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子《男神逼婚》


出版日期:2017-06-15

他,習慣女人投懷送抱,卻栽在她的手里;
她,不準男人欲擒故縱,一心只想獨佔他!

人家說,女追男隔層紗,那為什麼她追林楚蘇十年,
這男人不但不心動,還老嫌她纏人。男女感情,
先愛的一方總是比較吃虧,更別說為了倒追林楚蘇,
周佩妍壓根就是個任勞任怨的小媳婦,既然他看不上她,
那她也不追了,她決定去嫁人。誰知,被她纏了十年,
一听她要嫁人,林楚蘇不淡定了。這十年來,
周佩妍是他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女人,他不愛搞男女關系,
也不重色欲,更不想玩一夜情,床上的女人一個就夠了,
多了他嫌麻煩。雖然他嘴上好似討厭她,巴不得她離得老遠,
可在她嚷著要嫁人時,他竟不樂意了。笑話,
她攪亂了他的世界十年,現在卻想轉身嫁給別的男人,
辦不到,既然她非要嫁人不可,那嫁的男人只能是他。


第一章

    「我要結婚了,婚期已經定下來了,這是請帖。」

    在環境乾淨、整潔的咖啡廳裡,林楚蘇坐在周佩妍的對面,看著周佩妍纖細的手指將一張大紅色的請帖置於桌上,推到他的面前。

    「什麼意思?」林楚蘇的聲音很冷淡,甚至微微蹙眉。

    坐在他對面的周佩妍依舊如他記憶中那樣,嫵媚的大波浪卷髮披在肩上,畫著精緻的淡妝。在林楚蘇的心中,這個女人還是以前那個總是跟在他身後,希冀著他能回頭看她一眼的那個卑微的女子。但是今天她居然告訴他,她要結婚了?開什麼玩笑!

    「就是這樣。」周佩妍沒有在意林楚蘇臉上的不愉,她的話裡是淺淺的疲憊,「楚蘇,你知不知道我跟在你身後多少年了?」

    整整十年。林楚蘇自然知道這個答案,但是他沒有吭聲。

    周佩妍也不在意林楚蘇的冷淡。他在面對她的時候總是這樣,高傲地板著面孔,居高臨下地看著她。他有熱情、有笑容、有溫柔,但是那些他那美好的情緒統統都不屬於她。

    「十年了。」周佩妍笑了笑,「楚蘇,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女子,我的整個青春都用來仰慕你了,那是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我再沒有第二次那樣的十年了。你看,我追了你十年,你還是不喜歡我,那我繼續下去有什麼意義?還不如儘早放手,放大家自由。」

    「看來你作這個決定已經很久了。」林楚蘇怒極反笑,「說什麼要放手,其實早就已經決定好要拋棄這段感情了吧?一直到要結婚了,才這樣假惺惺地告訴我這件事。」

    「那又如何呢?不管我對你是什麼樣的感情,你不是都不在意嗎?」周佩妍只用這一句話就堵住了林楚蘇所有的怒氣。她笑得雲淡風輕,「你就當這是我為我自己找的退路吧。喜歡你這麼多年,現在也應該換個人讓我感受一下被喜歡是什麼滋味了。」

    「你確定你的結婚物件真的喜歡你?」林楚蘇諷刺。

    「至少在知道我很難過的時候,他會安慰我,而不是任由我獨自難過。」周佩妍長長地籲了一口氣,再次睜開眼睛,她的眼裡已經有了笑意,「楚蘇,你以前總是說因為我纏著你的原因,所以遲未晚才總是不喜歡你、不接受你,現在你終於也能夠得償所願了。」這一段三角戀終於也走到了盡頭。

    周佩妍有時候也覺得命運弄人。她喜歡林楚蘇,林楚蘇喜歡遲未晚,而遲未晚也另有喜歡的人。這就像是一個怪異的回圈,而現在她終於可以跳脫出來了。

    林楚蘇看著周佩妍,好似要看到她的心裡去。

    周佩妍不躲不閃,直直地看著林楚蘇的眼睛,「楚蘇,我累了。」沒有未來地喜歡著一個人,耗盡了她所有的力氣,她再也不想永遠只是看著林楚蘇冷漠的背影了。

    「就這樣吧。」周佩妍側過身子,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包包,「記得來參加我的婚禮,希望大家以後還是朋友,再見了。」

    林楚蘇坐在椅子上,垂下眼看著那張請帖,任由周佩妍離開。許久之後,他才抬起手,打開那張請帖看。日期就在下個月十二號,距離今天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接著,他看了接下來的內容,于星河大飯店舉行何遇先生與周佩妍小姐的婚禮,敬邀。

    林楚蘇看了很久,視線幾乎要將新郎、新娘的名字看穿。何遇是誰?為什麼他從來都沒有聽周佩妍提起過?他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認識多久了?他們是什麼時候打算結婚的?周佩妍到底是什麼時候打算要離開他的?

    林楚蘇咬牙,一把將請帖捏成了一團廢紙。很好,被周佩妍纏了十年,他終於解脫了,以後再也不會有人老是跟在他身後煩人了,也不會有人在他喝多了的時候擔憂地勸他少喝一點了,也不會有人老是黏在他背後問他有沒有可能會喜歡上她了,真的是太好了!

    可是透過剔透的玻璃倒影,林楚蘇發現,即使是這樣讓人高興的事情,他的臉上卻是一點笑容都沒有。

    夜晚喧鬧的酒吧裡,林楚蘇坐在沙發上,大口大口地灌著酒。

    夜色這家酒吧是林楚蘇和另外幾個好友合夥開的,當初也不過是想有一個聚會比較方便的地方,不過後來隨著酒吧的名氣越來越大,慕名而來的客人也越來越多。此刻酒吧裡人聲鼎沸,好不熱鬧。

    「楚子今天怎麼了,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樣子啊?」李不言慵懶地坐在林楚蘇對面,蹺著二郎腿,和顧南方低聲說道。

    「不知道啊,最近好像沒發生什麼事情啊。我記得楚子的公司前兩天不是才談了一筆大生意,難道是興奮過度了?」顧南風聳肩。

    「他這樣子可不像是興奮過度,反而比較像是為情所困?」李不言挑眉。

    「為情所困?」顧南風當場就笑了,「拜託,你看看楚子都遲追未晚多少年了?雖然說一直都沒有追到手,但是我看楚子不是過得很好,可從沒有這種借酒澆愁的事情發生啊。」

    說起來,他們這群人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所以林楚蘇、遲未晚和周佩妍之間那種千回百轉,無盡曲折的矛盾愛情故事,顧南風和李不言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不過林楚蘇雖然喜歡了遲未晚這麼多年,但是遲未晚就是不肯接受林楚蘇。而另外一個傻女人周佩妍,也是傻傻地喜歡林楚蘇十年,然後一直得不到回應。

    說起來,陷入感情裡的人都這麼蠢嗎?十年,那夠他顧南風談好幾十段感情了好嗎,幹嘛非得這麼死心眼地吊死在一棵樹上啊?

    「說起來,我最近好像很久沒看到周佩妍了?」李不言突然想起這事情,「她很忙?」

    周佩妍大多時候除了上班,就是跟在林楚蘇身邊,也不多說什麼話,就只是陪著林楚蘇,他們這幾個哥們自從畢業之後都有自己的事業要忙,偶爾聚一次,難免就熱情了些,容易喝多,這種時候通常都是周佩妍負責照顧林楚蘇的。

    「不知道啊。」顧南風也是一臉不解,「要不打通電話給她?我估計楚子今晚又要喝多了。」

    「別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楚子一直對周佩妍不感興趣,老嫌棄她煩。」李不言阻止了顧南風想要掏手機的手,「周佩妍也挺可憐的,老是看楚子冷臉,還是別打了。」

    「也是。」顧南風點點頭。

    周佩妍無怨無悔地跟在林楚蘇身後這麼多年,他們這些旁觀者看著都心疼了,不過當事人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所以說,感情這種事真的沒辦法勉強啊,也沒什麼日久生情的說法。不然沒道理那麼多年,林楚蘇喜歡的還是遲未晚,而不是周佩妍了。

    林楚蘇喝著酒,酒吧裡太喧鬧,他本不應該聽到顧南風和李不言的對話,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清晰地聽到了「周佩妍」三個字。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呢?」林楚蘇皺眉,瞪著顧南風和李不言,「別在我面前提起周佩妍那個女人!」

    「我操,隔了這麼遠,旁邊這麼吵,你也能聽到我們的談話?你是順風耳嗎?」顧南風覺得簡直不可思議。

    林楚蘇冷哼了一聲,不答。面前的紅酒瓶快見底了,他順手招呼了一個路過的服務生,「再給我來一瓶。」

    「好的,請稍等。」

    「少喝點吧,這紅酒後勁大。」李不言按住林楚蘇想要繼續倒酒的手,「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心情這麼差。」

    「我心情差?」林楚蘇詫異地看了李不言一眼,「你難道沒發現我心情很好嗎?簡直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周佩妍那個女人終於不會再纏著他了,還有比這更好的事情嗎?他都想要仰天大笑了。

    他這是心情好?顧南風和李不言詫異地對視一眼,然後一致地看著林楚蘇。這叫心情好?為什麼他們覺得,林楚蘇下一秒就要去毀滅世界了啊?

    「我覺得楚子真的遇到什麼大事了。」顧南風肯定地點點頭,「不言,我們不能坐視不理啊,你看他都要去毀滅世界了啊。」

    李不言滿臉無奈,正要開口,視線無意中掠過酒吧大門,恰好看到遲未晚走進來。

    「遲未晚?」李不言有點驚訝,「她怎麼會來這裡?」

    倒不是說遲未晚是什麼乖乖女,從來不涉足酒吧之類的,而是因為她天性喜歡安靜,不習慣過度吵鬧的地方,酒吧這種地方無疑是最吵鬧的地方,她肯定是不喜歡的。

    「欸、欸,楚子,快看,你的夢中情人來了。」顧南風連忙傾身推推正要繼續倒酒的林楚蘇。

    林楚蘇一個沒注意,酒灑了一些。他懶懶地抬頭看了一眼遲未晚,心中卻沒有一絲一毫想要上前去的念頭,他現在只想喝酒。

    「哦。」林楚蘇冷淡地應了一聲,索性也不倒酒了,乾脆拿著酒瓶開始灌。他現在暫時不想打擾遲未晚,只想喝酒。

    李不言和顧南風都和遲未晚不熟,見林楚蘇沒有想要上前打招呼的意願,兩人對視一眼,也沒有想要起身上前的想法。只是林楚蘇居然連遲未晚都不在意了,難不成他的公司要倒閉了?

    反而是遲未晚發現了林楚蘇,主動上前來打招呼。她今天來這裡主要是為了找人,之前就有聽說過這家酒吧是林楚蘇三人名下的資產,所以在這裡看到他們,遲未晚也不是太驚訝,「你們好。楚蘇,你似乎喝得有點多了?」她的語氣淡淡的,帶著柔和。遲未晚天生就是那種容易讓人感到親切的人。

    「你好,遲小姐。」李不言禮貌地頷首,「有什麼需要就直接告訴服務生吧,好歹是楚子名下的產業,你自便就好。」

    「謝謝,我是來找人的。」遲未晚搖頭,「我不喝酒。」

    「也有果汁的。」顧南風加了一句,「不過你來找誰?這裡有很多包廂,沒有客人的允許是不允許進入的。」夜色酒吧對客人隱私向來保護得很好,也成為了很多有錢人愛來的地方。

    「他會出來接我,我們已經用電話聯絡過了。」遲未晚搖搖手中的手機,視線落在林楚蘇身上,隨即疑惑地看著李不言,「楚蘇怎麼了?」

    「不知道,我還以為是因為遲小姐再次拒絕了他,所以他在借酒澆愁呢。」李不言輕輕歎了口氣。

    遲未晚倒是笑了,像是聽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可不會因為我的事情借酒澆愁。」

    「別這麼說,當初他第一次向你告白,然後被你拒絕的時候,他很難過的。」顧南風連忙說道。

    遲未晚捂嘴笑了,「你確定他當時是因為我難過?」她正還要說什麼的時候,她手中的手機已經響起來了,「我朋友找我了,我先走了。我看楚蘇今天肯定要喝得爛醉如泥了,就麻煩你們照顧了。」她轉身離開,走了兩步又回頭,「佩妍今天沒有來嗎?」

    「沒有。」李不言搖頭,「我們已經好長時間沒看到她了,大概最近在忙吧。」

    遲未晚點點頭,「嗯,我大概能猜到為什麼楚蘇心情這麼壞了。」她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但是卻並未多說,只是擺擺手,輕快地離開。

    「她說的是什麼意思?」顧南風看著李不言,「我怎麼覺得遲未晚的意思是,楚子是因為周佩妍而心情不好?」

    「不可能吧,好不容易周佩妍沒纏著楚子了,楚子應該很高興才對啊。」李不言也不解。

    林楚蘇迷蒙的視線看著遲未晚離開的背影,然後逐漸和周佩妍的背影重合。他好似很少看到周佩妍的背影,不論何時他回頭,永遠能看到周佩妍在看著自己。今天她起身離開的時候,竟然好似他是第一次看到她的背影,是那樣纖細、脆弱又陌生。

    林楚蘇猛地放下酒瓶,搖搖晃晃地起身。顧南風和李不言連忙也跟著起身扶住林楚蘇,「你想幹嘛啊楚子?」

    「回去了,沒意思。」林楚蘇雖然喝了很多,但理智還在,而且反而越喝越清醒,「明天還有一場會議要開。」

    「楚子,你真的很不對勁,你到底怎麼了?」顧南風擔憂地問。

    林楚蘇愣了一下,隨即挑眉笑了,「我哪有不對勁?是你們覺得我不對勁吧。」他很好,再好不過了。不過是周佩妍要結婚了而已,跟他又沒有關係,反正他又不喜歡周佩妍。

    周佩妍跟在他身後這麼多年,害得他連找女人的心思都沒有,整天就光琢磨著到底要怎樣才能擺脫她了。現在他終於擺脫她了,難道這不是該舉國歡騰的事情嗎?

    林楚蘇喝多了,自然不可能開車,而是由李不言送他回去。

    李不言將林楚蘇送上了車子。

    「楚子,這我新車,很貴的。你要是想吐記得提前告訴我啊,我好停車。」李不言笑著說道。

    林楚蘇白了李不言一眼,「我的酒量你還不清楚嗎?」

    「確實不太清楚啊,每次感覺你要喝多了,周佩妍總是能恰好出現制止你,所以我一直都不知道你到底能喝多少。」他確實從來沒看到過林楚蘇喝醉過。

    車廂裡沉默了幾秒,林楚蘇轉頭看著窗外,「你別再提起她了,她以後不會跟在我身後了。」

    「啥?」李不言覺得震驚。要周佩妍放棄林楚蘇?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來吧。

    「真的。」林楚蘇的聲音聽不出喜怒。

    李不言試探地看了林楚蘇一眼,然後開口道:「那恭喜你終於擺脫她了。」

    林楚蘇沒有再說話,就在李不言以為林楚蘇幾乎要睡著了的時候,卻聽到了林楚蘇開口道:「謝謝。」聲音裡好似帶著沙啞和酸澀。

    李不言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可是等他轉頭,只看到林楚蘇平靜地閉著雙眼,面無表情。這定是有情況啊,李不言在心裡亮起了紅燈。

    車窗外是不斷後退的風景,林楚蘇閉著眼睛,腦子裡是一片清明。

    林楚蘇和周佩妍初識,是在高一的開學典禮上。他比周佩妍大一屆,在周佩妍開學典禮的那天,他正好蹺課打算出校去玩。

    因為林楚蘇的父母是學校董事會的一員,學校老師對於林楚蘇的行為大多選擇當作不知道,反正林楚蘇自身的學習成績很是優秀,老師嘛,對於優秀的學生總是更優待一些的。

    那時林楚蘇剛從學校後門的圍牆翻出去,正好就是一條小巷子。他的出現打破了一個僵局,一個高一女生被一群男生包圍威脅的僵局。

    周佩妍穿著綠色的格子裙,臉蛋青澀,唇角倔強地抿著,見林楚蘇突然從天而降,臉上沒有一絲驚訝。

    「你們這是收保護費收到女孩子頭上了?」林楚蘇在周圍幾所學校都算是有所名氣,一則是因為他成績優秀,一則是因為他桀驁不馴。包圍周佩妍的那幾人正好是隔壁學校的混混,自然也是認識林楚蘇的。

    「這女的挑釁我們。」其中一個綠毛小混混不爽地開口道:「林楚蘇,你要是不想惹麻煩就自己離開,我們不打算和你杠上。」

    林楚蘇的視線掠過周佩妍。她背著小小的書包,一頭黑色的秀髮垂在耳後,臉上透出倔強。

    林楚蘇不是喜歡管閒事的人,況且周佩妍也沒有開口向他求救,他的第一反應就是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裡離開。

    幾個小混混都松了一口氣,見林楚蘇離開了,這才又轉頭兇狠地看著周佩妍,「好了,現在就來料理你。」

    「剛剛那人也明顯不將你們放在眼裡,你們卻不敢修理他。而我不過是無意間迷路,路過這裡看到你們抽煙,對你們說了一句請讓開,你們就覺得我這是挑釁?」周佩妍木著臉開口道:「欺善怕惡。」

    「那又怎樣。」有人惱羞成怒了,「你這女人在跩什麼?看來不教訓你是不行了。」他的拳頭高高抬起,眼看就要落在周佩妍身上。

    周佩妍閉上眼睛,靜靜地等待將降臨在身上的痛楚。等了許久,想像中的痛並沒有來臨,她睜開眼睛抬頭,就迎上林楚蘇冷淡的眸子,頓時就愣住了。

    「愣在那幹嘛,還不快走?」林楚蘇皺著眉頭,有點不耐煩,「看你的校服應是高一的吧?今天不是有開學典禮嗎,典禮馬上就要開始了,你還杵在這裡沒關係嗎?」

    「可是……」周佩妍遲疑地看著周圍的四五人。她要是走了,不是就只留下這位學長一個人了?

    「你還有心思管我?」林楚蘇覺得好笑,「難道你不知道我是誰?」

    周佩妍愣愣地搖頭。

    「林楚蘇,你別多管閒事。」有小混混開口。

    哦,現在她知道這位學長叫什麼名字了。周佩妍想。

    「走吧。」林楚蘇單手接住小混混的拳頭,一手推了周佩妍一把,將她推出了混亂中心,一個彎腰躲過另一人的攻擊,還有心思嫌棄周佩妍,「嘖,肩膀真瘦弱。」所以他才不喜歡碰女人嘛。

    周佩妍小跑了幾步,見林楚蘇確實挺遊刃有餘的,這才手拉緊了書包背帶,跑遠了。

    「林楚蘇,你這小子以前可不會多管閒事的。」一陣打鬥之後,又有小混混哀號出聲。他們不過就是想嚇唬一下低年級的女生嘛,這林楚蘇下手也太狠了。

    林楚蘇雲淡風輕地拍拍手,漫不經心地說道:「今天心情好,日行一善啊。」

    他原本是沒有打算要出手救那個女孩子的,高中生嘛,沒有被威脅的經歷,那就不是完整的高中生活啊。只是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走了兩步,想起那個女孩子嘴角那倔強的弧度,又回來了。

    他要是不救她,她肯定就算是被打得很慘,也不會呼救一聲吧。林楚蘇想到這裡,又想起那個女孩子離開之前回頭看著他的眼神,覺得心頭莫名有一種毛毛的感覺。好像被人盯上的感覺。嗯,一定是他的錯覺。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Great!!!

TOP

Thanks

TOP

謝謝

TOP

Thx

TOP

thx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Thx

TOP

Thx

TOP

謝謝

TOP

謝謝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