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雨桐《專屬依戀》


出版日期:2016-11-08

杜依菲,澳門最有勢力的賭場王子特助兼欽定妹子,
因為這個標簽,明明平凡的身世也因此顯得不平凡。
人家是紅顏禍水,她卻被關家大少爺的男色所禍?
不過是為了還債,答應上船幫他相一相兩位未婚妻候選人,
未料卻因此差點香消玉殞、命喪黃泉,這還有沒有天理?
看來無論如何,她都該離這個男人遠一點……

關海晨,香港金融界的翹楚,皇亞銀行新任接班人,
高大英俊、溫文有禮卻冷若冰霜,娶妻只為娶賢娶家世,
這樣不帶愛情的商業聯姻,他早已當成是自己的宿命,
而她,應該算是意外中的意外!
他從來不曾想要她,這女人卻一次又一次撞擊著他禁錮已久的心房……
他早已規劃好的人生,似乎就要被這個女人給徹底攪亂了!


第一章

    豪華遊艇上的私人派對,是全世界富人都樂此不疲的派對模式,在暗黑的大海中央,和數十名親自邀請來的賓客,不管是做最私密的交流還是盡情忘我的狂歡,都比任何地點更具有隱密性及獨特性。

    四周漆黑,反倒顯得甲板上的燈火燦爛輝煌,月光下的波光粼粼,海浪寂寞的聲音全讓這場熱鬧的派對給掩蓋,男與女的談笑聲,優美的舞曲,有人聊天有人跳舞有人釣魚有人喝酒,也有人隨興的在角落裡望著月光自彈自唱,看似專屬玩樂的一群人,卻又有著各自的孤單。

    杜依菲向來不愛參加這種上流階層的私密聚會,這和一般商場社交晚宴不同,遊艇派對被邀請的貴賓相當有限,不是主人的知已朋友,就是在某種層面上有相當重要的利益關係,因此才會被湊在一起,而她,只是澳門賭場王子沈鏡飛的小小秘書,一個根本不該在這場派對中出現的突兀存在。

    要不是因為幫她家Boss沈鏡飛隱瞞了某些真相而感到愧對關海晨,她也就不必答應他親自前來替他相一相未來老婆人選,而出現在這艘遊艇上了。

    一改在賭場辦公室的專業秘書形象,杜依菲卸去臉上的金邊眼鏡和一式的褲裝,今夜的她應該說是非常的女人味,長長柔柔的鬈髮隨興地披在纖細的肩背上,淡粉色系的及膝小禮服上只披了件毛呢短披肩,腳上踩的不是高跟鞋,而是還算舒適典雅的低跟涼鞋。

    她靜靜坐在甲板一角喝著酒,耳邊傳來某位不知名仁兄的自彈自唱,嗓音還算悅耳,狂放中帶著淡淡的滄桑,偶爾她會跟著節拍輕輕晃動身子,旁若無人的自在著,和平日在辦公室一板一眼的形象大大不同。

    可能因為真的太安靜了,也可能因為她待的位置實在太過偏僻陰暗,剛拿著酒杯走過來的幾個女人並沒有察覺到她的存在,不高不低的交談聲輕輕飄進杜依菲的耳裡——

    “那個杜依菲算什麼東西,聽說她占了一間VIP房?”

    就算這艘豪華遊艇之大,是世上數一數二的,但它也不可能大過郵輪,船上VIP艙房的數量屈指可數,被她占了一間,自然有人會忍不住抱怨。

    “她是跟著關海晨上船的,楊剛身為遊艇的主人當然不好虧待她。”另一個柔柔的嗓音道。

    “那我堂堂汽車集團總裁的女兒就活該落得住一般套房的下場?她杜依菲能上得了船就已經是寬待了,難不成還讓楊剛把她當千金捧著?今天要不是她占去那間VIP房,我連她姓甚名誰都不知道呢。”

    “話不能這麼說,聽說賭場王子沈鏡飛把她當親妹子一般,兩人也住在同一棟屋子裡,沈鏡飛和關海晨又是高中死黨,算算關海晨認識杜依菲也有十年以上了,據說這兩人的關係可不一般……”

    “別胡說。”柔柔的嗓音低聲斥了一句。“沈鏡飛當她是妹子,關海晨頂多也跟著一起把她當妹子看待,還能怎麼不一般?他若真的對她有意,之前何必還要娶那藍冬為妻?”

    “這不是沒娶成嗎?藍冬還嫁給了沈鏡飛呢!誰知這當中有沒有鬼?”此人話鋒一轉,壓低著嗓道:“柔安啊,聽說你家和高家都有意願和關家議親,真的假的?”

    “嗯。”

    “那你可得多防著那杜依菲!”

    “防那小秘書做什麼?要防就要防高雨薇,她那人心高氣傲,會讓她父親去和關家議親,可見是極喜歡關海晨的,這兩天還是小心點……柔安,你很喜歡關海晨?”

    “關海晨外型高大英俊,個性沉穩又紳士,比起那玩世不恭又愛流浪的沈鏡飛可要強上數倍,誰不喜歡?”

    另一個人的嗓音冷不防冒出來。“是嗎?跟他處在一個空間裡,室溫應該都會降十度吧?”

    聞言,杜依菲嘴裡的一口酒差點全數吐了出來,她被嗆得拍著胸口開始狂咳。

    就算一開始這幾個女人沒注意到邊邊藏了個人,現在聽見她這麼大的動靜,也都意識到方才的話可能讓旁人給聽見了,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最後有個膽大的直接走上前來——

    “誰在那裡?”雙手環胸,氣勢淩人得很。

    杜依菲忙著咳,哪有空回她話?

    沒聽到答話,那人索性走到她面前去,這一看,不是杜依菲是誰?當場臉上的表情很精采,又是紅又是黑的。

    “杜依菲,你做人就不能光明磊落些?躲在角落裡偷聽別人說話,難道是你的興趣?”

    杜依菲邊咳邊抬起頭來看著她,很是無辜。“對不起……我比你們先來的,就在這安靜喝酒……咳……你們幾位罵我罵得很開心,我也不好打斷你們……咳……要不是實在太好笑了,我也不會被嗆到……”

    “你——”

    戚柔安一聽是杜依菲,忙過來拉住要開罵的汽車集團千金汪娟娟,對杜依菲微微一笑。“讓杜小姐看笑話了,大家只不過是對你好奇一點,私下聊聊沒有惡意,你可別放心上。”

    杜依菲邊咳邊站起身。“我不介意,你們繼續,我去換件衣服。”

    想到這件才第一次穿就沾染酒漬的禮服,杜依菲忍不住輕蹙起眉,微醺的她,但覺清風拂面甚是涼爽,邊走邊微眯了眼,雖然頭重腳輕,卻有一股半醉的快意。

    遊艇大就有這個好處,船頭在辦熱鬧趴,燈光亮氣氛High,船尾則是幽幽暗暗,僅有數點燈光,在一片漆黑的海上,似乎每一個角落都很適合擁抱與親吻……

    見鬼了,她在想什麼?

    杜依菲笑著往前走了幾步,整個人趴在欄杆上,讓整個身體隨著遊艇晃啊晃的,越晃頭越暈。今天晚上她才喝了兩、三杯調酒,就醉了?不會吧?感覺這股暈眩感似乎越來越沈,很是異常啊……

    眾人遠遠看著杜依菲,眼皮都不安的隱隱跳動。

    “她會不會把剛剛聽見的告訴關海晨啊?”

    “她是不是喝醉了?趴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不小心掉下海怎麼辦?”

    戚柔安微微皺眉。“我過去看看她吧。”說著便要往前,汪娟娟卻拉住了她。

    “幹麼多管閒事?”

    “如果真出事了怎麼辦?”戚柔安輕瞪她一眼,趕忙走上前去。

    汪娟娟沒好氣地瞪著她的背影,看著戚柔安走到杜依菲的身邊,兩人不知在說什麼,嘴巴更是不饒人。“你們說柔安是在討好杜依菲嗎?她就這麼巴望著想嫁給關海晨,怕婚事被我們剛剛的話給黃了嗎?”

    “柔安只是怕她出什麼事,給主人招來麻煩吧?”

    是啊,她一向心地善良又溫柔。”

    “心地善不善良我是不知道,但溫柔肯定是假的,她剛剛可是惡狠狠地瞪我一眼……天啊——”

    汪娟娟瞪著前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見的。

    另外兩個女人也看見了前方甲板上在短短幾秒鐘內所發生的事,不約而同驚叫出聲。“天啊那個、那個……他跑走了!”

    汪娟娟伸手去推那兩個女人。“快!去前頭叫關海晨!就說戚小姐和杜依菲都掉進海裡了,叫他快點幫忙救人!還有,你告訴他戚柔安不會游泳!叫他快點!”說著,汪娟娟已脫下高跟鞋朝前方沖去,邊跑邊大叫。“來人!有人落海了!快來人!有人落海了!”

    她往方才那人逃跑的方向看去,已不見任何蹤影,連忙把身子往外探,打開手機的手電筒照著下方,只見黑漆漆的大海中,戚柔安和杜依菲兩人正糾纏在一起……

    就在汪娟娟考慮著是否要先跳下海救人時,卻有個高大的身影奔來身邊,連問都沒問一句就縱身躍入海中,而隨後趕到的關海晨也二話不說地先跳海救人!

    聞聲而來的眾賓客們全聚集在船尾,幾分鐘前的歡樂聲已然不再,大家都緊張的屏息以待。

    “還有誰會游泳?快點下去幫忙啊!這才兩個人……”

    “夠了。等等幾個船員就會過來幫忙!蔣軒和關海晨的泳技不相上下,有他們兩個下去救人,不會有問題的,別又下去個半吊子添亂。”說話的人正是派對的主人楊剛。“船員們!把燈光開到最亮!”

    他皺眉望向大海,嘴邊卻問起話來。“汪娟娟,她們怎麼會掉進海裡去?”

    “她們是……被人推下去的……”

    “什麼?”楊剛一愕,回過頭來瞪著她,完全沒料到她會說出這種話來。“你究竟在胡說八道什麼?”

    不只楊剛,其他賓客聽見也都開始議論紛紛。

    “我沒胡說!我幹麼胡說!”想到方才那短短幾秒鐘所發生的事,汪娟娟到此刻還餘悸猶存,身子直發顫。“說明白點,她們應該是被扔下海的……”

    鹹鹹的海水不斷地灌入口鼻,杜依菲覺得自己就快要死了。

    她明明會游泳的,就算她的泳技登不上檯面,就算她沒在大海裡遊過泳,但總不會像現在這樣手腳無力,幾乎沒法子正常運作吧?

    死命揮動著雙手雙腳想要往上游,卻彷佛有一隻手不斷將她往海底深處扯,怎麼踢都踢不掉,她覺得她的腳被什麼東西纏住了,又好像被什麼東西咬了一口,痛得她想罵人。

    頭好暈,全身酸軟無力……就算如此,她還是拚命揮動著手臂,盡可能不讓自己被拉下去。

    可那股將她往下拉的力道沒絲毫減弱,害她吃了好幾口鹹澀的海水,她很懷疑今天會不會就死在這裡?

    直到一隻大手拉住了她的手——

    像瞬間攀住浮木一般,杜依菲死命地抓緊他,並提醒自己不可以慌亂無措,免得把來救她的人也一併扯進海底,可偏偏腳下的糾纏卻還是不放過她。

    “關海晨,你把戚柔安先拉上來!不然杜依菲會被她扯下去!”

    她聽見有一道嗓音在說話,此刻,所有人的聲音對她而言都像天礦,更別提她聽見了很關鍵的三個字:關海晨。

    他來了!他就在她身邊!他的泳技可比海裡的魚還厲害!有他在,她就什麼也不必再害怕了一放鬆,覺得身體都輕了,有人把她整個人抱在懷裡,她的頭也因此浮出水面。

    “杜依菲,抱緊我!有橡皮艇過來接我們了!你只要乖乖抱緊我就好。”又是剛剛那個神采飛揚的嗓音,卻絕對不是關海晨。

    她張眸,看見一張百分之百花美男的可愛臉龐。會說可愛,是因為這個男人正對著她笑,他笑起來的樣子就是一個可愛俊俏的花美男,實在是太可愛了,很容易讓女人在他面前顯老。

    遊艇上的船員開著小船來幫忙救人,很快便把他們四人給撈上來,夜風很涼,杜依菲整個人不住地顫抖著,蔣軒把船員給他的毯子也一併蓋在她身上。

    “很冷吧?忍著點,上船就好了。”蔣軒還是一臉可愛迷人的笑。

    杜依菲沒力氣拒絕,輕輕對他扯了扯唇。“謝謝。”

    她看向緊緊攀著關海晨不放的戚柔安,聽著她不停地咳著哭著,關海晨則抱著她輕哄——

    “沒事了,別怕。”是他一貫清冷卻溫柔的嗓音。

    他修長的手輕拍著戚柔安的背,怎麼瞧都是一幅憐香惜玉的畫面。

    杜依菲的目光從他的手輕輕移向他的臉,正巧對上關海晨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眸。

    她淡淡地別開眼,把身上的毛毯包得更緊些,益發覺得冷,冷到她連頭都在隱隱發痛,不,是全身都在痛!

    回到遊艇,全部的人都圍上前來,緊緊抱住關海晨的戚柔安和關家大少爺自然是眾人的注目焦點,還可以自己走路不需要人家抱的杜依菲則包著毛毯打算閃人,一隻手卻拉住了她——

    “楊剛今晚的朋友裡剛好有個醫生,你讓他瞧瞧再去休息吧。”是蔣軒,她的救命恩人。

    杜依菲搖搖頭。“不必了,我沒事,洗個熱水澡睡一覺就會好了。謝謝你!找時間再讓我報答你的恩情。”

    蔣軒摸摸鼻子笑了。“舉手之勞而已。”

    她定定地望著他。“所以,你不願意讓我請你吃飯?”

    “有美女請吃飯自然是願意的。”

    “那好,說定了。”杜依菲一笑,轉身回艙房。

    她走得很慢,每走一步就覺得身子又更沉了些。剛剛在海中就覺得腳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咬了,而此刻她的小腿依然隱隱作痛,不過跟疼到腦袋快要裂開的頭痛相比,這真的不算什麼。

    關海晨看見杜依菲獨自離開的背影,輕蹙起眉頭,正想把懷中的戚柔安給放下,她卻緊緊抓住他的手臂。

    “你可以送我回房裡嗎?我好害怕……”戚柔安蒼白不已的面容盡是哀求。

    “已經回到船上了。”她究竟還在怕什麼?

    “有人要害我!我是被人給推下海的!”她哭著叫出聲。

    “你說什麼?”關海晨的眼一沉,墨黑的濃眉高高挑起。“說清楚!怎麼回事?”

    被他這冷冷一瞪,戚柔安的淚更是滾滾而落。“我當時就站在杜依菲身邊,然後不知怎麼了,有個強大的力道就從後面把我給推下去……”

    “當時那裡還有其他人嗎?”

    “那裡只有我跟杜依菲……我本來以為是她推我下去的,可沒想到她也掉進海裡……”

    楊剛走過來,一臉歉然。“關老弟,是真的有人把她們給推下海,我正派人把整個遊艇搜尋一遍,務必會給你個交代。”

    關海晨本就冷峻的臉龐像是瞬間結了冰。“你的意思是在這艘遊艇上有人想要害她們?包括依菲?”

    “據汪娟娟幾個目擊者所言,應該是這樣,就不知是哪位和誰結了怨,這仇便尋到我船上來了。”

    聞言,關海晨把懷裡抱著的女人直接送到楊剛懷裡。“你找人照顧她,我去看看依菲。”

    “關海晨!你……”戚柔安沒想到自己會像被扔包只似的被丟到另一個男人懷中,忍不住想喚他回來。

    “別叫了,這樣很不矜持!”一道冷冷的嗓音插了進來,正是關家議親的另一戶人家,香港建築業千金高雨薇。

    她高傲地走過來看著戚柔安,戚柔安正扭著身子讓楊剛將她放下,她便上上下下把她打量個遍。

    “嘖嘖,看你這可憐兮兮的樣子,妝都花了。換成是我,早就跟杜依菲那樣早早閃人了,還在這撒什麼嬌呢?關少爺若是連自己帶來的妹子都漠不關心,眼底只有你這個女色,那也太無情無義,你說是吧?戚大小姐。”

    “說什麼呢!要是你也遇到這麼可怕的事,只怕比柔安哭得更凶!”汪娟娟忍不住跳出來說話。

    人家歷劫歸來,撒個嬌也是應當的,你不關心也就罷了,還在旁邊說風涼話?”

    “你——”

    “好了!別吵了!兩位大小姐,都回去休息吧!今晚所有的男人都幫淑女們值夜班,沒找到犯人前不要睡覺,我已經報了警,警方到了之後大家記得配合調查……”

    樓梯間的地毯上有一小滴紅色血液,真的是一小滴,還帶著一小塊的濕,沿著二樓往上,又看見一滴血,走幾步路又一滴,清清淺淺的,沒特別注意很可能就忽略了它。

    關海晨的眼皮跳了跳,腳步從方才的疾風勁走,轉為極度緩慢的優雅,跟著那一滴滴在深色地毯上並不太顯眼的血珠走,一直走到一間VIP艙房前,他的腳步頓住了,瞪著門板,一股怒氣隱然成形於眉眼之間。

    她……受傷了?

    他知道這間艙房裡頭住著誰,因為他的房間就在她的隔壁,因為她是他親自帶上船的。

    長指急速敲著門板,久久無人回應,按了門旁的電鈴依舊沒人搭理他,關海晨的眉頭緊蹙,心裡有些悶有些急,正考慮要揚聲喊人或乾脆破門而入時,艙房裡頭傳來了一聲——

    “是誰?”

    “我,關海晨。”

    “有事嗎?”

    “把門打開。”

    “我在洗澡,不方便。”

    “我在房裡等你,你可以慢慢洗,洗完再出來。”

    杜依菲沉默著。她是真的在洗澡,但不想見關海晨也是真的,至少今天晚上她不想見他。

    “你如果不開門,我不介意把這門撞開或拆掉。”

    關海晨的嗓音很冷卻溫和,像是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但她知道他說到必定做到。

    打開門,淡淡的香氣襲來,杜依菲的長髮還滴著水,身上只套了件白色浴袍,性感迷人是其次,他只注意到她的面容很蒼白。

    “到底有什麼事這麼急,需要你關大少撞門拆門的,非要見到我不可?”仰頭對上關海晨打量的目光,她微微紅了臉,卻沒避開。

    “你打算讓我一直站在門口?”

    她咬咬唇,盯著他瞧,想試看看他身上無敵強烈的冷氣場,是否依然強大到她招架不了的程度?

    他冷冷瞅著她,她卻無法冷冷地瞪回去,除了身高的差距,也不知為什麼,她打小就有點怕他,雖然她見他的次數真的不算太多,但每次他瞧著她,她就會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外加眼神飄移。

    果然,就算她已經從十四歲長到二十八歲,從一個小女孩長成一個小女人,這位大哥哥對她而言還是很尊貴強大的存在,不管她在人前是如何的專業有自信,骨子裡,在他面前,她永遠都還是那個會乖乖聽話的小女生。

    杜依菲終於側身讓他進門,關海晨一進門便把門給關上,還上了鎖。

    不只如此,他高大偉岸的身軀還緩緩朝她逼近。

    “你……要幹麼?”她邊問邊退,直到她的腳撞上身後的東西,突然痛呼出聲跌坐在大床上。

    關海晨蹲下身,也不說話,伸手便捉住她床邊的腳。

    “你到底想幹什麼?”杜依菲下意識要縮回腳,總覺得他這樣的動作實在太過親密,可他卻扣住她的腳踝,不讓她抽回去。

    “不要亂動。”他把她的腳輕輕往上抬起,果真在她雪白柔嫩的小腿上見到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痕。

    長長的傷口不深不淺,像是被硬物給割傷,四周還有一些細細碎碎的傷痕,看起來倒像是被指甲抓傷的。

    方才夜色昏暗,亂成一團,她又走得那麼急,要不是他馬上跟過來,恐怕這丫頭受傷了也不會跟他說,光想到這一點,他就很難不生氣。

    “為什麼不說?”

    “說什麼?”

    “你受傷了!還有,你是怎麼落海的!”竟然有人膽敢在船上企圖傷害她,如果她真的因此有什麼三長兩短……

    杜依菲眨眨眼,很無辜地微勾唇角。“我有機會跟你說話嗎?你不是現在才出現在我面前,而且是在我正在洗澡的時候?”

    聽起來,她是在怨他……

    關海晨揚眸。“你在生我的氣?”

    “沒有。”她把臉擺正,波瀾不興。

    這模樣,他見過,是小女孩在鬧彆扭卻死不承認的模樣。雖然她比以前長大了許多,可這神情姿態卻是他曾經熟悉的。

    有多久不曾這麼近距離的看著她了?這個小時候每次見到他總會刻意躲起來,卻又在一旁偷瞧他的丫頭,竟然越看越美了。

    “你在氣我沒有去救你,而去救戚柔安?”他不愛解釋,對於無關緊要的人心裡是怎麼想的,他壓根不會在乎,但面對必要的人,他喜歡把事情說清楚講明白。

    她眉眼更淡了。“我說了,我沒有在生你的氣。”

    他看著她淡漠的臉,雖然平日她對他一向說不上熱情,可絕不是這樣的冷漠,即便上回在沈鏡飛婚禮上,他故意拖延時間不下海救人時,她也不曾用這樣的神情面對他。所以……她的確是在生他氣吧?

    “我跳下海時,蔣軒已經先抱住你了。”

    “你不必跟我解釋。”她淡淡扯唇。“不管怎麼樣,像我這樣的美女有很多人會搶著救,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嗎?”

    她的額頭在冒汗,臉色看起來更蒼白了,怎麼看都不像是好好的樣子。

    “我去拿急救箱過來。”他起身要走。

    “不必了。我想睡了。”

    “你不聽話的話,整夜你都別想睡了。”撂下狠話,正要開門,門板上卻傳來敲門聲。關海晨皺眉問:“哪位?”

    門外的人聽見他的聲音,似乎也是一愣——

    “是我,蔣軒。”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

    本來這篇後記想出去玩回來再寫,順便把遊記寫上來,可又怕這一玩玩瘋了,忘記寫這本書的戚覺,所以就在上海行之前先來寫點。

    這本《專屬依戀》是以桐為名的第一百二十八部作品,上本書《流浪愛情》是第一百二十七部作品,也是桐創作滿二十一年的作品,大概是太忙了,上本書竟然忘記在後記記錄一下,現在補上。

    若要以系列冠之,那《婚約繼承人》、《愛不單行》、《流浪愛情》和這本《專屬依戀》應該算同一個系列,但每本都可獨立閱讀,所以大家可以挑自己喜歡的開始看,慢慢享用。

    不久前,桐在臉書辦了這系列大家最愛順序排行榜的小活動。《婚約繼承人》和《流浪愛情》是大家都比較愛的。《愛不單行》也有讀者放在第一位,還有讀者買了卻還沒看……總之,雖然回答的人數不算多,可是參加的人都把自己喜歡某本書的原因寫出來,桐看的心情也很好。

    作者在創作每一本小說時,其實心情上都不太一樣,因為男女主角的個性不一樣、職業不一樣,在要為他們配對時總會考慮很多,像是相遇的場景啦,動心的撞擊點啦,最大的重點就是要有火花,他們的對手戲要有火花,需要很多背景去陪襯,這就是男女配角最大的用途了。

    這本《專屬依戀》,桐用一連串的事件來貫穿整個故事,相信會給大家不一樣的愛情戚受,雖然寫得很累,也寫得很愉快,因為這些事件讓關海晨發現自己對杜依菲的在意與心動,但卻把依菲給折騰得很慘。(十幾年以前,這種折騰女主角的事,在桐筆下大多是男主角會做的事,所以桐寫壞男人也是出了名的,哈哈。)桐的死忠粉絲都知道,桐極少在後記裡寫男女主角的心情與戚情,這個後記一樣不會寫,哈哈,但怎麼說呢?桐可以說自己很愛關海晨嗎?都快心疼死他了……唉,就此打住。

    噢,還有,這本書有一個場景是桐好愛好愛的……

    大家來猜猜看?

    到時在臉書辦個活動來玩好了。

    先這樣嘍,等桐去上海玩回來,會補上遊記一篇,順利的話會一起附在書上,希望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嘍。

    吃喝玩樂上海行

    在大陸劇裡看過數十次外灘夜景,當真是讓桐非常神往,所以這次臨時安排到上海玩,唯一的重點就是外灘,想當然耳,選一間可以看見江景的外灘飯店絕對是此行第一任務。

    旅行之於桐,吃好住好幾乎就可以代表玩得好,如果吃不好住不好,就算那次的旅程安排得多豐富,恐怕都會留下很大的遺戚,所以硬著頭皮也要訂上國際五星級酒店入住。

    上海五星級酒店真的應有盡有,五、六千元以上到兩萬元左右,任君挑選,再加上現在網路訂房超級發達,訂了還可以在入住當天三點以前取消,完全不用支付任何費用,簡直讓人無法想像的美好,然後桐的機票飯店都在網路上搞定,效率好到爆。

    基本上,上海國際五星級飯店在硬體上都有一定的水準,但在人員素質上卻有很大的落差,這是桐這次上海行深深感受到的。

    某天的早餐,桐在拿起餐臺上的酪梨時,發現摸起來粗粗的像沒洗過,回到座位上便拿紙巾擦了擦,沒想到竟然可以擦出黑黑的痕跡,當時桐很錯愕,瞪著那個酪梨好一會,便決定去找站在一旁聊天的餐廳主管。

    以下是我們的對話——

    桐:“請問一下你們餐廳的水果有洗過嗎?”

    女主管:“有的,我們的水果一定有洗過。”

    桐拿出剛剛擦到黑黑的紙巾遞給她看。“洗過的水果,怎麼擦起來還黑黑的?”

    女主管很隨意地看了紙巾一眼,搖搖手。“這個部分我不清楚,但我保證水果是一定有洗過的,你先吃吃看,如果你吃了有什麼問題,我們飯店保證一定會負責的!”

    桐無言地看著她,臉上三條線,完全不敢相信這是五星級酒店主管級對顧客的回應。明明拿證據給她看,這顆水果沒洗乾淨,她竟然要我先吃吃看,有問題他們一定會負責?她完全沒有道歉,沒有歉意,也沒有馬上要處理的意思,而是要我把一顆根本沒洗乾淨的水果吃下肚……

    真的,難以想像。

    大陸硬體建設之快速,高大上,公車地鐵高鐵之便捷,計程車叫車系統之先進,真的很讓人佩服,可住一次五星級酒店,就會讓人徹底無言,這間飯店基本上桐會打九十分,可因為遇見這樣一個主管,就會把它打成不及格,因為一整個體系的管理系統出了問題,才會任用這樣的主管來管理飯店的餐飲。

    不好的說完,來說點神奇的。

    給要去大陸玩的朋友們一點建議,就是走到哪都要注意一下該觀光景點的微信掃一掃加關注活動,千萬不要略過它,否則一定會後悔莫及。

    某天去蘇州奕歐萊OUTLET逛,它們有一間很大的奕歐萊會員中心,那裡有免費充電插座和寬敞舒適的休息空間,而且整個OUTLET都有免費WIFI可以使用,但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只要遊客當場用微信關注奕歐萊免費加入會員,就可以獲得五十元代金券一張。

    五十元代金券,是台幣兩百五十元,完全沒有任何限制,只要我們去餐廳消費就全部折抵,如果是當月生日會員還可以領一張九折券,桐那天和朋友在奕歐萊的紫色蒜頭吃一頓晚餐,足足省下快三百五十元台幣,等於有一道三杯雞是免費送的,而我們只是用微信點一下關注而已,這真的是大陸才會發生的神優惠啊。

    不只如此,當地的滴滴打車APP常常推出計程車優惠,有時候叫車搭一趟還完全免費,沒事也給你打個七、八折,有沒有很神奇?去百貨公司的餐廳消費也要記得微信關注一下,馬上可以省餐費,千萬不要在這個時候發懶啊,只要動動手指頭就可以省下一筆錢,保證大家都會吃得很開心喔。

    桐這次去上海真的走了很多路,不過也真的是用腳行深入當地生活中,這樣的玩法是桐近來特別愛的,大陸尤其適合,因為沒有文字語言的隔閡,有問題問就對了,不管對方臉色如何,總是會張口回答你的。

    住外灘,卻搭計程車到對岸的陸家嘴國金匯大樓吃飯(因為城陸廟附近的人真的多到爆啊!),用完餐後便慢慢走到碼頭去搭船,鹹受一下搭船到對岸外灘的FU,只要台幣十元。

    從上海到蘇州,這次桐選擇搭高鐵,兩百元台幣,車程二十五分鐘就到了,比搭計程車快很多又省錢,不過也真的見識到了上海火車站之大啊,光買票提著行李上下樓梯,再回到搭車處排隊搭車,總共也要耗上一個小時,真的是很艱巨的任務。

    另外,這次桐到蘇州也搭了好幾次地鐵,也就是捷運,真的超方便又便宜啊。來了兩次蘇州之後,桐真的覺得只要備好可以上網的手機,下載好百度地圖及蘇州好行APP,再買一張蘇州市民卡,真的就可以自己亂亂玩了,保證不會迷路……

    總之呢,桐是越玩越有心得啊,哈哈。

    大家都問桐走這麼多路有沒有變瘦?(平均每天走路走上三小時是一定有的)其實沒有,因為走很多路就會吃大餐,根本抵銷,哈哈。

    結論是,外灘超美的,黃昏待到晚上,是桐覺得最美的時候,如果人不是多到爆的話,那就更美好了。

    嗯嗯,突然發現可以寫的東西還很多,寫都寫不完啊,剩下的大家就去桐的臉書看吧。桐會把去玩的照片P0上,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去逛逛喔。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x
floriehk

TOP

:)

TOP

Thank you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謝謝

TOP

3q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