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澄《老公我好熱》[炙愛之二]


出版日期:2014-08-19

我喜歡你,長大要做你的新娘──
青梅竹馬的告白像句魔咒,自小廣緊緊纏著于峻岳不放,
她的愛意從不掩藏,讓他听著听著已習慣成自然,
想不到多年後,這話竟就這麼應、驗、了!
為了幫家中企業商借資金,他不得已向她提出契約婚姻,
只是婚後她卻越來越不安分,像個魔女似的媚惑著他,
老天!他不過是想在她面前當個君子,怎麼會這麼難啊?

柳丹綺終于盼到這樁婚姻,可老公竟第一天就想分房?!
他對她沒有兄妹以外的感情,沒關系,她不在乎;
他娶她只是需要父親的援助,沒關系,她不介意。
但分房睡?門兒都沒有!她還打算與他好好培養感情呢……
她認真看片、做功課,用盡千方百計想挑起他的「性趣」,
都說男人用下半身思考,剛好她身材夠火辣、臉蛋還算佳,
就不信在床上征服他的人,還收服不了他的心!


  楔子

    「于峻岳!」小女孩背著漂亮的粉色書包,見一名男孩由窗邊經過,忙不迭地由三年級的教室追趕出來喊著。

    男孩停下腳步,回頭睞了眼身後那如火燒**、急奔而來的小小身影,漂亮的五官微微皺起。

    「干麼?」他認得這個女孩。

    她就住在他家附近,是老爸在工作上的合作伙伴柳叔叔的女兒柳丹綺。

    他和她打小就認識……應該說,她還很小、鼻下仍掛著兩條鼻涕時他就知道她了,他們不僅熟,還熟得快爛了呢!

    據家里的大人們說,這女生很喜歡他,經常將他掛在嘴邊,但他認為那只是大人們在開玩笑。

    「你走那麼快干麼啦!」柳丹綺急匆匆地跑到他眼前,微喘著氣埋怨道。

    「誰叫你腿短。」于峻岳勾了勾嘴角,半點都不客氣地消遣她。

    「你!你大我兩歲耶!走得比我快也是應該的啊!」小女生鼓起嘴,氣呼呼地瞪視他。

    「腿短就腿短,說什麼年紀大小。」于峻岳輕哼了聲,壓根兒不覺得她的反駁能當成理由。「干麼啦?我家司機已經在校門口等了。」

    這是一所貴族學校,每到下課時間,各家的私人轎車便會在校門口「排排站」,等著接回自家的少爺、小姐,那景況真像是場在比拚哪家的車較為名貴的比賽,相當壯觀。

    「我家司機也在等,我都不急了,你急什麼嘛!」她不滿地嘟囔。

    于峻岳受不了地翻了翻白眼。「你到底說不說?不說我要走了。」

    「等等啦!」她驀然一把拉住他,說什麼都不放手。「我都還沒說要說什麼,你那麼急做什麼嘛!」

    「你才是到底想做什麼啦!」他快暈了,晚點他得去上鋼琴課,還有今天的功課要寫,寫完功課還要預習明天的課程,忙得很呢!「給你一分鐘,逾時不候。」

    吼~~功課好了不起喔?「逾時不候」她听過也知道,只是遇不到可以用的時間點而已。

    可惡!這麼瞧不起她,但更可惡的是……她就是喜歡這樣的他嘛,唉~~

    「哎喲~~我要說的就是……」小女生也有小女生的羞怯,她深吸口氣,用力地把自己的心意喊出來。「我喜歡你,長大要做你的新娘!」

    這一喊,讓教室附近的小朋友都驚愕地望過來,尤其是被告白的于峻岳,張開的嘴完全忘了該保持禮貌合上,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看著她。

    「干麼?有那麼吃驚嗎?」她眯起眼,得意地揚了揚下顎。

    總算,于峻岳訕訕地合上嘴,找回神志回她一句。「你怎麼有勇氣說出這種話來?」

    很好,現在他終于知道柳丹綺喜歡他的事不只是大人們嘴上說說而已,她真的喜歡他,只是他一直沒當真罷了。

    但丹綺對他來說,純粹是好朋友、好鄰居,再多也就只是好妹妹,況且他們都還小,還能怎樣呢?

    不過他也沒料到,她竟會如此大方的說出來,這還真讓他驚訝。

    「為什麼不敢?」都什麼時代了,女生也有勇于表達自己心事的權利,雖然她還小,但她也懂女人該有的人權喔!「喜歡就是喜歡啊,我又沒說謊。」

    「呃,你高興就好。」他聳聳肩,轉身往校門口走去。「我只是擔心你以後會因為這句話而嫁不出去。」

    說完,他帥氣地邁開大步走人,徒留柳丹綺訝然地呆立原地。

    他實在太太太……太壞了,竟然詛咒她嫁不出去?

    可這麼壞的他居然還這麼帥,簡直太沒天理了!

    不過沒關系,如果到時候他的詛咒真的應驗了,那嫁不出去的她就能理所當然地賴著他,逼他娶自己當老婆嘍,哇哈哈~~

TOP


第一章

    我喜歡你,長大要做你的新娘——

    這句話就像一句揮之不去的魔咒,緊緊糾纏于峻岳二十年,甚至他成年、出國求學、在紐約工作數年後仍不見歇,直至他被父親急召回國……

    「于峻岳,這邊這邊!」在偌大的機場大廳,柳丹綺搖晃著手上的大海報,沖著人群中的某個點又叫又跳,那興奮的模樣比中了大樂透還開心,引起不少人的側目,紛紛會心而笑。

    在機場接機,每每見到自己的親人走入機場大廳,總是令家屬興奮萬分,因此人人都能體會柳丹綺此刻的心情,沒有人在意她夸張的行徑。

    人群中的于峻岳一下就發現她的身影,畢竟像猴子般在機場大廳內又叫又跳的人著實不多。他頭疼地閉了閉眼,猶豫著到底該不該和她「相認」。

    原本他打算讓家里的司機到機場來接他,但老爸說他和銀行有約,便請托住在附近的柳丹綺跑一趟,當時他就感覺一片烏雲罩上頭頂,隱約有種不太妙的預感。

    這該死的女人,從小到大都沒變,身體里彷佛蘊藏著無限的能量,不論在哪一種場合,她總是全場最熱力四射的一個,也是最令他感到困擾的一個。

    除了她之外的女人,對他總是溫和有禮,就算欣賞他好了,也只會含蓄地表達關切的心意,只有她,唯恐世人不知地到處宣揚她對自己的愛意,令他好氣又好笑。

    丙然她就用這麼囂張的方式到機場接他。她何不干脆拿個放送頭,到街頭巷尾去放送算了,橫豎她已張揚到這種地步了,還有什麼是做不到的呢?

    他不是不曾被她多年來不變的堅持感動,只是對一個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除了感動還能怎樣?

    以身相許嗎?

    呿~~他可做不到!

    天知道是不是兩人太熟,熟到他沒感覺到任何悸動,而且歷年來他交往過的女友她都見過,卻不曾因他「變心」而惱火,說實話,偶爾他還真不曉得她對自己的喜歡到底是哪一種喜歡?

    他也喜歡她,可從小到大他對她的想法都沒變過,他們的感情就像朋友,最多最多像兄妹吧?總之不會是男女之間那種。

    不過話說回來,她那頭約莫僅有耳下兩公分,清湯掛面的妹妹頭是怎麼回事?

    從她還掛著兩條鼻涕至今,他不曾見過她的頭發這麼短——除了她三、四歲的時候,一時手賤,自己拿剪刀把頭發剪到幾近發根,後來被柳媽媽抓去發廊,順著被她剪過那像狗啃的發修剪成類似小龐克那次之外。

    還有,她耳朵上那兩枚約有直徑五公分的大圓圈耳環又是怎麼回事?

    隨著她粗魯的動作而劇烈搖晃的可不只那兩枚耳環,還有她手上一圈圈blingbling的細手環,她真有必要把自己裝扮得那麼夸張嗎?!

    「啊你是聾了喔?我叫得那麼大聲,就不信你一點都沒听到。」總算等他像烏龜一樣「爬」至大廳,柳丹綺將那張五顏六色的大海報挾在腋下,忙不迭地沖到他身邊埋怨。

    「你一向都以埋怨當成接機時的開場缸嗎?」于峻岳挑了挑眉,嘴角微微揚起,僅在她靠近時睞了她一眼,緊接著腳步不曾稍停地推著行李往機場大門走去。

    「不是,是你太讓人生氣。」跟上他的腳步,她不爽地再補兩句。「從小到大都這樣,你這性子八百年都沒變過!」

    還記得小學三年級,她不怕丟臉地在走廊上大聲宣告自己喜歡他,結果咧?這個臭男生竟頭也不回地趕著他家司機開車,全然不顧她那顆受傷的少女心……呃,女孩心,直到現在想起仍倍受打擊……

    不過倘若他認為自己是那種容易放棄的女生,那他可就大錯特錯了!

    她承認自己從小就是沒啥耐心的人,很多事都做得虎頭蛇尾,所以經常被老媽叨念,但有些事她卻相當堅持,而且堅持得很徹底,例如對他的感情。

    會喜歡上他,其實是有一次她被班上的臭男生欺負,那個臭家伙拿她最怕的蟑螂嚇她。

    基本上她不是個膽小的人,可偏偏最怕的就是蟑螂!

    害她怕得四處逃竄,但那同學惡質地直追著她跑,她跳到哪他就追到哪,就在她哭花了臉,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時,突然,那同學竟神奇的沒再追來了。

    她淚眼汪汪,驚魂未定地回頭探看,這才發現原來是于峻岳踫巧經過,見她「受難」,義氣相挺拔刀……不,拔「腿」相助,絆了那個男生一腳,救她一命。

    問題是,他那一絆,令那名男同學摔倒後喀斷了一顆門牙,引來家長關切,害得于伯伯被「傳喚」到學校的教務處,除了鞠躬哈腰之外,還被對方家長狠洗了一次臉——

    總之,由于于峻岳當初拯救她的行徑十分英勇,她一顆懵懂稚嫩的心從此給了他,往後不管有多少男生喜歡她,或有再帥的男生追求她,她還是覺得于峻岳最帥、最酷,沒有人能和他相比。

    即便這二十年間,于峻岳也換過不少女朋友,她仍無法放棄他,甚至討厭他,唉~~

    沒關系,人生就是要勇于挑戰,她並不認為自己真有那麼差,總之不斷努力爭取他的注意,再伺機竊取他的感情就對了,哇哈哈~~

    「好意思說我喔?」于峻岳好笑地斜睨她一眼。「你自己還不是一樣?那沖動的個性誰能跟你比。」

    從小到大她不曉得做過多少驚天動地的「大事」,包括打破同學的頭、跟老師吵架,全是一般小朋友不敢做的事,她不僅一個人全包,還做整套,著實令柳叔叔、柳阿姨及學校老師頭疼至極。

    「是唄,我媽也說我老是沖動行事。」她自覺有趣地笑道。那評論從小到大從沒離開過她,不管是老師或父母都一樣。「就像我現在做造型設計師啊,或許也是因為沖動吧!」

    她原本從事服裝設計的工作,但因看了許多走秀的影片以及外國電視影集和電影,逐漸對造型產生了興趣,遂找了知名的化妝師學化妝,加上自己原本設計服裝的底子,膽大包天地開起造型工作室。

    她和一個相識多年的好友吳曉巒合作,由兩人公司開始干起,專接一些貴婦、模特兒及藝人的case.

    雖然目前還是超小且名不見經傳的小型工作室,客戶也大多是由親朋好友介紹,但她有信心,總有一天自己必能將那間小~~小的工作室發揚光大。

    「……你什麼時候開始做造型了?」這倒新鮮,是他不曉得的訊息,教他驚訝地稍稍停下腳步凝視她。「你不是做服裝設計的嗎?」

    餅去她打扮起來和時下一般年輕女孩並沒有太大不同,參與社交聚會也和其他千金小姐沒啥兩樣,就算偶爾會穿她自己設計的衣服,在他的印象里也不到如此夸張的地步,原來是從事了視覺系的工作,才會變得跟以往不大一樣。

    「兩個月前啊!」她可是很用心地建構那小小的工作室,雖然不見得每個人都說贊,但至少她自己待在里面很寬心自在。「我沒告訴你嗎?」

    于峻岳抿了抿唇,搖頭。「你也不是任何事都非得告訴我不可。」

    畢竟雙方都是獨立自主的個體,他沒有權利干涉她的生活方式,一如她也沒權利干涉自己。

    只是這話說得漂亮,但剛才得知自己沒在第一時間得到她的消息,心頭還是有些許的別扭,或許是太習慣她大小事都會向他報告,所以當發現自己被她遺忘,心里難免有點難以適應。

    唉~~太習慣某些人事物,果然不是一件好事。

    「是吼!」她皺起秀眉。噢,還以為她說過了,原來她忘了提。「一定是我忙昏了,不然我一定會告訴你的,我想。」

    她從不隱瞞他任何事,就算有男生喜歡她,她也都誠實不諱地告訴他——

    好啦,她承認或許是想讓他感到不是滋味吧,可沒有一次收到預期的成效,感覺挺悲慘的。

    不過即使如此,她還是會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生活大小事通通告訴他,多年來已變成一種戒不掉的習慣,就是忍不住想和他分享。

    「早發性老人痴呆癥?」于峻岳似笑非笑地調侃了句。

    「呆你個大頭啦!」她沒好氣地白他一眼。

    于峻岳大笑,兀自往機場大門直走。

    「欸!你這個人怎麼說走就走,都不用顧慮身邊的人喔!」她忙不迭地又追趕著他,邊追邊抗議。

    「呃……」總算,他停了停腳步,這才認真地將視線停留在她臉上。「抱歉,我習慣了紐約凡事講求速度的生活方式,所以鮮少去注意身邊太緩的腳步。」

    「……所以你現在是嫌我腿短嘍?」她沒想到他竟罵人不帶髒字,而且還跟小時候損她的話一模沒有兩樣,是意味她這些年來都沒有成長嘍?這著實令她小小心靈備受打擊。

    「哈!」他驀然笑出聲來,漂亮的眼里寫著贊許。「不錯嘛你,幾年不見,你倒是變聰明了。」

    「夠了喔你。」該死!她本來就不笨好嗎?氣死人!她氣沖沖地對他低吼。「雖然我功課沒你好,但我也不笨啊!」

    「好啦好啦,別那麼生氣嘛,我不過是逗著你玩而已。」他還在笑,不怎麼認真地安慰兩句。

    「于峻岳,你可以再敷衍一點。」她眯了眯眼,心里嘔死了!

    「沒有的事,我怎麼敢敷衍你呢?」她可是他老爸的寶,因為只有他和弟弟兩個兒子,所以沒有女兒的老爸特別疼愛她,他可惹不起。

    說真的,小時候他還懷疑過她是不是老爸在外面偷生的女兒,現在想想當時的自己真的好蠢。

    「最好是!」她氣沖沖地用力踏步,彷佛不把地上踩出洞來不開心似的。

    「奇怪了,現在的女人脾氣都像你這麼大嗎?」他嘖了聲,縱使她從來都不是個太溫馴的女生,可多年不見,突然間他還真有點適應不良。

    「干麼?你別告訴我紐約的女人全是小綿羊。」她嘲諷嗤笑。

    「那倒也不是,只不過我不敢恭維就是了。」

    紐約的女人敢愛敢恨,愛起來驚天地,恨起來泣鬼神,令他這含蓄的東方人唯恐避之不及,因此在那邊除了幾位女性友人,他並沒有交往對象,感情史上極無趣地交了張白卷。

    「是吼?」她挑眉,心頭一喜,嘴賤地揶揄了句。「原來你也有不敢的事。」

    于峻岳搖頭苦笑。

    柳丹綺領著于峻岳到停車場,找到自己的車後,她幫著他把行李丟進後車廂,轉身準備往駕駛座移動,卻毫無預警地被他拎住後領,遲鈍的她,直到自己的腳在空中「漫游」了兩步後才發現。

    「干麼?」她僵硬地側過臉詢問。奇怪了,行李放好就該上車回家了,他沒事拎著她做什麼?

    「我不敢的事可多了,包括搭你開的車。」他咧開嘴笑,趁著她一臉錯愕還未回神之際,一把搶走她手上的車鑰匙,並順勢將她往左側推了下。「這種芝麻綠豆的小事不勞大小姐您費心,小弟我來就可以了。」

    小弟?!虧他說得出口,他明明大了自己兩歲!

    她抗議,硬是旋身抓住他的手臂不放。「于峻岳!我至少有五年以上的開車經驗,也沒發生過什麼車禍意外,你怎麼可以這樣?」自己也不是非得坐上駕駛座不可,車子嘛,誰開都行,她爭的不過是尊嚴問題。

    大學畢業前她就考到駕照,出社會開始工作後便自行開車上班,算算也有好幾個年頭,她自詡開車技術還不賴,至少不該讓他如此輕蔑。

    「我怎樣?」他不明所以地蹙眉。

    「你怎麼可以說不相信我的開車技術?」如果她機車一點可以告他毀謗的。

    「我沒有不相信啊!」怎麼,他說了這話嗎?他一點記憶都沒有。「我只是不習慣讓人載而已。」這是他個人的習慣問題啦!

    「只是這樣嗎?」她懷疑地眯起眼,顯然對他的話存有相當程度的疑慮。

    「不然咧?」他莫名其妙地拉開她的手,推了推她的肩,讓她順勢往副駕駛座的方向去。「快啦,老頭子應該等不及了。」

    「……」她噘了噘嘴,心不甘情不願地坐上副駕駛座。

    「安全帶系好啦!」見她噘著嘴,他覺得好笑,不禁刻意粗聲粗氣地命令道。

    「知道啦!」因為他口氣不是很好,害她的口氣也跟著變差,氣惱地吼了回去,並發起牢騷。「奇怪了,應該是男生幫女生系安全帶才對,哪有人像你這樣,一點都不懂得體貼。」

    「切~~對自己的女朋友才需要體貼,對哥兒們可不必。」他嗤笑,不經意地表達出她在自己心里的定位。

    「哼!」她撇頭輕哼,望向窗外的眼稍稍黯淡了些。

    雖然她在小學就向他告白過,可他顯然一點都沒當真,還記得大約在她國二、國三的時候,听媽媽說于峻岳好像交女朋友了,她心里冒出疙瘩,決定再一次慎重地向他告白——

    「于峻岳,你知不知道我很喜歡你?」趁著一次老爸和老媽到于家串門子的時候,她抓緊機會,在大人們聊天時將于峻岳拉到院子里,在浪漫的月光下大膽告白。

    「知道,我也很喜歡你啊!」他將由客廳順手帶出來的托盤放到露天餐桌上,端起上頭的兩杯蛋蜜汁,一杯遞給她,一杯自己啜飲。

    「真、真的嗎?」她的心狂跳了下,不敢置信地緊盯著他。

    他終于也喜歡上她了嗎?雖然她對愛情那種東西還不是很明白,但她從不曾懷疑自己對他的心意,如今听他說這句喜歡,她的心都快長出翅膀飛上天了!

    「真的啊,只不過是對好哥兒們或是知己的那種喜歡。」或許是不願讓她再存有幻想,他也借機表明心態。「我交了一個女朋友,她很可愛,我也很喜歡她。」

    才剛沖上天的心一下子掉到地面,她的心涼了半截,感覺喉嚨像有東西卡住一般,盯著他說不出話來。

    「你年紀還小,可能還分不清對我的好感屬于哪一種,要是我猜得沒錯,大概就是對鄰居或大哥哥的那種喜歡。」他放下手中的杯子,像安慰又像小瞧了她似的摸了摸她的頭。「以後你會遇到自己真正喜歡的男人,就像我遇到我女朋友一樣。」

    一片烏雲飄過來遮住明亮的月,她的心跟著晦暗不明……

    到現在她還記得當年心碎的感覺,之後他和那個女朋友分手,接著又換了幾個女朋友,他每交往一個女人,她的心就傷一回。

    或許是「久病成良醫」,慢慢她學會了說服自己,還能待在他身邊就是種幸福,于是總算能堅強地笑看他所經歷的每一段愛情。

    至于心痛的感覺,就悄悄的藏在一張帶笑的面具之下,越藏越深。

    她知道他一直沒把自己放在心上,可從他口中說出這點,教她听了還是非常難受……

    被自己喜歡的男人當成哥兒們,她到底該感到寬慰還是傷心?

    寬慰自己至少被定位為知己,還是難受自己只被當成知己……

    受到他那句話的刺激,她悶悶的不再開口,車廂里安靜不到五分鐘,很快就被于峻岳給攪亂。

    「對了,你沒事把頭發剪那麼短做什麼?」他差點忘了問她。

    「我?」她錯愕地指著自己的鼻,半晌後才察覺問題點在哪,不禁笑出聲來。「我沒剪啊,還是長發。」她只是耍了點小手段,並非將那三千煩惱絲給剪了。

    「怎麼可能?」跨丟鬼!難不成他的眼花了還是瞎了,她明明是短發啊!

    「真的啦!」這個男人一點造型設計的概念都沒有,竟看不出她這點小動作,唉~~「我只是戴了假發啦!」

    「假發?!」他的手拐了下,造成車子行駛的方向跟著歪扭了下,立即引起她的吼叫。

    「天啊,你就不能小心一點嗎?!」夭壽,還說不信任她的技術,他的技術才恐怖好嗎?好在後方沒有來車,不然可要出車禍了!

    「是我造成的嗎?」可惡!分明是她說的話教自己閃了神,怎麼就變成他的錯了?

    「不然車是我開的喔?」她豎起秀眉朝他大吼,若不是車內伸展空間有限,她早就站起來跳腳了。

    「……」他空出一只手抹抹臉,拿不出任何話來反駁。

    「我不是才告訴你,我現在在做造型師嗎?造型師有一、兩頂假發很正常,你在大驚小怪個什麼勁兒?」她越念越爽,有種報仇的快感。

    「我哪知道造型師都在干麼。」隔行如隔山,他會知道才有鬼。

    「就做造型啊!」出國三、五年就忘了國字怎麼寫是吧?就字面上的意思啊!

    「廢話!」

    「廢話就別說出來啊!」

    「……」

    兩人就這樣一路由國際機場吵回台北,直到走進于家大廳雙方都還臭著臉,搞得早在客廳里等候的于伯成和柳冀南見狀,感到一陣莫名其妙。

    「怎麼回事,兩個人臉色都這麼難看,是不舒服嗎?」于伯成推了推老花眼鏡,關心地問了句。

    「沒有啊!什麼事都沒有。」柳丹綺扯開嘴角,可惜那個弧度顯得有些牽強。

    「我們吵了一架。」于峻岳可沒她那麼鄉願,大大方方招供兩人之間的不愉快。

    「于峻岳!」柳丹綺心口一提,懊惱地直喊他的名。

    「本來就是啊,吵架而已,沒什麼不能說的。」從小到大,不就是這麼一路吵過來的嗎?沒有百次也有千次,兩家家長應該都已經麻痹了才對。

    「你……」

    「好了丹綺,過來爸爸這邊坐。」

    柳丹綺原本還想借題發揮,不意被老爸柳冀南喊住,頓時英雌氣短,才到口的聲音縮了回去,悶悶地到父親身邊坐下。

    「你也真是的,都好些年沒跟丹綺見面了,怎麼一見面就吵架?又不是小孩子。」于伯成責怪自己的長子。

    「是她要跟我吵。」于峻岳覺得委屈,戰火從頭到尾都不是他挑起的。

    柳丹綺無辜且錯愕地指著自己的鼻子,不敢相信他竟然這樣抹黑自己,可兩位長輩坐在廳前,她也不好太過造次,憋得一口氣卡在喉嚨里吐不出來,差點沒因此內傷。

    見她沒有反應,于峻岳心下有絲竊喜,但理由與她相同,有長輩在他也不好「乘勝追擊」,只安靜的立于一旁。

    「你一個大男人就不能讓一下女人嗎?」于伯成見狀,心里約莫有了底,雖然無法斷定兒子說的是否屬實,可身為男人,本就該多讓著女人一點,他認為這是一個男人該有的基本風度。

    「她……」他差點脫口說出她不是女人,而是他的好哥兒們,但看在柳叔的面上,他硬生生將那句話給吞進肚里,免得柳叔听了難受。「好啦,以後我會注意的。」

    「這還差不多。」他的回答讓于伯成稍稍感到滿意,接著轉頭道︰「丹綺,謝謝你幫我接峻岳回來。」

    「這沒什麼啦!」柳丹綺笑著回應。

    「丹綺,接下來我們男人有點事要討論,能不能請你先回家?」突地,柳冀南開口要女兒返家。

    「喔,好啊。」柳丹綺原本就不是個心眼多的人,橫豎男人們的事她也不是很明白,听老爸這麼說便頷首應允,大大方方地離開于家。

    待柳丹綺一走,柳冀南便直接對于峻岳問道︰「峻岳,你知道我為什麼要丹綺先離開嗎?」

    于峻岳睞了眼柳冀南。「嗯,我想應該是柳叔不想讓丹綺擔心吧。」

    其實他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被急召回來的理由,因為老爸對他一向沒有隱瞞。

    事實上他在紐約完成碩士學位後,老爸就要他留在那工作,好累積更多的經商經驗,其間老爸一直都有向他提起公司的狀況,可近幾年來,公司營運越來越差,也漸漸產生資金周轉上的問題。

    可即便如此,老爸都不曾開口要他回來幫忙,所以他便認為老爸應該有辦法解決,因此粗心地沒放在心上。

    直到上個月,老爸終于向他發出求救訊號,這除了意味著他對老爸太有信心,也意味著這問題已經大到連經商多年的老爸都搞不定了,他只得迅速辭掉紐約商業顧問的工作,火速趕回台灣支持。

    以老爸和柳叔生意上的往來與交情,他一點都不懷疑柳叔知道老爸公司的困境,再加上老爸一向疼愛丹綺,所以他或多或少能理解柳叔的心情。

    「除了那個,我另外還想跟你商量關于你和丹綺的事。」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夏喬恩‧炙愛之一《老婆別玩火》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599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 神的恩典

    世上的人口由男人和女人所構成,除了男人就是女人,而男人和女人因而衍生出許許多多層出不窮的社會事件。

    日前看姊妹們分享了一篇牧師講述夫妻相處之道的文章,其中提到牧師娘,也就是牧師的妻子,經常對教會里的弟兄姊妹們說道,十八歲到八十歲之間的男人沒一個好東西。而牧師的反應竟是在一旁心悅誠服地說︰「阿門!」

    看到這一段,辣媽總忍不住笑出來,因為上帝說,人獨居是不好的,所以在男人的身上拆下一根肋骨,為他造了一個女人與之同住。

    這說法意思就是說,因為男人不夠好,所以上帝才要差派女人來幫助男人,因此在牧師娘告訴教會眾人說十八歲到八十歲的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時,牧師才會乖乖在一旁說「阿門」。(注︰阿門在基督教里的意思是「是的」。)

    其實辣媽在基督教里面學習到很多,譬如牧師那句「阿門」便深入我心,教辣媽回味再三。

    人生不就是生老病死,日前辣媽因為身體欠佳的因素,稿子出產得極不穩定,最終在醫生的診斷下,得進開刀房挨上一刀,此時上帝的考驗就此展開——

    辣爸,也就是大魔王和土撥鼠的老爸,某日心血來潮邀請辣媽和孩子們一同到萬巒,也就是豬腳極有名的地方,在屏東鄉下同住。

    辣媽心想有沒有搞錯,離婚都十幾年了,現在突然邀請我們同住,感覺就是一整個怪,遂告訴他孩子們會有自己的意見,讓他自己和孩子們聯絡。

    大魔王一向以口齒犀利聞名,他老爸LINE他哪得到過什麼好處,才聊沒多久便敗下陣來,喊著要去睡了改天再聊。

    「媽,爸超弱的,講不過人家就要去睡。」大魔王氣沖沖地回來,拿著他的手機給辣媽瞧,語氣不太爽快。

    「因為他沒經歷你給他叛逆期的機會教育啊!」辣媽笑到不行,為兒子的表現感到驕傲。

    而那個沒理由便消失的A先生也選在這時出現來湊熱鬧,莫名地和辣媽聯絡了——

    「你覺得我們真能回到過去,像以前一樣嗎?」辣媽覺得不可思議,心想已經過去了的曾經,要如何回去?

    沒想到A先生大言不慚地說道︰「不知道,我就是覺得可以。」

    「你到底哪來的自信?」辣媽記得自己當時回了他這一句。

    後來醫生告知辣媽非得挨上那麼一刀後,辣媽便告知了A先生這件事,沒想到他又故伎重施,再次沒理由地消失。

    這次辣媽沒有難過,只是覺得好笑。

    什麼叫「以愛為名,行私欲之實」,約莫就是這個意思。

    女人在身體不好的時候,一個真正愛她的男人會付出加倍的愛心、關心和體貼來照顧女人,而不是像他這樣選擇消失,而且消失得莫名其妙。

    或許這是上帝給我的考驗,看我會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傻,傻得任人東牽丙拉,要我往哪兒走就往哪兒走吧?

    而且開刀後才知道,原來上帝的恩典滿滿,全安排好在辣媽身邊等待——

    由于開刀時必須有二十歲以上的成年人在場。

    眾所周知,辣媽家的大魔王和土撥鼠沒有一個滿二十歲,不得已只好請辣嬤到醫院走一遭,誰知早上的第一台刀,辣嬤還沒到醫院,牧師夫妻已經先到辣媽的病房了。

    「讓神的恩典滿滿的在子澄里面,請神保佑她的手術順利平安……」

    牧師的禱告讓辣媽感覺神的力量滿布,心里明白手術一定會順利——即使後來手術花了八個小時的長時間術程,但結果是圓滿的,辣媽手術後恢復得也很快,完全如辣媽所咸受的,滿滿的神的恩典。

    辣媽自認自已是個駑鈍的人,很多事非走到盡頭不會死心,尤其是咸情,更是難以割舍的痛,而上帝用祂大能的手,以袖自己的方式教導辣媽看男人的眼光得以修正,辣媽心存感激。

    日前發生兩件有趣的事,與各位分享如下——

    某日辣媽邊曬衣服,心里邊想著這次的後記該寫啥好,突然有個聲音在辣媽腦中響起,就寫「神的恩典」吧!

    或許大家會以為辣媽心生幻听,又或許認為辣媽自己胡思亂想,但真有個聲音如此告知,辣媽誠心接受,並認為那是神的指引。

    另外,在辣媽開刀後的休養期間,一個星期天的早上,辣媽偷懶沒到教會做禮拜,可當辣媽在煮開水,準備泡個檸檬水來喝之際,又有個聲音在辣媽耳邊響起︰「該到教會吃午餐嘍!」

    是吼,差不多也該到教會吃愛筵的時間了,但愛筵的時間大約是上午十一點半,現在到底幾點辣媽也不清楚,太早到不好意思,晚了連飯都吃不到,不會只是辣媽想太多了吧?

    煮好開水後回到客廳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十一點十五分——哇咧??剛好臨近愛筵的時刻,不早也不晚,于是辣媽遂滿心歡喜地上教會,反正就在辣媽家樓下,近得很。

    丙然到教會之後,才坐下听牧師帶領大家禱完,愛筵就開始了。辣媽不僅吃得飽飽,還受到許多教友的祝福,祝辣媽術後恢愎迅速,感覺整顆心暖暖的呢!

    這兩件事讓辣媽深深覺得,上帝一直陪伴在辣媽身邊,雖然辣媽是個頭劣駑鈍的孩子,但上帝滿滿的愛卻不曾在辣媽身上缺席。

    手術後更有許多姊妹以誠相待,有熬鱸魚湯給辣媽吃,也有拿水果、膠原蛋白來探病,更有拿高蛋白給辣媽補充營養的。

    試想如果辣媽還是不認識上帝前的辣媽,手術後說不定連一只蚊子都懶得來探望,畢竟宅女當久了,實在沒什麼朋友呢!

    在上帝面前,不論是多壞的人、多固執的人,只要心中有神,神的恩慈會不計成本地加諸在祂的兒女身上,給予滿滿的祝福!

    還是那句老話,有空到教會走走吧,收獲無限喔~~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3Q

TOP

謝謝

TOP

谢谢

TOP

谢谢

TOP

謝謝

TOP

Thanks

TOP

謝謝

TOP

thx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Whisky Boutiq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