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嫁夫隨夫》


出版日期:2017-04-13

初遇時,她就是他的chun藥,教他傻得直追;
糾纏後,他就是她的毒藥,讓她淺嘗難止。

人稱小侯爺的墨子安,京城里橫著走的天之驕子,
當今聖上是他親舅,長公主是他娘,這身分誰惹得起?
兩年前,他像發瘋似的非娶楊采薇不可,
這不還把人嬌寵上了天。可板下臉鬧著要退親的人,
也是他,逼得皇上只得下聖旨,男女婚嫁,各不相干。
可人囂張久了,總是要還,兩年後,墨子安鬼門關走一遭,
不知又鬧哪出,竟要皇上再下旨賜婚,娶的還是楊采薇。
這女人他不想放過,也不管皇上會不會劈了他,
他只認一個理,他的女人不喜歡他,哪會讓他睡,
既然都睡了,把人娶回家也算是天經地義。


第一章

    楊國公府,一個偏僻的院子裡,一棵柳樹栽在院子門口,一道纖瘦的身影穿著素衣走了出來,她一頭長髮梳成道姑頭,神色平淡地往祠堂走去。

    幾個在打掃的小丫鬟看了看她,又低下了頭。其中一個新來的丫鬟疑惑地問她們,「這位姑娘是誰呀?我似乎都沒看過。」

    「噓、噓!」其中一個年紀看起來比較大的丫鬟用力地瞪了她一眼,等看不見素衣的女子之後才緩緩道:「這是楊國公府的嫡長女,咱們府上的大小姐。」

    新來的丫鬟一怔,「咦,怎麼這副打扮?」

    另一個丫鬟歎了一口氣,道:「大小姐也是一個可憐人啊。」

    「怎麼可憐了?」新來的丫鬟特別的好奇。

    「大小姐生下來時,額上便帶著一塊紅色胎記,平日裡梳著瀏海看不清,若是撩起來,那可真是一個醜姑娘。」「啊!」新來的丫鬟大叫了一聲,道:「我聽說過。」

    「嗯、嗯,本來大小姐已經訂親了,可後來又被退親了。」

    年長的丫鬟輕咳一聲,「反正你記住,離大小姐遠一些。」

    「是。」新來的丫鬟戰戰兢兢地記住。

    楊采薇緩緩地往祠堂走去,後面丫鬟們的議論她沒有聽到,但被她聽到又能如何呢?

    楊采薇是一個醜姑娘,即使她並不是一個心惡的人,她及笄之後便訂親,那人是長公主和墨侯爺之子,墨子安。

    墨子安一表人才,絕對是一個良人。楊采薇少女懷春,以為嫁給那樣的男子便是絕好的事情了,卻萬萬料不到他對她說了一句醜人多作怪,便草草地將婚事給退了。

    楊采薇被退親之後,便再也無人敢來說親,被墨子安退親的女子,誰敢娶呢?即便是把她嫁去遠方,這樣的事情一打聽便知道了。楊采薇也知道她的名聲是壞了,再也不想嫁人了。

    但楊采薇不嫁人,她其他的姊妹如何嫁人,她拖累了其他姊妹的婚事,別無選擇,要嘛就是死,要嘛便是被送去尼姑庵。可楊夫人心疼她,怎麼也不肯讓她去尼姑庵。最後楊采薇便束了發,從此每日在府中的祠堂裡念佛、抄經書,雖然她還是楊國公府的大小姐,卻是一個嫁不出去的醜姑娘。

    楊國公也是一個心硬的人,完全不管楊采薇的生死,撤掉了她身邊伺候的人,她從一個嬌滴滴的大小姐成了什麼事都要靠自己的普通女子。

    若不是楊夫人時不時地偷偷照顧楊采薇,只怕她也是活不下去了。在楊國公府裡,她便是一個特殊的存在,沒人欺負她,也沒有人理她,她從一個被嬌寵的嫡長女淪落成了一個透明的存在。

    祠堂離楊采薇的院子並不是很遠,她走了一小段路便到了,進入祠堂,沒想到會看到楊紫薇。她淡淡地說道:「二妹妹。」

    楊紫薇俏麗地站在屋簷下,笑盈盈地看著楊采薇,「妹妹特意來看大姊姊,大姊姊近來可好?」

    楊采薇只淡淡地吐了一個字,「好。」

    楊紫薇笑著說:「也對哦,大姊姊也該習慣了,想想也有兩年了吧,真是歲月如梭啊。」

    楊采薇並不是很想理這個庶妹,楊紫薇從小便比她更得父親的寵愛,而她不過是占了一個嫡長女的身分罷了,如今她那父親恨不得她去死吧,免得汙了門楣。

    「其實大姊姊適當地將條件放寬一些,嫁人為繼室也沒什麼不好的。」楊紫薇裝出一副心疼楊采薇的模樣。

    楊采薇淡淡一笑,並不理睬她,逕自在楊國公府列祖列宗的木牌前坐下,靜靜地念著佛經。

    楊紫薇撇了一下唇,不管她裝扮得多好看,不管她如何刺激楊采薇,楊采薇都沒有理她,宛若行屍走肉。楊紫薇噙著惡意的笑容,走到楊采薇的身邊耳語道:「你可知道墨子安為什麼要退親?」

    楊采薇一動也不動,繼續保持著念經的動作。

    楊紫薇邪惡地一笑,「因為啊,他以為你水性楊花。」

    本來閉目不想看楊紫薇的楊采薇,輕輕地眨了一下羽睫,原來這其中還有她這個庶妹的手筆,她心中卻不以為然,不管楊紫薇做了什麼,墨子安退親已成定局,她跟墨子安,此生此世都不會再有任何關係。

    當初如何?現在細想當初還有什麼用。楊采薇的眼前不禁浮現一抹身影,頎長的男子站在楓林中,著一身深藍色的錦衣,手中吊著一把玉墜扇,大紅的楓葉絢麗地染紅了半邊天,他朝她燦爛地笑著,叫她采薇……

    楊采薇重重地閉上眼睛,將腦海裡有墨子安身影的場景驅至最角落,不允許他再跑出來,他跟她早已沒有關係了。情絲已斷,情根已絕,愛恨情仇,過眼雲煙。

    楊采薇閉上了眼睛,卻沒有辦法閉上耳朵,她聽到楊紫薇愉快地說:「聽說墨小侯爺又要訂親了,這一回啊,可是平陽郡主呢。」

    楊采薇捏緊了手中的佛珠,淡淡地說道:「恭喜。」

    她在少女最美好的時光遇到了墨子安,如一個寵兒得到了他的青睞,順理成章地跟他訂親,她以為她會鳳冠霞帔地嫁給他,可一切都過去了,對他,也對她,他們之間早已斷得乾乾淨淨。他娶了什麼人又關她什麼事情,他那一句醜人多作怪,早將他們之間的情分抹得一乾二淨,一絲餘地也不留。

    楊采薇本來還有些放不下,對墨子安當初毫無理由地退親始終懷著不解、不甘,如今知道了始末,她那僅剩的不甘也放下了。

    他若真的如楊紫薇說的,誤會她水性楊花,那麼這就註定他們有緣無分。而且他就要娶妻了,她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再執著也無用了,就當自己作了一場夢,夢醒了,夢中寵溺她的男子也該消失在白光之下了。

    楊紫薇得不到她想要的反應,重重地哼了一聲,轉身離開,再回頭看祠堂,那筆直跪在木牌前的楊采薇。楊紫薇輕喃道:「嫡長女又如何?」說完,她頭也不回地走了。

    一抹高大的身影站在窗前,看著院子裡百花齊放,身後的心腹清風輕聲地問:「小侯爺,你可聽到屬下說的話?」

    墨子安緩緩地轉過身,手裡轉著玉墜扇,淡淡地橫了他一眼,「這門婚事本侯不允。」

    清風嘴裡泛著苦味,道:「長公主說,平陽郡主小侯爺看不上也罷了,若是小侯爺還是忘不掉那楊采薇,她便給你將人娶回來也無可厚非……」

    「不必用激將法。」墨子安冷笑,眼睛忽然瞄到院子裡的一個丫鬟。那丫鬟的背影和那人很像,纖細如弱柳之姿,可惜肌膚卻差了些,那人的肌膚如白玉般光滑,摸上去會令人欲罷不能。

    墨子安的眼裡幽光浮動,那丫鬟剛好將臉轉過來,清楚地看見了他的唇角噙著一抹冷酷的笑容,清風看了,頭皮一陣陣地發緊。

    「很好。」墨子安看向清風,手指往外一指,正好指著那丫鬟,「她如此喜歡賣笑,便去紅樓坊裡好好地賣笑。」

    那丫鬟的臉與那人很像,像到額上的胎記也極為像,可惜那人已經化成一朵彼岸花,深深地刻在他的胸口,即使像又如何,根本不是她!

    怒火在燃燒,墨子安的神色卻如冰水般冷沉,看得清風一陣後怕,「小侯爺,這怕是不行。」

    「清風,不要再讓本侯重複一遍。」墨子安的語氣很淡,但夾雜著千斤重石般的魄力,壓得清風不敢再多說什麼了。

    長公主是什麼心思,他清風都能摸清,更何況是小侯爺呢。哎,他忽然好想念以前笑容常在,嘴巴壞壞的小侯爺啊。

    墨子安將玉墜扇放在一邊,在桌案前坐下,握起狼毫筆,大手一揮,便在紙上畫著。

    清風抬眸看了一眼,哦,小侯爺又開始畫了。每當小侯爺心情不是很好的時候,小侯爺就喜歡畫這幅畫,他看了無數次,早已記下。

    那是一抹模糊姑娘的背影,站在一棵參天古樹下,給人派粥。那景畫得好,那畫意也有內涵,清風只消一眼便認出了這姑娘是誰,還能是誰,不就是楊采薇嗎。就算小侯爺沒畫臉,可他也猜出來了。

    嘶啦,清風聽到耳熟的聲音,再抬頭的時候,便見小侯爺陰著臉將這幅畫給撕成了碎片,回回如此,清風早見怪不怪了。

    「收拾了。」墨子安起身,彈指撫開沾在身上的碎紙片,往外面走。

    清風低聲道:「是。」

    墨子安背著手走出書房,那丫鬟早已被人堵住嘴拉走,他閉了閉眼睛,方抬頭看著遠方,他的眼睛沉靜得不染任何情緒,手指無意識地揉著手腕,他垂眸低喃道:「你到底什麼時候才不會糾纏我?」

    在他的腦海中,穿著樸素的妙齡女子笑著給來來往往的窮人端上一碗碗熱呼呼的粥,她的笑絲毫不做作,她的眼含著憐憫柔光……

    「公子,可要一碗?」她笑顏如花地問。

    那時她不知道他是誰,只當他是尋常人。

    「好,有勞。」一向頑劣的他竟在她面前有了禮數。

    彼時,他被迷了心竅,長公主逼婚逼得緊,他長袖一揮,便認定了她。他一直認為他不是一個癡情的人,可遇上了她才知道,原來他也有成癡的時候。儘管她背叛了他,他卻仍然無法忘懷她。他握緊了拳頭,心中有一股複雜的情緒在飄蕩。

    即使兩年了,還是無法忘懷她,更忘不了她背對他,跟她的表哥訴衷情,如何如何不願嫁與他,又如何如何聲淚俱下地只想嫁給她表哥。

    既然如此,他順了她的意思,她不想嫁,他也不會逼她,她大可以滾得遠遠的。但無論他怎麼大喊著要她滾開,她卻始終不肯滾出他的心口,如烙印般在他的胸口發燙、發熱,「楊采薇……」

    一個月之後。

    「子安、子安,你一定要活過來,娘只有你一個兒子,你是娘的命根子。」

    墨子安躺在床榻上,僵硬的手指微微地動了動,耳邊聽到長公主的聲音,緩緩地睜開眼睛,聲音虛弱地說:「閉嘴。」

    長公主睜大了眼睛,擦了擦沾著淚水的眼睛,「兒子,你醒了是不是?」

    「好吵。」

    「快、快,喊御醫過來!」

    一個月前,墨子安去臨州辦事,好好地去,卻是被人抬了回來,說是半路遇到了土石流,被土石流給埋在了下麵。雖然墨子安第一時間閉氣,腦袋卻被砸了一個大窟窿,至此陷入了昏迷中。

    墨子安靠在青鏤玉枕上,額上綁著一條白布,唇色發白。清風跪在地上訴說著當時的情況。好一會,墨子安慘白的臉才有了些神色,「這麼說,本侯昏迷了一個月?」

    長公主坐在一旁的錦杌上,聽了這話,連連點頭,「沒錯、沒錯,御醫說要是再遲些天不醒的話,你就……嗚嗚。」

    墨子安皺眉,「娘,我好好的,你又哭什麼?」

    長公主抿著唇,「好、好,我不哭。」

    墨子安的視線從長公主的臉上移開,一個一個地掃過屋子裡的所有丫鬟、婆子,眉心漸漸地攥成一處,神色微沉,「她呢?既然我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她都不在?」

    長公主擦著眼淚,一臉的疑惑,「她?還是他?」兒子說的是誰?

    「楊采薇。」墨子安神色越發的冷凝,「我雖與她還未成親,可我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她也不來看我?」

    長公主瞠目結舌地看著他,「子、子安……」

    「清風,去把她給我喊來!」墨子安心中有一股怒火在燃燒,她這個未婚妻也做得太過分了。

    清風跪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耳邊便傳來墨子安的低吼,「還不去!」

    清風被一吼,腦袋發空,「小侯爺,你與楊小姐都解除婚約了,你讓人家來幹什麼?」

    墨子安一怔,「你說什麼?」

    「讓人喊御醫過來!」長公主不怒而威地喊道。

    「是。」一個婆子連忙跑了出去。

    可憐的御醫才走出公主府又被拉了回去,仔仔細細地給一臉陰沉的墨子安看了一遍,才摸著白鬍子緩緩地道:「興許是撞到了腦袋,腦中的瘀血還未散開,所以小侯爺才會忘記了這兩年的事情。」

    「你是說,本侯失憶了?」墨子安冷著臉。

    御醫戰戰兢兢地頷首,「老夫是如此推斷的。」

    「這可如何是好?」長公主緊張地問。

    「等瘀血自行散開便成,老夫給小侯爺開些祛瘀的藥方加速瘀血散開,可無法保證這瘀血到底何時散去。」礙于長公主的威儀,御醫老實地說。

    長公主歎了一口,「沒事便好。」

    等御醫離開,長公主眼中閃爍著狡黠,「兒子,這兩年的事情,娘給你講……」

    「清風。」墨子安不想聽長公主如何跟他講,「你說。」

    長公主瞪了清風一眼,清風一臉的窩囊,他不懂長公主是什麼意思啊。墨子安也不給他們太多時間去想,冷聲道:「你再不說,以後就不用說了。」

    這可不是安撫,絕對是威脅。清風苦笑,將這兩年的事情都說了一遍,墨子安聽了之後,道:「所以,我與楊采薇的婚事已經解除了?」

    「不是解除,是退親。」長公主插嘴道:「你啊,也不知道發什麼瘋的,當初要她的人是你,結果後來要退親的也是你,不過後來又訂親了,物件是平陽郡主。」

    「那個潑婦?」墨子安冷笑道:「娘,我就算是瞎眼了也不會娶她。」說著,他指著自己的頭,「娘有意要騙兒子?」

    長公主歎了一口氣,也不知道平陽郡主到底是哪裡不如那楊采薇了。她心平靜氣地道:「娘看你腦子倒是好得很。」

    墨子安神色平靜地看著清風,「後來呢?」

    「後來,小侯爺就退親了。」清風摸了摸頭,都講完了,怎麼還問他後來呢?

    「她呢?」墨子安不相信他會退親,他還記得他當初如何去討她歡心,如何費盡心思換她一笑,怎麼一轉眼他就主動退親了,連清風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長公主深怕墨子安對楊采薇還有心思,「你便歇了心思吧,被你退親的女子誰敢娶。當初你一意孤行要退親,她這兩年也沒說下訂親的人。」

    長公主一直盯著墨子安的臉看,見他的神色微微放鬆,她冷聲道:「可她也束了發,從此常伴祠堂,一生不嫁。」 墨子安對上長公主的眼。長公主一字一句地說:「娘是瞭解你的,你雖然頑劣,卻不會胡來,特別是壞女子的名聲,你當初不說個理由,執意要退親,定然是她做了令你厭惡的事情。」

    長公主的話很有道理,這確實是墨子安才會做的事情。墨子安的腦海裡卻浮現楊采薇白皙、瑩潤的側臉,粉嫩的櫻唇微微上揚,歪著腦袋望著他,喊他小侯爺。

    墨子安的心驀然一抽,劇烈地喘氣著,嚇得長公主撲到榻上,「這是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他忍著胸口的疼,冷然地搖搖頭,「頭不舒服。」

    「別想了、別想了,趕緊躺下,什麼也別想,好好地休息,如今能撿回一條命便是一件好事了,其他的遲些再說。」長公主心疼不已地說。

    「嗯。」墨子安閉上眼睛,那股心疼的感覺陰魂不散地緊隨著他,聽著身邊的人來來往往的腳步聲,而他的眼前卻彷佛陷入了黑暗中,腦海裡最後只剩下一個念頭,他退親了,他跟她早已不是未婚夫妻了……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

    某晶現在每天都很忙碌,因為每天都在認真地看英文,以前學英文,後來不怎麼用,等想再用,就得再認真地學一遍。人的記憶真的好奇怪哦,要不斷地加深再加深才會成為永久記憶,等一段時間不用,那麼曾經學過的知識都要say goodbye了。

    但是比較有趣的是,只有金魚記憶的人,好想知道他們是如何學習的,聽說他們的記憶只有七秒鐘,想想都覺得好可怕,但是又覺得很幸運,因為不快樂的事情很快就會忘記啦。

    我的記憶細胞就很好玩,像砍肉一樣,砍一刀。

    嗯,有痕跡啦,很好,再砍一刀。

    耶,痕跡深刻了,如果不繼續砍下去,很好,我的記憶細胞就跟海綿一樣回彈了,什麼痕跡都沒有留了,所以我要努力天天砍砍我的記憶細胞啦。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anks

TOP

謝謝

TOP

thanks

TOP

3q

TOP

thanks

TOP

谢谢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