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芯《誤入妻途》


出版日期:2017-07-14

她喜歡攝影,他成了她拍的某張照片的背景之一,這沒什麼,
偏偏這有可能成為他「做壞事」的證據,這就有什麼了,
為了拿到檔案,他刻意接近她,設計了「英雄救美」的戲碼,
還表示條件任她開,怎知她居然說——「我要你!」
好啊,她大學剛畢業的小女人敢玩這麼大,他成熟男人沒道理玩不起,
可是把她帶回家同居後,他才知道他小看了她的「能耐」,
她每天都吱吱喳喳說個不停(沒看到他董事長特助的工作很忙嗎),
把他家窗簾換成花花綠綠阿嬤風,抱枕換成水果造型(絕對是在整他),
而且她的廚藝爛到不行,為了多活幾年,他只好化身煮夫(誰比他命苦),
不過老實說,看著她充滿愛慕的眼神,感受著她對他的關心,
他知道她喜歡上他了,而他會任由她胡鬧撒嬌,又何嘗不是如此?
可是為了不牽連到她,為了讓「計劃」能夠順利執行,
他只能逼她主動離開他,怎料事過境遷多年後,她居然忘了他是誰?!


第一章

    懊死!到底是誰發明高跟鞋的?像她這種粗枝大葉,沒有平衡感的女人,明明比較適合穿平底鞋。關潔書在心中咒罵連連。

    慈善義賣會她來過幾次,但穿得這麼正式的還是第一次,她穿著一襲套裝,配上一雙七、八公分高的高跟鞋,總覺得這雙鞋隨時有可能讓她跌個狗吃屎。

    深呼吸再深呼吸,她告訴自己可以的,好歹她曾經是短跑選手,跆拳道也晉級到黑帶一段,沒道理連雙高跟鞋都駕馭不了。

    她抬頭挺胸,慢慢地移動腳步,同時在心里告訴自己記得要拍照。

    天啊!為什麼一定要穿高跟鞋來拍照?

    一步、兩步、三步……救命,她已經到了極限!才正這麼想,她的腳一拐,整個人失去平衡往前撲跌。

    她以為這下死定了,不料卻落入一副溫暖厚實的懷抱,她抬頭,望進一雙幽深難測的黑眸,心莫名一震,這雙黑眸一點溫度都沒有。

    「沒事吧?」

    听著對方低沉又充滿蠱惑力的嗓音,關潔書心中的警鈴頓時大響,她有種直覺,這個男人很危險,似火又似冰,接近他不是被灼傷,就是被凍傷。

    奇怪,她怎麼會對一個初次見面的男人有這麼強烈的感覺?

    嚴毅鈞見她愣愣地看著自己,不知道是因為嚇到,還是犯花痴,不過無論是哪一種,都與他無關。

    「你還好吧?」只是既然都出手救了,總不能就這樣把她丟下不管。

    「很好。」怪了,明明沒有溫度的眸子,為什麼會放電?難道這就是俗稱的桃花眼?

    「那我放手了。」希望她可以站得穩。

    聞言,關潔書登時意識到自己還靠在他懷里,驚呼一聲,「對不起!」好糗,沒臉見人了。

    他放開她,「可以走嗎?」

    「可以。」只是有點困難而已,可她總不能老實跟他說。

    嚴毅鈞一眼就看出她的言不由衷,這個女孩子很倔強,他再望向她胸口別著的工作證,「攝影記者?」

    「對。」

    「你這樣子可以拍照嗎?」

    「我的搭檔等一下就過來了。」

    「那我就不打擾你了。」

    「謝謝。」

    嚴毅鈞微笑點頭,轉身走沒幾步,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畫面,那個女人是……他猛地停下腳步,轉過身去,就見她正搖搖晃晃地往門口走去。

    思忖了一會兒,他掏出手機傳訊息給鐘翰昆,要他將之前要他查的監視器畫面傳過來。

    沒多久,鐘翰昆回復訊息,他點開一看,臉色微變,果然是她。

    另一端,關潔書還沒有走到門口,就看到學姊王葦彤,她有些沒好氣地道︰「你遲到了。」腳痛死了。

    王葦彤笑得很曖昧,「潔書,不錯嘛,有艷遇。」

    必潔書愣了一下,這才意會過來她在說什麼,「丟臉死了,都不會來救我。」

    「能夠得到帥哥的注視,丟臉一下有什麼關系。」不理會她的白眼,王葦彤逕自續道︰「剛才扶你的那個男人,是富揚營造董事長的特助嚴毅鈞,如果不是葉家人反對,他早就被劉董正式收養。」

    必潔書這才想起大學社團學弟劉偉豪曾在偶爾一次的聚餐中提到,有一個男人差點成為他哥哥,難道指的就是嚴毅鈞?

    「潔書,你的春天真的來了。」收起笑臉,王葦彤一臉感動。

    其實關潔書長得很漂亮,偏偏對感情沒興趣,把接近她的男人都當哥兒們,常常發人家好人卡都不自知,一逕認為是自己沒有男人緣,到現在連初戀都沒談過,可憐。

    「你在胡說什麼?」干麼笑得好像她跟人家有一腿。

    王葦彤向她使了個眼色,「他在看你,不信你自己看。」

    真的假的?關潔書轉過頭,正好對上他的注視,明明隔著一大段距離,她卻有一種時間停止的錯覺,怎麼會這樣?

    「說不定他對你有意思。」

    耳畔傳來的聲音拉回關潔書的思緒,她扯開一抹微笑,輕輕地對嚴毅鈞點頭,他也朝她頷首當作回應。

    她連忙轉回頭,恰好對上王葦彤曖昧的眸光,她清了清喉嚨,故作淡然地道︰「像他那種成熟穩重的男人,不會看上我這種黃毛丫頭的。」

    王葦彤可不認同,「你看你,胸是胸、腰是腰,**又圓又翹,潔書,你絕對有招蜂引蝶的本錢。」

    「我現在只想趕快完成工作回家,還有,下次需要穿高跟鞋的場合不要再找我了。」這樣的折磨一次就夠了。

    「如果不是小方臨時請假,我會拖你過來嗎?上次你要的募款計劃書,我可是出了不少力,也沒收你錢。」有沒有義氣啊,枉費她還幫過她。

    必潔書勉強扯了扯嘴角,「就是因為這樣,我今天才破例穿高跟鞋幫你。」

    「好好好,委屈你了,工作吧。」

    不理會王葦彤討好安撫的笑容,關潔書開始工作,可是她一直感覺到有人在看她,又不好意思尋找,難道看她的人是嚴毅鈞?

    拜高跟鞋所賜,才幾個小時而已,關潔書的腳就痛到根本沒辦法走路,于是王葦彤要她在公車亭這里坐著等,她趕快去幫她買雙平底鞋來換。

    雖然很不淑女,但關潔書豁出去了,她把高跟鞋脫了放在地上,雙手揉按著酸痛的小腿和腳。

    「還好吧?」

    她的身子僵了一下,這聲音是……她一抬頭,對上一張俊逸的臉,她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嗨。」

    不知道是王葦彤的嘴巴特別靈,還是她的春天真的來了,她竟然會在這里遇見嚴毅鈞。

    「需要幫忙嗎?」

    「不用了,我的搭檔等一下就回來。」她頓了頓,忍不住問道︰「你都這麼熱心嗎?」他不像是個熱情的人。

    嚴毅鈞沒料到她會這麼問,顯得有些錯愕,她該不會誤會什麼了吧?

    他的表情讓她有些尷尬,她只好馬上解釋道︰「只是覺得你很好。」這樣的回答應應該沒問題吧?

    都是王葦彤啦,講得煞有其事,害她自己都覺得有可能,結果事實證明是她胡思亂想,不過這樣也好,現在的她根本就不想談戀愛。

    從她不好意思的表情,他大概可以猜得出她的想法,她看起來應該還是個大學生吧,正是愛作夢的年紀。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對我而言,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媒體。」

    必潔書听明白他的言下之意,回道︰「我不是媒體人,我只是偶爾代班。」

    「偶爾?」

    「對,攝影是我的興趣。」

    他在她身邊坐下來,「你們學攝影的為什麼喜歡到處拍照?」

    「漂亮的東西當然要捕捉下來。」她回得理所當然。

    「沒有經過別人的同意就拍照,你不覺得侵犯到別人了嗎?」見她說不出話來,嚴毅鈞又道︰「有時候你喜歡,不見得別人就喜歡。」

    「只是純粹欣賞而已,又沒有做販賣用途。」

    「對于注重隱私權的人而言,應該不喜歡被別人欣賞吧。」不管那日她是有心還是沒有目的地取材,他都必須查明她拍到的只是單純他和鐘翰昆的畫面,還是更稍早前,他們和孫力東交談的畫面,如果是後者,他必須趕快把照片拿回來。

    孫力東是這場復仇計劃非常重要的人物,台面上是由他負責與富揚的采購許課長接洽,如果讓富揚的人知道他這個特助跟孫力東有關,那他很難擺脫讓富揚陷入危機的漩渦。

    「這個我倒沒有注意。」

    「是沒有注意,還是自動忘記?」

    必潔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忽地,她的手機鈴聲響起,她才接起來,還沒開口,手機那頭就傳來林子尉氣急敗壞的聲音—

    「關潔書,你很行嘛,繼申請海外志工後,再次給我一記強大震撼,美索?背包客?你什麼地方不去,專挑戰爭或難民地區,你是嫌命太長嗎?你不要又把使命感那套搬出來,既然你那麼喜歡當志工,為什麼不對我發揮善心?」

    她不由得皺起眉頭,耳朵好痛,他吼這麼大聲做什麼?

    「學長,你知道泰緬邊境那里的童工、移工多可憐嗎?沒有飯吃,醫療設備不足,沒有完善的教育資源,他們看不到未來、看不到希望,他們……」

    「夠了。」林子尉打斷她的話,「上次你說的移工學校什麼的,我已經每個月捐五百塊了。」

    「你還會繼續幫助他們吧?一定會的,子尉學長最熱情、最善良,喂……唉呀,怎麼會收訊不良,喂……」關潔書假裝收訊不良的喊了幾聲後,連忙結束通話。

    是誰去向林子尉通風報信的?讓他知道,就等于昭告她整個生活圈,最近她一定會有接不完的電話。

    「移工學校?」

    一句話拉回她的思緒,她這才想起嚴毅鈞還坐在她身邊。

    「你也知道移工學校?」像是發現新大陸,關潔書的小臉瞬間亮了起來。

    嚴毅鈞點點頭,「公司一直都在關注國內外的公益活動,我有看過簡介。」

    「如果可以在自己的國家安穩成長,誰會想去陌生的地方生活?還要忍受不被接受的痛苦,只能打零工,冒著被警察追查,甚至還有可能被人口販子拐去的危險,他們除了要活下去,還要想辦法找到希望,教育他們知識和生活技能,這樣他們就能夠去找更好的工作,改善生活環境,這才是解決困境的長久辦法,你說是不是?」

    「我不否認你的說法,但你的家人會擔心。」

    「我父母在我大一的時候就相繼因生病離世,我現在是一個人,沒有任何羈絆,去海外當志工最適合。」

    「一個人……」嚴毅鈞喃喃低語。

    他曾經失去了一切,也以為往後只有他一個人,所以當上天再次給他一個家時,他真的很開心,卻不想到最後他終究還是一個人。

    望著他落寞的側顏,關潔書的心莫名一緊,想起王葦彤說過的話,嚴格說來,他算是個孤兒,她能夠體會那種孤伶伶的感覺。

    想到這里,她不由得安慰道︰「你其實很幸運,听說劉董曾經想要給你一個真正的家。」

    嚴毅鈞有些驚愕地瞅著她,「你知道?」

    必潔書干笑了兩聲,「你也知道媒體最愛的就是八卦,多少听到一點,不過就只有一點點。」

    他不相信,她的表情可不是這麼說的,「看來我得對媒體更好一點,需要幫忙嗎?」

    明明他很正經的詢問,她卻忍不住笑了出來。

    看著她燦爛明亮的笑顏,嚴毅鈞的胸口倏地一窒,現在他最不需要的就是陽光。

    他看了一下表,微微一笑道︰「我看我坐計程車回去好了。」

    必潔書有些不知所措,剛才她說錯什麼了嗎?她可以感覺得出來,此刻他的笑容就和第一次見面時一樣,客氣有禮,但沒有真心。

    嚴毅鈞站起身,問道︰「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關潔書。」她馬上回道。

    「很好听的名字。」說完,他轉身走開。

    望著他招計程車的背影,關潔書的疑惑更深,她實在無法適應他的態度這樣變來變去的,不過有一點她不太能接受,既然他問她叫什麼名字,他也應該自我介紹一下吧,雖然她早就知道他是誰,但那感覺不同。

    「潔書。」

    她轉頭看去,抱怨道︰「學姊,你也太慢了。」

    王葦彤將鞋子遞給她,「我早就到了,只是想說讓你們多講點話,怎麼,釣到了沒?」

    必潔書換上平底鞋後,故作嚴肅地道︰「學姊,怎麼辦,我好像得罪他了,他會不會對我怎麼樣?」

    王葦彤瞪大眼,「跟他接觸過的人,都說他對人很客氣,臉上總是帶著溫和的笑,關潔書,你到底做了什麼好事?真枉費我剛才還在對面吸廢氣,你竟然發人家好人卡,你想氣死我是不是?」

    見她的情緒越來越激動,關潔書小聲提醒道︰「淑女,街上,形象。」拜托,人家對她完全沒意思,她就算想發也發不了。

    王葦彤吸氣再吸氣,在外面她要保持淑女形象,可是還是忍不住又瞪去一眼。

    必潔書揚起討好的笑容,腦海中卻浮現他那落寞孤獨的表情。

    難道劉家並不如外界傳言的對他極為看重?在大學時代,她和劉偉豪也相處一段日子,他是個個性開朗的大男孩,雖然因為失戀性情變得古怪,可是他提起差點成為哥哥的男人時,臉上沒有不悅的表情,只有無奈,可見得他並不討厭嚴毅鈞。

    或者是,寄人籬下本就有諸多無奈、苦楚,更何況又是親戚眾多的家庭,人多嘴雜,也許傷害到他了也說不定。

    想到了這個可能性,她的心莫名泛疼。

    凌晨兩點,嚴毅鈞和鐘翰昆用電腦視訊,討論他私下成立新公司聯雲的事。

    表面上他的職稱是董事長特助,但這只是煙幕彈,用來堵住那些想把他趕出富揚的人的嘴,劉允輝對他的栽培和對劉偉豪是一樣的,他實際上也參與了公司的營運。

    正因為如此,面對對他有所質疑、冷嘲熱諷的人,他都忍下來了,因為他不想也不能辜負劉允輝夫婦對他的栽培和期望。

    當時他想用一生來報答他們對他的恩情,卻在追查父母死因時發現,害死他父母的竟然就是劉允輝!

    他父親和劉允輝的弟弟劉允陽是高中同學,劉允輝則是父親的學長,三人的關系一直不錯。

    當時他只知道父母和一個叫傅生的人接觸,傅生說要成立一間公司,說服他父母投資,父母將所有積蓄拿出來,結果血本無歸,雙雙自殺過世,他則被送到社福機構,是劉偉豪找到他,帶他回去劉家的。

    在還不知道劉允輝就是害死父母親的凶手之前,他曾擁有過一段短暫的幸福,劉家人並沒有因為他和劉家沒有血緣關系而排斥他,每個人都對他很好,很關心他,所以當時劉允輝有想過要正式收養他,怎料他妻子葉可喬的娘家人知道後大力反對,最後只好作罷。

    他能夠理解他們的想法,一旦他經由法律程序正式被收養,擁有的是和劉偉豪一樣的權利,一個外來者豈其能瓜分劉家的家業,更別說富揚其實是葉家的產業,劉允輝若不是娶了葉可喬,以他一個窮小子,董事長這個位置還輪不到他來坐。

    在外人眼中能被劉允輝收養那是多麼幸運的事,但他覺得幸好葉家的親戚阻止了這件事,不然他此時就是認賊作父。

    劉允輝是害死他父母親的凶手,卻還假惺惺的以父母親朋友的身分收留他,他要報仇,以慰父母親在天之靈。

    而鐘翰昆和蘇玉菲的遭遇和他一樣,要不是他們一起來找他,他也不會對父母的死因起了疑心,進而追查,這才知道傅生只是個傀儡,幕後主使者是劉允輝。

    商討完公事,嚴毅鈞正準備關閉視訊,鐘翰昆突然開口—

    「毅鈞,等一下,我查到了你先前說的那個關潔書的資料,檔案已經傳給你了,該怎麼做,就等你的決定。」

    听到合伙人這麼說,嚴毅鈞覺得奇怪,但並沒有多問,只是回了一句「知道了」,便結束視訊,接著他點開信箱,瀏覽過附加檔案的內容後,他才知道鐘翰昆的意思。

    必潔書,父母雙亡,目前是靠父母親留下的退休金和保險金過日子,特別的是,她和劉偉豪不但是同一間大學的學姊學弟,還是同一個社團,更是劉偉豪前女友最敬重的學姊。

    如果她出了什麼事,劉偉豪一定會追查,如果循線找到他,那他私下開公司要對付劉允輝一事就會曝光,看來得用另一個手段接近她,好拿到她拍的照片。

    思忖了片刻,他決定請袁成棠幫忙,袁成棠是他在社福機構時認識的朋友。

    欲關上檔案,目光瞥見螢幕上她那如陽光般燦爛的笑顏,他的動作馬上一頓,因為一個人,沒有羈絆,可以無牽無掛遨游世界任何地方,就算出了事也沒關系嗎?

    他不知道她的想法是否如他所想,但有一點他敢肯定,那就是一個人其實沒有想象中的自由,當你走出住處,觸目所及都是成雙成對或是一家人時,胸口涌起的失落、孤獨,只會讓人更想逃回自己的小天地。

    深吸口氣,嚴毅鈞關掉檔案。他並不想牽連無辜的人,但誰叫她要拍下不該拍到的照片,現在他能做的就是盡量不傷害到她。

    這天關潔書去買東西,走了一陣子,覺得有些不對勁,停下腳步,扭過頭去,行人來來往往,沒有任何異樣,她皺了皺眉頭,輕輕地搖了搖頭,可能是最近太累了,才會有種有人在盯著她,甚至跟蹤她的錯覺。

    她再次邁開腳步往前走,還未轉過轉角,就听到此起彼落的嚷嚷聲—

    「你們太過分了,怎麼可以打我的臉,我是靠臉吃飯的!」

    「就是要打你這張臉,我女朋友就是被你這張臉迷得暈頭轉向!」

    「我沒有去招惹你的女朋友,別胡說!」

    「別說廢話,打!」

    閑事莫管,可是當關潔書一看到四個男人圍著一個高高瘦瘦、皮膚白皙,看起來像是隨時會暈倒的少年,正義感登時冒出頭,她大聲喊道︰「喂,你們在做什麼?」

    穿著藍色上衣的男人轉過頭去,惡狠狠地道︰「不想被揍就少管閑事。」

    必潔書眯起眼,掏出手機,「那我就直接請警察來好了。」

    黃衣男人一听,馬上撲過來要搶她的手機,卻沒料到等著他的會是一記側踢,他閃避不及,正中腹部。

    其余人看到兄弟被打,馬上沖上前,還來不及出拳,就被關潔書左一拳、右一腿打得落荒而逃。

    少年傻傻看著她將攻擊他的人打跑,心里不由得想著,這個姊姊好凶……但是好帥啊!

    看著一群人挾著尾巴跑走後,關潔書轉身走向男孩,關心地問道︰「你沒事吧?」

    回過神,少年可憐兮兮地道︰「有點痛。」

    她瞧了瞧他白淨的臉蛋上有著礙眼的擦傷,又問道︰「要不要擦藥?」

    這種小傷口就算不擦藥,過幾天也會自己好,不過這個少年似乎很在乎臉蛋的樣子。

    「好。」少年語氣輕柔地回道。

    必潔書帶他到藥妝店買了碘酒和棉花棒。

    走出藥妝店,少年瞪著她手上的東西,問道︰「不是要去醫院嗎?」

    她白了他一眼,「這點小傷就要去醫院,你會不會太小題大作了?」又不是女孩子。

    少年嘟嘴抱怨,「萬一留下疤痕怎麼辦?」

    「現在醫美技術很發達,你不用擔心。」關潔書拉著他坐到人行道的椅子上,一邊幫他擦藥,一邊問道︰「他們為什麼打你?」

    「因為我長得太帥。」

    她突然覺得似乎不應該救他,因為他說的話听起來就很欠揍。

    「小孩子應該乖乖在家念書。」

    「我不是小孩子,我已經大四了。」

    必潔書的動作一頓,由衷地道︰「你保養得還真好。」

    少年微微一笑,突然說道︰「袁成棠。」

    「關潔書。」

    「可以請你吃飯嗎?」他笑嘻嘻地問。

    「不可以。」不理會他一副受傷的表情,「需要通知你家人嗎?」

    袁成棠垂下眼眸,低聲道︰「我沒有家人。」

    必潔書本想說怎麼可能,隨即從他無奈苦澀的表情探出端倪,「孤兒?」

    「嗯。」他回話的語氣很輕。

    「不好意思。」

    他擺了擺手,笑道︰「沒什麼,早適應了。」

    騙人,若真如此,眼眶中又怎麼會閃著水光?

    「是男人就應該要堅強。」

    「你不會懂我的感受。」

    「我爸媽在我大一時相繼走了。」

    袁成棠愣了下,隨即扯出一抹開朗的笑,「也就是說我們是同類,姊。」

    必潔書將碘酒和棉花棒塞給他,「藥擦好了,還有,不要隨便攀關系。」語畢,她起身走人。

    他沒有追上去,而是看著她離去的背影,逐漸加深了笑意。

    今天出師不利,不管走到哪里,都沒人願意發揮愛心捐款,看來還是早早回家好了。

    必潔書正這麼想,就見迎面走來一道熟悉的身影。

    袁成棠一看到她,三步並作兩步上前,笑得闔不攏嘴,「姊,還記得我嗎?」

    「記得,你在這里做什麼?」老實說,這麼可愛的臉蛋,讓人很難忘記。

    「面交。」

    「從事網拍?」

    他點頭,「姊,你在這里做什麼?」

    必潔書從包包里面拿出單據,笑問道︰「找人募款,你要贊助嗎?」他看起來能養活自己就不錯了,她也沒指望他發揮善心。

    袁成棠眉頭一挑,「你要我犧牲色相幫你?」

    沒被他電眼勾去,她扯了扯嘴角,「你都這麼不正經嗎?」難怪會被打。

    他正要回嘴,卻見她突然直直盯著前方,便也跟著望過去,心髒倏地用力一跳,不會吧,她看的人該不會是……

    「姊,你喜歡老頭?」他故作驚訝地問道,沒想到劉允輝和嚴毅鈞會出現在這里。

    必潔書白了他一眼,腦中思索著該不該找劉偉豪幫忙,不過那小子最近失戀,火氣大得很,更何況拋棄他的還是她最疼愛的學妹,他看見她,就會想起被拋棄的痛苦,還是算了。

    「還是旁邊的帥哥?他看起來不適合你。」袁成棠試探地又問。

    她忍不住嘲諷道︰「沒想到你還會看相啊。」他認識人家嗎?不然怎麼斷定嚴毅鈞不適合她?

    「他看起來冷冷的,不愛說話,不適合你。」袁成棠一臉正經地道。

    「你的意思是我很多話?」好像是有那麼一點。

    「不,我的意思是,你熱情如火,冰塊、大理石都不適合你,你適合的是我這種活潑好動的大男孩。」袁成棠半真半假地道。

    必潔書覺得好笑,打從第一眼看到嚴毅鈞,她就沒想過要跟他談戀愛,再說她已經在申請海外志工,根本不可能在這時候談感情,徒增麻煩。

    她不是沒有感覺的人,也不是不想談戀愛,而是除非對方能夠尊重她的選擇,就拿林子尉來說,她知道他對她有意思,但她會故意裝作不知道,拒絕他的愛意,就是因為他無法接受她要去當志工,無法接受女朋友不在身邊,更無法接受她之後要往社工這條路發展。

    鐘鼎山林人各有志,既然無法接受,當朋友就好,更何況她也不想在有牽掛的狀況下離開台灣。

    她輕輕地拍了拍袁成棠白淨的小臉,「很可惜,我對你這種小弟弟沒興趣。」

    「姊,打是情罵是愛,我知道你對我有那麼一點點意思。」說完,他還朝她拋了一個媚眼。

    必潔書沒好氣地橫了他一眼,若不是看在他長得白白淨淨,挺討人喜歡的,像他這種油嘴滑舌的男孩,她一定會給他一點小教訓。

    懶得理會他,她轉身離開。

    袁成棠沒追上去,站在原地大喊,「姊,要把我的忠告听進去。」

    必潔書連頭也沒回,只是揚起手擺了擺。

    望著她越來越小的身影,袁成棠的眸光驟然一沉,沒想到她對嚴毅鈞有意思……

    這半個月多來,袁成棠刻意接近關潔書,想混進她家里,拿到她的相機,刪掉不利于嚴毅鈞的相片,可是她一點也不買他這張臉蛋的帳,連他主動說要送她回家她都不願意。

    「大哥,對不起,沒有完成所托。」袁成棠一臉歉然。

    「沒關系,不用放在心上。」嚴毅鈞拍拍袁成棠的肩膀,要他別在意,若不是事態緊急,他也不會叫他去做這件事。

    袁成棠無法不在意,難得嚴毅鈞有事找他幫忙,他卻沒有達成,他真的很懊惱,「她這個人雖然很熱心,但防備心也很重,不過……」

    嚴毅鈞挑眉,等他繼續說下去。

    袁成棠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說出口,「她喜歡你。」

    嚴毅鈞難掩錯愕,「你在說笑話嗎?」在慈善義賣會那天,他看得出來她對他有好感,但還不到喜歡的地步,更何況他們之後並沒有再見面。

    袁成棠在心中暗嘆口氣,他也很希望自己是在開玩笑,于是將那日在街上關潔書盯著他看的事情說出來,而後他問道︰「大哥,你要不要親自出馬?」色相要用對人才有用。

    嚴毅鈞瞪了他一眼。

    袁成棠討好一笑,「只是給個建議,要不要做又不是我能決定的。」

    嚴毅鈞沒說話,心里卻開始盤算袁成棠的建議。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 作者的私心 凡芯

    本來凡芯沒有打算寫這個故事的,一開始在別的稿子里,男主角就只有「嚴特助」這個稱呼,單純的路人甲,但寫寫寫,突然冒出這個角色可以寫的想法,然後就給了名字跟背景,不過把故事寫出來的欲望在當時沒有很強烈,直到看了《偽裝者》這部劇,想寫的念頭就像吹泡泡一樣狂冒出來。

    坦白說,如果《偽裝者》不是跟《瑯玡榜》同樣班底,加上網友力薦、主角胡歌,基本上對什麼國共、中日戰爭這類型的劇情,凡芯是不會去踫的。

    可是一看就掉坑了,完完全全被劇里的大哥迷倒了。沒辦法,凡芯是家中的老大,連堂哥堂姊、表哥表姊都沒有,每次只要一看到超疼手足的哥哥或姊姊,眼中馬上散發出羨慕的光。

    接下來腦海就一直想著大哥大哥,剛好嚴特助的背景設定是大哥,馬上拋棄另一本稿子(其實是卡稿)動筆了。

    女主角設定是志工,純粹是覺得近年來海外志工、國外打工換宿還挺火熱的,就把這元素加進稿子里。

    其實這本稿子寫來還算滿順的,很容易進入狀況(有愛果然有差),如果不是剛好有事,這本稿子應該可以更早完成。

    如果接下來的稿子都可以這麼順,該有多好,繼續作夢中。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

TOP

Thx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