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安靖《忠犬不好欺》[家家酒之三]


出版日期:2015-07-23


先愛上男人,為了被他愛,她順手斬了他的桃花;
早愛上女人,為了她愛他,他隨手趕跑了追求者。

打從到這公司後,莫一凡就偷偷暗戀她的老板,
問她為什麼不敢表白,因為她家老板女人緣破表,
為了省去女人爭鋒吃醋的麻煩,索性禁止辦公室戀情,
直接將她小小的愛苗給掐了。只是,唐曜長得帥不犯法,
但能不能少對她放點電,不然這麼三不五時被他電一下,
她那無力的小心肝,也忍不住要破表了。更氣人的是,
他自己有意無意的跟她搞曖昧,一會兒霸氣,一會兒寵愛,
卻還不準她喜歡他。為了不想當花痴,她裝傻總可以了吧,
誰知她家不苟言笑的大老板卻不爽了。明明是他不給她追,
結果,她才剛想躲他,大老板卻氣沖沖的板臉追來了,
看著他那張帥到犯法的俊臉,一字一字說,他想讓她當老板娘,
從今往後,他歸她管,要錢有錢、要人有人,嫁他不嫁?


第一章

    和煦的陽光灑在綠油油的草地上,青蔥的嫩草看起來格外的柔軟,教人不禁想平躺在上頭,讓一點都不燙人的陽光灑到自己的身上。

    而莫一凡真的這樣做了。

    曲線起伏有致的妖嬈身子,僅穿著運動小鉤心以及短褲,就這麼平躺在草地上,闔上眼楮靜靜地享受午後陽光的洗禮。

    驀地,一陣粗喘聲在她的身旁響起,其聲音之大、距離之近,教莫一凡不得不睜開眼,看看到底是誰闖進她家的小庭園,打擾她享受陽光的時間。

    沒想到,這一睜眼就看到一只大大的德國牧羊犬一臉無辜地看著她,一邊還吐著長長的舌頭喘著氣,一副跑了許多里路的疲憊樣子。

    莫一凡愣了愣,像是不明白為什麼這頭大狗會憑空出現在她家里似的。

    大狗見她發呆,就將濕濕的長舌頭舔上她的臉,幫她回過神來。

    濕濕的感覺讓莫一凡迅速地回神,而後揚起一抹大大的笑容,伸手將這頭不知用什麼方法跑進她家的大狗抱進懷里,一邊用小手磨擦著它的下巴以及黑色的背部,一邊問︰「嘿,你是怎麼跑進我家的?」

    大狗被摸得舒服得直嗚咽,還主動躺下露出柔軟的腹部讓她順便給自己搔搔。

    「原來是小帥哥呀。」莫一凡看了看它的下腹,很給面子地幫它搔著癢,「你主人呢?怎麼會舍得讓你自己一只到處跑,不怕你被人家拐跑嗎?」大狗的脖子上雖然沒有掛上頸圈,但它的皮毛亮麗,一看就知道是有人飼養的。

    大狗嗚嗚地享受一會,大概是被摸夠了,它撐起身子,繞到她的身後,用頭拱著她往前走。

    莫一凡哭笑不得地被它推著走,直到走至一個小小的狗洞前。

    她挑起眉,有點不可思議地問︰「你這是在告訴我你是怎麼跑到我家的嗎?」有這麼聰明的狗嗎?

    大狗居然回應似的吠了一聲,然後鑽進狗洞里,一瞬間就消失無蹤了。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莫一凡絕對不會相信那麼大只,高度直逼她腰際的大狗,可以鑽進一個直徑只有她伸長一只手臂寬度的狗洞里。

    帶著好奇,她繞過圍牆走到鄰家,想隔著鏤空鐵柵確定這只大狗並沒有不幸地卡在中間。

    幸好,大狗沒有卡住,它很順利地就穿過狗洞去到鄰居家,而且還十分乖巧地蹲坐在一個高大的男人身前。

    那個背著她而站的男人,應該就是這只大狗的主人了。

    莫一凡嘖嘖稱奇,很久沒有見過一只這麼乖的大狗了,才摸了它一會,她覺得還不足夠呢。

    所以她敲敲門,揚聲道︰「先生,你的狗很乖、很可愛,我可以再跟它玩一會嗎?」在國外讀書時,莫一凡三不五時就會到中央公園里,那些帶著自己的狗出來散步的主人,多數都會很友善地讓她跟他們的寵物玩。而且現在這只狗是在鄰居家,大家左鄰右舍的,她更是一點也不覺得她此刻的舉動有多古怪。

    听到她的聲音,大狗歡迎似的站了起來,吠了一聲,從它不斷搖崗的尾巴看得出來它很高興見到她。只不過沒有得到主人的批準,它很自律地站在原地,並沒有迎上來。

    這副乖巧的模樣,看得莫一凡更加恨不得立即穿過鏤空的鐵柵,跟大狗一起玩個夠。

    唐曜听到那有點荒謬的要求,有點不可思議地轉過身來,看著那個站在門外,穿著清涼的妖嬈女人。

    不是沒有人請求過跟他的愛犬背背一起玩,背背很听話,不會動不動就亂吠亂叫,而且毛色漂亮,一整只就是一副威風凜凜的帥狗模樣,所以不管是工作室里或者是走在街頭上都會有人過來搭訕,要求摸摸或者是跟背背一起玩。

    當然,這搭訕的人當中也有些意不在狗的女人,想藉著背背搭上他。但這是頭一次,一個陌生的女人,而且還是一個布料穿得很少的女人,特意上門來請求跟背背玩。

    「先生,可以讓我跟你家的狗玩一會嗎?我保證我等一下會原封不動地把它送回來,一根毛都不會掉。」莫一凡笑得十分諂媚地說,差點沒拍著自己的胸口保證。

    唐曜眯起眼,完全不相信這女人的說辭,只覺得那蹩腳到不行的借口實在太侮辱他的智商,當下語氣有點冷淡,「小姐,不好意思,背背不會跟陌生人玩。」

    他語氣中的不以為然讓莫一凡也有些生氣,好像她是故意來找碴或者是討好處似的,「可是我剛剛才跟它玩過。」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除非她剛剛是見鬼了。

    「小姐,背背一直都在我家里,沒有踏出過這個大門,你不覺得撒這樣明顯又容易被人家識破的謊很難教人信服嗎?」

    唐曜剛從屋內走出來時,背背就已經乖乖地蹲在原地等他,所以他根本就沒有發現背背曾經偷偷地跑了出去。

    「而且你不覺得,用狗當借口來搭訕的這種方法已經很過時了嗎?」

    莫一凡愣了愣,「什麼?」

    他緩緩地,狀似不耐煩地再看了她一眼,「總之,請不要拿我家背背當墊腳石,這是行不通的。還有,我不是那些用來消磨時間,又或者用來當冤大頭的男人,你找其他男人去當吧。很高興跟你談話,不過現在我們必須進屋了。」

    他將手指向屋子方向,然後向背背命令地道︰「背背,進屋。」

    背背听見,尾巴跟耳朵都垂了下來,可是縱使再舍不得,它還是乖乖地三步一回頭地看向還站在門外,但已經怒火沖天的莫一凡。

    莫一凡被這個臉皮超級厚的男人氣得胃都疼了,半句話也吭不出來,只能瞪著他跟背背一起走進屋子的背影。

    好半晌後,她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盡管為時已晚,但那無損她表達自己的不滿以及憤怒,「你、你什麼破玩意,我什麼時候拿你的狗來當墊腳石了?什麼時候來搭訕你了?我要搭訕誰也不會搭訕你這個不要臉的男人!浮,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她毫無淑女形象,氣得直跳腳,那猙獰的模樣彷佛想沖進去將那個男人狠狠地狂揍一頓,再把他的心肝寶貝狗搶走,「你最好不要讓我再見到你,否則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最後氣不過的她忿忿不平地轉身回家。

    因為氣憤,當晚她多吃了兩大碗的米飯,嚇得莫父、莫母以為女兒患上了暴食癥,思索著要不要帶女兒去醫院做檢查。

    狽,又見一只狗,而且還是一只諂媚得不可思議的德國牧羊犬。

    莫一凡俯視著腳邊一直用頭拱著她的大狗,那似曾相識的動作勾起她某些不好的記憶,但這只大狗實在是太過可愛了,她從沒見過這樣愛撒嬌的大狗,所以她不忍心拒絕它。

    可是,她還要面試啊!

    是的,今天的她,大波浪的長發綰成包子頭,一身正式的套裝,時尚麗人的形象跟平日率性隨意的性感模樣差了十萬八千里,如果不是知她甚深的親人,一般也沒有幾個人可以認出她。

    如此正式的打扮,原因無他,就為了來這間享負盛名的設計工作室面試。

    御臨,最近五年才在國內崛起的設計工作室。它承接的工作類型很廣,大至建築設計,小至商品設計,它都有出色的設計師為客戶服務。而且不單是名氣過人,它的薪水、福利等等的待遇都是行業之內數一數二的,于是一大把一大把的設計師、實習生紛紛都以進御臨為終極目標。

    莫一凡也不例外,御臨的大名甚至連那時人還遠在國外的她也耳熟能詳,尤其是那個身為御臨的首席設計師以及老板的男人。

    這男人不拘泥于傳統既定的設計方向,他的作品,無論是建築或者是室內,乃至商品的設計,總是讓人有一種耳目一新、難以置信的驚艷感。

    莫一凡無法不承認,因為他的作品,她深深地仰慕這個男人。她想,能做出這樣作品的男人,應該是一個大膽創新而又兼顧細心經營的人吧?

    只可惜御臨鮮少招聘新人,它的員工流動率非常的低,低到已經足足有三年的時間沒有招過新人了。

    這次莫一凡之所以有幸得到這個難得的面試機會,完全是仰賴她那個在御臨工作的表姊,如果不是表姊盡力地替她爭取這個面試的機會,還是寂寂無名的她又怎麼可能現在會出現在這里。

    為了今天這個面試,她可是作了許多的準備,從頭到尾整理過自己從讀書時到現在的作品,還特意做了排版,務求讓人有驚艷的感覺。

    而工作室的大門就在眼前。

    黑背大狗背背從味道認出眼前的女人就是先前跟自己玩過,後來被主人棒打鴛鴦,不許它跟她玩的大美女。當日一別,它猶對她念念不忘,此時重逢,它當然要在主人又來拆散他們前好好地跟她親昵一番。

    可是它又怎麼知道莫一凡內心每一分、每一秒的煎熬。見她一動也不動,直愣愣地站住看著它,半點想跟它玩的動作也沒有,背背踏著輕巧的小跳步,到一旁叼來一顆顏色鮮艷的橡皮球,它最喜愛的玩具。

    把橡皮球扔在她腳邊,背背蹲坐在她前方,長長的尾巴在**後面搖崗得極為歡樂,一雙濕漉漉的大眼里分明就寫了「跟我玩,快跟我玩」的直白訊息。

    莫一凡看到這乞求的小眼神,心都快被融化了,情難自禁地撿起橡皮球往外扔出。

    背背見球被扔了出去,原本舒服蹲坐的身軀倏然如同子彈般飛奔而去,瞬間便一來一回地把球撿了回來,分毫不差地重新放回同一個位置上,長長的尾巴繼續搖得好不快活,一雙眼楮繼續乞求地望著前方的女人,繼續釋放同一個直白的訊息。

    莫一凡真的很想哭,為自己愛狗成痴的個性而想哭。上一次因為狗,被誤會成玩弄男人的壞女人,難道這一次,她又要因為狗而令自己遲到,錯失這個難得的面試機會嗎?

    不,她不可以這樣!她在心中吶喊著。

    然而,她滿腦子里全都是要快離開這只逗死人不償命的可愛大狗,可現實的她是再次拿起被背背撿回來的橡皮球,又扔了出去。

    莫一凡可以想像到,她的面試機會就跟這個橡皮球一樣,一去不回……

    「咦,背背,你怎麼又纏著人家玩了?」驀地,一道如同從天而降的天使之聲響起。

    背背叼著球走著對方的腳邊,也是一陣諂媚地磨蹭。

    莫一凡看見背背討好的舉動,嘴角一陣無力地抽搐。

    怎麼會是一只見好看一點的美人就上前巴結人的大色狗呢,它主人是怎麼教導它的?莫一凡不禁推論,大狗的主人必定也是一個色胚,並且決定如果大狗的主人也是這工作室的人,她必定會避而遠之。

    下定決心,她便看向剛剛說話的女人,也明白為什麼背背會突然舍她而去。那是一個穿著淺棕色薄外套,一臉睡眼惺忪的長發可人兒,那粉粉嫩嫩又嬌嬌可愛的模樣,看起來就如同一個高中還沒有畢業的小女生。

    像是察覺她的視線,可可拍拍背背的大腦後就向她走過來,偏過小腦袋說︰「我不是工讀生喔,我是這里的設計師之一,負責商品設計的可可。唔,你是今天要跟老大見面的設計師嗎?」

    莫一凡頗為驚訝可可的身分,如果不是可可天生童顏,就是她實在很有天分。不過她還是不動聲色地點點頭,「你好,我是莫一凡,今天約了唐先生面試的。」

    可可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伸手指指大門,「你還是快點進去吧,你面試的時間應該差不多到了,老大最討厭人家遲到的。」語末她還用力地點頭,以表示她說的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

    莫一凡也是知道的,因為在她面試的前一天,她的表姊三申五令她必須早至少十五分鐘到達工作室。

    她覺得這十五分鐘就是讓她應付背背這只愛跟美女玩的大狗。听到可可這樣說,她也不再遲疑地朝可可揮揮手,就往工作室那扇半透明的磨砂玻璃大門走進去,向笑容甜美的服務台小姐說明來意。

    雖然人已經到了,但是莫一凡還是悲劇地發現,工作室的大鐘時間居然比她手腕上的手表時間快了五分鐘。

    如果對方是按照大鐘時間的話,那代表她已經遲到了五分鐘。

    瞪著大鐘,莫一凡有種想要哀號出聲的沖動。

    當服務台的小脯用內線通知他,來面試的設計師已經到時,唐曜手上的腕表顯示對方已經遲了整整五分鐘的時間。

    或許這五分鐘對其他人而言並不代表什麼,但對唐曜而言,這短短的五分鐘里,已經足夠他完成一個商品的設計、一個室內設計的大綱以及方向,而今天,這個還沒有成為自己員工的面試者竟然讓他等了五分鐘之久。還沒有見面,但唐曜已經對對方產生了一種十分不好的負面感覺。

    然後一個女人就在小脯的帶領下走了進來。

    唐曜起身,示意對方坐下,以及讓小脯送上茶水。

    雖然是不太爽對方,但好歹這個女人是他旗下一個設計師要死要活纏著他給予她一次面試機會的,所以他還是忍下這不悅的情緒,一臉淺笑地跟這女人開始面試。

    唐曜知道自己的長相以及能力,加上自己是御臨的老板,這些加起來雖說不能讓女人如同蜜蜂遇到花那般纏上來,卻足以讓女人對他產生好感,進而親近。

    然而眼前的女人明顯對他沒有好感,他能感覺出來。對于他每一個的問題,這女人都以最簡短、直接的答案回應他,還讓他有一種她巴不得這個面試馬上結束,她可以立即離開的感覺。

    他記得他從沒有見過她,為什麼她卻會對他有這樣的反感情緒?

    莫一凡真的恨不得從沒有來這個該死的面試。為什麼?因為眼前這個笑得一臉親切,活生生是一副好好先生模樣的家伙,就是那個把她當成玩咖,說她把男人玩弄在股掌之中,還對她一番冷嘲熱諷的賤男人!難怪她會覺得剛剛跟自己玩的那只大狗感覺那麼熟悉,原來根本就是同一只狗。

    她是很想走,可是她又怕如果她這麼任性會給表姊帶來麻煩,因為表姊還在這個混蛋公司里工作。

    她真的不敢相信,她一直仰慕的、期待的御臨首席設計師兼老板,竟然是一個沒有識人眼光又沒品的男人。他完完全全、徹徹底底地將她心中那美好的憧憬破壞殆盡,所有的仰慕、所有的期待在見到他的那一刻就被他殺死了。

    小脯這時送上茶水,而唐曜則趁著這個時間翻看著她帶來的作品集。

    唐曜終于明白為什麼他的員工會這麼推薦莫一凡,甚至以工作要脅他了。無可否認,莫一凡的確是一個頗有天分也有實力的設計師,只要稍加磨鏈,她必定能在室內設計這一個範疇里大放異彩。

    換作平時,唐曜必定會二話不說,讓她明天來上班。然而這一次有點棘手,因為唐曜不願意聘請一個沒有個人紀律的員工。如果在他底下工作的人個個都沒有個人紀律,高興就遲幾天交作品給客戶,他這家公司還要不要繼續經營。

    所以就算眼前的女人的作品的確是讓他挺欣賞的,但他還是得很抱歉地告訴她一句,「莫小姐,很高興今天能跟你有一個見面的機會,今天的面試就先到這里。我與其他設計師商量過後,如果合適的話會請你到御臨上班。謝謝你。」

    這番話很清楚地告訴莫一凡,十之八九她是沒有被看上,讓她回家去找別的公司。

    不過莫一凡一點都不介意,反正她都已經決定了不會在這種混蛋的工作室工作,她還樂得現在就回去呢。所以她刻意給了他一記假笑,虛偽無比地感謝他給予她這次的機會等等的客套話語,然後就帶著自己的作品集離開了。

    在離開大門前,背背還依依不舍地跟在她的**後面。

    她好笑地拍拍這只大色狗的頭,面露不舍地說︰「背背,姐姐不能跟你一起玩了,你乖乖的啊,有空再去隔壁跟姐姐玩喔,姐姐會想你的,掰掰。」說完她才深吸口氣,毅然離開。

    背背依依不舍、亦步亦趨地跟著莫一凡的這一幕剛好讓唐曜看到。

    他的狗他也知道是什麼德性,愛跟漂亮的人玩、愛跟美人撒嬌,還男女不分,但他還沒有見過有誰能讓背背這麼亦步亦趨地跟前跟後。

    小脯見老板看向門外,她也跟著看過去,就看到最後莫一凡跟背背道別的情景。不得不說,莫一凡跟背背就好像一對要生離死別,被人棒打鴛鴦的苦情情侶一樣,讓人忍俊不住。

    還有一點,小脯在剛剛和可可八卦後,也覺得自己有必要跟老板澄清一下,「老大,你真的要管管背背了。剛剛莫小姐一早就到了,可是卻被背背纏著玩,結果遲到了。」

    「老大,是我救了凡凡的喔。」可可拿著剛添滿的水杯,也過來搭腔,「凡凡都不知道要怎麼推開背背這大色狗了。」她一副跟莫一凡很熟絡的語氣。

    唐曜挑起眉,一時間居然無法否認可可對背背的指責,這讓他這個當主人的真的很沒面子,決定回家後就好好地管教一下背背這些不良的習慣。

    他錯怪了莫一凡了,他很欣賞莫一凡,她的作品他都覺得十分滿意。既然她不是故意要遲到的,所以他覺得自己沒有必要阻止一個這麼好的員工成為自己工作室的一員。

    「小脯,你通知莫一凡,讓她明天一早來上班。還有,最近關靖的辦公室不是空了出來嗎,讓她去關靖的辦公室,但暫時不用分配任何助理給她。」他迅速地吩咐小脯。

    能有獨立的辦公室不是每個設計師都會有的好康福利,那代表了唐曜很瞧得起莫一凡,但是,不分配助理給她?

    「為什麼呢?老大,我都有自己的助理了。」可可不明所以。

    「那是因為新人總得被欺負一下的,對吧?」唐曜沒有說明這是為了磨鏈一下莫一凡,讓她獨自一人完成越多的事,她就越能更快地建立她所需要的資訊以及人脈網,而且唐曜覺得莫一凡可以做得到。

    小脯跟可可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無法相信地瞪著她們的老大。欺負新人?那麼沒品的事,真的是她們的老大所作的決定嗎?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家家酒之一《宅女與惡男]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801

    ‧家家酒之二《宅女與惡男》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802

    ‧家家酒之三《忠犬不好欺》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803

    ‧家家酒之四《青梅很撓心》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804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番外篇 媽媽的小情人

    唐曜抱著柔若無骨的老婆莫一凡,舌尖探進她的唇心之間,恣意地勾纏,吸取她口中的甜蜜,大手在自己最喜愛的位置上揉搓捏弄。

    這個位置在生了孩子之後連升了兩個罩杯,原本就不小了,現在就變得波濤洶涌,看得他眼楮發直,恨不得把她藏起來就算了。

    今天難得小功早早就睡著了,他便逮住這大好的機會,打算跟她好好地親熱一番。

    已經好久了,在生了小功以後,她整天都只顧著照顧小功,都忘了要顧及一下他這個老公的需求。

    將老婆層層的衣物像拆禮物般打開,映入眼中的是瑩瑩玉白的肌膚。不管與她歡愛過多少遍,她還是那麼的吸引他,教他心甘情願地為她沉淪。

    「老婆,你好美。」他贊嘆地道,換來老婆嬌羞的嗔視,以及更熱情的配合。唔,果然適當的贊美是必須的,這樣日子才會更「性福」啊。

    四肢交纏,薄汗漸漸地染濕了兩人的身子。

    就在緊張刺激的瞬間,一聲聲嬰兒的啼哭聲伴著不大的犬鳴聲傳入耳中,他渾身一僵,不敢置信地看向身下的老婆。

    莫一凡听到寶貝兒子的哭泣聲,顧不得兩人箭在弦上,媽咪天線立即啟動。

    她將不得不發的老公推到一旁,披著睡袍便直奔一旁的房間。

    唐曜一臉鐵青地跟在莫一凡身後,腿間不得宣泄的腫脹讓他的步伐有些沉重。

    他們來到嬰兒床旁邊,一直守著小功的背背一見到偉大的媽咪,連忙把位置讓了出來,還順便隔在唐曜跟莫一凡中間,以免唐曜妨礙莫一凡。

    「小功餓了嗎?媽咪來了喔。」莫一凡無比溫柔地將小床上嚶嚀不止的小功貝抱起,撩開衣睡袍就將ru/尖送到孩子的嘴邊。

    在唐曜嫉妒的目光下,小功含住其中一只糧食庫,另一邊還用小手摸著。

    「小色胚!」唐曜不屑地低罵出聲,惹來莫一凡跟背背更加不屑的眼神。

    這什麼人,居然跟自己兒子吃醋。而且寶寶都喜歡摸媽媽,這有什麼好生氣的,兒子跟自己親近,莫一凡還更加高興呢。

    見老婆完全不理會自己,唐曜更加咬牙切齒。怎麼會生個小子來跟老子搶老婆呢?

    但唐曜萬萬沒料過,這只不過是一個開始而已。

    小功漸漸長大,雖然一如唐曜所願的開始跟其它同年的小孩子一起玩,但其它時間,小功最愛的就是跟媽咪還有背背在一起。

    堡作室最常見的就是見到背背的背上駝著小功,在莫一凡身邊一直打轉,而小功的爸爸則是極為嫉妒地杵在身旁,眼巴巴地看著老婆跟兒子還有愛犬一起玩,而他則孤零零地被排除在外。

    可可還打趣,說老大失寵了,現在小功成為了莫一凡的新歡。還說女兒是老公前世的情人轉生的,那兒子也同理,有可能也是老婆前世的情人,這輩子再來跟自己爸爸搶老婆的注意力。

    唐曜不知為何就有這樣的感受,那個小子有好幾次都被他逮到是故意破壞他跟老婆的好事!

    可當他惱羞成怒地抓起這小子,想打他幾下小**時,莫一凡就會沖出來護住小功,讓小功越來越有恃無恐,一再地挑戰他這個當爸爸的權威。

    「媽媽、媽媽。」小功又在纏著莫一凡抱了,兩只肥肥的小手伸得直直的,十分不滿媽媽忙于工作而不理會自己。

    這小子渾身上下都像他,尤其佔有欲強這一點最像他。

    唐曜輕嘆一聲,知道莫一凡在趕一個很重要的設計,現在是最不容許分神的。所以他認命地上前,一手抱起肥嘟嘟的兒子。

    「媽媽!」被他抱在手上,這小子還氣惱地用小掌拍了他一記。

    很好,居然敢以下犯上。唐曜眯起眼,趁著莫一凡沒發現,就把她的小情人綁走了。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小功坐在偌大的辦公桌上,沒有見到媽媽,便不吵著要找媽媽了,相反,他的注意力放到室內另一個男人身上。

    「爸爸!」小胖手再次伸直手討抱。

    唐曜視若無睹。

    「爸爸?」小功偏過小臉,不解地再叫。

    不要叫他爸爸,他心情很差知不知道?唐曜在心底咆哮著。

    「爸爸、爸爸,抱抱抱。」老婆的小情人未嘗試被人冷落過,通常只要他一叫媽媽,媽媽就會立即把他抱起來,所以連聲下來,唐曜卻仍未抱起自己,小功怒了。

    「你這個壞脾氣到底是從哪里學來的呢?」唐曜簡直是嘆為觀止。

    「嗚……」小功不知他在問什麼,只知道自己遲遲沒有被他抱起,兩顆豆大的眼淚便洶涌而至,只差眨一眨眼就會掉下來。

    不能讓小功哭!只要小功一哭,不但驚天動地,連小功媽媽也會一同以最嚴厲的態度譴責他。

    唐曜怕死地連忙伸手,將這個還帶著甜甜奶香味的小功貝抱進懷里,大掌在小鉤上輕輕拍著,「哼,小家伙。」

    如願以償的小功窩在暖暖的胸腔上,抬高肥肥的小臉,一只小手還妄想去拍爸爸的俊臉。

    這模樣居然有幾分像莫一凡,「真是要命了。」一向討厭的兒子居然開始像他老婆,那他要怎麼樣繼續討厭這臭小子?

    「爸爸、爸爸……」小功依然不屈不撓地繼續伸長小手掌,非得拍到爸爸的臉不可。

    極度無奈地,唐曜抱高他,讓他可以踫到自己的臉,幸好這小子的巴掌力道不大,打下來還不算疼。

    誰知,巴掌沒有預期中落下,相反是兩片軟軟又濕濕的東西印上他的臉。

    他錯愕地將兒子抱回原地,成功親到爸爸的小功高興地拍著小手,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樣。

    唐曜的心莫名地一軟,「你這小家伙,你以為這樣我就會心軟,原諒你一直而來的所作所為了嗎?」他凶狠地說,但在落在小功背上的手掌卻極致的輕柔。

    一下又一下的,直到小功累了,在他的懷里睡著。

    兒子憨憨的睡顏讓唐曜的心更軟。他的兒子雖然總是跟他搶老婆的注意,但也是他心頭上的一塊肉,他當然也是疼著、愛著。只是身為爸爸,總不能跟媽媽一樣一直寵著他,把他寵壞吧?所以在家里,他一直擔當著教訓兒子的角色。

    原以為兒子會不喜歡這樣的他,但沒想到這小家伙卻沒有,還親了他,心益發軟得一塌胡涂。

    抬起頭來,卻發現莫一凡不知道什麼時候打開了他的房門,用著一條小小的隔縫看著他跟兒子的互動。

    一時間有點窘,但她臉上溫柔的笑意讓他不禁回以一記微笑,並朝她向出一手。

    莫一凡打開門,走了進來,她沒有忘記再關上門。然後她來到這個她最愛的男人的背後,從後擁抱住他,並將他手里的小情人一並抱住。

    她何其幸福,能夠一下子就抱住自己最愛其中的兩個男人。

    她不會讓唐曜知道,還有一個最愛的男人是她的爸爸,否則唐曜又要跟她爸爸吃醋了。

    真的不懂得為什麼這個男人會這麼愛吃醋,但這一點也無損他的男子氣概以及她的愛。

    「唐曜啊,今天晚上我們把小功送到我爸媽家好不好?他們老人家想小功了。」冷落了老公這麼久,應給的甜頭她還是知道的。

    「真的?」唐曜雙眼立即發出綠光。

    莫一凡失笑出聲,湊前吻住這個男人。

    啊,她真的很愛很愛他,還有他們的小功貝,她的小情人,呵。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c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thx
Hello beauty!!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