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喬恩《我的男神》


出版日期:2015-04-07


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經驗,讓錢鬼左楹深知一個道理,
身邊沒有男人不要緊,凡事最好靠自己,
所以她寧可放棄愛情,也不願跟鈔票過不去~~
只是她心中算盤打得響亮,卻偏偏遇上某個落難男神!
她仗義相幫,順便「趁火打劫」,誰知他竟是她未來的雇主?
幸好他大人不計較,看似冷漠無情,給錢卻大方到不行,
到他家打工還能享受不少福利,只是她再怎麼精打細算,
也算不出她與他的距離,已經悄悄接近……

宥長輝,名作曲家兼鋼琴演奏家,是粉絲心目中的男神,
才剛因為工作關系回國,就遇到一堆爛事纏身!
幸好新聘的家事服務員服務周到,替他解決不少麻煩,
還會在他感嘆世態炎涼時,大方分出真心相伴。
在她身邊,他看見不一樣的風景,連她的錢鬼個性也變得可愛,
也許他該開始認真考慮,把她「聘」到身邊一輩子!


第一章

    蔚藍蒼穹,在和煦的秋陽照射下,一架飛機在眼前疾馳,接著迅速攀升遠離地表,最後在天邊化作一抹銀白色的小光點,直至消失不見。

    站在機場的停車場里,左楹收回遠眺的目光,這才倚著車門,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撥出一通電話。

    「凱文,老板和沃大隊長的蜜月班機已經出發了,你那邊情況如何?」凱文是「一瞬-永恆攝影工作室」的御姊化妝師,同時也是她的麻吉兼好同事。

    「我這邊的游輪再十分鐘也要出發了!」凱文興奮的嗓音從電話那頭傳來。「小左,妳都不知道這艘游輪有多漂亮,里面有游泳池、健身館、KTV還有SPA館,而且我才上船五分鐘就看到好多帥哥!老天,我有預感這趟沖繩之旅一定能遇到我心目中的MR.RIGHT!」

    「喔,那祝你心想事成。」左楹面無表情地聳聳肩,實在不能理解砸大錢去坐頂級游輪看帥哥有什麼好,若換作是她,她寧願把錢省下來放在銀行生利息,然後在幾年後買一棟屬于自己的房子。

    「承妳吉言,我一定能像藍藍一樣找到猛男帥哥老公……呀啊浮浮!又是一個大帥哥,而且完全是我的菜,怎麼辦,我心跳好快!」

    無預警地被興奮的尖叫聲刺痛耳膜,左楹立刻將手機拿得老遠,直到手機里那可怕的尖叫聲消弭,才木著臉把手機重新貼回耳邊。

    「那真是太好了,既然你遇到你的春天,那我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先祝你一路順風,就這樣,掰——」

    天可明鑒,火雞叫春的聲音真的好可怕!

    「等等,小左!」凱文連忙在電話里搶拍。「難得藍藍和沃大隊長出國度蜜月兼度假,整整放我們兩個月的帶薪長假,難道這段時間妳都不打算替自己安排任何行程嗎?」

    「怎麼可能?」左楹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鏡,一副「你太小看我」的表情。「從明天開始,我將在『蓓蓓潔家事服務公司』擔任短期家事服務員,時薪一百六,還可以額外爭取雇主給的小費。」

    也就是說,未來兩個月她即將領「雙薪」,感謝同是孤兒院出身的學長開了這間公司,更感謝學長的關照!

    「什麼?!」電話那頭的凱文差點沒吐血。「難得有長假妳不去度假,竟然還跑去兼差?妳到底是不是二十四歲的花樣女郎?妳的夢想、妳的青春呢?最重要的是,二十四歲不是應該享受愛情的年紀嗎?妳的錢鬼個性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改一改?」

    「愛情又不能當飯吃,愛錢有什麼不好?」孤兒院出身的她,無父無母無靠山,凡事只能靠自己,她不努力一點賺錢,難道要她喝西北風嗎?

    「妳這糟蹋青春的女人!」凱文簡直恨鐵不成鋼。

    「糟蹋青春總比糟蹋錢好。」左楹聳聳肩,對凱文的抨擊根本不痛不癢,邊說還邊伸手拉開車門,打算盡早離開機場,以免停車費累計增加,誰知身後卻無預警傳來一陣喧囂。

    她本能地轉頭一看,發現兩名身材高大的男人正被一群女性追著跑,因為距離有些遠,她看不大清楚兩人的長相,但從兩人皆是高大挺拔的身形來看,她猜測應該是模特兒。

    「啊浮浮——男神你好帥!請你幫我簽名!」

    「男神我愛你,求求你把我娶回家!」

    「男神看這邊,讓我當你的小三吧!」

    隨著人群愈跑愈近,此起彼落的尖叫聲也越發清晰,只是……「男神」?

    難道那兩個男人真的是模特兒?

    「浪費青春,等妳老了一定會後悔的!」電話里,再次傳來凱文尖銳又粗嗄的火雞嚎叫聲。

    「將來會不會後悔我不知道,但現在有錢不賺我肯定會後悔。」左楹興趣缺缺地收回目光,她對偶像藝人向來無感。「好了凱文,我不跟你聊了,機場停車費每小時三十元,多半小時多二十元,我的時間快到了,得先把車開走,有什麼事等你回國我們再聊。」

    「啥咪?!我就要出國了,妳連最後的閨蜜談心時間也不肯好好把握,難道我們的友情還比不上那區區二十元?!」凱文語氣哀怨。

    「當然不是,我們的友情當然不能以金錢來衡量。」左楹答得毫不猶豫。「但你知道我向來只喜歡可以用金錢衡量的東西,所以我祝你一路順風,桃花朵朵開,掰。」語畢,不再給同事兼好友說話的機會,直接「喀」一聲掛斷電話。

    身後,追逐的尖叫聲似乎愈靠愈近,左楹卻頭也不轉、充耳不聞地直接坐進駕駛座,並低頭看了眼手上的表——

    十點十七分。

    嗯,很好,她至少還有五分鐘的時間可以將車子慢慢開出停車場。

    「離開機場後,直接把車子開到攝影工作室的車庫放好,然後去吃午餐,之後再找小美拿手工材料,接著下午開始做手工……」她喃喃低語今天接下來的行程,誰知道後座車門竟突然被人從外頭拉開。

    「喝!」左楹大吃一驚,連忙扭頭,就見兩名身材頎長高大的男人動作迅速地拖著行李箱鑽進車內,並迅速甩上車門,簡直像極了傳說中的搶車大盜!

    「你們——」

    「拜托妳別尖叫,我們不是壞人,我們只是想搭個便車!」坐在副駕駛座後方的男人連忙開口,並迅速拉來身旁的另一個男人,掀開他頭上特意壓低的帽檐,露出那張半藏在帽子下的俊臉。

    迥異于亞洲人稍嫌平板秀氣的輪廓,這位東方男人有著稜角分明、完美立體的一張臉,濃眉讓他顯得氣宇軒昂,因為眉骨較高的關系,那雙大眼格外深邃,彷佛蘊藏了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然而最要命的是,那雙眼楮下緣的淺淺臥蠶。當他抬眸向她看來時,明明該是如寒星般凜冽無波的目光,卻因為那對臥蠶多了一絲繾綣溫柔的味道,讓人心中不由得小鹿亂撞——

    這男人揉合了俊美與陽剛,以她四年多的攝影師助理經驗來看,他的臉部輪廓無疑是所有攝影師心中最理想的拍攝範本!

    怦!怦!怦!

    左楹被電得猝不及防,連忙移開目光。

    媽呀,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桃花電眼?這電流未免太恐怖了!

    不敢再多看男人彷佛深情纏綿的雙眼,左楹立刻將目光移到男人其他的五官上,卻發現除了那雙黑眸,其他五官竟也是驚人的完美。

    高挺的鼻子宛如岩雕,線條鋒銳狂放,相當吸引人眼球,微抿的嘴唇雖然透著一股冷肅疏離,卻飽滿有型,而方正的下巴,則看得出他是個很有原則,且永不妥協的男人。

    無庸置疑,這男人簡直就是個超級大帥哥,可就算這男人長得再迷人、再令人驚艷,也無法改變他不請自來鑽進她車里的事實。

    「我姓張,他是宥長輝,宥長輝妳知道吧?」坐在副駕駛座後方的男人繼續解釋,目光卻不時焦灼地往車外瞟,彷佛在擔心什麼。「我們目前遇到了一點麻煩,偏偏負責接機的車子半路拋錨,所以才會迫不得已就近躲到妳的車上,請妳見諒,也請妳幫幫我們!」

    左楹面無表情瞪著後視鏡中的兩個人,並沒有輕易相信陌生人的話,而是不動聲色地握住口袋里的手機,打算情況一有不對勁就立刻報警,誰知那名叫「宥長輝」的男人,竟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按住身旁男人的頭,將人用力地往座位底下壓。

    當然,他自己也瞬間縮到了椅腳下。

    左楹呆若木雞,心中卻莫名慶幸當初攝影工作室挑選公務車時,挑的是這輛八人座的面包車,否則以這兩個人的身材,車子不被他們擠壞才怪。

    「討厭,男神跑到哪里去了?我剛才明明就看到他往這個方向跑。」隨著連串雜沓腳步聲紛紛而來,有六、七名女性忽然跑到左楹的車子前方,不停左顧右盼,似乎是在尋找什麼人。

    雖然車子隔絕了大部分的聲音,但因為女人說話聲音特別大,左楹還是敏銳听到「男神」這個字眼。

    男神?難道——

    她迅速扭頭看向躲在座椅背後那名叫「宥長輝」的男人,原來這兩個人就是剛剛被一群女粉絲追逐的對象!

    「男神會不會是躲進這附近的車子里了?」女粉絲們繼續在車外大聲討論。

    「有可能,難得在機場邂逅男神,我們一定要把握住機會。姊妹們,我們快分頭仔細搜尋這附近的每一輛車!」

    「OK!」


「拜托快把車子開走!」顯然,不只左楹听到了女粉絲們的打算,姓張的男人也听到了這個壞消息,因此立刻壓低聲音向左楹急道。

    看著那張緊張焦急的臉龐,左楹腦中突然靈光乍閃,竟一掃波瀾不興的表情,彷佛川劇變臉,瞬間綻放出一抹熱情的笑花。

    「好啊,當然沒問題,正所謂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我這個人當然不會見死不救,所以市內車資一人一千,市外兩千,多跨一縣多一千,只收現金,先給錢後開車,謝謝。」听說藝人超會賺錢,她當然不會放過這「不請自來」的商機。

    「什麼?!」張恕權瞬間一愣。

    「市內車資一人一千,市外兩千,多跨一縣多一千,只收現金,先給錢後開車,謝謝。」左楹笑咪咪地復述。

    張恕權瞬間石化,簡直不敢相信這世上竟然有人敢打劫他……喔不!是打劫男神宥長輝,就連一旁始終默不出聲的宥長輝,也意味不明地微微瞇起黑眸。

    「妳、妳、妳這是趁火打劫!」張恕權當場氣得跳腳。

    拜托!宥長輝是誰?他可是馳名國內外的知名作曲家兼鋼琴演奏家,二十二歲時,就因為創作一首國片電影主題曲在國內一炮而紅,並且一舉拿下該屆金馬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之後又陸續創作出許多經典好歌。

    他的音樂天賦與生俱來,獨具靈性,風格更是豐富廣泛,流行、搖滾、爵士、沙發、新世紀都拿手,不只曲曲暢銷,還一路紅到國外,讓身為經紀人的他與有榮焉。

    如今三十二歲,知名度卻已是雲端般的高度,更別說他的外貌與所有明星相比,也毫不遜色,所以被大眾稱作男神,這也是為什麼他明明不是屏幕藝人,卻比屏幕藝人還要紅,一出現在人群中必定引起騷動的原因。

    可這女人竟敢對男神趁火打劫,而且還打劫得這麼……這麼不要臉?

    「錯,這應該叫做買賣關系。」左楹立刻義正辭嚴地糾正。「如果您不接受,也可以選擇下車。」一頓,她不忘「好心」提醒。「不過那些女粉絲就在外頭,雖然我的車窗有貼防窺膜,但擋風玻璃可沒貼,您要是再不快點做出決定的話,可能馬上就會被人發現唷。」

    「妳!」

    「這是兩千元,開車。」

    不同于好友的意氣用事,宥長輝幾乎是當機立斷,掏出兩千元遞給左楹,雖然為了避免被人發現,此刻他的姿勢顯得既憋屈又狼狽,可說話的語氣及凌厲的眼神,卻透出一股懾人的強大威勢,讓人不由得心頭一跳。

    左楹笑容微滯,連忙收下錢並系上安全帶,將車子迅速發動。

    後方正逐一偷窺各輛車的女粉絲們,立刻注意到左楹的動靜,本想上前一探究竟,但因為看到車身清楚印著「一瞬-永恆攝影工作室」的廣告字樣,竟因此不屑地停下腳步。

    開玩笑,她們的男神可是宛如天神般的存在,就算車子不是進口跑車,也該是千萬名車,即使友人接機也不可能開這麼破爛的面包車,所以她們的男神絕對不可能會在那輛車上!

    因為這樣先入為主的觀念,左楹竟一路暢行無阻地直接將車開到了收費亭。

    「停車時間六十三分鐘,收費五十元。」收費員驗票喊價。

    「什麼?時間超過了?!」左楹哀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要多付二十元,還好下一秒她立刻想起口袋中的兩千元,頓時又笑逐顏開了起來。

    正所謂有得必有失,兩千元換二十元——「秀」啦!

    爽快付完錢後,她立刻眉飛色舞地將車子開出停車場,而眼看警報解除,宥長輝和張恕權這才終于松了口氣,起身坐回座位,並將腳邊的行李放好,突然,原本行駛中的車子在路邊停下。

    「怎麼回事?」張恕權不悅詢問,對趁火打劫的左楹印象可是糟透了!

    「安全帶。」左楹頭也不回地提醒。

    「什麼?」他正在氣頭上,腦筋竟一時轉不過來。

    她翻了個白眼,正想開口解釋,誰知道「男神」卻通透地直接系上安全帶,可惜那個姓張的男人還是慢半拍地沒有任何反應,也不知道是故意裝傻還是有意刁難。

    「根據交通法,後座未系安全帶上路最高可罰六千,為了您的人身安全,請先系上安全帶,謝謝。」她不得不搬出法規。

    張恕權一愣,這才終于意識到自己犯了什麼蠢,不禁有些惱羞成怒,還想開口爭辯些什麼,一旁的宥長輝卻再次開口。

    「別鬧了。」明明是平和徐緩的語氣,卻有著令人不敢不從的威勢。

    說得好!

    左楹聞言,立刻在心中對男神豎起大拇指,就是喜歡這種給錢爽快大方,又明事理的好野人。

    「請問宥先生要去哪里?」因為印象大好,她立刻笑咪咪地透過後視鏡看向宥長輝,服務態度明顯良好不少。

    宥長輝古井無波地對上她在後視鏡中的目光,低聲吐出一串地址。

    「好的,桃園市八德區……」左楹專業地復誦地址,可突然間她卻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一臉錯愕。

    等等!這個地址不就是——

    「等等長輝,我們還是先去住飯店吧。」一旁的男人沒注意到左楹的異狀,連忙插話道︰「我們比原訂計劃提早一天回國,可回國前預約的家事服務員明天才會上工,房子一段時間沒住都生灰塵了,而且住飯店也比較方便和劉先生見面。」

    「飯店沒有琴房。」宥長輝說話向來簡潔有力。

    「可是你的曲子不是已經……」

    「有幾個地方我還想修改一下,你直接打電話給預約好的家事服務員,看看對方是否願意提早一天上班。」言下之意就是照我的話做。

    「……好吧。」看好友堅持,張恕權也只能無奈妥協,然後掏出手機翻出當初家事服務公司所指派的服務員的電話。

    嘟嘟嘟嘟——

    你是我的小浮小隻果~~

    電話一撥出,張恕權耳邊竟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鈴聲,一個是手機里普通制式的嘟嘟聲,另一個赫然是現在最夯的流行音樂——「小隻果」,而且最不可思議的是,鈴聲來源竟是來自坐在駕駛座上的左楹!

    張恕權瞬間錯愕,宥長輝也反應機敏地迅速看向左楹。

    左楹頭皮發麻,雖然大概察覺自己是踫上了什麼「巧合」,但因為事出突然,她也來不及掩飾,因此只能努力佯裝若無其事地接起電話。

    「……喂,您好,我是左楹,請問……請問是預約『蓓蓓潔家事服務』的張恕權張先生嗎?」

    為了保護顧客隱私,公司事前只會向家事服務員透露顧客的地址和名字,好讓家事服務員安排通勤方式,可她萬萬沒想到男神剛剛說出的地址竟與公司之前給她的地址完全一模一樣,而那個姓張的男人竟然就是預約人張恕權,不過顯然那個叫做宥長輝的男人才是她真正的雇主。

    人海茫茫,這種半路「趁火打劫」到未來雇主的巧合到底是……

    「……」

    車內頓時陷入一片死寂,饒是一向靜若深海的宥長輝也不禁露出一絲愣怔,一旁的張恕權更是一副見鬼的模樣。

    哇靠,這怎麼可能!

    「呃,看起來應該是了。」雖然耳邊得不到響應,但左楹還是從後視鏡中兩人的表情確定了答案。「呵呵,沒想到事情竟會這麼巧合。」她干笑,是說如果現在她再裝模範寶寶還來得及嗎?

    「……」車內繼續一片死寂。

    左楹再次干笑。「咳!關于提前一天工作的事,我完全沒問題,但不知道除了提早一天上工外,兩位還有沒有其他要求?」

    「……」死寂。

    「好吧,如果沒有,那我們現在就直接上路出發?」

    「……出發吧。」眼看身兼經紀人的好友還是一副晴天霹靂、回不了神的模樣,宥長輝這才率先回答,只是修長剛勁的右手拇指卻是若有所思地輕撫左手藍玉尾戒。

    巧合?

    確實太巧合了。

    因為工作關系,他和恕權不得不提早一天回國,結果司機的車卻半路拋錨,無法準時來接機,于是被粉絲發現,接著為躲避粉絲追逐,竟突然踫上回國前預約好的家事服務員,這一切巧合簡直就像是命中注定,卻也因此更加讓人難以置信。

    所幸這個女人是個聰明人,知道他的身分後,並沒有像一般人一樣失去理智或是興奮過度地大聲嚷嚷,雖然因為貪財而趁火打劫,分寸卻也拿捏得適中,不至于令人心生反感,最重要的是,她對他似乎毫無興趣——

    看來當初家事服務公司的確是按照他的指定,真的幫他找了一個聰明話少、專業機伶,並且絕對不花痴的家事服務員,這樣他起碼不用擔心以後在生活上還要受人糾纏。

    只是眼前這個名叫左楹的女人雖然條件都及格了,但有些事該查的還是得查清楚,至少——

    他得確定今天的邂逅真的完全只是巧合,而不是某種蓄意的安排……


一小時後,左楹終于開車載著兩人回到家。

    隨著別墅最外圍的雕花鐵門緩緩向兩側退開,一片綠茵草坪也隨之在馬路兩旁平鋪延伸,而終點就是一棟美麗的鋼造日式別墅。

    在藍天白雲的襯托下,日式別墅的黑色屋頂格外顯眼,一樓的整片牆面用米黃色的文化石平鋪而成,二樓牆面卻是一片象牙白,兩種顏色的搭配,莫名有一種舒適愜意的風格,更別說別墅的左側前方還開鑿了一彎魚池,池面在秋風的吹拂下,不斷晃蕩出碧綠色的瀲灩波光,加上魚池外一圈圈米白色的鵝卵石,有說不出的風雅。

    隨著車子緩緩前進,別墅和水池前方的水黃皮和五葉松也逐漸挺拔清晰,別墅掩映其間,更是有一股寧靜悠遠、歲月靜好的氛圍。

    只是一眼,左楹就深深愛上了眼前的房子,暗忖哪天賺了大錢,一定也要買一棟像這樣的別墅!

    「到了。」隨著風景緩緩後退,車子終于在別墅門前停下。

    推開車門,宥長輝和張恕權立刻拎著行李下車。

    「左小姐,這兩千元應該也包括幫忙提行李的服務吧?」站在車門邊,張恕權立刻找麻煩,想到被坑的兩千元就滿心不爽。

    左楹波瀾不興地抬頭覷他一眼。「如果您只是因為坐趟飛機就腰膝酸軟、精神委靡無力加頭暈的話,當然。」以上癥狀,腎虛是也。

    「妳!」

    左楹瞇眼一笑,故意不理他,拿起他的行李後就迅速跑到宥長輝面前獻殷勤,有意刷淡之前「趁火打劫」的形象。「宥先生,您的行李也交給我吧。」

    「不用。」宥長輝快她一步,自行拎著行李走向房子大門。

    左楹微微一愣,雖然殷勤沒獻成,卻也不氣餒,反倒顯得有些慶幸。

    還好男神的態度自始至終都是一樣的冷漠疏離,不像是會記仇的模樣,比起一旁那個小肚雞腸、愛斤斤計較的張某某絕對好多了。

    幸好她真正的雇主是男神,而不是這個姓張的!

    眼看宥長輝人高腳長,一下子就走出老遠,她立刻像個溫馴乖巧的小媳婦拎著行李跟在後頭,決定從現在開始大刷好感度,努力爭取印象負轉正,甚至朝著小費遠景邁進,畢竟家事服務員除了基本薪資外,雇主給予的小費也很重要,她當然得努力一點。

    「宥先生。」看著宥長輝掏出鑰匙開門,她立刻輕聲細語地站在一旁乖巧解釋。「雖然剛剛我同意提早一天上工,但因為事出突然,我手邊沒有準備工具,所以待會兒恐怕得先回公司一趟,大概一小時後才能開工,您應該不介意吧?」

    「掃地的事不急,有些事我們先談談。」宥長輝抽回鑰匙,然後推開大門。

    「好的。」

    奇怪,什麼事那麼嚴肅?左楹雖然心中狐疑,卻也聰明地沒有開口多問,而是一副「主人說的是」的模樣跟著一起進屋。

    一如別墅園景的精心設計,屋內的裝潢擺設也獨具巧思,開放式的空間給人一種視覺上的遼闊感,木質地板上鋪著淺灰色短毛地毯則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即使是客廳中的一桌一椅一木,都偏向令人心曠神怡的簡約風,只是可能是太久沒人居住的關系,所有家具都蒙上了一層灰,讓這美麗的屋子顯得有些黯淡。

    「沙發有點灰塵,介意嗎?」就在左楹抬頭四處打量眼前這美麗的屋子時,宥長輝已筆直走到沙發邊,並擺出請坐的手勢。

    「當然不介意。」左楹連忙向前,快步坐到宥長輝指示的位子坐好。

    這時被兩人忽略在後頭的張恕權,這才輕哼一聲,跟著走進屋內。

    「當初跟家事服務公司簽約時,曾特別要求加注一條保密條款,條約上清楚寫明,家事服務員于服務期間,對所見所聞全都得保密,更不能透露雇主半點個人隱私,關于這點,我『強烈』希望妳能遵守。」宥長輝沒有理會好友,而是跟著坐在一旁沙發上,並專心致志地看著未來即將進入自己生活領域的人。

    因為工作性質的關系,他格外介意陌生人的存在,若不是原來服務于這棟房子的老管家年老退休,他也不會請恕權到家事服務公司找人,但既然找了人,他也只能盡量說服自己做到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只是有些話還是得先說清楚。

    「這當然沒問題,我很清楚什麼是規矩,所以關于這點您大可放心。」左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努力擺出「我很專業」的表情。

    「妳確定?」一旁被人忽視的張恕權忍不住再次出言譏諷。「趁火打劫的事妳都干得出來,老實說我對妳這個人的人品有點質疑。」

    「基本上,」左楹涼涼地看了「張機車」一眼。「我覺得突然強行上車的陌生人真的很可怕,但因為看在對方有難的分上,我還是選擇日行一善,所以人品好壞不應該只憑一件事就去判斷。還有,合約上清楚載明違約金一千萬,我這個人跟什麼都能過不去,但就是不會跟錢過不去。」

    畢竟就算賣了她,她也賠不起一千萬!

    「對了,我差點忘了還有違約金!」張恕權眼楮一亮,彷佛終于找到可以威脅左楹的小 子。

    左楹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如果妳能懂得規矩最好。」迥異于好友的小人得志,宥長輝的態度始終維持一貫的冷淡平和。「只是除了保密條款,我也希望妳謹守本分,除了工作,我不希望妳做出任何多余甚至是逾矩的事。」

    「除了工作,我當然不會做出任何多余的事,只是每個人規矩不同,可否冒昧請宥先生詳列一張清單讓我明白您的忌諱?」既然未來她得在這棟別墅里工作兩個月,那麼有些事還是白紙黑字寫清楚比較好。

    「可以,晚點我會把清單給妳。」宥長輝想了想,然後點頭同意。

    「謝謝。」左楹立刻開口道謝。「既然宥先生說到規矩,那麼我這邊也有些問題想請教一下,因為家事服務會針對顧客工作性質以及生活作息做一些細節調整,但當初公司只給了我預約人的名字和居住地址,其余皆是保密,不知可不可以冒昧請問您的職業,還有您大概都什麼時候出門工作,如果我使用吸塵器的話,會不會吵到您休息?」

    「什麼?妳竟然不知道『宥長輝』是誰?!」張恕權訝叫出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抱歉,我對演藝圈不大熟。」左楹聳聳肩。

    「……」張恕權嘴角抽搐,不敢相信左楹竟會這麼孤陋寡聞,敢情他在車上把長輝拿出來當「好人招牌」時,這女人壓根兒就不知道長輝是誰?!

    「我是作曲家,偶爾也會辦鋼琴演奏會,所以同時也是個鋼琴演奏家,平常都是在家工作,還有,我不反對妳用吸塵器。」宥長輝淡然回答,終于明白為何左楹在機場時會表現得那麼平靜,雖然有些訝異有人不認得自己,但她平淡不八卦的反應卻讓他很滿意。

    「原來如此,那以後打掃時我一定會盡量減輕音量,以不吵到您工作為基本原則。」藝術家普遍都喜歡安靜,她了解。

    「多謝,我的話已經說完了,妳還有任何問題嗎?」因為談話告一段落,宥長輝這才微微將背靠到沙發上,即使坐在蒙塵黯淡的沙發上,端方謹然的坐姿卻不減絲毫尊貴高雅。

    「沒了。」左楹搖頭。

    「那妳可以到公司拿工具了,回來時請妳順便帶兩份便當回來,什麼菜色都可以,我不挑食。」

    「等等,我要吃『春暉日式料理』的烤魴魚便當,我和長輝都吃這間,這是名片,上面有地址。」張恕權連忙從皮夾里掏出一張名片塞給左楹。

    左楹接過名片,並不在意張恕權的龜毛挑剔,反正好女不跟男斗,而且看在兩千元的分上,她決定對心胸狹隘的男人寬宏大量一點,雖然,那筆錢根本就不是他給的。

    只是話說回來,男神倒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好伺候。

    雖說男神氣質清冷,總是給人一種冷漠疏離、不好親近的感覺,但從他給錢大方、規矩分明、不挑食又不記仇的種種反應來看,竟比一般人好相處多了。

    再加上男神年紀輕輕,就住在這麼高級豪華的日式別墅里,鐵定身家不少,要是她以後表現得好,那麼小費……喔呵呵呵!

    怎麼辦?她已經開始迫不及待地想替男神工作啦!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終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

    唷呼!大家好,喬阿恩終于、終于完成2015年的第一本書啦開春第一本書就讓帥哥男神登場,很夠意思吧?

    不過當初喬阿恩會寫這本書,還真不是因為男神,而是因為女主角錢鬼左楹啊。

    當初在寫《猛男進擊難招架》時,喬阿恩就有預感一定會把小左給扶正,因為這個妹實在太好玩了,標準的唯利是圖,目中無情愛,所以喬阿恩一直很想知道,如果哪天這個妹突然戀愛會是啥情況?

    因為這個想法,男神就突然出現了。

    而且還立刻自動帶入被女主角趁火打劫的劇情——

    但偏偏喬阿恩又忍不住猥瑣地幻想,如果女主角換成蔚藍這個色女,也許男神被劫走的不是「財」而是「色」~

    開頭就出現女主角把男主角壓倒在車上,這樣這樣又那樣那樣,然後旁邊就坐著被女主角五花大綁的苦逼男神經紀人,這晝面……哈哈哈……

    (編編突然天外飛來一筆︰親愛的,如果你真的這樣寫,我會直接退你稿~)

    (喬阿恩︰就是純幻想,小的「潔隊」不敢~)

    總之,雖然男主角是帥哥男神,但基本上就是為了被女主角為所欲為而產生的,不管女主角是錢鬼小左還是色女蔚藍,喬阿恩腦中都超有畫面的,只可惜《色女當道》系列已經結束,三位色女也都名花有主了,男神這才僥幸逃過一劫。XDDD

    說到男神,原本喬阿恩想把他的職業設定為歌手,但後來發現,歌手這職業免不了要形容歌聲,可每個人對歌聲的感受、偏好都不一樣,寫出來不一定討喜,所以喬阿恩又想,要不要把他設定為電影明星?

    但喬阿恩又認為,台灣偶像劇市佔率遠大于電影,還真挑不出幾個電影大咖,若真把男主角設定為電影明星的話,大家的接受度也不一定比較好,所以最後喬阿恩干脆就把他設定為作曲家兼鋼琴演奏家了。

    但其實喬阿恩當初還是忍不住幻想,男主角彈的如果是古箏,又愛穿唐裝——

    總之愛幻想的人真的要不得,腦中胡思亂想一堆,卻通通不切實際啊!

    在喬阿恩腦中浮現唐裝後,喬阿恩立刻很果斷地把這個念頭給斬斷了,因為不斬斷的話,這故事也許會從二十一世紀變成民國初——

    咳!總之,喬阿恩很慶幸這本書還維持在二十一世紀,話說回來,喬阿恩非常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本書,也歡迎大家多來喬阿恩的粉絲專頁晃晃,順便幫喬阿恩按贊喔。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x

TOP

Thx

TOP

谢谢
不完美就是完美

TOP

Thx

TOP

thanks

TOP

THX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