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巧《霉女的愛情路》


出版日期:2017-09-01

老天鵝啊!那個行道樹下的算命阿婆還真準,
她不但真的在附近最高樓的公司找到清潔員的工作,
還遇到了生命中的「貴人」!她可是誰踫誰倒楣的萬年「霉女」,
連跟家人都不敢太親近,可親親執行長對她的霉運完全免疫,
還有降低「受害者」傷害程度的治癒能力,更讓她偶爾有點小幸運,
根本是神等級啊!所以就算他嫌她聒噪、嫌她笨,她都賴定他了,
而且她最近發現他對她的態度好像好了那麼一點點──
他在吃方面很龜毛,卻願意吃她準備的午餐和水果,
她踫巧幫他談成了一筆土地建案,他居然升她當隨行助理,
她母親被詐騙集團騙錢,也是他出手相助,還讓她家倒賺一筆,
再加上秘書大叔告訴她他從小父不疼、飽受大媽和異母姊姊欺負,
她又親眼見識過他被所謂的家人傷害後留下的「後遺癥」,
害她只想好好保護他、疼愛他(秀秀),雖然知道他有未婚妻時,
她的心酸酸的,但只要能默默陪著他、喜歡著他就好,
怎料他突然召開全公司大會,申明他沒有未婚妻,只有她這個女友,
嚇!這是什麼樣的超展開?難道神的邏輯真的跟一般人不一樣?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某個春天早上,偏僻鄉野,一畝畝稻田中的綠色稻子迎風搖,田埂旁的老樹下,佇立著一座小小的土地公廟。

    一名七歲小女孩,穿著白襯衫、藍色吊帶百褶裙,背著書包,蹲在土地公廟前,雙手合十,喃喃祈禱,“土地公公,請您吃我最愛吃的鳳片龜,保佑我平平安安,今天不要再遇到倒楣事……”說完,她站起身,打算去學校上課。

    儘管學校距離住家有一大段距離,但村子裡的孩童都是自己走路上學,從她家到學校的途中繞一點路就會經過這座小小的土地公廟,只要家裡要拜拜,母親就會買她愛吃的鳳片龜,她會先留一、兩片起來,在去學校前,拿來這裡獻給土地公公,祈求土地公公減少她的霉運。

    這時,小女孩聽到不遠處的一叢竹子那兒傳來窸窣聲響,她以為是風吹的關係,本不以為意,卻又隱隱聽到不明的低鳴聲。

    她好奇地走過去,繞到那叢竹子後方,意外在半人高的雜草堆中看見一隻大型木箱。“這裡怎麼會有大木箱?”她又聽到從裡頭傳出不明的低悶鳴叫聲。

    這個大木箱比她個頭高,她想到村裡有人養狼犬,住的狗籠也是又大又高。

    她小心翼翼地走到大木箱前探看,四面以木板封住,完全看不到門,僅有一道小小細縫,裡面看起來黑幽幽一片。

    “嗚……”裡頭又傳來低鳴,聽起來有些憂傷,有些驚恐。

    “大狗狗別怕,是不是換了新家,還是換了新主人?肚子會餓嗎?我把我最愛吃的鳳片龜分給你。”小女孩貼著約兩公分細縫,望著裡面蜷縮在一角的黑影,輕聲細語安撫著。“別怕,別哭,這個給你吃,我跟土地公公都很喜歡喔!”她將鳳片龜從細縫塞進大木箱裡。“我上學要遲到了,明天再來看你喔!”

    她隨即笑咪咪的朝裡面的黑影揮揮手,轉身離去。

    大木箱內,置身黑暗中,一雙黑眸望著細縫外那被日光映照著的小小臉蛋,一雙圓圓大眼,純淨明亮。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四月四日星期四,天氣晴。

    午後四點,鄉村一片靜謐,放眼望去,一片片綠油油秧苗迎風搖曳,稻田兩旁綿延的鄉間小路上,一隻黑狗閒適地趴著,睡得沉穩,旁邊電線杆上方,一隻烏鴉停駐在電線上良久,不遠處,一群鴨子在田間覓食蟲子。

    鄉間小路的那一頭,一名約莫二十三、四的年輕女孩,穿著淺色T恤搭五分休閒褲,背著一隻橘黑色背包,腳踩白布鞋,甩著馬尾,相貌一般,模樣樸實,踩著老舊的腳踏車,緩緩前行。

    遠遠彼端,一輛黑色賓士轎車行駛在與這條鄉間小路相鄰的聯外產業道路上。不一會兒,轎車彎進這條不及三米寬的綿長鄉間小路,筆直前行。

    這方,女孩一雙腳踩著久未上油的老舊腳踏車,鏈條與輪軸轉動間,發出喀喀喀的聲響,她輕皺起眉頭,想著等一下可能會掉鏈,她免不了又得牽著車用走的了。

    這時,停在電線上的那只烏鴉忽地振翅朝她飛來,她倏地啟動“雷達”,訓練有素的探手向車籃,抽起自動長傘,按下開關撐開傘面。

    咚的一聲輕響,一坨烏鴉屎準確落在她頭頂的傘面上。

    臭烏鴉,想對我放屎,沒那麼簡單!

    無論晴天、陰天,只要出門,她一定會帶傘,即使出門時豔陽高照,氣象報告也說降雨機率是零,可是只要她沒帶傘,一定變成一隻落湯雞回家;而且隨身帶傘也能自保,替她擋掉一些無妄之災。

    正當她得意洋洋之際,由於只剩左手握著腳踏車把手,車輪輾到一塊石頭,忽地重心不穩,車身往旁邊晃去,眼看就要栽進一旁的灌溉水溝,她急忙收傘,右手抓上把手要轉正龍頭,不料反倒使得整台車左右搖晃,一不小心,腳踏車前輪壓到躺在路旁熟睡的黑狗尾巴末端。

    黑狗驚嚇彈跳起來,汪汪汪地朝她吠叫,齜牙咧嘴地朝她追來,她慌忙急踩踏板,搖搖晃晃地向前加速蛇行。

    黑狗轉而往旁邊稻田沖去,驚嚇到田間一群正在覓食的鴨子,頃刻間,二、三十只鴨子倉皇拍著翅膀,飛跳著四散。

    一輛從田間小路緩緩駛出的鐵牛車,駕駛的阿伯被突然飛跳來的鴨群驚嚇,一隻鴨子適巧擋住他的視線,他沒能看見前方橫向而來的腳踏車,便撞了上去。

    砰的一聲,女孩呈抛物線被拋上半空,緊接著砰的更大一聲,撞得她腦袋轟然乍響。

    她的身子不是被重摔在柏油路面上,而是落在一部黑色進口車上,她的臉歪扭的貼著汽車的前方擋風玻璃,一雙手掌也貼在玻璃上,身子則是趴在引擎蓋上。

    她覺得全身一陣劇烈痛麻,接著她看見擋風玻璃出現蜘蛛網狀裂痕,她張大眼,瞅著迅速擴大的蜘蛛網狀裂痕,空白腦袋倏地浮現出許多畫面,那是她倒楣人生的走馬燈……

    唉……她滿心怨念,萬分不甘地重重歎了口氣,兩眼一閉。

    坐在賓士轎車後座西裝筆挺的男人,瞠眸一駭。

    他正低頭專注地用手機處理公事,未料原本穩穩行駛的車子忽地緊急煞車,他的身體猛地向前一傾,右手直覺撐住前方椅背,才要問開車的秘書發生了什麼事,卻驚見擋風玻璃上貼著一個臉歪嘴斜的年輕女子,而防彈玻璃竟出現裂痕,隨即對方便好似昏了過去。

    他連忙推開車門,下車察看……

    梅梅韻,打出生就霉運不斷。

    她出生那日是颱風天,風雨交加,產房大停電,梅母在黑暗中陣痛了整整一夜,直到早晨,好不容易才將她生出來。

    她一出生,沒有哭泣,護士倒抓著她的雙腳,拍她的屁股,她這才哇的一聲吐了護士滿臉胎水,之後哭聲響徹雲霄,完全停不下來,甚至帶動婦產科診所內幾名新生兒跟著號啕大哭不止。

    她不只在醫院時一直在哭,梅母帶她出院後,她仍是一天到晚哭,直到外婆抱她,安哄她良久,她才終於停止。

    聽說,那間婦產科診所的醫護人員在她出院後,集體食物中毒,住院產婦及新生兒全被轉診,之後整整兩個月,那間婦產科診所沒有半名產婦報到。

    梅梅韻三天兩頭小病不斷,母親帶她去醫院看診,她的病很快就康復,但聽說與她同時去看診的嬰兒,原本只是小病,卻都轉為重症,往往要治療個把月才會好。

    她三歲時,弟弟出生,她開心想抱起繈褓中的弟弟,不小心害他撞到,小手骨折,她傷心害怕的哭了,父母也不忍責備她,但之後只要她接近弟弟,一摸到他就會害他出事。

    她感冒,弟弟也感冒,她痊癒,弟弟還在反復發燒;她腸胃出狀況,弟弟也跟著上吐下瀉,她很快痊癒,食欲大好,弟弟還是虛弱無力,吃不下任何食物。

    她長得愈來愈健康強壯,弟弟卻變得體弱多病,不想迷信的父母,也不得不聽信算命師所言,要她與弟弟保持距離,以免她一再帶給弟弟災病。

    除了弟弟,她父母在她出生後,也是一再遭逢不順遂,但畢竟是親生女兒,除了要求她儘量別碰觸弟弟,對她仍是很關愛。

    她不僅命格帶衰星,自己霉運不斷,連帶也會把衰運帶給身邊的人,旁人甚至會因此發生更大的意外,尤其想傷害她的人,不管是有意無意,都會得到淒慘下場。

    幼稚園時,一小男孩跟她發生爭吵,動手想要推她,自己反倒無端跌個狗吃屎,撞斷兩顆門牙,之後,男孩的父母替小小心靈受創的他,轉學到另一所幼稚園。

    國小三年級,她月考吊車尾,被自然科老師用藤條打了手掌幾下,那時體罰還是允許的,不料隔天老師重感冒,請假三天。

    國小五年級,她因故被級任導師罰站在走廊提水桶,下課後級任導師莫名其妙摔下樓梯,鼻青臉腫。

    國二時,她向暗戀一學期的班長告白被拒絕,之後班長在吃午餐時,被貢丸噎到,差點窒息。

    國中基測,她發燒又拉肚子,原本成績已經不怎麼理想,這下子更是考得一塌糊塗,考上的學校比預期的更差。

    高二時,她向暗戀一年的籃球隊學長告白被拒絕,對方在下課返家途中,發生車禍意外,摔斷腿,直到畢業都無法再打籃球。

    大學學測,她的身體又突然不舒服,還跑錯考場、忘了帶准考證,她哭紅眼拜託員警伯伯載她去考場,雖然順利趕上進入教室,腦袋卻空白一片,接下來考的各科成績一片慘烈,父母不希望她重考,她勉勉強強上了一所三流大學。

    儘管考運、時運不佳,她依然用功努力學習;即使出門經常遇到衰事、禍事,她仍勇敢面對每一天,認真努力過活。

    大學畢業後,接著是一連串求職碰壁,好不容易找到工作,才上班沒多久,不是公司無預警倒閉,就是經營困頓而裁員。

    她轉而從事餐飲服務業,狀況依然淒慘,餐廳失火、被客人投訴而暫時歇業等等,她一年換了七、八個工作,沒有一個工作能安然做滿兩個月,就連租房子也總會發生意外,平均一年要搬四、五次家。

    儘管一生霉運相伴,三天兩頭大小意外不斷,還讓身邊的人逐漸遠離,她無形中被孤立,她卻從未怨天尤人,依然樂觀堅強。

    不久前,她才剛歷經一場車禍,還好只受了輕傷,但是這一次,她肯定無法這麼幸運。

    她,梅梅韻,享年二十三歲又十個月零四天,正值芳華,她還沒談過戀愛,沒好好享受過人生,沒過過一天幸運日子,她仍堅強努力地活到今天,沒想到老天爺還是要收回她這條小命。

    短短時間,她腦海播放完一生的走馬燈,意識飄飄然,以為要飛往陰曹地府,忽地,一道閃光出現,她就算閉著眼都能感覺到那光亮,腦袋又是一陣嗡嗡作響。

    她不禁緩緩地張開眼睛,倏地一詫。

    眼前是一張陌生的男人臉孔,五官英挺、氣質冷峻,身穿一襲鐵灰色西裝,正彎低身子探向她。

    “你……還好嗎?”男人一雙劍眉微微蹙攏,冷冷地問道。

    “呃?我……”梅梅韻眨眨眼,再眨眨眼,渙散的思緒漸漸集中起來。

    “小ㄗˇㄟ,你嘸要緊某?是不是要叫救護車?”開著鐵牛車撞到她的阿伯,在驚嚇失神過後,連忙過來探看,語氣緊張。

    她這才緩緩撐起上半身,從引擎蓋滑下來,她雙腳落地,站直身體,甩甩手,再甩甩腳,竟然完全不痛了!

    “我……沒事。”她向前後一年輕、一年老的男人說道。

    下一瞬,她卻覺得非常不對勁,剛才的撞擊力道這麼大,她不可能安然無恙,那只有一種可能……有人代她擋去劫難!

    “阿伯,你有受傷嗎?”梅梅韻先問年約六旬的阿伯,神色惶惶打量對方,見阿伯搖搖頭,她立刻轉頭看向英俊男人,“先生沒受傷吧?”

    男人感到奇怪,應該重傷的她,竟然一副沒事的樣子。

    “我沒事,但你不可能沒事,我帶你去醫院做個檢查。”他聲音依然冷然,俊容無波,內心卻有些不放心。

    他沒忘記前一刻驚見她腦袋瓜重擊擋風玻璃、造成防彈玻璃出現裂痕的恐怖景象,萬一她乍看無恙,實則已顱內出血,恐有生命之危,他可不想背個意外過失致死罪。

    雖說車不是他開的,但他責無旁貸。

    梅梅韻搖搖頭,再次強調,“我沒事,但不可能都沒人有事……”她轉頭看看左右,總會有路人被嚴重波及才是。“啊——”她忽地驚喊,抬手指向擋風玻璃後的駕駛座,“不好了!撞死人了!”

    她臉色發白,匆匆繞過車頭,來到駕駛座旁,車裡坐著一身形微胖的中年男子。

    年輕男人這才注意到他的秘書竟昏迷在駕駛座上,且頭撞向一旁的車窗玻璃,額頭滲出一片殷紅血漬。

    男人正想拉開車門察看秘書的傷勢,梅梅韻搶先一步拉開車門——

    她拍拍對方臉頰,輕輕搖晃對方的肩頭,害怕得聲音都哽咽了,“大叔!大叔!醒醒,不能死呀!”

    雖然她很感謝老天爺饒過她一命,卻不願害別人成為替死鬼。

    她探對方鼻息,又摸摸他胸口,還有心跳,她頓時松了口氣,隨即拍拍身後的年輕男人,催促道:“他還有呼吸,還沒死,快,送他去醫院!”

    男人不明白她為何如此驚慌焦慮,彷佛受傷的秘書是她的親人。“你認識他?”

    “不認識。”梅梅韻一臉驚惶的再次催促,“快打電話叫救護車!”

    男人一臉淡定地掏出手機撥打,“這裡發生車禍,有人受傷,地點是……”

    他正要問她這裡是哪裡,她已經一把搶過他的手機,向對方報出一長串路標。

    男人因她這樣的舉動有些不悅,伸手要將手機拿回來,她卻背過身去,堅持跟員警說完話,才將手機還給他。

    “這鎮上唯一一部救護車在出勤,等車子返回,再過來這裡,要花不少時間,若是延誤就醫就糟了,我看還是我們送他去醫院吧,你開車。”梅梅韻轉而對年輕男人命令道。

    男人長眸一眯,悶聲道:“等救護車,傷患不能任意搬動。”這可是常識,她不會不懂吧?

    “肖年ㄟ,這裡救護車不好等,你有車,自己載比較快啦!”阿伯也附和道。

    梅梅韻看著陷入昏迷的大叔,確實不好莽撞搬動,她又朝四周看了看,思忖一番後問道:“阿伯,你這帆布跟竹竿能借我用嗎?”她走近鐵牛車,上面有折疊好的藍白塑膠帆布、幾根長竹竿、鐮刀及塑膠繩等農具。

    “可以是可以,啊你要做什麼?”阿伯納悶的問道。

    男人也是一臉不解地望著她。

    就見她拿起鐮刀,將一支長竹竿砍成兩段,將藍白塑膠帆布折疊為雙層長方型,又從她的背包拿出小刀在帆布兩邊挖幾個小洞,接著穿過塑膠繩,兩邊牢牢綁上竹竿,沒幾分鐘就做出一個簡易擔架。

    “你來幫忙,將大叔小心扶上擔架,先搬到後座,再載他去醫院。”她再度指使年輕男人一起行動。

    男人因她臨機應變做出簡易擔架,心生一抹佩服,雖然一直被她指揮讓他不是很高興,不過現在救人第一,在特殊情況下也只能這麼做了。

    阿伯也跟著幫忙,終於將那秘書抬到後座。

    年輕男人隨即坐上駕駛座,梅梅韻也拉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坐進車內。

    她先轉頭看著躺在後座、額頭流血昏迷的大叔,雙手合十,閉上眼,喃喃祈禱,“拜託菩薩保佑、媽祖娘娘保佑、土地公公保佑……別讓大叔死翹翹,大傷化小,小傷化無,度過劫難……阿彌陀佛……”

    男人瞟她一眼,眉頭一皺,冷冷地道:“讓你上車是要你指路,不是要你替他超渡。”

    “呸呸呸!你怎麼可以咒詛大叔死翹翹?”梅梅韻張開眼,不滿的瞪他。

    這種時候最怕不好的氣場跑來,萬一有人咒詛大叔,他很可能就真的一命嗚呼了。

    “你再不報路,延誤送醫,才會害他死翹翹。”男人朝她翻個白眼,沒好氣地說完,隨即按下車內導航系統,打算自行找路。“你下車。”不需要這個羅唆的女人同行了。

    “這裡用導航沒用,它不是把你帶去田裡,就是報你走進無法回轉的死路,進退不得。”梅梅韻伸手要將導航系統關掉,卻按錯鍵,發出嘶的一聲怪響,嚇了她一跳,她擔心的看向他。

    男人不以為意,關掉導航系統。

    “這條路一直走,看到一棵老榕樹後再左轉。”她手指著前方筆直的鄉間小路交代道。

    男人隨即將油門一踩到底。

    “啊!慢、慢點……開太快了!”突然疾駛,梅梅韻驚呼一聲,眼看時速表速度要飆破一百了,她的右手緊緊抓著車門上方把手。

    年輕男人稍稍放慢了車速。

    她又嚷嚷個不停,“還是太快了,再慢一點,小心,左前方有水窪……”

    男人不再理會她,也無意再放慢車速。

    “雖然送患者就醫分秒必爭,但更要以安全為重,也要避免搖晃,免得令患者不舒服,甚至加重他的傷勢……小心,前面一百公尺路中央有個石塊,要閃過……還有,右前方有窟窿,放慢車速……”梅梅韻一雙眼盯著路況,叨叨提醒著。

    “我沒瞎,自己會看路,你給我閉嘴!”男人不耐煩地斥道,他生平最討厭聒噪的女人。“給你兩個選擇,立刻推開車門下車,要不就少廢話,必要時再開口指路。”

    見他的表情不是很好看,她撇撇嘴,輕聲嘟囔道:“我如果下車,你真的找不到鎮上唯一的醫院,而且我也要確認大叔沒事……”

    “從現在開始,除了指路,別再多說一個字。”男人悶聲警告。

    車子一轉離原本筆直的田間道路,接下來便是一路迂回曲折,路愈來愈狹窄蜿蜒,經過九彎十八拐,才終於到達鎮上。

    若沒有身為當地人的她指路,他還真的找不到這裡,只不過……

    “那裡是醫院?”男人一臉狐疑,懷疑她報錯地方了。

    “這是鎮上唯一的一間醫院,我小時候都來這裡看病。”梅梅韻說得肯定。

    “車子進不去了,有沒有別條路?”

    前方街道狹窄,兩旁還有不少攤販,甚至有菜販將蔬菜直接擺在地上販售,機車通行沒問題,一般小型房車勉強也能過去,但他這部車身加大的賓士絕對進不了。

    “沒有,車子就暫停在這裡,我跟你將患者抬過去,沒多遠的。”梅梅韻轉頭看向後座昏迷的大叔,再一次指示道。

    “我抬他?”男人一怔,不是應該請醫護人員來比較妥當嗎?

    “是我們一起抬。”梅梅韻重申道,他一個人可無法抬擔架。“快點,人命關天!”她先下車,拉開後座車門,拿出擔架,要再將患者移到擔架上,帶往前方醫院。

    男人也跟著下了車,他看向四周,不知何時圍過來不少人,清一色都是婆婆媽媽,在那裡指指點點的——

    “哇塞!進口“黑豆車”欸!第一次看到這麼大台!”

    “大帥哥,車子開不進去啦!發生什麼事?”

    “蝦米?車禍受傷昏迷!那快點,抬過去,找醫師急救!”

    賣菜、賣水果的婆婆媽媽,聽到梅梅韻轉述事件,也連忙催促男人。

    在一片嘈雜聲中,男人沉著臉,抬起了擔架。

    “走快點!大家讓讓!”梅梅韻走在後頭,催促走在前面的男人快一點。

    男人滿心不悅,抱怨道:“你到底有沒有出力?”

    她要求個頭高、力氣大的他抬前半部,而她負責後半部,但他感覺擔架的重量全落在他雙臂上。

    不一會兒,他汗流浹背,氣喘吁吁,將秘書抬到了醫院門口。

    說是醫院,近看更只是間不起眼的小診所,門外的招牌破舊歪斜,搖搖欲墜,沒完全拉上的鐵卷門可見鏽跡斑斑。

    進去之後,兩人先將擔架輕輕放到一張長木椅上,梅梅韻奇怪的左看右看,“平常這裡都擠滿病患,怎麼今天沒人?”她朝走道那頭喊道:“有人在嗎?醫師伯伯、護士小姐?有急診!”

    “抱歉,現在休診,醫師不在。”一名年約四十的中年護士緩緩走出來。她正打算將鐵門拉下,掛上休診牌子。

    “醫師伯伯去哪裡了?什麼時候會回來?這位大叔撞傷頭昏迷,可能很嚴重……”一聽到唯一的老醫師不在,梅梅韻更心急了。

    “剛才接到電話,醫師的孫子騎腳踏車“犁田”,小腿擦傷,醫師很擔心,趕過去看看,最快也要一、兩個小時才會回來,你們還是趕緊送患者去大醫院比較保險。”護士見患者額頭流血昏迷,擔心地建議。

    “去別的醫院得再花上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梅梅韻想了想,又朝著坐在椅子上拭汗喘氣的男人命令道:“快!把大叔再抬起來,去別家醫院!”

    “什麼?”男人感到難以置信。

    “快點,等醫師回來的時間就可以到另一間大醫院了。”

    梅梅韻忙要再彎身抬起擔架後半部,但因為大叔的右小腿落在擔架邊緣,她先將他的小腿挪回擔架上,接著雙手便抬高擔架,她以為男人會過來同時將前半部一起抬起,沒想到兩人完全沒默契,有了時間差,於是叩的一聲,大叔的頭一歪,撞向了牆。

    “啊!”她驚嚇一跳,連忙放下擔架,伸手要揉揉大叔的頭,卻又急忙縮回手,一臉歉疚地道:“對不起,對不起,大叔,我不是故意的,我不該碰你的,害你又撞一次,你可別腦袋更開花啊!”

    “嗚……”昏迷將近半小時、年逾五十五的董重賢眉頭一攏,緩緩撐開沉重的眼皮,先看見站在一旁的年輕上司,腦中閃過一幕車禍意外,擔心地問道:“執行長……你沒事吧?”

    男人還沒回答,梅梅韻便急忙關切道:“大叔,你醒了!謝天謝地,菩薩媽祖土地公保佑,幸好你沒有就此昏迷不醒。”她雙手合十,趕緊拜謝天地各路神明。

    雖然仍不確定他的傷勢如何,但至少人醒了,還開口說話了,應該沒有立即的生命危險。

    “這位小姐是……”董重賢轉頭,看著一臉焦慮的年輕女孩,面露困惑。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霉運,逆轉勝!

    起初,想寫一個很倒楣很倒楣的女主角的愛情故事~^^\"

    閃過的念頭是,很倒楣的女主角遇到很幸運的男主角後,彼此命運轉變,換成男主角很倒楣很倒楣……XDD

    但,這是羅曼史呀~試想,若男主角變倒楣,在家吃飯嘻到、喝水嗆到;出門踩狗屎、被鳥放屎、遇到突來陣雨被淋成落湯雞,還被路過汽車濺得滿身滿臉水漬泥濘……男主角的氣勢一整個low掉,形象瞬間被毀滅。

    江焛也會立刻射來殺人般的目光,“爛劇本!拒演!”

    咳,為了維護男主角“尊嚴”,於是乎,只能委屈女主角,繼續衰下去……

    當然,遇到男主角,命運要改變,歷經種種印證,女主角不是真的霉運纏身呀。

    所以,事情不能只看一面,不能只看當下,要看之後的之後,真正的結果,才能做定奪。

    霉運,逆轉勝!這不僅是女主角的寫照,亦是我的心境呀~

    怎麼說呢?

    其實,今年各方面都非常困頓貧瘠,接連歷經毛孩子的難過事,又加上寫作超低潮……(其實是低潮先上身,久久不退)雖一度爬起再奮戰,但之後,又被打趴……Orz

    歷經很長很長的黑暗期(感覺度日如年,更覺漫長……)掉進很深很深的深淵低谷,卻也只能痛苦掙扎的咬牙再爬起,試著繼續努力,依然在曠野踽踽獨行……總算,天降甘霖!哈利路亞!

    得以再度過稿出書,對我而言,睽違已久、煎熬更久~(內牛滿面)

    這故事,初版還是敗陣……Orz

    不願放棄,大修大補,大改造過後,終於贏得久違的勝利~>W<

    老話一句:不放棄,就有希望!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謝謝

TOP

謝謝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