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瓔《菜鳥人夫》【禍水男1】

深夜,燈光美,氣氛佳,
燭光晚餐在桌上,美麗老婆坐一旁,
這樣的場景,過了新婚之後就不曾出現了,
因為他不忍心她等他等得太晚,錯過晚餐時間,
所以總是板著臉說──
「不用等我,把身體弄壞我可沒空陪妳去看醫生。」
因為夜深人靜回到家,看到她好不容易才睡著的模樣,
不忍心吵醒她,所以他的壓制欲望手法,是一個人默默數羊。
她,是他這輩子唯一傾心去愛的女人,
就是如此,他才會把責任和心情全都自己扛,
沒想到正覺這個夜晚有新婚時的甜蜜滋味,
那個美麗的老婆就開口說:「我們離婚吧……」

第一章

  尉宅的書房裡,幽柔明亮的燈光下,尉衡蹙眉看著家庭聯絡簿上娟秀的字跡。

  加恩的班導師要跟他談一談。

  好個「談一談」。

  這三個字包羅萬象,可輕可重、可大可小、可褒可貶,可以因為加恩表現良好,所以要跟他談出席表揚優秀小學生的時間,也可以因為加恩戳瞎了同學的一只眼,所以要跟他談一談賠償的問題。

  總之,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想到這裡,他疲憊地靠向牛皮椅背,下意識的揉捏著太陽穴。

  頭好痛。加恩又在鬧什麼別扭了?搞得班導師要見他,任性難搞的個性簡直跟他老爸一模一樣,當然,若要說跟他爺爺一模一樣也行……

  「你那支算什麼?你看看我這支才是極品中的極品,刻花多麼細啊……」

  客廳裡那中氣十足的聲音是他父親尉榮,也就是加恩的爺爺,今年六十五歲,目前是「尉普光電集團」的最大股東和創辦人,資產上億,在去年前五十大的全台富豪榜上不多不少,剛好是吊車尾的第五十名富豪。

  他父親作風老派,習慣什麼都一把抓,這兩年在他的堅持下才有所讓步,不然他們父子常跟幫傭上演「你丟我撿」的戲碼——

  就是他們火爆場面一來,你砸爛椅子,我拍破桌子,苦命的幫傭則負責收拾善後,好的就放回原位,壞掉的就掃出去等垃圾車。

  當然,因為父子太像了,不管是在家裡或公司,也常有「冤家路窄」的情況發生,不是你在餐廳門口堵到我,就是我進了電梯看到你,特別是在對公司營運意見相左的時候,就特別看對方的跋扈不順眼。

  更理所當然的是——他們都嘛認為跋扈的是對方,不是自己!

  「嘖嘖嘖,你嘛好啊,你那支能看嗎?你看看,你看我這支繪有臥虎藏龍啊……」

  尉衡聽到做人做事絕不占下風的父親立即對友人「當」回去。「什麼話?你瞎啦?你那支是什麼破茶壺,工那麼粗,真不知道你怎麼有臉拿出來!」

  「你的才粗吧?不過,話說回來,你是在哪裡被騙了?買了這支破爛茶壺,我看值不了幾個錢,嘿嘿嘿,該不會超過五百塊吧?」

  「五、五百塊?」老狂獅氣急敗壞,仰天鬼吼。「他媽的!明明你的才是破茶壺……老婆~」聲音放柔了些,客氣商量地。「你看一下,我們兩個的,誰比較破爛?」

  「你的。」一個成熟女人的聲音毫不猶豫下了結論,可想而知,她的選邊站即將掀起一場武林的腥風血雨。

  「媽的!」翻桌的聲音,令尉衡頭更痛了。「你這糟老頭給我滾出去,把你這堆死破爛茶壺一起給我帶走,從今以後不要再來我家了,這裡不歡迎你!」

  「知道了,知道了。」很認份響起的,是收拾包袱的聲音。「我走就是了。弟妹,我明天再來啊!」

  任誰也想不到,隨他父親呼來喝去的人是航運界的大老——萬百航運的董事長吳萬百。

  這二十年來,這兩位有頭有臉的人物一直是這樣相處的,每次都一團和氣的互獻珍藏,最後總由他那沒風度的父親拍桌散場,隔日再卷土重來一次。

  擾嚷結束,客廳恢復寂靜,尉衡的眼光也再度回到桌上的聯絡簿。

  提起筆,在家長簽名的字段填進自己的名字。

  明天,該去學校一趟了。

  「加恩,你到底做了什麼?至少先讓我知道,我才能跟老師談。」

  車裡,開車的尉衡捺著性子跟七歲小孩商量,他可不希望等一下被老師釘得滿頭包又無力回擊。

  是的,縱然他認為可能錯在加恩,但尉家人的信條就是死不認錯,不管如何,他都要讓老師相信就算加恩有錯,也是老師教導無方的錯,絕不是加恩有問題。

  「沒有。」加恩抿得緊緊的可愛小嘴,帶著些許生氣味道的吐出這兩個字,然後撇頭看著窗外,擺明了不想再談。

  「如果沒有,老師為什麼要我去?」遇上交通尖峰已經夠心浮氣躁了,偏偏這小家伙又在那裡鬧別扭。不能打小孩又很想開扁時怎麼辦?

  他忽然狂鳴喇叭,前面沒事一直踩煞車的烏龜車被他一嚇,咻地開走了。

  他這部新款的銀灰色BMW算是很具威脅性,全黑的隔熱紙,加上他冷峻面孔、挺直鼻梁上的那副名牌墨鏡,怎麼看都像權勢人家或黑道。

  「你自己問她。」加恩還是看著窗外,對尉衡剛才拿前車出氣無動於衷。

  「如果有呢?」尉衡咬牙切齒。

  小鬼一副懶得理他的樣子,用小小的手指頭在他昂貴的車窗上畫圈圈。「就有啊。」

  這是什麼話?

  然而尉衡天不怕地不怕,卻必須在一個七歲小孩的面前忍氣吞聲,不為別的,就因為尉加恩是小孩。

  好,他知道現在的孩子早熟,或許小一就已經進入叛逆期,他不該跟小朋友一般見識,雖然,他實在好想抓著加恩的肩膀好好搖一搖。什麼死脾氣,跟他老爸一模一樣……

  「聖心小學」總算到了,不是私立貴族學校,卻是一間風評極好的小學,因此每年搶著入學的人擠破頭,還要抽簽,尉衡認捐了學校所有的計算機設備,所以加恩很「幸運」的第一次就抽中了。

  他們下了車,加恩背著書包、提著餐袋走在前頭,尉衡跟著他,他根本不知道加恩的教室在哪裡,開學已經兩個月了,不管是通知單上的什麼會,他通通沒出席,一概在「不克出席」的方格裡打勾了事。

  在他的想法裡,孩子入了學校就是老師的事,他只要負責繳注冊費和課後安親班的費用就行了,難不成他還要時時出席學校的活動嗎?沒那種事。

  秋末的楓葉紅了,校園還真是漂亮,尉衡摘下墨鏡,他忘了自己有多久沒去郊外走走了。

  自從一頭栽進尉普光電,他的人生活像只剩數字和訂單,而尉律發死人脾氣一走了之以後,他的生活更是豬羊變色,只剩下更加黑白的數字和訂單。

  「我們老師很丑哦。」加恩忽然回頭說道。

  尉衡微微一愣。

  這又是什麼話?他壓根對老師沒有存在任何幻想,又怎麼會在意他的老師美不美、丑不丑?

  正確的說,他忙得沒辦法對女人產生幻想,連好好吃一頓飯的時間都沒有,又怎麼會有時間想些有的沒的?

  一大一小的身影穿過操場,一年級教室到了,陸續有家長送小朋友進教室,因為不放心,還在殷殷叮囑著什麼。

  對尉衡來說,這是個全然陌生的地方,往常,他都在校門口停下車讓加恩自己走進來,他不知道有那麼多家長有閒工夫把孩子送進教室,夾在一堆衣服輕便或者說隨便也可以的家長裡,西裝筆挺的他顯得與眾不同。

  加恩根本不理會他,酷酷的徑自進入教室將書包放下,把餐袋掛好,熟練的拿出聯絡簿來抄。

  教室裡沒什麼小朋友,尉衡看了一眼腕表,已經七點三十了,除了幾個小朋友坐在位子上,其它書包掛在椅子上的小朋友都去哪裡了?

  他不得不走進教室,走到加恩的座位旁,低頭問道:「加恩,你們老師呢?其它小朋友到哪裡去了?」

  小家伙連頭也不抬。「去外掃區掃地了。」

  看著小手抄出的幾行字,他忍不住皺起眉頭。「加恩,你的字好丑,不能寫好一點嗎?」

  安親班的胡姓老師不止一次在聯絡簿裡向他告狀,加恩不肯接受老師的字體矯正,不管老師是處罰或是獎勵,他就是執意要把字寫得歪七扭八。

  加恩抬起頭,尉衡看到他驀然之間因他的話而漲紅了臉,不禁搖了搖頭。容易激動這點也是跟他老爸一模一樣。

  「我覺得很漂亮就好!」小家伙生氣了。

  他捺著性子。「加恩,你告訴我,為什麼總不肯把字寫好?」

  「我覺得這樣就很好!」加恩強辯道。

  尉衡擰著眉心,他不相信加恩不知道自己的字跡不佳,但他就是無法明白加恩為什麼要跟老師作對,跟他作對。

  他冷冷地說:「但是胡老師說,只有你一個人的字體跟不上進度,大家都進步了,只有你沒進步還退步。」

  加恩眼裡燃燒著怒火,小拳頭握了起來。「誰說我沒進步?我有進步,大大的進步!」

  深吸了一口氣,尉衡壓抑著情緒。

  小家伙分明在狡辯,如果加恩再這麼不受教,他真的要請個家庭教師或是把他送到國外的寄宿學校了,若不是顧及加恩需要團體生活,他會實施鐵腕政策!

  梁盼釉帶著小朋友們從外掃區回到教室時,便是撞見這麼一個前所未有的火爆場面。

  一個衣冠楚楚的高大男人正跟尉加恩怒目相向,加恩的脖子抬得高高的,氣得頭上好像快冒火了!

  她連忙快步走過去。「呃——我是梁老師,這位先生,你是——」她手裡還拿著掃把呢,此刻也顧不得先把掃具先放回去了。

  尉加恩的家長從來沒有來過學校,如果她猜的沒錯,昨天她寫了聯絡簿,希望加恩的家長到學校來一趟,眼前這位應該就是加恩的家長。

  男人聽到她的聲音抬眸了,一時間,盼釉有一陣驚訝和迷惑。

  他是加恩的爸爸啊?

  好年輕的家長,好帥氣的家長,寬闊的肩、平坦的腹部、長長的腿。

  他的黑發濃密,梳理得利落整齊,一張有稜有角的臉,雙眸帶著一股陰郁的神情,眼光有些深沉,鼻子挺直,嘴唇微薄而有個性,剪裁合身的西裝使他的氣質更突出。

  他有三十歲嗎?如果他沒有三十歲,那他是幾歲生下加恩的?如果他已經三十歲了,那麼他是二十三歲就當爸爸了嗎?

  她的睫毛眨了眨,二十三歲,她還懵懵懂懂的剛從大學畢業呢,雖然她一直夢想能當小學生的老師,但那時的她也沒把握自己能馴服一群孩子。

  幸好她很幸運,教書至今,從來沒有遇到不受教的孩子,也沒有遇到不講道理的家長。

  在她五年的教書生涯裡,更是從來沒有看過這種要命出色的「家長」,她模糊地想,如果他去當明星,一定不輸那些當紅偶像!

  尉衡一怔,同樣打量著眼前纖柔輕盈、我見猶憐的女老師,完全沒料到自己會見到這麼一張脫俗清靈的臉龐。

  她,好年輕!

  加恩是想讓他在老師面前露出驚訝的表情,才故意說她很丑的吧?

  她跟丑完全扯不上邊,不但不丑,還有說不出來的雅致,說不出來的脫俗,以及說不出的動人。

  他直勾勾的盯著她看,完全不掩飾打量人的企圖。

  窄窄的肩,不盈一握的楚腰,眼珠烏黑晶亮、眼光澄澈如水,鼻梁挺秀,嘴唇嫩嫩的、薄薄的、小小的。

  她的皮膚很白皙,如雲長發披垂在肩上,穿了線條簡單的白色連身及膝洋裝,外搭一件鵝黃色的針織毛衣,她清純靈秀,文雅、細致,令他悸動。

  她叫什麼名字?每天在聯絡簿的老師欄都會蓋上她的印章,那三個字他看了兩個多月,此刻他竟有些懊惱自己連她的名字也沒記起來。

  他清了清喉嚨。「我是加恩的……」

  「加恩爸爸?」盼釉接口,不知道怎麼搞的,晶瑩的小臉竟然透著微紅。

  任何平凡人站在這麼一個外貌如此器宇軒昂的男人面前,都會不由自主的緊張,更何況她的老毛病就是緊張就容易臉紅,所以她很適合當小學老師,因為只有面對小朋友的時候,她才比較不會緊張。

  「我是加恩的代理監護人。」尉衡簡單的澄清自己的身份。

  「啊?」盼釉輕揚長睫。

  他在說什麼?

  她看過加恩的資料,家境頗為富裕,是家中的獨生子,除此之外就沒有什麼異常了。

  她不知道「代理監護人」是什麼意思?意思是,他不是加恩的爸爸?

  所以說,加恩的爸爸看到她在聯絡簿裡寫的話之後,還是不痛不癢、無關緊要的不願意過來一趟,只是派了人代替他過來嗎?

  她深吸了一口氣,不懂怎麼有人可以對自己孩子忽視到這種地步!

  「先生!請你到走廊等我一下!我有話請你轉告加恩的父母!」這個時候,緊張不見了,臉紅也不見了,她一心只想為學生爭取屬於他的權益!

  說完,也不等尉衡回答,她便旋風般的把掃把放回教室後的掃具區,拍拍手,揚聲道:「小朋友們!把掃具放回去,沒抄聯絡簿的人快點抄,還沒吃早餐的人現在吃,兩樣都做好的人,拿出你們的蠟筆,桌上有圖畫紙,塗上顏色!」

  尉衡在走廊注視著她,很驚訝嬌小的她竟有此肺活量,說話不但清脆,而且口齒清晰。

  「先生怎麼稱呼?」盼釉把小朋友安置好,眼神堅定的走到尉衡面前。

  「我姓尉。」尉衡同樣注視著她,從她的眼神,他看出她不若外表柔弱,有她倔強及執拗的一面。

  「您跟加恩是?」對於他也姓尉,盼釉微微一愣。

  他牽動了嘴角。「我是加恩的叔叔。」

  「哦~」盼釉又愣了一下。「那麼,加恩的爸媽呢?」

  考慮了一會,尉衡終於說道:「離婚了。」

  對尉家人來說,家丑不可外揚,所以他沒在數據域裡填寫加恩父母離異這件事,而他父親也早在加恩父母離婚時下了封口令,絕不可以讓外界知道尉家長子離婚一事。

  「呃——離、離婚?」盼釉三度愣住。

  小朋友的家庭狀況,在入學時的表格都會詳細調查,可是加恩的家庭狀況調查表裡,並沒有填寫父母離異這一項,她確定她沒有看錯。

  「加恩的監護權目前屬於男方。」略過沒有詳實填表的那一個部份,尉衡簡單的說:「加恩的爸爸目前不在國內,所以加恩的事都由我暫代處理。」

  「可是,為什麼在入學表格裡沒有寫明這一項呢?」她還是無法理解這種作法,如果她早了解加恩的家庭背景,她會有不同的開導方式。

  「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沒必要寫得太詳細。」他輕描淡寫的回答,彷佛這是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這個理由令盼釉不由得柳眉倒豎。「那麼,加恩的爸爸什麼時候回來?」

  她實在不太認同把大人的自尊放在孩子的利益之前,那樣對加恩太不公平了。

  「不知道。」尉衡的臉部線條倏然僵硬。

  說到這個他就有氣,一個大男人居然那麼不負責任,婚姻觸礁是世界末日嗎?那任性的家伙,失敗的婚姻,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不知道?」盼釉怔了怔。

  或許是她眼底的疑惑太深,尉衡主動回答了她。「他行蹤成謎,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裡。」

  事實上是他父親對加恩的爸爸揚言——「只要你敢真的離婚,就永遠不許你這個令尉家丟光了臉的家伙再踏進家門一步!」

  因此,就算尉律想回來,他也無法回來了。

  「哦……」盼釉還是弄不太清楚狀況,她揚了揚長睫,看著尉衡。「那麼加恩的媽媽呢?也不在國內嗎?」

  尉衡的眸色變深。「她消失了,沒有出現過。」

  事實上是他父親對加恩的媽媽大吼大叫——「只要你真的同意離婚,你就一輩子別想再見到加恩!」

  他的父親說到做到,將保護網做得滴水不漏,任何他不允許的「外人」都別想見到加恩,他的條件是,要見加恩,可以,只要她肯回來做尉家人,那麼加恩永遠屬於她,否則,休想,免談,他就是這麼一個專制的老頭子。

  不過,這些都沒必要讓加恩的老師知道,因為這些也屬於家丑的一部份,而他也認為家丑沒必要外揚。

  瞧,他果然是尉家的一份子。

  「我懂了。」盼釉長長吁了口氣,難過地說:「爸媽都不在身邊,難怪加恩會郁郁寡歡了。」

  他挑了下眉毛。「你說加恩郁郁寡歡?」

  明明是陰陽怪氣加頑劣不堪吧?

  每天給他找麻煩,沒事故意打破古董花瓶,洗澡就讓浴室鬧水災,他人明明還在浴室裡卻「忘記要關」,不然就是滿桌的菜他都不喜歡吃,偏要幫傭替他另外炒盤蛋炒飯,他實在看不出小惡魔身上有一絲一毫的憂郁氣息。

  「是啊。」盼釉憂心忡忡地說:「加恩的情況很嚴重,他從來都不跟同學說話,常常一個人看著教室外面發呆,有時要叫他好幾次,他才會面無表情的回神。」

  尉衡蹙攏了眉心。

  她在說誰?她說的是他家的加恩小鬼嗎?

  加恩絕對不可能不說話,他話可多了,他說一句,加恩可以頂好幾句,每一句都振振有詞。

  「我想請問,加恩的爸媽離婚多久了?」盼釉進一步問道。

  尉衡考慮了一下才徐緩說道:「三年。」

  對尉家來說,這也是不能公開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盼釉低呼一聲。「三年?」她的眼睫上揚,眼睛瞪圓了。「也就是說,他從幼兒園中班就沒有媽媽在身邊照顧他了?」

  「家裡有保母。」尉衡繃緊了聲音。「加恩的奶奶也還很年輕,能夠照顧加恩的人手綽綽有余,吃的、用的,該給他的,一樣都不會少。」

  「尉先生!你別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見他好像誤會了,盼釉連忙說道:「我的意思是,雖然有保母和奶奶照顧他,但她們終究還是無法取代媽媽這個角色在孩子成長期的重要性,尤其是,加恩是後來才跟媽媽分開的,那時他已經享有母愛一段時間,接著又失去,他會特別難以接受。」

  沉默的聽著,他很想反對她,但又找不出話來反駁。

  她說的沒錯,加恩和他媽媽的感情很好,他們是一對很親密的母子。

  三年前,加恩的母親被迫離開後,他大吵大鬧了好一陣子,後來漸漸不吵不鬧了,卻也開始變得非常頑皮。

  有時,他頑皮的境界是他們無法理解的,比如,他曾把自己的衣服全扔出窗外,讓幫傭整理得半死。有時,又會拿剪刀把花圃裡的花全剪光,讓園丁欲哭無淚,諸如此類的事,層出不窮。

  盼釉看他嚴肅的沉默不語,她潤了潤唇,繼續說下去。「尉先生,你不知道吧?不管題目是什麼,加恩的圖畫常常都只有一樣小小的東西,極度空洞,我請教過學校裡的輔導老師,這表示孩子極度的思念自己的父母,尤其是他向來依賴的媽媽。」

  「所以呢?」尉衡直視著她。

  一陣微風吹來,她衣裙飄然,長發微拂,恍如弱柳迎風,然而她說出來的話卻又是那麼的鏗鏘有力,他有些眩惑,她與他認識的女人都不一樣,公司的職員沒有她這種氣質,商界的女強人更加與她大相徑庭,她是柔中帶剛,剛中又有其執拗的一面。

  「所以,你們可不可以試試找加恩的媽媽?」她終於說出了自己的最終目的。「就算她不來看看加恩,給他一通電話也行,我想,加恩一定很渴望聽到媽媽的聲音。」

  「我沒辦法給你肯定的答案,不過,我會試試看。」他當然不可能主動聯絡加恩的媽媽,她在尉家早已是不能提起的禁忌。

  不過,她期盼的神情令他無法拒絕,反正他只說會試試看,試試看表示不一定成功,所以最後的答案是,他沒有找到加恩的媽媽。

  「謝謝你!尉先生!」盼釉快樂的微笑了,她眼裡閃耀著欣喜的光華,接著說道:「你不知道加恩很想去動物園吧?如果有時間的話,希望你能帶加恩去動物園走走。」

  他再度眩惑地注視著她。

  她的聲音清麗而悅耳,密密的兩排長睫毛因開心而向上揚著,心型的甜美臉龐在柔和中透露著一抹堅定與執拗。

  加恩不過是她的一個學生,才開學兩個多月罷了,這麼短的時間,又要帶這麼多初入學的小朋友,她是怎麼觀察到加恩的內心渴求?

  他想,她必定付出了許多時間,也必定有一顆敏銳易感的心,否則她不會為了加恩而煩惱,還把他請到學校來。

  他的生命裡從來沒有這種情況發生,在短短半小時裡,他被一個小女人給打動了,征服了。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不錯看

TOP

這一系列都不錯看

TOP

謝謝!!!

TOP

thx forsharing

TOP

thank you

TOP

谢谢分享

TOP

THX.

TOP

谢谢~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