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彌《淚眼王妃》


出版日期:2017-05-26

她邵望蝶原是黃泉的一縷幽魂,因緣巧合下成為康福郡王妃杜紫芯,
但她不會被富貴迷了眼就忘記向害死自己和娘親的人報仇,
由于目標皆身分高貴,她想報仇得先抱緊親親相公君連笙這條大腿,
即使清楚他另有傾慕之人,但她堅信只有不爭氣的女人,沒有撲不倒的男人!
先是屢屢在他鐘愛的牡丹園制造巧遇,又親筆繪下牡丹畫贈給他,
再每日熬一碗愛妻粥抓住他的胃,果然讓他的冷漠態度有所轉變,
可當她開商鋪欲打擊前世賣女求榮的黑心爹,君連笙卻成為最大阻撓,
原來他前生落難時受她救助,為了她才幾番幫助邵家人,
她假稱和邵望蝶有交情,告知他自己的真正死因,見他氣憤地揚言助她報仇,
她才發現原來他喜歡自己,所以他始終留著她昔日送的手絹,
連今生對她的好,都是透過她所做的一切在懷念邵望蝶,
她想告訴他,其實她也喜歡他,可謊言已說出口──她不過是邵望蝶的友人,
如今大仇將報,她卻無法開心,只因明白她在愛情上將永遠輸給邵望蝶……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窄仄陰暗的屋子裡充滿著一股難聞的氣味,送吃食過來的婆子推門而入時,被那撲鼻的惡臭熏得直皺眉頭。

    她循著那臭味,看向躺在床榻上奄奄一息的少婦,那張佈滿皺紋的臉上隱隱流露一抹悲憫之色。

    她走向床榻,望向那張緊閉著眼,憔悴得不成人形的臉龐。

    她掀起被褥,瞧見那副被打得遍體鱗傷的身子,那些傷因沒能得到治療,只能任由傷口潰爛發膿,散發出一陣陣腥臭。

    她猶記得這位姨娘當初被抬進王府時,那張臉龐嬌豔如花,而今,卻生生被折磨成這般。

    像這樣的女子,她都不記得這是第幾個了,不過其他人倒是沒這一位那麼大膽,竟妄想逃走,可惜她還沒能逃出王府大門就被抓回來,被主子鞭打得體無完膚,原本就被折騰得只剩下半條命,如今也不知能不能撐得過明天。

    主子喪心病狂,虐人成性,身為下人,她置喙不得,她能做的只是悄悄給她送來兩顆冷饅頭,讓她不至於做個餓死鬼。

    歎息一聲,婆子緩緩出聲,“姨娘,起來吃些東西吧。”

    躺在床榻上的姨娘一動不動,她知道自己快死了,原本滿身傷痕、劇痛難忍的身子在方才忽然不疼了,不再有任何一絲感覺。

    她該慶倖自己終於要從這悲慘的境地裡解脫了,可她不甘心,不甘心這一生遭親人出賣,忍受著非人的淩虐,不甘心那狠心施虐之人竟能日日錦衣玉食、坐享榮華富貴。

    她這一生從未做過一件傷天害理之事,最後得到這樣的下場,而那些害她的人卻逍遙法外,無人懲治。

    她恨、她怨,恨蒼天不公,坐視惡人行惡,善人被欺!

    老天不開眼,若有來世,她定要讓這些人都得到應得的報應,她再也……不做一個好人!

    她心中盈滿嗔恨,咽下最後一口氣。

    因怨念太深,她的魂魄在黃泉之中徘徊不去,遲遲不願重入輪回。

    飄蕩三年,黃泉的陰冷侵蝕著她逐漸虛弱的靈魂,過往的事彷佛被暈染開的水墨畫,在她的記憶裡一點一點變得模糊。

    只剩下最後那一年所遭遇的事還留在她記憶深處,因為那些折磨彷佛深烙在她的骨血裡,業火一般的煎熬著她,令她無法忘記。

    她的心染滿了嗔恨,她想報仇……

    忽然之間,一道彷佛來自曠古,男女難辨的飄渺聲音,在她意識中響起——

    “去吧——”

    倏然間,她的魂魄彷佛被一隻巨掌擎了起來,往空中拋去……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康福郡王府。

    今日是康福郡王的大喜之日,後宅的喜房裡,新嫁娘獨坐在喜榻上,十幾名陪嫁的丫鬟、僕婦們侍立在一旁,等著新郎官進來。

    眼見喜燭都快燃了一半,還遲遲不見新郎官的人影,陪著自家小姐出嫁的奶娘趙嬤嬤,那張福態的臉龐上神色不豫的讓喜婆再去催請新郎官。

    “這都快半夜了,新郎官就算先前忙著招呼賓客們,這會兒喜筵也散了,怎地還不進來?”她家小姐可是堂堂左相大人的掌上明珠,即使君連笙貴為郡王,也不該無禮的這般冷待小姐。

    “我再去問問。”喜婆無奈的應了聲。今日天還未亮,她就起身張羅郡王府和杜家的喜事,一整天下來她早累壞了,比誰都巴不得讓新郎官早早進洞房,她也好領了賞銀,趕緊回去歇息。

    可此前她已去催請了三次,三次都沒能見著新郎官,這回不得不再找上郡王府的常總管。

    “常總管,您看這喜筵都散了,王爺究竟上哪去了,怎麼還不進喜房?人家新娘子可還在喜房裡等著他呢。”

    這位郡王府大總管年紀還不到三十,面容白白淨淨,臉上常帶著笑,看起來是個脾氣不錯的。

    可喜婆因著杜家與康福郡王府的親事,與常總管打了幾回交道,因此得知他雖年輕,手腕卻是極厲害的。

    身為郡王府的大總管,常阡自然是知道自家王爺這會兒人在哪裡。

    對於這事他很為難,王爺壓根不願娶杜家小姐為妻,無奈這樁婚事是皇上賜婚,王爺即使再不情願也無法違抗聖命。但在與新娘子拜完堂後,他就回了他的跨院裡,連喜筵上也沒露面。

    他先前去請王爺移駕喜房時,瞧見王爺在院落裡設了香案,弔祭一位不幸紅顏早逝的姑娘。

    王爺尋找那姑娘多年,一年多前好不容易終於打探到她的下落,卻得知她早已香消玉殞,天人永隔。

    今兒個正是那姑娘的忌日,偏生那麼巧,欽天監替王爺挑選的吉日也在這一天,讓王爺今兒個一整天都繃著一張臉。

    先前他去請王爺進喜房時,王爺神色冷淡的撂下一句話——

    “本王已從了皇命娶她進門,其他的一概與本王無關。”

    王爺這是擺明著今晚不會踏進喜房一步,可這種事他哪能坦白告訴喜婆?只能委婉的向她表示,“王爺在喜筵上酒飲得太多,身子不適,已在他的院子裡歇下,勞你回去同王妃說一聲,請她早點安歇。”他知道這喜婆一直待在喜房裡陪著新娘子,不知王爺壓根就沒去應酬賓客,因此才敢拿這藉口來敷衍她。

    喜婆聞言,微皺眉頭,“可今晚是王爺與王妃的洞房花燭夜……”

    “王爺醉了,這也是沒辦法,你替王爺好好向王妃解釋解釋。”常阡直接把這事交代給喜婆。

    “這……”

    喜婆張著嘴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常阡已取出事先備好的賞銀,將其中最大包的那包塞到她手裡,再把要打賞其他下人的那些一塊交給她,說道:“這事就有勞你了,這些是王爺打賞的,喜房裡那些陪嫁的丫頭婆子們的賞銀也勞你一塊帶過去,替王爺賞給她們,讓她們服侍王妃早點安歇。”

    喜婆別無辦法,只得應了聲,往喜房走去。

    她喜婆幹了二十多年,眼色自然是有的,從新郎官只隨便打發個人前往杜府迎娶,在拜堂的時候又擺著一張冷沉的臉,到現下三催四請都請不來,她心裡多多少少明白是怎麼回事。

    怕是康福郡王不滿這門親事,不中意這位杜家小姐,因此才故意晾著她,佯稱酒醉,連喜房都不進。

    看來這位康福郡王妃未來在王府的日子恐怕不好過,不過這是別人的事,她管不了,將那包自個兒的賞銀塞進衣袖裡,她琢磨了下,想好說詞,這才踏進喜房。

    而原該出現在喜房,此時卻獨自一人坐在自己房裡的新郎官君連笙,垂眸凝望著手裡的一方帕子,在澄黃色燭火的映照下,俊雅的面容隱隱流露一抹哀思。

    這帕子只是尋常的粗布所做,左下角繡了一朵牡丹,一對蝶兒在花前飛舞,繡工十分精巧,讓那對蝶兒看著栩栩如生。

    窗外吹進一陣風,燭火搖曳,明明滅滅閃爍著,帕子上那對蝶兒在陰影下彷佛要振翅飛走,他恍恍惚惚的憶起四年多前,初次遇見她時的情景——

    那年的冬天格外寒冷,那場攜裹著凜冽殺意的刺殺猝不及防地來襲,他身邊帶著的五個護衛,面對十幾名殺手,拚盡最後一口氣,掩護他逃走。

    他負傷逃到一處廢棄的寺廟,用了最後一絲力氣,將自個兒藏在一尊木造的菩薩塑像後頭,便不支昏厥過去。

    不知隔了多久,他被一道清脆的嗓音喚醒。

    “醒醒,快醒醒……”

    他疲憊的徐徐睜開雙眼,從一旁破窗外照射進來的金色陽光,刺得他不得不再闔上雙眼。

    耳畔又傳來那道脆亮的嗓音,“公子,你別再睡了,你身上都是血,是不是哪兒受傷了?”

    他微微掀起眼皮,半眯著眼覷向站在一旁的人,映入他眸底的是一個約莫十五、六歲的女孩,明豔嬌美的臉龐上,那雙熠熠發亮的黑眸流露出一抹擔憂覷看著他。

    他警惕的望住她,嗓音嘶啞的質問:“你是誰?”

    “我叫蝶兒。”她將母親為她起的乳名告訴他。“公子,你似乎傷得不輕,快下來,我扶你回庵裡,請靜若師太幫你瞧瞧。”

    他謹慎的審視了她一眼,確認她的態度真誠,不似有假,這才撐著身子,從木造菩薩像後方吃力的爬出來。

    她趕緊扶住他,她的身量矮了他一顆頭,扶著他有些吃力,嘴上一邊絮絮叨叨的對著他說起她是怎麼發現他的事,“我見今兒個天氣好,摘了些花來供奉菩薩,原本正要走了,忽然聽見菩薩後頭傳來了聲響,朝後頭瞅了眼,這才發現你昏厥在這兒,我想這八成是菩薩顯靈,讓我來救你的吧。”

    這處寺廟雖已荒廢,但佛龕上木造的菩薩像仍端坐在那兒,因此得空時,除了打小住的尼庵,她也會拿些鮮花來這兒供奉菩薩。

    “多謝姑娘,此恩日後我定會回報。”是不是菩薩顯靈他不知道,但他知道此時能救他的只有她一人,他不願錯失這機會。他的護衛為保護他全都犧牲了,他不能死在這兒,他得活著回去,替他們和自己討回這筆帳。

    道完謝,他傷重的身子體力不支,再次昏厥過去。

    他身子一沉,蝶兒撐不住他,跟著他一塊摔跌在地,她連忙從地上爬起來,輕搖著他,著急地想將他喚醒。

    “欸,你怎麼又暈過去了。這可怎麼辦,我一人可沒法將你扶回庵裡……”

    這時,外頭忽然傳來一陣人聲。

    “你們幾個去旁邊的樹林裡找找,老李,你跟我進破廟看看。”

    聽見外頭的人似乎在尋找什麼,蝶兒好奇的出來看,一出來,就瞧見幾名官差,其中三個往一旁的林子裡走去,另外兩個則朝破廟走來。

    當先的一人與她相熟,她於是出聲詢問:“陳大哥,你們在找什麼?”

    “是蝶兒啊,有人來報,說昨兒個有個江洋大盜逃到這附近來,為免他傷及無辜百姓,今早大人讓咱們兄弟出來搜捕。”

    陳捕快約莫二十幾歲,常陪母親到蝶兒住的尼庵參拜,一來二去兩人便相熟了,他知她平時常會摘鮮花來供佛,見她在此出現倒也不以為意。

    江洋大盜?蝶兒心中一訝,想起藏在廟裡的那個公子,心忖他該不會就是陳大哥他們在抓捕的江洋大盜吧?她張嘴想告訴陳捕快,可話到唇邊又有些猶豫,不知怎地,她想到那人暈厥過去前對她所說的話——

    “多謝姑娘,此恩日後我定會回報。”

    她的直覺告訴她,這麼彬彬有禮的人,怎麼看都不像兇殘的江洋大盜。

    這麼一想,她咽回了想說的話。

    陳捕快好意提醒她,“這江洋大盜在外頭流竄,沒其他事的話,你早些回去,別在外頭逗留,萬一遇上可不好。”

    她頷首,“多謝陳大哥,我收拾收拾待會就回去。”

    陳捕快本打算進破廟裡搜索,可見她方才是從破廟裡出來,心忖那破廟狹小,沒什麼可躲藏的地方,若是破廟裡真躲了個人,她定會告知,遂也沒再進去,不過嘴上仍是問了句,“你方才在破廟裡,可有瞧見什麼可疑之人?”

    遲疑了一瞬,蝶兒搖頭,“我沒瞧見什麼可疑的人。”她沒撒謊,她是沒瞧見疑似江洋大盜的人,只瞅見一個受了傷的人。

    “那你收拾完就快些回去。”陳捕快叮嚀了句,領著同僚往別處走去。

    蝶兒走回破廟裡,覷見那人還躺在地上,她望了眼佛龕上木造菩薩那悲天憫人的慈悲神情,喃喃自語了句,“既然菩薩讓我發現他,這人應當不是什麼壞人吧。”說著,她試著想再搖醒他,“欸,你醒一醒。”

    輕搖了兩下,見他睜開了眼,她臉上一喜,想起陳捕快适才說的事,問了他一句,“你可是江洋大盜?”

    “……不是。”他輕吐出兩個字,兩眼一閉,又厥了過去。

    見他否認,她這才徹底放下心來,畢竟總不好胡亂救人,給庵裡添麻煩。她半扶半拖著,想將他扶回庵裡,可自個兒一人委實扶不動他,遂放下他,跑回庵裡,找了位師姑過來,幫忙扶他回去。

    待君連笙再次蘇醒時,已是兩日後。

    甫睜開眼,他便聽見耳畔傳來一聲欣喜的脆亮嗓音——

    “你終於醒了,太好了,我去請靜若師太過來。”

    他還來不及看清人影,只聽見腳步聲匆忙往外走去,片刻後,那叫蝶兒的丫頭領來一位尼姑。

    那尼姑約莫四十多歲,面容莊嚴清秀,走進房裡後,蝶兒興匆匆的對那尼姑說道——

    “靜若師太,我就說他有菩薩保佑,一定能醒來,你瞧他這可不是撐過來了,他醒了,是不是就沒事了?”

    自打那天她找了個師姑一塊將他扶回庵裡後,這兩天除了照顧娘外,她也常抽空來照看他,見自己救回來的人終於醒了,她心中很是高興。

    佛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她盼著此番救他一命,能將這功德回向給娘,好讓娘虛弱的身子能健壯些。

    “噤聲。”靜若師太嫌她聒噪,呵斥了聲,接著抬手按在君連笙的脈搏上,須臾後,出聲吩咐,“熬些粥給他喝,我再開帖藥方,你去抓三帖藥回來煎給他喝。”

    蝶兒嬌美的臉上漾著笑,清脆地應了聲,“剛好我今早幫娘熬的粥還有剩,我這就去端過來給他。”

    出去前,她看向他說道:“你等等,我這就去幫你拿粥過來。”她笑得很燦爛,一雙明亮的水眸閃閃發亮。

    那彷佛芙蓉初綻般的明媚笑顏映在他眸底,讓他有些怔然,直到耳邊傳來一道清冷的嗓音,才讓他回了神。

    “尼庵本是清淨之地,不收留男客,但施主傷勢嚴重,附近又無其他人家,這才破例暫時收留施主在此靜養。”

    君連笙聽出她話中之意,是希望他傷好之後能儘快離去,明白她的顧慮,他頷首道:“多謝師太收留之恩,待我傷勢好轉便會離開,不會給師太和尼庵添太多麻煩。”

    靜若師太輕點螓首,離去前,留下一盒金創藥給他。

    “多謝師太。”君連笙出聲道謝,待靜若師太離去後,他垂眸瞥了眼身上穿著的白色寢衣。他那身染滿鮮血的衣袍被換下了,身上穿的這件寢衣也不知是何人的,有些小,穿在身上有些緊繃。

    不久,蝶兒端著熱好的粥進來,外頭很冷,她一張小臉凍得鼻子紅通通,走向他時帶著一臉的燦爛笑容。

    “公子,粥端來了,你快趁熱吃了。”她將碗遞給他,瞧見靜若師太留下的金創藥,熱心的表示,“等你吃完粥,我幫你上好藥,再去給你抓藥。”

    兩天未進食,他確實餓了,也沒與她客氣,接過那碗粥,拿著勺子,慢條斯理的吃著。

    她坐在一旁的木凳上,兩手托腮瞅著他,問出心中的疑惑,“欸,公子是哪裡人?為什麼會受這麼重的傷?”

    他沒告訴她實話,只道:“我姓連,是個商人,日前來昭明城行商,半途遇上盜匪,被匪徒所傷。”

    聽完他所說,蝶兒陡然想起一事,“啊,難不成你遇上的那盜匪,就是陳大哥那天說的江洋大盜?”

    “江洋大盜?”那天他昏迷過去,並不知有官差到過破廟的事。

    她將那天陳捕快他們奉令搜捕江洋大盜的事告訴他,又道:“所以我猜想,說不定你遇上的盜匪就是這江洋大盜。”

    聞言,君連笙眸裡掠過一絲陰鷙。這麼巧,在他遭刺客刺殺時,正好有江洋大盜流竄到附近。他懷疑也許是對方沒見著他的屍首,所以才會以抓捕江洋大盜的名義,想藉由本地官府的人手來搜捕他,欲置他於死地。

    先前看在父王的面上,他一再對他們母子隱忍退讓,卻仍無法喚回他們的良心,步步緊逼,此番甚至趁他出來為病重的父王尋訪名醫時,對他下手。

    這回他們沒能殺死他,等他返回京城,他絕不會再對他們留情。

    見他吃完粥,蝶兒起身接過空碗,擱到一旁,接著拿起金創藥要為他上藥。

    “公子,你把上衣脫了,我好幫你上藥。”

    大運王朝,民風開放,並不會嚴苛的要求女子守貞守節,縱然她一個未出閣的黃花閨女替一個男子上藥,也沒人會覺得不對。

    且前兩天他昏迷不醒時,便是她替他更衣換藥,不該看的在那時都已看過,也害羞過了。

    倒是君連笙略一遲疑,才依著她的交代,脫去身上那件不太合身的白色寢衣,袒露上身讓她上藥。

    她拿著乾淨的布巾,將昨日替他敷的藥先清理乾淨,再將金創藥敷在他的傷口上,一邊絮絮叨叨的告訴他這兩日的事。

    “先前靜若師太見你這胸前兩道傷和背上那道傷深及骨頭,便用羊腸線替你把傷口縫起來,這樣能讓你的傷口早點痊癒。還有呀,你這兩日一直昏迷著,高燒不退,昨日靜若師太熬了一種藥草,讓我喂你喝,喝下後,今兒一早你的燒便退了,靜若師太的醫術當真了得。”

    “靜若師太的醫術很高明?”君連笙心思一動,嗓音嘶啞的問。

    他是聽說昭明城附近有一名醫,醫術精湛,但性情古怪,不輕易出手替人診治,所以才親自前來相請,莫非此人就是靜若師太?

    提起靜若師太,蝶兒語氣裡滿是欽慕之情,“那還用說,不少人都慕名前來求醫呢。你能遇到靜若師太,可是你的福氣,要不以你這麼重的傷勢,能不能再醒過來可難說。”

    君連笙頷首,“待我傷癒,定會重重酬謝靜若師太。”他心中盤算著待他痊癒後,要請這位師太一同前往京城,替病重的父王診治。話末,他接著看向她,誠心誠意的拱手致謝,“也要多謝姑娘援手搭救,否則只怕我已傷重死在那處破廟裡。”

    蝶兒笑咪咪的擺擺手,“不用客氣啦,我跟著庵裡的師姑及師太吃齋念佛,哪能見死不救,我這就去替你抓藥了。”

    蝶兒是個愛笑又心善的姑娘,在君連笙養傷期間,除了為他熬藥上藥,也常陪著他說話,為他解悶。

    從她的話裡,他得知她在兩歲時,便隨著母親來到這座名為無心庵的尼庵。

    她母親體弱多病,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她小小年紀就開始照顧病弱的母親,除此之外,她也常幫著寺裡的尼姑們幹活打雜,平日裡,還要去城裡接些針線活來掙錢。

    君連笙原以為她爹已身故,所以母女倆才會相依為命,淪落在這尼庵裡寄人籬下。

    不想她卻告訴他,“我娘說我爹還活著,只是因著一些緣故,所以娘才會帶著我離開爹。”

    這日晌午,她端著替他熬好的藥過來時,一臉興高采烈。

    “蝶兒什麼事這麼高興?”幾日下來,他與她已熟稔到直呼她的閨名。這陣子多虧有她常來陪伴他,令他陰鬱的心情舒朗了幾分。

    她眉開眼笑,兩隻明亮的眼睛笑得眯了起來。

    “我娘說她已寫信給我爹,告訴他我們母女倆在這兒,我爹可能很快就會派人來接我們回去團聚。”

    見她這般欣喜,他也為她感到高興,“是嗎?那真是恭喜你了。”

    她捧著臉頰,又歡喜又不安的說著,“我很小就離開我爹,早已不記得我爹長什麼模樣,你說我見到我爹,第一句話該說什麼好?”她不等他答腔,便自問自答,“是要說這麼多年不見我很想他?還是規規矩矩的朝他行禮,矜持的喊他一聲‘爹’,什麼都別多說?”

    她性子活潑開朗,君連笙想像著她板著臉,矜持喊爹的模樣,不禁嘴角抿著笑說:“屆時你想怎麼說就怎麼說,無須想這麼多,在許久未謀面的父親面前,真情流露,本是人之常情。”

    覺得他說得有理,她頷首,“那我就聽連大哥的話,不多想了,等屆時看到爹再說。”因他年長她數歲,熟稔後,她就以連大哥相稱。

    喝完藥,他起身道:“我想出去走走。”在這裡養傷也有六、七日了,一直悶在屋子裡,今日他覺得精神已恢復不少,想出去透透氣。

    蝶兒點點頭,“今兒個雪停了,陽光也露了臉,出去曬曬太陽也好。”她為他拿來一件陳舊的墨色斗篷替他仔細披上,她自個兒身上也披著一件駝色的斗篷。

    她走在前面,推開房門,一陣霜風刮進來,她瑟縮的攏了攏斗篷的前襟,想了想回頭說了句,“外頭雖有陽光,但風有點大,要不還是別出去了?”她怕他身子還未痊癒,再吹了風,受了寒可不好。

    君連笙瞅了眼外頭那白亮的冬陽,搖頭表示,“這點冷風無妨,在屋裡躺了幾天,身子都僵了,我想四處走走活絡一下筋骨。”

    數日前,在她進城替他抓藥時,他托她送了封信到驛站去,算算時間,外祖父應已收到他的信,再過不久,就會派人前來接他。他能留在無心庵的時間已不多,這幾日一直在房裡療傷,離開前,他想趁這機會看看這座尼庵。

    “好吧,那咱們別走遠,在附近走走就好,要是你覺得冷,咱們就回屋去。”擔心他身子虛,她抬手扶著他的手臂,走在他身旁。

    她打小在庵裡長大,對這裡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不時的指著一棵樹或是一株花說那是誰種下的。

    瞧見哪個師姑,也會向他介紹。

    她臉上總是帶著笑,像個無憂無愁的姑娘,清亮的嗓音在他耳旁輕輕說著,宛如黃鶯啼鳴,悅耳卻不聒噪。

    來到一棵樹下,雖值隆冬,但這棵老樹仍枝繁葉茂,她指著枝椏上的兩隻雀鳥說:“這兩隻雀鳥春天時會飛走,可一到秋天就會回來庵裡過冬哦。每回回來還會下一窩蛋,待雛鳥孵出來,等它們學會飛的時候,就會跟著爹娘一起飛走。不過也不知為何,我從未見過它們的孩子跟著這兩隻雀鳥飛回來,每年回來的都只有它們倆呢。”

    說到這兒,她笑了笑,“我娘曾說鳥兒尚且如此多情,比翼雙飛不離不棄,而人卻不如鳥,能癡情相守,深情不悔者少。希望將來我與我未來的夫君,也能如那雀鳥一樣,比翼雙飛不離不棄。”她說著這話時,臉龐上流露出一抹期盼和嬌羞,睇看了他一眼。

    君連笙抬目望著枝椏上那對依偎在一塊的雀鳥,想起母親過世前也與父王十分恩愛,可母親病故不久,父王便再續了弦,而後,把對母親的疼寵都給了繼母。

    人心易變,癡心難求,但對這位挽救他於危難之中的姑娘,她的願望……他會替她實現。

    數日後,君連笙的外祖父派人前來接他。

    蝶兒依依不捨的與他告別。

    離開前,他仍沒有將真實的身分相告,因為他從外祖父派來的人那裡得知了父王病逝的消息,他急著返京奔喪,匆促間他沒能跟她說太多,只告訴她等他處理完家裡的事,就來看她,短暫告別後就動身。

    回京後,君連笙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料理完府裡的事,從繼母和同父異母的弟弟那裡奪回本該屬於他的爵位和家業。

    而後他親自回到無心庵,一來是為報答靜若師太的救治之恩,二來是為了探望她,沒想到卻得知她與她母親已被其父派來的人接走了。

    “織娘不曾提過自個兒的家鄉,也沒說起過蝶兒她爹是誰,那派來接她們的人不肯留下地址,所以她們母女眼下究竟在哪裡,我們也不得而知。”庵裡的師姑這麼說道。

    “蝶兒不曾寫信回庵裡嗎?”他再問。

    “離開前,她曾說會寫信回來,可她這一走兩個多月,庵裡一直沒有收到她的來信。”

    此後他花了三年的時間尋她,遲遲打探不到她的下落,直到一年前,終於打聽到她的消息,卻是為時已晚,她已在三年前病歿。

    她化為這方絹帕上的蝶兒,飛進他心裡,從此在那裡停駐,讓他永遠銘記住曾經有個姑娘,笑若春陽的對著他說——

    “希望將來我與我未來的夫君,也能如那雀鳥一樣,比翼雙飛,不離不棄。”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

    壞角色的後座力

    上一本《元氣娘出嫁》是比較輕鬆溫馨的故事,相比之下,這本的女主角,前生的遭遇只能用一個慘字來形容。

    我其實不太愛寫泯滅人性的角色,因為在描寫這些角色的時候,就必須努力去想像人性邪惡的那一面,而在想像的時候,心裡不免會生起一種排斥感,但為了配合故事情節又不得不寫,在寫完後就會覺得——啊,我怎麼造出這樣一個壞蛋來折磨主角呢。

    通常在寫故事的時候,我會整個投進故事的情節裡,隨著劇中人物的喜怒哀樂而起起伏伏。

    記得有一次,我在寫到一個反派角色發怒的倩節時,猛然驚覺自己的表情竟也露出猙獰的怒容,差點被自己嚇到。

    我想我眉心的皺紋會越來越深,多半是因為這個原因造成的吧,哈哈。如果我把自己在寫故事時的表情錄下來,說不定會很可怕。

    還有一種是我不太寫的,就是悲劇的故事,因為我是一個很容易入戲的人,所以我也儘量避免看悲劇收場的戲劇或是小說。

    只要事先知道某部電視、電影或是小說是悲劇,我通常都會避開不看,因為一旦看了,我的情緒也會陷在裡面無法自拔,要好幾天才能平復下來,那種情緒起伏很是磨人的。

    最後分亨一篇朋友傳來的網路文章,據說是出自英國作家William Golding與美國作家Ericks. Gray筆下,我覺和女人自稱和男人平等,真是太傻了!因為一直以來,女人都遠比男人優秀,無論你給一個女人什麼,你都會得到更多回報。

    你給她個精子,她給你一個孩子;你給她一個房子,她給你一個家;你給她一堆食材,她給你一頓美餐;你給她一個微笑,她會給你整顆心。

    她會使你給她的東西放大和倍增,所以你如果給她任何廢話,那麼請準備好收穫成噸的垃圾。

    ——我覺得這篇文章重點,可能是在最後那兩句話,哈哈。

    下本書再見囉。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夏天

TOP

3q

TOP

謝謝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