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守夫待嫁》[嬌妻系列之九]


出版日期:2015-10-23


他不愛她時,對她又冷又淡的,壓根沒往心裡放;
她不愛他時,對他不聞又不問,全當他是隱形人。
齊玫的戀愛觀是,只要看上了的男人就要去追,
使小手段也可以,就是不能亂搞男女關係。
所以當她在相親宴上看到霍啟磊,得意的想著,
他那脾氣一看就是個溫和的人,跟她又急又衝的性子剛好互補,
她肯定要把這男人給追到手。誰知,霍啟磊似乎看她很不滿意,
不但對她又冷又淡,還一副沒好感的嫌棄樣,偏偏她誰都不把,
就偏要把他!霍啟磊壓根沒打算跟齊玫交往,更不要她追著他跑,
可齊玫這女流氓卻很厚臉皮的對他說要跟他交往,只因為她喜歡他,
他不做她的男朋友,他也得做。只是,她軟硬兼施,他卻愛理不睬,
氣得她只得揚言,她一定會追到他的,要他給她等著。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霍啟磊揉了揉額頭,坐在公園里,午後的陽光從斑駁的樹葉縫隙中零散地落下,他轉了轉頭,一夜沒睡,精神格外的好,通宵做好了珠寶設計圖,本來應該倒頭就睡,卻興奮得睡不著覺。

    他只好走出公寓,吃了飯,到附近的公園里散步,今天是上班日,公園里很安靜,他坐了一會,忽然有一股睡意,于是他準備打道回府。

    「小玫,為什麼要跟我分手?」

    一道男聲打斷了霍啟磊的步伐,他一時不知是上前好還是後退好,像一塊石頭似的佇立在那。

    「你說呢。」一道嬌媚的女聲又傳入他的耳里,甜嫩的聲音讓霍啟磊揚揚眉,不由得看過去。

    那是一個嬌小可人的女生,染成淡黃色的發絲張揚地披在她的肩膀上,發尾可愛地微卷,星眸在陽光下無一絲暗淡,一眨一眨,粉嫩唇瓣在日光中晶瑩潤澤。這是一個得天獨厚的女生,很漂亮。

    「我、我什麼也沒有做啊。」男人委屈地說。

    「呵。」她冷笑著,「什麼也沒有做,你騙鬼啊。」

    接著霍啟磊看到了一生中只聽聞卻不曾親眼見識過的一幕,女生踩著高跟鞋的腳飛快地往男人的某一地方踢過去。

    霍啟磊聽到一聲慘叫聲,他不禁夾緊雙腿,天吶,他都替那個男人疼,表情不變的俊臉隱隱發青,現在的女生都這麼恰貢北嗎。

    「騙你個大頭鬼,敢用你的小弟弟去找別的女生,你嫌自己的命太長啊,竟然敢背著我做這麼齷齪的事情,讓你斷子絕孫都是小事。」女生冷冷地說。

    「齊玫!」男人痛得咬牙,「妳腦子有病浮!不讓我上,還不讓我上別的女生。」

    「你才腦子有病,你全家都有病,才生下你這個有病的,有病的還說別人有病,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齊玫淡淡一笑,雙手環胸,「再見,有病的前男友。」說完,她頭也不回地走了。

    而男人在地上哀叫了一會,才慢吞吞地夾著小弟弟,一拐一瘸地離開了,一直被當作隱形人的霍啟磊松了一口氣。

    「兩個都不是正常人啊。」他嘀咕一聲,抬起腳步往自家公寓走去。以後千萬不能招惹這樣的女生,太可怕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周末清晨,齊玫跑完步,慢悠悠地走回齊家,一進家門,聞到一股濃郁的早餐香味,她頓時饑腸轆轆,走到廚房倒了一杯果汁,補充流失的水分和維生素。

    「少喝一點,喝太多了等一下就吃不下早餐了。」齊母溫柔地說。

    「嗯,好啦。」齊玫將空了的杯子放在水槽里,賊賊一笑,「我喝完了。」

    「真是的。」齊母搖搖頭,「妳快上去洗澡。」

    「是啊,小妹,妳身上一股汗臭味。」同樣來覓食的齊二哥嫌棄地說。

    齊玫做了一個鬼臉,「你才臭呢,口臭。」說完,她往樓上跑去。

    她快速地洗澡、換衣服,接著一身輕松地下來,齊家人已經在用餐了,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倒了一杯牛奶,喝了一口,接著拿起刀叉開始吃煎蛋。

    「小妹,妳的男朋友呢?最近在公司都沒有看到他來接妳。」齊父慢條斯理地問。

    「被我甩了。」齊玫彎唇,「賤人一個,不要提他,一說他,我心情都不好了。」

    「咳。」齊母假意地咳嗽了一下,「分手了就分手了,不要一口一個賤人,太難聽了。」

    不要看齊母好像很溫柔的樣子,齊玫知道這是假象,連忙乖巧地點頭,「我知道,媽。」

    「嗯,分手就分手吧,反正我也不是很喜歡他。」齊母笑著話題一轉,「不過妳年紀也不小了,該找一個合適的人定下來了。」

    齊玫嘴一嘟,「我也想啊,但哪里知道那些賤……咳,那些前男友這麼不可靠呢。」

    「小妹,我們大家商量過了。」大哥齊彥溫和地開口。

    「嗯,商量出什麼了?」齊玫好奇地問,又吃了一口培根,滿足地瞇著眼楮。

    「我們決定幫妳辦一個相親宴。」齊彥說出結果。

    齊玫差點被嘴里的培根噎到了,她剛才聽到什麼了?她姿勢不淑女地灌了一口牛奶,睜大眼楮,「大哥,你剛才說什麼?我沒聽清楚,麻煩再說一次。」

    「小妹,小小年紀就耳朵不好哦。」齊二哥一臉的看好戲,「鑒于妳一直甩人的暴力經歷,我們決定要親自為妳挑一挑。」

    齊玫頓時一頭黑線,為什麼她有一種做皇帝的感覺,什麼相親宴,弄得她要挑妃子似的,她臉一變,可憐兮兮地看著齊母,「媽……」

    齊家人都聽齊父的,但齊父聽齊母的,所以齊母最大。只是齊玫這時忘記了她的攻擊力實在太強悍了,總是將一個個前男友甩得面子、里子都沒有,齊母覺得真的該由他們操刀幫齊玫找對象才行。

    「小妹乖。」齊母堅定地說︰「婚姻大事,妳年紀小看不準人,還是由我們幫忙的好。」

    齊玫一時一個頭兩個大,有沒有搞錯,相親宴欸,真的是讓她連想死的心都有了,好丟臉。

    「相親宴不好嗎,一大堆的男生讓妳選,妳選不出來,我們會幫忙。」齊彥好心地說。

    齊玫沒有胃口了,她站起來,拿了一片吐司,「隨便你們了,我上去睡回籠覺。」

    望著齊玫邊走邊咬吐司泄憤的模樣,齊家人默默地笑了,齊母開心地說︰「嗯,我去挑挑人選,到時候不要弄得太明顯,讓別人看出是相親宴。」

    「所有人都要經過調查,絕對不能讓老鼠屎壞了一鍋粥。」齊父點出重點。

    「可以不是很帥、不是很有錢,但是對小妹必須要死心塌地。」齊彥加了一句。

    「最重要的是不能被小妹甩了。」齊二哥笑咪咪地說。

    「呵呵,接下來有好多事情要忙了。」齊母微笑。

    星期一,齊玫看了看手表,差不多到吃飯的時間了,她起身離開辦公室,走到電梯,順便滑開手機一看,是未來嫂子麥千雅的簡訊,她一邊看一邊道︰「大哥真是的,沒事跟我搶人。」

    本來跟麥千雅約好一起吃午飯的計劃被醋壇子大哥給打破了,于是齊玫只好一個人去吃飯,不過她不忘坑麥千雅一頓飯,要麥千雅下次請她吃飯。

    麥千雅阿莎力地答應了,齊玫走到樓下,附近有不少餐廳,她不想去人擠人的餐廳,但是人擠人的餐廳明顯比沒人吃飯的餐廳好,因為菜好吃,人多也是難免。

    她選了一間餐廳,一進去,人滿為患,她嘆了一口氣,她今天好想吃這家的自助火鍋。

    「妳好,請問幾個人?」服務生笑著問。

    「我一個人。」這家自助火鍋即便一個人吃也沒關系,因為采取的是一人一鍋的衛生吃法,雖然火鍋還是人多一起分享一鍋比較有意思,可是一個人想吃火鍋的時候,這家店就是上上之選了。

    「不好意思,今天人有點多哦,不知道妳介不介意跟人一起用一張桌子呢?」服務生為難地詢問。

    齊玫不介意地點點頭,「可以。」人家生意太好了,她又很想吃,反正是吃自己的鍋,也沒有關系。

    服務生滿臉笑容地引她到一個角落,角落里有張兩人桌,在她來之前,有一個高大的男人已經佔據了另一個位置。

    「這位先生不好意思,因為人太多了,所以這位小姐要坐你對面。」服務生說。

    男人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齊玫沒有立刻坐下,先要了一個菇類養生湯作鍋底,就一個人去自助區選食材,選完付錢,付完錢才端著食材到位置上。

    她一坐下,忍不住地挑了一下眉,前面的男人很帥氣啊,雖然齊家男人都很帥,可她不覺得這個男人比自己家人差。

    一眼打量完,她收回目光,她可不是花痴,不會死死地盯著別人看。她拿起筷子,先將丸子放進鍋里,接著起身調了蘸料,又坐回了位置。等水燒開了,開始放蔬菜、放肉,等肉的顏色從鮮紅變成淡淡的粉色,等蔬菜漸漸軟成一團,她喜孜孜挾起來吃。

    居然又踫到她了,霍啟磊很驚訝,但面無表情,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麼,深邃的眼眸看著她不做作地大吃特吃,連醬沾到嘴邊她都不知道。

    兩人面對面吃著,可卻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畫面,一個是貴公子般慢條斯理的男人、一個是像餓死鬼投胎的女生,不小心瞟到他們這邊的人都會為這詭異的畫面而汗顏。

    其實齊玫吃得並不粗魯,相反的,她吃得很直爽,看她吃東西就會想到一句話,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只是如此瀟灑的行徑落在一個長相精致的女生身上,就顯得格格不入了。

    齊玫吃得額頭冒汗,抽了一張紙巾擦擦額頭,順便擦擦嘴,看著紙巾上的污漬,臉一黑,她剛才吃得太專心了,根本沒有在意臉干不干淨。

    她偷偷抬頭覷了一眼對面的男人,乍一看他很帥,仔細一瞧,好像不僅帥還很有男人味。

    他上身是休閑的淡藍色襯衫,下身則是牛仔褲,他的袖子挽到手肘處,露出一截健壯的肌肉。他的五官自不在話下,特別是他的眼窩很深,對上他的眼楮,宛若沉浸在深不可測的井水中……等一下,她為什麼能對上他的眼楮?她回過神,這才發現他也在看她,偷看被抓住了,「呵呵。」她尷尬地一笑。

    他淡淡地低頭,繼續吃他的鍋,好像剛才的那一幕沒有發生過一樣。齊玫難為情地低頭繼續吃,只是沒有了方才的直爽,她覺得好糗,不知道坐對面的人是不是在內心里笑到肚子痛。

    吃到一半,服務生過來幫忙加湯,她稍稍往後一點。加完她這邊,又加那個男人的鍋。

    變故突生,服務生的手一抖,鍋里的熱湯稍稍灑了出來,不偏不倚地灑在了男人的手腕上。齊玫不由得倒吸一口氣,那湯有多熱啊,雖然只是灑了少許出來,可對他來講那一定很痛。

    她雙手捂臉,看著他手腕上的肌膚立刻快速地紅了起來,疼,一定很疼,但他卻一聲不吭。

    她好奇又同情地看著他,見他連眉毛也沒有皺一下,只是快速地抽回手,拿紙巾擦干淨水漬。

    服務生一臉的驚恐,「對不起,你沒事吧?」

    霍啟磊搖搖頭,「沒關系,你去忙吧。」

    服務生不安地說︰「你等一下哦,我去幫你拿燙傷藥。」

    「不用。」霍啟磊站起來,搖搖頭,「沒事,我自己去買就好了。」說著,他拿起自己的隨身物品走人了。

齊玫一愣,這個人這麼好說話呀,如果是她的話,灑在她手上,她語氣肯定不好,可聽他的語氣似乎不痛一樣,她挑挑眉,肚子吃得差不多飽了,她拿起包包走人。

    走出火鍋店,她到一旁的便利商店買飲料,走出來一看,真巧,又踫到這個男人了。

    她瞇了一下眼楮,剛剛他坐著還看不出他有多高,目測一下,估計一百八十公分差不多,但他的身體並不健碩,反而是精瘦,頗有衣架子的味道。

    他剛從藥局里走出來,手里還拿著藥,坐在路邊的椅子上,動作細致緩慢地擦著藥膏,她一揚眉,終于知道在這個男人身上的不協調的感覺是什麼了。他看上去像一個成熟的男人,實際上卻有著一顆溫和的心。

    他的位置邊放著一迭設計稿,風一吹,設計稿如同栩栩如生的連環畫,她眼楮一亮,彷佛看到了正在展出的珠寶展一樣。

    他是珠寶設計師!她驚喜不已,她自己名下有一間分店,上個月她店里的一個設計師辭職走人了,她正缺人。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她開心地邁開腳步上前,快速地站在他的前方,溫柔地說︰「先生,你好。」

    一雙漂亮的白漆高跟鞋走入霍啟磊的眼底,他擦藥膏的動作一頓,頭一抬,卻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人,那個會飛踢男人蛋蛋的女生,他臉色微變,迅速地站起來,將藥膏隨手扔進袋子里,拿起設計稿。

    「不好意思,妳坐。」他話一說完,飛似的離開了。

    齊玫當場愣住了,有沒有搞錯,她不是要他讓坐,她不過是想問問他能不能來她店里當設計師而已,他要不要跑這麼快啊,她又不是母老虎。

    她狠狠地瞪著跑遠的背影,氣得直跺腳,她這麼漂亮的女生他不搭訕就算了,看到她搭訕,他居然逃,這個男人的眼楮絕對是裝飾用的!她氣憤地踩著高跟鞋回公司,他干嘛逃跑啊,她完全想不通。

    齊玫剛一走進公司,在走廊里踫到了齊二哥,他笑著戲謔,一邊手攬住她的肩膀,「小妹,妳嘟著嘴干什麼,誰惹妳生氣了?告訴二哥,二哥幫妳教訓他。」

    「二哥,我漂亮不漂亮?」齊玫一把抓住齊二哥的手,猙獰地問。

    齊二哥眼眨也不眨地說︰「漂亮。」心想就是不漂亮也要說漂亮,女生嘛,耳根子軟,一聽別人說她漂亮,心情就好。

    「騙人!」齊玫大吼一聲。

    齊二哥將她的手抓下來,「妳去吃了午飯,回來怎麼就變成神經兮兮的樣子?」

    齊玫想到那個男人,一肚子的氣,輕哼一聲︰「我回辦公室了。」

    「哦。」齊二哥繼續邁著腳步往外走。

    「二哥,你去哪里?」她驚覺地問。

    「小妹,妳不知道最近為了妳的事情,我已經成了跑腿小弟了嗎。」齊二哥哀怨地說︰「媽找我。」

    齊玫立刻想到了所謂的相親宴,她張嘴想說不要什麼相親宴了,想了想,還是算了,免得被齊母罵。

    相親宴,想想就匪夷所思,如果是為別人舉辦相親宴的話,她一定抱著看好戲的心態去;但輪到別人看她的熱鬧,她就不願意了。

    她走回辦公室時午休時間還沒結束,從櫃子里拿出一個抱枕放在桌上,小臉直接壓在了上面,她小心眼地沒有忘記那個與她有著火鍋友誼的珠寶設計師。

    哼,就不要讓她再遇到他,否則她一定要跟他好好溝通一下,他到底為什麼避開她,沒看到她長得這麼漂亮嗎,過分!

    專門為齊玫準備的相親宴打著齊父、齊母結婚紀念日的名號,在五星級飯店鴻錦飯店里舉行。

  齊玫身穿一件粉色長禮服,她的肌膚在粉色的襯托之下更為白皙,一頭柔順的長發輕柔地披在肩頭,一身溫婉的氣質。

    但她臭著臉躲在角落里,朝著麥千雅發牢騷,「嫂子,他們是不是太明顯了。大哥已經有妳這個未婚妻了,二哥有女朋友、三姊有未婚夫,就只有我,什麼也沒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們是想藉這個宴會找未來女婿嘛。」

    麥千雅微微一笑,「哪里不好呀,這麼多人讓妳挑。」

    「嫂子,妳跟大哥說一樣的話。」齊玫嬌嗔,「我就是覺得不自在啦。」

    「那妳喜歡相親?」麥千雅問。

    齊玫眼楮一閃一閃,「嫂子,聽說妳相過不少親哦。」

    「呵呵,有相親過。」麥千雅保留地說。

    齊玫眼楮彎彎地說︰「是相親的男生好還是我哥好啊?」

    「小妹。」麥千雅難為情地說。

    「小妹,爸媽叫妳過去。」齊彥走了過來。

    「哦,那我過去了。」齊玫笑嘻嘻地走人,聽到後面輕輕的耳語。

    「小妹的問題很難回答?我好還是那些臭男人好,妳回答不出來?」是齊彥壓低了的聲音。

    「不是啦,我……」輕柔的女聲努力解釋著。

    齊玫漸漸走遠,嘴角帶著笑。雖說是為了她好,可相親宴聽起來就像是在搞笑,他們肯定有偷偷笑過。

    她往齊父、齊母的方向走去,走到一半,她停了下來,驚訝地挑眉,她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那個珠寶設計師,那個見她就逃開的男人。

    他正談笑風生地跟她爸媽說話,臉上哪有那天她看到的疏遠,他儒雅地說話,一舉一動透露出一股紳士之風,不僅她注意到他,旁邊也有別的女生在偷覷他。他是誰?為什麼跟她爸媽認識?齊玫踩著疑惑的步伐走了過去,「爸、媽。」

    她眼尖地發現某人身體一僵硬,臉上的笑容也變得勉強了。喂,有沒有搞錯啊,他干嘛一看到她就一副想走開的模樣,她又不是恐龍,她郁悶地維持著臉上的笑意。

    「小妹來,這是妳霍叔叔的兒子霍啟磊。」齊父為兩人介紹,他今天的工作就是開個頭,為女兒和一些青年才俊提供更多的交流機會。

    齊玫皺眉,霍叔叔?她印象中的霍叔叔是有一個兒子,可是她記得不是長這副模樣,而且年紀也不符合。盡管疑惑,她仍教養良好地打招呼,「你好,霍先生。」

    總算知道他的名字了,看他往哪里逃。一方面是想搞清楚他干嘛一見她就一副對她很感冒的樣子,另一方面她還沒放棄請他當到店里當珠寶設計師的想法。雖然那天距離有些遠,她也沒有看得特別清楚,可他簡約的設計稿征服了她,她想深入了解,如果他可以的話,她想聘請他。

    不過現在她有點猶豫,因為霍家很有錢,有錢的程度和齊家差不多,她不確定她出的薪水他會不會看得上,畢竟他也是有錢人嘛。

    「妳好,齊小姐。」他的聲音淡如開水,沒有一絲起伏。

    奇怪,他干嘛對她一副波瀾不興的樣子,反而對她爸媽更加溫柔,齊玫心中不爽,見他想走,她卻不許,「霍先生現在在做什麼?」齊玫問他,沒有注意到她的一個問題讓她的爸媽齊齊看向了她。

    今天齊父介紹了不少男生給齊玫,可齊玫卻一副沒精神、沒興趣的模樣,霍啟磊還是齊玫第一個主動攀談的男生。

    齊母笑著,「你們先聊,那邊有熟人,我們先過去打招呼。」

    「好。」齊玫很快地點點頭。

    可憐霍啟磊一心想走,卻因這話找不到借口離開,只好頷首。齊母微笑挽著齊父的臂彎離開了。

「霍先生?」齊玫笑靨如花地看著霍啟磊。

    霍啟磊看著她的笑臉,腦海里只浮現一句話,越美的花越有毒,越美的人越可怕。他深吸一口氣,絲毫不被眼前的美色所震懾。

    可他不得不承認,齊玫確實很出色,不是沉魚落雁的美貌,卻能輕易地抓住人的目光,水眸燦若星、鼻子小巧可愛,天生的櫻唇讓她即使不笑也充滿了善意和美好。眉似柳枝、肌膚勝雪、發若飛瀑,她絕對是一個渾然天成的美女,只是美女皮下是一顆魔鬼的心,于是霍啟磊正經地收回目光,「我現在做珠寶設計師。」

    「哇,好巧,我手下也有一間珠寶店。不知道你現在在哪里工作?」她展露出興趣。

    「我這一段時間沒有工作,在家休息。」他輕扯唇角,心里希望她快點說完話,他好離開。

    聞言,她眼楮一亮,「真的好巧。」

    他的脊椎一陣涼意,有一種被盯上了的毛骨悚然感覺,他不安地抬手掩唇,「是嗎?」

    「對啊、對啊。」她兩眼笑成了一道彎月,「霍先生,我剛才說過我有一間珠寶店,就在台北,可惜設計師上個月辭職了,我一直找不到適合的人。」

    他驚訝地挑眉,「妳沒有看過我的作品,怎麼……」

    「所以我想先看看你的作品,如果適合的話,不如我們合作看看?」她熱情地說,全然不知站在遠處的齊家人看他們兩個說得投入而神色各異。

    霍啟磊垂眸,他猶豫了一番,婉轉地拒絕,「我之前一直在巴黎,剛回台灣,現在不想工作,只想休息。」

    她不禁嘟嘴,不是沒有設計師,只是他們的設計稿她不喜歡,而他的設計稿雖然沒有仔細看過,僅是粗略一瞄,她就看中了他的設計稿。她滿喜歡他的風格,簡約大方,沒有繁復的花式,所以才想深入交談,結果他還沒休息夠,還不想工作。

    她氣餒地說︰「霍大哥……」她主動拉近彼此的距離,「你不能幫幫忙嗎?」

    乍聽她的稱呼,他下顎微微抽緊,他躲開她這個暴力女還來不及,怎麼可能送上門給她蹂躪。

    齊玫不知道當初她暴打前男友的畫面讓霍啟磊心有陰影,認定她是一朵可怕的食人花,她仍舊熱情地游說他,「現在談合作還太早,不如約個時間讓我看看你的設計稿?」如果她滿意的話,她就會努力將他拐進珠寶店里;如果她不滿意,那就當認識一個新朋友。怎麼都不虧。

    霍啟磊心中煩躁,這個女生看不懂臉色也聽不懂人話,他都拒絕了,她還想著要他幫忙,他神色木然地說︰「真不好意思,我現在不想工作。」

    齊玫輕輕咬牙,「幫忙也不行?」

    霍啟磊堅決地搖搖頭,他不想跟她扯上關系,所以他不會因為不好意思或者是因為齊父、齊母的關系而答應她。

    齊玫沮喪,「好吧。」才怪。

    這時齊彥走過來,齊玫笑著說︰「大哥,我找到珠寶設計師了,霍大哥答應我了。」

    霍啟磊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他什麼時候答應要當她的珠寶設計師了,剛才的對話難道是在作夢嗎。

    「哦,是嗎。」齊彥看著神色完全不同的兩人,很自然地站在和齊玫同一戰線上,「恭喜。」

    「呵呵,還得謝謝霍大哥才是,多虧他,我才解決了燃眉之急。」說著她燦爛地朝霍啟磊一笑。

    霍啟磊一怔,心道,她果然不好惹啊,哎,要是他早知道這個宴會有她在,打死他都不會來,沒想到會招惹到她,真是時運不濟,倒了八輩子的楣啊。

    霍啟磊揉著皺起來的眉頭,揉平了,不自覺地又皺了,如此反復,最後他深深嘆息。

    那晚的宴會上,他不僅成了齊玫店里的珠寶設計師,還被她拿到了他的地址和手機號碼。他不想給,可是齊家人數雙眼楮看著,他一個不也說不出來,一時騎虎難下,只好硬著頭皮給了。

    但現在他抬頭看著坐在他客廳里的女生,他只覺得頭更疼了。

    「霍大哥,你的設計稿拿過來給我看看吧,反正我們是合作關系,我發誓我絕對不會泄露出去的,我用我的人格保證。」齊玫認真地豎起三根手指,一板一眼地說。

    她的人格他很懷疑啊,她要真的有人格,她應該接受他的拒絕,而不是令他退也不是、進也不是。

    今早一起來,她就按響了他家門鈴,簡直是想躲也躲不了。他起身到書房里拿了幾張設計稿,心中默默祈禱她不會喜歡上他的設計稿,能打消請他做設計師的想法。

    「妳看看。」霍啟磊將設計稿交給齊玫,基于禮貌,他還是起身到流理台那里倒了一杯熱水給她。

    一杯溫熱的開水放在她身前的茶幾上,她剛好看完設計稿,覺得很滿意,正巧看到這杯開水,她突然覺得霍啟磊很像這杯開水,不熱不涼,溫溫的。

    她抬頭說道︰「霍大哥,我覺得你設計的圖稿很對我的胃口,我也知道你現在還不想工作,但是我真的很想需要人。我也不逼你啦,你就高抬貴手,偶爾幫忙一下就好。」

    霍啟磊坐在她對面,「不瞞妳說,我現在也有幫朋友的公司畫設計圖,但是前一段時間我們有一些意見不合,他認為我的作品太過單調……」

    「不會啊。」齊玫立刻搖頭,「我覺得很好,什麼是經典?越是百搭、越是簡單的東西才能永垂不朽,一些花花的東西也許會火上一段時間,可是時間長了就會厭惡,不耐看。」

    他微微驚訝地看著她,很少有女生像她一樣喜歡簡單的東西,他仔細地打量她的裝扮,她的用色很大膽,一件紅色上衣,下身是俏皮的黑色皮裙,很簡單卻讓人耳目一新。

    她脖頸也沒有項鏈,只在耳垂上戴著一對亮晶晶的瓖鑽耳環,一頭長發披在耳後,如她所說,她自己就很喜歡簡單的東西。

    撇開私人情緒,他覺得跟她合作也OK,但她的脾氣似乎很不好,跟她合作會不會帶來一些麻煩呢?

    「霍大哥,我給你完全的自由,但是在每一季你必須幫我設計一系列珠寶,我也不會管你人在哪里或者你的設計理念,我的要求就四個字,簡單好看。」她期待地看著他。

    他沒有立刻答應,想了片刻,「除了每季要交出的設計稿,妳不會干涉我任何事情?」

    「當然啊。」她很用力地點頭,「我平時工作也很忙的,珠寶店的事情都是交給店長。」

    「妳不在珠寶店而是在齊氏工作?」他訝然地看她。

    「對啊。」爾後她細細地解釋道︰「珠寶店是我二十歲生日的時候,家里人送給我的。我平時都不大管,只掌舵一個發展方向,算是我的副業吧。」

    齊玫是一個性格固執的人,從她一開始就在齊彥面前說了他是她珠寶店的設計師之後,她就付諸行動,堅定地要把這句話變成事實。

    霍啟磊默默地思考,說實在的,他很想避開她這位大小姐,可她似乎和那些有臉沒腦的千金小姐不一樣,她看出他不想去她的珠寶店工作,她就給了他一個承諾,只要他的設計稿,而不用他時時坐鎮店中。

    他不想跟她接觸,但他有一種預感,如果他不答應,這位大小姐有可能會一直磨到他不得不同意。也好,只要不跟她一起工作,僅僅是因公踫面,他能接受。

    「好。」他點頭。

    「呵呵。」齊玫快速地從包里拿出一份合約,「打鐵趁熱,簽合約吧,也是對你有保障。」

    霍啟磊覺得自己是不是跳進她的坑里了,她這麼有把握他會同意嗎。

    齊玫似是看出他的疑惑,笑容可掬地說︰「合約一直放在我身上,隨時等你簽。」

    霍啟磊不由得笑了,好吧,她還是滿有意思的,于是他接過合約,仔細地翻閱之後,在末頁下方簽了自己的名字。

    合約一式兩份,齊玫將其中一份放進包里,嬌憨地說︰「霍大哥,為了慶祝我們合作愉快,我們不如一起吃早餐吧。」

    霍啟磊輕輕地笑了,「我不餓。」

    「不吃早餐對身體不好,一個人吃早餐很可憐的,霍大哥陪我一起吃吧。」齊玫熱情地說。

    「我……」霍啟磊還想說什麼,他家的門鈴又響了,什麼時候他家也這麼熱鬧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嬌妻系列介紹》——

    ◎想看陸成如何追回一見鐘情的嬌妻鄭一珍?請看臉紅紅系列787嬌妻系列之一《嬌妻要放風》。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5415

    ◎想看木訥的宋堅如何挽回堅決離婚的舒米愛?請看臉紅紅系列790嬌妻系列之二《半婚》。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276

    ◎想看姚天樂如何讓秦逸盛愛到卡慘死?請看臉紅紅系列797嬌妻系列之三《昏婚之夜》。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500

    ◎想看夏瑜如何把程毅良迷得婚頭轉向只為她?請看臉紅紅系列802嬌妻系列之四《隱婚》。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277

    ◎想看陳霖如何釣到吳詩怡在婚後愛上他?請看臉紅紅系列806嬌妻系列之五《婚前交易》。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501

    ◎想看白浩大吃前妻朱新諾飛醋後更要復婚?請看臉紅紅系列810嬌妻系列之六《復復得婚》。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275

    ◎想看覃信如何對愛哭鬼齊琪又欺又寵?請看臉紅紅系列813嬌妻系列之七《漫漫婚途》。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502

    ◎請看臉紅紅系列BR818嬌妻系列之八《戀戀不婚》。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503

    ◎請看嬌妻系列之九《守夫待嫁》。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504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番外篇

    「媽媽,老師今天罵我了。」霍寶寶一臉沮喪地走過來,坐在媽媽齊玫的腿上。

    齊玫一看他可愛的模樣,整個人如雪糕般融化了,「寶寶,怎麼了?」

    「老師讓我寫日記,我寫了日記,可老師說我的日記太糟糕了。」霍寶寶難過地說。

    「什麼,老師太過分了,讓我看看。」齊玫拿過他的日記認真地看了看,禁不住說︰「你寫的是什麼?」

    霍寶寶的日記是動物園一日游,「我不喜歡寫字,所以我就畫畫了。看這是我們去動物園時坐的車,這是我在動物園里看到的老虎……」

    「日記必須要寫字。」齊玫板著臉說。

    「但……人家討厭。」霍寶寶委屈地說,一張完全是霍啟磊翻版的小臉萌死人不償命。

    齊玫心一軟,「只許這一次,知道嗎。」

    「媽媽最好了。」啵啵,他用力地在齊玫的臉頰分別吻了兩記。

    「你們在做什麼。」一道醋意十足的聲音傳了過來,他們抬頭,原來是霍啟磊。

    齊玫和霍寶寶同時叫了霍啟磊一聲。

    霍啟磊一個箭步,將兒子丟出書房,將齊玫抱在懷里,兩手用力地擦著她的臉,「你怎麼讓他親你。」

    「他是我們的兒子好不好。」齊玫無奈地說。

    「哼。」他用力擦了幾下,又仍不住地俯首親她的臉頰,「消毒。」

    門外的霍寶寶大哭,「爸爸、媽媽……」

    「寶寶哭了。」齊玫說。

    「管家會理他的。」霍啟磊不負責任地說。

    「你幹嘛這樣啦。」

    「我吃醋了,我就愛吃醋,不許有異議。」他扳正她的臉,一口吻住她的唇,他決定要好好給她消毒一下,她是他的人欸,怎麼讓別人佔便宜呢。

    兒子是他兒子,但兒子是他和齊玫的第三者真令人煩惱,還是快點長大去討媳婦吧,不要跟他爭老婆啦。: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谢谢分享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謝謝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Thx

TOP

謝謝
10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