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金晶《不忘初心》


出版日期:2016-12-23

女人寵不得,給她幾分顏色,馬上開起染坊;
男人哄不得,給他一絲挑逗,馬上無法無天。

沈冰心是沈侍郎的庶女,排名第五,自小沒娘疼、
沒爹護,性子乖巧,她不求榮華富貴,只求不做富人妾。
為了嫡姊能嫁入高門,她成了陪嫁小妾。身為妾被專寵,
老王妃送來避子湯,沈冰心不敢討寵,只想掙銀子傍身。
男人的真心不值錢,寄身在王爺府里,她沒名沒分,
就是個暖床小妾,一旦新妾入門,她就是個膩了的玩意兒,
為此她逃跑了,卻在出城門時被南宮晏給追上。
怒氣騰騰的他說將軍之名是他掙來的、將軍府是皇上賞賜的,
他的女人,他護得住。以後她就是將軍府的女主人,
她要做什麼就做什麼,什麼都歸她管,她問他那也包括他這個將軍?


第一章

    臨安伯府,沈夫人帶著自己的嫡女沈冰玉坐在臨安老夫人左手邊,一旁的貴婦人也帶著女兒愉快地交談著。

    沈冰心縮了縮腳,往旁邊站好,在沈府排名第三的沈三輕輕地說:“做嫡女真好。”

    沈冰心快速地看了她一眼,微微低聲提醒,“三姊姊。”

    “難道我說錯了?”沈三輕笑,“罷了,她們有她們的圈子,咱們也有咱們的圈子。”說著,沈三往別的小姐們走去。

    今日是臨安老夫人的壽辰,沈夫人帶著一干女眷到臨安伯府祝壽,沈冰心一個小庶女無事可做,又不像沈三有自己熟識的姑娘家,她拘謹地站了一會,便安靜地退了出去。

    屋外的雪兒看到沈冰心走了出來,連忙將手臂上的披風披到沈冰心身上,“五小姐。”

    “嗯。”她低低地應了一聲。

    “五小姐要去哪?”雪兒問。

    “就在院子裡走走。”沈冰心淡淡地說。

    “是。”

    雪兒陪著沈冰心在院子裡走,院子外有一座梅林,梅花還未開,樹幹孤零零的,看著格外的高傲、冷清。

    沈冰心緩緩地走進了梅林,看著樹幹,雪兒守在她身邊。沈冰心伸手撫了撫那樹幹,神色有些悲傷。

    沈冰心的纖纖玉手輕撫著樹幹,那珍惜的模樣吸引了不遠處的一個男人,男人坐在樹上,居高臨下地望著她,看不清她的臉,卻能感受到她的悲涼。

    “五小姐,我們出來一會便要回去,不能待太久。”雪兒小聲地提醒道。

    沈冰心點點頭,手指戀戀不捨地離開了樹幹,小臉抬起的那一瞬間驚到了樹上的男人,男人的眼睛閃了閃,料不到這麼多年沒見,居然還會再見她。

    看著她梳著的少女髮髻,他唇角微彎,原來她還未嫁人。

    南宮晏忽然從樹上跳了下來,原本要走的沈冰心被嚇到了,她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她沒想到一個人可以毫髮無傷地從樹上直接跳下來。

    南宮晏的狐狸皮靴踩在草上,雙手背在身後,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正要開口打招呼,沈冰心卻狠狠地往後一退,防備地看著他。

    他的笑容僵在了臉上,“你……”

    “男女授受不親,公子有何事?”她冷冰冰地看著他。

    他的唇抿了一下,神色也淡了下來,“抱歉,嚇到小姐了。”

    沈冰心神色認真地說:“公子,這裡是女眷待的院子,男眷在那邊。”她指了指方向。

    南宮晏眯了一下眼,渾身氣勢一放,敢情她在趕他走。

    沈冰心覺得周遭的空氣一下子冷了,她好心告知他怎麼去男眷的院子,他怎麼看起來反而生氣了?她蹙眉,將小臉撇開,不願理這麼無禮的人。

    南宮晏冷眉一橫,聽了她的話反而不走了,薄唇微微一笑,“越來越不可愛了。”還是小時候可愛些。

    沈冰心神色微沉,“公子請自重。”

    南宮晏沒有說話,丟了一個冰冷的眼神給她,轉身走了。難為他記了她這麼多年,她倒好,壓根不知道他是誰,他的模樣和以前根本沒什麼變化,她若是有心,怎麼會記不住,這個小女子根本沒有將他當一回事!

    “這位公子好奇怪。”雪兒緊張地說。

    沈冰心沒當一回事,“不用理會。”也許只是一個無所事事的男子吧,她轉身回了院子。

    南宮晏走出了梅林,神色不愉,喊了身邊的侍衛,“去查查看她是跟什麼人來的?”

    “是。”

    那時只知道她的名字,倒是不知道她是什麼身分。南宮晏的手輕輕地撫摸著腰間的佩環,眼裡閃爍著不知名的情緒。她,竟忘了他……

    記憶中的稚嫩聲音猶如昨日般在他的耳邊響起,東南山,西北河,千古江山。溫柔鄉,英雄塚,英雄無覓。

    黃沙血,淚中飄,烽火連城。孤兒怨,白骨泣,金戈鐵馬。舞榭歌台,愚人不知喉中刺,尤抱美人懷中樂。千里長沙,將士如虎吞江河,所向披靡護眾安。

    甜糯糯的聲音從牆角傳了出來,一個挺拔的少年靠著牆,只是聽著,他的腦海裡不禁繪畫出她白嫩的小臉上氣得染了兩團紅暈,他不由自主地爬牆去看。

    那牆角站著一個女孩,他揚著頭問:“小丫頭,小小年紀的倒是在作詩。”

    她嚇了一大跳,生氣地看了他一眼,“哼,你小小年紀倒是在爬牆。”

    “哈哈,你這首詩倒是不錯。”他笑著說。

    正在氣頭上的女孩一聽,立刻轉過頭,“當真不錯?”

    “小王我……咳,確實不錯。”

    她紅著臉頰,“聽爹爹說,將士要去打仗了,我爹爹高風亮節,說將士們很辛苦呢。”

    “自然。”他笑著贊同,“你這首詩是為了討好你爹爹?”

    女孩紅著臉,悶悶地說:“嗯。”

    “那做好了為什麼不拿去?”

    “我……”她不說話。

    他鼓吹道:“快去吧。”

    她猶豫地看了看他,腳邁開一步又回頭,“謝謝……”

    “嗯,我等你的謝禮。”

    她瞪了他一眼,卻不是真的生氣,這人說她作的詩好呢。她難掩喜悅地說:“若是爹爹喜歡,我請你吃我最愛的糕點。”

    “什麼糕點?”他問。

    “桂花糕……”女孩的聲音越來越遠,漸漸地聽不清了。

    他趴在牆上想著,他堂堂一個王爺還覬覦她的糕點不成,不過,他反常地沒有動。

    少年想到打仗,就有一股滿腔熱血,經過牆邊正好聽到女孩的聲音,稚嫩、懵懂的閨中女孩怎麼可能知道這戰爭的殘酷,也只會寫寫詩聊表,可他聽了以後只覺得氣血更翻騰。

    他無聊地趴了一會,女孩急步跑了回來,朝他伸出一雙手,白嫩的手心格外的好看,“謝謝你,大哥哥,爹爹說我的詩好呢。”

    他笑著,看著她手心的桂花糕,並不是他吃的那種整齊的糕點,桂花糕的邊都有些鬆軟了,一看便知不是什麼上好的桂花糕,他伸長了手,拿了過來,望著她眼巴巴的眼,他笑著捏了一半放入嘴裡,“另一半你吃。”

    女孩一聽,兩眼如星星般閃亮,“謝謝。”隨後珍惜地放入嘴裡,甜甜地笑著。

    這是他一輩子吃過最難吃的桂花糕,卻也是他這一輩子最難忘的桂花糕,在沙場上的每一天,他都會想起這個女孩,以及她純真的笑容。

    “你叫什麼名字?”他問。

    “我叫沈冰心。”她笑笑地說。

    那時的她,笑容甜美,天真無邪,所以才能在他冷硬的心上留了位置,只可惜,如今再見佳人,佳人卻不認他了。

    南宮晏沉默地站著,等到壽宴結束,他便騎馬回去。馬停在一座低調但難掩富貴的府邸前,牌匾上寫著,晏王府。

    南宮晏下了馬,小廝立刻恭敬地將馬牽走,他快速地走了進去,往書房裡走,他剛一坐下,侍衛走了進來,行禮道:“王爺。”

    “打聽到了?”南宮晏淡淡地挑眉。

    “是。”侍衛頷首,“這位姑娘名為沈冰心,是沈侍郎的庶女,排名第五,性子乖巧、安靜。”

    沈冰心,沈府庶女。修長的指尖敲著桌案,嗒嗒的聲響在靜謐的書房裡響起,半晌,南宮晏問道:“可許配人了?”

    侍衛一愣,想了一下,“沒有,沈小姐今年十五。”

    “按理說是該婚配了。”南宮晏淡淡地說。

    侍衛想了想,“沈府的幾位小姐們都還未許人。”

    南宮晏笑了一下,“是嗎?”便不再多言,拿起了一旁的狼毫筆書寫了起來。

    幾日後,沈冰心從雪兒的手裡接過了籃子,緩緩地往府中的洛溪湖去,那湖不是天然湖,不過是沈家祖宗為了景致而造,但是水也很深,要是一個成年男子下去,起碼要到脖子那裡。

    洛溪湖邊楊柳飄飄,風景如畫,她挑了一個安靜的位置,藉著大樹的隱蔽位置,她默默地擺出香燭、冥紙,她將冥紙拿出來,手很巧地折起了很多元寶、衣衫、屋子。

    等腳邊堆滿了,她開始點燃香燭,她拿著元寶,“這都是女兒折的,你和弟弟在那裡可不能缺銀子。”又拿起衣衫,“也不知道你那裡是冷是熱……”

    等這些燒得差不多的時候,沈冰心拿起了屋子,“沒屋子想必沒地方睡。”

    燒呀燒的,等折的東西都燒了,沈冰心的唇角露出一抹笑容,在燭光之下格外的溫暖,“你缺什麼都要告訴女兒,女兒給你備著,你進夢來告訴女兒。”

    她的聲音又溫柔又輕飄,神色恬靜,等香燭燒盡這些,她站起來用旁邊的土熄了火。

    沈冰心眼含憂傷,不由得陷入了回憶中。那時候她還很小,才五歲,她的生母袁姨娘懷了身子,大家都說那胎是一個兒子,袁姨娘很開心,直拉著她的手,要她以後好好照顧弟弟。

    後來,袁姨娘產子,確實產下了一個兒子,但卻是死胎。

    袁姨娘哭著,抱著弟弟癲狂了起來,不斷地亂跑,她小小的身子跌跌撞撞地跟著袁姨娘跑,跑呀跑呀,袁姨娘終於在湖邊停下了,對著她大哭,“心兒,姨娘心心念念的就是一個兒子,如今你沒了弟弟,姨娘卻是什麼都沒了,老爺的寵愛沒了,將來也沒有人給姨娘養老,什麼都沒了!”

    沈冰心哆嗦著,“姨娘,心兒養你、心兒疼你……”

    “嗚嗚……”袁姨娘溫柔地搖搖頭,“偌大的沈府,容不下一個姨娘,也容不下姨娘的兒子,這便是妾的悲哀。”

    “姨娘、姨娘。”沈冰心害怕地喊著。

    “甯做窮人妻,不做富人妾……”袁姨娘一邊說著一邊往那湖走去,小小的沈冰心待在湖邊,看著漸漸消失的袁姨娘。

    “啊!”沈冰心瘋狂地尖叫,丫鬟、婆子趕了過來,卻沒有人下水,湖邊亂成了一片,她放聲地喊著:“不要啊、不要啊,姨娘!”

    鋪天蓋地的黑暗朝沈冰心襲來,等沈冰心再次醒來時,袁姨娘和她弟弟的屍身已經入土為安了,埋在哪,沒人知道。

    她跑去問沈夫人,抱著沈夫人的腿哭著。沈夫人讓人將她帶走,只淡淡地說了一句:“不過是妾,還想要進祠堂?呵呵。”

    那時沈冰心不知道妾是什麼,妾又怎麼了。直到長大,沈冰心明白了,妾,任人宰割,身不由己,不管生前多得寵,死後連副棺材也不會有,用草簾卷一卷便埋了,就如她那命薄的姨娘。

    沈冰心垂眸抬手擦去眼角的淚,“姨娘,做妾不由己,做庶女同樣呢。”她的唇角露出一抹苦澀。以後她的婚事,沈夫人也不知道有什麼打算,但她一個庶女,定然是沒什麼好夫家等著她的。若是能撈到一個低戶正室做做最好,已經是她最好的出路了,怕就怕在沈夫人會將她許給別人做妾。

    她不願做妾,就如袁姨娘說的,就是嫁給窮人,她也甘願,她不要做一個妾侍,從此以後,她的兒女也是庶出,周而復始,一生一世都悲苦。

    停止思緒,看著平靜的湖,沈冰心眺望了湖一會,她緩緩地轉過身,往院子裡走。她神色又漸漸地冷了下來,面無表情,彷佛只是一具行走的屍體,少女纖瘦的身體宛若在風中便隨時折斷一般,卻又透著一股堅韌不拔的風骨。

    沈冰心剛回了院子,雪兒給她泡了一壺熱茶,她喝了一杯熱茶,懶洋洋地靠在桌上。

    “五小姐。”雪兒收了衣衫,進屋說道:“方才李嬤嬤過來,說是兩日之後,夫人要帶小姐們去龍井寺。”

    沈冰心頷首,靜靜地捧著茶盞,望著窗外,“都秋天了。”

    “是啊。”雪兒應和道。

    沈冰心望著杯中的茶葉,心中微歎,明年她就十六了,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親事等著她。

    龍井寺,沈夫人帶著沈冰玉去了禪房,沈冰心則是坐在誠心地跪在墊子上,如同佛殿裡的每一個善男信女,她專心地在心中祈禱。

    “又見面了。”

    熟悉的聲音讓沈冰心的眼睛猛地睜開,她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人,那人是在臨安伯府見到的放肆公子,他身邊站著正是龍井寺的主持惠和大師,惠和大師對著男子行禮便退開了。

    沈冰心不知道這個男人的身分是什麼,但惠和大師在民間聲譽很高,連皇上也曾召見過惠和大師,能讓惠和大師行禮的人,定然是貴人。

    他囂張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令她微微不安,她下意識地尋找雪兒,才猛地想起雪兒去替她添香油錢了。

    沈冰心急忙地站了起來,走出了佛殿,可他尾隨而來,來到她的面前,“沈小姐……”

    “這位元公子,我不認識你。”沈冰心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人長得如此俊,可她下意識地就想逃。

    南宮晏的眼微暗,“南宮晏。”

    沈冰心抬頭微詫,南宮晏的大名只怕是三歲小兒也知道,因為南宮晏是赫赫有名的閻羅將軍,在沙場上殺敵無數,年紀輕輕便立下汗馬功勞,將邊境護得如同銅牆鐵壁。

    “你很驚訝?”她的驚訝倒是令他有些意外。

    “王爺。”她低下頭,不敢多看他一眼。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頷,輕笑,“本王嚇到你了?”

    嚇倒是不嚇,只是沈冰心想不通他找她何事,“王爺,找小女可有事?”

    此刻她少了一些疏遠,對他更為恭敬,只是她這樣的態度,南宮晏也有些不悅,“抬頭說話。”

    她微微往後一退,這才抬頭看他。

    “笑一個給本王看一看。”

    沈冰心怔住了,讓她笑一個?她臉色鐵青,生氣地說:“王爺可知道,即便你是皇族,也不能這樣欺負人。”

    南宮晏哂笑,他不知道自己簡簡單單的話引起了她的誤會,他不過是看她這副冷冷清清的模樣不順,想念記憶中那抹甜笑,哪知他說的話令她誤解了。

    沈冰心氣得握緊了拳頭,她又不是什麼勾欄裡的姑娘,被他這樣調戲,當真是氣煞人了。

    “你……”南宮晏正要開口解釋一下,哪知她突然轉身往後走,而她腳下正是臺階,她一個踩空,便往旁邊倒了過去。

    他伸手攬住她的腰身,將她往旁邊一帶。她還未站穩,便急急地推開他,“謝謝。”

    他懷裡軟軟的感覺還未散去,她臉上已經掛著冷霜,一副讓他離她遠一點的模樣。

    “本王救了你一命……”南宮晏捏了捏手,覺得她纖細腰身的觸感還在掌心裡殘留著。

    沈冰心望著他,等著他的下文,他卻沒有說話了。

    驀地,他豁朗笑了,轉身離開,料不到,長大後的她會這樣的冷冰冰,可生氣時又這樣的水靈,他忘懷不了的笑容,與她此時的模樣一點一點地重合了。

    救命之恩,就拿她的一輩子來還吧。陰冷的眼摻雜了少許的暖意,南宮晏背著手往外走,風起,紫荊長袍微揚,他漸漸地遠行。

    沈冰心望著他的背影,心想,以他的身分,那句話定然是逗她玩吧。心下一松,她微微搖搖頭,轉頭時,見雪兒急急地跑過來,“五小姐,你去哪了?”

    “我有些累。”沈冰心低低地說。

    “那五小姐趕緊去禪房裡休息吧。”說著,雪兒扶著沈冰心往禪房走去。

    晏王府。

    “你願意成親了?”晏老王妃驚喜地看著南宮晏。

    南宮晏坐在位置上,嘴角帶著笑,“母妃,可好?”

    “當然好。”晏老王妃難掩笑意地說:“你少年有成,有些事情不願我插手,我盼你成親可是盼得望眼欲穿啊。”

    “母妃也不問問是什麼人?”

    “是什麼人?”晏老王妃順勢問道。

    “沈侍郎的女兒。”南宮晏說道。

    “哦?沈大小姐,嗯,樣貌、體態都不錯,知書達禮……”

    南宮晏垂眸喝著茶,“不是她。”

    晏老王妃看向他,“什麼意思?”

    “兒子想娶的是……”南宮晏微頓,“沈侍郎的庶女。”

    晏老王妃的臉一沉,“晏兒,休得胡鬧,你堂堂一個王爺,怎麼能娶一個庶女當正妻。”

    南宮晏喝了一口茶,將茶盞放在一旁,“母妃覺得如何是好?”

    晏老王妃沉著臉不說話,南宮晏微垂雙眸,低沉的聲音輕響,“若要兒子成親,也不是不可以。”

    晏老王妃一時間又沉不住氣,只歎了一聲,道:“你說吧。”南宮晏的倔強她很清楚。

    “要我娶沈大小姐可以,不過我要納一位庶出的沈府小姐為妾。”

    晏老王妃瞠目結舌地看著他,“你、你可是當真?”

    “自然。”南宮晏輕笑地點頭。

    晏老王妃笑了一聲,“不知道那位庶出小姐是哪一位?”

    “到時候不就知道了嗎。”南宮晏輕笑。

    晏老王妃歎氣,這裡子跟晏老王爺一樣啊,老奸巨猾,心思藏得深,任誰也猜不透。

    “既然如此,便讓人準備吧。”晏老王妃倒也不在乎,“到時候那庶出小姐進府,該守的規矩還是得守,至於你,該給正室的臉面不能少。”

    在晏老王妃的眼中,妾也沒什麼大不了,南宮晏願意娶妻便成了,到時候那妾要是折騰出什麼麼蛾子,她絕對不會輕饒。

    南宮晏低頭品茶,“母妃說得是。”

    第二日,晏老王妃便請了京城有名的金媒婆上沈府說媒,等媒婆離開之後,沈夫人便讓人喊了沈冰玉過來。

    “你也十七了,娘之所以一直沒為你訂親,就是想給你找一個好夫婿,如今人選倒也有……”沈夫人慢條斯理地說。

    “娘說的可是晏王?”沈冰玉笑嘻嘻地說。

    “你知道了?”

    沈冰玉捂嘴嬌笑,“金媒婆上門的事情院子裡的丫鬟、婆子都知道了。”

    “一群碎嘴的下人。”沈夫人略微不高興,“雖然說的是好親事,只是那邊有一個要求。”

    沈冰玉揚眉,“什麼要求?”她沒想到過晏王會想娶她。她此刻心情略微激動,兩頰染著緋紅。

    “你嫁入王府之後的一個月,納你的一個庶出妹妹進府做妾。”沈夫人微怒。

    沈冰玉一笑,“呵呵,女兒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呢,不就是納妾。”沈冰玉不屑地說:“到時候要打要殺還不是女兒一句話,娘怎麼只尅在小事上呢,這晏王府的親事是頂好的了。”

    沈夫人聽出了門道,好笑地說:“女大不中留,留來留去留成仇。”

    “娘。”沈冰玉嬌嗔道,又問:“不過女兒很好奇,是哪一位庶出妹妹?”沈冰玉的眼裡射出一道冷光。

    “若是娘知道,還要告訴你,增添你的煩惱嗎,哼,早被娘收拾了。”沈夫人冷笑。

    沈冰玉無所謂地笑了,“娘放心吧,不過是一個妾。”

    沈夫人的心這才微定,“你說得是。”

    沒多久,沈府的人都知道了沈大小姐沈冰玉將要嫁給晏王南宮晏的事情,沈冰玉的婚事定在了下月的初八。

    當沈冰心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她吃驚了,沒想到那個總是逗弄她的南宮晏居然要娶沈冰玉。

    乍一聽這個消息,沈冰心微微放心,想必以他們以後的關係,南宮晏不會再為難她,更不會出言不遜了。

    “大小姐的命真好。”雪兒感歎地說。

    沈冰心微微一笑,“是啊。”但願她的命也能好些。不求夫君貌若潘安,也不貪求榮華富貴,只願她能堂堂正正地當一個正室,即便是低門低戶也無妨。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x

TOP

...

TOP

谢谢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謝謝

TOP

謝分享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