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千尋《高門遺珠》


出版日期:2017-04-12

初見他,她覺得他是個長得有模有樣的紈褲,
他一口氣買下她娘的三間鋪子時,她覺得他是個有錢的紈褲,
他救她和兄弟逃出狼窩似的家時,她覺得他是個好心的紈褲,
當他要求她在他手下做事三年不支薪,她應了,這恩情確實得報,
他是鎮國公府的二少爺,卻不遵從傳統上戰場,反倒稱霸商界,
他說話痞、態度痞,老是像摸小狗似的摸她的頭,
可他不把她當一般丫鬟,而是讓她學著管帳、管書鋪子,
有啥好的總是大把大把往她跟前送,
知曉她在寫小說,他帶著女扮男裝的她上青樓,
說要替她豐富閱歷,寫的故事才好看,
知曉她想有個家,他也在背後推一把,助她買下城郊的莊子,
簡單來說,她的要求他沒有不應的,她惹出來的麻煩全都由他收拾,
所以她崇拜他、依賴他,甚至……對他動了心,而他待她這般好,
讓她不由得心生幻想,也許在他心裡,她亦不一般,
直到在下著雪的除夕夜,他同她說他還記得前世有個深愛著的女人,
他不近女色多年,是為了等待對方出現,她這才明白過來,
原來他待她是對「義妹」的好,是對「好朋友」的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怨嘆啊!

       我叫做阿燦,我的命很不好,運氣很爛,爛到我懶得再活下去,所以我決定死一死比較快。

       我是認真的,不是只是在放嘴炮,不然我也不會在這裡。

       這裡是哪裡?嗯……很難回答,因為我根本睜不開眼睛,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觸感告訴我,圍在身邊的是水,不是空氣,像置身海洋深處似的,有一種慵懶的舒暢感。

        我溺斃了嗎?應該不是,我是死在輪椅上的,死掉的時候,最愛最愛的亮亮正坐在我的大腿上,和我一起繞圈圈。

        所以這些水……說真的,不確定是什麼,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戴氧氣罩卻還是可以呼吸?但我很喜歡這種安全舒適的感覺,更喜歡固定出現、有節奏的砰砰聲。

        什麼?你要問我,我的命是怎麼個爛法?

        唉,說來話長。

        不過我要先申明,我家老爸沒小三,老媽沒小王,兩人雖然偶爾會吵架,但婚姻狀況還稱得上美滿,我有兄弟姊妹,家庭狀況正常得很,既沒有家暴問題,也沒有智商不足的困擾,因此在十三歲之前,我是以天之驕子的狀態生存在二十一世紀的地球上。

        可是命運在我十三歲那一年來了一個髮夾彎,從此我覺得生不如死。

        那年我正在變聲,荷爾蒙大量分泌,獅子座的我很有正義感,對於維護地盤的和平安寧有強烈使命,於是血氣方剛的我,和一個專門霸凌華人的怪咖小霸王槓上了,有一次我們又起了爭執,一時擦槍走火,兩人大打出手。

       也不知道那天是他吸太多大麻,太High了,還是我被鬼附身,覺得不把他打到哭爹喊娘不能罷手,總之,那天我們打慘了,打到兩個人頭破血流,戰況激烈慘痛。

        是警察伯伯把我們分開的,這種事,到最後當然要找雙方家長來警察局解決,我比怪咖小霸王的運氣好,爸媽一接到電話,立刻到警察局把我接回家,還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心疼得要命。

        但怪咖小霸王聽說在警察局待了足足兩天,因為那個晚上,他老媽吸毒過量,死了。

        之後他被社會福利機構帶走,從此不再出現在我們的社區裡。

       大人說,怪咖小霸王專挑華人小孩霸凌,是因為華人爸媽太疼愛小孩,讓他看在眼裡,恨在心裡,嫉妒讓他的性格變得暴戾,出現偏激行為,這才變成華人小孩心中的毒瘤。

        他被帶走,照理說我應該很爽,第一,我永遠都不必再看見他,第二,我爸媽對我的愛,是他爸媽拍馬也比不上的。

        但是當我看著他頂著鼻青臉腫的大豬頭,提著行李,跟著警察阿姨從家門走出來時,我卻怎麼也笑不出來,我甚至覺得他很可憐,對他也有那麼一點點的抱歉。

        但這樣抱歉的情緒只持續了半年,之後我每想到他一次,就忍不住罵一次幹!

        因為他,我成了愛滋病患者。

        沒有吸毒、沒有性經驗,人生單純無比的我,怎麼可能感染愛滋?

        我的主治醫師個性異常執著,非要追到感染源,於是我們全家都去做血液篩檢,全家都很正常,後來我爸靈光一閃,想起了怪咖小霸王。

        果然,就是他!

        夭壽骨,什麼鬼爸媽,自己注射毒品還分享給兒子,這是哪一國的父母愛?!

        幸好二十一世紀的醫學科技很發達,可以保護愛滋病患平安活到老。

        只不過愛滋病的傳染途徑之一是性行為,我想,即使我再帥、再年輕有為,也不會有女人願意冒著感染風險和我上床。

        這代表什麼?代表我不想禍害別人的話,一輩子得過著無性生活。

       對於一個身強力壯、對性有無限好奇與幻想的年輕男人而言,這比滿清十大酷刑更可怕,最重要的是,我很愛、很愛亮亮……

        國小畢業典禮,同學的志願通常是我將來要當歌星、我將來要當企業家、我將來要當機師,而我的志願卻是—— 我要娶亮亮當老婆。

        很白癡吧?

        亮亮的志願也很白癡,她的志願是想要快快長大當媽媽,快快生下一對姊妹花,教會姊姊愛妹妹、妹妹愛姊姊。

        也許因為我們一樣白癡,才會這麼麻吉。

        人生真的很殘酷,我深愛亮亮,每天都想像著牽著她走紅毯的畫面,可是卻不得不把她往外推,把她送到能真正愛她、護她,和她攜手完成夢想的阿鈞身邊……

        你說,我的命是不是很爛?所以我放棄那一輩子,決定跟那個叫做月老的老頭子來一次穿越之旅。

        又來了?我的頭被踹了一下!

        我知道這片「海域」裡,除了我之外,還有另外一個人,他很喜歡踢我、捶我,時不時往我身邊靠,簡直是變態,我在心裡狠狠幹他兩聲,可是他的力道不大,還帶著一點點的溫柔,我想那應該是釋放善意的表現。

       但我不想理他,就算他心懷惡意,我也不會跟他打架。

        怪咖小霸王帶給我的經驗太慘烈,我發誓這輩子絕對絕對不再和任何人動手,就算被當成病貓也沒關係,這叫做吃一塹長一智。

        突地,一陣波動向我襲來。

        皺眉,我有點小不滿。

        從幾個小時前開始,情況好像有些改變,平穩的砰砰聲亂了節奏,讓我不太爽,加上遠方傳來的尖叫聲擾亂了我的平靜,我想大喊閉嘴,無奈嘴巴張不開。

        而那個時不時踹我的傢伙,可能比我更早發覺異樣,竟磨磨蹭蹭地擠到我前頭。

        想看看發生什麼事嗎?好奇的笨傢伙,我想奉勸他,好奇心會害死一隻貓,但是……關我屁事?白癡才跟他擠,我還是留在這個舒服安全的環境裡……

        然而一陣強烈衝擊之後,我身邊的水好像一股腦往外流,而那個好奇傢伙被水流給沖了出去,他一走,空間陡然變寬,感覺就像從單人房升級到雙人套房,加質加量不加價,老闆只優惠我一人VIP。

        但優惠是優惠了,失去溫暖的水流,我躁動不已,我也想往外鑽,雖然我沒忘記被好奇心害死的那隻貓。

        「大少爺生出來了,恭喜老爺、恭喜夫人……」

        嗡嗡的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大,隔音設備突然被打破,不舒服的感覺越來越重,我氣得動手動腳,試著讓他們閉嘴。

        響亮聲音再度出現,拔尖的嗓子……我發誓,如果不是因為我已經二十八歲,我一定會「著驚罵罵號」,一定要到宮廟去收驚。

         「唉呀,裡面還有一個,快來幫把手!」

         緊接著我的雙人套房不斷被壓縮,不知道是哪個沒天良的,不斷從外頭壓迫我,讓我在幹過無數聲後,頭一頂,身子一竄——

        刺眼的光線讓我頭痛,我氣得想破口大罵,但發出來的竟是響亮清脆的娃娃音。

        我、我、我……刺激過度,我要暈過去了。

        就在我頭暈目眩之際,那個讓我想收驚的女人又扯開嗓子喊了——

        「是小公子,夫人生了二少爺……」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娘親的祕密

       雪一陣密、一陣疏,時而凜冽霸道,時而溫柔如絮,大地銀裝素裹,將世間滄桑埋於片片晶瑩剔透之中。

        涵院過分寂寞,偶爾幾聲寒鴉淒涼鳴叫,幾點黑影停在殘枝上。

       今年的冬天來得特別早,才十月就開始下雪,不知道有多少貧窮人捱不過這個冬天。

        徐宥善的一張臉冷得發白,送走大夫後,他呵著發凍的雙手走回屋裡。

        徐宥慈趕緊端來熱茶,送到弟弟手中,她看著弟弟連喝兩口後,拉著他坐到母親床邊,那裡有個火爐,爐火燒得正旺。

       關雨涵看著一雙雙生兒女,滿眼的驕傲,卻是滿心不捨。怎麼辦?才二十八歲,她就要死了,還以為可以護著他們長大,沒想到……命運從來不肯幫她。

       放下藥碗,關雨涵問道:「善善,大夫怎麼說?」

       母親的問話讓徐宥善紅了眼眶,但是他硬起脖子,像和誰賭氣似的,咬牙回道:「大夫說,娘放寬心思,好好吃藥休息,開春過後,身子就會慢慢好起來。」

        聞言,關雨涵忍不住笑出聲,這孩子真不會說謊,她不捨的摸摸兒子的頭髮,柔聲道:「娘怎麼會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別哄娘了。」

       徐宥善的表情更硬了,他才不是哄,他是咬著牙和老天拚命,他重複一次道:「大夫說,娘放寬心思好好將養,自然會好起來。」

        徐宥慈看弟弟一眼,心發酸,卻強嚥哽咽,擠出一絲笑意,她坐到娘身邊,把頭靠在娘的肩上撒嬌。「娘別為難弟弟,就算大夫說娘的病得拖上一年半載,弟弟也必定是逼著大夫,在開春之前把娘給醫好。」

        關雨涵拉過女兒的手,輕拍幾下,搖搖頭。

        怕不是她為難兒子,而是他們被爹為難了吧,或者說,是被他們的祖母、姨娘、弟弟妹妹合力為難。

        萬一她不在了,善善、慈兒會如何被對待?會不會淪為奴婢、任人欺凌?一想到這裡,她無法保持淡定。

        「善善,你打開衣櫃,把最上層的木匣子拿下來。」

        「是。」善善看一眼姊姊,見姊姊微微點頭,他轉身走到衣櫃前,照著娘親的話拿下木匣子回到床邊遞給她。

        姊弟倆看著母親把匣子打開,裡面有幾件價值不菲的珠寶,是他們不曾見過的,若是趙姨娘知道……想到她貪婪的嘴臉,徐宥慈不由得蹙緊眉心。

        「慈兒、善善,娘有話要說,你們務必聽仔細。」

        「是,娘。」姊弟倆異口同聲回道。

        「娘一過世,你們別理會娘的後事,帶著這些東西往東走,離開這裡越遠越好,當年娘只變賣一塊翡翠就能開鋪子、買良田、蓋新屋,在濟州府定居下來,我想這些足夠你們遠離此地,好好生活。至於那三間鋪子和三十畝地,就留給你們的爹吧,否則……」關雨涵說不下去了,輕嘆一聲,她連想都不敢想像那個否則。

        徐宥慈心知肚明,淡淡接話,「若爹知道我們帶走房契地契,就是天涯海角也會想盡辦法把我們追回來?」

        徐宥善目光微黯,低下了頭。

        他和姊姊想到同一處了,娘這是讓他們拿銀子換自由,因為娘也預想到了他們不會被善待。

        真是可悲,這是明明是他們的家,是娘一手建立的家,可他們始終是外人。

        小時候他傻,渴求父愛,努力在爹跟前表現,但無論他做得再好,也得不到父親的半句讚美,甚至他做得比徐宥銘好時,還會惹得父親無故發怒。

        他不懂,娘是正妻,他和姊姊是嫡子女,爹堂堂一個讀書人,怎麼會做出寵妾滅妻、疼愛庶子女勝過嫡子女的事來?

       他曾為此感到忿忿不平,但是姊姊說:「我會選擇在乎愛我們的人,忽略恨我的人,不管我知不知道自己為何遭人恨。」

        姊姊說的對,既然無法釋懷,就選擇忽略。

        娘常說,姊姊從小就正經得像個老頭,不可愛、不撒嬌,長大要怎麼得夫婿疼惜?姊姊聽了也不生氣,只雲淡風輕地回答「不需旁人疼惜,我會疼惜自己」。

        姊姊只比他早出生兩刻鐘,卻比他聰明太多,這聲姊姊,他喊得心甘情願。

        關雨涵輕嘆,兩個孩子才十二歲,卻都是明白人,不說不論,不是因為無知,而是不願意自己傷心。

        當年她的決定似乎錯了……

        孩子們的爹叫做徐國儒,十幾年前通過鄉試,成為濟州最年輕的舉子,還被稱為少年天才,當年濟州府尹還打了一塊匾額送到徐家,高掛堂上。

        後來老太爺去世,徐國儒再無人督促,接連幾次都沒通過會試,至今還不死心,仍舊寒窗苦讀,準備三年後的科考。

        多數人在這種情況下,若非四處託關係,謀個縣主簿、通判知事之類的八、九品小官,就是轉行習醫或當夫子教習,日子總得過下去。

        當然,皇親貴冑或祖上富裕的人不在這個行列中。

        遙想當年,瀟灑風流的徐國儒進京赴考,卻得了個名落孫山的下場,收拾行囊預備返鄉之際,遇見能詩會文、長得一副好容貌的她,當下驚為天人,對她百般殷勤。

       在自己最狼狽無助的時候,有個男人願意護著自己,她心生感激,打定主意助他一臂之力,讓他在仕途上能夠更進一步。

       但她沒想到,兩人回到濟州,他家裡有個等著他成親的表妹,更沒想到他在他母親的堅持下竟改口稱奔者為妾。

        徐家要求她讓步,退居妾位,她心冷,痛恨自己有眼無珠。

        一步差、步步錯,婚書已經簽下,若他不肯放手,她當真要受這份委屈?

        她不願意,她的驕傲也不允許。

        「出嫁從夫,自然是夫婿說了算,只不過身為正妻主母得主持中饋,負責府中用度,若我是徐府嫡妻,自會張羅一家吃穿,若夫婿要雨涵當小妾,日後,我只須安分待在後院、伺候夫君,您說是吧?所以是要大紅花轎以妻禮迎雨涵入門,或是一頂小轎接我進府……不急,夫君好生考慮,雨涵在鎮上福安客棧靜候消息。」話丟下,她轉身,雇車往鎮上去。

       徐老夫人被這番話氣得不輕,老太爺在世的時候,徐府有上百畝田地,老太爺死後,家裡無人營生,為供兒子唸書,良田幾乎被她賣光,到最後只能靠著自己和從小投靠的姪女趙姝娘做刺繡過日子。

       她暗暗思忖,若兒子還想參加下屆科考,只能賣祖宅了,在這種情況下,娶妻已是左支右絀,怎供得起小妾?

       和不識字的表妹相比,徐國儒自然喜愛美貌聰慧、氣質高雅的關雨涵,若他是個鄉下泥腿子,或許還會將就,但他可是濟州年紀最輕的天才舉子,娶表妹已是委屈,還要放手關雨涵,怎生捨得?

       然而母親哭哭啼啼,表妹還鬧上吊自殺,他被逼得左右為難。

       在徐家亂成一團時,關雨涵啥事不問,逕自在鎮上買下兩間鋪子,又在徐家老宅附近買進三十畝地,蓋起大房子。

       消息傳出,徐老夫人兩隻眼睛發直,她本以為關雨涵是身世飄零的苦命孤女,可以隨意拿捏,沒想到她竟有如此豐厚的嫁妝。

        有錢,兒子上京的盤纏不愁,有錢,他們可以搬進大房子,重新過起有下人伺候的日子。

       這會兒就算趙姝娘尋死覓活,也改變不了徐家母子的決定,最後關雨涵順利坐上妻位,趙姝娘委身為妾。

        一頂大紅花轎把關雨涵抬進徐府大門,從此再沒人敢用「奔者為妾」來嚼說她。

       新婚隔天,徐家三口隨關雨涵搬進新宅,她供吃供住、供花用,儼然是當家主母的派頭。

        對於趙姝娘,關雨涵表現得無比大方,她二話不說,端盞喝茶,認了趙姝娘的姨娘身分。

       趙姨娘腦子不好,肚皮卻爭氣,進門後不久一舉得女,徐宥菲只比她的兩個孩子小半歲,隔年,趙姨娘又生下兒子徐宥銘。

       由於關雨涵對徐國儒的感激,在奔者為妾這事兒之後全數被抹殺,她不再想著為他的仕途謀劃,除了吃喝嚼用之外,不做多餘之事。

       她的無視冷漠讓徐國儒端著碗卻吃不到飯,惱羞成怒。

       可火氣再大,看人臉色吃飯,也只能生著悶氣,背過身就把氣出在年幼的孩子身上,所以比起嫡子女,那對庶子女更得徐老夫人和徐國儒的喜愛。

       關雨涵將一切看在眼裡,她選擇忍氣吞聲,盡可能把孩子護在身邊,但同住在一個屋簷下,難免有顧不周全的時候。

       她勸自己不著急,等女兒出嫁,兒子長大,能夠自立門戶,日子會越過越好,因此她從來不爭,把全副心力用來經營鋪子、教養小孩。

       徐國儒運氣不好,考場連年失利,徐老夫人見狀,慫恿徐國儒接手鋪子,企圖掌控府中收入。

        關雨涵放不放手?放!不過她敢放手,就有把握徐國儒接不穩。

       不出所料,短短三個月,鋪子虧掉一百多兩銀子,他沒臉跟關雨涵要錢貼補,私底下逼著趙姨娘和母親把虧的銀子給貼上。

       直到那時,她們終於明白,想悠哉度日,她們離不開關雨涵。

       關雨涵認為再撐個四、五年,肩上的擔子便可放下,沒想到兩個月前一場病,讓她從此下不了床。

       她怕了,怕自己等不及孩子長大。

       關雨涵續道:「聽說信州氣候好,商業風氣鼎盛,是落腳的好地方。」

       「娘要我們到信州?」徐宥慈問。

       關雨涵點點頭。「信州太守江柄琨的夫人程氏是娘的手帕交,你們到那裡,可以得到照應。」她從匣子當中挑出一柄雲紋玉簪,式樣普通,但玉質極好,簪子後頭刻著玥玥二字。「這是程姨的小名,看到這個,她會知道的。」

        徐宥善皺眉,他書唸得極好,可娘始終不樂意他走仕途,若非他堅持,加上蘇生先三番兩次說服,娘根本不想他進學。

       娘反對的話,來來回回都是那幾句——

       「瞧你爹,讀一輩子書又如何?連妻兒都養不活!」

        「伴君伴虎,當官的,能有幾個好下場?」

        「仕途詭譎、人心難測,娘只求你一世平安。」

       這些話無法說服他,他想贏過爹,想比爹更快在仕途上站穩,彷彿非要這麼做,堵在胸口的怨恨方能開解。

       可娘提了信州,提及商業風氣,是要他們遠離京城,遠離仕途功名?

       「娘……」看弟弟一眼,徐宥慈猶豫該不該開這個口。

        「慈兒想問什麼?」

        「娘為什麼要我們離開徐家?終究是我們的爹和祖母,就算不親近,總不至於……」徐宥慈停頓兩息,擰著眉道:「虎毒不食子。」

        兩個孩子深深地望著母親,他們在尋求一個答案,或者說,是想解除心底多年的疑惑。

        不是嗎?如果那些人真的是血親,怎麼會這樣對待他們?

        關雨涵嘴角凝起一朵苦笑,她的慈兒、善善乖巧懂事,只要她開口,便會去做,從不追問為什麼,現在卻……是因為早已懷疑?

        從什麼時候起的懷疑?從徐宥銘把善善推進池塘,徐國儒卻把錯算到善善身上時?從孩子間爭執,被關進祠堂的永遠是慈兒、善善開始?從徐國儒對他們不假辭色、目露鄙夷、藉故發怒開始?

        該說實話嗎?

        她快死了,祕密還能守得住嗎?她不說,難道徐國儒不會說?到時添油加醋,傷的依舊是她的孩子。

        看著兒女,女兒像極了自己,兒子卻長得像他,兩人並肩,彷彿是當年那對璧人,那樣的投合,那樣的默契。

        他們應該永世不離的,只是命運從不幫她。

        「記不記得年中善善從學堂回來,很興奮地說著已故丞相關伍德的事?」關雨涵問。

        「記得。」

        關伍德整整當了二十八年的丞相,是他說服先皇出兵平定南蠻,是他建議先皇加強對少數民族的統治,是他建立養廉銀制度,設置軍機處,澄清吏治、改革積弊,以致於國庫充盈,百姓負擔減輕。

       他還在大周王朝各處建立兩千七百三十五座糧倉,讓百姓在天災來臨時,不必賣兒賣女,得以溫飽度過災難。

        他與明崇皇帝勵精圖治,致力於富國強民,替大周打下萬代根基,沒想到因為扶持錯了人,最終竟成為朝堂奸佞、叛國罪臣。

        「他……」關雨涵深吸口氣後說道:「他是你們的外祖父。」

        徐宥善驚愕的瞠大雙眼,這樣偉大的人物竟是他的外祖父?!

        真是太光榮、太驕傲了!他的心情激動起伏,他曾暗地立誓要成為像關伍德那樣的賢臣,造福萬民。

        今年初,皇帝下令清查當年關氏叛國一案,短短數月,皇帝為關氏翻案,還其清白,於是關伍德的功績被百姓拿出來一說再說。

        蘇先生也說:「當真可惜了,倘若關丞相還在,大周早早就併了吳、陳,而當今皇上將會和明崇皇帝齊名,共創太平盛世,無奈小人作祟,殘害忠良。」

        至於那個小人是誰,蘇先生不說,可徐宥善看過邸報,能猜出幾分,是已故皇太后及皇后娘娘的母族孫家。

        有人猜,皇帝已經坐穩龍廷寶座,再也受不了孫家勢力遍及朝野,打算除了這根刺,才會出現翻案一事;也有人說,為扶持大皇子上位,皇帝必會保住孫家,翻案之事,不過是為安撫皇貴妃與二皇子背後那股勢力。

        徐宥善急切的問道:「娘,皇上已經為關家平反,我們為什麼不進京?說不定關氏還有後人,知道消息,一定會想盡辦法回京,對不?」

        關雨涵眉心微蹙,怎麼能回去?

        「當年,一條條的罪證羅列在城牆上,你們的外祖父和舅舅們成了罪無可逭的惡賊,十六歲以上的男子被絞殺,十六歲以下流放,女子皆沒入官妓。京城是娘的惡夢,此生,再不願回顧。」

        徐宥慈低聲問道:「娘是如何逃出來的?」她不相信爹有這等本事,能將母親救出來。

         「抄家那日,我們被關進牢裡,曾祖母說,士可殺、不可辱,即使身為女子,也該為關家名譽盡力,那個晚上,關家女子二十七人在獄中服毒自盡,我們提早一步上路,在黃泉路上等待家中男子。我們不怕死,因為明白,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關家人沒有對不起大周,是大周對不起關家人,我們要一起去向先帝討個公道。」

       徐宥善點頭,蘇先生提過此事,這件事在京城盛傳,皇權再大,也杜不了悠悠眾口,關家女子的貞潔,百姓交口稱譽。

       「娘以為自己已死,沒想到竟是被人救下,那個人極其溫柔、極其耐心,他聽我傾訴悲傷,聽我無數埋怨,聽我說許許多多大逆不道的話,在娘最狼狽的時候,有這樣的男人出現,娘情不自禁愛上了他。

        「直到某一天,他的母親出現,她說我是罪臣之後,不該攀上如此高貴的男人,只是她兒子心悅於我,她不願與兒子離心,她給了我兩個選擇,一是喝下絕育湯藥,隨她回府,終生做個小妾;二是遠離京城,終生不得與他相見。

       「娘選擇了後者,因為娘的肚子裡已經有你們,我無法放棄,即使明白未來迢迢千里,日子難繼。

       「在離京的路上,娘遇見徐國儒,他風流斯文、殷勤小意,待娘彬彬有禮,一路上他處處打點,讓人倍感溫馨,當時娘正急著找個男人,在你們落地之前,給一個名正言順的身分,於是他成了我的首選。

       「娘自稱寡婦,說腹中有子,為夫家所不容,可是徐國儒體貼寬容,說他願意給我一個家,守護我和孩子,我這才點頭與他成親,簽下婚書,誰知回到濟州府,卻有個趙姝娘等著當他的妻子。

       「我沉默,等待他的答覆,他卻說奔者為妾,一句話便想定下我的身分。若是只有我一人,委屈,受便受了,可你們該怎麼辦?難道要因為我的錯,誤你們一世?再怎樣我都不能讓我的孩子成為庶子女,骨子裡,我仍舊保有關家人的傲氣。

       「接下來的事你們應該也猜到了,為著銀錢,徐家妥協了,可這也種下趙姨娘對我的仇恨,更別說徐宥銘、徐宥菲對你們的嫉妒。這些年,娘知道你們受了不少委屈,本想著熬到你們成家立業,有本事擔起一家的生活重擔,屆時徐宥菲出嫁,徐宥銘又是個不成材的,徐國儒、趙姨娘仍得靠著你們的施捨度日,自然不敢讓你們受委屈,娘的心事便能了了,誰曉得這一病竟會躺下。

       「善善、慈兒,離開徐府吧,你們羽翼未豐,一旦娘不在,這裡再不是家,而是狼窩,與其如此,外面雖然危險,卻比待在狼牙下安全。」

       她一死,徐老夫人必定會將趙姨娘扶正,屆時她有權力作主一雙兒女的婚事,有權拿走鋪子田產,有權……她不敢再往下想。

       徐宥慈柳眉輕攏,看弟弟一眼,胸口微抽,其實她早就猜到爹與自己無緣,只是事實橫在眼前,心頭難受。

       徐宥善一個激動,跪到母親跟前,臉上帶著忿忿。「娘可不可以告訴孩兒,我們的親爹是誰?」

       像是沒料到兒子會這樣問,關雨涵先是一愣,而後是一陣沉默,過了半晌,她輕嘆一聲,沉重的哀傷在眼底瀰漫。

        母親的目光讓徐宥善想打退堂鼓。

        可是徐宥慈仍定定的望著母親,她要知道是哪個沒擔當的男人,既然護不了一個弱女子,怎敢讓人委身?

        關雨涵看著女兒眼底的堅持,又嘆了口氣,這丫頭這麼固執,以後怎麼辦?

        片刻後,她艱難地道:「慈兒、善善,那個爹……你們別要、別認,好不好?」

        徐宥慈不回答,她沒非要認爹,她只想知道個子丑寅卯。

        關雨涵咬唇,凝聲道:「那人……咱們不能攀也攀不上,當年娘想得太簡單,以為能跟在他身邊,不去想國仇家恨,一輩子走著走著,也就過了,哪料得到會讓你們淪落至此。娘很抱歉,慈兒,妳若是有氣,發洩在娘身上吧,今日局面全是娘誤了你們,對不起……」

        看著蒼白瘦削的母親不斷道歉,就算心是銅牆鐵壁,也無法承受,算了,不說便不說。

        徐宥善坐到床邊,環住母親的雙肩,發誓道:「娘別再說,那個爹,我們不要也不認了,我會聽娘的話,和姊姊離開徐府。」

       兒子的保證讓關雨涵鬆了口氣,她對兩個孩子有信心,定能將日子過好,就是女兒太倔強,剛則易折,這道理女兒不是不懂,只是她那性子,日後不曉得要受多少折磨?

        她不求兒女前程似錦,只願他們平安到老、兒女成群,對於人生,她從無大野心,唯願平凡自在,偏偏就這四個字,做起來卻如此困難。

        關雨涵點點頭,握住女兒的手,柔聲道:「慈兒,聽娘一句勸,歷經過風雨,方知平安是福。」

       服侍娘睡下,徐宥慈和徐宥善捧著匣子離開母親房間。

        到了外頭,徐宥慈壓低聲音問道:「大夫到底怎麼說?」

       徐宥善回眸望著姊姊,兩人是孿生子,心靈相通是常有的事,誰也騙不得誰,只是他不願意相信大夫的話。

       她垂下眉睫,凝重地道:「知道你心疼娘,我何嘗不是?但若摸不清楚狀況,怎麼能謀算後事?難道要事到臨頭,任人宰割?」

       僅管不同意娘的做法,不相信有誰能夠一世無慮,她不認為不迎向風雨,風雨就會躲著自己,但娘有句話說的對,徐府是狼窩,留在這裡,他們會被啃得連渣都不剩。

        徐宥善鼻子一酸,啞聲回道:「大夫說,不超過一個月。」

       娘的情況不樂觀,徐宥慈心裡已有數,可是她沒想到會這麼快……她握緊弟弟的手,正要說話,卻發現彩蘋探頭探腦的。

       吞下哀傷,徐宥慈冷冷一笑,自娘病後,府中僕傭人心浮動,一個個擔心著往後要往哪棵大樹靠。

        彩蘋發現大小姐看著自己,連忙加快腳步上前問安。

       徐宥慈換上一臉親切,主動迎上,握住彩蘋的手,在她耳邊低聲道:「正想找姊姊呢,娘剛吩咐,彩蘋姊姊年紀到了,讓我把這件事掛在心上,悄悄問問姊姊,不知道姊姊心裡有沒有合意的人選?」

       彩蘋心頭一驚,她沒想到大小姐會提及此事,但是奴婢的終身大事向來是主子作的主,她低垂著頭,雙頰泛起緋紅。

       「姊姊別害羞,宥慈年紀小,思慮不周到,就怕挑錯人,耽誤姊姊一生。」

       「大小姐選的人,自然是好的。」彩蘋的聲音細如蚊蚋。

       徐宥慈頓了頓,問道:「不知姊姊覺得沈平怎樣?」

       沈叔幫娘管著三間鋪子,這些年在娘身邊幫了不少忙,是個忠僕,他有兩個兒子,老大沈平,長相端正,行事周到,頗得娘倚重,每回沈平進府,府裡多少奴婢搶著擠到他面前,若是能用沈平栓住彩蘋的心,再好不過。

       「全憑小姐作主。」

       彩蘋的頭垂得更低,徐宥慈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好猜測道:「那這兩天我到鋪子對帳,同沈叔提提這事兒?」

        「多謝大小姐費心。」

       「姊姊也曉得,娘的病越發不好了,她深怕耽誤姊姊,想趁下個月沈叔生辰,喜上加喜,也算成全妳們多年的主僕之情,雖說備嫁有些倉促,若姊姊不反對,到時我會把身契還給姊姊,再給姊姊十兩銀子做嫁妝,不知道姊姊意下如何?」一個月,夠她籌謀了。

       彩蘋眉心一凝,急忙跪地磕頭。「彩蘋願意服侍夫人,直到夫人身子康復。」

       徐宥慈懶得多想她這是不想早嫁還是只是說說場面話,她只求最後這段時日,她能竭盡心力照顧母親。

       她彎腰,把人扶起,婉聲道:「我明白姊姊的心意,沒關係,我同沈叔提過後再談,娘睡了,姊姊進去守著吧!」

       「是。」躬身行禮,彩蘋進屋。

        徐宥慈向弟弟使個眼色,兩人回到屋裡,屏退下人,關起門。

       徐宥善問道:「咱們院子裡有那邊的眼線?」

       她蹙眉點頭。「我本以為只是人心浮動,但今晨我到前頭給老夫人問安,老夫人問起鋪子生意。」

       那年的慘痛經驗,讓徐老夫人和趙姨娘不敢心存非分,如今再次提起,是因為知道母親病情沉重?怎麼知道的?誰洩露出去的?

       兩個月以來,他們對外都說娘偶染風寒,而祝大夫的品德有口皆碑,他不會將母親的病況傳出去,倘若徐老夫人知道事實,只能是涵院出現內奸。

       「姊姊,我不去學堂了,我們把院子清理一遍。」徐宥善咬牙道。

       「不,娘所剩時日無多,與其打草驚蛇,不如按兵不動,我們要做的事還很多,沒有力氣和他們鬥。」

       徐宥慈打開匣子,撫摸裡面的物件,每件都是上品,她的眼力不夠,卻也明白,把這些送進當鋪,至少能換得五、六千兩,這筆錢,足夠他們在信州安身立命。

       看著姊姊的動作,他握緊拳頭,不甘地道:「姊姊,我們真要到信州營商嗎?」

       她遲疑片刻,反問道:「善善想不想去信州?」

       他用力搖頭,說得斬釘截鐵,「我想進京,我想出仕。」

       徐宥慈明白了,又問:「猜猜,娘為什麼要我們往東、往信州,而不是往南、往京城?」

       「京城裡有娘不願意讓我們碰到的事和遇見的人?」猶豫須臾,他給出更接近的答案,「那個我們攀不上也不能攀的男人。」

       「再猜猜,皇上已經替關家平反,娘為什麼不願回京?」

        平反的第一件事,通常是發還家產祖業給後代子孫,開祠堂,告慰亡魂,即便娘不在乎銀錢,但能恢復關氏榮譽,娘沒道理不做。

       徐宥善沉吟道:「有兩個可能,一是不願意見到那個人,二是來不及成行,娘已經生病臥床。」

        「再想想,蘇先生不止一次向娘提及讓你參加童試,娘為什麼總是拒絕?」

       「娘不希望我當官,她說徐國儒米麥不分、手無縛雞之力,沒有肩膀擔起家業,娘不願意我成為這樣的男人。」

        「你信嗎?」

        「不信。」蘇先生說他的才能遠超過徐國儒,徐國儒辦不到的事,他未必辦不到。

        「不進京、不祭祖、不走仕途,誰讓娘如此忌憚?娘再疼愛你不過,為什麼寧可阻礙你的前途,掐斷你的盼望,執意讓你棄文從商?」

        是誰?關家人?不可能,若是關家人,娘插翅都會想飛回去;昔日仇敵?娘一個閨閣女子,又非與人相爭的性子,能有什麼仇敵?

        「姊姊認為……是那個男人?」

        徐宥慈鄭重點頭。「除了他,我想不出其他人。那個男人肯定位高權重,若你要走仕途,很可能與他相遇,我猜,娘打心裡不希望我們認爹,甚至不希望我們有任何交集,她最大的忌憚該是……」

       「後院水深,複雜而危險?」

        她嘆息,也只能是這個原因了。「善善,你想認爹嗎?」

        「不想。」徐宥善毫不猶豫的回道。

        「當年那位老夫人之所以逼走娘,定是擔心娘的身分會招禍上門,但關家叛國一事已然平反,若我們被認出,那些便宜親戚肯定會張開雙手歡迎我們,倘若真是位高權重的皇親國戚,到時,就算我們不肯認這門親,他們也會逼得我們點頭。善善,在這種情況下,你還想進京求取功名嗎?」

        他咬牙回道:「我要。」他不願意在情況未明之前就退讓投降。

       「知道了,你想做就做吧,姊姊一定會讓你心想事成,只不過眼前最棘手的是……」徐宥慈一頓,心裡想著,若弟弟真能順利走上仕途,那麼徐國儒將會是一條甩不掉的尾巴,皇上以仁孝治國,豈能容得下一個不孝的臣子?

        「是什麼?」

        「除籍。」她沉重地道。

        徐宥善明白,除籍談何容易,若徐國儒不點頭,便是沒有血緣關係,他們也得當他一輩子的兒女,日後,他們若默默無聞、一事無成便罷,若有幾分成就,徐家定會巴著他們不放。

        想起這一家子,他就覺得噁心。

        想了想,他問道:「如果用三間鋪子和田宅做交換呢?」

        「你以為不交換,他就拿不到鋪子田宅嗎?」

        丈夫掌理亡妻的嫁妝天經地義,任誰都不會多話,可是娘的嫁妝一旦落入徐家人手裡,他們再也別想沾,更可怕的是,身為父親,他能夠決定兒女的親事,好替徐家爭取更多利益,到時候別說除籍,便是脫身都難。

        「那我們該怎麼做?」徐宥善問道。

        一時間,兩人皆無語。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大街上的好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商場老狐狸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家族的戰爭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順利除籍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她也想念他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不同的閱歷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就是要寵她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小丫頭開青樓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亮亮出現了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一章 兄弟倆大打出手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二章 爺在治療情傷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三章 詭譎的情勢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四章 恨死自己了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五章 這是什麼情況?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一覺醒來變天了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 從遊戲得到領悟

  大家好,我是千尋。

  今天不談書,談談最近迷上的手機遊戲,名字叫「六角拼拼」,我想很多人都玩過。

  首先,屏幕底下會浮出兩個不同顏色的六角形的小方格,玩家只要把方格移到上面的蜂巢空格中,當相同顏色湊成三個時,就會消失、留下空間,並且分數增加,所以要盡量把相同顏色的六角形拼在一起,直到上頭的蜂巢全數被填滿後,遊戲結束。

  我玩得很兇,熬夜也要玩,因為每次玩的時候,總覺得又經歷了一次人生。

  遊戲開始,因為空格很多,隨便拼都能拼出一串相同顏色的六角形,然後消失、然後分數不斷增加,那種帶著恣意囂張的玩法,就像我們的童年、少年時期,怎麼快樂、怎麼過活,只要我喜歡,生命任由我揮霍,不過這種恣意不能太長久,若是一路下去,很快就Game over了。

  人不也如此,越長越大,金錢、地位、成就、友誼……這些會慢慢地填滿我們的生命,必須適時拋掉一些,否則就得天天高喊我很忙、我沒空、我快累死了……

  遊戲越是玩,累積的分數越多,讓人越是得意興奮,那感覺像不像老爸爸、老媽媽看著銀行存簿的數位節節高升的幸福感?

  玩到最後,常常只剩下兩三個空格,心裡想著,很快就要結束了,沒想會出現正確的顏色、正確的方位,一次次、湊齊三個六角形,消失、加分,留下更多的空間,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是許多人生命中常有的經驗。

  接著,不管你再厲害、再能玩,就算衝破五千分,到最後也免不了面對四個字——遊戲結束。淡淡懊惱、微微地鬆口氣,彷佛人生走到盡頭,不管累積再多的成就經驗財富,最終都避免不了結束。

  一個遊戲讓我三天沒碰稿子,也讓我看透一些事。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