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恩《新婚夜休妻夜》


出版日期:2013-03-13

她還兀自沉浸在能嫁予他的喜悅之中,
卻錯愕得知原來在他眼中她竟是這般不堪,
勾引喝醉酒的他、上了他的床,再暗中施壓逼他負責?!
且沒料到他會答應娶她只是為了報復,
新婚之夜便將她休離,留她獨守空閨,
罷了,既然他這麼厭惡她,她再怎麼解釋也無用,
只求他能守密並讓她多留在府中一年,因為她不想爹爹擔憂,
更因為放不下他,就算只能遠遠看著,也好……
她其實真的可以理解他的冷言嘲諷是出自于對她的氣怒,
可是他不但誤會她勾搭別的男人,甚至把花娘帶回府,
逼得她絕望心死主動求去,豈料他突然一改態度,
擱下正事每日到她的住處站崗,在外人面前宣示對她的所有權,
私底下則是不斷懇求她的原諒,祈求她能再給他一次機會,
他怎就不懂,她要的從來不是彌補和道歉,而是一顆真心……


第一章

    大紅喜字光鮮簇新,芙蓉帳內是一團火似的新娘。

    龍鳳花燭喜氣洋洋,新房內的氣氛卻跟靈堂沒兩樣,凝重又沉肅,新娘端坐在喜床上,等候著新郎拿著秤桿挑起紅蓋頭,由她緊掐著喜帕的玲瓏小手可以看得出來她既期待又緊張。

    然而新郎早在半個時辰前便進了新房,並將她的陪嫁丫鬟給趕了出去,卻遲遲沒有任何動作,就連新房外都沒有半點熱鬧喧嘩的歡欣氣氛,為此,新娘更是緊張得動也不敢動,簡直就像是尊木頭雕像。

    整整一個時辰過去了,就算是木頭雕像也會受不住,更何況是嬌滴滴的新娘子,忍不住地,她挪動了下麻木的雙腿,而她這一動,坐在八仙桌前的新郎終於也動了。

    衣物發出的窸窣聲讓她一僵,連忙再次端坐,屏息等待。

    這一次新郎沒讓她失望,覆在絕美嬌顏上的紅蓋頭飛落,然而卻不是由秤桿挑起,而是被新郎輕率的以手掀起。

    但新娘並不在意,等待許久的一刻,她滿心歡喜的緩緩抬起明麗的俏臉兒,羞怯水靈的眸子躊躇片刻後才對上他狹長的俊眸。

    四目相望的瞬間,新娘羞怯歡喜的情緒卻像是被人澆了盆冷冽的冰水,瞬間降至冰點,因為那雙總是溫和的俊眸裡沒有絲毫成親的喜悅,只有冰冷及毫不遮掩的鄙夷。

    但為什麼呢?她不懂。

    她咬著抹著胭脂的粉唇,怯生生的喚道:「競天哥……」

    「不要叫我!」封競天俊顏更冷,就連嗓音都冷若寒霜,「你不配叫我的名字。」

    她冷不防嚇了一跳。

    他對她一向有禮,雖然總是刻意的疏離,卻從未像今日這般冷漠,甚至可以說是……嫌惡。

    她不明所以,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試探地再次開口,「是不是我哪裡做得不好,惹你氣惱?」

    是否是她表現得不夠端莊,才會惹他生氣?

    她的話讓他嗤笑出聲,「絛嵐秋,你少裝了,我告訴你,我封競天絕不是受人擺佈之人,你的計謀對我無用。」

    絛嵐秋妝點精緻的絕美臉蛋覆著濃濃的困惑,「你在說什麼,我怎麼一句話也聽不懂……」

    封競天怒聲道:「少跟我演戲,我說過,這招或許對紫嫣有用,但對我無用,像你這種心機深沉的女人,一輩子都別想當我封競天的妻!」

    他最後那句話讓她嬌軀一震,不解的問:「你……你在說什麼?咱們不是已經成了親?」

    她愈聽愈糊塗,雖然婚禮簡單,邀請的賓客也不多,可他們明明才剛拜堂成親,他怎會說她一輩子都別想成為他的妻?

    「你以為我真的想娶你?」她那一副什麼都不知的模樣,讓他心中惱怒更甚,「是我太低估你,竟沒看出你的溫順是裝出來的,才會愚蠢的踏進你設的局,但你不會天真的以為我會就這麼認輸,娶一個我不愛、甚至是唾棄的女人?」

    聞言,絛嵐秋心一縮,俏臉刷白。

    她知道他不愛她,一直都知道,但她不在意,她以為他肯娶她,是願意接納她對他的感情、是對紫嫣死了心,可現在……

    他眼神裡濃烈的憎恨、明顯的嫌惡,讓她心房狠狠一痛,俏顏更白。

    顫著嗓,她啞聲問:「既然如此……你為何答應娶我過門?」

    因為那場意外?還是……

    「還裝蒜?」封競天不得不佩服她的演技,若不是他吃過她的虧,肯定會被她楚楚可憐的無辜模樣所騙。「絛嵐秋,你該知道我喜歡的是紫嫣。」

    一提到自己的胞妹,絛嵐秋美眸倏地一暗。

    封競天喜愛絛紫嫣、非她莫娶是眾所皆知的事,她身為姊姊又豈會不知?然而可悲的是,她明明知道,卻還是無可救藥的愛上這心有所屬的男人。

    她自虐嗎?不,她只是愛慘了他,一得知他答應娶她,便高興得好幾日睡不著覺,卻從沒想過他為何會答應娶她。

    「紫嫣已經成親了。」掩去眼中的痛楚,她低聲說。

    她親愛的妹妹比她早了半個月出閣,婚禮盛大熱鬧,是全城皆知的一大喜事。

    想到心愛的女人另嫁他人,封競天俊眸閃過一抹痛楚,惱怒的說:「就算如此,我心裡依然有她,至於你,一個不知羞恥爬上我的床、強逼我負責的女人,你真認為我會甘願?」

    豔紅的唇早已被她咬得毫無血色,絛嵐秋急忙搖頭,「我沒有!那是個意外!我也沒有逼你,我明明不要你負……」

    「別在我面前演戲!那只會讓我覺得噁心!」他厭惡的低喊。

    這一喊堵住了絛嵐秋所有的解釋,一顆心揪得死緊,痛得她幾乎無法開口,可她終究還是問了。

    「是誰……是誰讓你答應娶我過門?」

    她一再的裝傻讓封競天十分不耐,隱忍多日的不悅再也忍不住爆發。

    「絛嵐秋,你究竟要裝到何時?聽好,我被你騙了一次叫傻,要是再讓你騙第二次,那就是蠢,你說我可會讓自己再次淪為蠢物?」他怒瞪著她那張絕美的容顏,恨聲又說:「你不知羞恥的爬上我的床,嘴裡說不要我負責、不會告訴任何人,一轉身卻跑去向紫嫣哭訴,說我壞你清白,像你這樣心機深沉的女人,若不是紫嫣要我對你負責,你以為我會娶你?」

    果然是紫嫣……

    心房因他一字一句而陣陣抽疼著,他的憎恨讓她說不出話,明白他早認定這一切都是她設下的局,根本聽不進她的解釋,於是她斂下眼中的酸楚,抿著粉唇,不做任何辯解。

    「說不出話了?」認定她的沉默是默認,封競天譏誚的勾起唇角,漠然道:「既然無話可說,那好,我這就告訴你,就算要我封競天一輩子不娶,也絕不可能娶你,會和你成親絕不是因為什麼狗屁責任,而是為了報復!」

    他冷冽的語氣仿佛一把利刃,刀刀劃向她早已遍體鱗傷的心。

    「報……複?」她下意識的重複這句話。

    黑眸一凜,他寒聲道:「我要休妻!」

    這無情的四個字如晴天霹靂,足以將絛嵐秋推入地獄,她禁不住渾身發顫。

    果然……

    緊閉雙眼,她強忍著心頭的痛楚,嘶啞的說:「好。」

    她的乾脆讓封競天詫異的挑高眉。

    他不需要她的同意,但他以為她不會這麼容易妥協,畢竟她處心積慮設下這麼一著棋,不該如此輕易放棄。

    這女人又想耍什麼把戲?

    「你可以休了我,但我有一個條件。」深吸口氣,她努力漠然以對。

    他鄙夷的看著她。「你沒資格和我談條件。」

    「若是你不答應,那我們只有對簿公堂。」無視他鄙夷的眼神,她挺直腰杆,接著又說:「咱們成親不到一日,七出之罪我一條也沒犯,你如何休妻?」

    「你確定?」他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光是七出中的‘淫佚’,我就能將你休之!」

    絛嵐秋一怔。

    「淫佚」是指婦女有放縱淫亂的行為,此條要求妻子對丈夫保守貞操,不得與人有染,以保持家族穩定和血統純正,新婚夜更有著「驗紅」的習俗,若非處子之身,則可立即休妻。

    而她,確實非處子之身。

    粉拳微顫著,明知道接下來的話會讓封競天對她更加嫌惡,但為了家譽,她不得不說。「如果我將你休妻一事告訴紫嫣呢?」

    一提到絛紫嫣,封競天俊臉倏地一沉。

    他要休她,她無話可說,可她絛家不能出一個出嫁不到一日便被以七出之罪休離的子孫,且還是犯了七出中的「淫佚」,別說愧對於列祖列宗,還有她的爹爹……

    想到出嫁前爹爹蒼老擔憂的神情,她緊咬牙根,眼中有著堅定。

    她不能不孝,讓老父承擔她的過錯。

    穩住心頭的緊張,她沉靜的又說:「我的處子之身正是被你所奪,就算無人知曉,但紫嫣知道,要是她知道你在她離開的次日就將我休離,理由竟是新婚夜我沒有落紅,你說,紫嫣會怎麼看待你?」

    光想著紫嫣會對自己露出失望的神色,他就無法忍受,更何況是讓她知道他是刻意迎絛嵐秋入門,再讓她難堪?

    俊眸盛載滿滿的怒火,下顎緊繃,他不得不說絛嵐秋果真心機深沉,懂得以紫嫣來要脅他,而偏偏他最見不得的就是紫嫣難過。

    「說!你有什麼條件!」他咬牙切齒的迸出這句話。

    知道他妥協,絛嵐秋頓時松了口氣,卻也感到心酸。

    紫嫣呀紫嫣,你錯了,他永遠不會屬於我,因為他的心滿滿全是你的身影,只要一提起你,他什麼都能容忍,包括她這「不知羞恥」的女人……

    眨去眼中的熱浪,她不願再想,抬起螓首正視他,輕聲說:「我的條件很簡單,第一,就算你休了我,我依然要住在封家。第二,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這件事。」

    「你打算賴在我這一輩子?」他怒瞪著她。

    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下堂妻?一個被休離的女人竟然敢開出這樣荒謬的條件

    「你放心,只要一年。」深吸一口氣,她啞聲又說:「我要你答應我一年內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我被休離一事、不能傳出讓絛家丟臉的流言,並在我家人來訪時,和我扮演一對恩愛的夫妻,不讓人看出破綻,只要你答應,一年後,我會告訴紫嫣是我自己要求和離,並搬離這裡。」

    一年的時間,應該夠她自立生活,應該夠讓她……忘了他。

    「我憑什麼相信你?」這女人太狡詐,他不得不防。

    「口說無憑,那就立字為約。」她沙啞的說,心因為他的不信任及防備而陣陣抽痛著。

    封競天思索著她開出的條件,許久之後才點頭答應。「好,就立字為約,到時要是你敢違約,我用轟的也會把你轟出封府!」說完,他一刻也不想停留,轉身拂袖而去。

    看著他絕情的背影逐漸離去,絛嵐秋挺直的腰杆這才松下,滴懸在眼眶裡的淚水再也忍不住落下,滴落在紅瀲瀲的喜帕上,散出一朵黑色的淚花。

    竹兒疼惜的看著哭成淚人兒的主子,她每落一滴淚,她也跟著難過一分。

    「小姐,你別再哭了……」竹兒勸道。

    小姐……不,原本她該改口喚她一聲夫人,誰知……

    她本來和小姐歡歡喜喜的等著新郎官,誰知原本她要喚聲姑爺的男人進了喜房,卻沒有半點喜色,反而臉色陰霾的把她及一干伺候他們用餐、說吉祥話的丫鬟、喜娘給趕出房,他那不尋常的反應讓她感到不安,於是躲在房外偷聽,這才知道小姐竟受了這麼大的委屈。

    一想到那可惡的男人,竹兒忍不住咬牙切齒,「真是太過分了!既然不喜歡我們家小姐,當初何必允婚?都已經拜了堂、成了親,居然在新婚之夜就說要休妻那個封競天根本就是故意的!他故意要讓小姐你難堪,小姐你又何必為了那種人傷心?」

    坐在只有一個人的喜床上,絛嵐秋只是來回撫著她當初懷著待嫁喜悅的心情、一針一線縫繡的鴛鴦枕,默默流著淚。

    她那模樣看在打小就跟在她身旁的竹兒眼裡更是難過,她驀地站起身,就要往外沖,「不行!我要去找封競天說清楚,這根本就不是小姐的錯,明明就是他……」

    「竹兒,」絛嵐秋忙喊住自己的貼身丫鬟,對她搖頭,「別去。」

    「為何不去?」竹兒瞪大雙眼,氣憤難平,「要是不向他解釋清楚,他還真以為受委屈的人是他,硬是將那些莫須有的罪名強加在小姐身上!」

    她氣不過,小姐就是太過好脾氣,才會被那可惡的男人給欺上頭,只是她不懂,為何小姐不解釋?

    絛嵐秋斂下淚眸,原本溫婉清柔的嗓音因為哭泣而變得嘶啞,「他既已認定,我又何必多作解釋,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她愛封競天,所以瞭解他,知道像他這樣的人中之龍,不會容許他人的欺騙,他既已認定一切都是她的計謀,又怎會相信她的話?他對她不信任,就算她說破嘴,也不過是讓他更看輕、更鄙視自己而已。

    「難道小姐就要白白蒙受這不白之冤?」竹兒氣得直跺腳,「事實明明就不是如此,他卻把小姐說得如此不堪,他要小姐以後如何見人?」

    事實……什麼是事實?

    絛嵐秋閉上雙眼,疲累的揉著泛酸的雙眼,「竹兒,別說了,這件事不要再提起,就算他知道所謂的事實又如何?他依然不是甘願娶我。」

    是呵!知道如何、不知又如何?他愛的人仍不會是她,而是她活潑甜美的妹妹,既然如此,她何必用責任強逼他?強摘的瓜不甜,這道理她懂,所以一直以來她都是默默看著他、戀著他,從未奢望能成為他的妻,然而……

    她本以為他肯娶她是對紫嫣死了心、本以為他是因為被自己對他的感情所感動,卻沒想到這一切只是他的報復……報復她的癡心妄想。

    溢滿眼眶的淚水又滑落,仿佛在恥笑她的天真、她的愚蠢。

    「但是……」

    「我說了,別再提。」她不容置喙的打斷竹兒的話。

    絛嵐秋看似脾性溫順卻十分執拗,她不願之事,不論是誰都無法強逼,深知這點的竹兒就算再氣悶心疼,也只能乖乖閉上嘴。

    「我累了,你先下去吧!」她閉上雙眼,趴在繡著交頸鴛鴦的枕上。

    「那竹兒就先出去了,小姐要是有什麼吩咐,竹兒就在門外。」竹兒輕歎一聲,退出這獨留新娘一人的新房。

    直到聽見闔門聲,絛嵐秋才緩緩張開哭紅的雙眼,纖指一下下的撫著身旁空蕩蕩的喜床,恍惚間,她想起那一夜——

    大紅燈籠高高掛,今日是絛家二小姐絛紫嫣出閣之日。

    絛家在京城是有名的商賈世家,絛家家主絛威就只有絛嵐秋及絛紫嫣這兩個寶貝千金,照理論輩分,該是年滿十八的大女兒先出閣,但絛老爺疼女兒,婚事皆由女兒們自個兒作主,即便向絛嵐秋提親的對象多到快將絛家的門檻給踏平,可絛嵐秋一句不喜歡、不中意,絛老爺也只能一一回絕,也因此,年齡小一歲的二女兒都要出閣了,大女兒依然待字閨中。

    喜宴席開上百桌,從絛家大院一路綿延至大街上。

    今日來喝喜酒的賓客們,半數以上都是京城裡大小商家的老闆,這些滿腦子生意經的店老闆難得在不談生意的情況下碰面,還沒等開席就已經舉杯喝了起來。

    且絛老爺交遊廣闊,也結交了不少江湖人士,加上新郎官遠從北方來的賓客好友個個豪爽直率,兩方一碰面,不論熟不熟識,早已喝成一片,場面熱鬧非凡。

    賓客陸續入席,沒多久,就聽見司儀大喊,「吉時已到,新郎、新娘入場——」

    長長的尾音回蕩四周,原本舉杯豪飲的眾人紛紛擱下酒杯,引領而望,等待著新人入場。

    不一會兒,就見身材高大剽悍的新郎牽著比他嬌小許多的新娘子進場,他剛毅嚴謹的酷顏因大喜之日露出淡淡的喜悅,鷹一般銳利的雙眸中滿是期待。

    「一拜天地——」

    隨著司儀朗喊的步驟,兩人一一叩拜。

    三拜高堂後,司儀又喊,「送入洞房——」

    現場頓時一片歡聲慶賀,賓客們紛紛舉起酒杯,向今日的主婚人絛威敬賀。

    宴席正式開鑼,歡笑、祝賀聲不斷,好不熱鬧,唯獨一個隱藏在角落的男人眼中全是滿滿的不甘及傷痛,在目送新人入洞房後,落寞的轉身離去,卻沒注意到有個俏麗的人兒在他離去的同時追了上來。

    絛嵐秋找了好久,總算在新房外找到他的身影。

    當她看見癱坐在亭台裡的頹廢身影時,心口一陣不舍,讓她忘了該有的矜持,快步走上前。

    一走近就聞到濃濃的酒氣,刺鼻得讓她不自覺皺起秀眉,更加擔憂那緊閉雙眼的男人。

    來到他身旁,她蹲下身,察看喝得爛醉如泥的男人,柔聲喚道:「競天哥……你還好嗎?」

    雙眸緊閉的男人沒有回應,仿佛早已醉死。

    見狀,絛嵐秋輕咬粉唇。

    現在是早春,夜深露重,若是放任他一人在這毫無遮蔽的亭台裡睡一晚,肯定會受寒,且今日是紫嫣的喜宴,若是讓鬧洞房的賓客看見他醉倒在新房外,到時的流言蜚語定會讓他更加傷心。

    思前想後,她都不舍獨留他一人在此,府中的僕人又全集中在前廳招呼賓客,能攙扶他的人,似乎就只剩她……

    斂下眼眸,她又喊:「競天哥,你有聽見嗎?」

    若是能將他喚醒,那是最好不過,但趴在石桌上的男人依舊沒有回應。

    她的杏眸中有著猶豫,想著要和一個男人如此貼近,絛嵐秋不免有些羞怯,更何況這人是她心儀已久的男人。

    就在她猶豫不決的同時,遠處突然傳來賓客的喧鬧聲及腳步聲,這讓她心一緊,知道是新郎的親友要來鬧新房。

    沒時間猶豫了。

    心一橫,她伸手扶起醉倒在石桌上的封競天。「唔……好重!」

    身材嬌小的絛嵐秋原本就比封競天要矮上不只一顆頭,加上此時的他完全沒有意識,身子的重量幾乎全壓在她瘦弱的肩上,沉得她險些站不穩。

    可重歸重,她仍努力拖著他癱軟的身軀,往長廊走去。

    絛威好客,府中設有十來間供各地好友前來遊玩時休憩、居住的客房,可因為喜宴的緣故,客房全讓紫嫣的新婚夫婿敖允的親友們給占去,目前並沒有空房可以安置喝醉酒的封競天。可就算是有,她也沒那力氣將他給拖過去,她唯一想到能安置他又離兩人最近的地方,就是她的閨房。

    她知道這不合禮數,可她已顧不了這麼多,一心一意只想儘快將人安置妥當,讓他能舒服的度過這對他而言十分痛苦的一夜,至於她,則可以到貼身丫鬟房間窩上一晚。

    一段平時不過十來步的距離,絛嵐秋這時可是費了好大的氣力及時間,才千辛萬苦的回到房裡。

    氣喘吁吁的將他給拖上床榻,她連歇都沒歇便沖至廚房向大娘要了盆溫水。

    回到房內,她先將水盆擱在榻旁的矮幾上,回身將房門給闔上後,才回到床榻旁,細看榻上那閉著雙眸的男人,杏眸裡有著濃濃的眷戀。

    封競天不知,今夜傷心的人不只有他,還有她。

    她知道他喜歡的是妹妹,今夜是妹妹的大喜之日,他的難過傷心她不會不知,而見他為其他女人落寞傷痛的她,又何嘗好過?

    斂下眼眸裡的不舍,絛嵐秋擰來溫熱的絹帕,輕柔的替他擦拭那俊美非凡此時卻憔悴不堪的臉龐。

    她以為他早已熟睡,沒想到在她輕拭過他狹長的眼眸時,那雙原該緊閉的黑眸卻突然睜開,帶著茫然與她四目相交。

    絛嵐秋嚇了一跳,手上的絹帕滑落在他身上,「競天哥……你、你醒了?」

    她本想替他打理乾淨便離開,完全沒預料他會突然醒來,一時間不知該如何解釋。

    嬌甜的叫喚讓封競天有些迷糊,眯起眼眸想看清眼前的女人,接著嘶啞的叫喚,「紫嫣……」

    聞言,絛嵐秋身子一僵。

    「紫嫣……」他坐起身,驀地將她抱住,「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會這麼狠心嫁給別人……」

    他無預警的一抱把絛嵐秋整個人給緊緊擁入懷中,兩人之間密不可分,她的一張粉臉羞得通紅。

    「競天哥,你認錯人了……」她輕扭身子,想拉開兩人過於貼近的距離。

    「不,別離開我!」

    生怕她離開,封競天非但不放,反倒摟得更緊,那力道險些讓她喘不過氣。

    「競天哥……」她努力屈起雙手,抵住他的胸口,想讓他看清自己不是他所想的人,「我是嵐秋,不是紫嫣,你清醒點。」

    「嵐秋?」他努力凝聚渙散的目光,凝視著緊抱在懷中的嬌人兒。

    那黛眉、那杏眸、那挺鼻以及那粉嫩的櫻唇,怎麼看都是他心裡的人兒,她明明就是他的紫嫣。

    「紫嫣、紫嫣!你休想騙我,我不會再放開你……」

    「競天哥,我說了我不是……快放開我……」

    烈酒讓封競天意識不清,任憑絛嵐秋怎麼解釋,他不放就是不放,最後竟一個翻身,將她帶上床榻,吻住她微啟的香唇。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絛嵐秋瞪大杏眸,一顆心因這親密的接觸猛地狂跳。

    「紫嫣……」吻著那朝思暮想的芳唇,他再也克制不住連日的思念,探手輕解她的衣帶。

    那一夜,不只新房傳出新人相擁喘息的聲息,這兒也是……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

TOP

Thx

TOP

Thanks!

TOP

thx

TOP

thz for share~

TOP

thx

TOP

TOP

Thanks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