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光《妻奴錦衣衛》


出版日期:2014-12-24



  三年前,他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香消玉殞;
  三年後,他窮盡一切,任誰都不能將她從身邊奪走。

  曹瑾妍原是端王世子妃,婚後日子雖說不上琴瑟和鳴,倒也平順,
  卻因當今皇上荒淫好奪人妻,加上丈夫懦弱無情,她被送進宮中成了暖床妃,
  她放棄自己、放棄人生,只求解脫,誓言不再相信男人,
  但卻不得不相信這個前來幫她打理後事的男人,讓他將傳家寶帶給流放的父母。
  上天垂憐,她重生在邊境一個醫女身上,名為祝湘,原以為將從此安生過日,
  跟過去完全切割,沒想到她又遇上這個她臨終前最後看到的男人!
  對于袁窮奇,她有怨,因他鄙視她的骯髒污穢,要不怎連最後一眼都不看她?
  她也認識他要請她醫治的是被外族俘虜、身受重傷的睿王,事關國家社稷,
  論情論理她都該醫,不過既然這兩人的口袋都很深,多付點診金也是應該,
  原以為在這邊境窮村,這兩位貴人會抱怨連連,沒想到卻過得挺悠然自得,
  袁窮奇甚至還親自修屋頂、做家俱、幫忙修建堤防,他是打算在這里定居不成?
  听他因救村民而受傷,她沖動焦急的扒了他的衣服察看傷勢,卻發現——
  他頸上配戴著她托他轉交的傳家寶、他隨身攜帶她前世給他的小藥瓶,
  他說,這是他心儀的姑娘家的遺物,留在身邊就能堅定他的心,為她報仇……
  他心儀的姑娘家?指的是……她?!


編輯推薦——讓人不再孤寂的愛情

  推開了窗,遙望天空,數不盡的夢蘇醒;

  閉上眼睛,仔細聆聽,每一次悸動的聲音;

  不再恐懼,大膽的飛行,愛讓人充滿勇氣;

  你是閃亮的星,在我生命裡,每一天每一夜相系;

  你是閃亮的星,溫暖我的心,愛讓我不孤寂;

  期待未來,期待精彩,認真的做好自己;聲聲祈禱,尋尋覓覓,何時可以停止找尋;不再仿徨,大膽的飛行;黑夜裡,你依然清晰;

  寬闊的天,你給我指引,狂風的夜,你讓我平靜;

  相知相惜,我如此幸運,喔;你是閃亮的星,溫暖我的心。

  (閃亮的星——演唱者:梁靜茹詞曲:王美蓮)

  這是小編年輕時很喜歡的一首歌,那時身邊有兩對班對朋友,談起戀愛來卻是南轅北轍——一對像是歡喜冤家,放閃的時候,絲毫不顧別人會不會尷尬,可吵起架來也是乒乒乓乓,搞得周遭朋友們跟著人仰馬翻;另一對則像是結婚很久的老夫老妻,淡淡的,甚至在我們面前也很少牽手,但兩人卻有著絕佳默契,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需要什麼,不吵架、不查勤,他們的感情讓人覺得很自在、很舒服,就像這首歌給人的感覺。

  在看《妻奴錦衣衛》這個故事時,小編腦海中就一直想起這兩對同學,他們簡直就是書中兩對人物的翻版嘛——齊昱嘉與祝涓的率真版打鬧愛情,雖然有些孩子氣,卻也是肉麻當有趣、吵架當調味劑,日子過得熱鬧甜蜜;而男女主角袁窮奇與祝湘的大仁哥版內斂愛情,則是用行動來表現愛情,不需多余言語,做就對了!

  袁窮奇這個男人的魅力是一點一點的展現出來,上一次心愛的女人在他面前斷了氣,讓他也冷了心,沒想到老天再次讓他遇上「她」,這一次他說什麼都要用生命來保護她,寵她順她只是剛好而已;祝湘雖然在前一世所嫁非人,但老天垂憐讓她重生,她才知道原來有一個男人是這麼愛她,袁窮奇溫暖、源源不絕的愛,就像閃亮的星,給她指引、讓她平靜,溫暖她的心。

  祝湘真的是個很幸運的女人,現實生活中我們無法重生、無法穿越,但我們能張大眼、用心看,也許那個與你相知相惜的另一半早就已經出現在你身旁,只要這個男人的愛讓你充滿勇氣、讓你不再感到孤寂,不論他是讓你又氣又愛的冤家,還是把你寵上天的大仁哥,都別再輕易放過他了。

TOP


楔子 含怨而終

  大盛王朝,明德四年。

  濯蓮殿,深殿華貴,鏤牆描金,雕柱嵌寶,堆砌滿室奢靡,但,卻空洞冷清。

  殿門一開,迎面而來的是一股沉而濃的藥味,夾雜著一股微腐的氣味。

  躺在四柱大床上的濯蓮殿主子,虛弱地張著眼,氣若游絲地問:「是郭大人嗎?」

  男人身形高大,步若游龍的來到床邊,畢恭畢敬地道:「妍妃娘娘,在下是錦衣衛千戶長袁窮奇。」

  「……是你?」曹瑾妍奮力地想張大眼看清來者,但她氣虛得連張眼都費盡大半力氣。

  他一襲香色飛魚服,戴黑弁冠,束鸞帶,佩繡春刀,高大昂藏,氣宇軒昂。

  她記得他,因為與他有過一面之緣,但……已經太久太久,恍若隔世。

  「正是在下。」袁窮奇畢恭畢敬地站在床邊。

  「怎麼不是郭大人?」

  「指揮使公務繁忙,要在下前來替妍妃娘娘……打理後事。」

  曹瑾妍聽著,微扯著唇。「你來也成。」

  她只是不願意死後,後事還得交由齊賢那個走狗置辦,所以才央求皇上讓郭庭邵替她收屍。

  袁窮奇只是靜靜地注視著她,仿似等著她交托後事。

  「袁大人可知道我爹娘的落腳處?」她問得極輕,仿佛只剩一口氣。

  她知道,郭庭邵收了他當義子。郭庭邵為人正直,眼光精准,會將他收為義子,那就代表他是個可信之人。

  「知道。」

  「好……袁大人,當我死後,把我燒成灰,將我的骨灰送到我爹娘身邊,要記住……我,是死在端王府裡,是因為染上風寒而死,知不?」她臉色平靜,姣美面容灰白一片,已是離死不遠。

  「知道了。」

  「還有,我擱在床邊的這支玉簪,也請一並送去。這是我曹家的傳家之寶,血翠是世間少有的玉石,更是已逝的宮中玉匠大師盧素最後遺作,亦是先皇所賜……請你告訴他們,我過得很好,端王世子極為憐寵我。」

  袁窮奇看了眼枕邊的玉簪,這扁杓狀的玉簪似綠染紅,長度不及巴掌,在暗處卻仿似會微泛光芒,沿著玉色雕出龍鳳,著實是鬼斧神工之作,教他不禁取來細瞧。

  「袁大人,千萬切記。」

  「我知道。」他將玉簪擱入懷中收妥,再將目光移到她枯槁的面容。

  他知道,她的時候不多了,但是他依舊記得她燦艷如花的時候,猶如三月春光,嬌嫩得教人不敢直視。

  「不要一直盯著我……」盡管沒張眼,她也感受得到他的視線。

  袁窮奇聞言,轉身就著床踏,背對她坐下。

  曹瑾妍微張眼,看著他的背影。兩年前遇見他時,他還是年少之姿,遭齊賢爪牙欺負受傷,可如今他已長成頂天立地的男人,教她不禁自慚形穢。

  那一年,她還是無憂無慮的戶部尚書千金,從父親口中得知東廠督主齊賢在朝中翻雲覆雨,陷害忠良,她便對齊賢極為唾棄,自然願意幫助遭受齊賢爪牙欺負的袁窮奇,可沒想到隔年,齊賢以貪污瀆職的莫須有罪名硬是判父親死罪,若非父親好友郭庭邵一再求情,甚至不惜下跪請求,才得以保住父親一命,流放邊境做苦力,最後又受郭庭邵相助,偷偷移往榆川鎮,低調度日。

  而同年,她出閣嫁入端王府,怕庶妹瑾娥無所依靠,便讓她以陪嫁丫鬟一並進府。她本以為端王爺會害怕受牽連而將從小訂下的親事作罷,但端王爺無懼齊賢接納了她這個媳婦,她因而成了端王世子妃,與世子恩愛度日。

  但是好景不常,她的庶妹竟遭世子染指,她不得不讓庶妹成了世子小妾。

  這一切她都能忍,但是,為什麼端王世子能夠眼睜睜地讓齊賢以一頂小轎把她給接進宮中?她是端王世子妃,怎能成為皇上的妃?!

  齊賢為攏絡皇上的心,在殿內養了多名變童歌女、教坊優伶,甚至只要聽人說起哪位官員的夫人貌美,便派東廠爪牙帶進宮中……她曾以此為恥,厭惡當今皇上竟是如此荒淫放縱,豈料這事竟也落到自己身上。

  她本想要一死了之,但是齊賢卻以父母安危威脅,逼迫她不得不從。古雲忠臣不事二君,好女不事二夫,可是她卻不得不……

  端王世子懦弱無情,教她寒透了心,她便當自己死了,不在乎了,甚至在自己染了病,她也刻意不飲藥,放縱病情加重。

  她是一心尋死,帶著這早已污穢的軀體只求解脫。

  但,就在幾天前,庶妹瑾娥進宮見她,她才知道,原來——是瑾娥陷害了親爹、是瑾娥把假帳冊放在父親的書房裡,更不敢相信的是……瑾娥為了成為世子妃,向齊賢進了讒言,好把她給送進宮。瑾娥難道不知道女人的清白是不容許半點瑕疵?瑾娥是她的妹妹,怎麼能!

  她心痛欲死,病情急轉直下,已至藥石罔效的地步,如今她只求一把火燒去她滿身的污穢,好讓她可以清清白白地回到父母身邊。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我絕不嫁入端王府,我寧可陪著爹娘流放……」她是多麼希望回到無憂無慮之時,她想要回到那個時候,她淚眼婆娑地望著那道背影,低聲喚著,「袁窮奇,你說句話……就說我這一生可笑極了……」

  背對她的袁窮奇卻置若罔聞,未置一語。

  「你為什麼不說話……你是認為我是個污穢的女人,所以連句話都不肯對我說嗎?」

  她像是發了狂,伸臂卻怎麼也構不到他。「我不是自願入宮,我不願意……可我沒有辦法……」

  原來他是這般冷漠無情之人,打一開始,他看著自己的目光就極為淡漠,仿似早已忘了兩人的一面之緣,又或者是他打從心底看不起她進宮伴駕,可是他可懂得她的苦?她是不能抗拒,不得不!

  在這一瞬間,她累積的恨與怨像是找到出口,讓她放聲痛哭著,直到她嗚咽地吐出一口又一口的鮮血。

  血染紅了她的唇角,滲入銀白蠶絲被中,一片怵目驚心。

  而,袁窮奇沒有回頭。

  直到她咽下最後一口氣,他依舊沒有回頭。

TOP


第一章 邊境鈴醫

  大盛王朝,明德七年。

  漫天綠林沿著位在邊境的赤霞山聳立,幾欲遮蔽藍天,適時擋去毒辣的日頭,只偶爾幾束光芒被綠葉篩落,碎落一地。

  林子裡,有人踩著碎光而行,伴隨著搖鈴聲。

  赤霞山為大盛王朝和兀術國的邊界,赤霞山山南是大盛最北邊的東諸城,城外散落幾個村鎮,除了杏花鎮尚有幾分繁華景致外,其余的村鎮皆是落腳在山腰或是山腳下,愈往山的東邊而去,荒煙蔓草,幾無人煙。

  盡管如此,林子裡那抹身影依舊沿著山路朝東而去。

  不遠處一戶人家,隨即有人探出頭來,大嗓門地朝家裡頭吼著,「娘,祝姑娘來了!」

  話落,他隨即又大步朝那姑娘走去。「祝姑娘,總算是盼到你了,趕緊進屋吧。」

  祝湘睇了男子一眼,下意識地退了一步,等著男子往前走,她才慢步跟上。

  屋子是間簡陋的木屋,雖不至於家徒四壁,但有的也只是簡單的家具,就連床都是用木板釘成的。

  而床上躺了個老者,笑得和藹親切,開口招呼道:「祝大夫。」

  「劉老伯近日可覺得腳好些了?」祝湘將背上放藥草的竹蔞擱下,走到床邊面無表情地問著。

  這裡是大風村,位於半山腰,住在這裡的村民約莫數十戶,散落得極遠,總得走上一段路才會瞧見一戶人家,他們絕大多數都是獵戶,靠上山獵捕各種猛獸為生。

  而劉老伯正是前些日子上山獵捕山豬時,不慎從崖壁墜落,雖說是撿回一條命,但卻摔斷了腿。

  「好多了,有祝大夫在,我可是放心得很。」劉老伯笑眯眼,口吻像是摔斷一條腿對他來說不過是小小傷風。

  「既然如此,我就照上次的藥方開藥,要記得早晚服用一次,藥草搗碎後再敷在傷處。」她回頭在簍子裡找著藥材和藥草。

  東諸城外的村鎮可說是荒涼貧窮,能開業的大夫不會選在這種窮鄉僻壤設館,就算要設館也會前往杏花鎮或來春鎮。然而其他村鎮的村民要是受傷或生病,也不可能特地前往杏花鎮或來春鎮就醫,所以鈴醫成了村民最好的選擇。

  「祝姑娘先別忙著,喝杯涼茶歇會,日頭正毒辣著呢。」劉大娘弄了壺涼茶,快手替她倒上一杯。

  祝湘本想拒絕,可劉大娘說的對,今日特別的酷熱,歇會也好,畢竟待會回程還得走上一個時辰。

  見祝湘接過茶啜了口,劉大娘跟著往她身邊一坐。「祝姑娘,真是太謝謝你了,要是沒有你,可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劉大娘太客氣,我只是盡我的本分。」她也不過是替自己謀條出路罷了。

  她的父親原是杏花鎮上的坐館大夫,但是去年病逝,雖說她也承襲了父親的醫術,但身為女兒身的她,就算醫術再精湛,也不會有任何一家醫館聘她為坐館大夫,所以她每天便沿著幾個村鎮搖鈴,她記得每條山路的村戶,更記得誰家的誰病了傷了,得要備上什麼藥,約莫幾天就走上一趟。

  「對了,這陣子別再往東邊去了,近來有些穿褐色錦袍的人在那兒出沒,你一個姑娘家就別走得太遠。」

  祝湘微揚起眉,想起十多天前,邊境才剛打了場仗,受命打先鋒的睿王聽說被兀術軍給抓走了。

  「那是東廠的番子。」劉文耀也喝了杯涼茶,邊說起近日得知的消息。「這邊境一仗打得十分古怪,莫名其妙開打,睿王被逮下落不明,可東廠竟派了個千戶長就跟兀術談和……要是這麼好擺平,又何必要打這一仗?搞得咱們要上山打獵都不方便極了。」

  「那倒是,依我看分明是東廠故意要整死睿王的,誰都沒事,就睿王至今生死未蔔,我看哪,凶多吉少。」劉老伯輕嘆了聲。

  天高皇帝遠,他們想說什麼便說什麼,壓根不怕隔牆有耳,直把戰事當茶余飯後閑聊的話題,偶爾到鎮上交易獸皮腊肉,聽見皇城裡的消息,便帶回村裡閑嗑,直嘆東廠橫行、民不聊生。

  「你們爺倆說話得當心,都說了近來有官爺在這附近行動,你們還——」

  「娘,那些番子找了兩天就撤了。」劉文耀沒好氣地道。

  祝湘靜靜地啜著涼茶,不置一語,待自個兒已經歇夠,也解了渴,才徐緩起身。「劉大娘,今兒個我帶了五日份的藥草和藥材,五日後我會再過來一趟。」

  「真是多謝你了,祝姑娘。」劉大娘說著,將早已備好的一百文錢交給她,像是想到什麼,又突地道:「文耀,把昨天那張剛曬好的鹿皮拿來。」

  劉文耀應了聲,踏出屋外,一會回來時,手上多了張土黃色帶黑斑點的鹿皮。

  「祝姑娘,這鹿皮雖說談不上上品,但要是裁成鬥篷,入冬時也會暖些,就盼你別嫌棄。」劉大娘說著,硬是將鹿皮塞到她手中。

  祝湘本是不肯,畢竟快要入秋,等到入冬後,山中能捕獵的飛禽猛獸會更少,但劉大娘的盛情難卻,加上她想起妹妹祝涓入冬時總是縮著肩到鎮上市集擺攤,想了下,終究是收下了。

  「多謝大娘。」這一件鹿皮談不上極品,但要是到市集上叫賣也是能賣個一兩銀的。

  「是我該謝你。」五天分的藥材和藥草才收一百文錢,這收費簡直是像他們占盡了她的便宜。

  依她老伴的傷勢,要是到鎮上求醫的話,沒花個幾兩銀子都打發不了的。

  「那我先告辭了。」

  「也好,趁著日頭還在,趕緊下山。」劉大娘不敢多留她,畢竟近來邊境並不安寧,她一個姑娘家只身在外總是不妥。

  祝湘把東西收拾好,背起了竹簍離開劉家,一步步地朝山腳走去。

  走了一大段的平緩山路,遠遠的,她就瞧見山腳下的林子裡頭有兩個男人龜速般拖著腳步走。

  她微眯起眼,猜測身形較矮的那個男人大概是受了傷。

  直到只剩十幾步的距離時,她瞧見兩人身上都穿著粗布青衣,但是再走近一些,看清兩人面貌後,她驀地一楞。

  但錯愕只在一瞬間,她神色不變地迎面走去,踩著原本的步調,與兩人擦身而過。

  不用怕的,因為他們認不出來的,根本不可能知道她是誰。

  杏花鎮位在東諸城城南外的樞紐上,東諸城是邊境大城,是南來北往的商旅必經之路,各地商旅總選在此鎮休憩,因此杏花鎮上市集交易熱絡,酒樓客棧常是高朋滿座。

  盡管近來邊境戰火再起,但一場兒戲般的戰事,沒讓商旅們和鎮民看在眼裡,現下已近掌燈時分,余暉西照,通往鎮北市集的幾條主要大街卻依舊熙熙攘攘,而市集邊緣地帶,大概都是熱食類的攤子,人潮倒是顯得松散許多。

  「祝涓。」

  正在收攤子的祝涓聞聲,回頭笑嘻嘻地喊著,「姊,你回來啦。」

  「嗯,順道過來接你。」祝湘本是清淡的神情,在祝涓的爽朗笑意下也染上幾分淡笑。

  祝家兩個姊妹,面貌極為相似,相似的柔順杏眼,相似的巧鼻菱唇,要說是絕色,倒還差上一截,但肯定是賞心悅目的,而兩人相比的話,祝涓好動愛笑的性子猶如朝陽般生氣蓬勃,而祝湘就像是夜裡的玉輪,冷中帶柔。

  「等我一下,我就快弄好了。」祝涓笑著加快收攤子的動作。

  說是攤子,也不過是拿了兩條板凳架上一塊木板,上頭擺放著她親手做的糕餅,種類不多,因為在這邊境地帶,大伙要的是飽不是巧,所以一般的糕餅鋪子所賣的糕餅樣式並不多,就是分量十足。

  祝涓腦袋精明,雙手靈活,做的糕餅模樣可愛精致,在市集裡特別得到一些姑娘家的青睞,在這市集裡,祝涓也算是小有名氣的了,每天賣剩的糕餅數量都不多,而且趕在收攤前,她偶而會用幾乎半價的價錢賣給一些同樣在這附近擺攤,又舍不得買昂貴糕餅的小姑娘們。

  如此一來,她收攤時輕松了些,而且沒存底就是多賺了。

  祝湘雖然背著竹簍,還是動手幫祝涓搬著木板和板凳,好讓祝涓背上裝糕餅的木匣。

  「姊,咱們可以——」祝涓一回頭,話還沒說完便眼尖地瞧見對街的關逢春,不禁又跳又蹦地朝他跑去,親昵地喊了聲,「春哥哥。」

  關逢春聞聲,硬是往後退上一步,一臉嫌惡地道:「我道是誰,原來是你。」

  「除了我,還有誰會這麼喚春哥哥呀。」祝涓一臉愛嬌地問。

  關逢春抽動眼皮,直覺得她是看不懂眼色的傻子。「別擋著,我還有事要忙。」

  「春哥哥要忙什麼,要不要我幫忙?」祝涓討好問著。

  「別擋著我的路就是幫我一個大忙了。」關逢春毫不留情地道,一張斯文的清秀面容因為高傲而添了幾分醜陋。

  祝涓愣了下。她再不濟也聽得出話意,只是……她不明白為何在爹去世之後,他對自己的態度竟會轉變如此大,教她怎麼也不能接受。

  還留在對街的祝湘自然是將這些話都給聽進耳裡,舉步朝兩人走去,還來不及將祝涓給拉走,就見關逢春後頭的馬車走下一人。

  「瞧瞧,這是誰家的撒潑姑娘,一點規矩都沒有,竟在大街上拉著男人說話,難道你家裡人就是這般教導你的?」關夫人一開口比關逢春還要不給情面,看著祝涓的眼神就跟看只野狗沒兩樣。

  祝涓一臉受傷地垂下眼,而祝湘則是忍不下這口氣,快步走到兩人之間。「關伯母,王朝有律,既是有婚聘的男女,不在此例。」頓了下,她才又低聲道:「論教養,舍妹只是攀談,說是拉扯也太過,反倒是關伯母出言教訓稍嫌太過。」

  關夫人聞言,臉色忽青忽白。祝湘語氣雖然軟綿無力,但字句卻透著凌厲,先拿律例護祝涓名聲,再拿律例暗示兩人婚配關系,最後還打了她的臉,暗示關家至今不談婚事,無權教訓祝涓。

  因此她只能氣得臉色一變再變,卻也反駁不得什麼。

  「婚事是令尊在世時提起過的,並無白紙黑字,壓根不算數。」關逢春仗著自己的秀才身分,說起話來趾高氣昂,儼然是把祝涓當成腳底爛泥般地踩。

  祝湘神色不變地道:「如此說來,關秀才這些年的聖賢書不都白讀了?夫子授業解惑,一開始都是匪面命之,言提其耳,而關秀才卻說無白紙黑字並不算數,其意豈不是和聖賢夫子背道而馳?」

  「你——」

  「婚配之事並非空口白話,當時尚有數人在場,還是要我去把那些人都找齊了,才能把這事給辦了?」祝湘態度淡漠,面無表情地迎視關逢春。

  關逢春一雙狹長的眼直直地瞪著她良久,臉色漲成豬肝色,半晌都吭不出一聲,直到後頭的關夫人不耐地喊著,「還不走了,待會耽擱了時間,得算在誰的頭上?」

  關逢春聞言,應了聲,連聲告辭都省了,等著關夫人一上馬車,一行人隨即揚長而去。

  祝湘緩緩回頭,就見祝涓竟還痴痴地看著關逢春離去的身影,不禁無聲嘆了口氣。

  「姊,為什麼春哥哥會改變如此的多?」祝涓小聲問著。

  「……我也不知道。」面對失去笑容的祝涓,教她不禁心疼著,怎麼也無法對她道出實情。

  其實,說穿了不過就是因為她們沒了爹依靠嗎?

  爹尚在世時,至少是個坐館大夫,在杏花鎮上是家喻戶曉的仁醫,有身分更有清譽,自然和關家般配得起,可如今爹已不在,她們姊妹倆沒了身分地位,沒了有力的娘家為恃,關家人勢利,便看不上眼了。

  「我原本以為爹去世時,關家人會趕在百日前將我迎娶,可是他們卻是不聞不問。」

  「大概是因為你尚未及笄,等明年你及笄了,也許就……」她頓了下,親熱地挽著她。

  「你啊,這麼早就急著要離開我,不怕我舍不得?」

  「姊,我當然會舍不得你,我也沒想要那麼早出閣的。」她只是不習慣關逢春的改變,所以有些悵惘罷了。

  祝湘笑了笑,慶幸祝涓的心思一向單純,隨意拐了話便忘了難過。「祝涓,咱們回去吧。」

  「嗯,走吧。」祝涓揚起笑,幫忙抬另一頭的板凳。

  看著她的笑容,祝湘不禁也被感染笑意。

  對祝湘來說,祝涓不只是她僅剩的親人,更是她心的救贖,所以不管怎樣,就算她再厭惡關逢春那個男人,她還是得幫祝涓完成心願,誰教這門親事是在多年前便訂下的?誰教祝涓偏是盲目的看上那種男人?

  關逢春仗著秀才身分狂妄不可一世,加上關家又是小有家底,如今自然是不願履行婚約迎娶無依無靠的孤女,所以她得更有本事才行,只要她有本事攢得更多銀兩,給祝涓弄家鋪子,如此一來能得匹配,也許關家人就會改變心意。

  可是……她卻更加憂心有朝一日祝涓嫁進了關家,那日子肯定不會好過。

  偏偏除了完成爹的遺願,她還能如何?

  死者為大,盡管她一點都不樂見這門親事,但她還是得做。

  兩抹身影緩慢地朝赤霞山山腰而去,走的不是山道,而是尚未開墾,就連棧木都沒有的崎嶇野路。

  兩人身上的粗布青衫早已汗濕一片,眼看著天色漸暗,前頭的男人一手抓著前方的樹枝,一手則拉著身後的男人,但後頭的男人腳下一滑,走在前頭的男人立刻緊扣住他,回頭問著。

  「王爺,你不要緊吧?」

  被喚王爺的男人就是傳言下落不明的睿王齊昱嘉,他臉色黑中帶青,就連唇色都是令人擔憂的紺紫色,狀似昏厥,只存有一口氣的緊抓著前頭的男人。

  男人緊皺濃眉,看向四周,就見不遠處的山坳處似乎有間茅屋,無暇再細忖,向前一步道:「王爺,你忍著點,前頭有間茅屋,我背著你到那裡歇會。」

  齊昱嘉唇瓣動了動,連話都說不出口。

  男人二話不說地背向他蹲下,將他一把背起,避開樹林裡橫生的枝椏,小心翼翼地朝茅屋而去。已是掌燈時分,但茅屋裡卻一點燈光皆無,他在周圍繞了下,確定裡頭無人,才放膽背著齊昱嘉踏進屋裡。

  這是間非常簡陋的茅屋,門開是座小廳,臨窗邊擺上一張方桌和兩張圓凳,再無其他。

  右手邊的小通廊有兩間房,他隨意走入一間,慶幸裡頭至少還有釘制的床板。他猜想,也許這裡是山上的獵屋,是一些獵戶上山打獵時的臨時休憩處,又或者原有村民居住,但早已遷居。

  他將齊昱嘉擱放在唯一的床板上,大手擱在他額上,只覺冰冷得嚇人,而汗濕的身上早已分不清到底是冷汗還是汗。

  該帶睿王就醫的,他身上不只有傷,還中了毒,盡管服用了自己隨身帶著的百解丸,但這只能緩解毒,不代表解了毒。

  「窮奇……」

  「王爺。」袁窮奇收回心思,目光一落,就見齊昱嘉艱難地張開眼。「王爺無須擔憂,這裡還算安全,咱們可以在這裡暫宿一夜。」

  「你丟下我吧……」齊昱嘉勉強地勾著笑說。

  「沒有丟下王爺的道理。」袁窮奇俊魅的黑眸眨也不眨,無一絲動搖。

  「丟下我,你才能逃……」

  「王爺,義父要我跟在王爺身邊,就是要我平安將王爺帶回京城。」

  齊昱嘉聞言,笑著,眸底卻噙著淚。「這兒離京城有千裡遠,怎麼回去?就算回得去……還活得了嗎?」當初皇上授命他領軍北防,鎮壓兀術,本以為是皇上要給他建功的好機會,豈料卻是要將他送上黃泉!

  「我一定會帶著王爺回京。」袁窮奇沒有絲毫畏懼,堅定的目光仿佛無視眼前的困境。「總有一天會將齊賢那狗賊除去。」

  齊昱嘉注視他良久,不知道該笑他天真,還是附和他的認真。如果齊賢這麼容易除去,這朝綱不會如此萎靡不振。

  齊賢是何許人也,他可是東廠督主,仗著皇上的寵信,賜了齊姓,在朝中翻雲覆雨多年,權傾朝野,而皇上卻也默許著他,任由他誣賴忠良,顛倒朝綱,讓他儼然成了大盛的地下皇帝。

  就連這一次與兀術一戰,他都懷疑根本是齊賢進言,要皇上利用此舉讓他戰死邊疆,否則為何不過是派個東廠千戶,就讓兀術議和了?

  如果這麼容易就能議和,當初又何必出戰?

  如果真要他的命,不需要拉那麼多將士陪他上路!一道聖旨就能要他的命,壓根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勞民傷財。

  「沒有機會……」齊昱嘉笑得虛弱,那齊賢哪是這般容易除去的角色。

  「沒有走到最後,誰都不能論斷。」袁窮奇神色未變,讓人難以猜測他的心思。「當王爺被兀術大軍擄走時,又有誰想得到我能闖入敵營將王爺救出?」

  沒有走到最後,他絕不會放棄,這是他給「那個人」的承諾。

  「是啊……如果沒有你,我早已經落入兀術人手中了。」那時,他確實認為,他會死在異鄉,作夢也沒想到袁窮奇竟會帶著一支錦衣衛,突圍入營,硬是將他救出。

  四年前,郭庭邵為了救下戶部曹尚書一命,不惜向齊賢那狗賊下跪央求,才讓他知道原來朝堂裡還有人如此正直,無懼齊賢,所以當郭庭邵派義子袁窮奇跟在他身邊時,確實教他心安了幾分。

  但當戰事爆發他被擄時,他認為就算就此死去也不會太意外,也正因為如此,當他看到袁窮奇闖入敵營時,他心懷感激,更加確認錦衣衛有情有義,公正忠勇。

  「咱們好不容易過了邊界,繞過東諸城來到這裡,自然更沒有放棄的道理。」袁窮奇環顧四周道:「王爺就不用再多想,咱們可以在這裡多歇個幾天,找個大夫替王爺治傷祛毒。」

  齊昱嘉笑皺著眉。「袁窮奇,你真是個不會安慰人的人,但是你說的話卻是恁地鏗鏘有力,仿佛一切都會否極泰來。」晦暗的光線底下,眼前就像是逃不出生天的深淵,一切令人連抵抗都覺得無力,可是袁窮奇卻可以恁地狂妄,仿佛再艱困的谷底,也會背著他離開。

  只是這一路走來,他知道這附近有多荒涼,別說大夫了,就連人也只見到一個姑娘,在這種窮山惡水之地想要找大夫,恐怕比登天還難。

  「當然,閻王想跟我要人,得先殺了我。」袁窮奇說著,取出身上的水袋遞給他。「喝點水,要是吃得下的話,先吃點干糧果腹。」

  齊昱嘉雖有憂患意識,但終究還是個王爺,過慣養尊處優的生活,曾幾何時將自己搞得這般狼狽?他又累又渴,中了毒更有劍傷,他很清楚他沒有任性的借口,還能活著感覺到痛,是袁窮奇不要命地將他救出,所以就算再無食欲,干糧再硬,他和著水也要吞下去。

  「袁窮奇,你不吃?」他啃著干糧,卻見袁窮奇只是在前頭坐下。

  「我還不餓,王爺先吃吧。」袁窮奇靠著牆盤坐,稍作歇息。

  齊昱嘉看著他,想著這一路走來,他們盡其可能地避開熱鬧城鎮,就怕後有追兵,所以能補上的干糧也不多,他……是怕干糧不足,所以不吃嗎?

  忖著,齊昱嘉再吃了兩口便將干糧收起。

  不知道這狀況還得維持多久,能省自然得省。在上一個小鎮,竟也有東廠番子沿街走動,雖不確定是否會被認出,但能避則避。

  只是……這樣子走走停停,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回京?

  齊昱嘉不敢想,閉上眼休息,他現在必須養足體力,不拖累袁窮奇。

  天未大亮,袁窮奇便外出,一方面打探地形,一方面則看附近是否有人煙,而他運氣不錯,遇到一戶劉姓人家。

  「大夫?這位公子,想找大夫的話,得到杏花鎮或是來春鎮,咱們這種窮鄉僻壤沒有醫館,怎會有大夫。」劉文耀沒心眼地說著。

  「但這附近總是有個村落,要是有人傷了病了,都是如何處置的?」袁窮奇不死心地再問。

  「這個的話,咱們東諸城外的這些散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鈴醫經過,那位鈴醫的醫德極好,醫術奇佳,連我爹那摔斷的腿,被她醫了兩回,已經不喊疼,也可以下床稍稍走動了,而且她的收費非常便宜。」

  袁窮奇聞言,喜出望外地問:「這位鈴醫大概多久會再過來一趟?」

  「她昨天剛來,給了五天份的藥材,所以應該要五天後才會再過來。」

  「五天……」袁窮奇垂睫忖了下。「你可知道那位鈴醫家住何方?!」

  他等得了五天,但睿王恐怕是等不了!睿王不說,但他看得出來,他的體力和臉色是一天比一天還糟,再這樣下去,他體內未祛的毒終究還是會沿著經絡,逆血攻心。

  「我只知道她家住杏花鎮,但不確定是在杏花鎮的哪處。」劉文耀看不出他內心的焦急,徑自道:「要不你就到山腳下等,這位鈴醫總是在東諸城外的村落走動,你在山腳下等,總會等到她。」

  「不知那位鈴醫長得什麼模樣?」看來只能到其他村落碰碰運氣了。

  「她是個姑娘家,姓祝,個頭大概到我肩膀,總是穿著素白短襦配鴉綠色裙,身上背個竹簍,最重要的是她會邊走邊搖鈴,你只要聽到鈴聲就對了。」

  「多謝兄弟。」袁窮奇感激不盡地道,再攀談了兩句,便先回茅屋跟齊昱嘉說明此事,待天色大亮後,立即下山尋人。

  沿著山路,他疾步奔馳,不放過每一條路徑,然而眼見天色都快要暗了,卻依舊未聽到鈴聲,打探了其他村的村民,在一無所獲的情況下,他只好先回茅屋,等待隔日再尋。

  一早,當他再度下山,正打算朝山腳的小風村去時,卻突地聽見搖鈴聲。

  他飛步朝鈴聲奔去,開口喊著,「請問前頭的可是祝大夫?」茂密的叢林將不遠處的身影切割得零零碎碎,教他看不清楚。

  祝湘聞聲,停下腳步,往後望去,眉頭隨即一皺。

  而幾乎是同時,袁窮奇撥開了凌亂枝椏,清楚地看見她,突地一頓。

  她……不是兩天前遇見過的那位姑娘嗎?
[/hide]

TOP


第二章 山水有相逢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表妹駕到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凶獸窮奇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藥是三分毒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睹物思人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失聰善獸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離別之期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祝湘冤獄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屈打成招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一章 及時相救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二章 鎮撫使問訊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三章 洗刷冤屈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四章 祝湘之死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五章 將計就計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六章 開誠布公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七章 狼狽現形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