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彎彎《騙了初夜》


出版日期:2015-07-16

對女人動了真心,男人囂張的想,就是非愛她不可;
對霸佔她的男人,女人任性的想,心給了就不收回。

端木暖一門心思都放在家族事業上,哪有時間談情說愛,
當老爺子將羅木怡丟給他當眼線時,這丫頭竟然喜歡上他,
為此一時壞心的他,決定跟她玩玩,看最後是誰栽在誰的手里。
他以為斬斷情絲這種事,就該手起刀落,不該拖泥帶水,
反正他對她不過是應付,從來沒有給過真心,
結果與羅木怡的交往卻成了他這輩子做得最混蛋的一件事,
因為他耍了一個不懂得耍手段又毫無還手能力的女人,
最後,她逃了,他卻淪陷了。
或許是在她第一次告白,
捧出一顆真心給他時,他就開始在意了,所以當她逃走時,
他竟生氣的想,她對他可是親過抱過,她別想不負責任,
不想當他的女人?他能不能放過她?沒可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端木暖第一次見羅木怡那年,他二十二歲,而她十六歲。

    那天天色陰沉,沒有下雨,也沒有微風,空氣是窒悶的,如同暴風雨前的天氣,平靜卻帶著點危險,讓人心頭不安,不知道這一秒的平靜會持續多久,而下一秒是否就會有變數。

    「也不知道老太爺是怎麼想的,居然帶回來了個外姓的女娃娃,是嫌家里是非還不夠多嗎?」三太太語氣里帶著明顯的厭煩。

    「這就著急了?那只是個女娃娃啊,能有什麼能耐。」二太太悠閑的語氣,有幾分火上加油的意味,「老太爺就是再寵她,也分不走你寶貝兒子的那一份。」

    三太太怒極反笑,「那是肯定的。是生不出兒子的那個啊,該要擔心才對,二太太,你說是吧?」

    二太太霍地站起身來,生氣得口不擇言,「你以為你那個寶貝兒子能有什麼出息啊,人頭豬腦的,哪一次不是被人當槍使。看看人家四房那邊的小少爺,瞧一眼就知道是個有能耐的,即使四太太去了,沒人幫他籌謀,可家里頭培養他的方式和給他的資源,跟你寶貝兒子那個有媽的根本沒有差別。

    我是沒本事生個像小少爺那麼有本事的兒子了,生不出兒子乾脆就不生兒子,省得生了個兒子以後卻是被人當墊腳石的命。」說完哼的一聲就離開了偏廳。

    三太太被她這一番話氣得七竅生煙,「好、好……那我就等著看你那個女兒能有什麼出息,將來嫁得個什麼人家!」她怒氣沖沖的,也離開了偏廳。

    在偏廳里被櫃子遮擋在後方的椅子,誰也沒有留意到有人靜靜地坐在那里,無聲地看了一場戲。

    才安靜沒幾秒的偏廳里,又有一人氣喘吁吁地跑進來。

    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女孩子,紮著兩條羊角辮子,年齡大約五歲,她一沖進門就直直跑到靜靜坐在櫃子後頭那人跟前,「小哥哥,爺爺今天帶了個小姐姐回來,安安高興!」

    坐在椅子上的人,上身穿的是一件簡簡單單的白襯衫,沒有紮起衣擺,下身是墨藍色的牛仔褲,只是隨意的穿著,卻穿出了一種隨性而不失優雅的味道。琥珀色的瞳孔,深邃的眼楮微微一斂就是給人春日陽光般的溫暖。唇色淡淡的薄唇,天生微微上揚的唇形像是時刻帶著笑意。

    端木暖摸摸小丫頭的腦袋,「安安為什麼高興呢?」

    端木安非常自覺地攀上端木暖的膝頭,「因為小姐姐說喜歡跟安安玩,小姐姐現在在客廳,客廳里面有爺爺、爸爸、二叔叔、三叔叔、小叔叔……」小丫頭掰著手指頭數人頭,數完了一只手,發現手指頭不夠用,一副驚訝得不知道怎麼辦的樣子看著端木暖,端木暖笑著看她,沒有出聲催她,像是等著她說話。

    最後,也不知道端木安從哪里學來的,豪邁地一揚手,「反正就是很多很多人 爺叫小哥哥去客廳。小哥哥,安安帶你去,安安累,小哥哥抱安安去。」

    小丫頭歪著頭,奶聲奶氣耍賴的模樣著實可愛,端木暖二話不說便一手輕松地抱著端木安,起身就往客廳走。

    客廳里是一片意料之中的安靜,端木堂坐在正對客廳門口的花梨木椅子上,手拉著坐他旁邊的小孩子。直到端木暖跟端木安進門以後,端木家所有的人都集齊在客廳里了。

    這樣的場面在端木家里並不常見,可每一次出現這樣的場面,都是要宣布家族里的一些重大決定。而這一次,端木暖斂目,估計家里又有新戲上台了。

    「這孩子是我的乾孫女,羅木怡,從今天起就住在我們家了。我知道你們個個心里都打著算盤,別的事你們怎麼弄我不管,我乾孫女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讓她受一點委屈的。」端木堂沉著聲說。

    七八十歲的老人家還是中氣十足的,盡管頭發已經花白了,可雙眼還是清明得炯炯有神的,他眼神淩厲,一個一個的掃視著客廳里的人,只是一個眼神就足以威懾眾人。

    整屋子的人被他看得不敢發出一言,他們私下做的放不上台面的勾當,自以為除了自己沒人知道,殊不知端木家的大家長都心里有數,怎麼不讓人心里打鼓。每個人當下心頭都有個不約而同的念頭,回去以後趕緊檢查有沒有什麼殘跡留下來的,趕緊處理掉。

    端木堂自說完那句話以後,沒有再開口說話,卻也沒叫他們散。

    眾人心里清楚,老爺子這是要給他那個乾孫女找個看顧的人。要是沒有老爺子那番話,他們肯定是會搶著爭著這活,老爺子這麼重視他的乾孫女,那連帶著看顧她的人也肯定會讓老爺子另眼相待。可問題是,老爺子太看重羅木怡了,而福禍從來都是相依的。

    客廳內幾乎所有人都是如是想,再加上先前的驚嚇,眾人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發虛,一時間也沒人敢說話。

    這種安靜的氣氛很讓人緊繃,可也是有狀況外的人。

    端木暖一直抱著端木安,讓她一眼就能看到她心心念念的那個小姐姐。小家夥看見羅木怡後,眼楮像是會發光一樣,閃亮閃亮的一眨一眨,好幾次都扭著小身子想要他把她放下來,讓她去找她小姐姐玩。

    端木暖溫柔耐心地哄著她,讓她等大人說完話了再去找小姐姐玩。端木安點點頭,垂著腦袋地趴在端木暖肩頭上,沒精打采地等著。

    爺爺說的話,端木安覺得自己听懂了,很興奮地舉起小手,小身子還一扭一扭的,想讓爺爺留意到她,「還有安安,安安保護小姐姐。」

    端木堂听了端木安的童言童語,臉上愉悅了幾分,毫不吝嗇地表揚了她,「安安真乖。」

    端木安高興得再次扭著小身子想下地,去爺爺跟小姐姐那邊。端木暖這次也不阻止她了,把她放回地上,「別跑那麼快,當心摔倒了。」

    「嗯嗯嗯。」端木安一個勁地點頭,但一脫離端木暖的控制範圍,她就像小火箭一樣沖過去端木堂那邊,明顯沒把端木暖的話放在心上。

    端木暖有些無奈,但也只是站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袖子。

    端木堂用審視的眼神看了端木暖一眼,稍稍思嗣瘁對他說︰「小九,以後你多看顧一下羅木怡。」

    端木暖在他們這一輩里排行第九,是端木堂最小的孫子。

    這話一出來,客廳里的氣氛一下子回暖了,眾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氣,心里都不由得在慶幸,還好老爺子不是點自己的名。

    雖說看顧一個小女孩不是多難的事,可老爺子放出那樣的狠話,誰敢接下照顧羅木怡的事啊,萬一一不小心,她在自己看顧下出了什麼閃失,那就真是得不償失了。

    再加上,要是自己接下看顧羅木怡的事後,別房的人給自己設個陷阱,羅木怡在他們眼里不就成了攻擊自己的明顯靶子,看顧這工作不好干啊,樹大招風。

    而端木暖,孫輩排行最末,又無依無靠,他媽媽早早就去了,剩下他爸爸常常忙於公事,也不怎麼管他,能有現在這樣的地位,他算是個有能耐的。多少人私底下暗暗地盯著他,不少人還開始籌謀要把他扯下來的計劃。真是剛打瞌睡就有人遞枕頭,只要羅木怡出個什麼事就能連累了端木暖,讓他們的孩子少了個競爭對手,妙哉妙哉。

    眾人都暗暗期望端木暖能立刻就應下,可心里也在估計著,他是個精明的,不會不明白應下了就等於攬了個麻煩到身上,而他現在的處境也算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眾人估計他應該會找個什麼藉口推掉吧。

    可讓眾人想不到的是,端木暖居然真的應下了,「好,爺爺,那我先帶木怡回西樓熟悉下吧。」

    端木暖聲音溫和恭遜,真是人如其名,談吐間使人如沐春風。他的聲音已經過了男孩子變聲期的嘶啞,溫溫沉沉的聲音很有他的味道,是一種一入耳就讓人感到溫暖、安定人心的感覺。

    一直低著頭的羅木怡忍不住頭,在看到說話那人的一瞬,有了幾秒的愣怔,以致於端木堂喊了她幾聲她也沒留意到。

    「木怡不喜歡跟著小九?」

    羅木怡一下子回過神來,她有些僵硬地再次低下頭,「我跟著他。」

    端木堂對她慈祥地笑著點點頭,「嗯,去吧。要是不適應就回來跟爺爺說。」

    羅木怡乖巧地點點頭後,跟著端木暖走出了客廳。

    端木安見羅木怡離開了,她邁著小短腿想要追上去,可沒等她走到門口就被管家抱起,抱住她像毛毛蟲扭來扭去的小身子回到端木堂身邊。

    「爺爺,安安要跟小姐姐玩。」

    「小姐姐累了,你小哥哥帶小姐姐回房休息,等你小姐姐醒了再陪你玩。」端木堂慈祥地摸摸端木安的小腦袋。

    「哦。」端木安有些垂頭喪氣,等了這麼久都白等了,「安安不高興。小姐姐休息,安安不吵,安安乖。」

    小孩子說話還有些不清不楚的,可也大致能把自己的意思表達清楚了,而這些在大人眼里是可愛的。端木堂也因為端木安的可愛而愉悅地抱著她說話,他像是忘了眾人還在客廳里等著他說散了。

    而眾人似乎對此也沒有意見,原因是他們听了之前端木堂說的話後,有點呆。

    小哥哥帶小姐姐回房休息什麼的,听起來怎麼這麼曖昧……應該是他們心思太復雜,想太多理解錯了,是吧?可是怎麼就讓人感覺,老爺子像是在下好大一盤棋?

    其實,要不是端木暖在到客廳前無意中看了一場鬧劇,得知爺爺帶回來的是一個女孩子,他估計是會把她錯認成個男孩子。

    才到他胸前,不及肩的身高,一頭短發,頭發的長度不像一個女孩子會有的長度,也就只比平頭好一點了。四肢縴細得讓人擔憂,怕是用力點握個手就會把她的手骨折斷,皮膚也不像平常女孩子白嫩嫩的,就外表這麼看來,端木暖看不出是她天生皮膚不白,還是後天曬黑的,真不像個女孩子。

    從他走進客廳起,到現在他領著她走在回廊上為止,她總共只抬起過一次頭。

    不同于同齡女孩子,她話不多,應該說很少,至少到目前為止,端木暖只听過她說一句話,就是她在客廳里說跟著他的那句,要不是那一句話,他幾乎都要以為她是個啞巴。

    「我們家人比較多,剛剛客廳里聚滿了人,嚇到了吧?」

    端木家到現在還沒有分家,一家子幾十人還是住在一家,不過平常起居都是分開的,像端木堂是住在主宅,端木暖他們四房的人是住在西樓的,端木安是大房的人住在大院那邊。

    羅木怡沒料到他會主動開口跟她說話,在听到他的聲音時愣了一下,不確定他是不是在跟她說話,她抬頭看看他,卻不料,這一看就掉進了他眼里琥珀色的清潭。羅木怡頓時手足無措,她感覺自己連話都不會說了,匆匆地低下頭撇開視線,不敢再抬頭看他。

    端木暖見她飛快挪開望向他的視線,低下頭後瘦小的身子僵硬了,似乎很害怕他的樣子,他眼底一抹精光閃過,難道被這個其貌不揚的瘦猴子看穿了?

    端木暖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看向跟在他身後的小女孩,帶著審視的眼神在心里重新評估眼前這個人。

    從他停下腳步轉身看著她起,她看起來似乎更加僵硬了,呼吸也慢慢開始急速起來。這麼害怕他,難道真的看穿了他?

    原本琥珀色柔和的眼神變得犀利起來,他一步一步慢慢走向她,明知道她害怕他,他偏偏就要放慢腳步,每一步都要踩在她的心上,他要碾碎她的小心思,看她怎麼敢向他捅刀子。

    「累了?不想說話?」偏偏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一點也不同于他現在的臉色,要是羅木怡現在抬起頭來看看他的臉,估計會被他精神分裂似的言行給嚇死。

    如果頭發有知覺,羅木怡的頭發現在肯定是爆炸狀的。

    「我嚇到你了?」多麼讓人愉悅的結果啊!

    羅木怡沉默著。

    「討厭我?」聲音听上去有些失落,「啊,原來是這樣。」

    看著已經開始輕微顫抖的羅木怡,端木暖迅速判斷得出他是對的,這只其貌不揚的瘦猴子看穿他了!看破了他的偽裝,知道他並不是人畜無害的。

    趁她還不敢跟別人說,他要趕緊處理掉。首先,先回客廳甩掉她這個包袱,接下來……

    短短幾秒,端木暖心里已經思索了近十種方案,毒殺她、棒殺她……或者,納為己用?

    端木暖才往客廳的方向走出一步,就發現自己的衣袖被那只丑陋的瘦猴子給拽住了。

    「我,跟著你……」羅木怡拽著他衣袖的手不敢放松,她小小抬頭,第一次看著他的眼楮對他說話,執拗的、脆弱的,「我要跟著你。」

    她眼神里帶著一點點期盼、一點點希望,惶恐不定、忐忑不安,端木暖通通都接收到了,他挑起嘴角,「嗯,以後都要像這樣回答我,嗯?」

    羅木怡生怕他回客廳跟爺爺說不帶她了,他剛發出聲音來,她連意思都還沒接收到就焦急地連連點頭,過了一秒,她反應過來才停住動作回答他,「好。」

    「嗯,那我們走吧。木怡睡我臥室旁邊的房間,好嗎?」

    一大一小再次走向西樓,羅木怡拽著端木暖衣袖的手一直沒放開,她稍稍抬頭看了看他。

    嗯,假裝忘記了吧,我只是忘了放開他的衣袖,「好……」要是這段路一直走不完就好了。

    「喜歡跟我說話?」端木暖看了看她仍舊抓著他衣袖的手,他也假裝,假裝他已經甩開了她的手。

    「嗯……」等他把她帶到了地方,他大概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不斷不斷地跟她說話了吧。

    「要是想找我聊天就到我房間來。」

    羅木怡不敢置信地一下子抬起頭,正好對上他溫和的眼神和暖暖的笑容,一時間,她心里滿滿的都是快樂,不懂得掩飾情緒的小臉神采飛揚,「嗯!」

    端木暖微微斂目,原來,是喜歡他啊……

    把那只其貌不揚的瘦猴子送到她的房間,安頓好她以後,端木暖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雙手一扯自己穿著的白襯衫,也不管被扯壞了的衣服鈕扣四處散落,脫掉白襯衫,隨手丟在紅木地板上。

    他luo著上身走進浴室,打開洗手台的水龍頭,捧一把水抹在臉上。水稍稍沾濕了他的頭發,他抬起頭看向鏡子,水珠也由此從臉上滑落,順著他的臉部輪廓蜿蜒而下,幾滴滑到下巴直接滴落到水池,幾滴順著頸部一直往下,滑過精壯的胸膛。

    二十二歲的他,還是太年輕了。沒有媽媽幫他籌謀、護著他,爸爸雖然沒有再娶,卻也沒管他,一直醉心于他的科學研發工作,一年也就見那麼幾次,不是重大節日都見不到。只靠他一個人的力量要在這個家里站穩腳,還是太弱了。

    老爺子讓他看顧那只瘦猴,是在試探他,還是真的信任他?而老爺子派到他身邊的人,竟然喜歡上他?想到這里,端木暖不由笑了。

    力量薄弱時,借他人的勢力或某種因素,使己身看起來很強大,以此虛張聲勢,懾服敵人……三十六計,樹上開花。

    三個月後。

    黑色的窗簾把明亮的陽光阻隔在窗外,房間里一片昏暗,幾乎要分不清外面到底是早上還是晚上,要不是敲門聲,還在床上安睡的人還可以睡上一段時間。

    羅木怡惺忪地推開自己身上的被子,縴細的腿跨下床,踩在紅木地板上,赤著腳跑去開門。

    「木怡,早安。」

    「早安,暖哥哥。」羅木怡臉紅紅地跟他問好,瞌睡蟲也在見到他的一刻全部飛走了。

    端木暖走進房門大開的門口,一進來,就往窗戶走去,把黑色窗簾拉開,金黃的陽光瞬間照亮了房間里的每個角落,羅木怡也徹徹底底地醒了。

    「睡太多了會頭疼,今天天氣不錯,跟我出門走走,嗯?」

    羅木怡在住進端木家以前,過了兩年顛沛流離的生活,導致她很淺眠,只要有一點點光線、一些些聲音都會使她醒來,也正因這樣,她房間里所有的窗簾都是最能隔絕光線的黑色。

    羅木怡的爸爸羅季是個攝影師,在他心愛的妻子去世後,他心神俱愴,整日整夜地用工作麻痹自己,疏忽了對羅木怡的照顧。直到不久前,端木堂與他們踫面,看不得干孫女受這樣的委屈,最終兩個男人商量決定,讓羅木怡到端木家住上一段時間。

    羅木怡果斷點頭,「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好。」羅木怡馬上沖進浴室,拿出最快的速度洗漱干淨,穿戴整齊。

    五分鐘後,羅木怡背著小鉤包,戴著鴨舌帽,一身藍色的牛仔衣,活脫脫一個男孩子模樣地站在端木暖面前,整裝待發。

    端木暖坐在她的床上,床褥很軟,他感覺像是坐進了一團棉花里一樣,床上還有著她的香氣,混雜著薰衣草的清香。端木暖眯了眯眼,要是眼前這個人不是瘦得跟竹竿一樣,不是像個男孩子模樣,或許還挺引人遐想的。

    他朝她招招手,又在她走過來後示意她蹲下一點,羅木怡眼楮帶著迷惑的眼神,在他身前半蹲,與他的視線平行,她低下頭,害羞得不敢看他。

    端木暖一手摘下她頭上的鴨舌帽,「這麼熱的天,戴帽子不熱?」

    「不熱。」

    「那臉怎麼這麼紅?發燒了?」端木暖抬起手,指背貼上她的臉頰,「嗯,越來越紅了。」端木暖輕笑。

    除了端木安以外,他沒有遇見過這麼單純的人,連情緒都不懂得掩飾的,讓人一眼就可以看穿她的小心思,或許也是這個原因,跟這個女孩子相處了三個月後,他發現她似乎越來越順眼了。

    羅木怡只覺得害羞得說不出話,要怎麼解釋呢,之所以戴鴨舌帽,是因為前幾天跟端木安玩的時候,被端木安問她頭發為什麼會這麼短,不像別的姐姐頭發長長的。

    在心上人面前,自卑的心理總是會放大一百倍,她特地找了頂帽子戴上,自欺欺人地以為帽子遮一下,別人就不會特別留意她頭發的長度。

    現在又是盛夏,穿吊帶褲都覺得熱,何況她還戴個帽子,怎麼可能會不熱。再加上跟喜歡的人靠得這麼近……

    「怎麼又不說話了,生氣了,又不想理我了,嗯?」端木暖摸摸她的腦袋逗她。趁著她現在懂得還不太多,逗逗她,以後長大懂事了可就沒這麼好玩了。

    「害羞的。」羅木怡非常難為情地把這三個字吐出來,她自己都能感覺到她的臉肯定更紅了。

    端木暖狀似恍然大悟,然後特別坦然地示意她起身,「餓了。」

    「啊?」

    「下樓吃早餐。」端木暖起身,揉了揉她的腦袋後走出了房間。

    羅木怡茫然的像小尾巴似的跟著他的腳步下樓,怎麼就說到這里了……嗯,雖然她的確是餓了。餓了,吃早餐,嗯,好像沒有哪里不對呢,嗯,吃早餐吧。

    房間里,那頂鴨舌帽孤零零地被丟在大床的中央,而它的主人已經忘記了要把它戴上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番外篇

    必于外遇這個問題,好像是幾乎所有已婚女性都會反復思考的事情。

    自己的丈夫最近對自己的態度比起以前有了些什麼變化,是好了還是差了,是殷勤了還是冷漠了……

    听說男人在出軌以後,為了減輕一下自己心里的愧疚感,都會加倍地補償妻子、對妻子好。具體行為大致是,無緣無故買給妻子她平日心心念念的奢侈品,對妻子越來越寬容,吵架基本上不會還口……

    羅木怡瀏覽完了以後,把網頁數據關掉,開始陷入沉思。

    怎麼感覺這些舉動,端木暖基本上都符合了,難道他真的有外遇了!

    可是,他們才剛結婚不久……現在還算新婚吧,一結婚就馬上出軌?這個假設有些太大膽……

    羅木怡抬頭,偷偷看了看坐她對面,被她正懷疑著有外遇的新婚丈夫,看見他正幫她剝著蝦殼,動作快速卻一點都不顯狼狽,一下子就剝好了幾只。

    可是也不對……他現在幾乎都沒有飯局,有飯局都帶上她,不然就全部推給趙緒風。

    她之前也問過他,這樣對趙緒風會不會不太好,這麼多應酬壓在身上,哪有時間交女朋友,可是他說,趙緒風就是喜歡這些場合,然後她也不說話了。

    他現在要不就在家里工作,要不就去公司,但是每天準時回家,工作做不完也拿回來家里繼續,哪里來的時間搞外遇?

    羅木怡又偷偷地瞄他一眼,他低眉,神情認真,即便是剝蝦殼也是動作優雅的,剝好一只就放在盤子里,然後又剝一只……另一側的盤子里面蝦殼已經堆了一大堆了。

    他又把剝好的一只蝦子放到盤子里,手伸到面前的盆子里洗了洗手,在餐巾上擦干手上的水珠,然後直接抬頭捉住她的視線。

    羅木怡被嚇一跳,正準備說些什麼解釋一下,卻見他似乎沒有詢問她的意思,一下子撤走了視線,然後骨節分明的手指握著裝著溫水的玻璃杯遞給她。

    她乖乖地接過來,然後低頭,想用最快的速度清除瀏覽記錄,結果卻被他一下子抽走了。

    羅木怡石化了。能不能再讓我多按一個鍵,你再拿走?

    羅木怡一直盯著他手上的手機,視線一瞬也不肯挪。

    對座的人直接無視她的視線,把她的手機放在他左手邊,右手把放滿了蝦子的盤子擺在她面前,「先喝一口再吃。」

    羅木怡一邊想著,怎麼把手機要回來,一邊听話地喝了口水,然後就听到他說︰「吃飽再玩手機。」

    于是,就出現了一幕,女孩子坐在那里一直吃,吃著吃著就抬頭偷看對座的人,似乎是看他在做什麼,然後又低頭繼續吃。而對座的男人嘴角微微上翹,笑容里都是縱容和寵溺,一直注視著女孩子,只有當女孩子快要抬頭偷看他的時候,趕在那之前悠閑地收回視線,假裝不知道他知道女孩子在偷看他,如此反復循環。

    他們周邊的幾張桌子坐的都是情侶,然後那幾桌幾乎無一例外地陷入一種微妙的僵局,做男朋友的都不由得時不時地看向他們那桌,就是希望能遞給端木暖一個「兄弟,拜托別再秀恩愛了,我女朋友臉色都黑下來,快要翻臉跟我分手了,給條活路走走」的眼神。

    有一桌的女生比較直接,直接低聲抱怨她男朋友,「你看人家那個才叫愛情,話沒說幾句,可是人家的表情動作里滿滿的都是愛意……你愛個什麼鬼啊,只會結帳買單!」然後抓起包包起身離開,走出了餐廳。

    那男朋友在等服務生買單的時候,幽幽哀怨地看著濃情蜜意的那一桌,心里默默吐槽自己女朋友,說得好像別人不會結帳買單一樣。

    當然,羅木怡是沒有留意到這些事,她全副精力都放在了吃跟預防端木暖看她手機這兩件事情上,心里只想著要趕緊吃完拿回手機,然後清除瀏覽記錄。而端木暖對于別人的目光一向是沒有什麼心理壓力的,除了他家小妻子的目光,于是他們這桌繼續毫不在意秀恩愛。

    就在羅木怡快要消滅完面前的食物時,放在端木暖左手邊的她的手機收到了一條簡訊,屏幕自動亮了,端木暖自然而然地看了過去,掃了一眼,看完了自動彈出來的訊息內容。

    Christine傳來,笨!現在出軌不一定要見面才能出的,都可以在線視訊出軌啊,luo聊有沒有听過?

    端木暖微不可見地皺了皺眉,看了眼還在埋頭努力吃的小妻子。

    羅木怡吃完最後一口,抬頭,剛好接上了他有些復雜的眼神,嗯?然後余光注意到亮了屏幕的手機,視線挪過去了一下,心里覺得不妙,再把視線挪回來,見他的神情似乎有棹無奈……他知道了她懷疑他有外遇!

    羅木怡心里一陣緊張,雙手在桌底下絞著手指,低垂下雙眸,有些心虛地解釋道︰「嗯……我不是故意的。」

    又抬眸悄悄地看了看他,見他在等著她解釋,她囁囁嚅嚅地繼續說︰「你最近買原文版的專業用書給我,買了一批又一批,我看書累了才看看你,你就放下工作,陪我聊天半小時,又幫我剝蝦殼之類的……以前都不是這樣的,我就以為你怎麼了……」

    端木暖一言不發,只是靜靜地看著她,在思考什麼,但就羅木怡看來,像是她傷害到他了,她態度誠懇地跟他認錯,「對不起,我以後都不會再懷疑你的,你原諒我吧?」

    端木暖也沒多說什麼,「嗯。」轉移話題,「吃飽了嗎?」

    羅木怡以為他還在生氣,不敢跟他多說什麼,就嗯嗯嗯地點頭。

    端木暖看了看她面前,剛剛裝著蝦子的盤子空了,裝著一碗白飯的碗也空了,他一點一點地回憶著,她好像還喝了幾碗湯,吃了半盤菜心,半條槽辣脆皮魚,半盤芹菜炒肉片,是該飽了。

    「走吧。」

    羅木怡乖乖地點頭起身,下一秒,手就被他握住了,剛剛一臉做錯事表情的小臉一瞬間放晴,笑靨如花地跟著他走向櫃台。

    女服務生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按好了收款機,聲音甜美地提醒他們要付帳的金額。

    端木暖掏出錢包,左手翻開來,握著羅木怡的右手拇指揉了揉她的手背,「照片上邊的那張卡。」錢包往羅木怡的方向移了過去。

    「哦。」羅木怡伸出右手,把他說的那張卡抽出來,遞給女服務生。

    男的英俊,女的嬌美,兩人站在一起這麼登對,感情又那麼好,怎麼不羨煞旁人。

    女服務生接過卡,邊為他們結帳邊羨慕地說︰「你們感情真好,」連結帳這麼短時間都不願意放開手,應該還是小情侶,「計劃什麼時候結婚?」

    「我們已經結婚了。」

    羅木怡高興地點頭附和,「嗯嗯!」

    女服務生有些吃驚,沒見過結了婚還這麼黏黏糊糊的,不由贊嘆道︰「那你們感情很深。」

    羅木怡繼續高興地點頭,「嗯嗯!」

    端木暖沒說什麼,直到女服務生已經幫他們結好帳,把卡還給羅木怡,羅木怡又把卡放回原來的位置後,他才補充,「喜歡她好幾年才娶到手的。」

    女服務生听了都有些不好意思,而羅木怡則是不敢置信地睜大雙眼。

    端木暖若無其事地跟女服務生禮貌地點點頭致謝,回頭看到呆呆的羅木怡。松開手,摟上她的腰,帶著已經不知道怎麼走路的人走出餐廳。

    羅木怡坐在了車上,思緒都還在神游還沒回來。

    她反反復覆地在想他剛剛說的話,一字一句,每個字詞之間的停頓,她發現,無論她怎麼看、怎麼理解,這句話也只有一個意思……可是,明明就是她暗戀加喜歡他好多年才對啊,他怎麼會這麼說呢,難道,剛剛她是在作夢?

    等她想了一大堆以後,回過神來才發現,車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下來了,到家了。

    羅木怡認出來,這是西樓的停車處,旁邊還立著根燈柱,暈黃色的溫暖燈光靜靜鋪灑下來。

    罷剛結帳的時候,羅木怡就有留意過餐廳里的鐘,那時候是九點,現在估計差不多十點了吧,也不知道她發了多久的呆。

    她側頭看向端木暖,正想問他什麼時,發現他正盯著她看,也不知道他盯著她看了多久了,她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原本想說的話也在接上他的視線的一瞬間忘光了,只知道呆呆地看著他。

    端木暖早就知道她的情商不太好,不過還好還有智商補救一下。他摸摸她的頭頂,又輕輕壓了壓,然後他解開了自己的安全帶,又把椅背調下去了一點。

    「過來。」

    羅木怡像是一瞬間回魂了,她咬了咬下唇,猶豫沒幾秒,解開了自己座位上的安全帶,手腳並用地爬過去他那邊,爬到他身上,分開腿跨坐。

    她不好意思看他,害羞地緊緊抱著他,腦袋都埋進了他的懷里,壓了壓跳得飛快的心跳,聲音悶在他的懷里,問他,「你是不是要跟我表白?」

    端木暖關掉車頭燈,車子的前頭一下子暗下來,只剩淡淡的暈黃色光線,「嗯……想听?」

    羅木怡高興又期待,又有點羞澀地點頭,點個不停。

    端木暖笑,「這麼想听?」

    羅木怡害羞地小小聲解釋道︰「你都沒告訴過我,我還以為……」又小小地抬頭看看他,「我都不知道……」

    黑暗中,連眼前距離這麼近的人面容都是模糊不清的,可他看得清楚,即便是在這樣的黑暗里,她的眼楮還是亮得發光。

    端木暖似是坐得不舒服,動了動,調整了下坐姿,然後一手按在她的**上,一手按上她的肩背,把她整個人按在懷里,讓她听自己的心跳,感受他脈搏的跳動。

    他的心跳脈搏告訴她,他並沒有像他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那麼淡定從容,他也像她一樣,心髒為對方加快跳動,她不需要胡思亂想,他一定也是愛她的。

    羅木怡听著他同樣飛快的心跳聲,她的心髒似是受到了呼應,又跳得更快了一些。明明要表白的人不是她,可她卻比自己要表白的時候更加緊張。

    「木怡,愛情並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在你愛上我以後,我就會立刻很愛很愛你。它不像是在比賽跑步,你跑了兩步,我就要馬上跟上。我們之間,可能連你還沒意識到你喜歡我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而我當時只處在剛知道你的階段……」

    羅木怡現在都還能記得當時自己有多難熬,抱著他的雙臂也更緊了些。

    「後來,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我注意你的時間變得越來越多,然後我就知道,我是喜歡上你了。」端木暖嘆了口氣,「你不要想那麼多,我會一直對你好的,因為我也很愛你,不是出軌有外遇要補償你……」

    羅木怡用力地點點頭,頭埋在他懷里,在上面光明正大地抹掉自己的眼淚。

    「是我向你求婚的呀,小傻瓜。」

    羅木怡繼續點頭,除了點頭,她已經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話了,驚喜一瞬間在心里頭炸開。原本已經有心理準備,他跟她在一起,可能一直都不會喜歡上她,但是只要跟他在一起,然後他對她好,即使他一直不喜歡她,她也是願意的,她以為,這已經是最好最好的結局了。

    可他對她真的很好很好,比以前好多了,讓她不得不懷疑他是不是哪里不對了,根本就沒往這個方向想,他對她這麼好是因為他也愛著她。

    心里頭滿滿的都是喜悅、滿足、甜蜜、如願以償……

    端木暖知道懷里的人又哭了,真是沒見過比她更愛哭的人了。不高興了,哭;委屈了,哭;連高興都是哭……他無奈,跟她在一起後,原本沒有多少哄人經驗的他,哄人的技巧日漸見長。

    他親親她的頭頂,用被她訓練調教出來的技能輕輕地哄著她,「好了,不哭了,乖,以後每天都跟你表白好不好,別哭了好不好?」

    羅木恰連忙用力地點點頭,生怕他把話收回了反悔。看到他調笑的眼神,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但還是小聲地提醒他,「你要記住,每天都表白哦。」

    「好。」他捏過自己的衣袖,一點都不嫌棄地幫她擦眼淚。

    羅木怡笑得更加高興燦爛。

    最美好的就是,在她看著他的時候,他正好也看向她,當她喜歡了他好久好久,而他也告訴她,他也喜歡了她好久好久……

    歷經七年,她的愛戀終于修成正果。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謝謝

TOP

Thanks

TOP

Thx

TOP

Thanks
你好

TOP

Thank you

TOP

TOP

:)

TOP

3Q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