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艾佟《嬌寵相國女》


出版日期:2015-10-28

若是有人問她章幽蘭,人生如果有重生的機會,她想做什麼?
她會毫不猶豫的說——拒當皇家婦!
她是相爺祖父最驕傲的嫡孫女,也是章家最出色的孩子,
卻因她前世顧慮太多和夫君離了心加識人不清,才會貴為皇後仍遭人毒死,
如今老天給她重生的機會,首先便是避免和他這位未來的天子有所交集,
但世上果然沒有這麼好運的事,女扮男裝出游竟巧遇他,他一路護送她回莊,
被他瞧見她騎術了得,他太子一高興就自來熟的邀她下棋和泡溫泉,
嚇得她不敢多停留的趕回府,原以為兩人從此橋歸橋、路歸路,婚嫁不相干,
她卻受邀參加皇宮舉辦的宴會,還沒見到他的人,就發現有人想陷害他,
就算前世他不愛她,她也不能看他落入桃花劫,于是她使計讓惡人自食惡果,  
沒想到反而吸引他的興趣,執意娶她為妃,為了讓她點頭當他的太子妃,
他放下尊貴身分和她哥哥合伙做生意,送她以她為人偶的各種姿態玉娃娃,
不僅時不時的夜探她的香閨,更在她遇險時多次出手相救,
前世沒有過的溫柔攪得她芳心大亂,只是人生不走回頭路,她不想再心碎,
誰知他為了她,竟想直接廢了後宅……


第一章 重生拒當皇家人

        眼前這一切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章幽蘭從左到右、從上到下,看了一遍又一遍,目光最後落在舉起的纖纖玉手上,她眼睛眨了又眨,半晌,終於相信這不是夢,是真的,她重生回到十年前,回到影響她一生決定的轉折點—— 她改變不進皇家的心意,在一年之後嫁給太子朱孟觀。

        她因何重生回到十年前?

        回首前世,從嫁給太子入太子府,一心一意想著當好太子妃,卻遭遇人生第一個難以撫平的傷痛—— 小產,後來成為一國之母,進入她人生真正的悲劇,最後落得被下毒一命嗚呼……原該如此,可是死了,卻不見地府使者來收她的魂魄,她一縷幽魂在宮裡四處遊蕩,這段日子,她看盡一張張不再偽裝的面孔,原來她以為無害的人並非無害,包裹蛇蠍心腸的面具竟可以令人如沐春風,至此方知,她不過是空有聰慧之名。真心待人並非有錯,但若不懂得防備他人保護自己,只配得上「愚蠢」兩個字。

        她深深悔恨著,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沒想到就在此時,她遇見來自地府的使者,說是拘錯人,她天命富貴不該早死,此次中毒雖然會害她留下病根,且不孕,但不至於死亡,偏偏調查之際遇上一連串的狀況,拖過時間害她無法回到身軀,而這樣失誤他們並非第一回遇上,通常會提供兩種方法補救,一是換個身體給她,二是讓她選擇重生於死前的某一年,以她魂魄遊蕩人間的兩個月換算,最多重生回到十年前。

        理智上,她不想再當章幽蘭了,可是,她如何能佔據另外一個人的人生?因此她選擇後者,回到十年前,那正好是她隨祖母從慶餘城回來數日後,因為府裡幾個姊妹在府裡的溫泉池邊起了口角,二姊姊一時氣憤推了她一把,害她落水,昏迷將近三日方才清醒過來。

        今年,正是她及笄這一年,已經二十有二的太子要選正妃。

        本朝傳統,皇子過了十五就要選妃,一年之內確定正妃人選,隔年出宮建府,這也包含太子,宮內雖有太子寢殿東宮,但太子仍可在宮外另立太子府,再隔年迎娶正妃進門,可是當朱孟觀十五歲那一年,皇室正為立誰為太子一事鬧得凶,皇子選妃也就此擱置,兩年後,太子之位確定落在二皇子朱孟觀身上,按理可以為皇子選妃了,不過,也不知出了什麼事,幾位適婚的皇子最後只定下一名側妃,而太子多了一名良娣和皇后賜的兩名貴妾,之後太子又逢外祖母過世,太子妃人選就延宕至今方才再度提起。

       「小姐醒了!」大丫鬟靛藍發現章幽蘭張開眼睛,歡喜的扔下手上的針線活,從錦杌上站起來。

        守在外間的大丫鬟石榴聽見裡面的動靜,連忙探頭,見章幽蘭正在靛藍的攙扶下坐起身,原本糾結的眉頭瞬間舒展開來。

        「小姐真的醒了!我去端湯藥進來。」

        「靛藍,這是不是夢?」雖然這一切如此真實,可是又令人難以置信。

        靛藍怔愣了下,擔心的問:「小姐哪兒不舒服?」

        「沒事,我以為自個兒死了。」

        「呸呸呸!小姐只是染上風寒,灌了藥,發了汗,如今沒事了。」

       「小姐,藥來了。」石榴難得如此不慌不忙,就怕托盤裡的湯藥灑出來。

        章幽蘭看著湯藥。像墨汁似的,好噁心,以前怎能眉頭不皺一下就喝下去呢?她嘴一撇,很委屈又很可憐的樣子。「我肚子餓了。」

        石榴和靛藍同時一怔。小姐何時如此孩子氣呢?

        章幽蘭的肚子應景的咕嚕一聲,她靦腆一笑,「妳們看,肚子真的好餓。」

        靛藍率先回過神來,推了石榴一把,「妳去小廚房端一碗白粥過來。」

        石榴立刻將手上的湯藥遞給靛藍,轉身快步走出去。

        「小姐還是先將湯藥喝了。」

       章幽蘭頓了一下,終於拿起湯藥喝了。真苦,卻不能不說:活著真好。

       石榴很快就端著白粥回來,章幽蘭像是見著珍饈般兩眼閃閃發亮,以往清淡無味的白粥此時竟猶如入口即化的雪片糕,美味得教人一口接一口,看得兩個丫鬟瞪直雙眼。

       小姐一向講究吃食,最不喜歡這種沒滋沒味的白粥,怎麼今日有欲罷不能之勢?

        章幽蘭覺得再來三碗也不夠,不過來不及再要一碗,就聽見外面的丫鬟們喊著,「老太太。」

        「三丫頭醒了嗎?」

        章幽蘭接過靛藍遞過來的手絹,優雅的輕拭嘴巴,抬頭看著在床頭坐下,神情激動的章老太太,她道:「孫女兒讓祖母操心了。」

        「這不是妳的錯,二丫頭太不像話了,事情還未證實,不過是聽見幾個丫鬟嘴碎,就動了歪心思,使用這種下賤的手段,她也不掂一掂自個兒的斤兩,難道沒了妳,就會輪到她嗎?前面可還有個大丫頭呢!」

         章家姑娘這一輩排行在前的三個是章如蘭、章妍蘭和章幽蘭,三人分別出自二房、三房和大房,皆為嫡長女,皆是今年及笄,可是同為章家嫡出的姑娘,章幽蘭的身價卻是頭一份,因她是章家的頂梁柱章老太爺—— 三代重臣,如今位居宰相地位的內閣首輔一手帶大的。

         「二姊姊並非有意。」這事,祖父前一日方在她面前略微一提,為何隔一日二姊姊就不經意從丫鬟口中得知?前世她何嘗不知此事有蹊蹺,可是未曾深思,也許不願意相信和樂融融的章家竟有算計之事,以至於沒認清楚二姊姊被有心人當槍使,目的讓她改變心意嫁給太子,當然,更沒有察覺這事透著一個訊息—— 祖父的致遠齋有某人的奸細。

       「妳護著她,她可不會領妳的情。」

       「祖母還不清楚二姊姊嗎?二姊姊是性子衝動,但非膽大妄為,豈會不知我若有個意外,她連嫁給太子的機會都沒有?二姊姊不會刻意傷害我。」

       「妳也知道二丫頭性子衝動,她絕不能嫁給太子。」

        「祖父說了,這門親事章家姑娘高攀不起。」

        「這是違心之論,他親自教養妳,還不是盼著有朝一日妳嫁進皇家。」眾人以為老太爺因為大媳婦產後血崩,無法照顧孩子,便將三丫頭養在膝下,其實不然,三丫頭出生那日,院子的鳥兒叫得格外歡快,老太爺才會動了親手教養三丫頭的心思。

        「祖父不願意我嫁進皇家,我就不會嫁進皇家。」

       沒錯,若非抱著有朝一日將她嫁進皇家,祖父豈會親自教養她?可是,卻也因為親手帶大她,祖父對她的感情特別深,反而不放心將她送進太子府。她嫁給太子,固然可以助章家更上一層,但同時也將章家罝於危險之中,章家兒孫若是成材,倒也應付得了明槍暗箭,可惜兒孫沒有一個可以撐得起章家的,祖父又豈敢輕言將她嫁給太子?前世時,她天真得很可悲,竟以為自個兒可以扛起章家。

        「妳祖父不是不願意,只是……」

        「祖父親口向我言明,不願意章家姑娘嫁進皇家。」

        「若妳出言相勸,妳祖父便會改變心意。」

        「祖父深謀遠慮,凡事都是再三考量,我不想改變祖父的決定。」

        「妳……今日二丫頭為了這事將妳推進溫泉池,難保明日不會再鬧出其他風波,若有流言傳出去,章家姑娘的名聲豈不是全完了?」

       「祖母只要向姊妹們說清楚祖父的意思,此事也不值得爭鬧不休。」會發生落水事件,是因有人故意誤導二姊姊。

       前世,她竟沒看清楚這一點,為了避免姊妹們鬧出更大的風波,因此答應嫁給太子,還出面說服祖父。

       章老太太頓時啞口無言。

       「祖母,孫女累了。」

        章老太太知道多說無益,交代一聲好好養身子,便起身離開。

        章幽蘭並未躺下歇息,而是讓靛藍取來引枕放在身後,靠著引枕閉目靜思。是誰故意誤導二姊姊的?祖母,或者是那個懦弱由著繼室擺佈的父親?祖母滿腹心思都是章家,最計較的莫過於孫兒孫女們的親事,為此不惜跟祖父爭鬧,可是冒險以她的性命算計親事,祖母是絕對做不到的。

        至於父親,最怕祖父了,更不可能背著祖父搞鬼,但若非是他們,那會是誰?說到貪婪自私,想必沒有幾個人可以倖免,可是論野心,三叔父的心最大,不過他是個孝順的,況且不久前才被調到益城,應該忙得沒有心思將手伸到京城來……

        無論是誰,只要祖父在的一日,章家就不會亂,而前世祖父在她成了皇后不久就死了,說是誤食毒果意外身亡的,她心存懷疑,但是若說親人下毒害死祖父,她也不願意相信。

        總之重來一世,既然決心不嫁太子,那她就可以防止祖父誤食毒果的意外發生。

         「三姊姊是不是醒了?」

        章幽蘭睜開眼睛,看著咚咚咚跑進來的大房唯一庶女章蕙蘭,她的眼神瞬間變得柔情似水。前世,為了守護章家,她最後孤伶伶閉上雙眼,她一生無愧於章家,唯獨對七妹妹……為了鞏固她這個姊姊的皇后之位,七妹妹背信捨愛入宮,當時她並不知情,還埋怨七妹妹得到皇上的寵愛,姊妹倆因此離心,直至魂魄在宮裡遊蕩的時日,看著七妹妹一邊埋怨一邊為了失去她而痛哭流淚,方知七妹妹的委屈、怨恨。

        今世,換她來守護這個只有十歲的妹妹,將來盡己所能成全她的幸福。

       「三姊姊,妳可嚇壞我了,哪有人睡了三日的?」

       章幽蘭請靛藍去妝奩取來她慣常用的梳篦,親手將妹妹紊亂的頭髮打散,重新梳了一垂髫雙鬟髻,打趣道:「我瞧妳還是一樣活蹦亂跳的,哪有被嚇壞的樣子?」

        「三姊姊病得昏昏沉沉的,祖母怕我們打擾姊姊,不准我們上妳這兒,見不到姊姊,我都蔫蔫的。」章蕙蘭唱作俱佳的耷拉著腦袋瓜。

        章幽蘭見了噗哧一笑,「讓妳靜靜坐上一個時辰,妳就蔫蔫的,這與我何干?」

       「……三姊姊不知道,這幾日府裡悶死人了,就是大聲喘口氣都會挨白眼。」

        「我只是染了風寒,沒想到將大夥兒都嚇壞了。」

        「不想驚擾三姊姊,祖母暫時壓著這事不處置,可是也發話了,那日在場的誰也別想置身事外,一個個等著領罰。」

        「祖母故意嚇唬妳們,要不,妳一氣之下跑去打二姊姊,事情豈不鬧大了?」

       頓了一下,章蕙蘭吐了吐舌頭。當下,她確實很想衝去揍二姊姊一頓,二姊姊是腦子進水了嗎?若皇后娘娘真的有意為太子求娶章家姑娘,又豈會隨隨便便哪個章家姑娘皆成?太子要娶妻,又不是要納妾,她怎麼會鬧出這樣的蠢事來?

        「小姐,大夫來了。」石榴的聲音傳了進來。

        章蕙蘭連忙退到一旁,靛藍立刻上前將幔帳放下,出聲喚大夫進來診脈。

*             *             *

        章老太爺治家嚴謹,章家姑娘皆是明理守禮,姊妹之間吵嘴鬥氣,當然免不了,但是動歪心思陷害人的,卻也不曾有過,可想而知,章妍蘭真的嚇壞了,萬萬沒想到衝動的伸手一推,章幽蘭就落水了,還病得昏迷不醒……若非祖父這幾日隨皇上去京城西郊的皇家別院,而祖母的心思全撲在三妹妹身上,她早被關進祠堂了。

        緊閉的房門悄悄打開來,章伊蘭嬌小的身子鑽進來,章妍蘭立馬從榻上跳起來,心急的問:「是不是醒了?」

        章伊蘭點點頭,終於鬆口氣了,「醒了,剛剛大夫來過,確定沒事了。」雖然那日章家姑娘無一缺席,可惹事的是二姊姊,牽連最大當然是她這個唯一的嫡親妹妹。

        「我就說嘛,那是溫泉池,又不是荷花池,怎可能一眨眼的功夫就要了她的命?什麼昏迷不醒,我看啊,根本是她院子裡的丫鬟大驚小怪,故意鬧得大夥兒不安生。」章妍蘭又生氣又委屈,三妹妹有何了不起,憑什麼大夥兒都得繞著她打轉?

        「章家上上下下都盯著清荷苑,這事還能假得了嗎?」

        「她沒裝病,只是嬌貴了點,小小風寒就搞得要死不活的,當人家沒生過病啊。」章妍蘭沒好氣的冷哼一聲。

        「明知三姊姊嬌貴,二姊姊何必惹她?」

        「我就是不服氣,同是章家姑娘,為何好事先落在她頭上?說起來,父親比大伯父有本事,而我琴棋書畫樣樣在三妹妹之上,姿色也不遜於她,憑什麼嫁給太子的人是她……」

         章妍蘭的嘴巴被章伊蘭給捂住,她憤怒的瞪大眼睛。

       「二姊姊知道祖母為何壓著此事不發作嗎?這只是傳聞,並不確定是否屬實,妳為了真假不明之事就將三姊姊推進池子裡,已經惹得祖母不滿了,如今再大聲嚷嚷,是要祖母將妳關進祠堂一輩子嗎?」

        章妍蘭瞬間蔫了。

        二姊姊自覺各方面皆在三姊姊之上,可是從來不想,為何眾人都認為她遠遠不及三姊姊呢?三姊姊不輕易在人前展現琴棋書畫,功力如何,無法說清楚,但是若論氣度、見識,別說是二姊姊了,京中還真沒有幾個貴女比得上三姊姊。

       半晌,章伊蘭鬆開手。「我覺得二姊姊著了人家的道。」

       「什麼?」

       「這幾日我私下打探過了,若非二姊姊鬧事,無人知道皇后娘娘有意為太子求娶章家姑娘。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姊姊真的是無意間聽見丫鬟們提起此事,還是,有人刻意為之?」

       「刻意為之……這是為何?」章妍蘭想一口否絕,可是又覺得有點不對勁。章家很重視規矩,丫鬟婆子一旦被逮著私下議論主子的事,直接送到莊子,而那日,她並非無意間窩在某個角落品茶賞景,而是一如往常從祖母那兒用過早膳返回水煙閣,丫鬟如何敢在她必經之路竊竊私語?當下得知皇后娘娘看上章家的姑娘,而祖父屬意三妹妹,她滿心憤怒、不甘、嫉妒,根本沒有想到要查證是否屬實。

        「三姊姊不是說了,不願意嫁給太子嗎?」

        「妳相信?」章妍蘭冷冷一笑。「我可不信,她就喜歡擺姿態。」

        「三姊姊是祖父一手帶大的,難免自恃甚高,可是她不會說違心之論。」

        「她不說違心之論,是認為沒必要。」

        「三姊姊為何要違背心意宣稱不嫁太子?難道不怕弄巧成拙嗎?」

        張著嘴巴,章妍蘭懊惱的一瞪,「妳究竟是誰的妹妹?」

        「雖然二姊姊不愛聽,但我還是要說,皇后娘娘看上的章家姑娘只會是三姊姊,今日三姊姊病了,或出了意外,太子妃也不可能落在其他姊妹身上。記得小時候,祖父曾經帶三姊姊進宮,皇后娘娘賞了許多東西給三姊姊。」

        「……我不信皇后娘娘還記得如此久遠的事。」章妍蘭倔強的揚起下巴。

        「二姊姊想爭就去爭,可是莫教自個兒成了笑話,還拖累妹妹。」章伊蘭惱了,腳一跺,輕盈的身子一轉眼就竄至門邊,鑽出房門。

        「這個臭丫頭,竟敢說我是笑話……」她很不服氣,更覺得委屈,人人搶破頭的事,三妹妹總是不當一回事,還教人高看一等,這不嘔人嗎?這一次,她就是成了笑話也要爭,非要逼得三妹妹現出原形不可。

*             *             *

       在大周,皇子選妃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公侯權貴之家不選,手掌兵權的武將之家不選,這是為了避免妻族的勢力過大影響皇子,引來禍亂,可是皇子妃的出生也不能太差,要不,如何配得上尊貴的龍子?也因此,皇子妃往往為皇上重用的大臣之女,或是士子景仰敬重的大儒之女,當今皇后元彤紋正是三朝老臣之嫡孫女。

       元彤紋端莊溫柔,深受皇上朱德清敬重寵愛,可是她始終有一位無法超越的敵人—— 皇上當初還是親王身份時的親王妃和涓。

        皇上與和涓乃少年夫妻,情感與一般人原就不同,而和涓又為了生下大公主朱貞儀難產而亡,和涓便成了皇上一生最深的遺憾與思念,因此和家將與和涓八分相似的堂妹和芯惠送進宮,立刻得到皇上寵信,不但位居四妃之首,封為珍貴妃,更為皇上生下四皇子朱孟懷。

       無論嫡庶或氣度能力,太子朱孟觀皆無人能夠取代,可是因著皇上對和家特殊的情感,朝中依然有許多大臣支持朱孟懷,伺機拉下朱孟觀,這也讓皇后在挑選太子妃一事更為謹慎用心,空有家世而無腦的太子妃只會給太子添麻煩,太子需要的是助力,而非絆腳石。

       五年前,皇后就開始琢磨太子妃人選,當時適齡人選少有才貌雙全,勉強一個符合皇子妃標準,不久就鬧出不好的傳聞,暗中查探,竟是珍貴妃動的手腳。

       反正尋不到滿意的,她索性藉著上建國寺祈福,為太子求了一卦—— 太子宜過二十娶妻。可是太后為了皇家子嗣,堅持先定下側妃和良娣。

       「璿之意下如何?」皇后將几案上的宣紙推到朱孟觀面前,宣紙上寫著「章家、歐陽家、董家」。

       目光輕輕掠過,朱孟觀無所謂的道:「母后決定就好了。」

       「這可是你的太子妃,總要你自個兒滿意。」

        「母后為何相中這三家的姑娘?」朱孟觀可謂皇后精心養大的皇位繼承人,情感淡薄,心繫天下,遇事只論利弊得失。

        「章閣老睿智謙和,乃文官之首,而養在他膝下的孫女更是聰慧沉穩;歐陽大人的學生遍滿大周,對士林極有影響力,他唯一的孫女是有名的才女;至於董家,是你皇祖母娘家,子嗣看似平凡,卻勾連著無法動搖的根基。」

       「董家不要考慮,父皇不會喜歡兒臣娶董家的姑娘。」若非董家,父皇這位先皇最小的嫡子也不可能坐上龍椅,可是正因如此,父皇更恨不得擺脫董家,不能教人以為沒有了董家,父皇就坐不穩龍椅。

        「可是,你皇祖母一直希望董家的姑娘能進太子府。」

       「若說皇祖母沒有提拔董家的私心,絕不可能,但對皇祖母而言,大周的江山遠比董家的未來更為重要。皇祖母是真正的大公無私,誰有能力守護大周,就會支持誰。」他由衷欽佩皇祖母,若非皇祖母壓著,董家豈會安分守己,在京城權貴之中毫不引人注意?

        是啊,若非太后大公無私,當初坐上皇后之位就不是她了,而是董家的姑娘,不過也因為如此,皇上才沒有堅持立和家的姑娘為皇后。

        「璿之對章家和歐陽家有何想法?」

        略一思忖,朱孟觀指著章家。「章閣老相當受武官敬重。」

        自古以來,文臣看不起武將,武將看不上文臣,尤其聖祖之後,重文輕武,更加深文臣與武將之間的對立,而章閣老竟能在水火不容的敵對之中得到武將們的敬重,足以說明他有過人之處。

        「本宮也覺得章家更好,可惜,章閣老似乎無意將孫女兒嫁進皇家。」這正是她左右為難的原因,大周祖制言明,若非大臣請求賜婚,皇上不得充當媒人,隨意撮合兩家兒女,這當然也包括皇家在內,否則直接一道聖旨,太子就是想納章家的姑娘為妾,那也是章家姑娘的福氣,何至於好像太子被人家瞧不上。

       「章閣老只怕是不想捲入皇家的爭鬥。」章家若急著將女兒送進太子府,他反而看不上章家,今日的太子妃乃將來的國母,過於貪戀權力鬥爭的外戚將來勢必成為一國之君的麻煩。

        「想要明哲保身,也要有這個本事。」

        是啊,大臣選邊站不全是貪得從龍之功,有時是情勢逼人,尤其這些幾代為官的家族,牽連的關係是一張大網,想撈幾條魚並非難事,若是網子下對地方,還能捕條大魚,如此一來,豈能由著你不選邊站?只是,如今他太子之位穩固,其他皇子不會輕舉撒網,就怕連條小魚都還沒撈到,就成了眾矢之的。

       「章閣老絕對是有本事的,倒是他的三個兒子資質平庸,不過安分守己,但求無過,不求有功。」朱孟觀向來關注幾位受到皇上重用的內閣大臣。

       「若真的安分守己,最好。」和家就是不肯安分守己,死了一個和涓,再送一個和芯惠進宮,如今還想再送和妍寧進四皇子府,接下來呢?當然是弄下太子,將四皇子送上太子之位……和家是她見過最不安分的,偏偏皇上為了一個早死的和涓凡事睜隻眼閉隻眼,還縱容和涓留下來的女兒大公主搶人家的夫君。

        「過些日子,兒臣再請八皇爺爺出面,八皇爺爺與章閣老有點交情。」雖然八皇爺爺早就過起閒雲野鶴的日子,可終究是父皇唯一的嫡親叔父,京裡的權貴沒有一個說話比他還有分量的。

        皇后點了點頭,可是不能不做其他打算。「你的親事不可再拖延,若是章閣老堅持不將孫女兒嫁進皇家,就定下歐陽家的姑娘。當然,若你有其他想法也無妨,總要合你的心意。」

        「兒臣知道了。」朱孟觀不在乎娶誰,最重要的是,對方要能成為他的助力,更要能體諒他胸懷天下的心情,他後院的女人不是用來寵愛,是為了平衡權力,他無法容忍一個不清楚自個兒身分的妻子。

        「最近行事多留點心眼,如今麗和宮那一位只怕盯著你不放,本宮千挑萬選的媳婦兒可別教她給算計了。」

        「母后不必擔心,過些日子她應該很忙,無心關注兒臣的親事。」平心而論,四弟是個好的,可惜性子太過綿軟,不懂得堅持自個兒的立場,就好比明明不喜歡和妍寧,卻連「不想娶她」都說不出口……他會幫助四弟,擾得四弟對和妍寧的耐性盡失,不鬧上一鬧難以心平氣和,珍貴妃想必會忙得安撫寶貝兒子,無心關注他。

       皇后微微挑起眉,朱孟觀信心滿滿的回以一笑,無意多做解釋,皇后也不追問。別人看不清楚他,她還會不了解他嗎?自從坐上太子之位,他的性子更見沉穩內斂,處事不疾不徐,知道應該如何達到自個兒的目的……單是這一點,她就贏過麗和宮那一位,四皇子並非愚拙,只是珍貴妃凡事喜歡指手畫腳,硬是讓四皇子有羽翼也飛不起來。

*             *             *

        珍貴妃不是盯著朱孟觀,而是盯著慈寧宮的皇后娘娘。她是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太子的正妃絕對不可能由著太子挑三揀四,必是皇后娘娘拍板定案,既是如此,又何必將心思浪費在太子身上?不過,自從五年前暗中擾亂太子選妃,慈寧宮就大肆整頓一番,如今跟個鐵桶子似的,想打探消息實在不易。

        可是教她關上耳朵不管不問,說什麼也做不到,只能派出一個又一個宮女,試圖透過各種管道打聽慈寧宮的消息。

        這幾日,珍貴妃可謂坐立難安,一有丁點兒聲音響起,就驚慌焦急的望向宮門,以為是派出去的人遞消息回來了,可是即使有人來回覆消息,也是一次次落空,慈寧宮竟連一絲風兒都沒透出來。

       「真是一群飯桶,這麼一點小事也辦不好!」珍貴妃氣急敗壞的將手上茶盞摔了出去,瓷片碎了一地,劃過跪在地上宮女的手,白皙瞬間多了一道血紅,可是她好似沒有察覺,動也不動。

        「慈寧宮如今進出都有記錄,且不可單獨行動,奴婢難以接近慈寧宮的宮女,因此無法打探消息。」

         「瞧這樣子,她很看重這次相中的姑娘……會是哪家姑娘呢?」珍貴妃柳眉輕挑,仔細回想前不久賞梅宴上的大臣千金,各個才貌雙全,當得起太子妃。不過,慈寧宮那位眼光毒辣,富麗的牡丹在她眼中也成了庸俗,實在教人摸不透她會看上哪家的姑娘。

        越想越混亂,珍貴妃無法忍受這種被蒙在鼓裡的感覺,索性直接下達最後通牒,「本宮不管妳們用什麼法子,總之,十日之內給本宮打聽得清清楚楚,否則就別回來了,本宮不養廢人。」

        「娘怎麼又鬧脾氣了?」進了麗和宮見到滿目瘡痍,朱孟懷已經習以為常。

        珍貴妃擺了擺手,負責打探消息的宮女悄悄退出去,侍立在旁的宮女趕緊收拾清理地上的碎片,接著有人上茶點,然後一一退下,只留珍貴妃的親信大宮女琴兒。

         珍貴妃執起茶盞,優雅的呷了一口,輕聲問:「你怎麼來了?」

        朱孟懷完全感覺不到珍貴妃營造的從容祥和,火藥味十足的道:「我不要娶那個心胸狹隘的醋醰子!」

        怔愣了下,珍貴妃微蹙著眉,「怎麼了?」

       「娘知道她有多可怕嗎?我不過是在胭脂鋪子跟一位姑娘說幾句話,她就口出惡言,咒罵人家姑娘水性楊花、不知羞恥、賤蹄子……」

         朱孟懷眼前又浮現和妍寧那張血盆大口,一直有聲音從裡面跑出來,呱呱呱……漸漸的,他再也聽不見任何聲音,只覺得這是一場惡夢,夜裡果然就作了惡夢—— 一隻隻青蛙從她嘴中跳出來,最後將他嚇醒了,再想到他要娶她為妻,一個月至少有十日躺在她身邊,他還吃得下飯嗎?

        雖然知道兒子不會無中生有,可是和家的姑娘自幼熟讀《女論語》、《女誡》,怎可能有如此失當的言論?珍貴妃一嘆,不難想像此事如何發生。

        「寧兒絕非不知輕重的姑娘,你是不是故意惹她生氣?」

        「我豈知她在那間胭脂鋪子?又為何要惹她生氣?」

        「本宮知道和家的姑娘當中,寧兒的姿色算不上最好,你覺得委屈,可是本宮已經答應你了,你就是看上平民的姑娘,本宮也同意你納入後院。」

        可是若他看上高門大戶的嫡女呢?朱孟懷沒有膽量脫口問,只是不服氣的道:「為何我非要娶和妍寧?」

        「寧兒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你有何不滿?」

        「琴棋書畫精通又如何?她不能討我歡心,我如何與她共度一生?」

        珍貴妃惱了,「你不要胡鬧了!」

        朱孟懷可不認為自個兒在胡鬧。太子不但不必娶元家的姑娘,還可以自個兒決定挑哪家的姑娘,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我不娶和家姑娘,和家就不站在我這一邊嗎?」說白了,因為娘的關係,和家應該搭上他這條船,他娶和家的姑娘不過是錦上添花,無利可圖。

        珍貴妃豈會不明白這個道理,只是比起其他家姑娘,她更信任和家的姑娘。

         「和家的姑娘有何不好?」

        「京中的貴女隨便一個都比和家的姑娘好。」

        臉色一沉,珍貴妃也是和家的姑娘。「本宮不准你再對和家的姑娘說三道四。」

         朱孟懷後知後覺反應過來,訕訕一笑。

         緩了口氣,珍貴妃突然想起一事,「你為何會去胭脂鋪子?」

        「我遇見祈世邦,他在打鐵鋪弄到一把上等的寶劍,我跟著一起去瞧瞧,順道繞到胭脂鋪子取他先前訂的貨。」

         「敬國公世子……怎麼會遇見他?」珍貴妃的眼神轉為銳利。敬國公與父親交好,敬國公府算得上四皇子一派,可是敬國公世子只知吃喝玩樂,不堪大任,她言明懷兒不可與之往來。

        「我上天香樓吃飯,就遇上了。」

         這真是巧合嗎?珍貴妃始終認為巧合來自於陰謀。可是若說敬國公世子幫著太子算計懷兒,她也不信,此人太不著調了,太子行事何其謹慎,豈敢將事情託付給他?

        略微一頓,朱孟懷忍不住道:「娘,難道除了和妍寧,我不能娶其他姑娘嗎?」

        她決定的事,懷兒向來不會說不,今日這麼一鬧,已是破天荒了,為何他還糾著此事不放?這說明什麼?他心裡有惦記的姑娘?「你想要娶哪家姑娘?」

         「我……沒有,我只是不喜歡和妍寧。」對娘來說,他可以不娶和妍寧,但是不可以對任何女子上心。娘總是說,男子應當胸懷天下,不可兒女情長,若教娘知道他惦記著誰,娘會怎麼做?當然是揮劍幫他斬了情絲。

        「你不必喜歡她。」

        「我不喜歡她,如何與她共度一生?」

        「你確信她能夠與你共度一生嗎?」珍貴妃彷彿未見朱孟懷驚愕的瞪大眼睛,唇角冷冷一勾,自顧自的又道:「若沒有本事,你以為她可以穩坐四皇子妃嗎?」聚集女人的後院能夠和睦不生事嗎?身分高、地位高,原本就惹眼,若不懂得自保,那也只能任人宰割。

        生在皇家,朱孟懷豈會不知道女人的爭鬥,只是珍貴妃如此漠然看待此事,教他不由得心都涼了。雖然和妍寧那個丫頭不討人喜歡,但好歹是他表妹啊。

       今日急匆匆的跑進宮,不但沒成事,還被澆了一盆冷水,朱孟懷也沒了心情,意興闌珊的告退出宮。

        珍貴妃目送兒子離去,略一沉吟,低聲問:「琴兒,妳有何看法?」

        「奴婢擔心有心人知道四皇子心有所屬,故意挑起四皇子與娘娘反抗。」

        沒錯,定下和妍寧為四皇子妃是早已確定之事,懷兒過去不曾說過什麼,如今為何反抗?是誰在搞鬼倒是不重要,要緊的是懷兒擱在心上的是哪家姑娘。

        「琴兒,讓畫兒留意四皇子。」

        琴兒應了一聲,退了出去。

*             *             *

        前世,章幽蘭到死都不知道自個兒著了誰的道,如今可以重活一世,她不想再當個有眼卻什麼也看不見的瞎子,誰不知這些人前溫婉賢淑的千金小姐在後宅鬥得又凶又狠,她們各個都是精於算計的高手。

        可是,如何避免當個「瞎子」?學子官吏喜歡聚在茶館酒樓互通消息,而夫人小姐最愛胭脂珠寶首飾鋪子,不過女子不同於男子,出門不易,胭脂珠寶首飾鋪子又不似茶館酒樓活絡,收集到的消息少之又少,但無奈的是這是她唯一可用的途徑,只是如何達到茶館酒樓的效果,就需要好好琢磨了。

        論到做生意,她就想起前世生意合夥人蘇以薇。蘇姑娘有言,做生意嘛,給客人方便是應該的。她們相識在慶餘,當時蘇姑娘只是在小麵店旁邊擺上小攤子,因為做的點心糕餅精緻美味,享有盛名,因此吸引她找上門,請求蘇姑娘做出可以贈人的點心。

        蘇姑娘有許多奇思異想,可真正令她佩服的是態度,不辭辛勞一次次上她當時作客的武成侯府,針對她提出來的想法進行修改,直到她滿意為止,當時她還覺得自個兒很失禮——

         「這些日子有勞蘇姑娘來回奔波,著實過意不去。」

        「不會不會,到府服務一點都不麻煩,重要的是我做成了生意。」

         「到府服務?」

        「我一次又一次來武成候府,豈不是到府服務嗎?」

        當時她莞爾一笑,只覺有趣,並未放在心上,如今不能不說,這個主意好極了,到府服務就能廣泛接觸到內宅的人,也能主動掌握消息。

        是啊,她的鋪子不但提供到府服務,且是主動提供到府服務。

        母親留了不少嫁妝給她,其中就有胭脂鋪子,可是若教人瞧出其中有她的影子,就難以達到打探消息的目的,她還是另外開一間鋪子,且這間鋪子提供越多服務越好……她原不懂這些,不過前世與蘇姑娘合夥做生意,從蘇姑娘那兒學到不少,如今可以派上用場了。
   
        經過一世,做生意難不倒她,可是她手上沒有可用之人,特別是既會做生意,又會打探消息的人,不過,她的哥哥就不同了,不到十歲就跟著商隊到北夷做生意,如今都二十了,已經擁有自個兒的商隊,不但有銀子,還有形形色色可用之人。

        她的同胞哥哥章莫恩是章家最令人難以忍受的存在,不愛讀書,只愛黃白之物。前世,她看不上這個哥哥,覺得他不學無術、庸俗不堪,後來他又力排眾議娶了藥材商的女兒宋玉荷,更教她無法諒解,不明白他為何如此不思上進,可當自己閉上眼睛時,她最羨慕的人卻是他,他與嫂子心意相通、一生恩愛,若有機會重來一次,她不要尊貴權勢,她不要成日爭鬥的日子,只要一個願意單單守護著她的平凡男子。

        一個人能不畏家族壓力,堅持走自個兒的路,這是多麼了不起的事,而此人是她至親哥哥,她應該感到驕傲,而不是隨著旁人一樣輕看他,最後還由著眾人逼迫哥哥帶著妻兒遠走江南,讓她心底始終覺得愧對早逝的娘親。

        這一世,她要成為哥哥的好妹妹,還要助哥哥接替祖父成為章家的頂梁柱。

        雖然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可能嚇壞哥哥了,可是這間鋪子只有哥哥幫得上忙。

         聽完妹妹的話,章莫恩果然嚇得目瞪口呆。這可是祖父最寶貝的孫女?祖父還曾經感慨,若非三妹妹是女兒身,她絕對是兩榜進士、壯元之質,如今為何對黃白之物起了鑽營之心?

        章幽蘭不慌不忙的將熬夜書寫的冊子擺在章莫恩前面。「這是鋪子計劃書,我已做好萬全準備,唯一缺的是可用之人,還望哥哥出手相助。」

        「鋪子計劃書?」章莫恩怔愣地將目光轉向案上的冊子,漫不經心的伸手一翻,看著看著,兩眼都發直了。這間鋪子以衣裳為主,珠寶首飾為輔,可是在這之外,更重要的是提供量身打造的搭配打扮服務……

        他經商好些年了,見識不少,不過,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做生意方式,這個丫頭何時懂這些東西的?

        「這是我琢磨了多日寫下來的,哥哥應該看得出來,這間鋪子一定可以賺錢,可是再好的鋪子也要有善於經營的掌櫃,要不,只會糟蹋了。」

       章莫恩同意的點點頭,如今他買賣可以做遍大江南北,賺得缽滿盆滿,可不是單靠自個兒,更重要的是手下有許多能幹得用的人。

      「哥哥只要出人,我給哥哥兩成營利。」

       這真的是他的三妹妹嗎?章莫恩不確定的喚道︰「章幽蘭?」

         章幽蘭展顏一笑,「我是,哥哥可以幫我嗎?」

        好吧,雖然不對勁,但是世上不會有人跟三妹妹長得一模一樣來冒充……不對,說是一樣,又不太一樣,以往的三妹妹是高傲,而眼前的她是俏皮靈動……總之,唯一可能的解釋是她受了刺激,因此一反過去的清高,追求黃白之物……這是好事,他一直覺得章家的人太自以為清高了,也不想想看,若非章家原就殷實,單靠祖父那點俸祿,章家能夠不當貪官嗎?不過,他總要弄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你為何生出這樣的心思?」

        章幽蘭可是有備而來,「哥哥知道我被二姐姐推下池子嗎?」

        「是,她倒是不敢做絕了,只是讓你進了溫泉池,要不,這種天氣很容易留下病根。」

        他很同情章妍蘭,這般愚蠢至極的事如何做得出來?

        這種天氣只有溫泉池可以賞花,有誰會去荷花池吹冷風?章幽蘭懶得糾正,可是她與哥哥心情一樣,也很同情二姐姐,二姐姐很可能至今還未察覺自己被利用了。

      「二姐姐如此衝動,是因為不明白太子妃之選取決於皇後娘娘,而非章家。」

      「她是個傻的。」

      「她不傻,只是章家的姑娘缺了心眼,落了人家的套子也不自知。」

      劍眉一挑,章莫恩語帶戲謔的道︰「如今,你也多了心眼了,是嗎?」

      「我是章家的姑娘,章家從來沒有那種藏污納垢之事,自知難以看透人心之險,只好多尋幾雙眼睛,助我看得更清楚些,往後不至於被人蒙蔽。」

    章莫恩頓時明白了。「這間鋪子真正目的是幫你打探消息。」

    「祖父何其聰明睿智,可是也有幾個幕僚;哥哥經商的才能無人能及,可是依然要有許多手下……這難道不是為了多方打探消息嗎?」

    章莫恩不由得發出讚嘆,「難怪祖父如此看重你。」

    章幽蘭聞言苦笑。若非經歷上一世的悲劇,她豈會知道自個兒應該多個心眼?

    「我很好奇,你真的不想當太子妃嗎?」

    「哥哥認為我應該當太子妃嗎?」

    「權力尊貴固然迷人,可是也容易招來禍端。」

    「是啊,人在高處不勝寒。」

    「你能明白最好,不過,祖父是否也能夠明白?」

    「祖父從來都是一個明白人,只是有些時候身不由已。」

    章莫恩不以為然的唇角一勾。人從來不是不明白,而是不想明白,身不由已不過是爭權奪利的藉口,若不是粉身碎骨,絕不會認清楚「捨」其實是「得」。

    章幽蘭輕啟朱唇又闔上。祖父肩負整個章家,章家更因為祖父而走向高峰,教祖父看著章家後繼無力走向沒落,這不是在剜他的心嗎?而哥哥眼中看見的並非章家,他始終為自個兒而活,活得恣意瀟灑,豈能體貼祖父的心情?

      「此事交給我了,不過,我不會白拿你兩成的營利,我也出銀子。」章莫恩舉起手上的冊子,揮了揮,第一次在自己的嫡親妹妹面前如此神氣,他當然要有所表示。

      「謝謝哥哥,我就不客氣了。」

      章莫恩調皮的擠眉弄眼,「手足之間何必言謝?」

      重生以後,章幽蘭第一次發自內心綻放笑靨。這就是她至親的哥哥,真好,今世她定要好好珍惜這份手足之情。

      「對了,三妹妹給鋪子定下名字了嗎?」

      「琳瓏閣。」她拿筆在紙上書寫。

        章莫恩低聲念了一遍,拍掌道︰「這個名字好,琳瓏閣!」

        約過三日,章莫恩就遞了消息給章幽蘭,不但一口氣弄來三位掌櫃——位大掌櫃,專司到府服務,另外兩位同為二掌櫃,分管衣裳和珠寶首飾,還看好鋪子,待她——見過點個頭,此事就可定下來了。

        章幽蘭不能將三位掌櫃召進府,還要查看章莫恩看上的鋪子,便藉著上莊子住幾日為由出府。以往到了京城各名媛閨女繁忙的賞花季,她總是避開前往莊子住上幾日,府裡眾人都習慣了,章老太太按例囑咐幾句,根本沒留意這回陪同的不是二房的二哥哥,而是她的嫡親哥哥。

        這一日,章幽蘭隨著章莫恩出了府,先看了鋪子,接著去章莫恩名下的綢緞莊見三位掌櫃,經一番考校,確定她們可以為她所用,便提出自個兒對琳瓏閣的計劃,說明往後彼此如何合作、配搭。

        當一切商討完畢,已經過了晌午。

        「我原本想帶你去天香樓用膳,可是你再不趕緊出發去莊子,天黑之前只怕到不了。我剛剛讓人去買了糕點,你先吃一點墊個肚子,到了莊子,再好好吃一頓。」章莫恩讓貼身小廝將食盒交給靛藍。

        「哥哥不跟我去莊子嗎?」

        「我要親自去通州碼頭接一批貨,不能陪你去莊子,只能在你回府之前趕去莊子跟你會合,所以你還是扮成男兒身,姑娘家出門在外總是不便。」章莫恩接著將手上的藍色包袱遞給章幽蘭。

        她原先就覺得出門在外扮成男兒身更為方便,只是出府之時若做此打扮,勢必會引發騷動,不得不歇了這個心思。

        「還是哥哥細心,哥哥費心了。」

       「我在外面經商,難免遇到合作的商家是姑娘,她們往往都扮成男兒身。好啦,你們趕緊上路了。」

        從綢鍛莊的後門上了馬車,換了衣裳,重新梳理頭髮,再吃了一些糕點,章幽蘭心想閉上眼睛打個盹,應該就到莊子了。

        誰知她才剛剛有了睡意,馬車突然整個歪了一邊,接著停住,靛藍和石榴同時伸手護住了她。

        石榴懊惱的皺著眉,張口正準備詢問發生什麼事,章幽蘭連忙伸手阻止她,示意她不必著急,外面有那麼多人護著,相信他們有能力處理。雖然與哥哥互動時日不長,可是她已經發現哥哥用人的本領。

        果然,過了半晌,車夫劉老的聲音就傳了進來,「少爺,馬車的車軸斷裂了。」

        石榴狐疑的看著章幽蘭,開口問︰「出府之前,馬車不是會先檢查嗎?」

        「是,可是當時沒發現異樣,應該是在路上撞了什麼,車軸才會斷裂。」

         石榴和靛藍一前一後跳下馬車,接著伸手扶章幽蘭下馬車,章幽蘭走到劉老身邊看著車軸斷裂的車輪,瞧了一會兒,並非太嚴重。「馬車可以撐到莊子嗎?」

      「少爺身子金貴,若是出了意外,老奴擔當不起。」

      「這會兒可以修嗎?」

      「馬車必須拖到莊子才能修,少爺要不要改騎馬去莊子?」

      「我可以騎馬,石榴和靛藍不行。」

      「要不,少爺先歇個腳,讓護衛跑一趟莊子,請莊子的管事派馬車過來。」

        眼前看來,這是最好的方法,可是章幽蘭還沒下達指示,就聽見有馬蹄聲響起,石榴和靛藍立馬走到章幽蘭身側,一左一右護衛她,看著那漸漸逼近的數名黑衣黑騎。

        當目光觸及到那張恨不得遺忘的俊顏時,章幽蘭不由得心中一顫,為何會遇見他?重生前,落水醒來之後,她改變心意嫁給太子朱孟觀,從此待在府裡備嫁,因此新婚之夜才見到朱孟觀……

        其實無論重生前或重生後,他們第一次相遇在更早以前,當時她五歲,第一次隨祖父進宮。那日祖父是奉聖旨帶她進宮陪皇上下棋,而幾個皇子因為陪太后賞花來到御花園,兩方就此遇上了。沒想到重生後的這一世,她堅持不嫁太子,兩人竟然還會在這種情況下相遇。

        石榴和靛藍同時看了章幽蘭一眼,她們感覺得到小姐因為黑騎們的出現變得緊張不安。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小姐認識對方嗎?

        數位黑騎在距離馬車約三步的地方勒馬停住,黑騎上的黑衣人齊整翻身下馬。

        「這是章閣老府上的馬車?」朱孟觀是因為馬車上掛著章府的牌子才靠過來的。

        章幽蘭深吸了口氣,上前恭敬行禮道︰「是,請問公子是?」

        「我與章閣老是舊識,人稱二爺,不知公子是章家哪一位?」朱孟觀的眼神閃過一瞬的迷惑,有種莫名的熟悉感——透著淡淡的蘭花香中,揉和著一股揪心?

       「在下排行第三。」

        「章三公子是要去章家的莊子嗎?」

       「二爺知道章家的莊子?」

       「我去西郊馬場正好經過章家的莊子,有幾次在那兒巧遇章閣老。」

        祖父幾乎每月都會上莊子住上兩三日,說是來垂釣、登高,其實是想沉澱心情,而朱孟觀經常會去八王爺的馬場,在此巧遇祖父也很正常。

      「章三公子的馬車有何問題?」

      「車軸斷裂,在下正想派護衛跑一趟莊子,請管事派馬車過來。」

      「這會兒快日落了,不如讓我的馬車送你們一程。」

      她沒看見馬車,可是他不會無端說出這樣的話……這種感覺不太妙,她只想離他遠遠的,不願意跟他牽扯不清。

      朱孟觀顯然看出她的疑惑,便道︰「今日隨我出門的還有一輛馬車,因為馬車載了不少物資,行駛較慢。

      雖然坐我的馬車可能擁擠不便,但至少能在天黑之前到達莊子。」

        有一瞬間,她差點脫口說「不必了」,還好最後一刻忍下來,她的拒絕勢必讓人困惑不解,朱孟觀這個人的心思很細膩,她若是讓他起了疑心,反而自添麻煩。

      「不過,不知道二爺的馬車何時會到?」她盼著朱孟觀的馬車太過笨重,半路翻車……

      這是不是太惡毒了?

      「應該到了。」話落,馬車果然出現了,行駛的速度並不慢,只因為朱孟觀和幾名侍衛騎馬,當然不是馬車可以跟上的。

        章幽蘭無聲一嘆,道一聲謝謝,轉頭吩咐劉老慢慢將馬車駕回莊子,便帶著石榴和靛藍坐上朱孟觀的馬車。

      「小姐,這位二爺是誰?」靛藍低聲詢問。小姐行事向來謹慎,不可能隨意上人家的馬車,且這位二爺並未清楚表明身分。

      「你認為有誰敢在京城自稱二爺?」

        靛藍怔愣了下,驚愕的瞪大眼睛,「太子?!」

        章幽蘭蔫蔫的點點頭,石榴不由得驚聲一叫,立馬招來靛藍斜眼一瞪,她連忙用手梧住嘴巴,無辜的眨著眼睛。

       「小姐,萬一教他發現你是章家三姑娘,如何是好?」靛藍與石榴心情一樣,皆憂心忡忡。如今小姐最怕的莫過於那位太子,沒想到一出城就遇見了,還在他的面前假冒另外一個人……怎麼覺得「天要亡小姐」呢?

        章幽蘭的目光轉為嚴厲。「你們只要管緊嘴巴,別再小姐叫個不停,他絕不會發現。」嘴上很有信心,心裡卻不踏實,說真格的,若非祖父嚴令章家子弟不能與任何皇子往來,她這個冒牌的章三公子很快就露餡了。

      「是,少爺。」

        不過,今日的巧遇如同一塊壓在心上的石頭,再來一次,難保不會就此牽扯不清……

        呸呸,絕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她可別庸人自擾,先將自個兒嚇出病來。今世,他是他,她是她,他們是不相干的兩個人。

TOP


第二章 越是避開越是相見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聰慧玲瓏心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非卿不娶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太子的情話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接二連三被君救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嫁定太子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太子後院各花爭寵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一石二鳥絕後患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人生圓滿飄孕味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本帖最後由 shek 於 2018-3-10 15:05 編輯

[
番外 小棉襖

    章莫恩始終沒有搞懂一件事——為何他的人生會從走遍天下的「商賈」變成窮巴巴又沒自由的「官吏」?

    若非他的小妻子太會賺錢了,小小彌補他當不了賺盡天下銀子的失落,要不,他真不知道如何活下去。

    可是,當他看著小妻子歡快的看帳冊打算盤,他又很郁悶,為何金元寶在小妻子的眼中永遠比他重要?他難得從皇上那兒討到三日的休假,她就不能多分點注意力給他嗎?

    「玉妹妹,我們生個小棉襖吧。」章莫恩誓言今晚要得回她全部的注意力。

    宋玉荷斜睨了他一眼,手上撥打算盤的速度並未因此慢下來。「你怎麼敢跟皇後娘娘搶‘玉妹妹’?」

    「好好好,小賢妻,我們生個小棉襖吧。」雖然有兩個兒子,但是他一點也沒有當父親的感覺。

    「可是我很忙。因為嫁給你,忙著生孩子,我和七妹妹的香料鋪子直到今日才如願開幕,至少要忙上一兩年生意才能穩定下來。」

    「祈雲天要回來了,七妹妹沒空管香料鋪子。」

    「這是兩回事。」

    「小賢妻,我求求你,我們生個小棉襖吧。」

    頓了一下,宋玉荷終于放下算盤,抬頭看著章莫恩。「這是你求我哦!」

    章莫恩很用力的給她點點頭,甚至還想問她︰要不要我噴淚證明誠意?

    「無論我有何要求,你都會全力配合?」

    章莫恩再一次給她用力點頭。

    宋玉荷像個高貴的公主抬起下巴。「你去關門,側間值夜的丫鬟也趕出去。」

    章莫恩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有必要如此慎重嗎?羅帳一扯下,側間值夜的丫鬟應該听不見。

    「不是要全力配合嗎?」

    是啊,想要超越金元寶在小賢妻心目中的地位,他的配合度當然要高一點,可是當他安排好了再回來,看到床邊多了一個大銅鏡,他立刻兩眼暴凸……不會吧,春宮圖上面怎麼有這個玩意兒?

    「我對這個一直很感興趣,今晚我們就來試試看吧。」宋玉荷興奮得整個人撲到章莫恩身上,雙手緊緊抱住。

    章莫恩咽了口口水。「小賢妻,這會不會太刺激了?」

    宋玉荷靠在他的耳邊道︰「我听說宮里那一位更刺激。」

    「我豈能跟皇上比呢?」他可是非常容易害羞的男人。

    「你還要不要小棉襖?」

    「要,我要小棉襖。」

    「那就乖乖的來吧。」

    此時,章莫恩猶如受到凌虐的小媳婦。雖然他也很享受這樣的刺激,還樂得直喊著再來一次,可是相對活潑好動的小賢妻,他就像被趕鴨子上架的小媳婦,不過,至少十個月後他如願的得到小棉襖——他最寶貝的女兒。


番外 藏書閣的春光

    他說她不會後悔,直到這一刻,她終于可以發自內心笑著說,她不會後悔!

    從今世醒來至今,正好十年了,換言之,前世這一刻是她孤單面對死亡的時候,可是這一世,她已經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不,應該是四個孩子的母親,當初上官玉嬌生了一個女兒,朱孟觀堅持將孩子交給她教養,她答應了,倒不是因為朱孟觀的理由——上官玉嬌只會養壞孩子,而是孩子在她身邊,丫鬟婆子不敢輕慢。

    不過,她也讓孩子親近上官玉嬌,深宮寂寥,有個孩子可以成為慰藉,日子才過得下去,且孩子更需要明白,沒有娘懷胎十月將孩子生下來,豈有你的存在?娘就是娘,一生要愛她敬她。

    如今,她不只是四個孩子——兩兒兩女的母親,還得到一個帝王完全的寵愛。朱孟觀很努力守護承諾,無論有多少人以為皇家開枝散葉為由,要他充實後宮,他總是鏗鏘有力的說︰「大周南北強敵如狼似虎,時時伺機將我們吞吃,你們還要朕沉迷後宮,是何居心?」

    眾人紛紛閉嘴,可是又有誰不知道,他一得閑就留戀慈寧宮,折騰皇後整夜無法睡覺。

    很奇怪,她至今不曾有霸佔他的念頭,是因為重來一世,凡事看得更淡了嗎?她不知道,但她始終認為這個男人先屬于天下,才屬于她,她會努力成就他想要的大周盛世,看著空有其表的大周漸漸有了發出怒吼的本錢,還有,當他派人來點餐的時候,她親自為他下廚,當他充滿精力要做這個做那個,她就陪他做,當他苦惱拿不定主意時,她就搬來相關的聖賢之言與他一起研讀,一起沉澱思索最適合的決定……

    總之,她不會讓他生出孤單的感覺。可是即便如此,這個男人還是很喜歡向她抱怨——

    「你都不關心我?」如今都過三十而立了,朱孟觀扮起耍賴撒嬌的孩子還是很得心應手。

    「我今日不是為皇上下廚了嗎?我得準備明日為四個孩子上課。」

    她每五日為孩子們上一次課,以棋藝為主,分享生活哲學、學習辨識草藥為輔。原本是要請祖父當孩子們的師傅,可是祖父一心想在章家再培育出一個探花郎,而祖父認為在大周沒有人棋藝比她好,還不如自己當孩子們的師傅,朱孟觀深表認同,于是她就成了孩子們的師傅。孩子們很喜歡這堂課,倒不是真的有多愛下棋,而是可以不受任何人打擾霸佔母親。

    「你不用準備,兩三下就可以打敗他們。」

    「明日我要教他們辨識枇杷葉,還親手教他們煮枇杷洋參茶。」

    「枇杷葉就枇杷葉,哪還用得著你費心的教他們?還親自給他們煮枇杷洋參茶,這會不會太過分了?」朱孟觀不著痕跡的將她整個人抱到身上,她手上的書冊隨即落到一旁。

    章幽蘭無聲一嘆,雙手圈住他的脖子。「皇上今日有何開心的事?」

    「我們在南蠻打了大勝仗,祈世邦搶在信使之前派人快馬回來告訴我詳細過程,過三日朝堂就會有消息了。」

    「恭喜皇上。」

    「這是你的功勞。」

    「我又不會打仗,哪是我的功勞?」

    「若非你勸我用上官逍搭配雲祈天,一個沖鋒陷陣,一個負責偵察、擾亂敵軍後方,不會有如今這樣的大勝利。」

    南蠻從五年前先皇在位就開始不斷擾邊,後來派了熟悉南蠻的雲祈天下去,大周終于不再處于挨打,可是想贏過南蠻,還是差距甚遠,他想過將一手建立的驃騎隊送去南蠻,可是北夷就怕伍丹陽領的驃騎隊,這一動,北夷難道還能安安靜靜看著嗎?

    後來幽兒建議他用上官逍。他一想到上官逍曾經覬覦她,他就火大了,怎可願意用他?可是她不斷的安撫他,教他想想大周,想想在南北方飽受戰火的百姓,他決定放下成見用上官逍,還派了祈世邦監軍,沒想到上官逍竟然成了雲祈天最好的幫手,總算撼動南方的局勢。

    「無論何種建議,皇上不采用,就沒有意義。」她的建議是看重上官逍打仗的才能,也帶著私心。她的受寵實在太令人吃味了,索性拉上上官家分散注意力,上官玉嬌可是後宮另外一個有子嗣的女人。

    「不管啦,我要獎賞你。」

    為何她會生出一種反過來的感覺?章幽蘭微挑著眉。「獎賞我?」

    朱孟觀點點頭,很慎重的道︰「今晚讓你享受一下滿室書香中的刺激。」

    章幽蘭不敢置信的瞪大眼楮,「朱孟觀,你怎能打藏書閣的主意?」因為看他為國事操煩,他喜歡拉著她四處冒險胡鬧,她都順著他,可是跑去藏書閣……這實在太囂張了!

    「你不好奇嗎?」

    「不好奇。」

    「可是,朕好奇死了,你還可以在那兒念書給朕听,應該特別有意思。」

    兩人私下的時候,若他自稱「朕」,這就表示此事他非做不可,而每一次都是這種事的時候用上「朕」。

    「朱孟觀,這不好吧,我可以在這兒念書給你听。」他真的很愛念書這種方式,說是支離破碎得太令人興奮了……為何以前會認為他不好色?

    「今晚我們去藏書閣念書,朕給你挑一本很有學問的書。」

    章幽蘭好想喊救命,可是整個皇宮權力最大的是他,就是太後也管不了他。

    「我們走吧。」朱孟觀笑得無比邪惡,直接抱著她走去藏書閣,而伺候的宮女太監見了紛紛垂下螓首,無聲哀嘆,今晚皇後娘娘又不能睡覺了。

    因為這一夜的刺激,章幽蘭十月後生下第三個兒子,而這個兒子後來還成為大周最有學問的大儒,還好他自始至終不知道自個兒是如何被制造出來的,要不,他一定會氣得吐血。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

    若是可以重來一次艾佟

    記得小時候曾玩過一種迷宮的游戲,在一張長方形的紙上畫下一條有許叉路的路,走錯了,不但無法到達終點,還會遇到怪獸,被怪獸吃掉,也就表示游戲結束了。玩游戲時,通常會將紙張卷起來,用意是為了避免玩游戲的人可以看見哪一條是正確的路,哪一條是錯誤的路——這就如同人生,沒有人知道未來會如何,只是走到每一個叉路時,我們做了自認為對的或是比較好的選擇,當然,人生終究不同于迷宮游戲,一次錯誤的選擇不見得會游戲結束。

    佟在寫《嬌寵相國女》女主角章幽蘭,其實一直在想的就是選擇。相信每個人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若是可以重來一次,還是會做相同的選擇嗎?在許多時候,我們的答案往往是——若是可以,我寧可……至少對佟來說,佟寧可大學讀歷史系,而不是企管系,雖然歷史系不見得就可以跑去考古,但是佟對歷史的喜歡絕對高于如何經營公司。

    有機會重來一次,章幽蘭做了不同的選擇,雖然她的人生伴侶還是原來的那一個,但是懷抱著不一樣的態度,結果就會不一樣。

    人生無法避開的一直在選擇,如何選擇才是最好的,沒有一定的答案,而真正決定好與不好在于一個人的智慧,而人的智慧往往隨著年齡增長,因為閱歷越多,看得越深越透澈,心胸也越寬闊(不難了解女主角為何要寫重生的)。

    驀然回首,發現這篇後記好像太嚴肅了,還是趕緊收住,總之,祝福每一個人都是有智慧的人。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谢谢

TOP

謝謝

TOP

谢谢

TOP

谢谢

TOP

谢谢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