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蘿《許願荷包》


出版日期:2017-08-30

她因為一個「許願荷包」莫名其妙穿越到古代,成了侯府嫡長女,
最先面臨的是和自家後宅那些個姨娘庶女玩心機,這真的沒什麼,
可她活了兩世,當真沒見過比晉親王世子更紈褲更無賴更霸道的人!
在斗雞場上,她用老母雞斗贏了他的「雄風」,他輸不起便發畫像全城通緝她,
在仙泉寺,他發高熱臉紅到發紫暈倒在地上,是她用金針扎破他手腳放血,
推他去泡涼涼的泉水,他才能舒緩過來,他居然一清醒就掐她脖子,X的!
偏偏這個臭家伙還跟她有婚約,她才不想嫁!
跟他談條件,只要治愈他體內的火毒兩人就解除婚約,
這不是問題,先別說她深受爺奶爸媽影響,中西醫醫術兼具,
而且她意外發現她幫助人後,許願荷包能讓她和父母聯系,
替她送來手機,附帶不少照片和資料,這下她更宛如神醫附身,藥到毒除。
然而沒想到他做的比她要求的還多,蒐集罪證幫她把壞姨娘母女給趕出府,
找藥草的過程中她受了風寒,是他照顧她,老實說他讓她心動了,
但他的身分不可能只有一妻,她又無法接受與人共事一夫,還是好聚好散吧,
怎料他的無賴沒有極限,竟然抬著聘禮到她家,說他的火毒是好了,
卻得了另外一種病——相、思、病,依舊只有她能治……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她是穿越女不是軟柿子

    躺在床榻上休息卻不小心睡著的楚綾,幽幽轉醒,她坐起身,失望地看著窗外,風吹過梧桐樹茂密的枝葉,發出沙沙聲響,隨著熱氣升騰,她聞到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粽香。

    這幾天她總是盼著一覺醒來,眼前出現的是浪漫的公主床幔,躺的是柔軟的席夢思大床,可是每次一睜開眼楮看到的,卻都是灰藍色有著層層補丁的床帳,和身下冷硬的木板床。

    已經五天過去了,她依舊無法相信一個事實,就是……她穿越了!

    至今她都沒想明白,她是怎麼穿越的?

    依照大多數書上描寫的,通常是發生意外或重大災難,例如什麼飛機失事、車禍、船難、跳樓等等,引發了時空扭曲才會穿越,她雖然也發生了意外,但情況又不太一樣。

    她緊擰著眉頭,看著這幾天一直被她緊握在手中或是放在身邊的荷包,回想當時的情況,忍不住又在心里咒罵了一聲。

    她當時是為了救人,沒想到熱心助人的結果就是把命給搭了進去,這讓她有種好人不能做的感覺,真是衰透了,比踫到踫瓷被狠敲一筆還糟。

    聞著不時隨風飄進屋內的粽香,她記得穿越那天正好也是現代的端午節。

    她出身醫師世家,祖父母是中醫教授,父母親是無國界醫師,她自小跟在祖父母身邊耳濡目染,加上她老是纏著祖父母教她,因此在她上醫學院前,祖父母已經將他們畢生所學全都傳授給她。

    當年她同時考上中、西醫學系,家里兩代的長輩都以為她會選擇中醫學系繼續鑽研中醫,可她卻跌破眾人眼鏡地選了西醫醫學院就讀。

    因為她想做一個全職的醫師,以後跟著父母一起當無國界醫師,四處行醫救人,這個願望本來再兩年也許就能成真,只是沒有想到這趟學術交流,卻將她的夢想給徹底打碎了。

    半個月前,她跟著教授和醫學院同學一起到大陸進行學術交流,剛好端午節那天沒有安排什麼活動,她便跟好友嘉萱到旅館附近,充滿古色古香的古城風景區走走看看,感受一下古鎮風情。

    那里有條小運河,兩岸是這古城人氣最旺的商業區,販售著各式各樣的商品以及各種特色小吃,由于正值端午節,整條古街賣的最多的就是各種口味的粽子和驅蟲避邪香包,走著走著,她和好友竟就走散了。

    那天運河上還有表演性質的劃龍舟比賽,等到決賽開始時,運河兩岸觀眾激動的搖旗吶喊,忽然間一個女人不知怎的竟掉進了運河里,在水里頭撲騰大喊,「救命,我不會游泳……」

    可這時候那幾艘龍舟已經快要到達終點,幾乎所有人都在關注比賽結果,好似除了她之外,沒有人注意到那個落水的女人。

    眼看那個女人就快要滅頂,她也沒多想就跳進水里救人,可她萬萬沒有想到,那女人簡直就是恩將仇報,用雙手壓著她的頭,不斷的讓自己探出水面,卻完全不顧她的死活,不管她怎麼喊要她放輕松,那女人好像都沒听進去,害得她一直吃水。

    後來有人注意到她們這里的動靜,把那個女人救上岸,而她卻因為被水嗆到無法呼吸,沉入水中淹死了。

    她隱約記得在失去記憶的前一秒,她在心里調侃了自己一句,她會不會就此穿越了?

    丙真如願,她穿越了。

    只是她不解的是,她既然是魂穿,為何這個她在風景區買的荷包會跟著她一起穿了呢?

    正當她摸著荷包,陷入這樣的疑惑時,一陣急切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傳來。

    她認得這個腳步聲,這是原主何靈的丫鬟,喜竹。

    喜竹十分機靈,每天到廚房端菜時,總會打听一些消息,然後回來告訴她,這幾天下來,她也大概對這侯府了解得七七八八了。

    原主十六歲,是遠昌侯何遠的嫡女,原主還有一個十歲的弟弟,名叫何湛宇,娘親雲沫在生弟弟時難產而亡。

    侯府里還有三個庶妹三位姨娘,十六歲的何碧跟十四歲的何茜為王姨娘所生,十五歲的何韻為趙姨娘所生。

    還有一個身分較為特殊,名叫杜媚兒的杜姨娘,她是寡婦再嫁,她將與先夫所生、同樣也是十六歲的女兒邵如卿一起帶進了侯府,府里人稱她為表小姐。

    原主的爹娘感情非常好,何遠會納兩名姨娘入府是不得已,王姨娘是同袍的妹妹,那位同袍在戰場上救過何遠一命,臨死前拜托何遠娶了自己唯一的妹妹,好好照顧她。

    趙姨娘則是何老爺開口要何遠納的,據說是何老爺當年心儀之人臨死前托孤,父命難違,何遠只好再納了趙氏。

    何遠由于當年救駕有功,被皇上封為遠昌侯,打從十年前被派駐在遙遠的邊關,至今從未回京,府里的中饋全由杜姨娘一手掌控。

    她從喜竹口中得知,這杜媚兒是何老夫人的外甥女,想來是個心機城府很深且非常有手段的女人,要不然以她寡婦的身分又帶著一個女兒,怎麼能嫁入侯府,還掌管中饋。

    從奶娘高嬤嬤的小道消息中得知,這杜媚兒當年喜歡的人是何遠,何老夫人也有意思要兒子娶她,可何遠喜歡的是原主的娘,加上何老爺看這杜媚兒心機重不是個好姑娘,反對兒子娶她,最後她只好嫁給了短命的丈夫,直到何老爺過世後,才由何老夫人作主,要兒子納了她。

    杜媚兒始終認為是原主的娘搶了她侯府夫人的位置,加上何老夫人常年在廟里念佛不在侯府,侯爺也遠在邊關,原主跟弟弟在侯府里可以說是沒有任何依靠,加上中饋又掌握在杜媚兒手中,兩姊弟的生活很不好過,十分窮困,全靠著奶娘跟喜竹做繡活支撐。

    五天前,何靈被推落水,救起時已沒了呼吸心跳,是她穿越過來取代了原主。

    喜竹提著食盒進屋,撩開珠簾,看到小姐已經醒來了,神情卻顯得恍恍惚惚,她以為小姐又發燒了,趕緊放下食盒,走上前摸摸她的額頭,雖然熱度恢復正常了,她還是關心的問道︰「小姐,您醒了,身體好些了嗎?有沒有哪里還不舒服?」

    楚綾看了眼喜竹,拉下她的手,搖搖頭,「我沒事,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不用擔心。瞧你好像很開心,在大廚房遇上什麼好事了?」

    喜竹長得很討喜,臉圓圓的,有一對總是帶著笑意的丹鳳眼,性子跟她的名字「竹」一樣,直挺挺的,有什麼事臉上都瞞不住。

    「小姐,我告訴您一件好消息,王嬤嬤這兩天家中有事,跟杜姨娘告假,所以這兩天大廚房由趙嬤嬤暫代她的職務,她偷偷的多給了我們一串粽子,還有八顆咸蛋,這串粽子夠我們四個人吃上好些天了。」喜竹興奮的說著,還忍不住舔了下嘴唇。「我听燒火的綠豆說,每一顆粽子里可都放了一塊肥肉。」

    一听到肥肉兩個字,楚綾感覺到頭皮瞬間一陣發麻,她最怕吃肥肉了,即使這幾天她每天喝的都是看不見米粒的粥,嘴里早已淡得一點味道都沒有,她還是對肥肉敬謝不敏。

    「對了,小姐,這趙嬤嬤真是好人,我提著食盒要離開時,她趁著沒人注意,還偷偷塞給我一小袋大米,這大米也夠我們吃上十天了。」

    喜竹喜孜孜地從食盒里拿出那一小袋大米,獻寶似的小心翼翼放到小姐手中。

    看著手里的這一小袋米,以她在現代一個人的飯量,大概就只能煮個三頓,喜竹竟然說他們四人可以吃上十天,听完她好想哭啊,難怪她每天喝的粥都看不到米粒。

    「小姐,你不開心嗎?」看著她失落的神情,喜竹敏感的問道。

    「不是,喜竹,這粽子我就不吃了,我的份就留給你跟奶娘,你幫我熬點粥,要有滿滿米粒的粥,不要只有湯水,我想吃粥。」她將這一小袋大米遞還給喜竹。

    「小姐,喜竹這就馬上為您熬粥去,可是小姐,今天是端午節,怎麼可以不吃粽子?」喜竹愧疚死了,小姐一定是因為她一臉嘴饞的說著肥肉,才會說不吃粽子,小姐真的對她和高嬤嬤很好。

    她一看喜竹的表情就知道喜竹肯定想多了,連忙安撫道︰「喜竹,你別亂想,粽子難消化,我這身子才剛好,吃這麼油膩的東西會受不了,你不希望我又生病干?」說完,她下了床,準備將那食盒拿給喜竹,讓喜竹一起拿到後面的小廚房,原本攢在手里的荷包隨著她的動作掉落到地上。

    喜竹看見,馬上彎身撿起,拍了拍荷包上的灰塵,看清楚這荷包上的圖案,她疑惑的問道︰「小姐,您不是不喜歡這個荷包,把它收到櫃子里了,怎麼又將它拿出來?」

    「喜竹,你說什麼?」

    「這個荷包啊,那天我們上街賣繡品,回來的路上遇到一個餓暈在路邊的乞丐婆,您給了她一顆您買給小少爺的包子,她為了感謝您,將身上唯一值錢的荷包送給了您,說這是許願荷包,會心想事成。」喜竹指著荷包,將當時的經過大略說了。

    「許願荷包?!」楚綾驚呼。

    「是啊,小姐,當時您還打趣地說,要是願望真的可以成真,您希望自己變成不再害怕杜氏母女、一個全新堅強的自己。」喜竹點頭,回想著小姐當時打趣的話。「您還說,願望成真後,你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從杜姨娘手中奪回掌家權力。」

    「不是吧……」楚綾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看著喜竹。

    「小姐,您這一次落水,怎麼會傷得這麼嚴重,不僅一個月以前的事情都忘光了,連最近才發生的事情,還有自己說過什麼話,都給忘了……」喜竹見她一臉茫然,心疼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聞言,楚綾頓時恍然大悟,這些天她一直想不通的事情,終于想通了。

    難怪她一直覺得她跟原主之間好像有什麼牽扯,原來就是這個許願荷包!

    她的思緒飛快地回到事發當天,她跟嘉萱走散了,當她正尋找好友時,一名滿頭白發、穿著民俗服裝的阿婆拉住了她,問道︰「要不要買許願荷包?許願荷包會讓你心想事成。」

    她一點都不相信生意人的口號跟噱頭,說真的,那阿婆手里拿的幾個荷包,繡功不怎麼精致,似乎是阿婆自己縫制的,頂多上頭繡的那些古老圖騰還算有點特色,但真的吸引不了她。

    可是看著阿婆那雙枯槁的手,她想阿婆的生活應該十分拮據,就當作做善事吧,她便隨手挑了個水藍色的荷包。

    阿婆將荷包交給她時,還提醒了一句,「小心水。」

    當時她還以為阿婆只是在提醒她看龍舟賽要小心,別太靠近水邊,原來是另有含意。

    她就是買了許願荷包,落水陷入昏迷前說了句「穿越」,才會來到這古國。

    所以這許願荷包是何靈的,而不是她的那一個!

    了解到這一點,楚綾突然好想仰天扯著嗓門破口大罵那個賣她許願荷包的阿婆,坑死人啊!

    楚綾坐在梧桐樹下,用筷子挖了一小塊咸蛋放到調羹里的熱粥上,吹了吹涼,小口小口的吃著。

    「小姐,你真的不吃顆粽子嗎?」喜竹看著小姐吃的白粥,再看著粽子里這塊大肥肉,愧疚地又問了一次。哪有主子喝粥,丫鬟吃肉的道理?

    她橫了喜竹一眼,「你要是不吃那肥肉,就拿去喂旺財吧,我想牠會很高興對著你搖尾巴的。」

    一听到小姐要她將肥肉拿去喂廚房養的那只狗旺財,她馬上咬了一大口肥肉,香氣瞬間盈滿嘴里,讓她心滿意足的笑眯了眼。

    待喜竹將那口肥肉吞下後,這才負氣地道︰「小姐,那只可惡的旺財吃得比我們西偏院里的四個人都好,我寧願把肥肉丟了也不給牠吃。」

    「肥肉你舍得丟?」楚綾好笑地問。

    「當然舍不得,所以我才趕緊吞下肚。」喜竹又舔了舔還泛著油光的嘴唇,回味那肉味,忍不住感嘆,「這一塊肉吞下去,我覺得整個人都飽了,我已經好久沒有吃過一頓飽飯了,小姐。」

    「好久?」

    「小姐您又忘了,我們上一次吃飽飯的時候,是三年前老夫人回府的那幾天,杜姨娘給小姐跟少爺做了新衣裳,還讓你們住到芙蓉院去,在那邊住了五天,是這幾年來我們吃的最飽的一次。

    「可是等老夫人一走,我們又被趕回這破院子來,您跟少爺的新衣裳還有那些金光閃閃的頭面,全部又被杜姨娘給收回去了。」

    「難道這些事情老夫人都不知道?當時我也任由那個杜小三這樣欺負我這個侯府唯一的嫡女?」這個何靈實在太沒用了,竟然讓一個小妾欺負她這正經八百的侯府千金。

    「這些事情老夫人怎麼會知道,就算是小姐您也不敢跟老夫人告狀啊!」小三是什麼啊?喜竹滿頭問號,不過看小姐說得咬牙切齒的,應該不是好話,也許跟狐狸精是差不多的意思吧。

    「為什麼?」

    喜竹知道小姐自從落水後,所有的記憶都消失了,對她的問題也不感到奇怪,很有耐心地解釋道︰「小姐,您這麼做都是為了少爺啊,少爺三歲的時候,在廟里修行的老夫人回來,您便將杜姨娘虐待你們的事情告訴了老夫人,當時老夫人是為您出氣了,可是,老夫人一離開,杜姨娘知道您最重視的人就是少爺,她命人將少爺當著你的面丟進水里……

    「雖然當時很快就將少爺給撈了起來,但那可是臘月天,少爺被撈起時全身發紫僵硬,差點就過不了氣,要不是有夫人生前留下的救命丸,少爺現在就不在了……從此以後您就不敢再做出任何讓杜姨娘不開心的事了……」說到這里,喜竹的眼淚像是不要錢似的撲簌簌地直落。「少爺就是在那時候落下了病根,每次只要一到冬天就會犯病。」

    楚綾憤怒的握緊拳頭,恨不得立即沖到杜小三面前,一把撕了她那張虛偽的嘴臉,竟敢利用一個三歲孩童來威脅一個小女生,這筆帳,她遲早要替原主姊弟倆討回來!

    喜竹見她一臉怒容,連忙擦乾眼淚,勸道︰「小姐,您別生氣,小心氣壞身子,又到了要繳束修的時候,少爺的束修可是掌握在杜姨娘手中,您心頭的怒火千萬要忍住。」

    楚綾用力大吸三口氣,好不容易才將心頭奔騰的怒火稍微壓下來,她磨著牙,忿忿地撂下誓言,「放心,我現在力量還不夠強大,遲早有一天我定會讓杜小三付出代價!」

    「小姐能這麼想就好。」喜竹欣慰的說著。

    小姐自從清醒後,變得有些奇怪,感覺變得堅強了,不再像之前一樣柔弱,只會忍氣吞聲,反倒會大聲罵著杜姨娘小三,也許過不久,真的就如小姐所說的,她會讓杜姨娘好看,奪回原本屬于自己與少爺的東西。

    楚綾將最後一口粥吞下,看了眼原本日正當中的太陽已經稍微有一些偏了,這才發現有些不對勁,問道︰「奇怪,喜竹,往常奶娘去交繡品,不都差不多午時前就會回來,怎麼今兒個這麼晚?還有,湛宇怎麼也還沒回來,今天學堂不是沒有上課?」

    「說的也是,少爺跟奶娘怎麼還沒回來?」喜竹這也才感到奇怪,「我出去找找好了。」

    她將用過的餐具拿到井邊,打算洗好碗筷後,就要從西側門溜出去找人,可是她才將碗筷收拾好,便听見少爺刻意壓低的驚慌叫喚聲——

    「喜竹,喜竹,快來幫忙!」

    喜竹將手中的碗筷往裝著水的木盆里一放,匆匆往院門方向跑去,就見少爺用他瘦弱矮小的身體,吃力地撐著臉色蒼白、渾身是傷的奶娘。

    「少爺,奶娘怎麼了?」喜竹驚呼一聲,趕忙上前幫忙攙扶。

    「先把奶娘扶進去再說,這事千萬不要告訴姊姊,這是奶娘交代的!」

    「什麼事情不要告訴我,你喊得這麼大聲,我還能听不見嗎?」楚綾快步上前,接替何湛宇攙扶著奶娘的另一只手臂。

    「姊姊……」何湛宇心慌愧疚的看著楚綾。「都是我不好……」

    「先扶奶娘進來,一會兒再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楚綾睞了眼身上也有不少擦傷的何湛宇,和腳踝已經腫成面龜的奶娘,吩咐道︰「你先去打盆水過來,我跟喜竹先將奶娘扶進屋去。」

    楚綾跟喜竹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奶娘扶進屋,楚綾撐著奶娘的後背讓她躺下,叮嚀道︰「奶娘,你小心些,現在要躺下可能會牽扯到身上的傷口,你忍著點。」

    「小姐……是老奴沒用……沒保護好少爺……讓您擔心……」奶娘滿臉愧疚,吃力的說著。

    「奶娘,先別說這些,我先幫你檢查。」楚綾把手搭上奶娘的手腕,為她把脈,接著又問道︰「喜竹,我們這里有可以涂抹的傷藥或是正骨水嗎?有的話趕緊拿來。」

    「有傷藥,是這一次小姐您溺水受傷撞到腦子,大夫留下來的,在小姐您的屋子,我這就去拿。」喜竹馬上跑了出去。

    何湛宇端著一盆水進來,放到床榻旁的矮凳子上,「姊姊,我把水打來了。」

    楚綾放開奶娘的手腕,拿過掛在窗欞邊上的乾淨布巾,放進水盆里弄濕再擰乾,細心的替奶娘擦拭身上的髒污。

    「湛宇,你去把廚房里那壺冷開水拿來,我要幫奶娘洗傷口。」

    「小姐,老奴沒事,老奴自己來就好,怎麼可以讓小姐為老奴做這些……」奶娘握住她的手腕,心急的阻止道。

    「奶娘,你如果不想讓內傷還有腳踝的扭傷更嚴重,最後還是要我來照顧你,就不要動,讓我來。」

    「小姐,是老奴對不起您……」

    「好了,先不要說這些,你要是還有氣力,就跟我說說你們今天出去究竟發生什麼事了?」楚綾又將布巾放進水里揉擰乾淨,繼續替奶娘擦拭。

    「都怪老奴沒用……」說到這里,奶娘的眼淚再也忍不住的落下。

    看著奶娘豆大的老淚,楚綾真有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這個破院子里住的全是一群動不動就掉淚、軟弱無能的女人,難怪會被杜小三欺負得這麼慘。

    「奶娘,別哭,告訴我,你跟宇兒怎麼會一身傷的回來?我看得出來你跟宇兒身上的傷是被人打出來的,可別想找理由騙我。」楚綾耐著性子安慰,「而且你傷得這麼重,都是為了護著宇兒吧?」

    「小姐,您是怎麼看出來的?」奶娘疑惑的看著她,又想到方才她診脈的手法,不由得驚呼道︰「小姐,你會醫術?」

    「你應該知道,我娘生前就教過我醫術,她留下的醫書還有醫志,這些年我全都仔細鑽研過,當初我娘會嫁給我爹,也是因為我娘的醫術救了我爹,之前我瞞著不想讓人知道我懂醫,是因為杜姨娘從以前就嫉妒我娘的醫術,我擔心她一旦知道了,又會想出什麼惡毒的手段來對付我們,她要是針對我,我還有能力反抗,但要是她對宇兒下手,我可不敢保證能護宇兒周全,可是你現在受傷了,我不能再繼續瞞著你們。」

    還好何靈的母親醫術高超,否則她還真難自圓其說。

    「說的是,小姐這麼顧慮沒有錯,小姐放心吧,老奴不會將這秘密說出去的。」

    「所以別想瞞我,說吧。」

    「是這樣的……」奶娘自知瞞不住了,只好全盤托出。

    奶娘今天到繡坊交繡品,不慎遇到杜媚兒跟邵如卿母女倆,邵如卿一把搶過奶娘手中的繡品,全部丟到地上還用力踩踏,更將奶娘推倒在地,警告繡坊老板以後不許再收她的繡品,否則就讓繡坊開不下去。

    何湛宇跟著一起去,不過他站在外頭,沒有進到繡坊里,他看到這一幕,一時氣不過,忘了她再三警告過不可以惹事,更不可以惹到杜媚兒母女,沖上去便對著邵如卿叫罵,罵她是壞女人,是鳩佔鵲巢、不要臉的冒牌貨小姐。

    邵如卿一惱火,便叫跟著她一起出門提東西的小廝來修理何湛宇,奶娘就是為了保護少爺才會受這麼嚴重的傷。

    「……事情經過就是這樣,小姐……表小姐臨走前還放話……要讓我們西偏院的人好看,依老奴看……恐怕是要斷了少爺的束修,還有會斷了我們西偏院人的所有伙食……」奶娘擔憂的說著。

    「奶娘,你不要擔心這些事情,先好好的養傷吧。」

    「老奴這傷不要緊的,只要休養一下就好了。」奶娘作勢就要起身。

    楚綾將奶娘的身子按回榻上,褪去她的鞋襪,替她將腳上的污漬擦拭乾淨。「別動,我先幫你處理腳上的扭傷,要不然你這腿以後就要廢了。」她這話是說得重了些,但要是不嚇嚇奶娘,奶娘很難乖乖听話接受治療。

    奶娘慌張地道︰「小姐,老奴是奴才,你怎麼能夠替老奴擦腳?」

    「在大夫的眼里只有病人,沒有貴賤之分,你別動,要是萬一我使力時你動了,可能會加重你的傷勢。」

    奶娘這一听,倒真不敢再亂動了。

    楚綾先是左右輕輕扭動著奶娘腫脹的腳踝,確認嚴重程度,接著毫無預警地將奶娘的腳踝用力一扭,只听見卡的一聲。

    「啊!」一陣顫栗竄上腦門,奶娘痛呼一聲,頓時冒出一身冷汗,老淚在眼眶里打轉。

    「好了,腳沒事了,這兩天躺在床上別動,很快就會康復。」楚綾交代道。

    何湛宇正巧將那壺乾淨的冷開水提來,看到奶娘痛苦得整個身子幾乎要蜷縮成一團,心下更是愧疚,他不安的看著楚綾,囁嚅道︰「姊姊,都是我不好……」

    楚綾接過那壺冷開水,伸手摸摸他的頭,「別多想,奶娘交給我,讓喜竹給你燒水沐浴,一會兒姊幫你上藥,放心,一切有我,什麼事情都不用擔心,姊會解決的。」

    何湛宇有些驚詫的睜大眼瞅著她,以前一遇到事情,姊姊只會抱著他掉淚,今天這是怎麼了?

    「怎麼,姊姊說的話你不听了?」

    「不,不是……」姊姊自從落水醒來後,就變得有些不一樣,可是這點不一樣,他喜歡。

    喜竹也將傷藥拿過來了,還順道拿了幾帖藥。「小姐,這藥是您落水時,杜姨娘請來的大夫開的藥方子。」

    楚綾打開了藥瓶,聞了下傷藥的味道後,倒了些在奶娘的腳踝上,輕輕替她按摩著,讓藥效可以快速滲透,一邊交代道︰「好,先放那邊,你帶湛宇去沐浴,換身乾淨衣裳,一會兒再過來上藥,我先處理奶娘的傷。」

    待處理好最嚴重的腳踝傷勢後,她這才開始用冷開水擦拭清洗奶娘身上的傷口與瘀青,只是她愈處理,心頭的怒火便燒得愈旺盛。

    這衣物不解開,她還真不知道奶娘身上的瘀青這麼嚴重,每一個腫脹的瘀青都是黑紫色的,這分明就是把奶娘跟宇兒往死里踹,沒打算讓他們活。

    這個假千金邵如卿,這筆帳她記下了,等到她實力夠強大,她一定要讓這對母女嚐到同樣的滋味。

    不過眼前這一切都必須忍下,先治療好奶娘才是最重要的,奶娘的外傷她倒是不擔心,她擔心的是奶娘長年虧空的身子,因內傷更是雪上加霜,如果不趕緊治療,恐怕熬不過冬天。

    月升高空,涼風徐徐,除了院子里不時傳來蛙鳴聲外,四處一片寂靜,早該上床歇息的楚綾,撐著一邊粉腮,眸光銳利的盯著桌上這幾包藥。

    本已經要躺下休息的喜竹,見自家小姐房內透出微弱的暈黃燭光,便知道小姐還未休息。

    想起先前小姐打開藥包後,整個人就像陷入凜冽寒冬一樣,這讓她很不安,決定前去了解一下。

    楚綾拿起其中一味藥材,藉著微弱的燭光,眯著眼仔細觀察,最後嘴角扯出一抹森寒冷笑。

    還好是她穿越過來取代了原主,也還好她剛穿越時身子太過虛弱,藥一入口就全都吐了出來,否則這藥要是真的喝完,恐怕她這一輩子就毀了。

    這杜媚兒可真狠啊,真不知道她為何這麼恨他們姊弟?恨到要用這種方法來毀掉他們!

    「小姐。」喜竹在門外輕喚一聲,推門進入,看到的依舊是她冷凝著一張臉,直盯著桌上其中一包被打開來分成兩份的藥材。「是不是這些藥有問題?」

    小姐懂得醫術這事她已經知道了,才會有這樣的懷疑。

    喜竹見她點頭,低聲驚呼,「什麼,真的有問題?」

    楚綾將拿在手里的其中一樣藥材丟回去,抹了抹手,「這藥方子還留著嗎?藥是到哪家藥房抓的?」

    「藥方子在杜姨娘那兒,听說藥是從『杏林堂』抓的,不過喜竹也不確定,因為藥都是杜姨娘讓人抓好拿來的。」喜竹滿臉怒氣的回答,「小姐,這些藥有什麼問題?」

    「這幾包藥,要是你家小姐我全部喝下……」她也沒打算瞞著喜竹,「就算死不了,這輩子恐怕也完了。」她冷笑的看著喜竹那一臉充滿焦急與疑惑的表情,故意頓了一下,吊吊她的胃口,才又道︰「這是一帖……絕育藥。」

    「什麼,絕育?!」喜竹大聲驚呼。

    楚綾淡定的點了下頭,指著被她分成兩份的藥材,「是的,這藥根本不是傷藥,而是絕育藥。」

    喜竹像是想到什麼,心有余悸的拍著胸口,「幸好……幸好當時小姐一喝藥就吐,奶娘心疼這藥都被小姐吐沒了,想說先放著,等小姐身子好些再熬給小姐喝。」

    「是啊,幸好,要不以後你家小姐我就算嫁人,也會因為生不出孩子,很快就被休棄。」楚綾嘴角微勾,調侃了一下自己,「你說,我當時怎麼就要把這些給吐出來呢?要是喝下去,說不定我連嫁人都不用了,太可惜了。」

    「小姐,都這樣了,你還有心情說笑!」

    「好吧,我們言歸正傳,你說這杜小三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這麼做?當然是為了搶走小姐的婚約啊!」喜竹氣呼呼的說,然後像是想到什麼,一臉懊惱的低喊,「小姐,我忘了將你跟晉親王世子有婚約這事告訴你了!」

    這下換楚綾震驚了,「喜竹,你說什麼?我有一個未婚夫?!」天啊,這簡直是晴天霹靂的消息!

    「是啊,小姐,您的未婚夫是晉親王世子裴孟元,這晉親王可是我們白澤國唯一的親王,也是手握三十萬兵馬的大將軍,您未來的婆婆晉親王妃則是當今皇上同母嫡親的胞妹。」

    楚綾僵硬地扯著嘴角,「你說的不是真的吧……」

    喜竹用力的點頭,「當然是真的,這門親事還是晉親王妃親自訂下的,您頸上戴的這塊龍吟玦,就是晉親王妃給您的訂親信物。」

    楚綾立即扯出戴在頸項上那塊雕工十分精細的玉玦,「這塊?」

    「是的,這塊龍吟玦可是當年皇上賞給世子的,晉親王妃特地以此為信物,就是為了證明她是真心想與侯府結親。」喜竹指著那塊玉佩說道。

    楚綾擰著眉頭看著這塊玉玦,難以置信地問道︰「對方的身分听起來十分高大上啊,怎麼會跟我這麼一個小侯府的嫡女訂親呢?」

    喜竹微歪著頭,高大上又是什麼東西啊?小姐自從清醒後老是說一些讓她听不懂的話,不過不要緊,她只要解除小姐的疑惑就好。

    她趕緊將自己知道的全告訴小姐,「約莫二十三年前,先皇駕崩,新皇還未繼位,白澤國的習俗是,先皇的遺體要在下葬前一日移至太廟,再葬入皇陵,所有參加葬禮的皇族成員與送葬官員,都會先暫住在太廟旁的行宮,那一晚,行宮里闖入了一群武功高強的刺客,發生一場激烈交戰。

    「當時懷有八個月身孕的晉親王妃為了救當今皇上,沖上前替皇上擋了一掌,那一掌直接落在腹部上,晉親王妃血流不止,陷入昏迷,當時情況十分危急,其他御醫診斷晉親王妃與腹中胎兒都無法保住。

    「跟著御醫一起前去的夫人是個醫女,出面緊急救了晉親王妃,只是當時夫人是怎麼救了晉親王妃的,眾人並不清楚,只听說夫人把晉親王妃的腹部剖開,把世子從肚子里抱出來。」

    不是吧,剖腹生產,原主的母親該不會也是老鄉吧?

    「反正……簡單一句話就是,夫人以前救過晉親王妃,世子也才能平安生下來。」

    「原來是這樣啊,想不到我娘這麼厲害,竟然可以剖腹取子!」

    「晉親王妃是為了報恩,才會堅持訂下這門親。」

    听到報恩兩個字,楚綾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古人好像很喜歡用以身相許來報恩,只是這恩情晉親王妃自己報不了,就讓自己的兒子上,真是太坑爹了!

    一想到自己的未來竟然系在這可笑的婚約上,必須跟一個毫無感情,更不知是圓是扁是歪瓜還是劣棗的男人生活一輩子,她就感到頭皮一陣發麻。

    不管,她不管以前的何靈是怎麼想的,既然現在這身子是她楚綾作主,說什麼她都不會認這門親,一定要想辦法解除婚約,管他是什麼勞什子世子還是未來親王。

    想到這里,楚綾這才突然想到她要問的事情還沒問出答案,怎麼就跑題了?她趕緊把話題拉回來,「對了,喜竹,你為什麼說杜小三假借大夫之手給我下絕育藥,是為了這門親事?」其實她隱約猜得到是怎麼一回事,不過她還是需要一些旁證才行,這也才有利于她日後行事。

    「小姐,杜姨娘可是一直處心積慮,想讓表小姐取代你嫁給晉親王世子,用盡各種手段想要騙走你的這塊訂親信物,當然,覬覦這門婚事的不是只有杜姨娘,府里另外兩位姨娘也都有這點心思。」

    「取代我?」

    「是啊,小姐,晉親王位高權重,又深得皇上信賴,府里只有世子一位繼承人,雖然他的名聲不好,可白澤國的未婚姑娘們沒有一個不想嫁給他的。」

    「名聲不好?」楚綾抓到了重點,她微眯起著眼瞅著喜竹。「怎麼個不好法?」

    「就……紈褲了些。」喜竹說得囁嚅保守,最後實在受不了被小姐這樣看著,只好老實說道︰「就吃、喝、賭、打架樣樣來,在京城要是世子爺自稱是第二大紈褲,沒有人敢稱第一,大家都稱他是京城第一大紈褲,或是京城第一霸……」

    「呵呵,不錯啊,京城第一紈褲跟第一霸的封號都在這位世子身上了。」楚綾冷笑了兩聲,更加堅定要退親的念頭。「這種人渣竟然還有那麼多人搶著要,甚至……」一抹畫面倏地閃過腦海,她雙眼一瞪,食指抵著額頭閉起眼楮,努力回想。

    「小姐,您怎麼了?」她突如其來的異樣,讓喜竹很擔心。

    楚綾抬手要喜竹先別說話,兩指擰著眉頭,用力回憶那畫面,不一會兒,那一閃而逝的畫面再度重現在她眼前。

    那是何靈落水之前的畫面,那日何靈看見池里有魚,想抓魚給弟弟加菜,卻被人從後面推入荷花池,才會淹死的……突地,她睜大雙眼瞅著喜竹。

    喜竹被嚇壞了,趕緊上前搭著她的肩,焦急地問道︰「小姐,您沒事吧?您的臉色怎麼突然變得這麼難看?」

    「喜竹,我……我不是自己掉下荷花池的……我是被人推下去的……」

    方才那些記憶雖然只是零星片段,可是她看到了,在原主彎著身子撈魚的時候,邵如卿和其他幾名庶妹朝原主這邊走來,而後又消失在旁邊的假山旁。

    當原主發現身後有人、轉頭的瞬間,她已經被人推下水了,落水時的記憶雖然很模糊,但她很肯定當初推原主下水的人,就是她們幾個其中一人!

    一個被趕到西偏院,日子過得比下人還不如的嫡女,在她們這些庶妹眼中可以說是完全沒有威脅的,會讓她們不顧姊妹情誼,與邵如卿同流合污設計要原主的命,目的恐怕只有一個,就是原主身上的這個婚約。

    好啊,看起來只是簡單的失足落水意外,竟然暗藏著這麼深的心機與不擇手段。

    楚綾另一只隱在袖中的手緊握成拳頭,這里頭不管誰是主謀誰是幫凶,她一個都不會放過,定不能讓原主這一條命白白犧牲。

    這下換喜竹驚愕的張大嘴,差點驚呼出聲,夜深人靜的,難保喜竹這麼一叫,不會被耳朵較靈敏的人听去,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也不願弟弟和奶娘擔心,她趕緊在喜竹出聲前緊緊捂住她的嘴巴。

    她將食指抵在唇上,小聲提醒道︰「不要出聲,這事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尤其是奶娘,她現在身子很不好,禁不起刺激,還有湛宇,他今天才跟邵如卿起沖突,今晚大廚房就沒有準備我們西偏院的晚膳,要是再讓他知道這事,我擔心他又會想要替我出氣,到時我們的處境只會更加困苦。」

    喜竹拉開她的手,點點頭,忿忿不平地小聲說道︰「小姐,您放心,我不會說的,可是這件事總不能就這麼算了吧?」

    「放心吧,我一定會為自己討回公道的,不會太久,你相信我。」她勾著喜竹的肩小聲地說著,「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醫好奶娘的病,只要奶娘的病好了,就是那些人倒楣的時候了。」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現在我們身上半個銅錢都沒有,怎麼給奶娘抓藥?」喜竹哭喪著臉道。

    「誰說沒有的!」楚綾努了努下巴。

    喜竹順著看去,眉頭瞬間打了一個大結。「小姐,奶娘雖然已經過了生育的年紀,可是您讓她喝絕育藥,不是更加重她的病情嗎?」

    楚綾的頭頂瞬間冒出一團白煙,她輕拍了下喜竹的後腦杓,沒好氣地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指的是,我們可以把那藥給賣了。」

    「小姐,這絕育的藥,有誰會買?」

    「不用擔心,我們留下一包,將其他幾包分門別類的分好,雖然分量少,但拿到藥鋪子,應該還是會收的。」說著說著,楚綾便開始動手分類。

    「小姐,我來幫您,我們一起動作比較快。」喜竹坐到桌邊,也開始將這藥包里頭的藥材歸類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要賺奶娘的藥錢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hide]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世子爺覺得丟臉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是財神也是瘟神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做好事就能實現願望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晉王妃找上門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杜姨娘這是活馘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冤家變合作伙伴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啟程去找七葉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誰敢搶未來世子妃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一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二章 史上最美新娘子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你想許什麼願望呢  蒔蘿

    今天在臉書上看到一句話︰我愛你不是因為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而是我喜歡跟你在一起的感覺。

    說真的,看到這句話我有一種心有戚戚焉的感覺,卻又明白通常也是這種感覺害死自己,而我就是其中一個。

    最近蒔蘿的生活遭受到很大的挫折巨變,任何形容詞都不足以形容我現在灰暗失落的心情。

    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就不贅述,只能說自己當初被愛情兩個字給蒙蔽,當自己幡然醒悟時卻是孑然一身,什麼都沒有,更失去了寶貴的青春時光。

    從前為了某個應該算已經是過去式的人,為了他的心情、他的喜好,我斷了自己的喜好,也跟自己的同學朋友斷了聯絡,他不喜歡我娘家的人,我也盡量減少回娘家等等,一切以他為中心,陪著他度過風風雨雨。

    這些年自己就像只鴕鳥將頭埋進沙子里,認為自己過得很好、家庭很幸福,可事實上所有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一點也不好,只是自己欺騙自己。

    當這事發生後,我想要找人抒發心里的郁悶難受時,卻赫然發現現實中的自己沒有好友可以听我傾訴,更不能找家人傾訴,因為怕他們擔心難過。

    因此只能假裝自己很堅強,說自己沒事,沒有關系,我很好,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不過是一切從零開始。

    雖然無法對親人訴苦,也找不到朋友可以傾訴,幸好老天對我還不壞,給了我一個很有人情味的公司,對員工很好的老板,還有非常關心我的編輯。

    這些日子編輯總會不時的問我最近心情如何,有什麼問題困難要趕緊跟她說等等,說真的,我很感激這些日子以來公司和編輯對我的關心與鼓勵,因為他們的關心與鼓勵,現在我已經收拾好心情。

    只不過有時還是會覺得心空蕩蕩的,但時間是最好的治癒良藥,我想我應該可以很快的從低潮中走出來。

    有網友問我你自己是寫愛情故事的,可是卻遇上在小說里才會出現的極品親戚,一起共患難後卻一腳將你踢開的渣男等等,難道你不覺得跟你的故事反差太大?

    我的回答是︰愛情小說就像是夢想制造機,替每一個女人、女孩完成心中那無法達成的夢想,跟現實有什麼關系?雖然我的現實生活不美好,可是我還是相信愛情,因為好的男人真的很多。

    不過一定要睜大眼才是,別跟我一樣瞎了眼,哈哈哈。

    寫這本《許願荷包》時,也正是我面臨低潮挫折時,有時寫著寫著故事就跑偏了,然後就開始對人生產生懷疑——別緊張,我沒有那種想不開的念頭。

    民間有個說法,自殺的人死後的魂體會不斷重復自殺當天的過程,直到陽壽盡後,再入地府受審。

    我覺得,自殺已經夠痛苦,靈魂還得每天重復那痛苦的事情,太悲摧了,好死不如賴活著。

    所以我不會為了某個不值得的人或事而產生什麼傻念頭,我很愛惜生命的。

    而我說的故事跑偏了其實就是又開始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有時就會想著要是我也有這許願荷包就好了,如果我有這樣只要做好事就會心想事成的荷包,那我想許什麼願望?

    我可能會許願讓我重回二十歲。為什麼說重回幾年前就好呢,因為畢竟那幾年台灣的景氣還是比較好的,看準下手,想賺大錢不是問題。

    如果各位讀者們也有一個許願荷包,不知道你們想許什麼願望呢?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

TOP

謝謝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