀罕他。
為了求嫁,她追上門,輕薄了他,他卻涼涼說看不上她,
妹有情男無意,吳紓梨也不糾纏,瀟灑地揮揮手,
可趙欽這不要臉的,竟半夜爬上她的床,笑問嫁他可好。


第一章

    吳家軍常年駐守在西北邊境,吳家很少有女兒,每一輩的女兒越發的少,是以女兒身在吳家一群漢子的眼中是無比嬌貴,這一輩,吳家嫡系就出了一位七小姐。

    這位七小姐從小就被一群外表粗糙,但是內心細膩的漢子捧在手心裡,這不,為了給這七小姐找一樁好婚事,他們特意在過年前遞了摺子給皇上,說是要回來過年,其實是想給七小姐找對象。

    西北那裡,他們才熟悉了,誰家有什麼男子他們都認識,什麼品性、什麼模樣實在是再清楚不過了,但他們眼高於頂,認為那些男子尚不配七小姐。

    而在西北百姓的眼中,七小姐並不是那麼嬌貴的人,她笑起來可愛、漂亮,就跟天上的驕陽般,熱烘烘的,熾烈、奔放,遇到什麼不平的事情,她定然是第一個站出來的。

    沒錯,七小姐還會武,在崇尚武力的吳家裡怎麼可能不會幾招,其實不然,七小姐會的可不是幾招,那銀鞭子甩起來可是看都還沒看到鞭影,人就已經被抽飛了。

    所以在西北百姓心中,七小姐萬般的好,就是這抽人的本事太高了,西北沒有什麼男子能治得住她,於是,七小姐被她的五叔給帶回京城了。

    不管別人怎麼想,吳紓梨開開心心地跟著吳五叔回京城,一路上,吳五嬸在車廂裡陪著她說話,她的眼睛時不時就溜到外面,眼饞地看看風景。

    吳五嬸好笑地說:“我們快到京城了,以後也沒什麼機會給你遛馬了,你可得忍忍,這京城的風氣和我們那裡不同,大家閨秀可不能隨便騎馬。”

    吳紓梨一聽,大眼瞪得大大的,“五嬸,這可是真話?那京城裡的姑娘家不是悶得慌了?”

    吳五嬸聽了直笑,“哪裡會呢,琴棋書畫、女紅……”

    吳紓梨聽得頭皮麻了,“五嬸,你別說這些了。”

    見她怕了,吳五嬸捂著嘴偷笑。吳家老祖宗是一個嚴厲的,看不得吳紓梨被養野了,在吳紓梨五歲的時候,親自抓她到身邊好好教養,硬生生地將吳紓梨調教得樣樣精通。

    但吳紓梨一想到那段日子,心裡就苦得跟黃蓮一樣,她是會,而且極好,可若是能不出手,她是絕對不出手,那狼毫筆、那棋子、那繡花針……她這一輩子都不想碰了。

    不過,老祖宗對她嚴厲,但也是真心疼她,否則也不會讓她學這些姑娘家本該要學的東西。

    “五嬸,那我要是嫁到京城了,以後就要過上這麼悶的日子了?”吳紓梨皺眉說。

    “怎麼,不想嫁了?”吳五嬸取笑她。

    “倒也不是不想嫁,老祖宗怎麼想著將我嫁遠了呢?”吳紓梨歪著腦袋看吳五嬸。

    吳五嬸歎氣,“西北那裡畢竟不是一個姑娘家待的好地方,那裡只有那些粗漢子才能受得了。”

    “那五嬸還嫁給了我五叔?”

    “好你個丫頭,還取笑我。”吳五嬸的臉一下子紅了,好半晌才說:“還未嫁過去的時候,我也是心裡很忐忑的,京城啊,多繁華,那繁華都迷了人的眼……”

    吳五嬸是從京城嫁給西北的吳五叔。吳紓梨第一回聽到這話,見吳五嬸的眼中並沒有任何留戀,古靈精怪地說:“五嬸,還是西北好吧?”

    “是啊。”吳五嬸的嘴角揚起笑容,透過窗外,隱約看到吳五叔的身影,滿眼的溫柔,“本以為會嫁得苦哈哈的,進了吳家才知道什麼叫好。”

    吳紓梨的眼睛笑彎了,“五叔聽到要開心了。”

    “這話卻是不能教他聽到,免得他又翹起了尾巴。”吳五嬸說到這個,峨眉微蹙,“吳家的男子個個是頂天立地的漢子,屋子裡也乾淨得很,京城的話……”

    聽明白了吳五嬸的意思,吳紓梨卻揮揮手,“五嬸,八字還沒一撇呢,我瞧上的男子怎麼也不能比爹爹、伯伯、叔叔差吧。”

    吳五嬸看著眼前俏麗的姑娘,這副模樣加上吳家軍的勢力,是以要娶吳紓梨的人不少呢,“放心吧,若不是個好的,老祖宗也不會讓你嫁的。”一頓,“再走兩日就該到了。”

    吳紓梨點點頭,想著馬上能回京城的家,她的心情平靜了不少。

    吳五嬸歎了一口氣,“可還是不喜回去?”

    吳紓梨輕哼一聲:“娘將弟弟當作寶,我回去不過是紮她的眼罷了。”

    吳紓梨是吳家二郎的嫡女,吳父在京城做官,與在西北的兄弟不同,他一身的儒雅,但也是一個潔身自好的好男人,後來他娶了吳母,吳母是一個性格強勢的,自認嫁了一個武官丟面子,第一胎又是女兒,對吳紓梨更加的不喜。

    吳家老祖宗便將吳紓梨接到了身邊,畢竟吳家的男人可是很稀罕女兒的。後來吳母生了兒子,對吳紓梨更加的漫不經心了。

    吳紓梨幾年才會回一趟京城,老祖宗之所以執意要教導那些她不喜愛的事物,也是因為吳母曾經寫信埋怨老祖宗將吳紓梨養得不懂禮教,只知道跟男孩一樣玩耍。

    老祖宗又氣又心疼吳紓梨,硬要吳紓梨文武雙全。與吳母動不動嫌棄西北吳家不同,吳家從老祖宗到最小的堂弟,沒一個人說吳母不好,連私下嚼舌根都沒有。

    可即便這樣,吳紓梨也能從其中瞧出端倪,她看著粗枝大葉,心思卻極其纖細。吳母不喜歡她,她也不喜歡吳母,只是礙於身分,她該行的禮、該懂的規矩不少一樣,雖然心裡極為不耐煩。

    “你啊,愛恨分明。”吳五嬸輕輕歎氣。

    “我這是黑白分明。”吳紓梨揚著精神的大眼說道。

    吳五嬸無可奈何,“是、是。”

    吳紓梨的眼睛眨了眨,“五嬸,既然還要兩日才到京城,那不如讓我遛遛馬?”

    吳五嬸瞪著她,“胡說什麼呢,要是被人看到……”

    “聽說當今皇后也是一個愛騎裝的女子。”

    “你……”吳五嬸牢牢地抓著她的手,板著臉,“不許胡來。”

    “好、好,那到京城之前會先經過嵐山,五嬸,我去嵐山的香佛寺求個平安符,到時再帶回給老祖宗……不

    行、不行,其他人都會嫉妒的,我還是每人帶一個的好,這樣總行了吧?”

    吳五嬸的心一下子軟了,這個孩子是貪玩些,可對吳家人卻是實打實的好,要不是她一直說香佛寺的平安符很靈,吳紓梨是絕對不會去的,吳紓梨更愛遛馬。

    “好。”

    “九王爺,你什麼時候能回去?”一個白麵男人彎著身子,尖著嗓子細細地問。

    “本王想什麼時候回去便什麼時候回去。”

    說話的男人身材極為頎長,坐在泉水邊,拿著魚竿釣魚,頭上戴著一頂草帽,身上穿著的是講究的淡紫雲紋衫,通身氣派格外的高貴、疏離。

    那娘氣的白麵男人摸出一條絲絹擦著額上的汗,最後挨著會被削尖了腦袋的威脅繼續說:“皇上……”

    “知道了。”趙欽隨意地說了一口。

    “是、是。”來者立刻迅速走人,怕惹惱了九王爺,九王爺最討厭別人來管他的事情了。

    “九王爺……”一個深藍衣衫的男子立在樹下。

    “怎麼了,你也想勸本王早些娶妻?”

    瀝青搖搖頭,“不敢。”

    趙欽冷哼一聲。瀝青又說:“屬下站在山上,看到有一輛馬車往這條路上來……”

    “這路又不是本王開的。”趙欽無所謂地說。

    “屬下擔心的是……”

    “本王護不了自己?”趙欽的聲音猛地一陡,冷了好幾分。

    瀝青立刻搖頭,“沒有。”

    “那就閉嘴!給本王站在一邊去,沒看到這魚都被你嚇跑了嗎?”趙欽遷怒地說。

    瀝青欲哭無淚,看著站在另一棵樹下的烏木。烏木對他搖搖頭,示意九王爺在氣頭上,不要上去多話,免得火上澆油。

    瀝青委屈極了,九王爺一向喜靜,釣魚的時候最忌諱有人吵,他才會提醒九王爺的,偏撞上了劍口上。

    瀝青說的馬車正往上爬,轂轆轂轆地經過清澈的山泉時,陡然發生驚變,數十個黑衣人從隱秘的草叢裡跳了出來,他們剛一動,趙欽的唇不明顯地一扯,身子卻一動也不動。

    啪!一個黑衣人被踹進了泉水裡。啪,另一個黑衣人掛在了樹上。啪啦!接著一個黑衣人暈倒在趙欽的腳邊。

    趙欽的神色不變,緩緩地轉過頭,看到一個黑衣人持著劍朝他飛奔而來,他並未動,只拿著魚竿的手指悄然地微動。

    在所有人沒有看清的情況下,那魚竿咚的一聲將那行刺的人狠狠地敲了一記,那人毫無防備地被打暈在了石頭旁。

    一聲驚呼響起,“好俊的功夫。”

    瀝青和烏木正解決了剩下的人時,聽到這話都不由自主地笑了,是哪戶人家的姑娘?居然還有閒工夫誇獎他們的九王爺功夫好。

    很顯然,趙欽也聽到了,他收回魚竿的時候,黑眸不經意地看了一眼坐在馬車裡的人兒。

    窗幔正隨風輕舞著,一張小巧的臉蛋趴在車窗上,一雙大眼睛水靈靈地盯著他,沒有一絲害羞,大膽且直勾勾地看著他。

    趙欽面無表情地背過身,那馬車旁的人也走了過來。吳五叔順手也綁著解決了幾個人,瀝青正拱手朝他感謝,“多謝大俠出手,不知……”

    “舉手之勞,無須客氣。”吳五叔這麼說,說完後也不求謝禮,“告辭。”

    瀝青一看,便知道這人身分不凡,那氣勢一看便是訓練有素的將士,特別是剛毅的眼神以及沉穩的步伐,顯然身分特殊。

    “你家公子是什麼人?”一道嬌俏的聲音響起。

    瀝青一愣,差點脫口而出,忽然懸崖勒馬,驚覺地說:“這位小姐……”

    “我沒見過人的功夫這麼俊,容貌也這麼俊,我就想問一問,公子可有婚配?”

    公子可有婚配?響亮、輕透的聲音幾乎響徹了山澗,連一向木訥的烏木也傻了。他們的九王爺這是被一位姑娘家給調戲了?他們可從來不知道有女子敢調戲九王爺啊!

    他們的九王爺長得好,京城裡所有人都知道啊,可誰敢當面說?功夫好也是自然,畢竟九王爺天資聰慧,學什麼都快,可也沒有誰敢當面說。

    好一會,他們聽到那出手相助的中年男子罵了一聲:“梨兒!”

    那叫梨兒的姑娘俏皮地吐了吐舌頭,“是、是。”

    窗幔放了下來,馬車裡隱約能聽到另一名女子在教導那位梨兒姑娘,“你怎麼能胡說八道……”

    “五嬸,我說的都是肺腑之言,那公子的眼睛真好看,黑得透亮,面白儒雅,而且那一身的功夫只怕幾位伯伯、叔叔也打不過啊。”那梨兒姑娘很委屈地說。

    瀝青和烏木聽了直點頭,沒錯、沒錯,梨兒姑娘說得太對了。

    “可你是姑娘家……”

    雖然她們壓低了聲音,可在場的人都是會武,聽力不在話下,瀝青和烏木很好奇那姑娘會怎麼回。

    “哎。”

    “知道錯了?”

    “不是,我是想,那麼好的男子只怕是已經有婚配了,相見恨晚啊。”

    噗嗤,瀝青和烏木笑了,偷偷看了一眼背對著他們的主子,心中已經笑瘋了。沒有、沒有,他們的主子沒有婚配。

    那頭女子一本正經地教導著,“你既然知道,怎麼還問,是傻了不成?”

    吳五叔上了馬,輕咳了一聲,對車夫說:“走。”

    馬車又重新上路了,隱約中,梨兒姑娘的聲音還是能聽清。

    “不問問,好像有些不甘心呢……”

    瀝青笑彎了腰,烏木沒有表情的臉上也浮現了笑意。等馬車完全地消失了,他們心中後悔不已,這麼有勇氣的姑娘,他們應該告訴她的,這位公子叫趙欽,是京城裡皇上最疼愛的麼弟,也是京城還未娶妻的老男人,梨兒姑娘,別走!

    “笑夠了?”趙欽沙啞的嗓音淡淡地揚起。

    瀝青和烏木同時緊了緊脖子,異口同聲地說:“屬下沒有笑,絕對沒有!”

    “哼!”趙欽將魚竿隨手一扔,眼中染著怒火,“一些見不得光的狗雜種也敢犯到本王面前。”

    瀝青和烏木收了笑,聽到趙欽淡淡道:“不給些顏色看看,是當本王閑雲野鶴慣了。”

    吳紓梨剛回到京城才七天,便聽到禮部尚書因為貪污被摘了烏紗帽,她剛走到書房,便聽到裡面吳父和吳五叔正說話。

    “那日回來便遇到了刺客,我從他們身上收到了禮部尚書的權杖,如今他就被收監在大牢裡,不知道被行刺的那一方人是誰。”吳五叔說道。

    “表面是宰相文慶林動的手,可聽說背後的人來勢洶洶,只怕被行刺的一方身分不低。”吳父壓著聲音說。吳五叔忽然看向外頭,“梨兒,在外面聽了這麼久,該進來了吧?”吳紓梨帶著甜甜的笑容走了進來,乖巧地行禮,“爹、五叔。”

    “梨兒來了。”與吳母不同,吳父對吳紓梨格外的寵溺,也稀罕她,一邊說道:“外面的風大,怎麼不多穿一些衣衫?”

    “爹,我不怕冷。”吳紓梨早已習慣了冷天氣,京城的秋天還不算冷,風吹著挺舒服的。

    “二哥。”吳五叔無語地看著吳父。若今天是吳父的兒子吳耀武在的話,只怕少不了被責罰一頓,竟敢偷聽,也就梨兒有這個膽子。

    吳父沒搭理吳五叔,論起來,這幾個兄弟沒一個不疼吳紓梨的,現在還嫌棄他太寵自己的女兒了?沒天理,他要是不疼,女兒以後不認他怎麼辦!

    吳父讓吳紓梨坐下,吩咐丫鬟去端蜜汁香梨湯過來,“新來的廚子很擅長做湯湯水水,你多喝些。”

    “爹,你真好。”吳紓梨甜甜地說。

    吳父立刻咧開一個大大的笑容,“爹當然對你好了。”

    “老爺,少爺過來了。”門外的小廝說道。

    這就是吳家養女兒的區別待遇,吳耀武進來要稟告一聲,吳紓梨愛去哪,就去哪。吳母看不慣吳家對女兒的方式,在吳府裡總是強調這一點,但很快的,下人們便看到吳父對吳紓梨的疼愛,下人們最會見風使舵了,正好迎合了吳父的心。

    吳母氣得跺腳卻沒用,奈何不了吳紓梨每次回來令府中氣氛全變,最可惡的是她自己的夫君也將以後要潑出去的水,吳紓梨當作寶一樣。

    吳耀武進來,規規矩矩地給吳父、吳五叔行禮,最後向吳紓梨尊重地喊了一聲:“姊姊。”

    “弟弟長得真快。”吳紓梨笑咪咪地說。

    吳耀武只覺得頭皮麻麻的。他從小被吳母灌輸他是府中除了爹娘之外地位最高的人,在有一回,吳紓梨回來被吳父當寶似的對待後,他嫉妒極了。因為吳父對他從來很苛刻,所以他就想著挑釁一下這位姊姊。

    但最後的結果,他不是被吳父給揍了,而是被這位姊姊剽悍地用鞭子鞭了一頓,自此他便學乖了,姊姊很可怕,不能得罪。且因為姊姊鞭了他一頓,吳父拍手叫好,吳母氣得不能自已,卻不能拿姊姊怎麼樣,吳耀武逐漸知道了,姊姊比他大,不能隨便挑釁。

    “你過來有什麼事情?”吳父蹙眉地說,一改在吳紓梨面前慈祥的模樣。

    “過幾日就是長公主舉行的海棠花宴,兒子過來跟爹說一聲……”

    “書,不好好讀;武,不好好練,就想著風花雪月的事情。”吳父冷下了臉。

    吳耀武委屈地說:“爹,就等你這句話了。”

    吳父立刻明白是吳母逼著兒子去這些地方,雖然能結識更多的達官貴人和同年齡的朋友,可若是被什麼公主、郡主看上就不好了。

    “海棠花宴。”吳五叔忽然開口道:“是相親宴嗎?”

    噗嗤!正在喝糖水的吳紓梨噴了,側眸見三人直直看著她,她放下糖水,儀態萬千地拿出絲絹擦拭著唇角,好像剛才失態的人不是她一樣。都是五叔啦,說話太搞笑了。

    吳五叔回過神,“怎麼二嫂不喊梨兒去?”論年紀,梨兒已經及笄,該訂下婚事了,這也是他們此趟的目的。

    他也交代過妻子跟二嫂說一聲,可想必二嫂根本沒放在心裡。

    吳父自然也想到了這一層,雖然不想女兒這麼快就嫁人,可也該找個物件,先訂親,等一兩年再嫁過去,否則太遲不訂親,會影響吳紓梨的名聲。

    “爹,我並不是很想去。”吳耀武可憐兮兮地說。他還不想太早成婚生子,可吳母逼得太緊了,再這樣,他就跟五叔回西北,等闖下自己的一片天地再回來。

    “爹,我也不想去。”吳紓梨同樣可憐兮兮地說。什麼海棠花宴,她一點興趣沒有,比起這個,她更喜歡逛逛京城的大街小巷。

    吳父蹙柔聲道:“梨兒,你最好還是去一趟,若是你以後嫁到了京城,多結交一些大家閨秀也是好的。”吳父

    又板著臉對吳耀武說:“你這一次便去吧,陪著你姊姊去,但是別給你姊姊惹禍。”

    吳父一錘定音,吳紓梨和吳耀武將一起參加大後天的海棠花宴。

    到了參加花宴的日子,吳紓梨和吳耀武在吳母的陪同下一起參加了海棠花宴。

    吳母跟吳紓梨坐一輛馬車。吳母淡淡地說:“長公主的兒子已經成親,連孩子都有兩個,這一回是給長公主的親弟弟,也就是當今的九王爺相看。”隨即瞥了她一眼,“你雖然不差,可九王爺也不是你能選的,若是看喜歡了,可別做蠢事。”

    吳紓梨微微一笑,“娘,女兒如此差,怎麼敢覬覦那九王爺?”

    吳母冷了臉,這個女兒從來不是軟的,不過是好心提醒幾句,就不動聲色地反擊回來。吳母就是不喜歡吳紓梨,就算吳紓梨是從她自個的肚子裡出來的,還是不喜。

    等馬車到了長公主府,吳耀武在丫鬟的帶領下去了男眷那邊,吳母則是帶著吳紓梨去女眷那裡,一起給長公主行禮。

    長公主看了一眼吳母,眼睛便落在吳母身後亭亭玉立的吳紓梨身上,“這姑娘長得倒是嬌美。”

    吳母正要搭話,後面的吳紓梨先嬌笑一聲,甜滋滋地說:“長公主也很美啊。”

    長公主一愣,隨即捂著嘴笑著,“哦?本公主都當祖母了還美?”

    吳紓梨揚眉,“哪一個沒眼睛的說你不美?”

    長公主歡快地笑了,俏皮地說:“好像還沒有。”說著,從手上脫下自己的玉鐲,“你這姑娘我喜歡,來,這是見面禮。”

    吳紓梨詫然,“這可不成,我說的可是實在話。”

    長公主微怔,她還沒有送禮送不出去的。吳紓梨笑咪咪地說:“玉鐲更適合長公主你。”

    長公主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吳紓梨,家裡人都喊我梨兒。”

    “可是西北吳家?”

    “是啊,長公主知道?”吳紓梨一說到西北,神色飛揚。

    “果然是西北吳家會出的人,實誠得很呐。”旁邊的一個貴婦人輕笑地說。

    “是啊,長公主你還是別送我玉鐲了,這要是讓別人知道了,還以為我是阿諛奉承呢。”吳紓梨直言不諱。

    長公主聽了,歡快地笑了,默默地收了玉鐲,也不再硬送給吳紓梨,可對吳紓梨這坦蕩的性格卻極其有好感,粗中有細,剛才行禮時的姿態比一旁的吳母還要端莊、標準,儼然是一個有家教的姑娘家。

    “可不送些什麼總是說不過去。”長公主故意逗她。

    吳母急得額上冒汗,這個吳紓梨能不說話,安靜當個啞巴不行嗎?

    “那小女子便討一杯金絲海棠花茶,據說這金絲海棠花茶只有長公主府有。”吳紓梨不卑不亢地說。

    長公主最愛侍弄花花草草,其中金絲海棠還是她自己琢磨出來的,心中得意不已,此刻聽了吳紓梨的話,更樂了。一向捨不得給人喝的她大方地說:“好。”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anks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谢谢分享

TOP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

TOP

謝謝

TOP

谢谢

TOP

。。

TOP

試穿
:))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