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微《老闆氣呼呼》


出版日期:2017-04-13

逢場作戲,男人霸氣女人傻氣,玩玩罷了,
男歡女愛,男人流氓女人勾引,絕不愛上!

宋辭明明長得一臉斯文樣,氣質卻是滿滿的江湖味,
可女人就愛他身上的桀驁不羈,倒追討好的雖多,
他卻一丁點都沒心動過。跟女人逢場作戲,
男歡女愛,各取所需,寵女人這招他學不來,
反正有的是女人主動送上門。可當他碰上賀楚楚,
不小心將這位情商低下的女人當成床伴,誰知,
人是被他啃到了,可惜,這笨女人卻落跑了。
第一次他開口約她同居,她傻愣愣地拔腿逃了;
第二次他再找她同居,明明剛滾了床單,
她卻光著身子揚言,他跟她只是朋友。
朋友?宋辭冷哼,她作夢,為此,宋辭耍流氓了。


第一章

    夜裡十點,零點酒吧的氣氛隨著音樂到達高潮,越來越多的年輕男女湧入舞池中搖擺,反而是吧台這邊位置空落下來。很多來酒吧玩樂的人都不會玩得太晚,儘管今天是週末,也是深夜之後就回家,只是把今晚的瘋狂當作工作之餘的放鬆。

    幫著整理吧台的時候差點摔了搖壺,賀楚楚手忙腳亂地抓住,看四周沒有客人發現,這才舒了一口氣,「好險。」

    「寶貝,你嚇死我了。」正牌調酒師艾尼大驚小怪地叫了一聲,道:「小心傷到你漂亮的手。」他抓著賀楚楚的手翻來覆去地看了一遍,沒發現碰傷才瞪她一眼,「你如果想當好的調酒師就要保護好自己的手,就像我一樣。」

    笑著看他,賀楚楚把搖壺放在吧臺上,「你還不是碰傷手,才讓我這個服務生來幫忙,好啦別瞪我,下次會小心啦。」

    在這家格調並不怎麼高雅的酒吧裡,賀楚楚只是週末來兼職的服務生,偶然一個機會跟著調酒師艾尼練了幾招,展露出天賦,就被他逼著學習。好不容易學得有點模樣,今天正好派上用場,艾尼的手輕微扭傷,不能長時間調酒,要時不時休息幾分鐘,這才讓她幫忙。

    只不過賀楚楚做一些簡單的還可以,花式表演就沒辦法,索性來這裡的人也不是喜歡這些,大多數就只是想要在這樣狂歡的氣氛裡得到片刻的放鬆。

    「每一次都要小心。」艾尼一點都不覺得尷尬,笑嘻嘻的。

    「我以後應該不會做調酒師吧。」賀楚楚小聲嘟囔,她只是在酒吧兼職打工,跟著艾尼學了一點調酒,怎麼能做專業性很強的調酒師。

    「說不定哦,你適合做。」

    「為什麼?」賀楚楚很好奇,她在零點酒吧兼職已經半個學期,學調酒還只是一些簡單的類型,她根本沒什麼天賦嘛。

    平時沒人點酒的時候艾尼都會擦拭杯子,昨天他的手擦傷,現在還有點痛,這些事就交給了賀楚楚。他百無聊賴地看著她,撇撇嘴巴,「因為你有一張漂亮臉蛋呀,沒發現在你調酒的時候有好多男客人圍過來點酒,那可都是醉翁之意,你站在吧台裡面就是一種秀色可餐,他們才不在意酒是不是調得好。」

    聽他不正經地笑自己,賀楚楚一臉無奈,「哪裡有。」

    「你本來就很漂亮呀,是那種讓人越看越喜歡的魅力,不然你試著問問總是在週末來酒吧的那些客人,看他們願不願意每天當護花使者送你下班。」

    「我才不問,好無聊的問題。」

    「反正是事實,他們的眼睛恨不得黏在你的身上。」

    賀楚楚無奈,「艾尼,不要亂講啦。」如果不是早就熟悉了艾尼這人喜歡玩笑,她簡直難以招架。

    「OK,我不講。」艾尼笑笑,沒繼續,反正賀楚楚漂不漂亮是有目共睹的事情,只不過她並非那種拿漂亮當資本消費的女孩,所以不以為然,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和一部分客人才更欣賞她。

    賀楚楚低頭一笑,渾然不覺她的笑容吸引了多少客人的矚目。

    賀楚楚的模樣並不是美豔、誘人,也不是十分清純,偏偏就是這種什麼都有些的氣質反而成就了一種特殊的美麗,一顰一笑間透著有些年輕女孩的甜美和一點孩子氣的可愛。

    艾尼看她笑看得心情舒暢,更懶地靠在吧臺上。

    就在他剛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酒吧二樓卻傳來門被暴力踢開的聲響,一聲砰然巨響,伴隨著男人的叫痛聲,酒吧裡安靜了一點,隨即又恢復熱鬧,DJ甚至放了一首更嗨的曲子,隨著音樂搖擺起來。只有部分第一次來到這裡的客人們滿臉好奇,想去看看熱鬧,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這樣冷靜,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狂歡。

    如果在別的酒吧發生這樣的打鬥事件,很少會有人無動於衷,就算不去勸說,也都躲避著怕傷到自己,可讓第一次來零點的客人奇怪的是,酒吧的客人們都若無其事地玩鬧著,中間夾雜著二樓男人的痛呼。

    不只是客人,就連賀楚楚都很平靜,她只是蹙著眉望了一下二樓方向,又繼續擦洗杯子起來。

    艾尼聽著打鬥聲,眉飛色舞,看樣子恨不得沖上去助陣一般,還不忘對身邊的賀楚楚抱怨道:「他今天的心情一定很不好,平時都是打幾下就算了,今天打得這麼勁爆,害我都激動了。」

    「這樣一直打下去不太好吧,會傷到人的。」

    「笨,那些都是人渣。」

    歎口氣,賀楚楚沒說什麼,她很清楚被打的人絕對不是好人,肯定是做了什麼惹到那個人生氣,可這樣狠……聽著樓上客人傳來的慘叫聲,她有些緊張。

    「安啦,他下手有輕重,不會打傷人的。」看她緊張,艾尼哥倆好地攬住她肩膀安慰,「只是這個客人比較沒出息而已,我都沒聽到撞擊聲,所以打得不重,只是叫得特別慘。也怪這個客人倒楣,他一個月也來不了幾次,怎麼就正巧碰到這個閻王。」

    就在艾尼撇撇嘴表示鄙視的時候,樓上的打鬧聲結束了,樓梯口很快出現一行身影,中間是一個在搖晃的燈光下比別人都高大的男人,他像是拎小雞一般拎著一個男人,身後還站著兩個看熱鬧的。

    高大男人直接把人拎到二樓樓梯口丟出去,還隨手丟了一些錢在地上,那就是被打的醫藥費。像往常一樣,挨打的客人沒有選擇叫囂,錢也沒撿,灰溜溜地走了。

    看人離開,高大男人和身邊兩人說了句什麼。

    酒吧的燈光七彩繽紛,映著男人堅毅、冷冽,沒有半點表情的臉,他就連說話的時候都只是輕輕扯動嘴角,眸光閃動間透著寒意,江湖氣十足。

    賀楚楚看得愣了,又瞬間緊張起來,像是豎起了渾身刺的小刺蝟。凝視一會,怕被發現,她倏然低下頭,裝作什麼都沒留意到的樣子,只是手指因為緊張而顫了幾下,並沒有逃過艾尼的眼睛。

    滿臉讚賞地看著男人,艾尼打趣賀楚楚,「你好像特別怕他。別怕,宋就是長得高大一些而已,其實人很好。」

    「我不怕他。」賀楚楚口快地解釋,又因為自己的反應太急切而微微紅了臉,「我又沒做錯什麼事,有什麼好怕他的。」

    「就是呀,你工作做得很好,他不會欺負你的。」艾尼聳肩,不以為意。他探著身子看向二樓,想知道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招惹了那個男人,只可惜一直沒人下來,男人和另外兩個人也回去了。

    賀楚楚用餘光最後捕捉到男人的背影,他襯衫下結實、有力的身體讓賀楚楚的臉頰更紅,所幸酒吧燈光昏暗、聲音嘈雜,她的異樣不會被人發現。她忍了半天還是問艾尼,「他總是這樣發火打人嗎?我聽小邱講,很多次都見到他把客人打出去。」

    小邱也是酒吧的服務生,因為年紀都偏小,算是賀楚楚在同事中關係比較好的。

    艾尼怪叫道:「才不是,他只是偶爾出手都被看到,平時都有別人看著!可愛的楚楚,我不允許你誤會宋,他絕對是最好的老闆了。別看這酒吧格調不高,可越是這樣越難管理,你也看到了來這裡玩樂的人多麼雜,三教九流,什麼人都有,如果沒有他偶爾來坐鎮,這裡一定亂得不成樣子,你們的安全也沒辦法保證。

    我發誓他打人都是有原因的,上次被打折手的傢伙就是因為對著女服務生揩油,那女孩都要哭了,客人還不肯收手,他很護短的,不打那人才怪。」

    賀楚楚的眼睛不自覺地亮晶晶的,聽得很認真。

    看她捧場,艾尼更來勁,「還有一次是客人逼著你們服務生喝酒,還差點做些很過分的兒少不宜的事情……反正很過分,那人又有些身分,沒人管得了,他聽到之後連忙趕來阻止,把那人趕出去。」

    喋喋不休地說了幾件類似的事情,艾尼意猶未盡,「反正他是最好的老闆,如果在別家酒吧,那些黑心老闆才不管服務生會不會被欺負,只要有錢賺,恨不得讓你們跪著服務客人,他就不同了,只要是他這裡的人被人強迫、欺負,他就會出手。」艾尼講完,歎了一口氣,「我要是女孩子,一定會喜歡他。」

    被艾尼逗得笑出聲,賀楚楚忍俊不禁。雖然知道艾尼說的有些誇張的成分,可這些事確實發生過,相信了自己的老闆很仗義,她聽著就生出些崇拜。

    賀楚楚仔細想想,艾尼沒說錯,也正因為老闆如此護短,她才會在零點酒吧兼職到今天,畢竟還是安全最重要。何況這裡不但薪水足夠誘人,就連小費也都可以自己拿著,儘管她兼職並不是為了錢,還是很樂意多一些收入,拿來做更多她感興趣的事情。

    對身邊的朋友和同學來說,賀楚楚是一個奇怪的女孩,她總是喜歡嘗試每一樣的新鮮事物,像是對什麼都感興趣的樣子,進入大學才兩年,做過補習班老師、發過傳單、當過手模,也幫著社團拉贊助。

    之後賀楚楚來酒吧兼職是學長推薦,那時候除了她最好的閨密唐苒支持,別的朋友都覺得不安全,可她就是堅持來做這件事情,週末兩天的下午四點到夜裡十一點,是她兼職的時間。

    並非為了金錢,而是興趣。賀楚楚喜歡嘗試這些事,不只是當服務生,也會調酒,甚至學了一點打碟,她就是什麼都喜歡嘗試。

    第一次來酒吧兼職,賀楚楚並不是沒有一點忐忑的,只是時間長了就安下心來。

    零點酒吧的老闆護短真的是出了名的,才會讓服務生很有安全感,整條街上的人幾乎都知道,就連客人也是。

    在零點,可以吵架,可以動手,甚至可以砸場子,這些都可以商榷賠償,因為這裡壓根就不是那種格調優雅的地方,和它的主人一樣江湖氣十足。只有一件事是絕對不可以的,那就是欺負女孩子,無論是來這裡的女客人還是服務生,如果兩廂情願,隨意如何,可只要強迫性做一些下流事,挨打和被丟出去是很正常的。

    至於打人丟人出去的規矩是誰定下來的,正是剛才上樓的高大男人,這家酒店的老闆,宋辭。

    也正是因為這些奇怪的規矩,零點酒吧反而自成一格,吸引起人來,每天晚上都不少客人,就連很多職場人士也都喜歡。

    想到宋辭這個名字就會不由自主想到那男人,賀楚楚有些想笑,這樣文謅謅的名字居然用在他的身上。想到他比一般人都高大的身材,很奇怪,可又奇妙的合適,並不讓人反感。賀楚楚有些猜不透自己心思,為什麼想到他就覺得怪怪的?怕被艾尼發現異樣,賀楚楚只能低著頭忙碌。

    艾尼感慨完還不行,看暫時沒有客人來吧台,躍躍欲試地想要去二樓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可不等他過去,就看到一直跟在宋辭身邊的男人走過來,他是酒吧經理,姓鄭,最經常和服務生打交道的人。

    「Manhattan,送到樓上。」鄭經理和宋辭不太一樣,雖然看著不怎麼說話,也還有些笑模樣,他說完就要往外走。

    艾尼顯得格外熱情,他笑嘻嘻地看著鄭經理,「鄭哥慢點,別走呀,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宋辭怎麼動手了?」

    鄭經理扯扯嘴角,「沒什麼,有人招惹了服務生。」

    「那也不該下手這麼重,是不是今天心情不好?」

    「沒有,只是那人惹事的時候就在他房間隔壁,說了不順耳的話。」

    「這樣呀。」艾尼聳肩,看來是老闆聽到了讓他不高興的話,才會忍無可忍地出手教訓,「你要去做什麼?」

    艾尼是酒吧深受喜愛的老牌調酒師,兩人的關係很不錯,鄭經理也沒隱瞞他的意思,嘴角微揚,「送受驚的服務生回家。」

    「哇,好體貼,不愧是宋哥。」

    「不和你廢話。」

    看鄭經理高深莫測的笑容,艾尼頓時了悟,笑容曖昧起來,「我懂啦、我懂啦,你快去吧,酒我待會就送上去。」酒吧有一個傳聞,鄭經理喜歡某個服務生,只是他對人都很好,大家一時分辨不出是誰,看來這個秘密很快就能見光了。想著今天宋辭這麼暴怒,也有鄭經理在旁邊煽風點火的原因。

    送走了鄭經理,艾尼哼著歌忙起來,調好酒就打算送上去,誰知又來了客人,他乾脆就把酒杯遞給賀楚楚,「馬上就十一點了,你該下班了吧,去幫我把酒送上去,然後準備下班好了。」

    賀楚楚的工作時間是從下午四點到夜裡十一點,因為學校宿舍會在十二點關門,所以都是在十一點回去。

    可想到要去給宋辭送酒,賀楚楚猶豫了一下,「我去送?」

    看她有些緊張,艾尼突然想到什麼,「哦,對了,他不讓人隨意進出他的房間,那我待會……」話沒說完就看到幾個新客人朝著吧台擠過來,艾尼翻個白眼,「不管了,你去吧,偶爾一次也沒關係。」

    「真的沒關係嗎?」

    「去去去,對了,你知道他在哪裡嗎,就在二樓最裡面的大包房,那是他的地盤。」那是屬於宋辭的私人房間,從來不讓客人進去,也禁止酒吧工作人員隨意進出,只偶爾用來招待熟悉的朋友,平時休息也在那裡。

    「我……」

    「你不敢呀?那我讓別人去好了。」

    看艾尼對別人招手,賀楚楚突然開口,「我去就好。」話一出口,賀楚楚的臉有點發熱,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鬼使神差地答應,大概是第一次對一個男人生出了無盡的好奇。

    怕艾尼誤會,賀楚楚又連忙解釋,「你這邊有客人,我去也沒關係的。」

    賀楚楚端著託盤上了樓,順著艾尼的指點往最深處的包間走,空氣越來越安靜,漸漸遠離了熱鬧,可還沒等到來到門前,她自薦的好奇心就化成了懊惱。

    說不出為何,賀楚楚有點心虛,她為什麼要送酒上來?明明就可以讓別人來。如果不是端著託盤,賀楚楚都要敲打自己的腦袋幾下,都怪剛才的意外讓她突然對這間酒吧的老闆產生了好奇心。

    可無論怎麼猶豫,人已經站在房間外,也沒有理由退回去,賀楚楚乾脆就咬咬牙,打定主意就當服務最普通的客人一樣,她可是讓客人百分百滿意的優秀服務生,怕什麼。

    穩穩地托著酒,賀楚楚扣起手指敲門,裡面很安靜,沒什麼聲音傳來,她加重力道推了一下,門就開了,露出一道縫隙,這才聽到裡面好像有人在說話,聲音不急不緩,口氣卻透著點不愉快。

    賀楚楚暗暗吸口氣,把「我可以進來嗎」這句笨拙的話咽下去,她掛著敬業的微笑,推開門,一眼瞧見這所謂專屬酒吧老闆的包間,吃了一驚。

    這哪裡還是包間,分明就像是一個小小的住處,三個普通包間的大小,有個小客廳,隔著一道牆還別有洞天,可惜站在門口看不清楚裡面的樣子。除了顯得有些昏暗的氣氛和家有些不同,別的和酒吧都格格不入。

    賀楚楚還來不及驚訝更多,赤裸的小腿上異樣的觸感讓她渾身一凜,差點就丟掉手裡的酒,好不容易維持了冷靜看向腳下,這才發現纏住她腳腕的毛茸茸物體是一隻貓。賀楚楚天生怕貓,總覺得這種生物會撓人的她沒出息地僵在那裡,一動也不敢動。

    宋辭不耐煩地聽著手機那頭女人的辯解,嘴角露出一點嘲諷的笑,從床上站起來,「那就這樣吧。」

    「宋哥不要生氣嘛,我晚些就去陪你,下午我說要去酒吧你不是沒時間嗎,我這才陪朋友去酒會湊下熱鬧,你不要生氣好不好?我明天陪著你,晚上也是。」手機那頭的女人不甘心,猶自還在解釋,嬌柔、誘人的聲音從開了擴音的手機傳出來,透著毫不遮掩的曖昧,背景音裡悠揚的鋼琴聲和人聲交錯。

    眼底的嘲意更濃,宋辭面無表情。朋友嗎?恐怕又是一位金主。

    他不想聽這女人解釋,因為他從來也沒有把她據為己有的意思,不過是看著乖巧,很懂得進退,又能解決生理需求,才維持了偶爾的床上關係。只可惜對方想要的並沒有這麼單純,還想找一張長期飯票,可他這裡找不到,想來也就是因為這才會不甘寂寞地另尋去路。

    這樣做說不上對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只是引起了他的不適。

    宋辭不在意這些,可也不想繼續糾纏,成為這女人用來炫耀的裙下之臣之一,乾脆就直白地開口,「以後你不用來了。」

    女人大驚,還要解釋,宋辭卻已經掛斷手機。

    他不缺人陪伴,多的是人想爬上他的床,對這個女人也沒有半點感情,不過是身邊最識相又聰明的一個,所以選擇她,既然對方想另謀出路,他也不會阻攔。

    掛斷電話,房間裡一下子安靜起來,宋辭這才聽到外間似乎有雜訊,小貓微弱的叫聲和一個全然陌生的女孩聲音。

    她的聲音弱弱的,有些哀求,清清楚楚地傳進來,「求求你、求求你,你走開好不好呀,我沒有帶吃的,真的沒有。」

    回應她的是小貓的叫,順便趴在她腳上,怎麼都不肯挪開。

    賀楚楚僵在那裡,一動也不敢動。

    從里間走出來的宋辭第一眼就瞧見這可笑的對峙,繃著的臉松緩下來,有些想笑,又只是微微揚起嘴角,頗有興味地看著小小的一隻貓囂張無比,女孩卻滿臉祈求,一面維持平衡,一面求饒。

    「小貓,我是好人,你先讓我進去好不好。」純白的小貓像個無賴,蹭著她不肯挪開,賀楚楚舉步維艱,只能用商量的口氣和它交流。

    只可惜貓終究是貓,肯定不能理解她有多緊張,大剌剌地佔據位置,直到另一個聲音響起來。靠在門口的宋辭終於忍不住嗤笑出聲,「小白,過來。」

    話音落下,一人一貓都循聲看過去。

    是他?明明以前也見過,卻總是來去匆匆,賀楚楚始終沒敢很認真地看男人,根本不記得模樣,她的腦海裡卻清楚得冒出這個念頭,這就是宋辭。

    見到宋辭的瞬間,賀楚楚有些不安,又覺得訝異,在她的想像中,這個男人應該是英武氣十足的,甚至會有些悍氣,可真的去看,才發現與旁人並無不同,眉毛、眼睛都說不出多麼帥氣,湊在一起卻又顯得很英俊,只是他足有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在一百六十公分高的她面前顯得有些嚇人。

    宋辭靜靜地與賀楚楚對視,平靜無波的黑眸裡透著打量,他一臉平靜,卻輕輕鬆松地給人莫大的壓力。賀楚楚端著託盤的手抖了一下,連忙錯開目光,呼吸微微急促起來。

    早就發現這女孩眼中的打量和好奇,宋辭的臉上卻沒有半分表情,既不惱怒也不發火,淡淡地與她對視後,銳利的黑眸落在她的臉上、身上,赤裸的侵略性毫不掩飾。

    長得不錯,看著乖巧,眼底裡又藏著堅毅,身材也還好。屬於男人的放肆眼神在她緊身制服下的凹凸身軀上游走,宋辭走到沙發上坐下,「小白過來。」

    小貓終於放過賀楚楚,跳到沙發上,窩在男人旁邊,討好地小聲喵喵兩聲。

    宋辭順手在它的脖頸處摸了幾把,看小貓舒服得恨不得打滾的樣子,再想到竟然有人會被一隻小貓嚇到,心情奇怪地好起來,抬眸掃一眼賀楚楚,「它不咬人。」

    聽他話中含義分明是看到了她求饒的笨拙,賀楚楚的臉瞬間漲紅,只是借著昏暗的燈光掩飾,這會終於敢細看小貓,分明就是幾個月大的樣子,小小弱弱的,哪裡還有剛才霸王的樣子,「我不是怕它。」

    「是嗎?」

    「我真不怕。」因為怕被嘲笑,賀楚楚壯著膽子偽裝,臉紅得要命,恨不得奪門而逃,可看到手裡端著的東西又意識到上樓的目的,只能硬著頭皮走過去,「我是來給你送酒的。」

    「誰讓你上來的?」宋辭皺眉,他的房間從來不許服務生進來,除非得到允許,這個規矩雖然沒有明說,可酒吧的老人都知道,艾尼怎麼會讓一個小丫頭上來?

    被他緊緊盯著,還有那懷疑的口氣問話,賀楚楚的一顆心七上八下的沒著落,想到自己上來也有幾分自薦的意思,臉有點紅,「是鄭經理吩咐的。」

    賀楚楚努力想掩飾自己的主動,也不想提艾尼,害他一起倒楣,乾脆就只說鄭經理,誰知這話聽到宋辭耳朵裡卻另有一番含義。

    「鄭經理讓你來?」

    「嗯。」

    得到肯定的回答,宋辭的神色微妙起來,眸光在眼前的女孩身上游走。

    鄭台是他的下屬也是朋友,幫著管理酒吧,平時看著就是個不苟言笑的老好人,還有一個八婆的習慣,就是會推薦女人給他,比如剛才被他掛斷電話的那個……現在這種時刻,前面的女人剛被他趕走,鄭台就讓一個女孩上來送酒,身為一個生理正常的男人,他很難不多想。

    既然懷有這種想法,宋辭的眼神就複雜起來,打量著賀楚楚。她還算不上是女人,說不定也就十八九歲,實在不是他一貫的口味,看著不嫵媚、動人,甚至模樣也並不十分出挑,眼神躲閃,小心翼翼,就像個沒長大的孩子。

    宋辭沒想到鄭台讓她上來的理由,難道是得到了自己剛攆走了床伴的消息,用另一個補償?可他為什麼會讓這種類型來?

    賀楚楚覺得怪怪的,說不出是因為什麼,就是覺得這個男人看她的眼神不對,讓她渾身不自在,「宋先生……你……」

    「你很怕我嗎?」從來沒有霸王硬上弓的習慣,宋辭可不想犯罪,看她怯生生的,忍不住扶額,想讓她出去,又覺得還有些意思。總是吃山珍海味也會膩,偶爾清粥小菜說不定別有風味。

    這麼一想,宋辭的心情也沒那麼糟糕,尤其看到對方緊張到幾乎要發抖的樣子,大男人的心也得到滿足,再多看幾眼,就又發現有趣的地方。

    這個女孩給他很熟悉的感覺,像是、像是什麼呢?宋辭不急不躁地想,手指不小心被小貓抓了一把,忍不住捏了捏它脆弱的小脖子警告一下,目光從貓到人,突然就失笑。

    他知道鄭台送來的女人像誰了,活脫脫就像是他掌心下的小貓,乖巧、可愛,最關鍵是乾淨。他很少見這麼笨的人,在酒吧這個本就複雜的環境裡,就算是年輕的女孩子們也都學會了狡猾,說話成熟,舉止遊刃有餘,就像是她們明白攀上他就能一步登天,所以每次見到他都極盡表演。

    他不是沒和手下的女孩子們上過床,可往往那些女孩都會從最初展現的簡單變得複雜,複雜的看得多了,偶爾見到一個乾淨又笨的,就覺得有趣。

    就像是撿到這只小貓一樣,街邊老野貓一次生了七隻,可他就帶回來這一隻,就因為它當時餓得快死了,還笨得不知道找奶吃,反而爬到他的腳下趴著,趕不走。現在賀楚楚就給他同樣的感覺,何況他現在需要一個女人幫他紓解欲望。

    宋辭決定笑納了鄭台的安排,暫且饒他一次。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相關書籍介紹》——

    *看沈翼怎將單純的小青梅唐薦引誘到手?請勿錯過《惡棍總裁》。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

TOP

謝謝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Thz

TOP

THX

TOP

Thank you

TOP

Thanks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