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奇朵《重生嫡妻》[御賜搶親之一]


出版日期:2014-01-15


上輩子她被名利和甜言蜜語迷惑,私奔為妾,下場淒涼,
重生後,她決心當個循規蹈矩的乖女兒,不讓父母再傷心,
可誰知,她平常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難得和兄長出門游湖,
居然又被上輩子毀她一生的色胚小侯爺害到落水,
要不是那路過的打鐵匠英勇救人,她只怕又要再死一回,
而緣分說來也真奇妙,這鐵匠竟是她指腹為婚的未婚夫,
這個發現讓她在他上門提親時,二話不說答應嫁他,
只因她明白,他雖然粗魯,卻是真心把她捧在手心上,
上山禮佛半路遇大雨,他不顧自己淋濕也要護著她,
更重要的是他能許諾一生只有她……
但沒想到,兩人正歡歡喜喜籌備婚事,  
小侯爺又使出下三濫的栽贓伎倆,逼她為妾,
雖說未婚夫靠著他的隱藏身分,輕松擊退那混蛋,
卻也因此引來地位更高的大麻煩──刁蠻郡主跑來搶親?!


  序

    拜個早年瑪奇朵

    寫序的時候,即將從二一三跨越到二一四,天啊!感覺才剛過年,但是新的一年又要來了。

    話說以前當學生的時候從來沒有感覺時間過得這麼快過,或者該說,人越來越老,時間反而越過越快?!

    以前總想著要快點長大,現在我只想著,拜托!不要老這麼快!(背景圖案就是「吶喊」那幅畫)

    而若要說時間帶來的改變是什麼,我想目前除了個人身體的老化外,大概就是包紅包這件事情了吧。

    曾幾何時,我的心情從期待紅包的數字,變成對紅包數字的斤斤計較,同學們,不要認為大人小氣,等你也成為包紅包的大人的時候,你會明白那種心情的!

    說完了讓人傷心的話題,要來說一點激勵自己的話題了,就是每年都要許的新年新希望。

    話說我今年的新年新希望許得太大,大概只完成了百分之五十,還專挑燒錢的完成,但還是很讓人高興又滿足啦!我學會了作湯圓,還有買到了新手機,多看了好多好書,希望明年能夠一一實現希望清單上的事!(笑)

    最後,因為一月底就是新年,就提早拜個早年吧!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錢財滾滾來!

    最後,期待下一個年能夠趕快有書寶寶和大家見面嘍!

TOP


  楔子

    窗外芭蕉舒展著大大的葉子,入秋後就綿綿不斷的細雨輕輕打在葉面和磚瓦上,宛如連綿不絕的琴音纏繞耳邊。

    沈凝香穿著薄埂的中衣半躺在床上,眼神有些茫然的看著窗外雨打芭蕉,忽覺這十來年就像是一場虛無飄渺的夢境,而現在,在她感覺自己的生命即將要走向終點的時候,這樣荒謬的夢境也該結束了。

    碧桃端著剛煮好的湯藥從外間走進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這麼一副淒涼模樣。

    穿著白衣的女子模樣憔悴單薄、弱不勝衣,她半躺在床上,臉色蒼白中帶著青,發絲也因為久沒費心照料而有些干黃,眼神茫然的望著窗外。碧桃看著,心忍不住酸了起來。

    看著現在的她,哪里能想到這個女子曾經被嬌寵著,有如一朵初綻的鮮花般嬌嫩。

    碧桃壓抑著心中的酸楚,輕聲喚著,「香姨娘,喝藥了!」

    她喚了幾次,躺在上的沈凝香才像是回過神來。她看著那碗還冒著熱氣的湯藥,就忍不住惡心想吐。

    「拿下去,我不喝。」她閉上眼,臉側了過去。

    碧桃連忙出聲勸說著,「這可不是能夠任性的事兒,姨娘這次病得可比往日嚴重多了,若再不喝藥,這病哪能好呢?」

    沈凝香自嘲的扯了扯嘴角,「病好不好又有什麼差別呢?」

    良人已成負心漢,新人在懷又哪聞舊人哭?

    碧桃一听她這麼說,又想起前頭院子里的喜慶熱鬧,眼淚差點就要奪眶而出,「姨娘……」話剛出口,聲音就忍不住哽咽,尤其想到她是抱著怎樣的心情說出這些話的,心中更是酸痛難忍。

    「好了,你這什麼樣子,平白讓人笑話了去。」沈凝香淡淡說著。

    碧桃忿忿的說︰「這院子里就姨娘和我,哪里來的人可以笑話我!」

    沈凝香一怔,眼神流露出惆悵,「是啊,這院子里就只剩下你和我了……」

    碧桃見狀心中氣得想甩自己兩巴掌。

    怎麼這時候說起這事情,這不惹得姨娘又想起那個騷蹄子做的事情嗎?!

    想起這個她就忍不住生氣,虧碧禾一直伺候著姨娘,結果也不是一個本分的,以前在沈家就看她不時的挑撥姨娘往歪路走,現在看姨娘失了寵,轉頭馬上又爬上了小侯爺的床。

    呸!這樣的人就算天打雷劈也消不了那一身的罪,她就等著看,看碧禾在少夫人的手里能夠走得過幾招,最後又是怎麼個死法!

    沈凝香思緒飄遠,良人的負心、身邊人的背叛,在身子一日日的孱弱後,似乎越來越無法難受。

    這些年過去了,曾經迷了她的眼的東西,現在看來,益發的覺得不值和可笑,反倒是在家里度過的日子,越來越盼望,越來越讓人想念。

    她想著父母為她建的繡樓,想著莊子外頭,在秋日時紅得像一片火的楓葉林,想著春日時,那滿山遍野的各色野花,彷佛天上的彩虹落在了山間,讓人無法眨眼,就怕美景消失。

    想得多了,竟是連夜里都輾轉反側,夜不安寢,只覺得一閉上眼,故鄉景色,還有熟悉的人事物都在眼前徘徊不去,讓她即使閉著眼,也忍不住垂淚至天明。

    她本來就因為幾次小產傷了身子,身體落了病根,夜里又不能安眠,這身子自然是一天又一天的弱了下去。

    到了現在,她才明白自己當初做的事情錯得有多離譜又有多可笑,只可惜,一切都已經無法重來,她也沒有再次選擇的機會。

    聘者為妻,奔者為妾,若她早早清醒過來,不听信那男人的甜言蜜語,她也不會落入這種處境吧?

    突然間勾起了對過往的緬懷,她眼中燃起一點亮光,略微急促的問︰「碧桃,之前請人去打听我家里的事情如何了?算算時間,那人也應該回來了吧?」

    碧桃一听這話,表情有幾分不自在。那件事是她請守門的王叔托人去辦的,對方辦事很可靠,但……

    沈凝香一看她的表情有些不對,心中自然也有不好的猜測,但還是抱持著幾分的希望。

    「沒事!你說給我听,就算……就算有什麼不好,我也承受得住。」

    碧桃嘴唇動了動,想著自己就算不說,難道姨娘還能永遠都不知道嗎?最後在心中嘆了口氣,抿了抿唇後說︰「姨娘可要先答應奴婢,不管如何,都要以自己的身子為重才行。」

    沈凝香的心逐漸沉了下去,頭輕輕的點了點,縴瘦白細的手指緊緊的抓著身下的褥子。

    碧桃低下頭,在腦中整理了下昨兒個收到的消息,才吞吞吐吐的說︰「大哥那傳來的消息是,沈家老爺那年一怒之下病了,沒幾日人就走了,夫人跟著病倒,拖了大半年,人也走了,至于大少爺最後變賣了家產,現在不知去向……」

    沈凝香听完,半晌沒了動靜,碧桃擔心的抬頭看了一眼,見她嘴角溢出血絲,瞬間嚇了一大跳,手上的藥碗 啷一聲摔碎了,卻也顧不得了,人直接沖到床邊急促喊著。

    「姨娘,姨娘!你怎麼了?!」

    沈凝香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在听見父母雙亡,兄長又下落不明的時候,她似乎整個人都失去了知覺,再也听不見任何的聲音,眼前漆黑一片,只有血腥味不斷的涌上喉頭。

    明明是她的錯,是她識人不明,是她被利益沖昏了頭,作著一步登天,享盡富貴的夢。

    所以即使幾次小產,甚至最後被送到這偏僻的小院子里,她也認了,只是她無法接受,她走後家人的下場竟然是如此的淒慘。

    明明全都是她的錯啊……為什麼卻讓她的至親吞了惡果?!

    不知是恨是悔還是更多的情緒沖上心頭,在碧桃驚恐的叫聲中,沈凝香直挺挺的往後一倒,淚水和嘴里的血一起溢了出來。

    她睜大的眼直直的看著空中,只有滿心的悔不當初。

    如果有來生……如果有來生……她只願平淡一生,再也不愛慕榮華……

TOP


第一章

    春風彷佛染上桃花香氣般,吹進女子繡樓時,也為小樓染上淡淡的清香。

    繡樓里,兩個小丫頭一個坐在床邊專心的繡著束西,一個坐在門邊,腦袋一點一點的,像是在看門又像是打瞌睡,但兩人都靜悄悄的,誰也不敢發出聲音,直到粉色帳子里有了動靜,兩個小丫頭連忙放下針線、抹了抹嘴角的口水,快速的來到

    床邊,一個拉開床幃,一個捧著濕帕子站在一邊。

    床幃拉了開來,先是一雙白嫩中帶著粉的小腳移了下來,接著是玲瓏有致的身子,及臀的烏絲隨著女子的動作擺動,她在床邊丫頭的攙扶下,站起了身,坐到梳妝台前。

    一邊拿著帕子準備幫小姐擦臉的丫頭,看這美人起身準備攬鏡梳妝的模樣看傻了眼,連帕子都忘了遞。

    小姐真的是美人啊!都來府里這麼久了,還是覺得小姐比她之前村里的村花還要美上百倍!小丫頭心中想著,嘴巴也無意識的說了出來,直到被另一個丫頭罵了才清醒過來。

    「碧桃!你在說什麼呢?!還不趕緊擰了帕子給小姐擦擦手臉。」碧禾看著一邊站著的傻丫頭,忍不住嗔罵著。

    「是是!」碧桃急急忙忙的又重新擰了帕子交給碧禾,小心仔細的擦著小姐的手,又另外擰了塊帕子,細細的貼在女子臉上,一點一點的擦過。

    暖和的陽光細細的灑在閨房里,落在女子還帶著濕氣的臉上,宛如替她罩了一層金黃色的柔紗般,朦朦朧朧的,卻又讓人忍不住想細看。

    兩個丫頭的談話完全沒有干擾到剛醒來的沈凝香,她緩緩的看著比自己印象中年輕了許多的兩個丫頭,還有房里熟悉又陌生的擺設,有種自己尚未清醒的錯覺。

    但她清楚的知道這不是夢,自己確實是重活了一次,確切的說,應該是回到她還沒鑄成大錯的時候。

    雖然這樣怪力亂神的事情實在是讓人不可置信,但是她剛剛醒來後在床上躺了大半天,看著這熟悉的拔步床許久,感覺到陽光的熱度,不得不承認和慶幸,她真的是回到了青春年少的時候。

    定了定心神,仔細瞧著屋里的擺設,牆上的字畫是大哥特地為她畫的仕女圖,圓上的詩還是隱含了她名字的藏頭詩,梳妝台上擺的是爹爹在她生辰時送的一套金頭面,因為自己嫌棄那套頭面看起來老氣,平常是戴都不戴的。

    她還記得在那宅子里快要過不下去的時候,自己狠了心將那套頭面當了二十兩,雖然後來一直想去贖回來,卻也沒辦法了。

    看完了屋子里她懷念的東西,最後才看著屋里的兩個丫頭——一個是死之前還一直陪在她身邊的碧桃,一個是攀上那男人的碧禾。

    因為沈家也不是多有錢,小丫頭們都是要順帶做粗使工作的,碧桃平日除了跟碧禾學著,就是做些打掃傳話這樣的活計。

    這時候的碧桃不過是個剛到她胸前高的干癟小丫頭,她和人私奔的時候怕她走漏了風聲,所以也沒帶上她,直到她被人轉賣進侯府前,她甚至都忘了有這樣一個丫頭在自己身邊待過。

    再見面的時候才知道,那時候她走沒多久碧桃就被迅速發賣了,也不知道家里人後來都如何了,否則也不用再去請人打听家里的消息。

    一想到這里,她不免又想起自己失去意識前胸口的那種鈍痛,如果可以,那是她這一輩子都不想再嘗到的滋味。

    沈凝香眼神淡淡的掃過正伺候她穿衣的穩重丫頭,心中忍不住感到諷刺。

    當年,她一直認為碧禾是個懂事穩重的丫頭,而且也很懂得她的心,所以就是走也帶著她一起,只不過她果然是看差了眼,要不這丫頭怎麼能夠在她剛失寵沒多久,轉身就爬上了那男人的床?甚至在短短時間內就從一個通房丫頭成了姨娘?

    說起來,她當年會蠢得跟著那男人跑了,這「功勞」也得算上碧禾一份,她本來也是被嚴格教養長大的,若不是碧禾三不五時的說著才子佳人的故事讓她解悶,又在她遇到那男人的時候不斷在她耳邊敲邊鼓,那時候她也不會下了決心離家。

    只不過這些事情錯最多的仍是自己,不能把錯都推到別人身上,當初自己若不是也有著那見不得人的心思,就不會被碧禾三言兩語給說動了。

    沈凝香垂下眼,不再看正專注著替她穿衣的碧禾,而是穩了穩心神,仔細想著自己這重來一次的日子該怎麼過。

    她不知道有沒有人能像她這麼幸運,能夠得到重來一次的機會,或許對別人來說,重來一次可以建功立業,可以飛黃騰達,但是那些對她來說都不重要。

    重新活過一次的她,永遠都記得自己曾經帶著無邊的悔恨許下的心願。

    如果有來生,只願平淡一生。

    而她剛剛也大約算出自己現在的年紀,最重要的是,她還沒遇見那個男人。

    這對她來說,是除了能夠重活一次外最慶幸的一件事!

    碧禾跟著沈凝香也有幾年了,一邊服侍著她穿衣,一邊覺得有些奇怪。

    小姐往日在旁人面前看起來文靜,但其實性子再活潑不過,怎麼今兒個午睡起來整個人感覺都不同了?難不成是天太熱睡得不好?還是剛剛作夢魘著了?

    沈凝香自然不知道碧禾心中的困惑,只是不斷的想著以後,規畫著自己認為的「平淡人生」。

    當套上最後一件外裳,她淺淺一笑,望著繡樓外頭已經掛著粉嫩桃花的桃樹枝干,听著風輕輕拂過枝椏的沙沙聲,她心中最後的一絲不安也逐漸沉澱了下來。

    這一次,她絕對不會再犯同樣的錯,不會再愛上錯的人,走上錯的路。

    黃河鎮是一個離京城約要半個月車程的小鎮,雖然小,但是地理位置卻很不錯,背靠著山,春日的時候山上一整片的桃花綻放,嬌艷迷人,總是吸引不少少女上山踩春,山上還有座白雲寺,香火鼎盛,凡是有大小事都會來這里求上一簽。

    而鎮的外頭則是被黃河給繞著,因為來來往往的商客多,早早的就蓋了一座碼頭和一排的客棧,專門讓那些要進京卻來不及趕進城的客船停泊,或者是讓人順便采買一些米糧,應付著接下來的行程。

    也因為來往的客商多,整個小鎮自然也無比的繁華,甚至有些客商也不去京城就在這里買貨,畢竟黃河鎮算是離京城最近的一個港口,京城里流行什麼小鎮里很快也會有。

    或許是來來往往的人不少,所以前些鎮上新開了一家打鐵鋪,竟然也沒太多人注意,直到最近,一些年輕姑娘總是紅著臉遮遮掩掩的從鋪子外頭來回經過,雖然鋪主沒什麼反應,卻讓鋪主的舅舅鐵老頭在來探望外甥時,忍不住偷笑。

    鐵老頭帶著調侃的笑意走進打鐵鋪里,即使還有點距離,也可以感受到打鐵爐中那炙熱的溫度,更不用說揮舞著打鐵的錘子,站在火爐前的那個男人了。

    陸排雲頭發用布條隨意的扎起,打著赤膊,揮舞著鐵錘時,帶動了上半身的所有肌肉,鼓起的手臂和線條分明的胸口、結實的腹部,被火爐里的艷色光芒一照,莫說是那些年輕姑娘,就是他這樣的老頭子看了都忍不住贊嘆。

    陸排雲把剛打成型的刀子浸入一邊的冷水中,才轉過頭來對著鐵老頭說話。

    「舅舅,你怎麼來了?」

    鐵老頭抽出一邊腰帶里的旱煙管,沒好氣的啐著,「怎麼?我不能來?」

    陸排雲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呆站在那里,剛硬的臉上表情有幾分無奈。

    鐵老頭見他這模樣,忍不住氣得直接拿煙管往他身上敲去,「臭小子!你還給我裝!桂以為裝啞巴我就不知道你是什麼性子!」

    「我沒裝,只是想您老怎麼突然來了,又怕問了惹您老生氣!」他也不是不知道鐵老頭的來意,只是不得不裝乖裝笨,以免真把舅舅給氣得直跳腳。

    「我倒是不想來,可想到我那可憐妹子的交代,也不能不來。」鐵老頭冷哼了聲說。

    他揮了揮手替自己扇了扇風,最後還是忍受不了,提腳就往鋪子後頭走去,「去屋里說,這爐子沒熄火可熱死人了!」

    陸排雲沉默的跟上,穿過個小院子差幾步就要跟進屋子里時,忽然想到里頭沒有茶水,連忙跑到井邊打了一桶涼水提了進來,拿著桌上的杯子在桶里舀了一杯水就放在鐵老頭的面前。

    鐵老頭看著眼前魁梧高壯的男人,又看了看把桌上弄得濕答答的杯子,忍不住嘆了口氣道︰「這古人說成家立業還是有道理的,你看看,你一個大男人連想喝口水都弄成這副德性,更不用說其它的了,難怪我那妹子走之前說最不放心的就是沒來得及幫你娶個媳婦進門。」

    丙然!陸排雲聞言露出苦惱之色,「這事我現在還沒想好……」他就是因為婚事被逼得躲回黃河鎮,怎麼現在還是擺脫不了?

    鐵老頭一听他這敷衍的話,手馬上一拍桌子,「好啊!陸排雲,真是在外頭長了見識了,連舅舅的話都不听了!也不想想你都已經二十好幾了,就快到而立之年了,在村子里,像你年紀的早娶了媳婦,連孩子也跟前跟後的了,就你腦子里全裝了石頭,連個熱飯熱水都吃不著喝不到了還說這事你沒想好?!

    「我告訴你,你也甭想了,我這回來就是要替你解決這件事的,連人我都幫你看好了,到時候你听我的,把東西帶著,買幾份點心禮品,到時候上門求親就是了。」

    陸排雲愣了愣,沒想到自己不過說了一句話,一直困擾他的婚事就被定下了。

    他有些無奈的喊著,「舅舅,你也說了我都這把年紀了,哪里會有正經人家的閨女肯嫁給我,您老也別瞎琢磨這些了,我自己會想辦法的。」

    說是這樣說,但是其實他一點辦法也想不出來,否則不會被京里那些逼婚的人嚇得跑回這小鎮上。

    他以前也不是沒想過成親這件事,只是長年在外,家里又沒人替他籌辦,他也就這樣過下去。

    而到現在,說實話,一個人的生活過慣了,不管是娶一個嬌嬌弱弱的大家千金,還是成天扯著嗓門大喊的村婦,都讓他想到就頭疼,與其那樣,還不如一個人過日子呢!

    鐵老頭揮了揮手,臉上笑得詭異,「嘿嘿!你別說,要不是你之前把你爹生前的那個大箱子留給我看管,我還真沒辦法,但是現在,我馬上就能找到一個好人家的閨女來跟你成親。」

    陸排雲滿臉的不信,「誰?」

    鐵老頭促狹的笑著,比了比巷子尾的方向,從窗外看去,那個比所有屋子都高出一截的繡樓特別的明顯。

    「你小子是上輩子燒了高香走好運了,沈秀才的閨女就要給你當媳婦兒了!」

    陸排雲傻愣愣的看著那棟繡樓,目力不錯的他,雖然看不見那里頭住的姑娘長得什麼模樣,但是看著那隨著春風擺動的紗帳,也能想見那里頭姑娘多麼年輕可愛。

    他這樣的大老粗怎麼可能娶那樣的小姑娘。

    「舅舅,您別開玩笑。」他認真的說著。

    鐵老頭一听他不相信,哼哼幾聲,一臉囂張的從衣袋里摸出一塊玉佩來,「我說行就行!看見這玉佩沒?這可是你老爹當年和那個沈秀才指腹為婚的信物,本來說的是你和沈秀才家的老大,結果你娘和沈秀才的媳婦兒生出來的都是男的,這玉佩也就收了起來,過沒幾年你爹沒了,這親事自然就更沒人提了,誰知道後來沈秀才媳婦生出個女娃娃,你說,這不就合該是你的媳婦兒?」

    陸排雲知道沈秀才有一個兒子和他同年,另外還有一個女兒,卻不知道兩家曾經有婚約,不禁用懷疑的眼神掃向他這個向來不是很靠得住的舅舅,心想著舅舅該不會是隨便拿了塊玉佩,隨口胡謅吧?!

    鐵老頭一瞧就知道這小子在亂想什麼,他手中煙管沒有半分遲疑,直接就敲在外甥身上,看著他半點反應都沒有,氣得差點拔掉自己的胡子。

    「你那是什麼眼神?我會拿這種事情出來胡說嗎?你這老光棍壞了名聲也就算了,我怎麼可能去壞人家小姑娘的名聲?!這件事情你娘提過一次,只是那時候人家年紀還小,也沒想到你會拖到這麼晚還沒成親,念叨了幾句就不提了,我也是沒了法子才想出這個人選來。」

    說著說著,鐵老頭的口吻從氣呼呼變成無可奈何的感嘆。

    雲哥兒到了十二三歲可以說親的年紀時,那沈家閨女也不過才兩三歲呢,所以誰也沒想著當年的婚約可以用在兩個人的身上,如今繞了一大圈,兩家又要提親事,這算不算是天意呢?

    陸排雲想了想,自家舅舅有時候說話雖然夸大了些,但是這等壞人家姑娘名聲的事他也做不出來,連忙道歉,「是我想岔了。」

    只是,就算這是真的,他對這親事還是不看好。

    「舅舅,只是我跟那姑娘差的歲數也太大了,怕人家不會答應。」

    鐵老頭也是擔心這點,瞪了他好幾眼後才嘆口氣說︰「這你就別操心了,這些事我自有主張,你準備娶媳婦兒就對了。」

    陸排雲想著京里那些想安排給他的親事,又想想自家舅舅的個性,暗暗吐了口氣,覺得不如就順其自然吧!

    雖然他覺得不成的可能性大一些,但若這門親事能成對他來說也算一件好事,起碼成婚的事情解決了,舅舅不會再逼他,就某種意義來說算得上是兩全其美了。

    想到這里,他也沒那麼排斥這件婚事,只是最後還不忘提醒鐵老頭。

    「對了!我的身分還是先別提吧!若是人家不肯答應也別用身分去壓人,就當我們沒緣分。」

    鐵老頭打斷了他的叮嚀,不耐煩的道︰「知道了知道了。舅舅這就走了,你等著好消息吧!」

    陸排雲黝黑的臉上滿是無奈,看著鐵老頭走遠了,才又回頭看著剛剛曾經眺望過的繡樓。

    那繡樓里被嬌養的姑娘會心甘情願嫁給一個以打鐵為生,且年紀大了一大截的大老粗嗎?

    他的心中早已經有了答案,無奈的搖搖頭。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想知道還有哪些人的愛情不只感動天地,也打動尊貴的皇帝舍下顏面收回賜婚聖旨,促成良緣,請看——

    *十二月新月甜檸檬系列717御賜搶親之《公主偷夫》。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5773


    *心寵新月甜檸檬系列718御賜搶親之《御前換妃》。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

TOP

Thanks very much!!

TOP

thanks

TOP

Thx

TOP

Thx

TOP

THANKS

TOP

3Q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