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梗《爆爆小貓捕回家》[跟我回家之三]


出版日期:2014-01-03

他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陽光帥哥
對于女人,尤其是美女,向來很殷勤熱情
獨獨有個麻煩丫頭不對他的味
是她長得太抱歉,傷到他的眼嗎?並不是
她渾身散發青春亮眼的迷人魅力,感覺活潑又可愛
可實際接觸後就會知道,她根本是只難纏的小野貓!
像是他好心救了她,卻換來她不知感恩的咒罵
說他是小肚雞腸的大爛人?啐!她才是有公主病咧
雖然小野貓不是他的菜,他還是無法對女人狠心
不願見她傷害毀滅自己,只好把她抓回家喂養……
唉!妄想把野貓馴養為乖家貓,真是自找苦吃
她嫌他愛說教,他也看不慣她粗魯恰貢北
不對盤的兩人你來我往針鋒相對吵個沒完
偏偏鄰居還抱著看好戲心情,將他們湊成一對
拜托喔,他們性格這麼不合,在一起只會互相虐待
看吧,也不知他哪兒惹得小野貓不開心
她竟然拋棄他這個飼主,不負責任的離家出走……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暮春的台北,氣候不冷不熱,正適合壓馬路。

    但穿著黑色潮流T恤、下身是刷白合身牛仔褲和酷炫運動鞋的曾駿朗,不是無所事事才跑到街頭上閑晃,他是出來找靈感的!

    身為音樂創作者的他,走在熱鬧商業區的街道上,目光掃視著廣場上各式各樣的街頭藝術表演者,心里一邊冥想著各種不成調的曲子。

    他這次接的案子,是要替國外影劇公司某部關于舞娘的迷你影集做配樂,可是這一個多月來,他一直找不到適合的曲子風格,這讓他感到相當煩惱。

    曾駿朗一心二用地欣賞路上形形色色的人事物,一邊搜尋美女的身影,一邊思索著到底什麼樣的曲風,才適合舞娘的影集呢?

    就在這時,前面人群聚集的地方傳來陣陣喝采,還有熱鬧的印度風音樂響起,中斷他原先的思路。

    他好奇地走上前去,想看看是什麼樣的表演,竟能引起觀眾這麼熱烈的反應?難不成是在表演弄蛇嗎?他不禁玩味的想。

    他擠到人群之中,首先看到一截膚色白皙又光滑細致的小蠻腰,正非常誘人的左右擺動著。

    喲!有美女?

    他頓時精神大振,興致勃勃地探頭想看個清楚,這才發現,被人群層層圍繞起來的地方,有一個身材火辣誘人的年輕美女,正狂野的舞動身軀。

    她上身罩著一件下擺綁起來的白色襯衫,內搭黑色小可愛,下身穿著勾人目光的黑色熱褲,完美地展露出她渾圓小巧的翹臀,以及修長勻稱的美麗雙腿。

    曾駿朗不禁在心里吹了聲口哨,贊賞舞者窈窕動人的身材。

    他目光專注地看著年輕舞者甩動她黑直亮麗的長發,身姿曼妙地跳著輕快、活潑的寶萊塢舞蹈。

    這倒是很新奇,在台北街頭跳這種源自印度寶萊塢電影里的現代舞蹈,可她跳得真好!

    曾駿朗對于美女向來是很殷勤熱情的,于是他很快掏出皮夾來,打算用實際行動支持這名街頭賣藝的火辣美女。

    可在美女轉過身面向他的瞬間,他從皮夾里掏錢的動作僵住了。

    那、那個舞者,不就是……他去年受某位忘年之交的老朋友委托,從加拿大押送回來的小野貓嗎?

    是的,他不會認錯的,因為她有一雙如貓眼石般,晶瑩剔透又帶點慧黠光芒的靈動美眸,粉嫩而水潤的櫻桃小嘴,笑起來時兩頰還會露出一對淺淺的酒窩,秀挺的鼻頭上有幾點淡淡的雀斑,渾身散發著青春亮眼的迷人魅力,讓人感覺活潑又可愛,但那只是感覺,實際接觸後就會知道,她根本是個難纏的小魔女!

    她為什麼會在這里?還在街頭賣藝?她不是住在高雄嗎?難道她又離家出走了?

    想想她乖僻的性格,還有去年那段他和小野貓交手的各種悲慘記憶,曾駿朗有種立即轉身離開,免得麻煩上身的沖動。

    可想到身在加拿大的忘年之交──威伯,要是讓他知道他的心肝寶貝外孫女又離家出走,還在街頭賣藝,他一定會很擔心,曾駿朗又不禁猶豫起來。

    是馬上離開好呢?還是等她跳完舞後,去詢問一下她的近況好呢?

    最後他決定,還是去問問吧,如果她不是離家出走就太好了,他也不用替老朋友擔心,如果是的話,就勸她快點回家好了。

    打定主意後,曾駿朗收起皮夾,站到一旁的角落默默等待。

    他細細觀察著正狂野跳舞的小野貓,腦海中不自覺地拼湊起新的曲調。

    舞娘啊……

    熱情的舞娘啊……

    台上、台下兩種面貌的舞娘……

    咦,他好像有靈感了!曾駿朗馬上從背包里掏出紙筆,很快記錄下他腦海中正源源不絕冒出來的曲譜,不知不覺就過去了兩個多小時。

    等他再度回神時,四周的人群已經散去,可小野貓身邊卻還圍著幾個感覺不太正派的年輕人。

    曾駿朗皺眉收起紙筆,目光犀利地觀察起他們的互動,他發現他們好像是認識的,可小野貓似乎不太喜歡他們。

    他緩緩走近他們身邊,就听到其中一名年輕人說︰「小歡,和我們一起走嘛,晚上可以睡我家喔!」話說完,他露出一抹自以為帥的笑容,可輕佻閃爍的目光,卻讓人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對啊!我們可以一起睡喔!」一旁的年輕人跟著起哄,發出讓人感到惡心的笑聲。

    「誰要跟你們一起睡?快滾吧!」可小野貓一點都不領情,似乎也很清楚他們心里正打著什麼不良的主意。

    「裝什麼裝啊?你這樣跳舞一天可以賺多少?還要被條子趕!你和我們一起去玩,又不用你花一毛錢,不是很好嗎?」邊說,那個露出色迷迷笑容的年輕人就伸出手,想要去攬住她**的美腰。

    只見小野貓眉頭緊緊皺起又很快放松,臉上竟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

    「喔,是這樣嗎?」她嗓音甜膩地對著年輕人詢問,還充滿魅惑地對他眨眨眼,長長卷翹的睫毛電得那人連連點頭,一副就要撲上去的猴急模樣。

    看到這情景,曾駿朗開始思考,他是不是要上前阻止年輕人不智的行為?

    這時,突然傳來一聲肉體踫撞的悶響,年輕人隨即發出淒厲的慘叫,他猛然彎下腰,雙手緊緊摀著褲襠,一臉很痛苦的表情,嘴里不停發出咒罵與呻吟聲。

    很顯然,他是被小野貓攻擊了!

    曾駿朗感同身受的眯了下眼楮,是男人看到這種景象都會覺得很疼的,所以他剛剛才想著,要不要阻止年輕人愚蠢的行為啊!

    去年他就見識過,小野貓對敢性騷擾她的登徒子下狠手的剽悍英姿。

    擁有柔道黑帶功力的女人可不能隨便招惹,尤其那是一只絕對會咬人、撓人的凶悍小野貓!

    不過野貓再凶悍,要一人對上一群男人還是太吃力。

    發現前面開始出現騷動,那群年輕人惱羞成怒地想對她動粗,曾駿朗很快沖上前去,抓住她的手腕就直直往後跑──

    雷希歡正想豁出去好好打一架,狠狠教訓這群人渣一頓,卻突然被人抓住手腕,她本想將抓住她的人給過肩摔出去,抬頭卻發現那人有一張熟悉的臉孔。

    這不是去年那個該死的花花公子嗎?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里?

    她頓時感到氣憤,可是他扣住她手腕的力氣異常的大,又抓著她一直往前跑,竟讓她找不到阻止他的機會。

    「喂!你要帶我去哪里?我們為什麼要跑?」雷希歡一邊跟著他急跑,一邊喘息著發問。

    「不跑,難道要留下來和他們打架嗎?」曾駿朗的口氣有些調笑。

    「為什麼不打?我又不會輸!」感覺他對她的態度帶著隱隱的輕蔑,她心里很不舒服,正想停下腳步,卻被他硬拉著繼續往前跑。

    「為什麼要打?你一個人才打不過他們一群男人呢!難道你是有勇無謀的笨蛋嗎?」曾駿朗嘲笑的問。

    「你才是笨蛋!該死的花花公子,快放開我!沒用的家伙,只會跑,我看你從來不敢和人打架吧?」雷希歡氣憤的反擊他。

    「我為什麼不跑?我今天已經很多管閑事了,難道你還指望我會為了你打架嗎?」曾駿朗很囂張的笑起來。

    對雷希歡來說,他的笑聲不但張狂而且刺耳。「孬種,只會跑,沒用的男人!你有沒有長小雞雞啊?」她氣憤地咒罵他。

    「嘖,嘴巴不干不淨的恰貢北!你以為你是誰?我才不會為恰貢北的小野貓打架,我可是有品味的!」曾駿朗很不屑地哼了一聲。

    「該死的臭男人,我和你不對盤啦!你快放開我!」雷希歡氣呼呼地想掙脫他有力的大掌。

    「你以為我愛管你啊?我是顧慮到威伯。你就不替你外公想想,他若是知道你和人打架受傷會有多難過?」曾駿朗健步如飛地帶著她鑽進小巷弄里,接著一陣七彎八拐,很快就甩掉後面那群只會罵髒話,體力卻不怎麼樣的年輕人。

    一听到外公,雷希歡就啞口無言了,這輩子只有外公最重視、最關心她,她實在不敢讓他老人家為自己擔心難過。

    「爪耙子,你是想向我外公告狀嗎?」她抬眸恨恨瞪了一眼這個外公口中的好男人。

    她真的不懂他到底好在哪里?明明是個花花公子又油嘴滑舌的,外公卻這麼贊賞他,外公的眼楮一定被蛤仔肉糊住了!

    「要不是威伯,我才懶得管你,少得了便宜又賣乖。」曾駿朗反口駁斥她。

    雷希歡恨恨咬牙,正想回他「誰希罕你管」,心里卻出現一陣遲疑。

    其實剛剛發現是他出現的瞬間,她心里竟然松了一口氣,或許是因為他是外公認可的人,也是去年受外公所托送她回台灣的人,雖然她看他不順眼,但在她心里,他還是被歸類為好人了吧?

    不然,她就不會跟著他跑了……

    「你到底要帶我跑去哪里?都已經甩掉他們了……啊!我的音響,你把我的音響丟在那了!他們一定會搞破壞的。」想也知道,那群沒智商的人渣笨蛋,追不到他們一定會拿她的音響出氣!

    雷希歡心里很懊惱,這群人渣是她現在住處屋主的狐朋狗友,只不過見過一次面就此纏上她,這幾天更是天天來煩他,拼命想約她出去,讓她感到非常厭惡。

    本來她看在屋主的份上勉強容忍他們,可是他們的行為舉止卻越來越過分,今天她實在忍不下去了,索性翻臉,大不了回去後再找別的地方住。

    帶著雷希歡來到他居住的大廈附近,曾駿朗才停下腳步,同時松開抓住她的手,重重喘息著。

    「呼、呼……是人的安危比較重要,還是音響比較重要?音響沒了再買就可以了。」

    「你這個敗家子,我也知道再買就好,但再買要錢啊……呼!我今天賺的都不見得買得起一組音響!」雷希歡一邊喘息著,一邊甩動被他抓疼的手腕,她恨恨跺腳,強忍著伸手去巴某個敗家子頭兩下的沖動。

    「喂!小野貓,你很不客氣耶!我救了你,你還這麼凶巴巴的指責我,真是一點都不可愛!」曾駿朗面露嫌惡的說。

    「誰要你覺得我可愛了?還有,不許再叫我小野貓!」這個臭男人從去年就小野貓、小野貓的叫她,真是討厭死了!

    「要我不叫可以,你就表現得像個淑女,不要老像只小野貓。」其實他叫她小野貓也沒什麼惡意,只是因為她給他的印象,就真的很像只小野貓。

    他記得在網路上看過,有人對野貓的評價是──凶悍、機警、矯捷、外在表現堅強但內心脆弱,這些特色她都具備,而且她的警戒心超強、性格又陰晴不定,還喜歡離家出走……

    總之,她是他不會應付的類型。

    曾駿朗一直覺得,他心中的女神就是那種純情、善良、率真又有氣質,溫柔的可愛小女人,小野貓對他來說,太狂野也太難搞了!

    所以之前,威伯知道他追求心目中的女神失敗後,曾動過把小野貓介紹給他當女朋友的念頭,但在他發現小野貓的真面目後,就很委婉的拒絕了。

    拜托,他們的性格這麼不合,還是不要互相虐待好了。

    「誰要像個淑女啊?你少不要臉了!明明自己就是個輕浮的花花公子,有什麼資格要求別人?」每次听到他諷刺自己不夠淑女、沒氣質時,她都很想伸手撓他幾下。

    臭男人!不知道在囂張什麼?

    「你有沒有听過,心中有佛看人都是佛,心中有大便看人都是大便,也只有你覺得我是個輕浮的花花公子。」曾駿朗覺得自己只是樂于欣賞各種美女,可是他又不會對人動手動腳,哪里輕浮了?

    「白痴,自打嘴巴,你剛剛說我不淑女,所以你心中也……」

    雷希歡的話還沒說完,曾駿朗就接口說︰「對啊,我不淑女,我堂堂一個威武雄壯的大男人,是要淑女什麼?又不是娘娘腔!」他一臉「到底誰才是白痴」的輕蔑表情。

    「啊!你威武雄壯個屁啦!你真的很不要臉耶!」雷希歡頓時漲紅了臉,怒斥著他。

    「我看你是被人戳到短處,惱羞成怒了,開口閉口都是屁,真是難听!」曾駿朗也冷下臉教訓她,他最不喜歡粗野又潑辣的女生了。

    「要你管!」雷希歡狠瞪著他,被他這麼看輕,她心里覺得莫名委屈,可在氣勢上就裝得更加凶惡了,就是不想對他低頭。

    「我也不愛管。」曾駿朗蹙了下眉頭,覺得自己和一個小丫頭這樣斗嘴,實在很沒意思,好像在欺負她一樣。

    算了,做男人的要有風度。

    「好啦,音響的錢我賠給你,這樣可以了吧?」他從皮夾里掏出兩千元,「這樣夠嗎?」他看她帶的音響也是攜帶型的小型音響,應該沒多貴吧?

    可雷希歡卻沒有接過來,她心里覺得很惱怒,有種被深深羞辱的感覺,「誰要你施舍?」

    看著她眼圈紅紅的,再看看她雖然一副炸毛的模樣,卻仍藏不住正渾身顫抖的事實,曾駿朗心里不禁更感到懷疑了。

    「喂,小野貓,你該不是又離家出走了吧?」她這種感覺很像去年,他第一次看到這只流浪到加拿大找外公的小野貓時的樣子,明明心里脆弱得要死又硬要裝著很強勢,不知道在死撐什麼?

    他對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充滿警戒心、對世界滿是敵意,誰敢接近她就撓誰,明明渾身發抖又愛虛張聲勢,叫人看了覺得無奈,又有一點點心疼的小野貓。

    要不是這樣,他也不會答應威伯護送她回台灣。

    「要你管!」雷希歡低著頭,強忍著眼中淚水,她才不要在這個討厭的臭男人面前示弱。

    「唉。」兩人僵持了一會兒,曾駿朗忍不住嘆息。

    這時,突然傳來一陣「咕嚕咕嚕」的低沉鳴響,他詫異地看向她,就見雷希歡滿臉通紅地緊抿著嘴,好像想假裝那聲音不是從她肚里發出的一樣。

    「你今天吃過飯了嗎?有吃午餐嗎?」現在時間已近黃昏,跳舞的運動量又這麼大,照理說她感到肚子餓是很正常的,但他還是雞婆的問了她上一餐的著落。

    不知道為什麼,一踫到她,他的同情心就會無限泛濫。

    「我今天有賺到錢,等下就會去吃,不用你多事!」她別過頭,一臉倔強的樣子。

    「嗯,那就是沒吃過的意思羅?是沒吃早餐,還是早午餐都沒吃?」都什麼年代了,為什麼他還會遇上沒錢吃飯的小丫頭?

    「關你屁事!」再度感到自尊心受挫的雷希歡,緊繃著臉不肯回答。

    「你這次離家出走多久了?都住在哪里?為什麼會從高雄跑來台北?昨天賺的錢去哪了?怎麼會沒錢吃飯?」曾駿朗覺得頭有點疼,他又不是訓導主任,為什麼要管這些?但又無法置之不理。

    「要你管、要你管、要你管!」可有人一邊跳腳,一邊反抗他。

    「既然威伯曾把你托付給我過,我就不能不管,除非你現在馬上回家,不然你就要給我交代清楚!」他沉聲冷喝。

    「你以為你是誰?我爸媽都不管我了,你算個屁?」她口氣惡狠狠地挑釁他。

    「小野貓,你的嘴巴真是不干淨!我是你外公的代理人,你若不回答,我現在就打給威伯,讓他來問你好了。」曾駿朗深知唯一治得住這只小野貓的,就是她外公了。

    「你敢?」

    「我為什麼不敢?」

    他們兩人四目狠狠對瞪著,雷希歡氣得想上前推打他,右手腕卻被他的大掌一把扣住,還順勢反扭到腰後,讓她使不出力氣抽回。

    去年他可是被這只小野貓攻擊過很多次,已經抓到快狠準擒拿她的訣竅了。

    「小野貓,不要仗著你會一點柔道就可以任意撒潑,我出來混的時候,你還在喝奶呢!」幸好他也擅長散打和拳擊,不然真不知道要怎麼制伏這只小野貓。

    「你──快放開我,你不要臉!你以為你大我幾歲啊?我喝奶時你才在學走路吧!」

    雷希歡氣得破口大罵,偏過頭想用左手肘撞擊他的臉,卻被他伸臂擋住,她又趁機想踩他的腳尖,企圖趁他分心松手時好脫身,卻也被他早一步察覺,抬腿閃開,最後他更一腳反踩在她的腳尖上。

    「啊──你這個變態,快放開我!」雷希歡痛呼一聲,拼命想掙扎,可她右手還被他反折著,左手也在剛剛攻擊他之後被抓住了,現在連腳尖都被他的運動鞋踩著,竟讓她一時無計可施。

    曾駿朗表情有點無奈地看著她。

    「小野貓,心智不成熟的少女在外面閑晃是很危險的,你還是快點回家吧!」他苦口婆心的勸她,雖然心里更想對她說──地球很危險,你快回火星吧!

    「誰心智不成熟?你眼楮瞎了嗎?我都已經二十一歲了!你也沒多大,裝什麼老大啊?」她記得外公說過曾駿朗比她大五歲,哼!才大五歲有什麼了不起?

    「欸,你有二十一歲了嗎?看不出來耶!沒辦法,你表現的實在太幼稚了,讓我很懷疑你的心智年齡其實只有七歲!」曾駿朗露出一抹閃亮的笑容,很親切的說明他是怎麼判定她心智不成熟的。

    听到他的諷刺,雷希歡重重喘息著,眼里閃過幾種幽暗的情緒,突然抬頭尖聲大叫︰「非禮啊!救命啊!有人非禮啊!」

    這附近雖然是安靜的住宅區,但她的尖叫聲還是引來一些路人的關心。

    曾駿朗的臉瞬間沉了下,又很快展露出陽光又帥氣的笑容,神態從容地對著注視過來的路人點頭。

    「不好意思,打擾大家了,我家的小貓在和我鬧脾氣。」

    听到他的話、看看他的裝扮與氣度,再比對雷希歡的撒潑態度,路人眼里的懷疑逐漸變成失笑。看來是情侶間的小打小鬧。也是,這一帶可是保全森嚴的高級住宅區,應該不會有歹徒敢這麼大膽地當街非禮人。

    就在這時,一名氣度儒雅的老先生從一旁閑步走過來,他看看拼命想叫路人相信曾駿朗要非禮她的雷希歡,再看看老神在在,表情還有點縱容加無奈的曾駿朗。

    「阿朗,你交新的女朋友啦?很好很好,小伙子就是要有這股失戀了也不認輸的沖勁,加油!」和他住同棟大樓的退休老先生,可是全程「圍觀」過曾駿朗追求心中女神失敗的見證者之一,以前也幫他打過氣。

    「哈哈哈。」曾駿朗不禁干笑,覺得心口中了一箭。

    不要提醒他過往的慘事啊!他心目中的女神,如今已經變成別人的老婆了……

    從他們的對談中,雷希歡察覺這個花花公子之前似乎有過一段感情,而且好像失敗了?活該!他這種輕浮浪蕩的男人,怎麼會有女生喜歡?

    「原來你被甩了啊!哈哈哈……活該!龔應!」發現大家都無視她的求救,雷希歡也懶得裝下去了,馬上變臉嘲笑起曾駿朗。

    「嗯,是很活潑的女生,配你很好。」目睹她的一秒變臉秀,閱歷豐富的老先生輕聲笑起來。

    誰要和她配啊?那不如叫他去死一死好了!

    曾駿朗在心里翻了個白眼反駁著,但又不能馬上澄清他的清白,免得真被人誤會他要非禮雷希歡,只好微笑裝傻。

    這時,雷希歡肚子又傳來低沉響亮的鳴叫聲,她馬上滿臉通紅。

    老先生抬起一邊眉毛說︰「這樣不行啊,阿朗,你沒好好照顧你的小女朋友!」

    「我才不是他的女朋友!」雷希歡立刻反駁。

    老先生以一臉「我懂我懂我都懂」的慈藹表情點點頭,「好好好,你不是他的女朋友,那我叫你男朋友快帶你去吃飯,可別餓壞了。」

    他目光炯炯地看著曾駿朗,一臉「你要好好照顧人家」的叮嚀神態。

    靶受到老人家的熱情注視,曾駿朗忙著點頭回應道︰「嗯,我這就帶她去吃飯!」

    他可不希望明天大樓里傳出──他虐待小女朋友,不給她飯吃的傳聞。

    因為,她根本不是他的女朋友啊!

    看著老先生心滿意足離去的背影,再想想他們大樓里超高效率的八卦傳播速度,曾駿朗在心里默默嘆氣,他已經有名聲受損的心理準備了。

    「我先帶你去吃飯,有什麼問題,都等你吃飽了再說。」

    他可沒有拷問犯人的習慣──不回答就不給飯吃,想想都覺得太邪惡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番外篇︰貓兒子

    自從曾駿朗搬來多倫多與雷希歡同居後,她就一直處于心情很好的狀態。

    可近幾個月來,曾駿朗被一個知名導演指名為他獨立制作的電影配樂,為了配合那個挑剔的導演,他不時得飛去美國和相關的人員開會。

    這導致雷希歡常常獨守空閨,怨氣累積多了,就在曾駿朗終于把案子搞定,準備和他親愛的女朋友開慶祝會時,吃了一個大大的閉門羹。

    「你今天就去睡錄音室好了!」她氣得連客廳都不給他睡。

    才從美國飛回來,就被轟出門的曾駿朗摸了摸鼻子,深深嘆了一口氣,家有爆貓,就要有堅強的抗打擊能力啊!

    他朝窗外看了一眼,趁著天色還早,是不是去買個什麼禮物,好哄他們家的小宮貓女王歡心,放他回去睡覺呢?

    他摸了摸口袋,好險,錢包還在身上,不然就麻煩了!

    曾駿朗笑了笑,就往樓下走去。

    而站在窗口看到他真的走遠的雷希歡,氣得把他的枕頭拿出來當沙包捶,「曾駿朗,你就不要回來了!討厭鬼!」

    竟然連在門外等候的耐心都沒有!她心里感到又氣又悔,生氣他竟然真的走了,也後悔自己不該把他趕出去。

    啊!她的臭脾氣,每次一發作就很難收拾,可她還不是因為太想念他,才會這麼生氣!要知道,他為了工作,連情人節都沒有陪她過,現在還這麼不解風情,大壞蛋!

    雷希歡氣呼呼地抱著曾駿朗的枕頭,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晶亮的眼眸不時瞄向牆上的時鐘,討厭,他怎麼還不回來?

    她從中午一直等到傍晚,終于听到門鈴的聲響。

    她把門打開後就馬上回到沙發上坐著,卻遲遲沒有見到人進來。

    雷希歡皺起眉頭,非常疑惑地站起身,這時門外突然傳來幼嫩的「喵喵」叫聲。

    這是什麼聲音?她眨了眨眼,難忍好奇地走到門口去。

    就見到曾駿朗手中捧著一只好可愛的小貓咪,它可能只有一兩個月大吧,身上的毛色是漂亮的棕灰夾雜米白色。

    它睜著又圓又亮的無辜大眼楮,對著她喵喵叫,雷希歡頓時覺得她的心被融化掉了!

    「好可愛喔!」她眼中發散出無數的粉紅小府心,完全把她家男朋友當背景牆了。

    看到雷希歡從一臉怒色轉為驚喜,曾駿朗對自己高明的智慧感到驕傲。

    看吧!一擊即中。他早就發現她對可愛的小動物沒有抵抗力,每次經過寵物店,她都要在人家店外流連許久,所以他下午在逛街時看到這只可愛的小貓,就忍不住買回來了。

    「小歡。」發現自家女朋友的注意力完全被小貓吸引過去了,曾駿朗有種成功轉移女友怒氣的得意,可當他發現女友竟連看都不看他一眼的時候,他心里有種淡淡的失落。

    為什麼她沒有高興地撲上來抱他?也沒有熱情的吻他?這情況和他原先預想的有點差別啊!

    「你喜歡嗎?」他笑著問她。

    雷希歡這才回過神來,驚喜地看著他問︰「這、這是送給我的嗎?」

    看著她這麼開心的模樣,曾駿朗也感到非常高興,他點頭說︰「當然是送給你的,小歡,情人節快樂!對不起,我之前在工作,沒辦法趕回來陪你一起過。」

    听到他的話,雷希歡馬上紅了眼眶,她吸了吸鼻子,又很快笑起來,「謝謝,算你還有良心!」她睨了他一眼。

    「我何止有良心,我還很有愛心呢!你看,所有小貓要用的東西我都帶回來了。」他往旁邊移一步,露出放在地上的大紙箱,里面有籠子、貓糧、貓砂、貓窩、貓玩具,他把寵物店建議的統統都買回來了。

    「啊!我好愛你喔!」雷希歡發出開心的叫聲,隨即露出不知該怎麼辦的迷惘表情。

    她看看曾駿朗手中的小貓,又看看門外的大紙箱,然後用和小貓一樣無辜可愛的大眼楮看著他。

    曾駿朗只覺得他的心口中了一箭,他的小貓怎麼可以這麼可愛,「東西我來拿,你來抱貓咪吧。」他很快幫她做了決定。

    雷希歡激動的點頭,然後深深吸了口氣,才非常小心地伸出她的雙手,要接過那只溫馴的小貓。

    小貓有點緊張地開始喵喵叫,雷希歡也心疼地跟著它喵喵叫。

    曾駿朗覺得他快被萌翻了,他早就該帶小貓回來的,听小歡發出這麼幼綿的聲音好撩人啊!

    他不禁開始妄想,今年小歡的生日,是不是就買一套白色毛茸茸的貓咪裝給她穿?不然在他生日時穿給他看也很好啊!這個可以喔,馬上記入待辦事項中。

    雷希歡小心地捧著小貓走進客廳,和它深情相對互看了許久,才猛然抬頭對著他問︰「阿朗,他會不會餓了?我們要怎麼喂它啊?我沒有養過貓怎麼辦?會不會把它養死了?」

    說著說著,她那雙晶亮的大眼楮就浮起一陣薄埂的霧氣,曾駿朗連忙安撫她,「放心,我都和寵物店問清楚了,小貓現在是兩個月大,已經長牙,所以我們等下用水把飼料泡軟,就可以喂它了。」

    「是這樣嗎?不需要喂它喝牛奶嗎?」她一臉「我好想喂它喝牛奶」的可愛表情。

    曾駿朗再度被自家女友可愛又無辜的表情萌翻,他清了清嗓子說︰「寵物店的人說,小貓不能直接喝牛奶,很容易拉肚子,如果狀況嚴重還會導致死亡,所以我買了貓咪專用的奶粉回來,你可以泡來喂它。」

    他覺得他有把寵物店建議的統統買回來,真是太好了!

    听到他的話,雷希歡馬上跑去泡貓用奶粉,然後一臉期待地放在小貓面前,整個人都沉浸在小貓好可愛的世界里。

    等曾駿朗把所有小貓用的物品歸好位,打算抱抱心愛的女友,求表彰、求嘉獎,親親蹭蹭時,就發現,雷希歡正抱著小貓親親蹭蹭。

    那個……那個本來是他的位置……

    但事情還沒完,接下來幾天,他體驗到了什麼叫人不如貓的待遇!

    首先是雷希歡擔心小貓會害怕,所以一晚上都支著耳朵听小貓的動靜,當然就不給他親親抱抱順便滾滾床單了。

    醒來後,她第一件事是跑去看小貓,親親小貓,這個吻也沒有他的份,連早餐都沒有幫他準備,只記得喂小貓。

    在她上課前她終于想到他了!她很慎重地把小貓托付給他,要他在她上課和打工的時候務必好好照顧它。

    「兒子,你要乖乖的,我晚上就回來了!」她臨走前還不忘和小貓蹭蹭鼻尖,然後瀟灑的轉身離開。

    曾駿朗眯起眼用手指著自己,女王大人,你是不是忘記什麼了?我的告別吻呢?

    他開始有種自己搬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了。

    為什麼一只小貓的地位會比他還高?它不是他的代替品嗎?它不是他買來在他不能陪伴她時,充當自己給她溫暖慰藉的嗎?為什麼它會變成女王大人的貓兒子呢?

    于是,這天雷希歡打完工回家,就見到曾駿朗趴在木質地板上,和他身旁小貓的動作是一模一樣。

    她起先還沒有發現不對,可當她洗完手、換好衣服出來,打算和小貓玩時,就發現了異狀,她拉起小貓的一只前腳玩,曾駿朗就伸出他的右手給她?

    她蹭蹭小貓的鼻頭,曾駿朗就把臉埋到她頸間里。

    她把小貓放在地上,讓它滾了一圈,曾駿朗就自己在地上滾了半圈。

    當小貓對她發出幼嫩的「喵喵」聲時,曾駿朗就發出悶悶的「喵嗚」聲,這下雷希歡想當沒看見都不行了。

    她把小貓放回籠子里,走到他的身旁,坐在他的身邊,口氣無奈的問︰「你怎麼了?」

    曾駿朗只是又「喵嗚」了兩聲,還把頭埋在手臂里,一副「我受虐待了」的可憐模樣。

    「阿朗,你到底怎麼了?心情不好啊?」被他這種樣子弄到心軟加心疼,雷希歡扯著他衣擺問。

    「你不愛我了!」久久,他才對她發出控訴。

    「啊?我哪時不愛你了?」雷希歡好笑的問他。

    「咳,我問你,我和你貓兒子一起掉進水里,你會跳下去救哪一個?」他表情很高傲的問。

    「……」雷希歡既想笑又想翻白眼,他這是從哪找來的問題啊?「我誰都不救!」

    曾駿朗轉頭用「你無情你殘忍你無理取鬧」的控訴眼神看著她。

    雷希歡在心里快笑翻了,但又有一點淡淡的酸澀感,她這幾天好像真的太冷落他了。

    她撲到他的背上,緊緊地壓著他說︰「老爺,你忘了我不會游泳,我跳下去,你就沒有女朋友,而且,你會游泳不是嗎?」

    「我覺得我這幾天就像沒有女朋友一樣!」有人哼了幾聲,表達他強烈的不滿。

    「哎喲,不要那麼小氣嘛!對不起啦,是我疏忽了,我親愛的男朋友,阿朗,原諒我吧!」

    雷希歡咬著他的耳朵撒嬌著,甜甜的氣息噴在他耳邊,讓他忍不住伸手把她抓下來狂吻一頓。

    擁抱著久違的甜美身軀,他差點就狼化了,還是雷希歡承諾,今晚一定好好補償他,曾駿朗才不甘心地放她一馬。

    「好啦,快起來了,該喂小貓吃飯了。」雷希歡心里還是惦記著小貓。

    曾駿朗恨恨地咬了她的唇一口,才緩緩爬起來,跟著她去弄貓飼料。

    「你看,它連吃東西時都很可愛吧!」雷希歡很希望把小貓的可愛傳遞給他,讓他明白自己著迷的心情。

    曾駿朗哼了聲,說︰「一點都不可愛!」

    「咦?」她訝異地看著他。

    「我家的小貓比較可愛,比它還可愛一百萬倍!」

    說完話,曾駿朗一把將他的小貓抱起來,既然他的小貓喂過她的貓兒子了,身為小貓飼主的他,也該好好喂飽她的,對吧!

    他抱著雷希歡一路走進臥室,心里一邊計劃著,明天他一定要把可愛的毛茸茸小貓裝買回來,然後叫他的小貓穿給他看!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

    這本是萌寵系列的第三本,也是延續上一本小鹿本里的男配角——曾駿朗的故事。

    在寫小鹿本時,某梗就覺得曾大少爺是個很有趣的人,平常都擺出一副浪蕩不羈的花花公子模樣,可真實的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

    是溫柔體貼又擅長花言巧語的男人?或是……有其它不為人知的隱藏性格?

    在小貓本里,我試圖挖掘曾少爺的另一面,如果花花公子是他願意展現給世人看到的那面,那真實的他會是怎麼樣的人?

    也許是這類型的男角我沒寫過,一被勾起興趣,就決定「撩落去」。

    那麼,該搭配什麼樣的女角才適合他咧?配一個溫馴乖巧的女神?怎麼可以!

    當然要讓曾少爺的特長有所發揮啊!因此這次某梗手癢地寫個相當不溫馴的女角——野性十足又傲嬌不馴的火辣美人雷希歡。

    面對會抓人、咬人、撓人,不時還會狂暴化兼離家出走的小野貓,曾少爺該如何對應?

    曾少爺默默舉手︰為什麼要派給我這麼困難的攻略目標?難道你歧視陽光大帥哥嗎?

    欸,原來你對我配給你的小野貓有意見啊?

    前方猛然射來兩道冷光,並疑似有某小貓恨恨磨爪子的聲音。

    曾少爺飛快撲上抱住心愛小貓翻滾兩圈,抬起頭露出星星眼︰其實我只是想表達,你對我真是太好了!(某人身體狀況顯示為︰手臂上獲得小貓牙印一圈……)

    嗯,我也不知道這一對到底是誰馴服誰了?可沒關系,大家高興就好!

    曾少爺咬牙︰你可以更不負責任一點!(YA!)

    希望這個故事有帶給大家愉快的心情,也有補充到大家所需的甜分,那某梗會非常開心的。

    擁抱大家,我們下本萌寵再見!

    最後,我要感謝很有耐心又親切指導我的編編大人(感恩鞠躬),還有制作這本書背後所有的工作人員,謝謝大家,大家辛苦了。

    也歡迎來我的部落格走走喔︰https://ckcat19.pixnet.net/blog

    愛你們!(>3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本帖最後由 sandyli 於 2018-6-5 16:44 編輯

謝謝YouTube關鍵字設定方法分享!!!

TOP

謝謝
晨安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