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橙《作家的一夜實習》


出版日期:2007-11-30

某羅曼史女作家書寶寶難產紀錄──
難產原因︰寫不出編輯女王要求的害羞激情戲。
解決辦法一、借「愛情動作片」回家觀摩;
下場︰被鄰居大哥撞見,借他一片當封口費。
解決辦法二、真人現場Live  Show,封口人友情贊助;
下場︰不想看有點在意的人被染指,所以逃跑破功。
怎麼辦怎麼辦?寫不出來就交白卷,
交白卷就開天窗,開天窗就等被鞭,
她好緊張好害怕好驚嚇啊~~~~
啥?鄰居大哥願意和她模擬戀人情境,
藉以刺激她貧乏到破表的羞人靈感?
很OK啊,可不說只是模擬實習嗎?
為什麼到最後會變成兩人一起「身體力行」……


算你狠 阿秋

    某個冷風颼颼,只想賴在床上的早晨,MSN才剛連上線,咚咚咚的聲音就響起。

    「阿秋啊!」

    「安怎?」

    「有沒有寫?」甜阿橙問。

    「當然……沒有。等會看能不能寫一些。」阿秋以為甜阿橙在問稿子的事。

    汗ing,平平一起開稿,甜阿橙都寫完兩本了,阿秋還磨磨蹭蹭地在第六章打轉。

    「噗!先寄給你看寫什麼,你看看能不能寫出大概類似這主題的序文。」說完後,甜阿橙立即傳檔。

    看完後,阿秋敲著鍵盤,馬上回了三個字。

    「可以啊。」

    阿秋只是懶惰了點,寫倒是沒什麼問題。

    「阿秋加油,甜寶寶靠你了。」這段文還附了一張背景有兩朵花,裝可愛的米魯蛋,看得阿秋膽戰心驚。

    「靠啥?」啥咪?發生什麼事?一頭霧水的阿秋很白痴的問,孰不知正一步步踏入悲慘的命運。

    「你沒看到我昨天的留言嗎?不是有請你寫序,明天早上可以給嗎?」甜阿橙繼續裝可愛地道。

    大驚!

    阿秋不敢相信地將這三句話來來回回看了好幾遍。若是有看到留言,阿秋說什麼也不會上線,還呆呆的讓你敲啊!

    「你可以吧?」甜阿橙擔心的問。

    「可以吧!正在想ing。」阿秋滿頭冷汗地回。事到如今,說「不」還來得及嗎?

    「慢慢想,時間到了,我要下去窩著睡一下。」

    酒肉朋友就是酒肉朋友。

    鎊位看倌,這就是有異性沒人性的甜阿橙啦!放著可憐的阿秋在這幫她寫序,而自己竟要跑去跟她的「姬旦公子」約會。

    「哇咧!叫我寫序,你去睡喔!」阿秋祭出洋蔥頭打小人圖,發狠地打著小人頭。

    「不然我陪你,三分鐘。」

    三分鐘過後,甜阿橙果不食言的跑去睡她的大頭覺。

    *** .***

    唉!曾經有一段自由的時光放在阿秋面前,阿秋沒有珍惜,等失去的時候,阿秋才後悔莫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于此︰如果上天能夠給阿秋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阿秋會對那個女孩子說三個字︰「算你狠。」

    如果非要在這份不甘加上一個期限,阿秋希望是……一萬年!

    甜阿橙,既然你不仁,就別怪阿秋不義了!

    偷偷跟看倌們說一件八卦。

    嘿嘿嘿!據說甜阿橙的姬旦公子英俊瀟灑、氣宇非凡,風度翩翩、無人能及。不管我們MS2聊得多熱絡,八卦再精彩,時間一到,甜阿橙必拋下我們跑去跟她的姬旦卿卿我我。

    不過,就算姬公子再強壯有力,再怎麼讓甜阿橙車福美滿,他還是敵不過日貨天後。

    有天,台灣凌晨兩點多,阿秋巡完田後,驚覺甜阿橙還在線上。(通常這個時候甜阿橙已經跟姬公子溫存數回合了。)

    一敲之下,才知姬旦公子正咬著棉被,含怨地看著甜阿橙跟日貨天後上演GL戲碼。那天,是阿秋認識甜阿橙兩年多以來第一次出軌。自此之後,每個星期四晚上,姬旦公子必定縮在床角咬棉被。

    八卦結束,謝謝大家。

TOP


第一章

    「嗄?!嗯……可以再說一次嗎?」席彥君努力的咽口水,希望對方能再重講一次。

    「嗯,出版社方面,希望你能夠配合這次的套書系列,寫出一夜情的故事,所以請你在書中加幾場床戲,最好能夠激情一點,有渲染力一些……」出版社編輯講得可溜了,劈哩啪啦說一堆,通順又不打結。

    席彥君瞪著桌前的水杯,怔怔的發呆出神。

    不會吧……

    「依你的文筆是不會有問題的啦,我覺得你一定可以做到。」編輯的話像是從外層空間飄來,虛浮不切實際。

    有問題,當然有問題啊,問題可大了哩!她身子定住不動,俏臉怔愕。

    炎炎夏日中,外頭的蟬鳴聲不斷,節節攀高的氣溫,讓柏油路面不斷散發著氤氳水氣,本來該是個快樂暑假的……

    席彥君猶如置身絕冷谷底,呼呼強風朝她頭頂狂吹不休,讓她從頭冷到尾,甚至連握電話的手也微微抖著。

    「所以,為了套書上市檔期需要,這次的新書麻煩妳在兩個月後的月初交給我,有問題的話可以事先把稿子丟過來,我幫妳看一下中間有沒有出現問題,如果妳怕進度沒有跟上,我等一下傳真進度表給妳,妳記得按時回報進度給我。」一口字正腔圓的國語還在說,完全沒有察覺另一頭早就悄悄沒了動靜。

    她、她她她……席彥君提筆記下了大概,但有句話卻怎麼想說也說不出口,強憋在心底,急煞了她。

    又陸續交代了一些事項後,編輯大人總算滿意的停下宣布事項。

    「好了,差不多就這樣,還有什麼問題嗎?」

    冷冷的空氣從背後刮了席彥君一身,她抖抖身體,咽咽口水,以顫抖又干澀的微弱聲音開口。

    「有……」她很有問題啊,大人!

    「欸,妳竟然有問題?」另一頭的編輯嚇了一跳,與她合作一年多來,她總是能在限定時間內交稿,就像品學兼優的乖寶寶,從不讓人擔半點心,如今……「身體不舒服?或者家里有事?」納悶極了。

    「我……」席彥君吞吞吐吐,話卡在喉間,要上不上,要下不下,好難過。

    「妳有話直說沒關系。」

    「我……我我我……我不會寫床戲。」漲紅著臉,她一古腦的把話給喊出來,說完還拚命顫抖,冷汗又流了一身。

    令人窒息的空氣凝結,半晌還無人說話。

    「這很正常,妳不知道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編輯隨後爆笑出聲。以席彥君的作品看來,確實從沒寫過這一方面的事,但沒寫過,並不代表不能嘗試啊,所以這次她才會要求由她來接以一夜情為主題的套書。

    「我……」席彥君囁嚅著,紅羞的臉經過編輯大笑後,又更為紅潤。

    好不容易把笑聲止下來,編輯又開口。

    「妳不用想太多,就先多看書,多找這方面的資料,看久了自然就會有心得,要寫出來並非不可能的事。」說得好容易。

    「可是我……」

    「哪邊還有問題?」

    我沒有經驗啊,光是這樣看有用嗎?席彥君把疑問寫在心底,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哪一方面還不懂?」編輯又再確認了一次。

    輕嘆口氣,黑潤眼眸內全寫滿無奈。「沒……沒了……」事到如今,她還能說啥,總之就跟編輯講的一樣,多看多找資料吧……

    「很好,那妳等等,我馬上把進度表傳真給妳,妳收一下喔。」

    「好。」

    就這樣,席彥君敲定寫作生涯中參與的第一本套書。

    筆事中男女主角是上司與下屬的關系,後來兩人發生了一夜情,附記︰一定要有一場床戲以上……

    看著自己剛剛寫下的筆記,再度把眼眸瞄向窗外藍天。外面的太陽好大,這本來該是她大學二年級快樂的暑假啊,怎會變成痛苦地獄的開始呢?嗚嗚嗚嗚嗚……

    ******

    「急急忙忙把我找出來,有什麼事?」林燕燕將長發綁好,固定在腦後,率性的拎著白色帆布包包,一身T恤短褲的往商店街另一頭小跑而來。

    「嗚……」見到好友,席彥君當場眉毛垂成八字。

    「呃,妳還好嗎?」見苗頭不對,把人拉到一旁詢問。

    「不是很好。」吸吸氣,她感覺胸口還是悶悶的。

    「身體不舒服?」林燕燕瞠大眼,上下打量好友。

    只見她紅潤的臉蛋上,黑亮水潤大眼正一眨一眨的,俏挺的翹鼻偶爾吸吸氣,代表她現在處于無可奈何狀態,粉嫩潤唇不時掀掀動動,標準的心事重重模樣。

    「一小時前我接到出版社的電話,要我寫套書。」眸光瞥向好友,席彥君鼓起勇氣,開了頭。

    「那很好啊,妳不是一直很想寫套書?」林燕燕了解的點點頭。跟一些大牌天後寫套書,不是她的寫作願望之一嗎?

    「是這樣沒錯,但是……」話說了一半又停住。

    「但是?」微皺著眉頭,林燕燕跟著緊張,眼楮不停張大。

    「故事中要發生一夜情,所以我要寫床戲……」話說到這里,席彥君已經不敢抬頭看好友了。

    氣氛尷尬了一下。

    「我剛剛听錯了嗎?」搔搔頭,林燕燕干笑。

    席彥君眼兒瞟向她一眼,小手又漸漸發冷。

    「妳沒听清楚嗎?我說……我要寫床戲。」面對好友不敢置信的神情,她只好鼓足勇氣,再說一遍。

    林燕燕「啊」了聲,眉頭皺得緊緊,小嘴也因一時驚訝忘了關上,眼內寫的全是驚訝。床戲嗎?

    「妳也被嚇到了嗎?」席彥君小聲的問。

    林燕燕又只好干笑數聲,摸摸鼻子,又轉轉眼楮。

    「我記得妳沒經驗,是吧?」何只沒床上經驗,她連談戀愛都是那種純純的單戀游戲耶,要怎麼寫床戲啊?

    「嗯……我是沒經驗……」席彥君想笑,但又笑不出來。

    沒辦法,這是工作啊,而她,一向又是非常熱愛這份寫作工作的。

    覷向好友的臉,林燕燕深深吸了口氣,神色凝重的拍拍她的肩頭。

    「呃,我知道妳的作者身份只對我一個人說,也知道妳從來沒有真正戀愛的經驗,更別提是那方面的事了……可是彥君,我想我還是只能愛男人,也只能接受跟我愛的男人上床,暫時無法陪妳一起切磋學習這方面……」

    聞言,席彥君哭笑不得,猛搖頭的看著好友。燕燕在說什麼玩笑話啦,誰要她來切磋學習……

    「對不起啊!」以為自己說中了,林燕燕又鄭重的道歉,婉謝好友厚愛。

    雖然她們感情很好,是高中到大學的死黨,互相扶持經過許多劫難,但這並不表示,她的身可以接受她的身……

    「我沒有要跟妳一起……一起那個啦!」又急又羞,席彥君喊了出來,就怕再晚個幾秒,她又要再說一次對不起。

    「呃……」林燕燕眨眨眼。沒有要那個嗎?

    「妳到底在想什麼?我也只愛男人,只跟我愛的男人上……上床。」澄清的同時,席彥君也覺得自己越說越離譜,小臉又泛起桃紅。吼,都是燕燕害的啦!

    林燕燕朗笑數聲。原來是她想錯了喔,哎唷弗唷。

    「那妳要怎麼吸收『新知』?」

    「嗯……」

    「找妳家隔壁那個鄰家大哥哥如何?」林燕燕又出餿主意。由于彥君一路都是念女校出身,就算上了大學也是在以女生居多的國文系,身邊很少有男人出沒,唯一會提及的男生,除了她那個住在外頭不常回家的哥哥外,剩下的就是住在隔壁的鄰家大哥哥——耿宇杰。

    她看過那男人幾次,標準的日系男裝扮,不僅酷帥有型,重點是干淨清爽,一點也沒有男人的汗臭味,或衣服皺成一團的邋遢,每次出現總是帶給人俊帥又有型的感覺,皮膚好得吹彈可破,像塊奶油一樣,叫人忍不住想吞一口。

    瞬間,席彥君瞪大了眼。

    「妳在開什麼玩笑?!那個是哥哥耶,我要對哥哥怎樣?」

    「就跟他一起吸收『新知』如何?」相信她有了實戰經驗,一定會寫出更好的作品,對吧?

    席彥君毫不客氣的搥了好友一記。「妳別開玩笑,他是我哥哥耶!」

    「只是鄰家大哥哥,又不是親哥哥。」林燕燕挑挑眉。

    「總之不行就對了。」她氣極的瞪著好友。

    「好吧,那麼妳有什麼好的建議呢?」

    她掀掀白眼,無奈的說︰「編輯要我多找資料,還有……多看……」但,多看這些她就會寫得出來嗎?

    「那簡單,我們去租幾片妖精打架的片子不就好了。」林燕燕立即點頭,大剌剌的手一拉,就把身後的人拖著走。

    「我們要去哪?」

    「錄影帶出租店,挑幾斤好料的讓妳回家作功課嘍。」

    「租妖精打架?」那是啥?

    「讓妳看看各式各國的妖精如何打架啊,如果可以,晚上我就去妳家睡,跟妳一起看片子,呵呵呵呵!」林燕燕又賊笑了起來。

    席彥君在她身後皺眉。妖精?

    *** ***

    席彥君坐在房間地板上,地面堆滿了一堆香艷刺激的影片,跟從書店內不顧他人異樣眼光搬回的一大疊教導**姿勢的書籍,成堆成疊的就跟小山一樣高。

    嗯,她肯定的朝自己點點頭。相信有了這些,應該就夠了吧。

    吸吸氣,她打開書籍,翻閱起來。

    呃……女生陶醉的模樣,男女或坐或站扭纏在一起的畫面,局部放大男女性征圖,一幕幕看得席彥君臉紅心跳,身體微微發熱。

    她搖搖頭。算了,看書好像太呆板,還是來看影片會快一點,起碼她只要看動作就行,不用一頁頁的翻書。

    她放了一部妖精打架片,才剛一放,就被眼前場面給嚇到不行,就見螢幕中的男女互相擁抱在一塊,男生低沉有力的嘶吼聲及女人的yin聲浪語,建構成激情的畫面,瞧得她連忙把眼楮給摀起來,不敢再繼續看下去。

    「夭壽喔!」席彥君低低叫著。

    房間內持續著男人用力,女人喊叫的聲音,弄得她臉紅心跳不已,幸虧現在家中大人外出,哥哥也住在外頭,不然要是被看見她在看**,那她還要做人嗎?

    又過了一會,听覺總算是麻痹了一點,興奮的喊叫聲听來也不再那麼刺激,可是再這樣下去,她什麼都沒看到,要怎麼做功課啊?

    終于,當她鼓起滿腔勇氣,想扳開手指,從指縫間偷窺妖精的成人世界時……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門鈴突然大作。

    席彥君抬頭看看牆上時鐘,不知那麼晚了會是誰來按門鈴。該不會是燕燕今晚真的要來跟她一起睡了吧?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又是一陣鈴響,她想也沒多想的站起身,立刻小跑到樓下一樓去開門。

    「燕……」來不及把話說完,席彥君連忙退後一大步,臉色嚇得青筍筍,嘴巴一時忘了關上。

    「嗨,晚安。」耿宇杰舉起一只手來打招呼。

    他濃黑的眉毛下,黑色的瞳仁正對她微微笑,唇也上彎著,露出可口好吃的奶油小生笑容,向外翻飛的發型,將他襯得更為有型,全身上下散發著清爽有勁的氣息。

    「看到我這麼驚訝嗎?」他露出一口潔白牙齒。

    「對……不、不不不!宇杰,那麼晚來有什麼事嗎?」她干笑問道,表情僵硬無比。

    雹宇杰大她六歲,在大學畢業後,就利用自己在大學期間內的打工經驗開了間鋼琴酒吧,不僅經營得有聲有色,還利用多余的盈余多開了幾家不同性質的酒店,是個標準的年輕成功商人。

    「我忘了帶鑰匙,那麼晚了,我怕我爸媽在睡覺,所以過來跟妳『借回家』。」他的房間與她的剛好相鄰,陽台僅有一牆之隔,所以從外頭的陽台就可以爬到對方的房間外陽台上,常常他忘了帶鑰匙出門,就來跟她「借回家」。

    「好好好。」席彥君想也沒多想的便側身讓開路,讓耿宇杰跟著自己上二樓。

    就在爬樓梯時,她還想著自己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忘記了,結果謎底就在她打開自己房門的那一剎那揭曉,yin聲浪語如潮水般涌了出來,令站在房間外頭的兩人同時身子微微一震。

    慘了,她忘了把影片關掉!

    席彥君嚇得臉色瞬間刷白,連轉頭看的勇氣都沒有。

    她不要活了啦!這麼丟臉的事被看到了……

    雹宇杰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他神情自若,覷向前方女孩僵直的背影,唇邊揚起一抹笑意,試圖化解尷尬。

    「這是很好的休閑活動。」他說。很少女生會光明正大的看這個,但他了解女生也會有女生的需要,所以還算OK。

    「嗄?!呃……」席彥君一句話也擠不出來,支支吾吾。

    「我看看妳在看哪個片子,如果我沒看過,也借我看一下。」大大方方的推門走進去,耿宇杰隨即被地上的那一堆小山嚇了一跳。

    天啊,這滿滿的一堆是怎樣,她想要看到眼楮脫窗嗎?

    「呃,好多啊!」他也跟著干笑起來。

    在他身後,席彥君已經手抖腳抖,臉色發白得像是隨時會暈倒,心髒馬上要宣布罷工休息一樣。不行,為了她的名譽,她必須說些什麼!

    「這、這是工作需要……」終于,她透露一點點給他知道,這些不是她生理需求,也不是為了滿足好奇心,而是工作,很光明正大的,請他不要想歪掉。

    雹宇杰轉過身,神色古怪的瞧了她一眼。她的工作?

    她的工作不就是學生嗎?這跟看**有什麼關系,或者她有額外的兼差是跟這個有關……

    「兼差喔?」他試探的問著,期盼她說不。

    可是不說不,要說什麼?他也被自己考倒。

    「是……」是她寫小說要用的東西啊,學生是她的正職,自然寫小說就算是她的兼差。

    「呃……可以透露一下是哪方面的嗎?」耿宇杰有些不敢置信。他從小看到大的清純小妹妹,也因為某些需要而得下海做黑的?她該不會是在搞網路援交這一套吧,這絕對不是正當的打工工作,她知道嗎?

    不過,從地上這一堆堆的東西看來,她應該只是在想要嘗試的階段,而沒有實際經驗吧……

    「不方便說。」撇撇唇,她低低的回答。

    那欲言又止的模樣,更加深了耿宇杰的猜測。

    彥君怎會傻成這樣,工作多得是,何必做這行?

    看著她發紅的小臉,不由得讓耿宇杰深嘆了口氣。或許也該怪他們沒有即時發現她行為不正當,才差點讓她做錯了決定。

    如今他們該做的不是責怪,而是如何讓她不要一錯再錯。

    「彥君,那麼我也就不多問下去,不過妳明天到我的酒吧來找我一下。」他們有必要好好的談談,看看如何將她導回正途。

    「找你?」席彥君有點傻住。

    為什麼?

    「是啊,我有話對妳說。」他徑自向陽台處走去。

    「噢……好。」該不會他想要跟哥哥說,或是跟爸媽談談她偷看**的事吧?嗚嗚嗚嗚……

    「還有。」他又回頭。

    「還有?」

    「順便把那個片子帶來借我,那部我還沒看過。」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

TOP

Thx

TOP

Thx

TOP

謝謝
晨安

TOP

thx
渭城朝雨浥輕塵

TOP

thx

TOP

THX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