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澀女醋男》


出版日期:2016-12-08

她的男人太霸道,她說要分手,他卻非她不娶;
他的女人太難搞,他又不是不娶,她竟然鬧分手。

陳芸芸只是公司一個很小咖的小職員,就算能力再好,
也很難入了總裁喬奚的眼,畢竟他身邊女人不少,她不敢妄想。
誰知,她都躲得老遠,這男人怎麼就纏上來了,她承認自己心動,
畢竟總裁大人是她的天菜,可她不玩一夜情,男歡女愛這種挑情手段,
她沒玩過,更不想跟總裁大人當床伴。她以為,
喬奚不過是想跟她上床,一旦玩過了,他就膩了。才發現,
自己根本是引狼入室,總裁大人哪里是想玩一夜情,
不然哪會人都被他啃了,屋子也讓他佔了,他還不放手。
明明是他說想玩的,那她不想玩不行嗎?她這人很笨,
玩不過他的無賴,也趕不走他,那她去找男人結婚總可以吧?


第一章

    喬氏集團第三十二層秘書室裡,安靜的辦公室裡,每一個員工都正在認真地工作。

    一扇外面看不見,而從裡面卻能清楚地看清外面狀況的窗戶隔離了秘書室和總裁辦公室,一道偉岸的人影便站在窗前。

    哪怕是一個員工在摳鼻子,哪怕是一個員工在挪臀部,從總裁辦公室的窗戶往外看,能清清楚楚地看清他們的所有動作。

    此刻喬奚的目光落在一雙白嫩的小手上,那雙縴縴玉手很白、很嫩,指尖圓潤,沒有任何花哨的裝飾,敲擊鍵盤的力道顯示了小手的主人非常嫻熟的打字功底。

    再往上看,便是明顯有34C罩杯的胸圍,嗯,波濤洶湧,白色襯衫搭配黑色A字裙巧妙地勾勒出了此人的曼妙身姿。繼續往上,是一對漂亮的鎖骨,宛若明亮的彎月般勾人心弦,接著繼續往上看,天鵝頸,女生都很想擁有天鵝頸,因為很漂亮,也很仙氣。

    再往上,是一張清秀的小臉,若方才看到的是重口味的川菜,現在則是清湯掛面。這是一張很清秀的小臉,眼睛大大的,但不帶魅惑感,鼻子小巧玲瓏,櫻桃小嘴是天生的笑唇,抿著都像是在笑。

    喬奚看了好一會,才慢慢地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上,桌子上放著一頁員工檔案,上面寫著,女,陳芸芸,台大畢業,九月進入公司實習,到現在為止三個月,目前表現優異,從實習生轉正職。

    喬奚注意她很久了,她一點也不妖嬈,常常一個人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裡上班、下班。他第一次發現秘書室有這麼一人,是在兩個月前。

    那天他因為晚上有商務聚餐便早早離開了辦公室,車開到半路發現落了東西,回來的時候三十二樓全黑的,只有她那靠在最角落裡的小桌子上開著一盞小台燈,她正戰戰兢兢地在計算機上敲擊鍵盤,甚至連他回辦公室拿東西,她都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喬奚不知道她哪一點吸引了他,可他的視線再也難以從她的臉上離開了。他見過不少認真工作的人,但第一眼便能吸引他的,認真的女生,只有她。

    喬奚坐了下來,慢條斯理地喝了一口桌上的咖啡,哦,對了,這杯咖啡也是她泡的,比他以前喝的咖啡要好喝很多,更加的濃郁。

    恰巧先前有天她有事請假沒上班,沒有喝到記憶中的好喝咖啡,他才知道,原來她那雙手異常的靈巧,不僅做事利落,泡咖啡更是厲害。

    他抿了一口咖啡,任由濃郁的咖啡味融入舌頭上的每一個味蕾,輕閉上眼睛,靜靜地嚥下。

    咚咚。

    他睜開眼睛,聲音清冷地應道︰「進來。」

    來人是他的得力秘書長阿飛,阿飛跟著喬奚很長一段時間,從一個男助理熬成了男秘書,娃娃臉上掛著笑,看起來很好說話的樣子,只有親近過他的人才知道,他一點也不好惹。

    阿飛心想,他可是跟著Boss混的,他再不好惹,也沒有Boss不好惹啊。他拿著行程表,跟著喬奚確定行程,「早上十點有一個國際會議,中午有一個商務聚餐,下午……」

    喬奚修長的手指輕敲著桌面,在阿飛結束確認的時候,他的手指輕點了一下,頓住,「嗯,我知道了。」

    「Boss,晚上還有一個宴會,需不需要我為你找一個女伴一起出席?」阿飛詢問。

    喬奚的眼注視著外面,阿飛順著他的視線落在了一向很低調的,且資歷尚淺但很努力的陳芸芸身上。阿飛聽到喬奚說︰「就讓陳芸芸跟我一起出席,不需要特別找女伴。」

    阿飛頷首,Boss出席這些場合從來不會帶女伴,偶爾帶上他和一個女秘書便成了。不過阿飛心中有些訝然,為什麼Boss要帶一個經驗不多的新人一起去呢?他不敢多想,深怕想到什麼不該想的事情,踫觸了Boss的隱私,於是他裝胡涂地說︰「我等等跟陳芸芸說一聲。」

    「嗯。」喬奚點點頭,阿飛便轉身離開了。

    ◎◎◎

    陳芸芸緊張地站在大樓外,秘書長阿飛站在她的身邊,而喬氏集團的Boss喬奚則站在他們的側前方,她吞了吞口水,太緊張了、太緊張了。

    她進公司三個月,跟Boss的最近距離便是此刻了,真是緊張得令她的心髒跳快出來了,她悄悄地作了一個深呼吸,偷偷地透過身後的玻璃打量自己。

    嗯,白襯衫乾淨、整齊,裙子也沒有皺褶,鞋子上也看到不到任何污漬,非常乾淨,她又抬頭看自己的臉,微微畫了一點淡妝,看起來也非常的專業、漂亮。驀然,她對上一雙晶亮的眼睛。

    「陳助理,車來了。」屬於喬奚的淡淡嗓音傳了過來。

    被抓包了。陳芸芸努力地克制著臉上的紅暈,故作淡定地說︰「是,Boss。」

    於是,三人上車。陳芸芸坐在副駕駛座上,阿飛則和喬奚說著今天宴會的事情,她很快也將剛才尷尬的事情給拋諸腦後,認真地聽著阿飛的話。

    半個小時後,車子到了宴會地點,阿飛動作很快地下了車,陳芸芸推開門在車旁站好,喬奚下車,經過她身邊的時候,飛快鎮定地說了一聲︰「陳助理的形象很好。」

    她傻乎乎地站在原地,望著喬奚的背影,耳根子一陣滾燙,臉上的緋紅怎麼也消退不去,她雙腳像生根了一樣,根本拔不出來。

    阿飛疑惑地看了她一眼,「陳助理?」

    她回過神,連忙跟了上去,丟人丟大了。她的心裡在想什麼Boss都看出來了,天啊,這種感覺怎麼這麼像被調戲了?

    所謂的宴會其實很無聊,除了跟商界、政界人士打交道之外,便是喬氏集團的總裁喬奚的桃花開得如何嬌艷。

    陳芸芸端著橙汁,看著一個又一個名媛氣勢洶洶地朝喬奚走去,接著一個又一個鎩羽而歸,站在喬奚旁邊的阿飛朝她使了一個顏色,雖然她不知道什麼意思,但還是乖乖地走了過去。

    阿飛低聲說︰「站這麼遠幹什麼?」

    陳芸芸不解地看著他,阿飛猛地想到自己忘了跟她說她在這個時候需要做什麼,他輕輕地說︰「Boss不喜歡這些女生,妳站在旁邊,多少擋一擋。」

    陳芸芸恍然大悟,原來她是一個擋箭牌,正要點頭稱是,旁邊的喬奚看了過來,「陳助理。」

    「是。」她立刻站直了身體,一副隨時待命的模樣。

    喬奚朝她露出一抹人畜無害的笑容,「介意嗎?」他朝她伸出手,優雅地邀舞。

    陳芸芸盯著他的手掌心好一會,身體先她一步地作出了決定,聽話地將手放在他的掌心上。

    陳芸芸從來沒有跳過舞,而喬奚是一個很好的領舞者,不僅沒有讓她狼狽地踩到他的腳,也沒有令她找不到方向,一段舞的時間不長不短,他什麼話也沒有說,僅僅只是領著她跳完了舞。

    而陳芸芸差點就窒息了,靠得太近,屬於他的荷爾蒙味道飄過她的鼻尖,令她更加地拘謹,好不容易跳完了舞,他方松開她的手,她重重地松了一口氣,無視周圍想吃掉她的女人的目光,她淡定自若地跟在喬奚的身後。

    「Boss……」阿飛迎了過來,心中納悶不已,喬奚今天怎麼興致這麼高,居然還領著陳芸芸跳舞?

    「嗯,車子來了?」喬奚問。

    「是。」阿飛點頭,「已經在外面等了。」這種宴會不用花費太多的心思,露個面,交談一下便成了。

    於是,陳芸芸暈乎乎地跟在喬奚的身後離開了宴會。

    回到家後,陳芸芸坐在沙發上,喝了一杯水,冷靜了一下,喬奚是何許人,他就是一個傳奇,年紀輕輕便率領一群人管理著喬氏集團,令喬氏集團登上了巔峰,生意蒸蒸日上,成為了台灣赫赫有名的黃金單身漢,更是媒體們的寵兒,天生便是鎂光燈的焦點。

    可今天,她明顯感覺到了喬奚對她有那麼一點點的曖昧。拜托,喬奚可是有名的潔身自好,別說亂搞男女關系,便是辦公室戀情他也沒有亂來啊,難道真的是她的幻覺嗎?

    一陣鈴聲打破了她的思緒,她接起電話,「喂。」

    「芸芸。」電話那頭是一道活力四射的嗓音。

    陳芸芸露出一抹笑容,「你還知道打電話給我。」

    「哎喲,我之前流浪到亞馬遜了,信號不是特別好。」喬威笑嘻嘻地說。

    「喬威,你別給我來這一套,忘了打電話給我就忘了唄,不要找借口。」她不信地說。

    喬威笑了幾聲,「是啦,我忘了。」

    「哼。」她輕哼一聲,道︰「那你現在打電話給我干什麼?」

    「還能干什麼,當然是了解一下妳最近工作怎麼樣啊。」

    「還好啦。」陳芸芸想了想,眼睛一轉,「其實也多虧你,否則我也不會被喬氏集團錄取。」

    喬威無所謂地說︰「妳有能力,不過是缺少一個墊腳石而已。」

    「謝謝你,墊腳石先生。」陳芸芸語帶真誠地說。

    「不客氣。」喬威嘻笑地說︰「不過我回去,妳可得請我吃飯哦。」

    「知道啦。」她想到了喬奚,輕聲問道︰「對了,你哥……」

    「嗯?妳跟我哥一起工作啊?那個工作狂,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愛工作的機器人,哦,不對,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工作的變態。」

    聽到喬威的形容,陳芸芸噗嗤笑了,「Boss也沒有這麼誇張吧。」

    「對了,妳剛才說我哥怎麼了?」

    「沒什麼。」陳芸芸覺得還是不要跟喬威講今天發生的事情比較好。

    喬威粗心地點頭,「嗯嗯,對了,千萬別讓他知道我們認識,他這個人很討厭空降部隊。」

    「好。」

    兩人聊了一會,陳芸芸便掛了電話。陳芸芸決定靜觀其變,喬奚到底是什麼意思,過一段時間不就清楚了嗎,轉眼間,她沒有多想地去洗澡了。

    陳芸芸覺得自己可能不是幻想,也不是多想,有可能喬奚對她有那麼一點的曖昧。

    她靜靜地站在電梯裡,前面高大的背影是喬奚,她一動也不敢動,聽到他開口,「陳助理來公司多久了?」

    陳芸芸今天早上要去搭捷運上班的路上意外遇到了喬奚,喬奚的黑色轎車停在她身邊時,她還不知道是誰,等車窗降下來,便看到了喬奚帥到爆表的臉,捂著怦怦跳的心,就這麼被他邀請一起上班。

    她跟喬奚一起上班欸!陳芸芸的臉紅得有些不自然,沒想到喬奚這麼nice,不只免費載她一程,下了車還帶她一起坐總裁專用電梯。她也不想多想,可她就是控制不住浮。

    「呃,幾個月吧。」陳芸芸含糊地答道,腦子還有些胡涂。

    「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有三個多月了。」

    陳芸芸一驚,咦,她的腦子又嗡嗡地響,為什麼他這麼了解她的事情呢?她心中產生一種違和感,「是。」她回了一句。

    隨後,兩人之間陷入了安靜之中,她手上拿著的早餐在封閉性極好的電梯裡散發著濃濃的味道。

    叮咚,電梯到了,喬奚側了側身體,「女士優先。」

    陳芸芸不知道自己哪一根神經抽到了,她回了一句,「Boss優先。」話音剛落,她便聽到一陣低低的笑聲,在她局促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喬奚先走了出去。

    她忙不疊地走了出去,默默地拉開兩人的距離,等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她才緩過神來,她剛才那樣子肯定很狗腿,她剛才居然在拍馬屁欸。

    陳芸芸紅著臉,心中一嘆,拍了拍發燙的臉,她快速地解決了早餐,等其他人陸陸續續地進來時,她已經開始工作了。

    「芸芸,好早啊。」

    「每天都這麼早。」

    聽著同事的話,陳芸芸笑了笑,「我住得比較遠嘛,沒辦法。」

    幾個人說了幾句便各干自己的事情了,陳芸芸飛快地思索著,她一向很認真,不論是讀書還是工作,只要她做了,她就會盡量做到完美,這是性格使然。

    到了中午,同事們都出去吃飯了,她仍然在計算機前奮斗著。突然,一個便當放在了她的桌上,耳邊傳來阿飛的聲音,「陳助理,Boss請妳吃的。」

    陳芸芸打字的手一頓,抬頭看向阿飛,好一會,她才反應過來阿飛的話,再瞅瞅阿飛面無表情的臉,她乖巧地點頭,「謝謝。」

    阿飛嗯了一聲,轉身離開了。陳芸芸盯著便當好一會,聞著香氣,肚子饑腸轆轆地叫了起來,她打開便當一看,是日式便當,精致小巧,每一種食物都只有一樣,可光是看著,已經很是賞心悅目了。

    陳芸芸受不住控制地挾了一塊天婦羅送入口中,心滿意足地瞇著眼睛,好好吃。

    站在辦公室裡的喬奚,一手端著一杯咖啡,挺拔地站在窗前看著陳芸芸,她的肌膚很白,神色看起來很享受,看來他點的餐點她很喜歡。

    剛剛阿飛問他要吃什麼的時候,他說隨便,抬頭偶然間看到和他一樣忙到沒時間吃飯的陳芸芸,不由自主地說要阿飛多點一個給她。

    他到現在還記得阿飛驚訝的神情,他心中覺得好笑,有必要這麼驚訝嗎,畢竟某人今天早上還在電梯裡抱了他大腿,那討好的模樣直到現在想起來,他都覺得很可愛。

    ◎◎◎

    寒流來襲,天氣一下子轉冷,陳芸芸不幸地感染了感冒,戴著口罩,頂著發暈的頭,敬業地繼續在計算機前面工作,耳邊傳來同事們的討論聲,他們正在討論今年的獎金。

    她仍安靜地工作,沒有發言,眼睛時不時地瞟向時鐘,快中午了,從那天開始,阿飛中午都會給她帶一份午餐,她吃得很心虛,昨天特意喊住涪飛說要給他費用,結果阿飛高冷地說,這是看她工作認真的分上。

    意思便是不收錢,於是她只好繼續認真上班,到了中午,身邊的同事漸漸散去,都去吃午飯了,突然一杯熱氣氤氳的姜湯放在她的手邊,她抬頭,以為又是依然面無表情的阿飛。

    但不是。

    「Boss。」她有些緊張地看著前面的人,不是秘書長阿飛,而是Boss喬奚。

    喬奚好看的手放開骨瓷杯,「感冒了為什麼不在家裡好好休息?」

    「還好,不是很嚴重。」

    他高深莫測地看了她一眼,「下午回去休息。」

    陳芸芸無語地看著他,眼睛被姜湯冒出的白煙吸引,忽然覺得平時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的喬奚便成了超級暖男。她臉色通紅地說︰「不、不,我沒事。」

    喬奚那只好看的大掌忽然覆蓋在她的額頭上,淡定地說︰「幸好沒有發燒。」

    她整個人瞬間僵硬得動不了,他掌心的溫度透過肌膚相觸,她能感覺到他的熱度、他的呼吸。

    「陳助理?」

    「啊?」

    「妳看起來病得有些胡涂了,下午請假回去休息。」喬奚強硬地吩咐道。

    陳芸芸傻乎乎地盯著他,在他深不見底的眼裡裡,看不到任何浮動,她的心卻前所未有的安定,口罩下的小嘴微微一揚,好像有一種心動的味道在空氣中蔓延,「好,謝謝Boss。」

    大掌離開她的額頭,她有些戀戀不舍,望著他的背影,雙手捧起骨瓷杯暖和著,她不是小女生了,除非這一切都是她的幻想,否則喬奚為什麼對她格外的不一樣呢?

    她的心髒怦怦地跳著,她拿掉口罩,小心地抿了一口姜湯,溫熱的水加上姜獨有的辣味,一股又辣又暖的味道從她的胃部延伸到她的心口處。

    好暖的感覺啊。

    「喬威,我感覺我談戀愛了。」

    「哇靠,哪一個倒霉的男人?」喬威誇張地對著電話惋惜道。

    陳芸芸躺在床上,哼了哼鼻子,「他才不倒霉呢。」

    「妳感冒了?」喬威聽出她的鼻音,「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哪一個男人在妳生病的時候噓寒問暖,於是妳心動了。」

    「哼哼。」她不置可否。

    「哈哈。」喬威大笑,「妳也放聰明一點,男人的劣根性呢,就是想拉著女生上床,妳可別被騙了。」

    陳芸芸不回答,起碼喬奚現在沒有要拉她上床,喬威這個笨蛋,想事情總是這麼狗血,「你什麼時候回來?」

    「回去干什麼?」喬威無所謂地說︰「我才不要回去。」

    「你天天流浪,小心以後沒有女生要嫁給你。」

    「愛情誠可貴,自由價更高。」喬威瀟灑地說。

    陳芸芸嘔了一聲,「看來你清心寡欲,那你不如做個和尚吧。」她調侃道。

    他大聲地笑了幾聲,「嘿嘿,芸芸,妳這麼粗暴,小心嫁不出去。」

    她朝電話做了一個鬼臉,隨便地跟他扯了幾句,便跟他說掰掰了。

    地球的另一邊,喬威若有所思,想了想,他拿起電話打給了哥哥喬奚。

    等了很久,電話的那頭才被人接了起來,喬威葷素不忌地說︰「哥,終於接我電話了,是不是在哪一個美女懷裡出不來啊,哈哈。」

    喬奚默默地說︰「沒事,你滾去睡覺。」

    「哈哈。」喬威笑得肚子疼。

    喬奚安靜地聽他笑,等到笑聲小了,喬奚揉著發疼的額頭,「你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掛了。」

    「有事。」喬威連忙正色道︰「哥,對了,你認不認識一個叫陳芸芸的職員?」

    喬奚有些驚訝地挑眉,「你怎麼這麼問?」

    「還是我當初推薦她進公司的。」喬威驕傲地說︰「她這個人做事很認真的,讀書的時候就一直是第一名,簡直沒見過把生活過得這麼認真的人了。」

    喬奚拿著手機的手指緊了緊,「聽起來,你們關系很密切。」

    喬威呵呵一笑,說謎語一般,「這個說來話長。」

    喬奚眼裡的星火一點一點地退去,最後只剩下一堆灰燼,冰冷森然,「是嗎?」薄唇微微一抿,「沒想到她是靠關系進來的。」

    喬威忙不疊地說︰「哥,我看到好人才,難道不介紹給自家人嗎。」

    「哦,這麼說,我還要感謝你。」

    喬威覺得喬奚的聲音有些冷,似乎有些不開心,他沒有多想,繼續說道︰「那我就明說啦,你幫我看著她一點吧,別讓她被壞男人拐走,她很單純的。」他知道喬奚討厭空降部隊,可他更擔心單純可人的陳芸芸被男人給騙了。

    喬威說完話,覺得那一頭的喬奚靜得彷佛不存在一樣,「哥?」

    「你這麼晚打電話過來就是要跟我說這些?」喬奚的聲音淡淡的。

    「呵呵。」喬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沒事了、沒事了,哥早點睡覺。」

    喬奚靜靜地等著電話那頭的人掛斷電話。電話掛斷後,他將手機放在了一邊,走到落地窗前,看著外面的夜景,自言自語道︰「原來她跟阿威是……」

    他的聲音被黑夜漸漸吞噬,宛若剛才開口說話的人不是他,高大的背影站在陰暗夜色之下悠悠地點了根煙,慢慢地吸著……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最後由 shek 於 2018-3-8 22:16 編輯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番外—

    關於剋星婚後,陳芸芸跟喬奚去了一趟喬家,跟喬家長輩和喬威夫婦一起吃飯,吃完飯,喬威取笑自己的死黨兼嫂子。

    「芸芸,你真傻,千裡迢迢找什麼人克制我哥,你就是能克制我哥的人啊,直接踢他下床,看他還敢不敢造反。」喬威不客氣地出賣自己的哥哥。

    喬奚不知道什麼時候繞到他們這裡,一手繞上了陳芸芸柔嫩的肩頭,喬奚文雅地笑了,「別拿弟妹對你做的事情放在我身上。」

    喬威氣得脖子都粗了,「哥,你說什麼,我才沒有。」

    「放在你身上有用,但放在我身上……」喬奚不說信也不說不信,盡管輕輕地笑著,摟著陳芸芸往外走。

    快走到車旁邊的時候,陳芸芸好奇地問︰「真的沒用?」

    「沒用。」喬奚快速地否定。

    「為什麼?」

    「你踢我下來,我會再爬床呀。」喬奚一副「你怎麼想不到」的表情看她。

    陳芸芸安靜了一會,捂著嘴笑,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喬威怕是比不上喬奚的老奸巨猾,那這麼厲害的Boss,她要如何是好呢。

    兩個人上了車,喬奚看著她郁悶的表情,於是好心地指了一條明路,「其實是有方法的。」

    「什麼方法?」她問。

    「你爬我的床。」

    「喬奚!」她惱羞成怒。

    望著陳芸芸嬌羞的臉,喬奚笑著開車回去了,她一定不知道。

    喬威說的沒錯,這個世界上能克制他的人唯有她,而讓他妥協的方式嘛,自然是請她用美色賄賂他了。

    她現在知道她是他的克星,他變得好期待她會用這一招的時候。

    嗯,喬奚想著,便有些心動,可等待似乎有些漫長,要不他就找一個事由誘發她的潛能吧。那麼他的期待,指日可待。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

TOP

谢谢

TOP

Thanks
你好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