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晴《只想為他當人妻》


出版日期:2013-08-08

對上了心的女人,男人一回生二回熟,直接吃了;
對愛上了的男人,女人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倒追。

霍擎宇,外表凶悍、性格霸道,第一次見她時,
他不但騙她說自己是黑道,還很不小心的對這女人上了心。
可他卻不知道,在藍馨兒的腦袋里,黑道的男人都濫情,
而她最討厭的是花心的男人,所以她才不會愛上他。
只是,這男人卻強勢的主宰了她的生活,她想不愛,可以,
但她身邊的男人,這一輩子只能是他霍擎宇。管她愛不愛,
管她要不要,除了當他的女人,她哪里都別想去,
所以,他佔有了她的初夜。藍馨兒難以置信的想,
這男人怎麼能如此狂妄?六年前,她說當朋友,
他壓她上床,她說她不愛,他堅持不放手,
可當她真的愛上他時,他卻冷漠地走了。六年後,當他再出現,
不但狠心逼得她無路可退,還以她的男人自居。
他說他只對她霸道,不管是六年前還是六年後,
他想娶回家的女人就她這麼一個。再說,他壓根不是什麼黑道,
他可是人人聞之色變的臥底特務,而且,他很專情!


 楔子

    男人騎著一輛哈雷機車停在距離目的地還有一條街遠的地方,打算先看看周圍的情況。

    他今天是來赴約的,其他堂口的人好像看他不順眼,故意要找碴,沒關係,他會滿足他們的,只是這一次見面損失的不知道是誰。

    他慢慢的走向約定的公園,一路上裝作不在意,卻一直在注意著周圍,車會停那麼遠完全是不想驚動他們,趁機去察覺對方的動向,不過這些人還算聰明,知道要約在這樣的地方,讓他察覺不到他們的動向。

    到達目的地的時候,他就知道他要收回剛剛說的話了,只因他一出現,藏身在暗處的人就出現了,不多,就四個人而已。

    男人的嘴角揚起了淡淡的微笑,而眼神卻閃過一絲殺氣。

    “就四個人嗎?”他看著周圍的四人,老實說這四個人的功夫並不是很好,真不懂為什麼會找這幾個人來,難道只是要他給他們堂口下馬威嗎?

    “少囉嗦,只要你馬上退出青幫,我們就可以饒你不死。”其中一個人說。

    男人冷笑一聲,他們的計畫是不是太不成熟了?計畫用小嘍羅把他殺了,之後就算青幫老大追究,也只是處罰幾個小嘍羅而已,根本就影響不到其他堂口,但是他們就這樣空手跟他打嗎,是不是太小看他了?不對,周圍還有人,而且不只一個。

    “你們周圍還有人吧,讓他們出來一起上。”不是他狂妄,是他們真的很不自量力。

    那四個人緊張了起來,看著他,他難道不知道現在是四個人對付他一個人嗎?

    “如果你們不開打的話,那我就走了。”他說著就轉身想要離開,但是才剛走一步,一枚子彈就從他面前飛過,差一點點就要打到他的臉了。

    他再次冷笑,果真有人。

    “上!”四人中的一個人發令,馬上開始動手。

    雖然剛才出言挑釁,但男人也只是閃躲並沒有真的動手,因為這些人的花拳繡腿真的不怎麼樣,他比較好奇的是躲在暗處開槍的人是誰。

    “要上就一起上,我不屑和笨蛋打架。”男人一腳踹開想要攻擊他的人,這句話一出,躲在暗處的人也出來了,但是卻不是拿槍而是拿刀的,一共有七個人。 他們一現身馬上就沖過來,一起圍剿男人。

    男人一個箭步就把其中一個人的刀奪下,而後面的人反應也很快,馬上就往他的肩膀砍了一刀。

    他眼中的殺氣更濃了,這個人居然敢傷他?他並不打算殺死他們,但也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男人反手拿起搶來的西瓜刀,砍在傷他的男人胸口上,這並不是致命傷,但是也足以讓他痛到無法行動,接下來的幾人也是一樣,他很輕易的就在他們身上製造了傷痕,然後看著他們一個個倒地喊痛。

    看著已經完全沒有戰鬥力的人,現在該輪到向他開槍的人了。

    好像是應景一樣,對方馬上發射出子彈,他的耳力很好,一聽到子彈發射的聲音馬上閃躲,而他也抓到了那個人的藏身地點,馬上沖進去。

    而緊接著的第二槍他雖然來得及閃避,但是子彈還是從手臂上擦過,和剛剛被砍的是同一只手。

    男人眼睛一眯,快速的抓到了躲在暗處開槍的人,他正打算逃跑,但是他的速度還是比不上男人,用最快的速度把他手上的槍搶了過來,把槍口對著他的腦袋。

    只見那個男人驚恐的看著他,就害怕他會突然開槍。

    “剛剛不是很厲害嗎?怎麼,現在怕了?”

    “我不是故意的,是老大叫我這樣做的。”他緊張的辯解,在生死關頭,保命最重要。

    他看著眼前的人,這害怕的表情應該不是裝出來的。

    “如果我把槍還你,你還敢向我開槍嗎?”男人故意問他。

    “不敢、不敢了。”現在槍正對著他,他當然不敢。

    男人放開他,但是槍不打算還給他,“回去告訴你們老大,下次不要叫小嘍羅來,有什麼事情我們當面談。”

    那個人早就被嚇得站不起來了。

    他有些無趣的看著倒在地上的人,再看看自己手上的傷,發現傷勢並不嚴重,要是他們真的傷到他了,他絕對不會讓他們就這樣回去的。

    他看看時間,該離開了,要不然引來條子事情就不好處理了。

TOP


第一章

    藍馨兒胡亂找了一個藉口從吵雜的酒吧出來,她不喜歡那樣紙醉金迷的生活,也不喜歡和那個好色的上司應酬,他的言語雖然不輕佻,但是他的動作卻讓她受不了,不過也因為她一直不買帳,所以她才會做了一年都還是行政助理吧。

    四周已經沒有什麼人了,也對,現在已經淩晨一點了,很多人早就回家了,街上的人當然會變少,更別說是在這個老人居多的社區附近。

    她加快腳步,擔心自己會遇到奇怪的人,不過當她就快到公寓樓下的時候,突然看到一個坐在路燈下的乞丐,她也不知道那是不是乞丐,只看到那人穿著黑色的衣服,只是這條路是她回家的必經之路,看到有人坐在那裡讓她有些擔心,這個乞丐應該不會突然跳起來嚇她吧?

    她也不知道今天為什麼會對那個乞丐那麼好奇,眼睛一直盯著那個坐在路燈下的乞丐,等到距離拉近了,藍馨兒看得更清楚了,她看到乞丐的手臂上好像流下了什麼,在他的手臂附近有一灘水。

    而這時候她居然不害怕了,反而是好奇多過害怕,她稍稍走近,在路燈的照射下,她看清了那灘水是紅色的,那是血嗎?她急忙走過去,仔細確認那確實是血,他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又怎麼會受傷?

    這個乞丐就是剛剛和其他堂口打完架的霍擎宇。

    他本來打算從這裡走回去騎車離開,但是經過這裡的時候,因為失血過多所以感到有些疲累,簡單的止住血後就坐在這裡休息,而後就有人走過來,為避免嚇到對方,他選擇不動也不驚擾任何人,但是這個女人居然自己走了過來。

    藍馨兒掀開他破爛的衣服,一邊研究著他身上的傷口,好深的傷口。

    “你在做什麼?”霍擎宇突然開口。

    她剛想頭看他怎麼樣了,卻對上了他帶著不解和戾氣的眼神,她被他的眼神嚇到了,卻發現他的臉和他的眼神是那麼的不一樣。

    他很帥氣,為什麼他會有這樣的眼神呢?

    霍擎宇皺眉看著眼前美麗的女人,他的眼神從一開始的暴戾變得溫順下來,她的身上穿著白色的連身裙,就因為這樣讓他覺得她像天使一樣美麗,而且她的眼神裡沒有嫌惡的意思,並不會因為他在路邊坐著,或者是因為他身上的傷口而感覺到害怕。

    他突然有種心動的感覺,難道自己對一個以奇怪的方式初次見面的女人一見鍾情了?

    “你沒事吧?你受傷了,我送你去醫院吧。”她擔心的問。

    霍擎宇才不可能為了這麼一點小傷就去醫院,而且他的身上有子彈的擦傷,到了醫院一定會有人報警的,到時候處理起來會很麻煩。

    “不去。”

    這個人怎麼那麼倔強,受傷了還能不去醫院嗎?

    “要不然我打電話給你的朋友,讓他們來接你?”她很擔心他,雖然血流得不是很多,但是不止血的話也會出事的。

    “不用了。”在這麼敏感的時期,他是沒有朋友的。

    他原以為她會害怕,但是她居然一點都不怕,她是女人嗎?很少會有女人那麼熱心,而且還是對一個坐在路邊的陌生男人,思及此,他感到有點生氣,她那麼熱心,難道不怕會有男人對她心懷不軌嗎?

    霍擎宇想要站起來,但是因為女人站得太近了,害得他差點摔倒。

    藍馨兒以為他傷得很嚴重,趕緊扶住他,“不行啦,你真的要去醫院。”

    霍擎宇本來就沒怎樣,但是看到她那麼擔心的樣子,居然有一種想要靠近她的感覺,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和任何女人扯上關係,可是他卻不想就這樣走掉。

    “不去,你幫我包紮。”這是他第一次耍賴。

    她?她只是好心打算送他去醫院而已,完全沒有想過要幫他包紮,“這個……我送你去醫院吧,不然去附近的藥局也可以。”

    霍擎宇的眼眸一眯,把身上的重量放在她身上,“你家在哪裡?”

    為什麼要問她家在什麼地方?藍馨兒現在知道自己不該隨便去管路邊的人了,她好像惹上什麼麻煩了。

    “不……”她不打算說。

    霍擎宇幾乎是整個人趴在她的身上,他的頭就靠在她的肩膀上,距離她的小臉非常的近,看著她細緻的皮膚讓他有一種想要親吻的衝動,他震驚於自己的想法,她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會如此吸引他?

    “我身上的傷不適合去醫院和藥局,如果你不帶我回家的話,那你一開始就不該管我。”他這樣說無疑是在測試她的良心,如果她真的打算見死不救的話,她一開始就不會過來了,既然她這麼善良,肯定會妥協。

    藍馨兒的眉頭緊皺,她可以把他放在原地嗎?他說得沒錯,她太多管閒事了,她看向他的手臂還有地上的血跡,好像真的很嚴重,但她不是專業的醫生只會簡單的包紮。

    “我不會專業的包紮治療,你去我家也沒用。”她想要把他推開,他真的太重了。

    霍擎宇微微一笑,他知道她心軟了,“會簡單的包紮就好。”

    藍馨兒還在猶豫,畢竟他是一個男人,而且還是一個她完全不認識、還受了傷的男人,讓他進入自己家真的好嗎?“包紮好之後,我會離開的。”他在她耳邊說。

    因為他如此靠近,讓她臉頰紅紅的,他應該不會對她怎麼樣才對,他都已經受傷了。

    “好吧,那就到我家去吧。”她只能妥協了。

    藍馨兒把霍擎宇扶到客廳裡坐著之後,她便開始找醫藥箱。

    他一進來就把整個公寓看了一遍,房子很小,只有一房一廳,靠近窗邊的書桌和牆上擺滿了設計圖,是服裝設計的稿子,看來她是個設計師,房子雖然是小了一些,卻被她裝潢得很漂亮,或許是因為她是個設計師吧。

    “來,把外套脫掉。”她拿著醫藥箱坐在他身邊說。

    霍擎宇聽話的脫掉外套。

    她很認真的幫他清洗傷口,她在進入自己家之後,就用髮夾把自己的秀髮挽到後面夾了起來,但還是有一些頭髮隨著她低頭掉落在她的兩頰旁。

    她的皮膚很白卻透著紅潤,是很健康的膚色,他很肯定她的唇瓣沒有塗任何的口紅,卻是不點而朱,他看得有些癡迷了,她是天使嗎?一個送到他面前的天使。

    “你叫什麼名字?”他問她。

    “馨兒,藍馨兒。”她頭給了他一個微笑說。

    藍馨兒,真好聽的名字。

    “霍擎宇。”他報上自己的名字。

    她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她沒問他的名字啊,而且他們也不是應該知道彼此名字的關係吧。

    她很快就幫他清洗好傷口,並且開始上藥,“你為什麼會受傷?這個有點像刀傷,上面那個好像不太一樣。”她幫他包紮的時候,覺得奇怪就問了他一句。

    “是槍傷。”他回答。

    藍馨兒愕然的看著他,他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員警,他想起一開始的時候他的眼神是帶著殺氣的,這樣的人怎麼會是員警,但如果不是員警,那他是什麼?

    藍馨兒突然感覺到了驚慌,她剛剛沒有問對方到底是什麼人,隨便就把人帶回家了,還讓他進到自己的家,如果他是壞人怎麼辦?而且還是剛剛發生了槍戰的人,雖然身上沒有明顯的槍傷,但如果他這個傷口真的是槍傷的話,那她該怎麼辦?

    自己帶了一個壞人回家,要是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情,根本就不會有人知道,她剛剛應該拒絕的,但是她就是擔心他會在路邊死掉啊。

    “你在害怕嗎?”霍擎宇問她。

    藍馨兒怕他知道自己在害怕可能會對她做什麼,所以不承認,“沒有啊。”她強裝鎮定的說。

    雖然她說沒有,但是手上的力道不自覺的加重了一些,霍擎宇並不覺得痛,他是經過訓練的,而且他也看出她很緊張。

    “害怕就說,我可以馬上離開。”雖然他現在並不想離開。

    藍馨兒吞咽了一下口水,看了他好久,他真的是壞人嗎?他都受傷了應該不會動手吧,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應該不會恩將仇報吧?

    霍擎宇看著她百變的表情,覺得她很好玩。

    “我問你,你為什麼半夜還在附近遊蕩,你靠近我又是為什麼?”要向一個人坦誠自己的身分時,也應該先知道對方的身分,只要她願意回答他的問題,他就可以知道她有沒有說謊。

    藍馨兒感覺氣氛好像不太對,他的表情好嚴肅,好像在審問犯人一樣。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他如果是壞人的話,她隨便把行蹤告訴他是不行的,即使現在這個壞人已經在自己家裡了。

    霍擎宇看她一直在防備,聯手上包紮的動作都停下來了,他伸出手放在她的腦後,讓她靠近他,兩人的鼻尖距離只有短短幾公分而已,“你最好快點告訴我。”

    藍馨兒害怕的看著他,卻也因為和他靠近臉紅了起來,“我老闆今天約我們去酒吧喝酒,我提前回來就看到你在那裡,我以為是乞丐,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多看你幾眼,然後發現你身上的傷,我更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去靠近你、詢問你的傷勢。”

    她連自己是怎麼回事都不知道,她不過是突然同情心氾濫,想要幫助他,但是他現在卻在生氣,她這樣做有錯嗎?她害怕得哭了。

    霍擎宇看著她奪眶而出的淚水,突然有心疼的感覺,他知道她沒有說謊,而且她還是個天真得可憐的女人,他上前吻住她的唇,制止了她的哭聲。

    藍馨兒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男人,他在做什麼?

    霍擎宇本來只是想要淺嘗,但他卻發現這個唇一直誘惑著他,而且她的唇瓣真的好甜,他深深吸吮她的唇瓣,忍不住伸出舌尖挑逗著她,更加大力道撬開她的唇,進攻到她的口中,她的滋味太好了,讓他捨不得放開,直到察覺她好像不能呼吸了,他才意猶未盡的放開她。

    藍馨兒喘著粗氣,剛剛發生了什麼事,他為什麼要吻她?她眼看著他,想要知道到底是為什麼。

    霍擎宇幫她擦掉臉頰上的淚珠,“不要用這樣的眼神看我,要不然我又會吻你。”

    她馬上收起目光,但她還是好奇,那是她的初吻耶,竟然莫名其妙就被這個壞蛋給奪去了。

    “想問為什麼?”霍擎宇自己動手繼續包紮傷口,“很簡單,因為我喜歡你。”

    藍馨兒愕然的轉頭看著他,喜歡她?

    他睨視著她,“不相信嗎?還是要我繼續吻你,吻到你相信為止?”他是喜歡上她了,在這一次見面、在這第一次的吻中。

    她怎麼可能會相信,他們才第一次見面,甚至也只知道對方的名字而已,她倏地站起來,不敢相信他說的話。

    “你趕快包紮好,快點離開吧。”她趕人了。

    霍擎宇眼看著她,這麼快就趕人?但是他今晚不打算走了,雖然他的傷勢不嚴重,但是他就是不想那麼快離開這裡,“我今晚不走了。”

    不走?那怎麼行,“不行啦!你快點走,我已經幫你包紮了,而且你的傷口根本就不會影響到你的行動能力。”她不知道他傷得深不深,但看起來應該已經沒事了。

    他看看自己包紮好的傷口,“我累了,不想走了。”

    這是理由嗎?她可是個是女人耶,怎麼可以收留一個陌生男人呢?就算再好心也不能這樣。

    “你走啦,我不能收留你。”她帶他回來已經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了,真是請神容易送神難,早知道就不這樣做了。

    霍擎宇完全不理會,閉眼假寐了起來。

    藍馨兒搬不動他,看著他的樣子,他好像打定主意要留下,這可怎麼辦呢?想起剛剛的吻更讓她不自在,他怎麼能這樣,沒辦法說服他的藍馨兒只能躲進房裡。

    她仔細的檢查自己的房門然後反鎖,這樣就算那個男人想進來也進不來了吧,而且他現在還受傷了,根本就沒有那麼大的力氣動手吧。

    她稍稍放心了一下,才洗澡上床睡覺,但是因為害怕,她又檢查了幾次才去休息。

    清晨和往常一樣,藍馨兒的生理時鐘把她叫醒,她睜開眼睛一看,卻看到了一個本來不屬於她房間裡的東西,一個赤裸著的男性胸膛。

    這是誰?為什麼會在她的床上?

    她眼一看,想起了自己昨晚做的荒唐事,她帶了一個男人回來,而且他很有可能是個壞人,而現在這個壞人正躺在她的床上睡覺。

    藍馨兒緊張的看了一下自己,幸好衣服還穿得好好的。

    她看了他很久,想不通他是怎麼進來的,她昨晚明明把門鎖了,還檢查了很多遍,他怎麼可能一點都沒驚動到她就進來睡覺?而且他還睡得那麼安逸。

    “看了那麼久,有發現我吸引你的地方了嗎?”他閉著眼睛開口說。

    藍馨兒很驚訝,他知道她在看他?霍擎宇緩緩的睜開眼睛,深邃的眼神正對上她的。

    “你為什麼會在我的床上,你昨晚做了什麼?”

    他看向那邊的房門,“你的房門太容易開了,放心,鎖沒壞,還可以用。”

    “你難道不知道男女有別嗎?為什麼要進來這裡睡?你可以離開或是在沙發上睡。”她從床上坐起,還好昨晚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霍擎宇也從床上坐起,“沙發那麼小,你要我怎麼睡,而且我為什麼要放著舒服的床不睡?”

    她啞口無言,但這是她的家、這是她的床,他沒有經過主人的同意就睡人家的床,這樣很不禮貌吧?

    霍擎宇看她生氣,便故意靠近她,“你現在是在氣我昨晚和你睡同一張床,但是沒有碰你嗎?”

    藍馨兒的臉爆紅,“我哪有這樣想,你這個壞蛋,你到底是誰啦。”

    “我已經告訴過你了。”他一直看著她。

    “我是問你是做什麼的?”她覺得自己很難跟他溝通。

    霍擎宇覺得自己如實以告的話,她一定會嚇到的,便反問她,“你覺得我是做什麼的?”

    看他的行為舉止好像不是什麼好人,但是從昨晚到現在,他都沒有對她做什麼,因此她也不懂,於是老實的回答道“不知道。”

    “如果我說我的身分是黑道,你會害怕嗎?”在大家看來他是黑道沒錯,但是事實上他的身分並不是黑道,他還有另外一個神秘的身分,但是他暫時不打算告訴她。

    黑道?藍馨兒震驚,他說的不是真的吧?

    霍擎宇挪動了一下位置,從背後抱住她,把藍馨兒嚇了一跳,“不管我是什麼人,我都不會傷害你的,你是我喜歡的女人。”他一邊說一邊嗅著她身上的味道,她用的是有牛奶香氣的沐浴乳,讓人有一種想要吃掉她的感覺。

    藍馨兒全身僵硬,從他說出黑道的那一刻開始她就知道自己死定了,他看上她了,那她以後怎麼辦?他是個壞人,她不要當壞人。

    他忍不住在她的脖子上吻了一下,那甜膩的肌膚讓他上癮,他緩緩的吻著,隨即把她的身軀轉過來,吻上她的唇。

    藍馨兒掙扎著想要推開他,但是他卻把她壓到床上,這個男人不會是想要她吧?她完全沒想到自己的第一次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而且物件還是像陌生人一樣的黑道大哥,雖然他說如果,但他擺明瞭就是黑道

    她哭、她想要尖叫,但是他卻封住了她的嘴,不讓她大叫。

    霍擎宇的欲望確實是蠢蠢欲動,想要她的感覺居然那麼的強烈,她只是一個幫助他的女人而已,但是自己卻因為靠近她,而有了必須要她的想法,他突然感覺到她放棄了掙扎,睜開眼睛看她,卻發現她哭得像個淚人了。

    他放開她,撫著她的臉頰,“你很害怕?”

    當然害怕,他現在是在強暴她,帶著指控的眼神看著他。

    霍擎宇從她身上起來,然後把她也拉起來,他微微一笑,“你真傻。” 藍馨兒不懂他為什麼會突然這樣說,不過他笑起來居然那麼好看,她以為他不會笑,黑道的人都很可怕才對,可是他不一樣,他無論怎麼看都很帥氣。

    霍擎宇看她一直看他,便看了一眼她放在床頭的鬧鐘,再看著她快要流口水的表情說“雖然你現在看著我的表情我很喜歡,但如果你再不動身的話,上班就要遲到了。”他本來是不想提醒的,但是她看起來很熱愛工作的樣子,要是不說,她會討厭他吧。

    藍馨兒一震,馬上轉頭看向鬧鐘,完了,已經八點半了。

    “都怪你。”她快速的跑進浴室洗漱,把剛剛發生的事情全部拋在腦後。

    霍擎宇也從她的床上起來,走進客廳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了起來,藍馨兒洗漱完畢之後,從冰箱裡拿出牛奶喝了一杯之後,就急匆匆的收拾東西準備出門。

    “你怎麼還在這?我要上班了,你也要出去。”她一邊檢查包包,一邊穿鞋。

    “我送你。”他是特地等她的。

    “送我?不用了,我很急。”她不相信他,昨晚已經是個意外,早上還要他送她上班?而且他的手不是受傷了嗎?

    她走出家門接著又到了樓下,他都一直跟著她,突然霍擎宇拉著她的手走向另外一邊,他昨晚騎來的哈雷機車還停在外面的街上,剛好可以送她上班。

    “你做什麼?我要去上班。”

    “我送你。”他堅持的說。

    藍馨兒看看時間,她已經快要遲到了,這時自己的面前出現了一輛哈雷機車。

    “上車。”他把自己的安全帽給她。

    這輛車是怎麼出現的,他昨晚就是騎這個出現在她家附近的嗎?那為什麼他不騎這個離開?而他現在不會是想要讓她坐這輛車去上班吧?藍馨兒頓時猶豫了起來。

    “這個比計程車快多了,現在是上班的交通高峰期,只有我的車可以過去。”霍擎宇也不管她同不同意,直接抱起她就放在後座上。

    她急忙拉著自己的裙子,今天她穿的可是裙子,一不小心就會走光的。

    霍擎宇知道她的尷尬,脫下自己的外套幫她蓋著。

    藍馨兒看著他的動作,黑道也會那麼紳士嗎?眼光一閃,她突然看到他的手臂滲出血了,剛剛還抱她,他都不知道自己受傷了嗎?

    “你的手臂……”

    他低頭看一眼,並沒有什麼大礙,“沒事。”他說著準備騎車,“抱好。”

    藍馨兒還沒反應過來,他已經發動引擎並且疾馳而去,讓藍馨兒差點就要飛出去,她膽顫心驚的抱住他的腰,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會飛出去,最後他在距離上班時間還有五分鐘的時候到達公司樓下。

    她要瘋了,剛才她差點就要尖叫了,他騎得好快,她下車的時候腿都軟了,還好霍擎宇扶了她一把,“沒事吧?”

    “沒事。”她站穩之後就開始生氣的瞪他。

    “你幾點下班?”他問她。

    藍馨兒不想回答,直接轉身想走。

    霍擎宇拉住她不放手,“回答。”

    她皺眉,他到底要做什麼,“五點。”她生氣的甩開他的手,她都要遲到了還這樣拖著她。

    霍擎宇看著她的背影,微微一笑,她應該不會逃跑吧?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x

TOP

thx

TOP

Thx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