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彌《娶妳添好運》


出版日期:2016-05-06


  打從看到他救了差點被馬車撞上的孩童,她便對他上了心,
  又得知他為了死去的未婚妻守身不娶,她更受他痴心感動,
  卻也只能把對他的愛慕深藏于心,頂多時常覷了機會偷看他,
  未料一道猶如天神顯靈的賜婚聖旨一圓她的宿願,
  看看,武家郡主配上卓越國師,這是多麼完美的結合啊!
  為了抓緊他的心,她听從母妃之言在床上極力服侍他,
  而他也對她極為疼寵,甚至可以說是縱容了,
  可是一段時日過去,她卻發現他似乎並非她以為的仁慈寬厚,
  雖然他辦義學、救濟院是真,但他對親戚的冷酷無情也是真,
  她甚至听聞他曾陷害朝廷官員,致使對方滿門抄斬,
  讓她更為震驚的是,她父王竟然也在他要對付的名單之中……


  楔子

  少年佇立在一座石砌的拱橋上,低垂眼眸望著下方被風吹拂蕩起圈圈漣漪的綠波。

  一個約莫七、八歲、紮著兩條辮子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來到橋上,女孩有張可愛的圓臉,嘴裡哼唱著不成調的童謠,一雙烏溜溜的大眼好奇的四處張望,瞥見少年,她好奇的走到他身邊,踮起腳尖趴在石欄上,伸長頸子,學他望著下方,但是什麼都沒瞧見,她不禁疑惑的轉過頭問:「大哥哥,你在看什麼?」

  甫遭逢家變的少年,滿心郁恨難消,沒心情理會她。

  她定定的望著他,發現他眉峰緊蹙,她於是將手裡拿著的一包松子糖塞到他手裡,脆聲道:「大哥哥,你是不是很傷心?每次我難過時,只要吃塊糖心情就會變好了,喏,這些糖都給你吃,希望你的心情能好起來。」

  少年低頭看了眼被塞到手裡的那包糖。

  小女孩稚氣的接著道:「我母妃曾說過,只要把腳抬高,這世上沒有過不去的坎,咱們府裡的門檻都挺好跨的,所以我都能一下就跨過去了,大哥哥你這麼高,一定也跨得過去。」

  她搖頭晃腦,模仿著大人的語氣再道:「還有,我父王說,這條路走不通,改走別條路就是,要是真沒路可走,就自個兒打出一條路來。」

  其實對於父王和母妃講的這些道理,她至今仍一知半解,卻說得振振有詞、頭頭是道。

  聞言,少年微微一怔,終於看向她。

  小女孩咧開嘴,露出缺了顆門牙的潔白貝齒,朝他露出燦爛的笑臉。

  他在心裡仔細咀嚼她方才說的話……是了,只要肯抬起腳,就能跨過那道坎,走上另一條路,他不能讓叔叔和未婚妻的背叛,成為他心頭跨不過去的坎,不能讓憎恨死死困住他的心。

  少年茅塞頓開,再瞅向她天真的模樣,陰暗的情緒彷佛也被她那燦亮的笑容消融了,他正想同她說些什麼時,便見幾個丫鬟婆子遠遠找來—

  「郡主,您怎麼偷跑出來玩了,府裡的人全都在找您哪!」

  「我來啦!」小女孩咚咚咚的朝她們跑過去,臨走前不忘回頭朝少年擺了擺手。「大哥哥,再見。」

  聽丫鬟婆子們喊她郡主,他接著再從她們的衣衫上繡的紋徽辨認出小女孩的身分。

  竟然是她?!
愛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TOP


第一章

  御書房裡,大行王朝第九代皇帝辜擎元召了國師季長歡進宮,與他商討此番要裁撤的官員。

  辜擎元將一份名單遞給他。「名單上所列的官員,國師認為哪些該撤職罷免,便圈選起來。」他這麼做的目的倒也不是要把這件事交由季長歡來決斷,而是想藉此試探兩人所想是否相同。

  說起來季家與大行王朝淵源頗深,初代國師便是季家祖先,相隔兩百多年,季家又再出現一位國師,季長歡之所以能在年僅二十七歲便被皇上委以國師之重任,乃是占了天時、地利與人和。

  六年前,先皇猝然駕崩於西巡途中,諸皇子奪位,季長歡慧眼識英雄,相中了與他年紀相仿、但當時卻無權無勢的六皇子辜擎元。辜擎元靠著季長歡替他出謀劃策,最終終於從血腥殘酷的奪位之爭中脫穎而出,登上帝位。

  辜擎元雖然黃袍加身,卻緊接著面臨權臣世家把持朝政,令他空有帝王之名,卻無帝王之實,形同傀儡,此後又在季長歡的謀劃下,花了三年的時間,才一一從那些權臣世家的手中收回大權。

  身為第一大功臣的季長歡被辜擎元奉為國師,他同時也是大行王朝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國師,朝中但凡重要的決策,辜擎元皆會徵詢他的意見。

  接過內侍太監遞來的名單和一管朱砂筆,季長歡低頭細看須臾,在上頭圈選了數人,再將紙遞還回去。「這些是臣所選之人,請陛下過目。」

  內侍太監上前接回那分名單,再呈給皇上。

  辜擎元看了看,前面數人皆與他心中所想相符,唯獨最後一人不同,他俊雅的面容微露訝異,抬眉問道:「國師,最後一個你可是基於私心才圈選的?」

  「臣不明白陛下何以這麼說。」季長歡不動聲色的回道。他清朗的嗓音猶如玉石相擊,清亮悅耳,令人如沐春風。

  辜擎元索性挑明了道:「半年多前饒國公出面,替已與你妹妹議親的孫兒退掉婚約,朕聽聞這事使你妹妹蒙受不少羞辱和嘲笑。」

  季長歡的妹妹季長薇曾數度遭人退婚,半年多前饒家上門求娶,但不久後又反悔退婚,使得季長薇遭人退婚之事又多添一筆,他懷疑季長歡為了報復而刻意圈選饒國公也是情理之中。

  季長歡一撩長袍,屈膝跪下,神色凜然道:「此乃私事,臣豈是如此是非不分、以私害公之人?倘若陛下對臣有所懷疑,臣願辭去國師一職,以證清白。」

  御書房裡,除了皇上、季長歡以及內侍太監,尚有一人坐在一旁的紫檀椅上,他五官生得極俊,卻蒼白到毫無血色,且能這般大剌剌的在皇上跟前端坐著,身分有多尊貴自然不在話下,他正是皇上唯一同父同母的胞弟,萊陽王辜稹元。

  聞言,辜稹元朝季長歡投去一眼,便又慵懶的把玩著手裡一只醜陋的木雕人偶。

  辜擎元連忙起身,親自上前扶起季長歡,解釋道:「國師快請起,朕只是想,饒國公為人還算圓融,若不是為了這事,不知國師為何會圈選他?」

  當年季長歡輔佐他奪位之時,曾為他獻上五個強兵富國之策,一除佞臣、二興農利商、三肅貪官、四文武並重、五整治朝中冗員。

  前四項這幾年已開始著手執行,如今只剩最後一項。

  眼下,世家大族仍占據朝中泰半的官職,其中不乏年邁體衰、屍位素餐的官員,這些冗員就像附之於人身上的蛆蟲,以人的血肉為食,不裁撤終將使朝廷被漸漸吸干衰亡。

  然而這些朝臣還沾親帶故,彼此之間關系復雜,若一個處置不當,必會引發朝中震蕩、人心惶惶,故而在季長歡的建議下,在朝廷經過這幾年的休養生息,局勢已大致穩定後,他才決定要處置這批冗員。

  季長歡鄭重的回道:「稟陛下,臣之所以會圈選饒國公,絕無半點私心。饒國公今年已六十有三,任吏部尚書一職長達二十五年,卻碌碌無所作為,還擅用職權安插不少饒家子弟在六部之中,且自他一年前大病一場後,身體狀況便大不如前,一個月裡起碼有半個多月都告假在府中靜養。」

  說到這兒,他頓了一下,才又續道:「臣圈選饒國公,一來是為其身子著想,饒國公如今體虛身弱,已不堪負荷繁重的朝事,不如讓他好生頤養天年;二來是為朝廷設想,有饒國公做榜樣,想來也能令其他官員有所覺悟。」

  辜擎元聽他說得句句在理,思量片刻,同意了他的看法。「國師所言極是,這事兒就依照國師所說來辦吧,頭一批就確定是這些人。」

  此事議定後,季長歡正要告退,便聽到外頭太監稟報平樂侯歐清暉求見。

  辜擎元看了眼季長歡,下令允了。

  沒多久,穿著一襲銀白色武將袍服的歐清暉進了御書房,見季長歡正要離開,朝他狠狠瞪去一眼,這才向皇上行禮。「臣參見陛下。」

  「歐卿家求見,有何事?」

  「啟稟陛下,北國猛人近年來屢屢在邊境侵擾百姓、恣意撒野,臣認為再不出兵,只會讓那些猛人越發得寸進尺,還請陛下盡快派兵討伐。」歐清暉嗓音渾厚的道。

  聞言,季長歡腳步一頓,反對道:「陛下,臣認為朝廷如今仍當休養生息,不宜輕啟戰端。」

  歐清暉怒聲駁斥,「難道咱們要像龜孫子一樣縮著腦袋,放任那些猛人在咱們頭頂上撒野,欺辱掠奪咱們的百姓嗎?再說,如今在陛下英明的治理下,國庫充足,百姓豐衣足食,正是一鼓作氣將那些猛人趕出邊境的最好時機。」

  季長歡徐徐啟口,「陛下,就臣所知,那些侵擾的猛人只是北國流民,並不成氣候,此事無須大動干戈,只須稍加用計驅離他們即可。」

  「大國師倒是說說看,該如何用計驅趕他們,莫非是要使出美人計,送幾個美人過去迷惑他們?」歐清暉兩手橫胸,一雙大眼銳利的斜睨著季長歡,嘲諷道。

  季長歡的神色依舊溫潤清朗,並未因他的嘲弄而動怒。「平樂侯,你身為武將,當知用兵之道,當以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心戰為上,兵戰為下。為上者更該以德服人,若事事皆以兵戈相向,不僅勞民傷財,也無法讓人心服。即使能平一時之亂,仍無法徹底拔除禍根。」

  「你說的這些全都是屁!」歐清暉不客氣的啐了一聲,「兵戰為下?想當初塗州被叛王所占,可是我率領五萬兵馬親手打回來,倘若沒有這五萬兵馬,這會兒塗州能不能重回朝廷手中還在未定之天。」他怒指季長歡,咄咄逼問,「那會兒怎麼不見你用心戰之法把失去的城池給奪回來?況且那些兵法韜略,老子讀的會比你少嗎?!少在老子面前賣弄,說的話比屁還臭,沒半點用!」

  辜擎元見歐清暉連粗話都罵出口,有些頭痛。

  季、歐兩家交惡已久,歐家在當年也是扶助他登基的功臣之一,尤其歐家一門皆是武將,數代以來為大行王朝立下不少汗馬功勞,功在朝廷,他不好偏幫季長歡。

  為免兩人繼續僵持,他溫聲安撫道:「兩位愛卿都言之有理,出兵西北,茲事體大,朕會再詳加考慮。若沒其他的事,你們先退下吧,朕尚有事要同萊陽王說。」

  季長歡立即躬身告退。

  陛下都開了金口,歐清暉再怎麼不悅,也不得不跟著告退。

  待兩人離開後,辜擎元嘆了口氣,看向九弟,比起脾氣率直的歐清暉,性情喜怒無常的九弟更教他頭痛,尤其九弟的愛妾身死之後,性情變得更加殘暴了。

  「稹元,五天後是母後的忌日,你……」

  辜擎元提起的母後並非當今陳太後,而是兩人的生母蘭嬪,辜擎元稱帝後追封生母蘭嬪為聖德慈安皇太後。

  辜擎元話尚未說完,便被辜稹元打斷,「皇兄若是想調解季、歐兩家的恩怨,臣弟倒是有一個辦法。」說完,他勾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

  「你有何辦法?」辜擎元倒也沒怪罪九弟的無禮,兩人自幼感情親厚,當年他尚未登基前,多次遇險,是九弟不顧性命屢次相救相護,才讓他有命登基稱帝,因此他對九弟十分寵愛寬待。

  辜稹元簡單的回道:「讓他們彼此忌憚即可。」

  「這是何意?」辜擎元沒聽懂他的意思。

  「讓季家的女兒嫁進歐家,把歐家的女兒嫁入季家,兩家各有女兒在對方手上,自然不敢輕舉妄動。」

  辜稹元出這個主意並不是想讓季、歐兩家化干戈為玉帛,而是想給兩家添堵。自愛妾死後,他便看不得別人的日子過得太好,既然季長歡和歐清暉交惡之事讓皇兄頭疼,他索性提出這個主意整治兩人一番。

  辜擎元這才明白過來九弟的意思是要讓兩家化冤家為親家,但明明是喜事,卻教他給說得彷佛互換人質似的,不過……這主意似乎不壞。

  離開御書房,季長歡朝宮外而去,在禮清門前乘上自家的轎子。

  轎夫抬轎往季府所在的尚陽坊而去,兩名侍從跟隨在轎子兩側。

  整個京城是以皇宮為中軸,區分為東南西北四個區塊,劃分成上百個坊,其中朝中三品以上官員的官邸泰半都在尚陽坊。

  轎子在經過工部尚書盧冠的府邸後,季長歡的聲音從轎裡傳了出來—

  「侯修,時間差不多了,去吧。」

  「是。」跟隨在轎子右側的侍從應了聲,掉頭往另一條路而去。

  轎子快抵達季府時,季長歡突然讓轎夫停下轎子,他下了轎,漫不經心的朝附近某處牆角睞去一眼,不意外的瞟見藏在那裡窺看的一抹人影。

  那人以為自個兒藏得很嚴實,卻不知早在一年多前便被他的侍從發現,在查明對方身分後,他暗中觀察了一段時日,隱約明白對方的心思,便放任著對方,也沒去理會,不想對方竟能耐得住性子,這一年多來遲遲毫無動靜。

  他不緊不慢的走著,想引對方現身。

  直到他都快走到季府,對方仍躲著沒有出現。

  歐水湄縮在牆角,一雙烏黑大眼眨也不眨,貪戀的凝視著季長歡頎長的身影,她輕咬著下唇,強忍住上前向他吐露心意的衝動。

  她初次見到季長歡,是在一個春光明媚、鶯飛草長的日子。

  一多年前,她前往望月城探望舅父歸來,馬車駛進城門,她撩起車簾子望向外頭,瞟見一個約莫三、四歲的孩子正在路旁玩皮球,怎料那孩子一個不小心,讓球滾到了路中間,那孩子著急的跑過來要撿,這時,對面一輛馬車正疾馳而來,眼看就要撞上那孩子,她嚇得急忙大叫一聲,讓車夫停車,想下去救那孩子,卻也心知待自個兒過去,怕是已經來不及。

  就在千鈞一發之際,有個身穿一襲月白色長袍的男子疾步跑過去,抱起那孩子,及時避開那輛並未因為要撞上孩子而放緩速度的馬車。

  男子一頭鬒黑長發用一只玉冠束起,溫朗的臉上噙著和煦的微笑,修長的手指輕輕拍撫著受了驚嚇正號啕大哭的孩子,接著他從衣袖裡取出一塊油紙包著的糖塞進那孩子嘴裡,總算哄得那孩子不哭了。

  孩子的娘親在附近的攤子買東西,看到這意外,嚇得臉色都發白了,她匆匆忙忙跑過來,朝男子頻頻道謝。

  男子微笑著把孩子交給婦人,轉身坐上停在一旁的轎子離開。

  當時他那明潤的笑容彷佛春風般拂進她的眼裡,滑進她的心裡,教她一顆不曾為誰悸動過的春心,在剎那間萌動了。

  她就此將這個人擱進心頭,藏在心間。

  她後來打聽到他的身分,為了他,她不惜違抗父母為她安排的婚事,言明非他不嫁,卻被平日十分寵愛她的父王嚴厲的責備了一頓—

  「你誰都能嫁,就是不能嫁給季長歡!」

  「為什麼?」她不平的問。

  「季長歡在朝堂上處處與咱們歐家過不去,你嫁到季家還能有什麼好果子吃?!」

  「父王,待女兒嫁過去之後,定會說服季長歡不再同咱們家作對,您讓我嫁給他嘛。」她央求道。

  「咱們歐家與季家交惡這麼多年,你以為你想嫁給他,他便願意娶你嗎?你把這心思給我掐住了,往後不許再提!」

  被父王怒斥一頓後,歐水湄接著又被母妃叨念勸誡—

  「你這傻丫頭,怎麼偏看上他呢,咱們兩家的恩怨暫且不提,你可知道季長歡至今都二十七了,為何卻仍未娶妻?」

  「為什麼?」

  「那是因為他先前曾有個未婚妻,就在論及婚嫁時,那姑娘忽得急症,就這麼香消玉殞,他悲慟立誓,說要為那姑娘守身,終生不娶,以全兩人的情誼。」其實敬王妃早已記不清當初傳言季長歡是立誓五年還是十年不娶,但為了勸解女兒,索性便說他立誓終生不娶。

  歐水湄不曉得被母妃給誆騙了,反倒被季長歡的痴情感動得兩眼淚汪汪,只好從此絕了嫁給他的心思。

  然而這一年來她對他仍是難以忘懷,只要一得空,便會在他下朝回府時分,躲在這裡偷看他,哪怕只是幾眼,也能稍稍撫慰她對他那無法言說的思慕之情。

  他對於未婚妻的執著和深情教她敬佩,為了尊重他這番難能可貴的情意,她只能把自個兒的心意藏起來,不教他為難。

  看著他的身影緩步走進季府大門,歐水湄幽幽吐出一聲嘆息,落寞的轉身離去。

  季府書房。

  一個時辰後,先前被派去辦事的侯修回來稟告,「稟大人,盧昌國在春余酒樓嘲笑萊陽王那名已死的寵妾時,恰好被萊陽王聽見,遭他一劍砍死。」

  大人早吩咐過他守在春余酒樓附近,一瞧見萊陽王出現,便進春余酒樓找掌櫃要一壺白干,之後便留在酒樓裡等消息。至於等什麼消息,他事先並不知情,直到不久後萊陽王進了酒樓,一劍砍死盧昌國後,他才明白主子的用意,趕緊回來稟報。

  盧昌國是盧冠的兒子,盧冠不僅是工部尚書,還是當今陳太後和陳國舅的表弟,如今他兒子被人一劍捅死,可不得了,但更不得了的是,殺死他的人是陛下最寵愛的萊陽王辜稹元。

  不過他最佩服的是自家國師,也不知國師是怎麼神機妙算,竟然預先算到萊陽王會在春余酒樓殺死盧冠之子。

  季長歡頷首道:「辛苦你了,下去休息吧。」

  「是,屬下告退。」

  待他出去後,季長歡取出一本書冊,從裡頭拿出一張紙箋,紙上寫了數個人名,上頭已有幾人被劃去,他提起筆,在盧冠的名字劃了一撇。

  萊陽王殺死盧昌國一事,並非他神機妙算,乃是一場借刀殺人的精心布局。

  萊陽王的寵妾死後,每月初八他都會前往寵妾生前最喜愛的春余酒樓,叫來滿桌的飯菜吊祭她。

  他事先已在紈褲盧昌國的身邊安插了人,讓他在今天將盧昌國帶往春余酒樓,他們的雅間被安排在為萊陽王預留的雅間旁邊。

  春余酒樓幕後的東家正是他,掌櫃和店小二全都是他的人,所以當掌櫃的瞧見侯修進了酒樓,還要了一壺白干,便明白這是萊陽王將至的暗號,便依照囑咐親自送上一壺酒到盧昌國所在的雅間。

  此時他暗中安排在盧昌國身邊的那人,見到掌櫃親自送酒過來,便依他事前的交代,不著痕跡的把話題引到萊陽王那名已逝的寵妾身上。

  盧昌國先前已不止一次嘲笑過萊陽王那名寵妾的長相,此番再提起,自是免不了再嘲諷幾句。

  那些話隔著一道薄薄的木牆,自然全落在萊陽王耳裡。

  去年愛妾死後,萊陽王幾欲發狂,將伺候她的人全都斬殺,哪裡能容忍得了旁人這般羞辱她,但他深知依盧昌國猖狂跋扈的性子,定是不肯向他伏低認錯,而被激怒的他,自是不會手下留情,愛妾死在八號這日,他本已喜怒不定的性子,每逢初八這天會變得更加殘暴。

  事情發展正如季長歡所料,萊陽王斬殺了盧昌國。

  盧冠必然無法容忍獨子就這樣被殺死,定會鬧到皇上跟前,若是盧冠不依不饒,堅持要為兒子討公道,那麼他工部尚書的位置也差不多到頭了。

  季長歡看著紙箋上剩下的人名,瞥見饒國公的姓名,提筆再劃去,這才將紙箋收進書頁裡,起身准備離開書房。

  這時,一名家丁匆匆前來稟告,「大人,宮裡來了位公公,帶來陛下的聖旨。」

  這一天,季家與歐家同時收到皇上的賜婚聖旨,命季長歡迎娶歐水湄為妻,季長薇則嫁給歐清暉。

  季府兩兄妹雖然感到驚愕,但很快便冷靜下來,恭敬的接下聖旨。

  反觀歐家則是一喜一怒,歐清暉暴跳如雷,歐水湄則歡喜得又叫又跳,笑得闔不攏嘴,這是陛下賜婚,父王、母妃再也不能反對她嫁給季長歡。

  毆清暉惱怒的狠敲了妹妹的腦袋,痛斥道:「你這沒心沒肺的丫頭,都大難臨頭了你還笑得出來!你以為這是樁喜事嗎,這可是大大的禍事,季長歡那人道貌岸然,看似溫文有禮,實則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心黑之人,往後你嫁進季家,可有你苦頭吃了!」

  「季長歡才不是那樣的人!待我嫁進季家,我定會努力說服他不再與咱們家作對。」歐水湄自信滿滿的仰起下顎,烏黑明亮的眼裡盛滿了濃烈的喜悅,絲毫不相信二哥所說。

  在她心中,季長歡是溫柔端正、寬厚慈善之人,他常施粥贈藥,救濟貧苦百姓;他興辦義學,請教席先生來教導那些貧苦的孩子們讀書識字;他還設立救濟院,安置那些孤苦無依的老弱婦孺,最教她感動的是,他對亡故的未婚妻用情至深。

  她本以為兩人此生怕是無緣,只能默默將心相許,不想皇下竟會賜婚,這不啻天上掉下來的大禮,她怎麼也掩飾不了歡天喜地的心情。

  她的心願,終於能夠成真了。

  御書房內。

  「朕查知敬王的閨女品貌端正、性直心善,與你頗為相配,這才將她指給你,國師可要明白朕的苦心。」翌日,下了早朝,辜擎元特地召來季長歡,解釋為季、歐兩家賜婚之事。

  「謝陛下賜婚,臣沒有不滿之處。」季長歡溫言回道。

  辜擎元面露欣慰。「朕就知道你定能明白朕的用心,不像歐清暉那小子,昨日一接到聖旨就進宮同朕吵,鬧著非要朕收回聖旨不可,聖旨豈能兒戲,說收回便說回,如此一來,朕的威信何在!」他忍不住當著季長歡的面數落歐清暉一頓。

  季長歡濃眉微攏,不禁面露憂容。「平樂侯被迫迎娶舍妹,臣擔心舍妹嫁入歐家,不被平樂侯待見。」

  「歐清暉這小子,性子雖然粗莽,倒也不是個不講理的人,相信他不至於為難一個弱女子。」

  「但願舍妹能與平樂侯相敬如賓。」

  辜擎元神情一斂,話鋒一轉,「萊陽王昨兒失手誤殺盧冠的兒子,盧冠進宮哭求朕替他主持公道,這事兒,你認為怎麼處置為好?」這才是他召季長歡前來的目的。

  季長歡聽出皇上將萊陽王怒斬盧昌國之事說成失手誤殺,但他並未點破,附和道:「盧大人的兒子不慎遭萊陽王錯手誤殺之事,今晨臣也聽聞了,臣能理解盧大人的喪子之痛,不過這事說來也不能全怪萊陽王,臣聽聞是盧大人之子先冒犯王爺,王爺才會錯手殺了他。」

  錯手誤殺原是辜擎元為了替弟弟脫罪的說詞,經他這麼一說,倒是顯得正當起來,令辜擎元很受用。

  「且臣聽說盧大人似是教子不嚴,這些年來多次縱容他欺凌百姓,受他欺辱的百姓苦不堪言,但礙於盧家的權勢,皆敢怒不敢言,即使有人受不了欺辱,狀告盧大人的公子,也全被抹了去,倘若此事為真,說起來,王爺錯手殺了盧大人的公子,倒也算替百姓除掉一害。」季長歡不動聲色的添柴加火。

  聞言,辜擎元面露慍色。「竟然有這種事!」

  季長歡慢條斯理的再道:「這些也是臣聽來的,不知是否為真。」

  他相信盧昌國的所作所為,皇上多少知悉一些,只是礙於盧冠是陳太後的表弟,盧家的勢力在朝中又盤根錯結,才多番容忍,此刻盧家竟想拿萊陽王問罪,無疑是想在老虎嘴裡拔牙。

  萊陽王不僅是皇上的同胞親兄弟,這些年來更為他私下處理不少無法登上台面的事,皇上斷不會為了這種事而責罰胞弟,那麼就要給盧家和滿朝文武官員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盧昌國素行不良,正好可以拿來大做文章,倒打盧家一把,成為懲治盧家的藉口。

  果然,辜擎元沉聲道:「盧家乃本朝世家大族,不教子弟潔身之愛,竟縱容其為非作歹,這事朕會查明清楚,倘若查證屬實,朕會還給那些受其欺辱的百姓一個公道!」

  季長歡明白盧家這是大勢已去,不,說得再精確一點,是大禍臨頭,他微笑躬身拱手道:「陛下聖明。」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了解與包容 香彌

  有句話說:「因誤會而結合,因了解而分手」。

  在初相戀時,為了要博取戀人的好感,我們常會在戀人面前刻意展現出自己美好的一面,並隱藏我們的缺點。

  隨著戀情逐漸穩定下來,抑或熱戀時濃烈的悸動慢慢淡去,偽裝已成為一種負搪,被隱藏起來的真實性格和缺點逐一暴露出來。

  於是雙方漸漸無法再容忍彼此,感情被屢屢發生的爭執消磨干淨,最後不願再包容對方,也不願再挽留對方時,便不得不走上分手一途。

  這本書中,男女主角也是因誤會而結合,但女主角在真正了解自己的丈夫是什麼樣的人後,並沒有離開他,兩人的心反而更加貼近。

  季長歡長年戴著虛偽的面具欺騙世人,卻獨獨不願欺騙歐水湄,他希望她能了解她所嫁的丈夫究竟是什麼樣的人,不願她糊裡糊塗的愛著一個虛偽的人。

  因此在婚後,他一點一點的在她面前剝除他的偽裝,他想讓她知道,他並不是她所以為的那個仁厚寬和的君子。

  最終,當歐水湄了解一切之後,接納了全部的他,因為她明白,不論是仁厚寬和的他,或是心機深沉的他,都是屬於季長歡這個人的一部分,那是無法分割開的,她包容他善的一面,也接受他惡的那一面。

  最後,兩人相知相惜,成就一段美滿的姻緣。

  但「相知相惜」這句話說起來容易,在現實生活中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

  身邊如果能有這樣的一位,不論是夫妻、情人或是摯友、家人,那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對不?

  最後跟大家分享一個朋友傳給我的訊息,不知作者是誰,但對家中有孩子的人來說,也許能提供一些參考。

  一個陌生男人走到六歲女孩面前對她說:「你媽媽有事讓我來接你。」

  女孩說:「好啊,那密碼是什麼?」

  男人愕然,答不出來,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原來女孩的媽媽跟她約定了一個密碼,當媽媽有事不能來接她時,就會讓那個來接她的人說出密碼,密碼對了,女孩才可以跟對方走。

  這個方法,有需要的人可以學起來唷。

  我們下本書再見啰。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 k z

TOP

謝謝
晨安

TOP

thanks
floriehk

TOP

3Q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