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秋《夫人百無禁忌》


出版日期:2017-09-13

她在現代是法醫,胎穿成了棺生子,後又跟著她爹成了仵作,
人人都道這行業忌諱,可她生性喜靜,死人安安靜靜的多討喜,
不像活人,不是心思多繞了好幾圈,就是無賴厚臉皮到沒極限,
而他這位新上任的知縣恰恰兩者兼具,忒招人厭!
初見面就想用十兩銀子租走她的驢車,不好意思,錢是很重要,
但她會自己賺,憑什麼有錢的就是大爺,沒這個理!且不知他是不是報復,
居然買下她家隔壁宅子,在牆上打了道門,從此耍官威自由進出她家,
別說他這大食怪老是蹭飯吃,每吃一頓,她就得多驗一具尸體攢糧錢,
更莫名其妙的是,她跳河是為了不被惡人欺,是自保,再說了她會泅水,
可他這只旱鴨子硬是要跟著跳,最後還得勞煩她救他,
偏偏他昏迷前還大聲嚷嚷她是他的未婚妻,她理解他是在保她名聲,
哪里曉得他當真看上了她,當真下了聘,好哇,他敢娶她就敢嫁,
要是真合不來,大不了休夫書一紙,不過她不知道哪根筋不對,
竟被他給撩了心,她正想當個從夫而終的好妻子,卻發現他是高門富二代,
上頭的兄嫂們惡斗多年,還有個覬覦他男色的綠茶婊公主,
想到以後得被迫加入「戰局」,她不免再次感嘆,死人多好啊,安安靜靜的……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棺生子

        陽春三月,乍暖還寒,還帶著些許涼意的風徐徐吹來。

        萊陽縣城外有座陡峭的高山,早年山上有間庵堂,裡頭住著數名尼姑,前來的善男信女不少,香火頗為鼎盛。

        可不知哪一年,山上來了盜匪,一夜之間殺光了所有的尼姑,並烹其屍首果腹,然而此案始終懸而未決,歷任的縣官都無法偵破,百姓因為懼怕,鮮少上山走動,久而久之庵堂也荒廢了,埋沒在荒煙蔓草之間。

        不久之後,在遙望的另一座山的半山腰,蓋起了一間寺廟,名為「懸山寺」,它是依著山勢建蓋,一半在山裡,一半懸空,僅以梁木在下方支撐,歷經數十年仍巍然屹立著。

        懸山寺聲名遠播,不少香客、文人雅士前來一睹風貌,並信仰著寺廟裡的神祇,一有困頓難解之事便會前來燒香拜佛,求菩薩指點迷津,三牲素果擺滿漆紅供桌。

        漸漸地,破舊的老庵堂乏人問津,甚至已在人們腦海中淡去,僅老一輩的人隱約有些印象,卻又說不出庵堂位於何處,久而久之,它便從百姓的記憶中消失。

        那是座長滿野草的廢墟,再也找不回當年的盛況,被越來越茂盛的雜草樹木遮住,荒涼地只聞呼嘯而過的風聲。

        此時,一名十三、四歲的小姑娘背上揹了個大大的竹編籮筐,快要有她半個身長,可那纖瘦的身子卻健步如飛,宛若生長在山裡的野兔,輕快而愜意的走入只剩幾座瓦牆的廢棄庵堂。

        當年的女庵主善醫,故而有上門求醫的信眾,庵主從不收費,只開藥方,任由信眾們布施。

        山上離城裡甚遠,若是步行,少說要大半天,為了給自身方便,庵裡的尼姑們便在後院種起了菜,以及一些常用藥草以救急,人吃五穀雜糧,難免會有病痛,有備無患安能自救。

        後來庵堂沒有了,可當年種下的藥草卻還在,一月復一月,一年復一年,自會找出路的藥草在無人照料的情況下,與野草雜草一同歷經數十年的歲月,如今,那些藥草已蔓延整座庵堂。

        周靜秋是棺生子,她娘佟氏在生她時難產,還沒把她生下來就過世了,她爹周康生哀傷逾恆,將她娘置於棺木中,依照習俗,三日內下葬。

        孰料,隔日在抬起棺木時,裡頭傳出幼貓似的嬰兒啼哭聲,眾人皆驚惶退避,不敢上前,唯恐屍變。

        僅有她爹不畏怪力亂神,撬開棺蓋,這才發現原來她娘並未死去,只是生得艱難,暫時閉過氣去。

        周康生抱起奄奄一息的妻子,並在她雙腿間發現全身是血的女兒,他趕忙讓人去找穩婆,好處理一下產後事宜。

        雖然母女倆都保住了性命,可是在棺內悶得太久了,因而身子骨都不是很好,需要常年延醫調養。

        佟氏是地主家的女兒,嫁妝有上百畝土地,但是為了看大夫吃藥,這些年陸續賣掉不少土地好湊錢。

        三年後,佟氏又懷有身孕,周康生原本不想要這個孩子,怕傷了好不容易養出血色的妻子。

        可是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佟氏死活不肯放棄這個孩子,又是湯藥、又是補品的,勉強生下比女兒更瘦弱的兒子。

        只是被這麼一折騰,她的身體徹底敗壞了,連奶水也沒有,一直臥病不起,面容越來越憔悴。

        由於周康生是衙門的仵作,不分白日黑夜,衙役們一來傳人就得走,常常不在家,所以年僅六歲的周靜秋一肩挑起照顧母親和弟弟的責任,她讓爹買來一頭剛生崽子的母羊,用母羊的奶水一天三頓、五頓地餵食兩人,她還得站在椅子上,對著比她還高的灶臺煮飯燒菜。

        周家的家境負擔不起人參、雪蛤、何首烏等昂貴藥材,周家母子倆的身子一天比一天虛弱,幾乎快撐不過去。

        不過人在危急中越能激發潛能,已經七歲的周靜秋偷溜上山,想找些野人參或珍稀藥材給母親和弟弟補補身子,誰知誤打誤撞來到荒廢的庵堂,並驚喜的瞧見在野草中蓬勃生長的藥草,便興高采烈地採了幾株。

        從此,她每隔三、五日便上山一趟,有時是將快枯萎的藥草採集下來,再曬乾,以免浪費了,有時是摘山菜、撿栗子、設陷阱逮幾隻山雞、野兔,收穫甚豐。

        只可惜即使耗盡家產,賣掉田地,在小兒子四歲的冬天,佟氏仍舊過世了。

        八歲的周靜秋沒有哭,只有惋惜,她耗費了多年的功夫,還是沒能保住母親的性命,原本不愛說話的她變得更沉默了。

        好在弟弟的身子是弱了點,但先天不足靠後天養,漸有起色,未追隨母親而去。

        為了保住這根小獨苗,周靜秋更勤於上山,不僅親自打理庵主留下來的小藥田,還往更深的山裡尋找野生藥草,能移種的便移到庵堂後院她開墾出的小片藥田,有的是自用,或是賣給城裡的藥鋪,這些年來她就是靠這樣的方式慢慢積攢銀子,貼補家用。

        仵作的俸祿並不高,一年也就五、六兩銀子,還有衙門配給的五十斤白米、二十斤白麵,以及三十斤的玉米粉。

        若是一般百姓們倒是夠嚼用,三、五口人吃一年的口糧是綽綽有餘,可是光花在周曉冬的藥費、看診費就不只這個數,有一段時間周家過得緊巴巴的,只能吃稀粥配野山菜。

        周家從周靜秋的祖父的祖父就是幹仵作這一行,代代相傳,成為祖業,而從周靜秋的祖父至今,已三代單傳,到了這一代本該由周曉冬繼承衣缽,但是他的身子骨實在太弱了,走不了遠路,再加上周康生不想兒子走他的老路,只能過著和死人打交道的生活,便送他去讀書。

        周曉冬頗有唸書天分,而且越讀越起勁,儼然是一名小書生,常見他捧著書,搖頭晃腦的讀著。

        不過周靜秋倒是樂意接下父親的棒子,因為在重生前,她便是頗負盛名的女法醫,在專業領域中無人不識。

        換言之,十幾歲的身體裡裝著三十多歲的靈魂。她是胎穿的,一穿就在棺材裡,她嚇得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棺材中大聲呼叫,只是她發出來的是嬰兒的啼哭。

        在前世,她對任何和醫有關的知識都有興趣,有空就會自行研究一番,沒想到到了古代竟有這麼大的用處,分辨藥草也難不倒她。

        「唉……我該不該將你挖起來呢?看看結果的情形和拇指粗的枝幹,少說有五、六十年,我拔起來再清洗一番,至少值個四、五十兩……」

        周靜秋將裝著山芋頭、野生蘑菇,已有半滿的竹編籮筐擱置在樹蔭下,她穿著半新不舊的衣裙,舉止不雅的蹲著,對著一株約到她的腰高,長滿白花紅果子的小樹,甚為苦惱的喃喃自語,似在考慮要留著救急,讓它再長幾年好增加藥性,或是現在就拿去換錢。

        其實她是傾向後者,家裡的銀錢不多了,又養了好幾個會吃的人,她爹是大飯桶,弟弟是小飯桶,還有多年前撿來的夕奴和小敢,個個都很會吃,就只有她是小鳥胃。

        要維持一個家不容易呀!什麼都要用到銀子,她還想買塊地種糧食,好餵飽家裡的大大小小。

        佟氏的嫁妝早已賣光了,不過周靜秋在她過世後的半年開始,又一次五畝、五畝的買回十五畝水田,她自個兒不會種田,便佃了出去。

        秋收稻子冬收麥,一年兩穫,扣去該繳的糧稅,她和三戶佃農六四分,主家六、佃農四。

        也好在有這些糧食儲備著,要不然日子真的過不下去,周曉冬一年的束脩是十兩銀子,要用的書籍和紙、筆、墨貴得要命,一刀質料不算好的宣紙就要一兩銀子,他一年便要用去五、六刀紙練字,更別提他補身的銀兩。

        周靜秋是真的很缺錢。

        幾經思考,再三掙扎,周靜秋忽地站起身,面容堅定的走到樹下,揹起竹編籮筐,腳步從容地從庵堂後院她整理出的小徑,往山裡的方向走去。

        春天一到,山上的野花野草茂盛,相對地,能吃的植物和出來覓食的小動物也會變多,到處可見正鮮嫩的野菜,和滿山遍野的野雞和兔子,要打牙祭趁現在,遲了便錯失良機。

        因為是繁殖期,周靜秋布置的陷阱以活捉為主,若是逮到懷孕的母獸,她會帶回家等牠生崽子,等養肥了再宰來吃。

       她對「食物」沒有憐憫心,弱肉強食,看慣了死亡的她,不拘泥於生死輪迴,除非是尼姑、和尚,誰不吃肉?

       「秋姑娘,又上山採草藥了?」

        不到兩個時辰,周靜秋的竹編籮筐內已有數隻山雞和肥碩兔子,她不想讓人知道她筐裡有活物,便以藥草覆蓋其上,掩人耳目,免得有人跟著上山,不小心破壞她的藥田。

       「嗯,採些婆婆丁煮來當茶喝,嫩葉川燙過後能涼拌或炒雞蛋一起吃。」婆婆丁清熱解毒,看似回暖的春天還是有點冷,一不留神就風邪入體,頭昏腦脹,全身發熱。

        「秋姑娘,餓不餓?來吃個包子喝碗湯,別把身子弄壞了,姑娘家要好好照顧自個兒的身體,別仗著年輕就不管不顧,瞧我這一身老骨頭呀,中看不中用了。」抬個熱鍋子都氣喘吁吁。

        從山上下來的一條官道旁,進出城都會由此經過,一對老夫妻搭起棚子賣涼茶和小吃食,一賣就是三十年。

        前兩年老頭子死了,老婦便帶著兒子、媳婦一起擺攤,攤子上也多了幾樣能吃飽的吃食和大餅,讓來不及備妥乾糧的出城人也有幾口餅吃,生意還不壞,足以養活一家老小。

        除了農忙時,幾乎是天天風雨無阻的來擺攤,上山的路狹窄難行,周靜秋便把驢子、驢車寄放在此,徒步上山,省下她不少麻煩。

        「古婆婆,我還不太餓,給我碗湯就好,先墊墊肚子。」她還得留著肚子回家吃飯,夕奴的手藝太好了。

         周靜秋不喜吃外食,因為她的嘴被養刁了,只習慣吃家裡的飯菜。

        「好咧,一碗湯,狗子,快給秋姑娘下餛飩。」生意上門了,得快點招呼客人。

        「好的,娘,就來了。」一名皮膚黝黑的男子咧嘴一笑,手腳俐落的丟了幾顆餛飩到滾水裡煮。

        古人的衛生……周靜秋看著狗子大哥的手一捉,目光一閃,她在心裡暗暗說服自己,那是洗過的,沒有摳屎……

        能和周靜秋處得來的人並不多,因她在棺中出生,有人私底下喊她「鬼女」,說她是死不瞑目的女鬼來投胎,再加上她打小就跟在父親身邊,和他出入一些極陰的兇殺地,十歲不到就開始學著做仵作,因此很少有人敢靠近她,都說她身上陰氣重,煞氣兇,八字不重的人會被刑剋。

        基本上,她沒什麼朋友,表兄弟姊妹對她雖不至於壞,但也不友善,沒人會找她玩。

        而她常交談的對象大多是攤販,像豬肉攤、菜攤,畢竟她要是不開口,人家怎麼知道她要買什麼。

        古婆婆是年紀大了,周靜秋才敬老的談上兩句,否則遇上古婆婆的兒子,她連口都不開。

        「秋姑娘,聽說文大人被調走了?」人面廣的古婆婆素來愛東家長、西家短的,一有機會便打探消息。

        「嗯。」周靜秋輕應一聲,心裡卻想著這湯頭有點淡,餛飩的餡也沒拌勻,肉大塊是大塊,但稱不上好吃。

        「那他調去哪兒了?不是我老婆子愛說人家是非,文大人也太會搜刮油水了,生個兒子能收兩次滿月禮,滿月、雙滿月,丈母娘過壽也照收不誤,他真不怕銀子太多咬手呀!」她辛苦賺一年還買不起他繡在衣袖上的絲線。

        「他是官,上下兩張口,當然吃得比人家多。」不吃養得起七房小妾嗎?個個千嬌百媚,如花似玉。

        「哎呀!這話說得真貼切,不就是兩張嘴嗎?上邊要吃,下邊也要吃,把咱們老百姓都吃窮了。」遇到貪官是一世窮,哪裡有一心為民的好官?

        周靜秋吃了兩口便停筷,提醒道:「古婆婆,別嚷得大家都聽見了,民不與官鬥,小心禍從口出。」婦道人家口無遮攔,恐招禍上身。

        古婆婆一聽,連忙神色緊張的東張西望,把聲音壓低,「有口無心,有口無心,我這嘴太愛說話了。」

        「幸虧這裡只有我,不然古婆婆的麻煩就大了。」要是被心胸狹隘的文大人知道了,她這茶寮也甭開了。

        古婆婆呵呵乾笑兩聲,又問道:「新知縣什麼時候會來?」

       「就這一、兩日了。」

       「長得怎樣?今年幾歲了?有沒有成親?這回來上任帶親眷了沒?人好不好?容不容易相處……」

        面對古婆婆連珠炮的問話,周靜秋很淡定的付了兩文錢的餛飩湯費,並給了古婆婆幾顆在山上摘的果子,讓她帶回去給孫子吃,還有一大把山蕨菜,喜得她笑得見牙不見眼。

        周靜秋沒忘了給她家驢子割一捆嫩草,她將竹編籮筐放上能坐四、五個人的驢車,便抱出上層的野草餵驢子。

        驢車是搭上架子的,四邊用油布包著,左右兩邊是縫死的,打不開,後邊那塊有繩子綁住,裝卸貨物和上下車都方便,繩子一解開便暢行無阻,而前頭是布,一掀開便能看向前面,和前頭駕車的人聞聊。

        除了比馬慢一點,驢車坐起來也挺舒服的,周靜秋替一戶大戶人家縫合一具被人砍成七、八截的屍體,並上了宛若生前的妝容,那家的老爺給了她二十兩施妝費,她拿了銀子買驢子和驢車。

        其實替死人化妝賺得比較多,喪家也給得痛快,只是她也算吃公家飯,不能常接外差,少賺不少銀子。

        周靜秋也是一名仵作,但她不在衙門名冊上,論件計酬,每驗一具屍體領一次銀兩,有破案者一兩銀子,案子膠著無進展則給半兩銀子,她平均一個月驗五具屍體。

        但別以為酬勞很高,一個月能進帳三、五兩銀子,萊陽縣包括周家父女在內,也就三名仵作而已,而萊陽縣有五萬多人,為了驗屍,時常要去幾十里外的鄉鎮或村莊,往往一天無法來回,得住上數日才行,衙門發的公差費少得可憐,想吃好、住好就得自掏腰包,否則就只能忍著。

        為了省錢,周靜秋常常吃睡都在驢車上,一天下來腰痠背疼,挺都挺不直,勞心勞力還得忍受四處奔波之苦。

        雖然她不在編列名冊上,但附近幾個縣城都聽過她,也知曉她驗屍的本事,每每有破不了的兇殺案都會越區借調,她七、八天不在家是常有的事,可是驗屍費照舊,只有一兩銀子。

       「小姑娘,十兩銀子租借妳的驢車。」

        餵完驢子正準備上車的周靜秋,手裡拿著小皮鞭,抬起頭,面無表情地看向遮住亮光的男人。

        這個人很高,她只到他肩頭而已,一張笑臉十分無害,但是那抹笑讓人很不舒服,感覺很假。

        「不借。」周靜秋冷冷地道。

         男人一愣,他向來把女子迷得七葷八素的笑臉這會居然不靈了?「為什麼不借?我付銀子。」

        「那我怎麼回城裡?」她就是不想走太遠的路才駕驢車出城,若借了別人,她不就要走到腿斷?

         他一聽,笑得更歡了。「妳可以和我們一起坐呀!反正驢車大得很,擠一擠還是可行。」

        「大?」周靜秋看了看她的驢子,再瞧瞧站在他身後或面對或背向她的男子,心裡略有不快。「男女授受不親,豈能同車而行?而且你們太重了,我家大娘拖不動你們。」

        「大……大娘?」男人有些錯愕,她說的該不會是這頭驢子吧?

        「驢子的名字。」她取的。

        「可……可牠是公驢子。」那麼明顯的特徵她沒瞧見嗎?

         周靜秋睨了驢子的重要部位一眼,一副他少見多怪的樣子。「我愛叫什麼就叫什麼,你管得著嗎?你怎知牠不是斷袖?」

        「一頭驢子是斷袖?!」坐在茶寮裡,夜華玉感到難以置信,這世道是怎麼回事,連牲畜都成了人不成,還用輕蔑的眼神瞟了他一眼,只差沒吐口唾涎在他鞋子上。

        這是驢子嗎?根本是驢妖了,還學人瞪人。

        他是長公主的獨子,自認是風流瀟灑的翩翩貴公子,女人對他而言向來是信手拈來,從不須費勁。

        誰知道會在一名長相秀麗的小姑娘面前栽了個大跟頭,人家連理都不理他,身手矯健的跳上驢子,皮鞭一甩便揚長而去,完全不被他唇紅齒白、玉樹臨風的模樣所吸引。

        「腦子有病的人離我遠一點,誰說公驢子不能叫大娘。」聲冷面癱的莫天野抽出劍擦拭。

       「可公驢子叫大娘,不就會讓人誤會牠是一頭母驢子嗎?」那小姑娘才是病了,而且病得不輕。

       「你誤會了嗎?」莫天野仔細擦拭,銀劍閃閃。

       「這……」他眼睛沒瞎。

       「稱謂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讓我們連驢車也沒得坐。」他們原本有輛馬車,偏偏他自作聰明,讓馬夫、隨從先行一步。

        夜華玉乾笑兩聲,心虛的往後退。「意外,意外,從山上往下看明明很近,都看得到城頭了,怎知還要三十幾里路……」

       「你也知道那是山上,兩邊的距離能用目測的嗎?」莫天野冷冷地掃他一眼。人蠢沒藥醫,而他們居然還相信他。

       「這能怪我嗎?你們不也同意,說要深入民間,看看這裡的老百姓過得好不好,有無冤情。」要不是他們點頭了,他敢自作主張嗎?不但吃力不討好還拍錯馬屁。

        「是你說萊陽縣你很熟,熟到蒙上眼都能摸上城門。」他還信誓旦旦的保證絕無虛言。

       「是很熟呀!十年前來過一回,大雨堵路,住在驛站三日。」夜華玉回得理直氣壯,跟沒來過的人相比,他算是識途老馬。

       「十年前?!」一道低冷的聲音宛若六月霜。

       「大……五公子,我真的來過,只是沒機會出去逛逛,我還記得驛館中養了這麼大的老鼠,把我嚇得膽子差點破了。」

       「你是說你只是路過?」解冰雲玉面如月華,眉長似彎弓,一雙黑不見底的雙瞳閃動著幽冥暗光。

       解冰雲在兄弟中排行第五,他上頭有兩嫡兩庶四個兄長,分別是解冰鋒、解冰庭、解冰肅、解冰昌,上面兩位是嫡出,與他是一母同胞,他娘生了三子一女,長姊已出嫁,底下兩位則是庶兄。

        他是父母的老來子,在眾多的兄弟姊妹中最受寵愛,他娘對他的疼寵眾所皆知,只要一有好東西便往他屋裡送,讓兄嫂們看得眼紅,恨不得府裡沒有他這名受寵的麼兒。

        他娘甚至揚言,一旦他要成親,她拿出一半私房給他當聘禮,一半的一半再給他的媳婦兒,剩下的一小半等她蹬腳了再由其他嫡子庶子去分,她死了也不管這些瑣事。

        而他爹的寵溺也是有目共睹的,明著暗著送銀子、給鋪子,連皇上御賜價值萬兩黃金的東珠一匣子也隨手給了,好像他就這麼一個兒子。

        兩老的偏心看在除了解冰雲以外的子孫眼中,他們的不滿可想而知,同樣是兒子,哪能偏到天邊去。

       所以在兄嫂們的操弄下,前後訂了三次婚的解冰雲至今仍未娶妻,在上花轎前,一個騎馬摔死了,一個上吊,沒死卻也醒不過來,像個活死人,另一個則嚇得瘋癲。

        真瘋假瘋不確定,但婚事退了是真的,是以他的剋妻之名流傳大街小巷,再也沒有門戶相當的人肯嫁他。

        解冰雲不只娶不到老婆,連侍妾、姨娘、通房丫頭什麼的也都沒有,因為他擔心這些人是別人安插在他身邊的耳目。

        「唉,不這麼說我能逃出京城嗎?你不曉得那些恨嫁的女人多可怕,她們像水蛭一樣死纏著我不放,我走到哪裡就跟到哪裡。」夜華玉一臉害怕,提及女人,簡直是一場惡夢。

        而他的公主娘和駙馬親爹是主謀,他們大開方便放進一群豺狼虎豹,他連睡個覺都擔心床上多了個脫光光的裸女。

        若是平時他一定笑納,對自動送上門的女人沒動點邪心,那是矯情,可是一想到她們背後的勢力和家族,他便有色心而沒色膽,因為不管他碰了哪一個,準要大紅花轎把人給迎進門,多了個名正言順管他的女牢頭,他可不要。

         再說他是風流不是下流,太多美人恩也消受不了,偏偏他爹娘根本是在玩兒子,閒著沒事愛看他被女人追著跑。

        「那不是正合你意?美女環繞,紅袖添香。」擦完劍的莫天野將劍收回劍鞘,大口喝起微苦的涼茶。

       「莫老兄,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一個女人是好事,兩個女人是好事成雙,三個女人是老天疼惜,第四個……嚇!十個以上是災禍,她們像蜂群一樣的向我湧來……」夜華玉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面色驚恐,活像目睹佳人變骷髏。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呸呸呸!本公子還不想早死,你這壞心眼的就是見不得人好。」誰愛牡丹誰摘去,他還要瀏覽百花。

       「不想死就少埋怨,一路上我忍你很久了。」莫天野手指一撥,露出一小截劍光,寒氣森森。

       「呿!是誰忍誰,對著你那張五官不分的臉孔,我是倒足了胃口。」真想吐他一身穢物。

       「我把你眼睛戳瞎你就看不見了。」莫天野冷冷地橫去一眼,手上的劍又多開了半寸。

        夜華玉臉皮一顫,「小鳥依人」的往身側的解冰雲一靠,「五公子救人,你的侍衛要殺人。」

       「等他殺了人你再來報案,我親自受理。」解冰雲調笑道。要有苦主才能捉人,民不舉報則不予理會。

        聞言,莫天野嘲弄的一揚眉。

        夜華玉肩一垮,滿臉傷心。「不帶這麼欺負人的,人死了還怎麼報案?」

       「託夢。」他照樣審理。

       「你一身浩然正氣,誰敢靠近你,鬼也怕死,萬一魂飛魄散,豈不是連鬼也當不了?」太可惡了,兩人聯手欺他一人。

       「你連活人都當得不像話,不如我來送你一程。」當他還在京城的長公主府嗎?飯來張口,茶來伸手,凡事有人服侍。

       「哼!想我回京,沒門,這回沒待上一年半載,誰也別想把我趕走。」夜華玉傲嬌的哼了一聲。

       「不想回去就別給我惹事,安分點,要是再放縱不羈的到處勾搭女人,我馬上綑了你,將你火速送回京城。」解冰雲警告道。要不是看在夜華玉還有點能拿得出手的醫術,還真不想帶上他。

       「嘖!表弟,你威風了,擺起官腔了,堂堂的翰林不當卻請調外放,當個小小的七品知縣,你有能耐。」連皇上的面子也敢拂,以狀元之才屈就地方小官,還連夜出京。

        解冰雲是新上任的萊陽縣縣太爺,年方二十,他的母親是駙馬爺的胞姊,他與夜華玉是表兄弟。

        不過兩府少有往來,主因是長公主嫌棄大姑管得太多,大姑認為長公主只生一子太少,張羅著要給駙馬爺納妾,還一送就送一對孿生姊妹花,雖說駙馬出面直接拒絕了,但長公主還是氣得與她斷絕往來,兩家人因此成陌路。

        解夫人的手伸太長了,連人家後宅的事兒也想管,最後兩面不討好的把人給得罪了,她也不想想長公主是什麼身分,異想天開地想拿捏人家,光是皇上那兒就夠她吃一桶黃連。

        長輩們疏遠得不像一家人,但幾個小輩倒是處得不錯,尤其是解冰雲和夜華玉年紀相仿,常玩在一塊兒。

        「躲閒。」解冰雲淡淡地道。京裡的水太渾了,得避一避。

        皇子們都大了,有自個兒的派系,他不想被拉攏,只好遠遠地避開,萊陽縣不大不小,正適合過幾年清閒日子。

       「你真好命,有四個哥哥可以幫你頂住壓力,而我單槍匹馬的,光想都忍不住欷吁。」話裡發酸的夜華玉也想有人幫襯,他好順理成章的當成富貴閒人,整日吃喝玩樂。

        解冰雲目光深幽的看向遠方。「家家有本難唸的經,你看見的不見得是真,兄弟太多真的能同心嗎?」

        「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每次一到你們府裡就一堆人,多熱鬧呀!反觀我們家,人口簡單,幾百個下人就服侍三個主子,連想找人吵架都找不到對象,只能和我娘大眼瞪小眼。」夜華玉沒好氣地抱怨道。日子無聊死了,沒點新鮮事好玩。

       「是熱鬧,吵得不可開交。」

        為了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妯娌之間誰也不讓誰,狠話盡出,要不是爹娘還在,他真想早早分家,各過各的日子,省得最後親人結仇,把臉面撕破了。

        「客官,要不要再加點茶水?」茶寮的古婆婆熱心的招待客人,不時端些吃食問客人要不要。

       「不了。」夜華玉擺手,讓人不用招呼,他府裡最下等的茶葉也比這裡的茶水好上一百倍。

        他看了看另外兩位能喝得下涼茶的仁兄,暗暗唾棄他們的不挑嘴,這麼難喝的茶水也當甘泉來飲。

       「小路子去哪裡攔車,怎麼還不回來,爺等得快冒火了。」夜華玉覺得乾坐著等真煩人,整個人心浮氣躁的。

        就在說著小路子時,一名微胖的粉面少年駕了輛馬車過來,有兩匹馬拉著,車身寬敞,以綢布覆頂,繫著鵝黃色流蘇,每一條流蘇底下是會響的金色鈴鐺,馬車一動便叮叮噹噹響,煞是好聽。

       「這車哪兒來的?」夜華玉問自己的奴才。看起來還挺氣派的,應該是大戶人家的車駕。

        「路上遇到的,一位好心的夫人說,若有急用就先挪出一輛,這是小姐的馬車,她移到夫人的車上。」小路子回道,也算他運氣不錯,遇到要去懸山寺上香的夫人、小姐。

       「說實話。」

        面上無鬚的小路子面皮微僵,頭上冒出汗來。「五爺,是報……報了你府上名號,那人就把馬車讓了。」

       一個小小的縣官能有多大的靠山,無非是攀親引戚,才有嚇阻作用,能令人心生畏怯。不過能與長公主之子自幼混在一起玩,可見其出身並不低,定是高門大戶的子弟出外歷練。

       「你仗勢欺人?」才剛到地頭就給他捅婁子,真是好樣,果真是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奴才。

       「這……我有說付銀子,可是對方不收,對方還說請爺有空到府裡坐坐。」小路子心虛的看向自家主子,很有眼色的表示沒洩露主子的底,他是好奴才,為主子盡心盡力。

        一旁的夜華玉滿意的點點頭,果然是他這個當主子的教得好。

        「所以你就理所當然的收下了?」解冰雲面無表情地問道。

       「五爺,奴才怕折了人家的好意,何況幾位爺平時都是金鑲玉裹,哪能受一點點委屈,奴才也是為了各位爺著想……」小路子雙膝跪地直磕頭,額頭都磕紅了。

        「別磕了,起來,你是爺的奴才,可不是五爺的,他要是不上馬車就走著去,咱們上車……」

        口中窮嚷嚷的夜華玉還沒說完,一柄劍鞘便勾住他的後領,把他甩出五步遠。

       「五爺請上車。」莫天野掀開車簾,神色冷峻。

        他和左隨風是解冰雲的貼身護衛,左隨風先行到官衙打理,徹查四周,而莫天野則隨身保護,以防突發狀況,畢竟同行的某人最擅長惹麻煩。

        一行人上了車,往官道行去。

        約莫走了半個時辰,已經可以看見前方不遠處的城門,四名士兵手持長槍站得筆直。

        突地,一輛黑溜溜的驢車緩步而行,不疾不徐的往前走,正好擋在官道的正中央,後方的馬車想超越有點困難。

       偏偏有些人小心眼又愛記恨,大馬車轆轆的逼近小驢車,硬是逼得人往路旁駛去。

       「小姑娘,該換車了,妳家大娘拖不動驢車,要不要哥哥載妳一程,不收妳銀子喲!」唉!他真適合做紈褲,欺負起人來得心應手,簡直是天生的壞人。

        又是他!水眸清澈的周靜秋垂眸低視,當作沒看見。

       「喂!哥哥在跟妳說話聽見了沒,妳啞了,不會回一句?」夜華玉沒好氣地又道:「小路子,撞她。」

        駕車的小路子一得令,一鞭抽在馬背上,駕著馬車往驢車一撞,大車撞小車,肯定是驢車吃虧。

        誰知一聲慘叫,倒在路旁的竟是馬車,一根絞裂的木棍卡在車輪上,頓時人仰馬翻,狼狽不堪。

        等眾人從馬車裡爬出來時,毫無損傷的驢車已將他們遠遠拋在後頭,周靜秋和守城士兵很熟,朝他們打了聲招呼,駛入城內。

        「很聰明的丫頭。」看著車輪上要斷不斷的長棍,難得讚許人的解冰雲微微一頷首。

        「而且下手夠狠。」莫天野淡淡地搭腔,那個小姑娘居然不動聲色地將人給擺平了。

        「下次別再讓我碰見她,不然……不然我非叫她給我磕頭認錯不可!」只會撂狠話的夜華玉引來其他兩人譴責的目光。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周家五口人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謝謝分享

TOP


第三章  厚臉皮大爺來蹭飯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驗屍得膽大心細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看個賽龍舟也出事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偷偷打好如意算盤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大人下聘啦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洞房一直被打擾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某大人吃醋了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公主仗勢要搶人夫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一章 趕回京城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二章 爭產丑態百出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訴苦記

    秋很可憐。

    為什麼很可憐?

    因為秋感冒了。

    可惡的是,健康寶寶一枚的秋,白天和平常一樣坐著寫稿,既沒發燒也沒有任何感冒癥狀。

    但是秋只要一躺下來,鼻子就塞住了,還會咳個不停,有種胸口被重壓、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包可怕的是,鼻子會無法控制的發出「嗯」的聲音,細細長長、斷斷續續,唱片跳針般一再重復。

    不睡還好,尚能忍受,一到想睡時又開始「嗯嗯——嗯——」,不太大聲反倒更折磨人,有如魔音穿腦般難受,秋快要崩潰了。

    秋在寫稿期間一共去看了三次醫生(因為一般診所只開三天的藥),一次肌肉注射,兩次血管注射。

    老妖秋活了數十年,除了住院不算,第一次靜脈注射耶!秋有些被嚇到,還白目的問︰「要打血管喔?」不過後遺癥也來了。

    通常醫師開的藥會讓人想睡覺,秋一天吃三回,早上想睡覺,下午想睡覺,晚餐過後更想睡。

    因此這本稿子是秋自盤古開天開地以來寫得最久的一本。

    後來秋直接把藥給停了,情形才改善了一些,最後幾章寫得又快又順,不像前幾章如秋的鼻塞,堵住了。

    靶冒,很可憐。

    以後別再感冒了,各位。

    大家都健康。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謝謝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Thanks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