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雨桐《婚約繼承人》


出版日期:2016-02-02

這女人真的很美,比征信社送過來給他的照片還美!
微尖的鵝蛋臉,紅艷嫩軟的雙唇,
晶亮有神的明眸大眼,再加上那豐胸俏臀細腰……
可惜美得太過野性放肆,一點都不像賢妻良母的典型!
這女人能夠通過爺爺的考核,成為他孔玉風的妻子嗎?
連他自己都感到懷疑……

孔玉風,這個高傲自戀冷漠又嚴肅的孔家繼承人,
臉龐如雕刻般分明,宛若來自中古世紀公爵,
看似高高在上又冷酷無情,卻擁有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自認對高富帥免疫的藍旋夜,
光第一眼便被這男人定住了,真是見鬼了……
難不成這就是人家常說的「一見鐘情」?
可這孔家繼承人當真以為他是皇帝在選妃嗎?
想當他的妻子,還得過五關斬六將?!
難怪他費盡心思花重金來拐騙她,她根本是上了賊船……


第一章
    藍家挑高的大廳裡,水晶燈在白日裡也閃著晶瑩的光亮,一位突如其來出現的貴客,讓藍家上下呈現一股略帶緊張且暴風將至的氣氛。

    那男人,微鬈的短髮服貼著,臉龐如雕刻般分明,高大英俊冷漠,宛若來自中古世紀公爵,看似高高在上又冷酷無情,卻擁有一股非常致命的吸引力。

    藍旋夜的目光第一眼便被這男人定住了,那對她而言是前所未有的體驗。

    多有名的畫家、作家、藝術家,她以為自己早對高富帥的男人免疫,可眼前這位卻讓她在門外看見他的第一眼便心跳加快,至今未曾平息。

    真是見鬼了難不成這就是人家常說的“一見鍾情”?

    藍旋夜瞬也不瞬地看著他,同時,男人也依舊用他那雙深黑的利眼,近乎是放肆地審視著她,可他全身上下散發出來的還是那樣的尊貴和高傲,半點沒因他那失度的舉措而感到抱歉或回避。

    這女人真的很美,比征信社送過來給他的照片中還美。

    黑色絲質緊身上衣下的胸口似乎因紊亂的心思而起伏不定,纖細腰身下的水藍色波西米亞長裙,並沒有遮掩住她性感雪白好看的小腿和那先天迷人又戴著細鏈的腳踝,長長鬈鬈略帶紅褐色的發恣意地散落在肩上胸前,讓她整個人就像團迷人的火焰。

    微尖的鵝蛋臉上那紅豔豔的唇,豐軟柔嫩,形美而色佳,明眸大眼晶亮有神,再加上她那豐胸俏臀細腰,只要見過她的人絕對不會否認眼前這女人絕對是百分之百的美女尤物。

    真的,美得太放肆了,也太野性了……

    男人的眉頭有點不太滿意的輕蹙,薄唇更是不經意地抿成一道直線。

    藍旋夜見狀,不由挑高了眉。

    現在,究竟是什麼狀況?這男人近乎挑剔的不滿眼神當真讓她有點惱怒,要不是她一向是走冷傲美女路線,她真的差一點就暴跳起來扯住這男人的衣領質問他究竟是哪裡有病了……

    幾分鐘前說要來談兩人婚事的人是他,現在皺眉像是對她十分不滿的人也是他,她藍旋夜究竟是招誰惹誰來著?

    幸好藍母及時出現,男人一見到長輩,姿態優雅地半鞠了身子。“藍夫人,我是孔氏家族孔森的孫子,孔淵的二兒子,孔玉風。”

    這種連誰家的孫子都拿出來當自我介紹詞的人,藍旋夜還真是第一次見,她想笑,抬眼卻看見母親臉色蒼白,不由地皺眉。

    藍母聞言一震,有點被驚嚇住。“你……姓孔?”

    “是,藍夫人。”孔玉風斂眼回應。

    藍母看著眼前這個身高約莫有一八五,高大英挺修長又優雅尊貴的男人,終是斂去內心的激動,讓自己的心慢慢平靜下來。

    “請坐,孔先生。”

    “夫人叫我玉風就好。”孔玉風見藍夫人就坐,自己才找了個位子坐下來。

    管家親自送上熱茶,淡淡的薄荷香氣彌漫在有些清冷的空氣中。

    藍母看著依然站在窗邊的藍旋夜,一時之間還真不知該叫她離開還是一起入座的好。

    知女莫若母啊,要是旋夜知道接下來她和這位孔先生要談論的事,恐怕免不了要對人家冷嘲熱諷一番。

    可眼前這位孔氏子孫,儀錶出眾,氣質更是上上之選,不管橫看豎看都是世間難得的極品男!

    先別提女兒至今一個男人都沒帶回來見過,都已經二十九高齡了,連個交往的物件也沒有,如今有個現成撞上來的男人,說什麼她也不想讓女兒把對方給嚇走。

    藍母端起一副慈母臉。“我說女兒啊,你剛剛不是要出門去辦事嗎?怎麼又繞回來了?”

    藍旋夜微微一笑,柔聲道:“因為這位元我不認識的男士突然出現,跟我說要談他跟我的婚事,我能不進來旁聽嗎?不然怎麼被賣掉的我都不知道。您說是吧?親愛的母親大人。”

    噢,這麼有禮貌的女兒,怎麼一點都不讓她感到舒心啊?藍母眼皮跳了跳,又笑。“你去忙你的吧,這兒暫時沒你的事,等媽確定有你的事了之後,再跟你說也不遲。”

    藍旋夜乾脆走到兩人之間坐下,端起茶喝了一口。

    “你們談吧,可以當我不存在,我保證我不會插嘴……在你確定賣了我之前。”

    “旋夜,你聽話,就聽一次……”

    “藍夫人,就讓她在旁邊聽吧。”孔玉風淡淡地打斷了藍母的勸說。“畢竟我要談的是我們的婚事,她遲早要知道的。”藍母看看女兒,又看看這男人,終是點點頭。“那好吧,你可以說出你今天來的目的了,不過在你說之前,有件事必須讓你知道——當年先夫離家出走時,曾說過以後藍家家族的事情一概不過問也不繼承。”

    “藍夫人,這事玉風知道。可不管如何,百年前先袓與藍家先袓訂下的婚約,因幾代下來兩家皆出男丁而一直無法實現,直到這一代藍家出了三女,這場婚約才得以落實,爺爺說了,無論如何都得慎重再慎重。如今藍家三叔的女兒藍曉曉已滿二十,正是為我孔氏子孫選妻的時機,又值爺爺即將八十大壽,爺爺希望這個婚約可以在他八十大壽時宣佈並著手辦理,喜上加喜。”

    藍夫人看了女兒一眼,見她聽到現在都還沒跳起來把人轟出去,這才稍稍安下心,慈笑道:“孔家要和藍家履行百年前的婚約,打算在這一代三個藍家女兒中選一個,這自然也無可厚非,不過我剛剛也說了,先夫之前就放棄了藍家所有繼承權,所以關於這個婚約……自然也跟我們沒有關係,何況先夫的兩位弟弟也都各生了一個女兒,孔伯伯要從中選一個孫媳婦並不難,不是嗎?”

    “藍夫人,爺爺的意思是為求公平起見,藍家這一代三個女兒都應該有相等的權利來參與這次的選妻,畢竟我們孔家和藍家這幾代甚少聯絡,關係並不密切,對三位女兒的各方面都不是很瞭解,既是百年來才能履行的婚約自然該審慎待之,所以希望藍冬、旋夜和曉曉都能前來孔家作客,參與這場婚約繼承人的選拔。”

    藍旋夜挑了挑眉,她沒聽錯吧?不是她的耳朵有問題,就是這個男人的腦子有毛病!

    “你們孔家當自己是皇帝嗎?我們幾個藍家女兒還得進宮選妃?真是夠了!你們私底下挑挑揀揀也就罷了,反正沒人知道,現在這出是在演什麼?”

    藍母伸手拍了拍女兒,婉轉地介面:“這位先生,我剛剛好像聽你介紹說你是孔家的二兒子?所以,你們孔家這一代有兩位男丁,照理說繼承婚約者應該最年長的那位……”

    “沒錯,理應如此,但我大哥孔玉書兩年前出了意外墜海,雖未尋著屍體,可法院已判定死亡,所以我是這一代唯一的孔氏繼承人,也是孔家和藍家的婚約繼承人。”

    “那你就在二叔跟三叔的女兒中挑一個就好了,還辦什麼選妻會?”藍旋夜忍不住插嘴,卻意外對上男人極其冷酷又嚴肅的目光,害她心一縮,莫名有點怯場。心跳還是快,根本越來越快……

    在他那近乎挑剔的目光下,她好像變成一個不懂事又只會鬧性子的孩子……

    “藍夫人,你該知道這場選妻會事關重大,爺爺不希望你們輕易放棄自己的權益。或者應該這麼說,正是因為藍伯父當年放棄了權利,所以爺爺才非得辦這場選妻會,來讓藍家三兄弟的女兒公平競爭。

    “藍二叔和藍三叔兩家為了婚約繼承人的位置早已爭鬧多年,爺爺一直沒訂下來也是因為顧及您和旋夜這一家……您該懂我的意思。”說著,孔玉風站起身。“我想藍夫人應該有很多話要跟旋夜說,我們今天就先談到這裡吧。”

    藍母看著孔玉風起身,自己也站起身送客。“謝謝你過來跑一趟,我會和女兒談談的,雖然我並不認為事情會有什麼太大的改變。”

    孔玉風淡抿一笑,若有所思地看了依然坐在沙發上的藍旋夜一眼,藍母見狀,連忙伸手把女兒從椅子上拉起來。“女兒,幫我送一下貴客,我頭疼。”

    藍旋夜偷偷瞪了母親一眼,一轉頭卻很大方地沖著孔玉風甜甜一笑。“我送你吧,孔先生。”

    孔玉風淡點一下頭,尾隨藍旋夜走出藍家別墅。清風拂面,被染上金黃夕照的天空豔麗非常,此時藍旋夜剛好轉過身來,巧笑嫣然地看著他——

    “您慢走啊,孔二少爺,這應該是我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見面了。”

    孔玉風瞅著她,薄唇一抿,眼角微微上揚。“不要隨便說出你以後可能會後悔的話,藍旋夜小姐,我們很快便會再見面的。”

    他微微欠身與她道別,長腿邁開走向他的座車,很快消失在她的眼簾。

    藍旋夜就站在原地看著他走,空氣中還飄散著剛剛那男人身上極淡卻好聞的古龍水味,要不是如此,她真要以為方才的相遇與對話只不過是一場夢。

    “寶藏?”

    “是的。”藍母點點頭。“聽你父親之前提過,百年前,藍家和孔家的袓先因為一起考古而挖掘到巨大的寶藏,當時時局動盪不安,那寶藏太大了,大到如果讓任何人發現都可能引來殺身之禍,兩家的袓先們便決定先不把寶藏取出,並秘密找人設下機關,尋法師設下咒術,將這批寶藏的入口給封了印,兩人並在袓宗們的牌位前立下毒誓,在有生之年絕不會起貪念將寶物據為已有……

    “兩家的婚約便是在此時訂下的,約定好這個寶藏只能由兩大家族所選出的婚約繼承人所生的第一個小孩來繼承,而能解開封印的密碼便是兩家人所生下的骨肉之血。”

    藍旋夜咬了一口蘋果,又喝了一口茶,這明明是“古人”的故事,卻偏偏跟她扯上了關係,越聽越玄。

    “這麼神?真的假的?天底下真有咒術和封印這種東西?那孔藍兩家的後代有沒有試過去偷偷打開這個封印呢?像是隨便滴一滴血什麼試試?”

    藍母瞪了她一眼。“你以為這麼容易?藍家和孔家的袓先把藏寶地點的線索一分為二,各執一份,並將寶藏地點的線索傳給家族選出的婚約繼承人,必須將兩份線索合而為一才能夠解開謎底,找到寶藏。你當阿貓阿狗都知道在哪裡?還有,別這麼胡說八道!這世上你不知道的天地鬼神多了去,不知道不代表它不存在,就算不相信它也不要故意去忤逆它,知道嗎?”

    藍旋夜一笑,又咬了一口蘋果。“好,藍夫人你繼續。”

    藍母又瞪她一眼。“什麼藍夫人?我是你媽。”

    “好好好,媽媽,你繼續。”

    藍母喝了一口水繼續說道:“這怕是天意弄人吧,婚約定下後,偏偏百年來兩家族人都只生下男丁,雙方只能繼續由各自的當家主事者保管藏寶線索,由於所有人都不知道寶藏的下落,婚約就這樣一代代傳下來。你父親是藍家長子,所以當我確定懷上女兒時,你父親這才告知我這個傳說,不過當時你父親已離開藍家多年,後來又意外過世,我便漸漸忘了此事。

    “照理說,婚約大都應由長子來繼承,你父親是上一代藍家長子,你身為藍家長子的女兒,應該就是這個婚約的第一順位繼承人,可當年你父親離家出走,說好藍家家族的事一概與他無關,願意放棄一切繼承權,藍家族人自然便把你剔除在這個婚約資格之外……孔家爺爺算是有心,說是要公開選妻,給了你一個公平的競選機會,畢竟你父親選擇離開,並不代表他可以代你放棄婚約繼承人的資格……”難怪那男人說此事事關重大,真的很重大,因為這場婚約的真正背後意義,代表著繼承者可以擁有巨大的財富。

    “女兒啊,你有興趣嗎?”藍母小心翼翼地看著她。“先不說什麼巨大的財富,光看這個孔玉風,外型高大俊美氣質尊貴優雅,說樣貌有樣貌,說錢有錢,說學識有學識,上哪兒找這樣的男人,對不?”

    “藍夫人,你連人家的職業都不知道就把人家誇上天啦?”

    “藍夫人的女兒,身為孔家繼承人,就算他之前是在路邊行乞的都沒關係。”

    “嘖嘖嘖,有人像你這樣挑女婿的嗎?現實!虛榮!”

    “去!”藍母沒好氣地打了一下女兒的手。“你當真以為我沒問啊?孔玉風在被接回來之前,是在美國做建築設計工作的,對孔家來說,他學的是本業,事業交給他再適合也不過!說起來這孩子的母親還真是有先見之明的……怎麼樣?夠棒了吧?根本沒得挑好嗎?”

    啃完蘋果,藍旋夜動手開始剝橘子,柑橘的清香瞬間充斥在微涼的空氣中。

    “不否認,是個極品,不過……我應該找人去查一查他是不是整過容,臉長得可以跟名師雕刻出來一樣,卻不會笑,你沒瞧他那嘴角一掀,臉皮卻動也不動一下……”

    “你這究竟是贊人家還是眨人家啊?”藍母聽得一頭霧水。

    一瓣香橘入口,藍旋夜被酸得微眯了眼,突然問道:“藍夫人,你想變成大富婆嗎?”

    又喊她藍夫人!她是學人家說話說上癱了是不?

    藍母見她吃香橘吃得歡,從她手上搶了一瓣入口,酸得她趕忙吐了出來,又喝了一口茶,才道:“其實我們生活的已經夠好了,你哥哥穆白在法國工作待遇很高,你開的小畫廊也算經營得還可以,就算沒有那個寶藏,我們藍家也衣食無缺,日子過得快快樂樂的,只是……你看不上孔玉風?像他那樣的男人你還瞧不上?真的沒有一點心動的感覺?你是眼睛長到頭頂上去了嗎?還是你根本愛的是女人?”

    藍母越說越心驚,還真的有點開始懷疑起女兒的性向來,眼珠子不由得在女兒穠纖合度的身子上轉啊轉的。

    藍旋夜只是微笑,把最後幾瓣橘子塞進嘴裡,拍拍手起身。“放心,你女兒我愛的是男人,只不過一般的男人你女兒是瞧不上眼的。”

    “那孔玉風呢?”

    “嗯,還不錯。”至少她一遇見他就心跳失速,老實說至今為止,這世上還沒有哪個男人讓她的心跳得這麼快過。

    一聽見女兒說還不錯,藍母興奮的一把抓住她的手——

    “所以你決定了?要去參加孔家的選妻會?”

    藍旋夜看著藍母似笑非笑。“哇,藍夫人兩眼發光啊,果真寶藏的威力還是很強大的。”

    “去去去,說什麼呢!我這不是興奮終於有人可以入得了我女兒的眼,才這麼激動的嗎?”藍母把她重新拉回沙發上坐下。“快跟媽說說,你真的決定要參加選妻會嗎?”

    “我會考慮。”

    “那你有幾成把握可以入選?雖然你父親很早就離家出走,可我對藍家兩位小叔還是有點關注的,聽說藍家這一代出的女兒個個是絕色,你在三個人之中算是最老的……”

    “媽媽,我這叫成熟有風情好嗎?”

    “不就是比較老的意思嗎?這男人哪一個不喜歡吃嫩草啊?連牛啊羊的都會選嫩草吃了,何況是男人?唉,老實說,你還不一定選得上呢……孔玉風的條件那麼好,未必看得上你……”

    孔玉風是未必看得上她沒錯,孔家一開始便打著公開選妻的旗幟,來選出藍家這邊的婚約繼承人,她可不會天真的以為孔玉風是那種愛情至上的男人,瞧他那張冷酷且雕刻分明的側臉,可以看得出他性情定是嚴肅而高傲,要的女人對他而言也只不過是出得了廳堂、進得了廚房,又可為他生兒育女的用途吧?

    那樣冷漠高傲的男人會相信愛情嗎?或者應該說,他會真心愛上一個女人嗎?就像她藍旋夜,又會真心愛上一個男人嗎?

    是啊,她是為了這男人心跳加速,但那又如何?要說那是愛情,還不如說是一種男人女人之間的性吸引……

    藍旋夜在畫布上落下最後一筆,那是這幅畫中最重要的靈魂一筆,因此她特別的專注且小心翼翼。

    對她這個打小便習畫的女人而言,畫畫對她來說約莫等於日常生活中的一項娛樂,就像有人用看書、彈琴來打發時間一樣,她也是用畫畫來消磨時間,充實孤單的靈魂,但就算是如此,她還是希望手上的每一幅畫都可以臻于完美,算是她的自我要求。

    可能因為她真的太過專注在這最後收尾的一筆,所以當一個沒預料到會出現在此處的身影突然出現時,藍旋夜手上的畫筆一個沒拿穩,竟掉落在地上,而在它親吻到綠色的草地之前,它先親吻到的其實是藍旋夜那張差一筆便完成的畫作,接下來是她的白色波西米亞長裙,再來是她光裸在草地上的腳丫子……

    一句英文髒話很自然的從她口中逸出。

    冬天的太陽很溫暖,午後的微風也是一樣的溫柔,這女人就坐在陽光下畫畫,一頭微紅鬈髮在風中輕蕩,白色長裙下的赤裸雙足瞧起來格外的雪白纖細而迷人,這樣的藍旋夜就像是從畫裡走出來的精靈一樣……如果她沒有飆出那句髒話的話,一切看起來都很完老實說,比起那日她那豔麗尤物般的美,她專注畫畫,赤裸著雙足,與草地藍天陽光幾要融成一體的模樣更加吸引了他……如果她沒有飆出那句髒話。

    孔玉風挑了挑眉,唇角不自主微掀,那副酷斃了的俊美天神模樣,在陽光下依然閃閃動人。

    藍旋夜看著他,他也看著她,就像第一次見面時一樣,他們總是在第一時間近乎沉默地打量著彼此。

    站在陽光草原上的這男人,依然一身西裝筆挺,那天生的好骨架應該可以讓每件衣服穿到他身上都顯得高貴而耀眼,就像他那雙微眯深邃的眼,不管盯上什麼都會被他吸引過去一樣,高傲又迷人。

    她很難不被這男人深深吸引住……

    心跳又加快了,而且紊亂……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我想要找的人從來沒有找不到的,除非我根本不想找。”

    根本就是找人跟蹤她吧?說得這麼好聽!

    害她被他的出現驚嚇到失魂落魄的……

    藍旋夜有點狼狽地別開眼,彎下身想用手把腳背上被彩筆染上的髒汙給拭去,卻聽見男人朝她走來的腳步聲,再來是一旁的窸窣聲,接著這男人高大的身軀便半蹲半跪在她面前,擋去了陽光的同時,一隻大手已執起她一隻雪白的腳丫,輕輕地擱在他的大腿上。

    “你幹什麼……”她微詫,一驚,便要縮回自己的腳丫子。

    “別動。”孔玉風輕握住了她,沾過水的紙巾落在她的腳背上,他溫柔的替她拭淨了髒汙。

    哪有人家這樣的……他有必要做到這樣嗎?跪下來幫她檫腳明明該像是僕人,他卻依然尊貴得像是王子在幫公主穿玻璃鞋那樣……

    她的心都要跳到喉嚨了。

    藍旋夜覺得自己的臉好熱,像是被陽光烘烤過。

    “很漂亮。”

    “什麼?”

    “你的腳很漂亮。”

    這男人說這話時,不疾不徐,溫柔持重,半點也沒輕佻的意味;可就因為這樣,讓她發愣半晌後才後知後覺的感到害羞不已,一句話都答不出來。

    他的大手還執著她的腳丫,厚實的掌心貼在她略微冰涼的腳上,溫溫熱熱的感覺讓她的心也開始酥麻……

    藍旋夜忙不迭把腳從他手中抽回來。“你這個人……說什麼呢!”

    因為慌亂,她跌跌撞撞的起身,一個勁兒往後退,撞上了身後的畫架,砰一聲畫架被撞倒,她連人也差一點跟著往後倒,一隻手及時伸出抓住了她的手腕,微微使力便將她拉進懷中。

    她真的是跌進他懷中的,說撲進也可以,驚魂未定的,她那漂亮的鵝蛋臉便撞上了他硬死人的胸膛。

    撲通撲通,她又聽見那該死的心跳,不過這會兒好像不是她的,而是他的,她羞得又想退開,一隻大手卻撫上她的後腦勺,將她的臉重新輕輕地按壓在他懷中不讓她亂動……

    “藍旋夜小姐,你鎮定點,你剛剛慌亂的表現,一點都不像是一個二十九歲的輕熟女所會展現出來的樣子。”音調很冷、很嚴肅,雖然他抱著她的舉止是親密的,可這很顯然不是因為他想要跟她親熱,而是用一種他獨特的方式讓她可以安靜下來,而不再毛毛躁躁。

    真的,她可以感覺得出來,這男人現在又在挑剔她不夠成熟穩重了,他對她的一切似乎都不太滿意。

    她很努力的在他懷中深呼吸了兩次,希望自己可以別像暴走的兔子般想跳起來咬他的耳朵,因為她真的太生氣了,就算這男人總是一副八風吹不動的死樣子,可他隨隨便便的一句話,一挑眉、一抿唇,都可以惹怒她的神經,讓她好幾次都差點上演大暴走。

    她可是男人眼中的大美女藍旋夜啊,她不只美麗,還精明幹練,更被評為史上最年輕多元的藝術家,她隨手畫出的畫隨便往畫廊上一掛,就可以讓她的銀行帳戶裡多一筆六位元數以上的存款。

    這男人算什麼鬼啊?竟敢三番四次的挑剔她?

    明明這麼不悅她,幹麼還來找她?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不過更莫名其妙的還有她的心,每次遇見這男人都會狂烈地跳動,像是不這樣不足以提醒她這男人有多吸引她似的,評評評地跳動如擂鼓,在她亂成一團的意識中不斷宣告著,一次又一次……

    就是他了。

    他就是你命中註定的那個男人。

    是嗎?她不願意相信,也不想相信,一個似乎對她不甚滿意的男人,憑什麼她要為他心動?

    “決定了嗎?想不想成為我孔玉風的妻子?”一道溫柔如水的低嗓突地在她的耳窩旁響起,帶點蠱惑。

    藍旋夜的身子微微一震,閉上眼,咬牙,又深呼吸了一口氣,才慢慢的把話吐出來——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番外︰寶藏密碼的誕生

    結婚十個月後,藍旋夜被送進待產室,打從知道她懷孕的那一秒起,她的一舉一動都受到孔家老爺子嚴密的監控。人家常說金孫銀孫的,她即將生的女兒還真是百分之百的金孫銀孫,一點差錯都出不得。

    藍旋夜緊緊抓住孔玉風的手,一陣又一陣的產痛讓她痛苦得冷汗直流,原本說好要打無痛分娩針,以為整個生產過程都不會疼,結果根本就是騙人的!因為所謂的無痛分娩針,也得等下面開到兩指之後才能施打,痛是絕對免不了的!

    又再者,她發現打無痛分娩針是從脊椎注射進去,一樣痛得她快要死掉。

    「我告訴你,孔玉風,你別想再讓我替你生第二個小孩……打死我我都不要生了……」藍旋夜疼得想罵人,抓著孔玉風的手緊到泛白。

    孔玉風緊緊地抱住她,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被折磨成這樣,不必她說,他也不會再讓她生小孩了。

    「都听你的,我們就生現在這一個就好,嗯?」

    她呼呼呼的努力呼息,因為听說這樣可以減輕疼痛,等到這次陣痛過去,她才抬眸可憐兮兮地瞅著他。「孔家沒生兒子可以嗎?」

    「讓孔玉書去生。」

    「這可是你說的,不可以賴皮。」

    「我孔玉風說到做到。」他憐惜地撫上她的發,拿毛巾替她拭汗。

    「你忍著點,委屈你了,再過一下下,藥效發作就不會那麼痛了……」

    孔玉風沒有騙她,醫生護士也沒有騙她,打完無痛分娩針後過了一陣,之前那種隱隱悶悶作疼的感覺消失了,連開五指了都不曉得,是因為想上廁所才讓護士發現,把她送進了產房。

    接下來的生產過程很順利,當藍旋夜親手抱到自己剛剛生出來的小嬰兒,那是一種非常難以言喻的感覺,結實而溫暖,啼哭的聲音非常響亮而悅耳,帶給她一份前所未有的對于生命的感動。

    她是那般的嬌小脆弱,讓她想要好好的保護她,那份天生的母性,應該打從她懷了她便開始,每分每秒都不曾消失過。

    相對于藍旋夜見到孩子的溫暖與踏實,當小孩被抱進孔玉風懷中時,他只能以不可置信來形容,像是突然有人把一個陌生的娃兒塞給他,硬說是他的小孩那樣,完全沒有真實感。

    她實在太小了……小到他怕不小心把她壓壞,而近乎神經質的小心翼翼……不過醫護人員很快便將她給抱走,孔玉風心情忐忑地迎向被送出產房的妻子。藍旋夜對他笑,看他也笑得一副傻樣,完全沒有平日高傲臭屁的王者模樣。「你是不是覺得她長得很丑?失望了?」

    他挑眉。

    「誰說的?她很美,我的公主還有不美的?」

    哇,連睜眼說瞎話的時候都這麼高傲的帥!藍旋夜大笑。「她明明很丑好嗎?我第一次在產房外見到左語恩的小孩小東時,也覺得他丑極了,不過很快就變帥了,所以你可以期待你的小公主一天比一天美。」

    孔玉風微笑,上前親吻她的額頭。「謝謝你,老婆,辛苦你了!我愛你,老婆。」

    藍旋夜晶晶亮亮的眼底有著淚,她笑看著眼前這個她愛的男人,覺得自己真是前所未有的幸福。

    一個女人再辛苦再累,只要得到老公滿滿的支持與愛,再大的辛苦和疲累都會化為烏有,這其實是很多男人都不知道的事。

    她圈住他的脖子,給了他一個甜蜜的吻。

    「我也愛你,老公。」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番外︰真心給我一滴血

    必于藍孔兩大家族百年前共同封印的寶藏,只能由兩家族婚約繼承人所生出來的小孩來繼承,而能解開封印的密碼,便是兩家人所生下的骨肉之血。

    這一點,兩大家族的人都知道,而為了等待兩家人所生的骨肉之血,兩大家族等了百年之久。

    怎能不急?就算繼承的不是自己,可大家都引頸企盼著想看看究竟有多少的寶藏在其中?多多少少想看能不能分一杯羹。

    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這是千古以來不變的定律,在孔家大宅也不例外。

    這場婚約繼承人所誕生下來的女娃,名叫孔霓,小名妮妮,打從出生那一天就成了孔家人的掌上明珠,孔老爺子疼她比自個兒的命還疼,常常跟自個兒孫子,也就是妮妮的父親孔玉風搶著抱娃兒,每當有人問起老爺子何時要抱曾孫女到藏寶處,滴血解除封印打開寶藏時,老爺子就會狠狠瞪著那人——

    「我曾孫女金枝玉葉,誰敢讓她流一滴血試試!」

    眾人以為老爺子年歲已大,孔家也財大勢大,根本不再希冀那寶藏,便轉從孔玉風下手,問的是同一個問題,孔玉風則永遠是挑著眉冷冷地看著對方——

    「繼承寶藏的是我女兒,又不是你,我女兒都不急,你急什麼?」

    孔家這一代只有孔玉書跟孔玉風兩人,只要孔玉書不出聲,也沒人會說什麼,可藍家不同,雖說藍家老三因為刺殺孔玉風一案被抓入獄,還有個藍二叔,就算沒能把女兒送進孔家門成為婚約繼承人,可卻自認有分得一部分寶藏的權利,總是會來孔家找藍旋夜走動走動,好說歹說勸著藍旋夜。

    「佷女啊,雖說是藍孔聯姻,可小孩兒姓孔,早一點啟出寶藏,你才不會吃虧啊!還有,趁你們夫妻感情好的時候,把很多東西白紙黑字寫清楚,這樣才有保障,不是嗎?」

    「我不在乎那些。」藍旋夜表面看起來沒什麼,可常常作惡夢。

    雖說寶藏的地點只有她和孔玉風兩人才知情,但可能是因為不安吧,總是夢見親朋好友們偷偷把她女兒抱走,割她的細皮嫩肉,取她的鮮血來解開那見鬼的封印,害她連睡覺都會夢到女兒的手一直流血流個不停,然後從惡夢中驚醒……

    某一天,孔玉風左手抱著藍旋夜,右手抱著女兒妮妮。「我們去取功藏吧,這樣你的惡夢才會結束。」

    藍旋夜看著他,想沒多久便點點頭。「好,你抱著女兒去吧,我在家等你們回來。」

    寶藏的地點並不遠,就在香港的某山中,入口卻極其隱密不好找,他們夫妻倆也是針對兩份寶藏地點線索圖研究許久,才琢磨出來的。

    孔玉風詫異揚眉。「你不去?那可是歷史性的一刻。」

    藍旋夜搖頭雛眉。「不去。解開封印得用新鮮還熱熱的血啊!連妮妮打預防針我都不敢看了,要是你拿刀子去割破她的手取她的血……算了,眼不見為淨,沒看到我就不會難過痛苦,心如刀割。」

    說得好像他是沒良心的爸爸,割女兒的手也不會眨個眼的冷血殺手似的。

    可只要一想到自己老婆常飽受惡夢折磨,這回他不得不鐵了心。

    「我決定了,為了你,非做不可!只是弄個小傷口,很快就會好的。」孔玉風抱著女兒,淡淡地說服自己,再看看懷中可愛美麗的女兒。

    「你很勇敢的,對吧,妮妮?」

    完全有听沒有懂的小女娃兒笑咪咪的,可愛的把頭一直點一直點。

    「勇敢……妮妮勇敢……」

    于是,貧爸終于帶著快兩歲的女兒前往埋藏寶藏的秘密基地——

    打開了那道封印之門?

    並沒有。

    因為當孔玉風帶著女兒獨自來到藏寶封印處,正小心翼翼地拿起水果刀,要在女兒胖胖的小手上輕輕劃下時,妮妮卻傷心的嚎啕大哭起來。

    「爸爸,你為什麼要殺妮妮?」

    為什麼?

    為什麼?

    山谷里一直回蕩著他可愛女兒的哭聲和問句。

    孔玉風馬上丟掉那可惡的水果刀,緊緊的把寶貝女兒抱在懷中,一張英俊臉龐全是濃濃的悔意。

    一回到孔宅,孔玉風便對著藍旋夜宣布——

    「我們搬家吧!不管搬到美國還是英國,總之搬到一個沒人認識我們的地方!越遠越好!」

    妮妮一回到孔家,便從爸爸身上滑下來,飛奔到藍旋夜懷中,緊緊抱著她。藍旋夜看女兒全身上下完好如初,一點傷口都沒有,卻避她爸爸如蛇蠍,再看看孔玉風一臉鳥臉,一副懊悔不已的模樣,也猜得出大概發生什麼事,很快便點頭表示支持。「好,那寶藏呢?」

    「等妮妮長大再說!」現在最重要的是,要趕快重建他和妮妮的父女關系,快快抹掉妮妮的這段恐怖記憶。

    真是見鬼的寶藏……解開封印還得用新鮮熱騰騰的血?

    害他孔玉風變成要殺女兒的壞爸爸!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番外︰小妮妮的願望

    孔霓國小的作文簿上,題目是「我的願望」。

    「我的願望是成為一個很有錢很有錢的公主,然後嫁給一個很有錢很有錢的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女兒念很短很短的作文給藍旋夜听。

    藍旋夜的畫筆一頓,皺了皺眉,繼續畫畫。「你的願望為什麼是這個?你有這麼缺錢嗎?」

    妮妮听了笑呵呵。「我不缺啊,可媽咪缺、爸比缺,老師說爸爸媽媽這麼認真工作,就是為了努力賺錢養小孩,所以我希望成為一個很有錢很有錢的公主,這樣就可以養爸比媽咪,你們就不用這麼辛苦工作了。」

    「听起來不錯。」是個孝順的孩子。

    「是吧?」妮妮開心的微笑。

    「那為什麼一定要嫁給很有錢很有錢的王子呢?」

    「因為養爸比媽咪要很多錢,我的錢用完了就可以用王子的,老師說貧賤夫妻百事哀,為了要過幸福快樂的生活,所以王子一定要很有錢。」

    「好像也有點道理。」算是聰明的孩子。

    「是吧?」妮妮再次得意的笑著。

    這一年,妮妮七歲。

    書桌前的孔玉風偷听見了陽台邊母女的談話,唇角微勾,繼續畫他的建築設計圖。

    眼前湖光山色,光線絕佳,美不勝收,藍旋夜趁妮妮去另一間房玩玩具,她專注的在畫布上又多畫了幾筆,直到滿意了,這才把畫筆放下,窩在椅子上,懶洋洋地貪看這一片美色。

    孔玉風來到她面前,彎身便把她抱進屋。

    「天有點涼了,不要在外面吹太久的風,會著涼的。」他溫柔地淡道。

    藍旋夜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對他微微一笑。「就你對我最好。」

    「怕你跑掉嘛,當然要對你好。」

    「怕什麼?現在你有妮妮就夠了,早不需要我了。」她偎進他懷中撒嬌。

    八年前的往事,她還真是第一次提起,因為女兒的話莫名地勾起她的回憶。

    「還記仇?」孔玉風失笑,低頭親了她一下。「我有了她,還不是得努力工作?而且還得更努力工作。」一點好處都沒討到好嗎?

    藍旋夜輕笑出聲。「她早忘啦,關于你想殺她的事。」

    「又在胡說!」孔玉風捏捏愛妻的鼻子。「不管怎樣,這種事我絕不會再做第二次。」

    「那怎麼辦?寶藏真不要了?」

    「舍不得?」

    「還真有點呢。」

    「那叫你女兒自己去取……如果她知道,她早就是個很有錢很有錢的公主的話……」

    「她可能會變成一只小胖豬。」

    「因為她就每天啥事都不用做的等著吃飽睡、睡飽吃就好了。」

    「那不是每個人的願望嗎?」

    藍旋夜故意逗他。「你說變成豬是每個人的願望嗎?」

    「喂,藍旋夜小姐……」

    藍小姐哈哈大笑,卻笑沒多久,她就被壓在一個大男人的身下動彈不得了。她打他。

    「你女兒在,想干麼呢?」

    「就手牽手跟你一起睡覺啊。」說著,某人耍賴的低頭吻她。

    一吻,便上了癮。

    短時間是離不開床了。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

    終于在2015年的最後幾天把這本《婚約繼承人》給寫完了。(沒有拖到2016年真是萬2015年,還是一年只出了四本書的少量創作年,這可能已經變成常態?人的惰性果然是不可小覷。不過,2015年是桐進入言小界滿二十年的年分,光看到二十年這樣的數字,好像也不能說桐是個懶人,至少,寫愛情小說這個工作,桐持之以恆了二十年半,自己也很佩服自己了。

    如果,桐真的可以再寫個九年半,就滿三十年了……

    是說,大家會這麼捧場,一直看桐小說再看個十年嗎?哈哈,希望可以,不過在這之前,桐應該先來祈禱台灣的言小市場可以用各種不同的管道和方式,再重現往日繁華光景,這不只需要作者跟出版社的努力,還需要大家的支持與愛護。

    話說回來,講講這本《婚約繼承人》。其實這類型的故事桐很少寫,但卻很有愛,很難形容這種咸覺,大家看了書或許就明白了,總之,這本書讓桐寫得很暢快,雖然每天都寫得很累!(原因跟作者本人雜事太多,快截稿了才拚命寫有關,哈哈。)長期看桐小說的讀者都知道,桐不太喜歡在後記中討論男女主角在這本書中的心情什麼的,因為那些東西桐都已經運用各種橋段寫在故事中,讓大家自行體會,每個人可以體會到的角度與心情都不相同,那也無所謂,畢竟那是作者傳達愛情的一種方式,有不同的感動與回饋沒什麼不好。

    對這本書的男主角孔玉風,桐也很有愛。

    桐特喜歡男人看起來冷冰冰,可實際上又偷偷心疼女人的模樣,尤其是那種無比高傲尊貴卻不得不為某個女人彎下身子、低下腰的男人,桐就會超級心動。

    就像書中那段孔少爺替藍小姐擦腳的畫面……桐還會邊寫邊甜甜的笑……所以才有人說寫書的是瘋子,哈哈。

    對于2016年,桐對自己有什麼期許呢?身體健康、平安快樂、財源滾滾,還有——永遠有下一本書可以跟大家見面……好啦,關心桐及桐寶寶動態的,可以沒事逛逛桐的個人臉書粉絲團,那里不時有桐出沒,和大家閑聊美食和有關男人與女人的話題,只要在臉書上搜尋「宋雨桐」應該就可以找到嘍!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anks

TOP

thx

TOP

谢谢分享

TOP

:)

TOP

謝謝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