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瓔《不典型偷歡》[我給你管之二]


出版日期:2013-05-17

我會為你勇敢一次 讓我們一起擁有幸福

1.  絕對不順處處留情、三妻四妾的混蛋爸爸的意!
2.  堅守獨身主義,工作第一,不需要婚姻也不需要男人!
這是她的人生計劃,也一直朝這方向努力,
所以當爸爸以搞垮她的雜志社威脅她去相親時,
她氣炸的決定──跟相親對象發生一夜情後再把他甩了,
藉此讓自己在上流社會臭名遠播,順便氣她爸,
誰知,這個跟她演對手戲的胸腔外科醫生超不配合,
房間開了、床單滾了,他卻纏著她表示要負責?!
天天接送她上下班,共享溫馨浪漫的晚餐,
她即便再不想承認,也逐漸動心,
而這男人還嫌不夠,心機重的害兩人被「捉奸在床」……
這下,她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準備乖乖嫁過去,
可不料,就在她決定人生藍圖里要多個他時,
他深愛過的前女友卻回來了,還挑釁的說他們已重新在一起?!


第一章


    一部黑亮的賓士轎車在亞太商辦大樓前停了下來,副駕駛座的門打開了,一名年約五十出頭的高挺男人下了車,他穿著款式保守的成套咖啡色西裝,黑髮梳理得一絲不苟,迅速到後座打開車門。

    下車的男人同樣是五十多歲,身材微微往橫向發展,穿著鐵灰色西裝,打著暗紅色領結,一副紳士派頭,他抬頭看了眼樓高二十五層的大樓,眯了眯眼,皺起了眉頭。

    “仕庸,你說說,如果告訴那丫頭,要來見她我很緊張,她不會相信吧?”

    鄭仕庸微笑點頭。“是的,小姐她不會相信。”

    灰西裝的男人受不了的直搖頭。“嘖嘖嘖,我鐘大富怎麼會生出那麼笨的女兒?”

    鄭仕庸不慌不忙地說:“回董事長的話,這叫有其父必有其女。”

    鐘大富白眼瞪過去。“你在拐著彎罵我嗎?”

    鄭仕庸微微一笑。“其實小姐從來沒有說過不想見您。”

    鐘大富心裡一陣刺痛,嘴上卻諷刺的哼著,“是啊,她是沒有說,她用不回家來抗議。”

    鄭仕庸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疾不徐地微笑開口。“小姐不是不回去,是工作太忙了,您也知道,創業維艱。”

    “提起這個我就不爽。”鐘大富氣呼呼。“我都說要幫她了,她想辦雜誌,我給她金援、給她資源、給她人脈,連辦公室都幫她買好了,南京東路最貴的商辦大樓,用她的名字買下來了,她要開什麼公司都行,連專業經理人都給她請好了,她偏偏看也不看一眼,還說她沒有叫我買,買了是我自己的事,叫我自己想辦法解決,這這這、這是要氣死誰啊?”

    鄭仕庸微微笑。“小姐是不想讓人說是靠爸族,小姐這樣有志氣,董事長您應該欣慰才是。”

    鐘大富重重的哼了一聲。“是啊,那丫頭硬是跟她的兄弟們都不同,幾個孩子裡,就她的脾氣最像我,牛脾氣,她卻覺得我讓她丟臉,我最不能忍受這一點了,你說說這什麼道理?”

    “不只脾氣像呢。”鄭仕庸眼中笑意更深。“小姐長得漂亮,眼睛鼻子都遺傳了您。”

    “是嗎?”鐘大富得意的摸摸自己臉頰,轉瞬被哄得樂呵呵。“她媽媽老是說都像她,根本吹牛,如果不是我,丫頭哪會這麼漂亮?”

    鄭仕庸微笑不語。

    鐘大富自顧自的搖著頭,百思不解地說:“小時候那麼漂亮伶俐的丫頭,怎麼長大了就成了刺蝟?我這個做爸爸的說什麼都不對,動輒得咎……哼,男人嘛,哪個不三妻四妾,有那麼嚴重嗎?我對我的每個女人都很好啊,她們要什麼就有什麼,沒人抱怨過,就那丫頭看我不順眼。”

    鄭仕庸還是微笑,不快不慢地說:“小姐嘴硬心軟,不會說好聽話,心裡是愛您、敬重您的。”

    有人驕傲了。“我當然知道,不然我怎麼會跑這一趟?”

    鄭仕庸嘉許道:“您跑這一趟是對的,父女沒有隔夜仇,小姐不回家,您可以來看她,這麼做再正確不過了。”

    “就怕我來她也不領情。”鐘大富走進大樓之前還邊歎息著邊念念有詞,“唉,這丫頭要讓我操心到什麼時候啊,那麼討厭小孩,不要被我害得有那種要不得的獨身主義才好……”

    “小姐一定會有好歸宿的,您大可放寬心。”

    鐘大富沒回頭,蹙眉問道:“姓陸的那小子還沒有消息嗎?”

    鄭仕庸跟了上去。“他還在上海,有回來展店的計畫,但短期內他本人沒有回來的跡象。”

    鐘大富眉一挑,恢復生意人的精明銳利。“就是說,他們沒有聯絡了?”

    “沒有。”

    “也好。”鐘大富哼了一聲。“那種傢伙配不上我的寶貝女兒。”

    “哈甜志”是一本專門報導甜點的雜誌,只要是甜的,包含麵包、糖果、餅乾、和子跟深受歡迎的蜜糖土司等都在報導的範圍裡,一月一書,彩色印刷,訂價四百元,銷量出奇的好,基本訂戶也很穩定。

    鐘珂是哈甜志的創辦人兼負責人兼社長,公司成員非常簡單,只有她和顏彩心、陶冬溫。

    彩心對工作很有熱忱,雖然跟衛然在熱戀中,但一點也沒影響她的工作表現,而陶陶則是對甜點的敏銳度很高,除此之外,她外型更佳。

    鵝蛋臉,大眼挺鼻,五官立體,光看外型是個明媚的小女人,尤其眼睫毛又長又濃密,很是動人。

    但是,她整個人卻很沒自信,這都是因為她出身醫生世家,不但父母和兩個哥哥、一個妹妹是醫生,連爺爺奶奶都是醫生,身為家中唯一考不上醫學院的孩子,她被家人認定為失敗者。

    也因此,陶陶通常都是最早來公司又最晚走的那一個,負責開門跟鎖門,家裡滿滿的醫生氛圍讓她窒息,反而來公司她才能放鬆。

    她們三個,每個月都共同為催生一本讓讀者滿意的雜誌而努力,長久下來培養了休戚與共的密切關係,對彼此的關心自然不在話下。

    早餐後,三個人收拾了桌面,直接在同一張桌子上開會,每天早上她們都會先開個半小時的會議才開始一天的工作。

    她們一向分工合作,沒有職責劃分,三個人都是企編、文編、美編,工作來了,誰有空誰就去做,好處是,只有三個人的小雜誌社,不會因為誰請假而火燒眉毛,其它兩個人絕對都可以接手。

    “又是滿團。”彩心看著旅行社的回報表,嘖嘖稱奇。

    她們利用端午連假策劃的首爾甜點四天三夜之旅,一天之內就報名額滿了,團員有四十五人,聽說沒趕上報名的抱怨電話快癱瘓旅行社的總機了。

    “如果不是我們堅持,他們一定很想一次出十團吧?”鐘珂揚了揚眉毛。

    哈甜志除了跟各大烘焙坊以及飯店甜點部合作報導甜點之外,也和旅行社合作開發甜點之旅,到國外品嘗知名甜點不再遙不可及,深受女性客戶的歡迎,團團爆滿,只能說,現在有錢有閑的女人還真的很多。

    然而,她很堅持一次一團,她必須維護甜點旅行團的質感,連團員她都要一一過濾,會破壞其它團員品嘗甜點心情的奧咖會被她列入黑名單。

    “其實,上次林主任有拜託我,叫我跟你說說看,可不可以增加團數,她說詢問的人太多了,一直把錢往外推她會心痛。”陶陶很小聲地說。

    鐘珂冷笑。“我直接跟她談,如果她再看你好欺負就一直拜託你,讓你不勝其擾,我要換合作的旅行社了。”

    開完會之後,鐘珂倒了滿滿一大杯黑咖啡回到位子,才喝了口咖啡放下馬克杯,想到手機放在會議桌上沒拿,起身去拿了手機,才一坐下又想到要發個傳真。

    煩,極度的煩躁,但自己健忘能跟誰發脾氣?認命起身去發傳真,坐下後邊灌咖啡邊流覽首頁的今日新聞。

    “你們說這合理嗎?”她念著氣象局的預報,“今天全省多雲到晴,各地高溫三十四度,下午鋒面接近,氣候轉為舒適宜人,傍晚氣溫驟降,入夜後低溫八度……這什麼鬼啊?一天之內,四季都來?”

    還不到九點,彩心也在看網頁配早餐,她從電腦前抬起頭來,關心地問:“你怎麼了?又失眠?”

    鐘珂壓力大就會失眠,還會胃疼、耳朵疼、神經疼,有時連眼皮也會疼,這些通通轉嫁給脾氣,所以她壓力一來,就會脾氣暴躁。

    “我沒失眠。”鐘珂抬起下巴駁斥。“我睡得好極了,從淩晨一點睡到早上六點,都沒有醒。”

    對她而言,五個小時的睡眠已經是奢侈了,她每天不會睡超過六小時,哈甜志只有三個人,她事事親力親為。

    “那是怎麼了?”彩心轉了一下明亮的眼珠,笑嘻嘻地問:“現在是三月……不是失眠,難道思春?”

    “我是狗嗎?有發情期?”鐘珂皺皺鼻子。“我的直覺很靈,有人要來煩我了……”

    還沒說完,坐在離門最近的陶陶就嚇得驚跳起來!

    “董、董、董、董事長!”

    鐘大富看著差點跌下電腦椅的她。“陶、陶、陶、陶小姐,你嚇到我了。”

    陶陶羞得無地自容。“抱、抱歉!”

    “沒、沒關係。”鐘大富很愛跟這個容易臉紅緊張的鄰家女孩開玩笑,如果他家鐘珂也能這麼平易近人就好了。

    “有什麼貴事嗎,鐘董?”鐘珂繞出辦公桌,她雙臂抱胸,氣勢洶洶的朝自己父親大步走過去,尖銳的質問:“為什麼跑來我的公司欺負我的職員?”

    鐘大富馬上側頭看著陶陶,一臉不解地問:“我有欺負你嗎?陶小姐?”

    “沒、沒有,沒有啊。”陶陶猛搖手,她吞了口口水,緊張不已的問:“那個,董事長,您要喝咖啡還是綠茶?”

    “董事長喝綠茶,麻煩陶小姐了。”鄭仕庸微笑回答。

    彩心笑得爽朗的站了起來。“鄭叔也是綠茶吧?陶陶你繼續吃早餐吧,我吃飽了,我去泡!”

    鄭仕庸頷首。“麻煩顏小姐了。”

    彩心笑吟吟。“什麼小姐?您是長輩,叫我們名字就可以了。”

    “那麻煩彩心小姐了。”

    彩心做跌倒狀,沒轍地說:“厚~鄭叔,您真的很老派耶!”

    三個人都笑了起來,旁邊那對在大眼瞪小眼的父女卻跟他們三個像在不同世界裡似的,兩人之間散發著一觸即發的濃濃火藥味。

    “有什麼貴事?指教完了快走,這裡是公司,我們還要工作。”鐘珂不客氣的對自己父親下逐客令。

    鐘大富也沒跟她拐彎抹角,直接了當的說:“你去相親!”

    “什麼?”鐘珂挑高了眉毛。“你現在是在命令我去相親嗎?”

    “對!”

    鐘珂瞪大眼睛。“我不去!”

    “我知道!”鐘大富悶悶的吼回去。

    鐘珂更氣了。“知道你還來?”

    鐘大富重重的哼了一聲。“如果你不去,我會弄垮你這間小雜誌社,我說到做到,你自己看著辦吧!”

    鐘珂勃然大怒。“你真的要這樣嗎?”

    鐘大富抬起了下巴。“對!”

    鐘珂擰著眉心。“好!我去!”

    “很好!”鐘大富也不拖泥帶水,茶也不喝了,直接走人,留下氣急敗壞的鐘珂。

    竟然威脅她去相親?

    她絕對要讓鐘家丟臉!

    彩心跟陶陶面面相覷,都看傻了眼。

    彩心呐呐問:“他們講話為什麼都要用驚嘆號來講?不能心平氣和一點嗎?”

    “我也不知道。”陶陶看得心驚膽跳卻又有一絲的羡慕。“我爸從來不用驚嘆號跟我講話,他沒有情緒的。”

    彩心走過去拍了拍鐘珂的肩。

    要命,好緊繃啊!

    “你冷靜點,人已經走了,拳頭可以放鬆了,你咖啡都涼了,我幫你再煮一杯。”

    鐘珂咒駡了一句不雅的話,咬牙切齒的問:“剛剛鐘董事長是在威脅我去相親沒錯吧?”

    “沒錯。”彩心歎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其實他也是一番好意,怕你事業心太強,耽誤了婚事。”

    鐘珂全然沒聽進去,目光寒冷的像兩道利刃。“我會讓他後悔的!”

    元日剛走出七樓病房,一群年輕護士嘰嘰喳喳的跟著他,就像眾星拱月似的,只不過他這個“月”是個大男人。

    “元醫生,今天真的不參加我們的聚餐嗎?大家都好希望你來耶,你來嘛!”

    幾個跟他很熟的護士從病房一路跟進了他的主任辦公室,大家還很沒規矩的開始翻他抽屜找零食。

    她們都知道,有一些暗戀他的護士或實習醫生會在他的抽屜裡放愛心零食,讓他若忙得沒時間去吃飯可以填肚子。

    “那我們續攤要去錢櫃,到時你忙完了過來嘛!”

    這些小女生,說話總習慣性的“塞奶”,元日剛笑了笑。“今天真的不行。”

    他要去相親。

    相親對他而言是例行公事,不算太難忍受,他通常會表現得很娘或像個媽寶,讓對方反感,由對方拒絕進一步交往的可能。

    看他成家是祖母的心願,他不忍心拂逆自小只疼愛他一人的祖母,但也不可能為了完成祖母的心願去結婚。

    應付一次又一次的相親是他目前最好的方法,幸而祖母也不會太過分,一個月平均只會找媒人為他安排三次相親,也就是說,他約莫十天得跟一個陌生女人見面,通常是跟元家門當戶對的名媛千金,兩個人一起吃飯、聊天,過一個不太有趣的夜晚,如此而已。

    今天他的相親對象不意外又是個富家千金,鐘家的大小姐,芳名叫做鐘珂,是鐘家第三房夫人生的女兒,也是鐘家的大家長——鐘大富——眾多子女之中,唯一的一個女兒。

    她有份工作,是自行創業的,而且不是賣什麼自己設計的高檔首飾或代理什麼國外的知名品牌,而是辦了份雜誌。

    辦雜誌,這倒有趣了,他相親過的千金小姐都是沒有工作的,每天的工作就是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去跑趴。

    媒人在資料裡也附了她出版的那本雜誌,是一本介紹甜點的雜誌,照片拍得很可口,他很盡責的翻了一次,因為不怎麼愛甜點,所以沒被吸引。

    他並不是要瞭解對方,但他認為自己至少要為兩人之間的話題盡點力,他是要對方主動打槍他,但他不喜歡沉默的氣氛,如果兩個人相對無言,他會覺得渾身不對勁,何況還要一起吃飯至少三個鐘頭。

    反之,如果兩人能有些話題聊,至少時間過得不會那麼慢,一個話題可能延續另一個話題,不至於太尷尬。

    祖母一定不會明白,愛情不能用找尋的,不能用安排的,祖母那一輩,甚至他的父母、他的大姊都是媒妁之言,他們打從心裡認為只要兩個人條件相符,彼此滿意,婚後再慢慢的培養感情就可以了。

    也許長輩們是對的,戀愛那種東西太靠不住了,當一個女人要離開你的時候,不管你做什麼都無法挽回,不管你說你多麼愛她,她都不會看見……

    離開辦公室前,他習慣性的檢查了電子信箱。

    一封沒有署名的郵件出現在他的收件匣裡,雖然沒有署名,但那郵寄地址卻是他再熟悉不過的。

    元醫生:

    我要回臺北了,時間初步定在兩個月之後,等我把英國這裡的職務交接好,我就會起程,到時希望看到你來接我,我亦相信你一定會來。

    過了一分鐘,他仍然目光炯炯的盯著電腦螢幕。

    信很短,但他喉嚨忽然很幹,他的眉毛糾在一起,胸口緊繃,漲滿了怒火,許久,他嗤的笑了一聲。

    這個女人……

    要走就走,要回來就回來嗎?她究竟把他當什麼了?

    意識到自己瞬間的激動,他逼自己冷靜下來。

    今晚的相親……

    如果她回來的時候,自己帶著新婚妻子去接她,不知道她會是什麼表情?他真的想看一看。

    一整個晚上,鐘珂都極盡所能的賣弄風情,最後終於如願把她的相親對象灌醉,照她計畫好的在飯店開了房間。

    這就是她堅持要在這間飯店知名的義式餐酒館相親的理由,每道菜都有搭配的酒款,一個套餐有十道菜,她又在上主菜時多叫了一瓶酒,殷勤為對方倒酒,那瓶酒精濃度頗高的紅酒有五分之四是他被動喝掉的。

    而她呢,平常酒量算不錯,一頓飯吃下來就是微醺狀態,正好能催眠自己跟第一次見面的男人上床。

    至於他,還需要催眠什麼的嗎?如果是個性功能正常的男人,在她這樣有臉蛋有身材的女人面前,就算是初次見面也該惡狼撲羊才對。

    她扶著他,有些吃力的伸手按了電梯。

    他也算定力不錯了,沒有做出什麼失態的舉動,在餐廳和飯店櫃檯都是他拿出信用卡來結帳的,沒有因為不勝酒力就打混過去,這點她倒滿欣賞。

    只不過,他的手臂緊環著她的肩膀,她的肩膀承受著他的重量,摩擦得有點痛了。

    鐘珂今天特地穿了性感滿分的細肩帶雪紡紅洋裝,而元日剛那沉重的右手臂就一路扣在她柔嫩的香肩上,他看起來一點都不胖,手臂卻如鐵一般,她得要一手環住他的腰才不至於失去平衡。

    好不容易到達他們的房間,她費力的拿出磁卡打開了厚重的房門,就在那一瞬間,他突然把她拉進房裡,大手砰地關上了房門,一雙長臂把她禁錮在門前,她的心臟猛地狂跳起來。

    他是她父親與大媽安排的對象,元永集團的麼子,教學級醫院的胸腔外科主任,是知名的明星醫生,她自然不必擔心他的為人。

    那她現在是在緊張什麼?

    她深深吸了口氣,抬眸看著他,長睫本能的連眨了幾下。

    玄關的感應燈灑落暈黃,光暈照著他立體深邃的面孔,她這才發現他沒戴眼鏡。

    他是什麼時候摘掉了眼鏡?原來他的五官既乾淨又英俊,全被土氣的膠框眼鏡給遮蔽了,而她一開始在餐廳時也沒有對他的長相多做研究,第一印象覺得挺不差,身高也過關,她整個心思就放在如何跟他上床這件事上面。

    但是現在,她整個人被他困在狹小的玄關空間裡,被至少高了自己十公分的他居高臨下的盯住,她才突然意識到他是一個男人,她之前都只把他當成一個“物件”,一個她要利用的物件而已。

    “鐘珂——”

    他叫她的名字,黑亮的眼睛凝視著她,她的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

    他的聲音真好聽。

    這也是她的新發現,明明跟他交談了整晚,卻覺得只有此刻他的聲音才是他真正的聲音,之前好像都在跟她演戲似的。

    要命!這時候她怎麼會想起他瘦削腰部的觸感?

    扶著他走時,她就覺得他的腰線條很不錯……那現在她為什麼……

    老天!她的手擱在他的腰上!

    原來他不知何時竟然拉著她的手,讓她抱著他的腰,而她也不自覺的照做了。

    他的目光低垂,好像在看她的……胸部……

    她後悔穿這麼性感了。“你你……你要幹麼?”

    她知道自己濃密睫毛下有雙美麗的大眼睛,為了不讓他以為自己在勾引他,她忍著不眨眼。

    “你不知道嗎?”他的臉俯向她。

    她全身僵住,兩人的臉龐之間剩不到一公分。

    說不知道太矯情了,他們會在這裡不就是她一手策劃的嗎?他要做什麼,她當然知道,同時也是她要的結果。

    可是,她竟然說:“我不知道。”

    她看到他的眉毛高高的挑起,抬手輕輕撫過她的細肩帶,聲音粗嗄地說:“不可能不知道,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鐘珂皺眉。

    是沒錯,可是,事到臨頭她竟有些膽戰心驚,是因為他太直接了,還是因為他著火的眼神太驚人?根本是欲望破表!

    她是打算來征服一隻宅男小綿羊沒錯,可是她沒心理準備面對一隻披著羊皮的大野狼!

    “不管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既然你擺明瞭想要,我就給你。”

    他的目光移到了她的唇上,鐘珂感覺自己血脈賁張,他把她拉進懷裡,他濃重的呼吸裡有著酒氣,輕拂著她的唇。

    她閉上了眼睛,呼吸急促。

    她以為他什麼都不懂,是個一直以來只會埋頭苦讀、一路讀到醫學院畢業的宅男。

    她錯了,他不但懂,還什麼都懂,他知道女人的敏感帶在哪裡,他知道怎麼撩撥她的欲望,他“下手精准”,讓她忍不住呻/吟出聲。

    瘋狂大膽的愛撫之後,他將她壓在床上,他的手放在她的臀部兩側,他的呼吸更加濃重起來。

    鐘珂很難堪的發現自己在享受他的給予,並非在利用他,她迷亂了,兩個人在床上緊緊交纏著,他不斷攻入她體內,她則被他的技巧擄獲了,什麼都不能想,只聽到他在她的耳邊呻吟,感受到他的粗聲喘氣,他越來越快的呼吸。

    她咬著唇,手指滑進他頸後的頭髮裡了,她也瀕臨高/潮邊緣。

    鐘珂懶懶看著熟睡中的元日剛,視線從他輪廓分明的五官到擁有結實肌肉的胸膛,然後再回到他的臉上,看著他那濃密的睫毛。

    奇怪奇怪,他在餐廳裡的時候明明就是個姊寶跟省話哥,不是悶不吭聲,一開口就是他那四個雙胞胎姊姊怎樣怎樣,聽得她在心中直搖頭,很是鄙夷他,也很懷疑他這般娘炮怎麼會是胸腔外科名醫?他怎麼敢拿手術刀替人開膛剖肚,他這款弱雞應該去醫學美容科或小兒科才對。

    然而事實就在眼前,不知他平常就是個喝了酒就變樣的人,還是飯店房間本身有曖昧的魔法,總之他跟坐在餐廳裡的他不一樣,變得狂狷不羈又放蕩,根本是全方位的佔有了她,他甚至舔弄她的……她的……

    停!

    她深深吸一口氣,堅定的告訴自己到此為止,不管她對他的感覺產生了什麼微妙的變化,她要丟鐘家臉的計畫不會改變,也不容她改變,她絕對、絕對不要順了她爸爸的意,她要讓他很後悔威脅她來相親!

    想到這裡,她迅速下床翻包包。

    她是有備而來,準備了事後避孕藥,她的目的是一夜情之後甩了他,絕對不能懷孕搞得無法收拾。

    吃了藥,她命令自己不許再戀棧,進浴室洗澡,然後走人!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

TOP

Thanks

TOP

謝謝

TOP

3Q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 you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谢谢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