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彌《奸相盼妻歸》[都是銅錢惹的禍之一]


出版日期:2017-12-29

她記得她是在許願池旁等朋友,不小心被撞一下摔了進去,  
爬起來時手里莫名多出一枚銅錢,再然後她就、就穿越了……  

當初穿進書中世界時,那道謎之音是這麼說的,若無法阻止丞相篡位,  
她會年復一年在元旦那天重生在不同人身上,無法回現代,  
如今她都重生第八次了,任務有多艱難就不用她多說了吧?(蹲地畫圈圈)  
偏偏依照劇情,丞相即將在這年年底登基,她要是再不成功就只能成仁,  
所以她決定發揮射箭專長,來個一擊必殺……×的,又失敗了,  
幸好她此舉因禍得福,陰錯陽差被帶回丞相府,  
從此一邊當個打掃書齋的偽丫鬟,一邊盤算如何下手,  
偏偏這時她憶起自己最初是身穿來的,用著現代的樣貌和名字與他相戀,  
最終卻遭壞人所害,和腹中胎兒一起葬身火海,從此啟動無限重生模式……  
因為對他的愛意跟著回籠,她當然要留下來與他相守,  
況且依照她對他的了解,他根本不可能是覬覦皇位的奸相,  
至于他嘛,多年來為她守身如玉,絲毫不懼她「借尸還魂」,  
甚至承諾再不讓任何人傷她,兩人的愛火「二觸即發」,  
但為何局勢發展與故事走向越來越雷同,難道真要逼她大義滅夫?!


 序言【香彌簡介】

  我出生在夏天,屬於一個熱情奔放的星座,但是朋友們卻都不覺得我像是那個星座的人,

  因為我既不熱情、也不奔放,我比較內歛,不太會將情緒流露出來,也很不擅於表達自己。

  有朋友說我習慣於把自己藏起來,不懂得外放,我也覺得是這樣,最近正在努力嚐試改變,

  希望有一天,不會再有朋友懷疑我——

  「你是獅子座的啊,看起來一點都不像。」

  【編輯推薦 阻止你犯傻是我一生使命】

  莫名穿越的女主為阻止男主謀朝篡位,竟重生了八次,

  所幸在最後一次重生時,總算成功混進了男主的丞相府,

  而在與男主的相處中,女主發現他並非自己以為的大奸臣,

  男主也在暗暗觀察女主時,感覺到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女主如何完成任務,重生經歷中的好笑慘事,

  如何與男主相知相惜及相戀,等你一起來發掘!

TOP


第一章

        京城玄武大街上,各式酒肆飯館林立,大江南北的各種珍饈與好酒好茶,在這裡都能嚐得到。想吃山珍的可到百味樓,想嚐海味可去海濤閣,想喝好酒,則可去尋醪齋,想品好茶,可去沁茗苑,簡言之,只要花得起銀子,在這兒沒有嚐不到的美味佳餚。

        此時正值中午時分,前來玄武大街用飯、飲酒、品茶的人相當多,十分熱鬧。

        原香館位於百味樓對面,是家茶館,在京城名氣雖不如沁茗苑大,但來此品茶的客人也是絡繹不絕,金多福坐在二樓靠窗的一處雅間裡,兩隻丹鳳眼目不轉睛的盯著對面的百味樓。

        從她到這裡,已經飲了兩壺熱茶,前兩天下了場大雪,今日雖放晴,卻也冷得讓她直打哆嗦,不時張嘴朝被凍得冷冰冰的掌心呵氣,又搓了搓手,以免待會兒手指僵硬可就麻煩了。

        看了半晌,都沒瞧見她等的人來,她有些焦躁緊張的喃喃自語,「怎麼這麼久還不來,莫非是我的消息錯了?」

        她低頭瞟了眼縛在小臂內側的一柄袖箭,這是她特地找人打造的,為了今天要做的事,她已暗自練習一個多月,倘若那個人不來,這一切就全都白費了。

        她已失敗七次,不能再失敗,她受夠了這一切,再待下去她會瘋掉,她要回去。她決定再等半個時辰,那傢伙若是還不來,她就直接殺到他住的地方堵他,無論如何今天她一定要解決了他。

        下定決心後,金多福深吸幾口氣,繼續緊盯著底下看。

        少頃,看到兩頂官轎從玄武大街那一頭徐徐而來,金多福不由得屏住呼吸,神色激動的站起身,迅速舉起手,將袖箭瞄準那兩頂官轎。

        兩頂官轎停在百味樓前,兩名年輕男子分別下了轎,其中一名身穿墨色大氅的男子映入她的瞳眸,她頓感心跳劇烈加快,隨即將袖箭瞄準他。

        她這輩子沒殺過人,這是第一次,她緊繃著臉,努力穩住微微顫抖的兩條腿。

        手指輕扣袖箭上的機括,她屏住氣息,準備要射出箭矢。

        就在這瞬間,那男子忽然回過頭來,她瞥見他那黝黑得宛如深淵的雙眼,瞄準他的手莫名一顫,手臂一歪,射出的箭偏了方向。

        金多福心頭一驚,下一息,變故陡生,幾名蒙面黑衣人突然竄出來,其中一人舉劍正要刺向那名身披墨色大氅的男子時,就這麼好死不好的被她發出的袖箭給射中,整個人重摔倒地不起,隨即她聽見下方有人大喊—— 

       「有刺客,保護蔣世子和丞相!」

        數名隨行的侍衛上前攔下那幾名前來行刺的蒙面黑衣人。

        金多福驚訝的瞪著底下那些和侍衛戰成一團的刺客,她萬分希望這些刺客能一舉殺了魏遐之,如此一來就無須她再動手。

        她緊張的探到窗邊看了片刻,發現那些侍衛們似乎技高一籌,那幾個刺客已有兩個被制伏,其他幾個似乎也不敵。

        「怎麼這麼沒用?」她著急的罵了句,接著想到正好可以趁亂射殺魏遐之,她連忙抬目搜尋,卻四處都找不到魏遐之的人影,怕是已進了百味樓。

        她有些懊惱,要是錯過今天的機會,以後再要有可就難了,這麼一想,她顧不得其他,趕緊下樓,準備進百味樓找人。

        不料,金多福剛步出茶館,一名刺客手裡的刀,被一名侍衛打得脫手飛出,她瞠大雙眼,看著那柄亮晃晃的刀迎面而來,她來不及退避,本能的將腦袋微微一偏,下一瞬,她眼前一黑……

*             *             *

        「……聽說這姑娘是被刀柄給砸到,這才厥了過去。」

        「她也真是命大,要是砸到她的是刀尖,這姑娘小命恐怕就不保了。」

        「也不知她是命大還是倒楣,刺客行刺咱們丞相大人,偏教她給遇上,還被打飛的刀給砸得昏迷不醒。」

        躺在床榻上剛醒來的金多福,聽見不遠處傳來說話聲,她緩緩睜開眼,側首看過去,見到兩名穿著青綠色衣裳的丫頭正站在房門口說著話。

       「我聽說從她身上搜出一柄袖箭,這姑娘說不得是那些刺客的同夥呢!」

       「我聽盧三說,這姑娘先前可是射殺了其中一名刺客呢,她若也是刺客,這會兒早就被關進牢裡,哪能被帶回咱們丞相府,還給她請大夫,妳說是吧?我還有事要忙,環兒,妳好生照看她,等她醒了,去稟告趙總管一聲,丞相大人要見她,我先走了。」

        聽她們說完話,瞥見其中一名姑娘走進房裡,金多福趕緊閉上眼,繼續裝作昏迷不醒的樣子,同時暗暗摸了摸左手小臂,原先綁在那裡的袖箭果然被拿走了。

        從適才那兩名丫頭所說的話,她約略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她推測她在被那柄刀給砸昏之後,可能是她摔倒時,藏在衣袖裡的袖箭露了出來,被那些侍衛給發現,而從最先被她誤殺的那名刺客身上所中的箭,不難推斷出那箭是她所射。

        她懊惱得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要不是她不小心射偏了,說不得魏遐之就被那刺客給殺了。

        但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再自責也無用,她樂觀的想,正因為她誤射那個刺客,她不僅沒被當成同夥,反而被帶回丞相府。

        這真是……太好了!

        雖然先前錯失機會沒能射殺魏遐之,但是能住到丞相府來,就表示她還有機會能接近他,何愁殺不了他?

        算起來這是第八次了,想到好不容易才得到這樣的機會,金多福都忍不住要為自己掬一把心酸淚。

        這一次她應該能回去了吧?思及自己莫名其妙被拖來這個書裡的世界,她真的很想咬人。

        她原是體育大學大三的學生,元旦那天與好友相約去逛一間新開的購物商城,她先到,便在相約的許願池旁等好友。

        她站在池邊,因等得無聊,便從包包裡拿出已經看了一大半的小說,一邊看一邊忍不住吐槽道:「那幾個皇子還真是笨,鬥到最後全都死光,滿朝文武竟然也腦殘得想不出辦法來,只能眼睜睜坐視那個大奸相謀朝篡位,要是換成我,隨隨便便都能想出一堆辦法來阻止他。」

        她自言自語的剛說完,突然被人撞了下,整個人冷不防摔進許願池裡。

        吃進了好幾口水,她渾身溼漉漉又狼狽的從水裡爬起來,氣惱得罵道:「是哪個王八蛋撞我?!」

        她抬眼要找那個害她摔進許願池的罪魁禍首時,忽然察覺自己手裡似乎抓了個什麼東西,她抬起手一看,是一枚金黃色的銅錢,上頭刻著「一元復始,萬象更新」幾個字。

        她正奇怪這枚銅錢是哪裡來的時候,眼前一片七彩光芒閃過,她就來到了這個小說中所寫的大雅王朝。

        在她穿過來時,聽見一道分不清是男是女的中性嗓音在她耳邊說—— 

        「汝須阻止丞相謀朝篡位,登基為帝,方能返回原來之處,否則汝將於此方世界,一再往復、輪轉不休。」

        什麼鬼話!剛開始她壓根不信,覺得不是自己幻聽了,就是在作夢,要不就是有人在整她。

        一直到經歷了幾次慘事,她才明白過來那番話的意思。

        也就是說,她若是無法阻止丞相篡位,她就會在這個世界裡一再輪迴,重生到元旦那一天,且時間一直在往前走,並非回到原點。

        這已經是她第八次重生了,也是來到這個世界的第八年。

        每一次她都在元旦那一天,重生在不同人身上。

        第一次剛來到這個世界,她附身在一個剛產下孩子的產婦身上,因為是個小妾,生的又是女兒,不受婆婆重視,偏偏丈夫外出不在,她糊裡糊塗的,不知是被大老婆還是其他小妾給下了毒,不到三天便一命嗚呼。

        第二次,她重生在一個紈褲少爺身上,她花了好幾天的時間才適應自己變成男人,怎料原主先前在青樓與人爭風吃醋,某天在路上被仇家給堵到,害她一刀被刺死。

        第三次,她是個婢女,服侍一位老太太,那老太太天天吃齋唸佛,倒也不難伺候,所以這次她活得長了點,約莫三個月,而她之所以會死,是因為老太太有個當官的兒子,也不知犯了什麼罪,觸怒皇上,被滿門抄斬,連她這個家生奴才也跟著被一塊被押到刑場砍了頭。

        經過這三次,她終於了悟,當初聽到的那些話不是逗著她玩,如果她完成不了任務,就真的別想再回到現代,還得在這書中的世界一再輪迴重生。

        第四次重生後,她認真的開始想辦法該如何阻止那個奸相登基,但是冥冥中把她拉到這個世界的人,根本就不想她完成任務吧,竟然讓她重生成一個兩眼雙盲的少爺!

        好歹讓她成為一個大臣或是將軍啊,變成一個瞎子,什麼都看不見,她要怎麼阻止奸相謀反?雖然家裡有錢,但她能做什麼啊,別說接近奸相了,連看他都看不到。

        還好她有一個疼愛她的大哥,而她這位大哥還是個武將,在她得知這位大哥竟然認識奸相時,她千方百計磨著他,請他帶她去見奸相一面,然後……在她下轎子時,被一匹在大街上橫衝直撞的馬給撞倒,就這麼被馬給踩死。

        金多福在憶及前面幾次的死況,摸著當時被馬給踩到的胸口,覺得渾身都痛起來,一對柳眉緊緊擰著。

        環兒正好望向她,瞥見她睜開了眼,叫道:「噫,姑娘妳醒了。」

        金多福這才發現自己想著想著,倒忘了裝暈,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與那個丫頭大眼瞪小眼。

        見她呆呆的瞪著自己,環兒關切的問道:「姑娘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金多福一臉茫然的望著她,然後用驚疑不安的語氣問道:「妳是誰?這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丞相府,我叫環兒,姑娘既然醒了,我這就去稟告總管,丞相大人要見妳。」

        見她說完,提步就要往外走,金多福急忙喊住她。「等等。」

        環兒停步回頭,「姑娘還有什麼事嗎?」

        金多福清秀圓潤的臉龐上,流露出一抹徬徨無措的表情,「那個……我想不起來自己是誰,妳可知道我是誰?又怎麼會在這兒?」

        環兒驚訝的低呼一聲,「妳不知道自個兒是誰?」

       「唔。」金多福用力頷首,一邊抬手摸著先前被刀柄砸到的地方,擰著眉道:「我的頭很疼,什麼都不記得,也想不起來自個兒姓啥名誰,這位姊姊可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嗎?」

        「怎麼會這樣?」環兒仔仔細細端詳她幾眼,忖道:「莫不是妳腦子被那刀給砸壞了?妳等等,我這就去稟告總管,再給妳請大夫來瞧瞧。」說完,她提步匆匆離去。

        房裡只剩下金多福一人,她摸著還隱隱作疼的左額,豐潤的雙唇微微彎起,這樣一來,她就暫時不用交代她為何會暗藏袖箭,還射死了一名刺客的事。

        這次難得能登堂入室,說什麼她都要賴在這裡,然後再伺機而動。

        沒等太久,環兒便領著一名身量微胖、約莫四十的男子,和一名蓄著山羊鬍子的大夫走了進來。

        大夫替金多福號了脈,再問她幾句話,見她滿臉驚惶的搖首,表示什麼都想不起來後,大夫對著男子說道:「趙總管,這姑娘約莫是腦子受創,患了失魂症。」

       「失魂症?那可治得好?」趙總管詢問。

       「這失魂症有些棘手,不好治,有人一輩子都無法痊癒,也有人幾日便能復原,我開帖藥方給她試試。」

       「有勞張大夫。」趙總管等大夫開好了方子,將人送了出去後,連忙將此事回稟自家主子。

       「怎麼辦,我會不會一輩子都記不起來自己是誰?」金多福緊抓著環兒的手,表情顯得極為害怕無助。

        環兒拍著她的手安慰道:「姑娘別著急,大夫適才不是也說了,也許過幾日妳便想起來了呢,我去沏杯熱茶給妳。」

        見環兒離開,計謀得逞的金多福興奮的握起拳頭,這是她這八次重生以來最接近奸相的一次,她相信這一次她一定能成功阻止魏遐之謀朝篡位!

*             *             *

       「不是說丞相要見我,怎麼還不來?」

        翌日,等了整整一天,仍見不到魏遐之,隔日一早,金多福忍不住試探的問著環兒。

        環兒坐在桌前繡著手絹,頭也不抬的回道:「興許丞相公務繁忙,況且姑娘現下什麼都不記得,縱使丞相見了妳也無用,且也不知妳的身分,連要送妳回去也沒辦法。」

        她被派來伺候這位患了失魂症的姑娘,這位姑娘身子無啥大礙,她也沒啥事好忙,整日除了陪她說說話,就是繡繡手絹,十分清閒。

       「環兒姊姊,那我能出去走走嗎?」既然見不到魏遐之,金多福打算先將丞相府的格局弄清楚,萬一日後要動手,才知道要埋伏在哪裡。

       「妳一個外人不好在丞相府亂走。」

       「可整日待在房裡委實悶得慌。」

        環兒是個好脾氣的丫鬟,聽她這麼說,抬眼看向她,見她輕蹙著眉,一副悽惶不安的模樣,心裡一軟,擱下手裡的針線和絹帕,站起身道:「要不我陪姑娘到外頭走走,不過不能走太遠。」

        金多福頓時舒開眉心,「謝謝環兒姊姊。」

        環兒有些同情這個忘了自個兒是誰的姑娘,笑著說道:「我不過是個丫鬟,妳不用這麼客氣,我瞧咱倆的年紀相當,妳叫我環兒就成啦。」

        金多福頷首應好,兩人一塊走出房裡。

        環兒只領著她在廂房附近一帶走著,突然想起一件事,說道:「對了,妳不記得自個兒是誰,不過總要有個名字才好稱呼。」

        「名字?那我叫什麼名字好呢?」

        金多福正想把原本在現代的名字拿來用,還未開口,就聽見環兒興匆匆地說道—— 

        「不如我就暫時叫妳紅柿吧,妳看可好?」她喜歡吃柿子,先前她手絹上繡的也是一枚柿子,便隨口說了出來。

        金多福嘴角微抽,雖然不滿意這個名字,不過也沒有反對,「好,那就多謝環兒為我取名,我就暫時叫作紅柿。」紅柿起碼比這副身子的本名金多福來得好聽一些。

        據說金多福這名字是原主的娘取的,她娘原本是商賈之女,後來嫁進官宦人家為側室,在上頭的正室病死後,她被抬為正妻,可惜無福消受,不到一年也跟著病死,之後另一位側室被抬為正妻,成為禮部侍郎金國柱的第三任妻子。

        金國柱原有一妻兩妾,與元配育有一子一女,原主的娘只生下她這麼一個女兒,在她娘過世後,被抬為正妻的那個側室也生有一子一女。

        由於兩個側室先後被抬為正妻,所以金國柱的兒女全都成了嫡子、嫡女,當然也包括她。

        她在女兒中排行老二,上有一姊,下有一妹,還有兩位兄長。在金家那兩三個月,她沒少被金國柱那幾個兒女算計,是靠著她前七次的經驗,才能安好的活到現在。

        他們想弄死她,一為財一為情,那兩個兄長是為了她娘留給她的那一大筆價值不菲的嫁妝,而那對姊妹是為了一個男人—— 原主的母親在生前為她定下的未婚夫,隨安侯世子蔣疏靜。

        那日她埋伏準備射殺魏遐之時,蔣疏靜就在他身旁。

        其實金家早已家道中落,直到金國柱娶了原主的母親為側室,靠著她從娘家帶來的大筆金銀,在朝中上下打點,這才謀得了一個官位,這十幾年下來,他沒少送禮,這才一步步升到禮部侍郎。

        金國柱雖說僅是禮部侍郎,不過他繼承了父親傳下的子爵之位,金家也勉強躋身貴族之列,不過原主能與隨安侯家結下親事,卻是因為原主的母親與隨安侯夫人是表親之故。

        隨安侯世子蔣疏靜被列為京城十大美男子之一,她曾見過他兩次,確實不負盛名,生得芝蘭玉樹,豐姿俊逸,也難怪金雨翠與金玉雲會為他傾倒,爭著想嫁給他。

        見她欣然接受了自己替她取的名字,環兒十分高興,熱絡的挽著她的手,又道:「用不著同我客氣,來,紅柿,我帶妳去那裡瞧瞧。」兩人走在迴廊上,環兒原是沒想帶她走太遠,但她此時心情好,便替她多打算了幾分,「也不知妳什麼時候才能想起自個兒的事,說不得還要在府裡住上一段時間,喏,我帶妳將這內院逛一遍好了,妳也好認認位置。」

        「多謝環兒。」金多福正求之不得呢,說完,她瞟見迴廊另一頭有人過來,她抬眸望過去,一雙丹鳳眼倏地睜大。

        環兒也瞧見了,趕緊拉著她退到一旁,在那人走過來時,躬著身子行禮,「奴婢見過大人。」行完禮,發現紅柿竟呆愣愣的站著,環兒拽了拽她的衣袖,小聲提醒她朝自家大人行禮。

        被她一扯,金多福回過神來,朝魏遐之福了個身。「見過丞相大人。」她縮在衣袖的手興奮的緊緊掐著,來到丞相府的第三天,她終於見到魏遐之了。

        魏遐之見她面生,觀她衣飾也不像府裡的下人,不免疑惑的道:「妳是……」

        跟隨在他身後的貼身侍衛李耀平提醒道:「大人,這就是前日咱們帶回來的那位姑娘。」

        聞言,魏遐之頷首,打量她一眼,溫聲問道:「聽聞姑娘不記得自個兒是誰,如今可想起來了?」這兩日他無暇去見她,直到今日休沐才得了空,正打算去見她一面,沒想到在這裡先遇上了。

        金多福怯怯的搖著頭,「仍是沒能想起來。」

        「聽大夫說,姑娘是因頭部受傷患了失魂症,怕是一時半刻好不了,姑娘無須擔憂著急,暫且在府裡住下,我已派人在京裡打聽,看能不能找到妳的親人,屆時再送妳回去。」魏遐之語氣溫和的安慰道。

        「多謝大人。」金多福垂下眼屈膝向他道謝,心裡不由得想著,這人面容溫雅俊美,但那眼神卻宛如過盡千帆、歷盡滄桑,再無溫暖,只留下一片冰寒,看得她心底也無端跟著冷了起來。

        「無須多禮,妳若是想起什麼,隨時都可來告訴我,這段時間妳且安心在這裡住下,若有什麼需要,儘管告訴府裡的下人。」說完,魏遐之沒有再多留,舉步往書齋走去。

        來到書齋,會先經過一處花廳,接著左側是藏書室,右側的房間才是書房。

        進了書房,魏遐之瞥見旁邊一個矮櫃上,擱著先前從那姑娘身上搜出的一把袖箭,回頭詢問跟進來的心腹隨從,「耀平,那姑娘這兩日可有什麼可疑之處?」

        他不怎麼相信那姑娘在射殺了一名刺客後,竟會被那刀一砸就失了魂,忘了自個兒是誰,這事也未免太巧了。

        「屬下這兩日派人暗中留意,那姑娘目前看起來尚無可疑之處,似乎真不記得自個兒是何人了。」

        「繼續派人盯著。」

        李耀平應了聲後,問道:「大人仍懷疑她是裝的?可那天若非她一箭射殺那名刺客,只怕後果不堪設想。」在他看來,不管那姑娘是何身分,終究是救了大人。

        魏遐之語氣淡淡地反問道:「你怎知她那一箭是要救我,抑或是要殺我?」

        數年前他曾跟著已過世的愛妻學過一套拳法,這些年來他日日勤練,縱使他不能力敵刺客圍殺,但至少還能及時避開朝他刺來的一劍。

        聞言,李耀平一愣,「可她確實射殺了那名撲向大人的刺客。」

        「若那箭再偏一些,只怕射到的未必是那名刺客,而是我。」當時他與那刺客之間只有一臂之遙,她究竟想射殺誰,不得不令他懷疑。

        李耀平詫異的又道:「大人的意思是,她原本的目的也許是想暗殺您,結果誤殺了那刺客?」

       「不無可能。」

        聽完主子的話,李耀平皺起眉頭思索,「難道是二皇子、三皇子還是五皇子,因先後攏絡大人不成而懷恨在心,又為了不想讓大人被對方所用,便派人來暗殺您,想毀了您?」只恨那些刺客都已自盡死了,他一時之間也無從查出幕後主使之人。

        前幾年太子在狩獵時,為追捕獵物墜馬而亡,皇上因喪子之痛,身子已大不如前,又在得知七皇子奉命到邊關犒賞三軍時,被埋伏的敵軍給炸死,原就有病在身的皇上,身子越發虛弱,從去年開始,病情越發沉重。

        為了爭奪儲君之位,幾位皇子爭鬥得越來越激烈,大人身為丞相,如若能得其相助,不啻如虎添翼,因此二皇子、三皇子和五皇子都曾先後意圖拉攏大人為己所用,但大人卻不為所動,表明不介入奪嫡之爭,只忠於皇上,誰能成為皇上,他便效忠於誰。

        數日前,二皇子和三皇子猶不死心,又再先後登門,被大人所拒,兩人離去時皆顯得面色不善,先前那場行刺,他懷疑是他們其中之一暗中命人對大人下手。

        魏遐之倒是不急著查明究竟是誰派人行刺,容色淡然的吩咐道:「既然追查不到主使者,你再多加派些人手查探那姑娘的身分,也許能發現什麼線索。」

       「是。」李耀平領命退下。

        在他離去後,魏遐之走到掛在牆面上的一幅肖像畫前,畫上是一名約莫二十歲的女子,身著一襲絳紅色衣裙,外頭罩著一件淺粉色紗衣,髮上插著一支牡丹花玉簪,清麗的臉龐勾起微笑,一雙秀媚的眼睛似是在看著誰,滿眼掩不住的柔情密意。

        他那寒冰似的眼神在望見畫上的佳人時,轉瞬間柔得宛如一汪春水,滿眼的繾綣愛戀。

        他抬手撫摸著畫像,那溫柔癡戀的神情宛如在撫摸著真實之人。

        「妳再等等,等我召集天下所有的奇人異士,就能再見妳一面。」說著這番話的他,那張素來溫潤如玉的臉龐,表情癲狂熾烈得教人心驚。

        這些年來,他無時無刻不思念著已逝的愛妻,那刻入骨血裡的相思和無法再傾訴愛意的痛苦,日日夜夜折磨著他,將他折磨得都要瘋了。

        幸好他不用再等太久,他已暗中布署,只要再等幾個月,再等幾個月就好……

*             *             *

        金多福坐在房裡的繡凳上,幫著環兒撥著絲線,一邊向她打探魏遐之的事。

        「聽妳這麼說,丞相大人倒是個癡情人。」

        「可不是,咱們大人今年不過才三十出頭,年紀輕輕就成為位高權重的丞相,相貌又生得俊俏,即使是續弦,也有不少名門貴女想嫁給他,可全被大人給拒絕了,算一算自打夫人過世到如今都有八年了,每逢夫人的忌日,大人都會把自個兒關在房裡三日呢。」

        提起自家大人的癡情,環兒滿臉敬佩和羨慕,要是日後她也能遇上這樣一位對她情深意重的夫君,該有多好。

        金多福先前是曾聽說魏遐之與他已過世的妻子鶼鰈情深、十分恩愛,但她以為那不過是魏遐之故意命人渲染,刻意把自己塑造成癡情人的形象,好來欺瞞世人,如今聽環兒這麼一說,這事倒似乎是真的了。

        她無法想像這位在書裡虛偽陰狠,篡奪大雅王朝的奸相,竟會對一個女人如此癡情,不知是什麼樣的女人,竟能被他這樣惦念不忘?

        想到這裡,她試探的又問:「想必夫人生得國色天香,才讓大人對她這般念念不忘吧?」

        環兒搖頭,「我才來府裡六年,也沒見過夫人,不過聽府裡那些老人說,夫人模樣是生得十分嬌俏,聽說她很會說話,常把大人哄得眉開眼笑。」她頓了下,又道:「據說大人還未貴為丞相的時候,雖是尋國公的嫡長子,但身子骨不太好,又不得國公爺看重,國公爺更疼愛他繼母所出的那兩個弟弟,大人在國公府的日子並不好過,可他娶了夫人之後,身子慢慢硬朗起來,與夫人的感情更是如膠似漆,臉上總是帶著笑呢。」

        聽環兒這麼一提,金多福想起第五次重生,成為宮中一名被冷落多年的妃嬪時,所聽到的傳聞。

        據說當年尋國公因不喜魏遐之這個嫡長子,請旨想立二兒子為世子,以便日後襲爵,但皇上未允,還下旨訓斥了尋國公一頓,直到魏遐之在妻子過世後,親自上摺子請皇上立他二弟為世子,皇上這才允了此事。

        但聖旨賜下不久,國公爺便病逝,而後不到一個月,某天深夜國公府發生大火,將整座府邸燒成一片廢墟,魏遐之的繼母張氏和兩個弟弟都被燒死了,只有當時奉皇命外出辦差的魏遐之逃過一劫。

        京城裡的人對這場大火議論紛紛,甚至還有流言指稱那場大火是魏遐之暗中命人縱火所致,否則國公府那麼多下人都逃出來了,他繼母和兩個弟弟怎麼會活活燒死在屋裡。

        為此,魏遐之特地面見皇上,向皇上表明不願繼承國公之位,請皇上收回魏家的爵位,皇上經他再三懇求之後,允其所求。

        此消息一出,震驚京城百姓,城裡那些謠傳他縱火謀害繼母與弟弟的流言,也平息下來。

        而後皇上開始器重他,幾年間將他一個翰林院侍讀,擢升為御史,再一躍成為吏部尚書,最後被提拔為一國首輔。

        這段傳聞與她看的那本書的內容大致相同,小說的內容大意是說,大雅王朝的皇子們在太子身亡後,趁著皇上病重之際,為爭奪皇位陷入內鬥,最後在奸相魏遐之的陰謀構陷下,這些皇子鬥得兩敗俱傷,無一倖存,沒多久皇上也駕崩了,只留下一位公主,奸相軟禁公主,登上寶座,改朝換代,因倒行逆施,百姓苦不堪言。

        書中的男主角是一名守城的小將,與他相依為命的兄長死於魏遐之的暴政下,於是他義憤的揭竿而起,反抗魏遐之的統治,而後救了從宮中逃出來的公主,兩人一邊談戀愛,一邊聯手反抗魏遐之。

        她沒看到最後的結局,不過聽同學提過,結局是男主角打敗魏遐之,與女主角成為皇帝、皇后。

        由於魏遐之只是書中的反派,並非主角,有關他以前的事,書裡描述不多,魏家那場大火的真正原因,書裡也未明確點明,但在看的時候,她也認為魏遐之應當就是主使者。

        她還聽說尋國公與張氏是青梅竹馬,尋國公本想娶張氏為妻,卻因父母之故,被迫娶了魏遐之的母親過門,自己心愛之人卻只能屈居側室。

        為此,尋國公對魏遐之母子十分不喜,偏寵張氏與她所生的兒子,在正妻死後,即刻抬了張氏為妻,讓兩個庶出的兒子也變成嫡出。

        仗著尋國公的寵愛,張氏和兩個兒子在外人面前對魏遐之關懷備至,但暗地裡卻處處算計排擠他,就連為他議親,都刻意安排他娶一個病弱的女子,而那女子還未過門就先病死了。

        後來,魏遐之無意間邂逅一個平民之女,對她一見傾心,執意想娶她為妻,但門不當戶不對,尋國公本來不答應,畢竟他再怎麼不喜魏遐之,到底是他兒子,尋國公仍想替他娶一個配得上他身分的貴女為妻。

        最後似乎是在張氏與其兩個兒子的極力說服下,尋國公才答應這樁婚事。

        如今再對照環兒所言,金多福才有些相信魏遐之是真的對妻子一往情深,不在乎她的出身,執意娶她為妻。

        原本莫名其妙被拖來書裡的世界阻止魏遐之篡位,她對這個魏遐之一直充滿著怨氣,現在知道他竟是一個癡情的人,怨氣倒是消減了幾分。

        不過她還是不會心軟,不殺了他,她就沒辦法回到自己的世界。

        就像第五次重生成為妃嬪那時,為了阻止魏遐之登基,她曾暗中散播一些流言,暗指魏遐之有謀朝篡位之心,想讓皇上提防他,結果就在那些流言在宮裡散布開來的時候,魏遐之為了避嫌,竟然向皇上辭官,以表明心跡。

        也不知皇上是怎麼回事,竟那麼信任他,非但不准他辭官,還命人徹查那謠言的出處,最後查到她頭上來,她被冷落多年,可到底仍是皇上的妃嬪,她沒被杖斃,也沒被砍頭,但被賜了一條白綾,讓她自我了結。

        她不肯,最後是兩個嬤嬤拿著那條白綾將她活活絞死。

        金多福摸了摸頸子,想起當時被勒得窒息而死的情景,仍心有餘悸。

        思及先前經歷的各種死法,她沒崩潰發瘋,已經算是意志堅強,但再繼續下去,她實在沒把握自己不會真的瘋掉。

        想了想,她一把握住環兒的手,說道:「環兒,妳能不能幫我一個忙,我想見丞相。」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謝謝

TOP

謝謝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