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野櫻《妻寶養成》


出版日期:2016-08-19



這救了他的女人似乎天生缺心眼兒,完全不擔心救了他會惹上麻煩,
就連他都覺得自己身受嚴重刀傷又喪失記憶著實可疑,
可她不但替他起了新名字,還求她爺爺拿出暫時改變容貌的奇藥給他吃,
尤其他幾次想要偷偷離開被發現後,她那要哭要哭或生氣的模樣,
讓他不敢再動歪念頭,從此他的新生活就是跟著她采藥送藥、整理藥材,
而且她當真把他當作「自己人」,連能和動物溝通這種天賦也不隱瞞,
甚至送他她親手做的腕帶,他知道這代表她對他有意,他接受了,
他想過了,就算無法恢復記憶,和她過著充實又舒心的小日子也不錯,
怎料一場火災意外讓他想起了一切,他居然是當朝太子?!
而這一連串的事件加上如今有個和他長相一模一樣的人頂替太子之位,
都是有心人為了宮變所做的布局?!他本想等搜羅足夠證據再一舉逆襲,
哪里曉得她竟被選進宮參加擇秀,這、這……
奪回太子之位是很重要沒錯,但確立他的妻寶之位也一樣重要啊!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萬靜湖是在郊山的溪澗裡發現他的,他渾身是傷,氣若遊絲,身子癱軟,整個人沉甸甸的。

    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有力氣把他從溪裡撈上來,又怎麼有勇氣做出將他扛上篷車帶回望春城的決定,她只知道看見他的那一瞬間便直覺不能丟下他,她對他仿佛有一種她自己也無法說明的責任。

    這種感覺相當不尋常也不曾有過,但她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因為她本來就與常人不同。

    她總是有些奇怪的靈感或是直覺,能夠感受到別人無法感受的,她聞得到季節變換時的氣味,可以聽見別人聽不到的聲音,她……總之,打從她第一眼看見他,她心中那口大鐘便敲響。

    雖然她知道爺爺肯定不認同她的做法,甚至會責怪她把來歷不明的人帶回家也許會招致麻煩,但她還是決定依照直覺而為。

    看著車裡奄奄一息的男人,她柔聲道:“放心,我爺爺一定會替你醫治的。”

    一旁的豆子……喔,豆子是萬家養的一條大黑狗,也是萬靜湖的護衛犬,它看望她的表情有點苦惱。

    萬靜湖覷了它一眼。“我知道我知道,所有的責任我扛。”

    豆子“汪汪汪”地吠了幾聲。

    她不以為意,輕輕的振了一下手臂。“寶寶,走吧!”

    寶寶不是馬,是萬家養的驢子,每當她去城郊替爺爺萬之濤送藥,總是駕著由寶寶拉的篷車,帶上豆子。

    寶寶不動,像是對車上“多餘”的人有意見。

    她皺皺眉頭。“你們太沒有慈悲心了,我都看見他了,能把他丟在溪裡不管嗎?”

    豆子又吠,寶寶也跟著嘶鳴。

    “我不管。”萬靜湖語氣強硬地道:“我是不會把他丟在這兒的,快走。”

    寶寶踢了踢蹄子,終於不情不願的邁開步伐。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當萬之濤看見車上的陌生年輕男人時,臉色馬上一沉,但醫者父母心,再加上孫女苦苦哀求,他不得不出手救治。

    男人昏迷了整整十天,萬靜湖幾乎每天守在床邊照顧他,還不斷跟昏迷不醒的他說話。

    然而人心不像貓狗鳥獸那般單純,複雜得好似罩了一層黑紗,萬靜湖沒有多想,萬之濤卻不能不多加防備。

    孫女說是在郊山的溪裡發現男人的,溪的另一側是座峭壁,她說他許是失足摔落。

    可是他身上的傷是利刃所為,刀刀致命,很明顯的有人要置他於死地,不管對方是誰,肯定與他有著極大的仇恨或是糾葛,他既然有仇家,仇家就有可能會循著線索找到望春城來,到時,他的事就會變成萬家的事。

    對萬之濤而言,寶貝孫女比他的性命還重要,他絕不會讓她攤上麻煩、惹上禍事,他已經想好了,只要男人一醒,他就要請對方離開。

    第十一天的早上,男人醒了,他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個姑娘湊在他面前,正興奮的瞅著他。

    “欸!”萬靜湖的雙眼晶亮晶亮的,期待他開口說話。

    男人愣了一下,這才發現自己虛弱得動不了,喉嚨也乾澀得發不出聲音。

    “要喝水嗎?”她問。

    他很吃力的輕輕點了下頭。

    萬靜湖馬上拿了另外一個枕頭墊到他腦後,再去倒了杯水過來,小心翼翼的讓他啜飲了幾口。

    他潤了潤喉嚨,終於能發出微弱的聲音,“好痛……”

    “當然。”她笑視著他。“你受了很重的傷,要不是我爺爺替你醫治,恐怕你現在看著的就是閻王爺了。”

    “我……”他的神情苦惱而困惑,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你叫什麼名字?”萬靜湖興沖沖地問。

    他又愣住了。“我的……名字?”

    “嗯,每個人都有名字,就連豆子跟寶寶都有屬於它們的名字。”她說。

    “我……”他微微皺起濃眉。“我的名字……我……”

    他想不起來自己的名字,想不起自己是誰,從哪裡來、要去哪裡……他的腦袋一片空白,只閃過一個影像—有一匹黑色的馬,名叫黑雲。

    “黑雲……”

    “黑雲?”萬靜湖歪著頭,眨了眨眼。“這是你的名字?好奇怪。”

    “不是……”他的眉頭皺得更緊。“是一匹馬,是馬的名字,我……我不記得自己的……”

    她一驚。“你失憶了?”

    他的神情雖然顯得困擾,情緒卻十分平靜。“恐怕是。”

    萬靜湖同情的望著他。“你一定是撞到了腦袋才會把自己的事都忘光了。”說完,她又笑笑的安慰道:“沒關係,我爺爺一定可以醫好你的。”

    “姑娘,你是……”

    “我叫萬靜湖。”她毫無防備地道:“這兒是望春城,我家就只有我跟爺爺,我爺爺是大夫,名叫萬之濤,啊,還有豆子跟寶寶。”

    “豆子?寶寶?”

    “豆子是條黑狗,寶寶是頭驢子。”她笑著又道:“它們也是我的家人。”

    他沉默了一下,像是在思索什麼。

    “你沒有名字實在太可憐了……”萬靜湖說道:“不然我幫你取個名字,好嗎?”

    他點點頭。

    她認真的想了想,雙眼忽地一亮。“叫你望安,如何?”

    “望……安?”

    “嗯,望你平安的意思。”萬靜湖自顧開心的道:“在你恢復記憶之前,我就這麼叫你吧。”

    “姑娘作主便行。”

    望安身強體壯,雖然受了那麼重的傷,還是捱了過來。

    萬靜湖每天親自替他熬藥、喂藥,照顧他的生活起居,經過個把個月的調養,他的傷逐漸痊癒,體力也慢慢恢復,可以自行下床走動。

    這天一早,望安出了房間,慢慢走到小院子裡,他看了看四周環境,對這一切感到相當陌生。

    望春城是什麼地方?萬靜湖說她是在郊山的溪裡發現他的,他為什麼會去那裡?又為什麼身受重傷?他只有一個人嗎,還是有其他夥伴,甚至是……家人?

    無奈他的記憶一片空白,唯一記得的就只有那匹名叫黑雲的馬。

    找到那匹馬,他就能知道自己是誰了嗎?天下何其大,他上哪兒去找黑雲?想著,他不禁覺得頭疼,甚至開始頭暈。

    “望安。”

    聽到身後傳來的喊聲,望安緩緩轉身,有禮的拱手一揖。“老爺子。”

    萬之濤端詳著他的氣色。“你看來好多了。”

    “托老爺子及靜湖姑娘的福。”望安感謝的道:“在下能活著,全賴兩位恩人相救。”

    “救人本就是醫者的本分及天職。”萬之濤神情微微一凝。“你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嗎?”

    望安搖搖頭。“每當在下拚了命的回想時,就會覺得頭疼暈眩。”

    萬之濤稍加沉吟後道:“記憶也不是一時半刻可以恢復的,有時得靠運氣。”

    望安唇角微微一抿,神情卻是淡定平靜。

    萬之濤凝睇著他。“慌嗎?”

    “不慌。”他回道。

    “你什麼都不記得,何以不慌?”萬之濤又問。

    “失憶已成事實,慌也無用,還不如安步當車。”

    萬之濤若有所思的看著他,他遇事不亂,行止優雅,言談得體,絕不僅僅出身良好,想來還受過嚴格的教養,他敢斷言,對方絕非尋常富家子弟。

    那麼他是誰?為何有人想殺害他?他的身上有著什麼樣的故事,甚至是……秘密?他的仇家知道他還活著嗎?他們是否仍在尋找他?如果他們尋到這兒來,那該如何是好?

    “望安,有件事……我想同你商量。”萬之濤有些猶疑。

    望安馬上恭謹的道:“商量不敢,老爺子請說。”

    “待你傷好,老夫希望你儘快離開。”萬之濤說話時神情堅定,眼底卻有著歉意。

    望安平靜的看著他,等待他的下文。

    “你身上的傷並不尋常,若是老夫猜得沒錯,有人想置你於死地,也就是說……你有仇家。”萬之濤續道:“老夫年事已高,死不足懼,但靜湖才十六,又是個閨女,老夫擔心……”

    “老爺子,”他打斷了萬之濤的話,臉上沒有一絲的不悅或是苦惱。“晚輩明白老爺子的意思。”

    萬之濤微微蹙眉一歎,“你能體諒,老夫真是萬分感激。”

    “該感激的人是晚輩,若沒有老爺子的救治,我豈有茍活的機會?”他笑視著萬之濤。“老爺子請放心,晚輩絕不會拖累恩人。”

    望安的傷口已經癒合了,但為免留下疤痕,萬之濤給了他膏藥讓他塗抹在傷疤上,其實這種小事他覺得自己來就可以了,偏偏萬靜湖堅持要替他上藥。

    萬靜湖專注的在他的雙臂上塗抹著煥膚膏。“望安哥哥,我爺爺調的這種膏藥可是很多姑娘及婆婆媽媽們最喜歡的,她們要是受了傷,都怕留下疤痕,便會來找我爺爺調配這個……”

    他靜靜聽著她說話,同時靜靜的看著她。

    他完全可以理解萬之濤的擔憂,她是個美麗又善良的姑娘,有著一張巴掌大的小臉、兩顆晶亮的黑眸、挺秀的鼻子,唇角總是微微上揚,不笑的時候也像是在笑。

    他聽她說過豆子也是她撿到的,但他不是什麼小動物,他與她又素昧平生,她這般不計後果的救了他、收留他,難道不怕他會替她惹來什麼麻煩嗎?

    “望安哥哥,你還沒離開過這間宅子,對吧?”萬靜湖興沖沖地道:“等你的身子再好些,我帶你四處走走,望春城是個很美的地方呢。”

    望安不語,只是微笑。

    “好了,你轉過身去。”她說。

    他微頓,反問道:“做什麼?”

    “你的背後都是傷痕呢。”她一臉認真地道:“只要每天按時塗抹煥膚膏,最多三個月,你的皮膚便能恢復以往的平滑光潔。來,把衣服撩起來。”

    “不、不用了。”想到要在姑娘家面前光裸著上身,望安不自覺皺起眉頭。

    萬靜湖注視著他,眼底閃著黠光。“你害臊?”

    迎上她那明亮的黑眸,他還真的有些心慌,但很快的他就鎮定下來。“男女授受不親,更何況姑娘是未嫁的閨女,在下認為不妥。”

    見他一臉嚴肅,她忍俊不住的笑了。“望安哥哥,我從小跟在爺爺身邊行醫,不知道看過多少人的身子呢,再說了,你當初傷重昏迷的時候,爺爺還得替別人醫病,甚至出診,他分身乏術之時,都是我在照料著你。”

    “你是說……”他像是意識到什麼,表情又沉凝了幾分。

    “我是說,我早就看過你的胸、你的背。”萬靜湖好笑的道:“你放心,我不會胡思亂想的。”

    望安頗感無言,她如此天真純潔,恐怕還不懂得對男人的身體胡思亂想。

    “別磨蹭了,難道要等爺爺回來幫你塗嗎?”

    “豈敢勞煩老爺子。”他道:“我自己塗便行。”

    萬靜湖板起臉來。“你在說笑嗎?你眼睛長在後面嗎?就算你眼睛長在後面好了,你的手有那麼長嗎?”

    “這……”他顯得有些為難。“其實背上留下疤痕也無妨。”

    她歎了口氣,語重心長的道:“望安哥哥,你聽過醫者父母心這句話吧?”

    “當然,但是……”

    “對行醫的人來說,病人傷患就像是孩子,也就是說……我幫你擦藥,就像慈愛的娘親幫孩兒擦藥一樣。”說著,萬靜湖目光一凝。“你說,你會怕你娘親看見你的身子而胡思亂想嗎?”

    被她這麼一說,望安反倒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了。

    “好了,別再囉哩囉唆的。”她一臉嚴肅,語帶命令地道:“轉過去。”

    他愣愣的望著她一會兒,而後不知怎地,他竟聽話的轉過身,解開上衣,褪至腰間。

    萬靜湖將微涼的藥膏溫柔又小心地塗抹在他背上的傷痕處。

    望安可以感覺到她的指尖輕拂在他的背上,猶如三月的春風,亦可以感受到她的膚觸細滑得猶如上好的錦緞,他還感覺得到她指尖微微的熱度正暖著他的胸口。

    他並沒有胡思亂想,但思緒的確有點紛亂了。

    她是個好姑娘,他要保護這樣的好姑娘,就算萬之濤沒對他說那些話,他也應當有自覺,他必須離開。

    他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誰要殺他,他的仇家若還尋他,就有可能尋到這兒來,屆時萬之濤跟萬靜湖都將身陷險境……

    “好了。”萬靜湖說著,順手幫他將上衣往上一帶。

    望安穿好衣裳,這才轉回身看著她。“謝謝靜湖姑娘。”

    她笑視著他。“望安哥哥不必言謝,這是我的責任。”

    聞言,他狐疑地反問,“責任?”

    “是呀。”萬靜湖笑意盈盈。“就像我把豆子撿回來的那一刻起,就對它有責任。”

    她的話讓他的表情顯得有些複雜。原來他真的跟豆子是一樣的。

    “是我把望安哥哥從郊山帶回來的,所以我對你有責任,況且打從看見你的第一眼,我就有種想要對你好的感覺……”

    望安不解的問道:“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就是……一種感覺罷了。”萬靜湖不知道要怎麼形容,聳肩一笑。“總之,你別多想,安心的在這兒待下吧。”

    萬靜湖待他越好,望安越覺得應該儘快離開,他不擔心自己,只害怕會連累萬家祖孫。

    這天早上,萬靜湖去市集,萬之濤出診也不在,他決定悄悄離開,從此消失在他們的生活中,還給他們安全及平靜。

    走到了大門前,他忍不住駐足轉身看著這住了月餘的靜謐宅子,萬靜湖跟萬之濤對喪失記憶的他而言,已是生活的全部,如今要離開,他感到十分不舍。

    “汪!”

    聽到豆子的叫聲,望安低下頭一看,才發覺它不知何時來到他腳邊,他彎下腰,摸摸它的頭。“豆子,要好好照顧她,我走了。”說完,他打開門要離開,豆子卻先一步沖了出去,見狀,他心急叫喊,“豆子!”可是它已跑得老遠,一下子就不見影蹤。

    他心想,豆子對望春城熟門熟路,也許晚點就回來了,不必他操心,於是他帶上了門,離開了萬家。

    這是他這段時間以來第一次走出萬家宅子,看見望春城。這是個稱不上繁華,但絕對熱鬧非凡的地方,街市上商鋪林立,人潮熙攘,叫賣聲此起彼落。

    他向路人詢問出城的方向,便朝著東城門而去。

    城門雖有官差駐守,但戒備並不森嚴,凡是城民幾乎無須盤問便能自由出入。

    出瞭望春城,望安繼續邁開腳步朝向未知,突然,他感覺到一股力量緊緊抓住了他的手。

    他一震,回過頭一看,竟是萬靜湖,還有……豆子,迎上她那不能理解及不能諒解的眼神,他不由得感到歉疚心虛。

    他還未來得及開口解釋,她便生氣又難過的指責道—

    “你是騙子!你想離開,對吧?”

    “靜湖姑娘,我……”

    “你的傷還沒完全痊癒,你的記憶也沒恢復,你能去哪裡?”

    “我不想連累你跟老爺子。”望安眉心一擰。“我的仇家或許會尋到這兒來,到時……”

    “如果你真有仇家,而他們也尋來了,我們三個人總比你一個人好吧?”她氣呼呼的瞪著他。

    “不,我擔心的就是這個。”他沉重的歎了口氣。“你跟老爺子有恩于我,我不能連累你們。”

    聞言,萬靜湖將他的手拽得更緊,她的眼神堅毅,表情認真。“你要去哪裡?”

    望安頓了一下,老實回道:“我還不確定。”

    “你要去找誰?”她又問。

    “我……不知道。”

    “你知道你的仇家在哪裡嗎?”

    望安輕輕搖搖頭。

    “如果你什麼都不知道,我怎麼能放心的讓你離開?”萬靜湖眼眶突地一紅,兩行淚就那麼落了下來。

    他不知所措的安撫道:“靜湖姑娘,你、你怎麼哭了?你別哭……”

    “你……你一直說我跟爺爺對你有恩,可是你卻不告而別,這……這就是你報答恩人的方法嗎?”她低著頭,抽抽噎噎地道。

    望安羞愧得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他本是為了他們著想才離開,可被她這麼一說,他卻成了負心人了。

    萬靜湖是萬之濤的孫女,從小在望春城長大,很多來往居民都認識她,見她對著一個陌生男人哭,大夥兒都議論紛紛。

    為了躲避眾人的目光,望安反手一把拉住萬靜湖的手,飛快往回朝城裡的暗巷走去。

    豆子安靜的跟了上來。

    他與豆子的視線快速相對,不知為何,他竟覺得豆子在竊笑。對了,豆子不是跑了,為什麼會跟萬靜湖一起出現?萬靜湖又怎麼知道他要離開?

    他還來不及細想,萬靜湖又抓著他的手,兩隻眼睛淚汪汪的瞅著他。

    “望安哥哥,你什麼都忘了,天下雖大,你卻只有我跟爺爺了,我們是你的家人,你不能隨便丟下家人不管的。”

    望安突然覺得自己真是個大壞蛋了,而且看著她這樣哭著,他的心揪得好緊好緊。“靜湖姑娘,你別哭了……”

    他不記得自己以前有沒有為什麼人如此揪著心,但在他失憶之後,這還是第一次,她的眼淚讓他感到不舍、心疼及憐惜。

    “拜託你,別哭了……”他不知所措的安慰著。

    萬靜湖淚視著他。“如果你牽掛的人想不告而別,你難不難過?傷不傷心?”

    “這……”

    “會吧?”

    “應該會吧。”

    “一定會!”她說得篤定。“你要走也行,但至少等到你完全痊癒、恢復記憶,行嗎?”

    “靜湖姑娘,我……”

    “我會哭喔!”萬靜湖嘴一癟,積聚在眼眶的淚水好似又要落下來了。

    見狀,望安馬上揭白旗。“你別哭了,我不會不告而別,行嗎?”

    “當真?”

    “不假。”他就差沒發誓。

    “你要發誓嗎?”她問。

    “你要的話,我就……”說著,他舉起手來。“我望安若……”

    “行了。”萬靜湖打斷了他,抹去眼淚。“這樣就可以了。”

    見她破涕為笑,望安這才稍稍松了一口氣。

    “那我們回去吧。”她逕自轉身,步伐輕盈地往前邁進。

    而在轉身的那一瞬間,她的眼底閃過一抹黠光,唇角勾起一抹勝利的笑意,她一邊用食指揩去眼角的淚花,一邊想著—

    “女人的眼淚是無敵的武器”—爺爺,您這句話真是給了我一個天大的靈感。

    知道望安企圖不告而別,卻又被孫女發現給拎了回來,萬之濤便有種預感,望安跟孫女恐怕會糾纏得比他原本以為的還深。

    孫女或許沒有自覺,但他看得出來,她看著望安的眼神總是特別溫柔及專注,那或許還稱不上是情愫,不過好感肯定是有的。

    想想她也十六歲,是到了會對某人生戀心、發情苗的年紀。

    眼下,望安恐怕是暫時走不掉了。

    於是,萬之濤想了一個辦法,那是不得不,也是當下唯一的辦法,就是改變望安的容貌。

    他取出從未用在外人身上的靈丹妙藥移形丹讓望安服下,然後在他頸後穴位上埋了一針,就這樣,不到半炷香的時間,望安的臉形、五官有了明顯的變化,變成了另一個人。

    移形丹是他研製多年才成功的,為免有人得知此藥拿它為惡,他始終將此藥藏著,如今為了保護孫女,只好讓這藥派上用場了。

    “這……”看著銅鏡中那張陌生的臉,望安瞠目結舌。

    “望安,”萬之濤神情凝肅地道:“這丹藥是秘藥,為免有人拿它為惡,你絕對不能將此丹藥的秘密外泄,明白嗎?”

    “晚輩明白,老爺子儘管放心。”

    萬之濤點點頭,續道:“這針埋下,每七天便要卸掉,然後重新再埋,若沒卸針,你的樣貌恐怕會慢慢變不回來,屆時你換了容貌,就算找到了親人,只怕他們也不識得你了,所以……我會教你如何埋針卸針,只要你學會了,再按時服用移形丹,就能以陌生的容貌躲過仇家的追擊。”

    “謝謝老爺子。”望安衷心的感謝。

    萬靜湖看著望安的臉,先是微微的蹙起眉頭,然後又淺淺的一笑。“雖然我還是喜歡望安哥哥本來的樣子,但這個樣子也不壞。”

    “對了,”萬之濤又叮嚀道:“為免外人起疑,對外,我會說你是遠房的親戚,是來依親的,可以吧?”

    望安頷首。“一切聽從老爺子的意思。”

    就這樣,望安以萬家遠親的身分留了下來。

    望春城不少居民都聽說、知道,甚至是看到萬家來了一個年輕男子,而變了樣貌的他,也可以安心的出現在外人面前。

    他在萬家待下自然不能當個閒人,一些繁瑣粗重的活兒便由他一肩擔下。

    這天,萬靜湖要到郊山采草藥,以往她都是帶著豆子去,可今天她沒帶豆子,而是拉著望安出門。

    來到郊山的林子裡,萬靜湖耐心的教導他認識藥草以及採摘的方法,他學得很快,不一會兒就識得許多。

    兩個時辰過去,他們的簍子裡已經塞滿了藥草。

    “今天這樣就行了。”萬靜湖率性的用手抹去臉上的汗。

    那因為勞動而紅潤的臉蛋在穿透樹林的陽光映照下,更顯得美麗動人,望安情不自禁多看了她一眼,心情因為她而感到美好。

    “咦?望安哥哥,你別動。”突然,她盯著他的臉,然後伸出雙手,一手輕捧著他的臉,一手輕輕的往他臉頰上一抹。“瞧,”她嬌甜一笑。“你臉上沾上泥土了。”

    他尷尬的一笑,不自覺抬手撫了撫剛剛被她摸過的臉頰。

    “我們回家吧!”萬靜湖拍去手上的泥土,轉身便要走。

    望安視線一瞥,發現在她身後竟不知從哪裡竄出一條蛇,他一把拉住她,神情凝肅地道:“靜湖姑娘,別動。”

    她被他這麼一扯,不得不停下來回頭。“怎麼了?”

    “你身後有一條蛇,先別動,我找個東西對付它。”說完,他急著尋找稱手的樹枝。

    萬靜湖卻阻止了他。“望安哥哥,別……”她說話的同時,已經轉過身去面對那條蛇。

    那蛇豎起半身,“嘶”的一聲,狀似要對她展開攻擊。

    望安見狀,立刻趨前想保護她,可她卻氣定神閑,不慌不忙的對著那條蛇伸出了手。

    “小傢伙,”她甚至用手輕輕碰觸蛇的頭。“你不該走到步徑來的,要是被人發現,你會有危險的。”

    那條蛇微微的晃了晃,身子突然往地上一趴,然後快速的爬進旁邊的草堆裡。

    見著這一幕,望安不敢置信,一臉疑惑的看著她,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萬靜湖一轉頭就看見他驚訝的表情,她淡淡一笑。“它走了。”

    “你……你剛才跟它說話?”

    “萬物皆有靈性,只要你敞開心胸,就能跟它們心意相通。”

    他瞪大眼睛。“你是說……你能……”

    “我從小就能跟動物溝通,它們知道我想表達的是什麼,我也能聽懂它們說的話。”說到這兒,萬靜湖疑怯的睇著他。“望安哥哥,你……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可怕,是怪物還是什麼的?”

    望安還沒回過神,只是木木的看著她。

    她露出難過的表情,幽幽地道:“爺爺說我不能隨便在外人面前展現這樣的天賦,不然我可能會被當成巫女或是妖怪……可是我相信望安哥哥不會那麼覺得,所以才……”

    “不。”他打斷了她,展眉一笑。“我不覺得你可怕或是奇怪,我只是太驚訝了,才會不知道該說什麼。”

    萬靜湖還是有些擔心。“所以你不覺得我……可怕或噁心?”

    望安搖搖頭,篤定的道:“一點也不。”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迫不及待的問道:“難道上次我要離開,是豆子跟你通風報信的?”

    她眼底閃過一抹黠光,怯怯的點點頭。

    他笑歎道:“原來豆子是你的耳目,看來我得提防著它。”

    聞言,萬靜湖馬上心生警覺。“望安哥哥還想不告而別嗎?”

    迎上她擔憂不安的目光,望安的心微微一顫。她那麼擔心他不告而別嗎?他的離開應該不至於會對她造成什麼困擾或影響吧?

    “望安哥哥,”她拉住他的手,嚴正地道:“你絕對不能不告而別,不然我會……我會哭的喔!”

    見她的眼眶竟然又紅了,他的心馬上一緊,急忙安撫道:“不不不,我絕不會再不告而別,你千萬別哭。”

    有了他的保證,她安心的笑了。“那就好,我們回去吧!”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TOP

Thx

TOP

Thanks

TOP

Thx

TOP

謝謝

TOP

x x f x

TOP

Thanks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