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孅《意外賺金夫》[嫁入豪門之三]


出版日期:2015-07-01


  萬里百貨五樓樓管雖然帥氣優秀,卻也機車嚴厲,
  身為櫃姐的她,對此深有體悟,
  打從第一次見面,他救了被持刀顧客攻擊的她後,
  她就對他有了好感,只是他始終冷淡得連她的謝意都不接受,
  除了他的寶貝妹妹,再沒有人能得到他的笑臉,
  所以她也不敢多妄想,認定他只能遠觀不可褻玩……
  可說也奇怪,她一直以為在他眼里自己只是路人一枚,
  沒想到她前男友來公司找她碴時,他的態度竟很不對勁,
  他把對方撂倒幫她解圍,還能說是見義勇為,
  可用吻安慰她,為了她的安全接送她上下班,
  甚至一大早跑到她家約她出游,還順便見家長……
  這一連串行動說他沒意圖才奇怪,
  可問題是,他到底看上她哪里,又是哪時看上她啊……


  楔子

    農歷新年剛過的台北,正彌漫著一種慵懶的氛圍。

    冬天暖陽照在步出捷運站的黃璽芹身上,她站在熙來攘往的捷運站出入口,神情有些惶然。

    突來一陣冷風,拂動了黃璽芹垂在頰邊的碎發。她與身旁穿著輕便冬衣的行人不同,穿著厚重的羽絨大衣,卻仍無法減少半分從骨子里透出的寒冷。

    行色匆匆的路人,不經意地撞了黃璽芹一下,撞得她腳步踉蹌,也撞掉了她手中唯一的行李。

    「站在那擋路干麼」撞到黃璽芹的路人不但沒道歉,反而還凶了她,頓時讓黃璽芹深深感受到對方的不友善。

    「抱歉。」不喜與人爭執、個性溫柔的黃璽芹,先開口道了歉,息事寧人地讓開,並在角落放好行李,掏出自己的手機,撥了通電話。

    「周姊,是我……我剛到。」電話接通後,黃璽芹急急地道。

    「璽芹,妳到了啊?抱歉、抱歉,我馬上就到,妳先去附近萬里百貨的美食街找地方坐下等我,好嗎?我大概還要一個小時才會到,因為臨時有點事情,來不及趕到。」電話那頭傳來周瓊雯拚命的道歉聲,隱約還可以聽見車子來往的聲音。

    「沒關系。」黃璽芹溫柔地道,她並不在乎多等這一點時間。「對了,萬里百貨離幾號出口比較近?」

    「三號出口,一出捷運站就能看見了。」

    「好,我先過去那里等妳。」

    確定方向後,黃璽芹再度拎起腳邊的行李,重新搭上電扶梯,往三號出口走去。

    她一走出捷運站,便看見寬闊的廣場、高聳的大樓,偌大的招牌上寫著「萬里百貨」。

    東區是百貨公司林立的一級戰場,而萬里百貨如同一座鋼鐵般的城堡,佇立在競爭激烈的東區里,屹立不搖。

    對消費者來說,以進出口舶來品起家,並經營超過一世紀的萬里百貨,是最佳的購物天堂,但對設櫃的廠商及櫃姐們來說,萬里百貨是他們最重要的戰場。

    今年才二十四歲的黃璽芹,只要一想到自己幾天後也要在萬里百貨工作,心中總有些忐忑不安。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勝任這份工作,因為她不過是才入行四年的菜鳥,也從沒有在這麼大型的百貨公司站櫃的經驗,所以該如何在這麼重要的據點,扛下一整個專櫃的業績,她真的沒一點頭緒。

    站在高聳的萬里百貨前,黃璽芹覺得自己像是來到巨人國的小人,整個人快要被它的氣勢給壓垮了。

    「不行,我不能被它給嚇到。」她倔強地看著眼前高聳的建築。「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現在的我不能就這樣垮下來。」

    她在周姊的勸說下,決定帶著傷心離開從小生長的南部,來台北生活,為的就是改變自己的未來,所以她不能垮下、不能被打倒,她要在這里安身立命。

    于是黃璽芹邁開腳步,走向那光鮮亮麗的戰場。

    在踏進萬里百貨前,黃璽芹看向牆上掛著的巨大仿古時鐘,上頭顯示著今天日期。

    「原來今天是黑色星期五啊。」黃璽芹雖然不迷信,卻覺得有趣,這才特別注意了一下。

    黃璽芹繼續踏著輕快的腳步,帶著參觀的心情,走進萬里百貨,一樓琳瑯滿目的化妝品專櫃,立刻讓她感到目不暇給。

    抬頭望了眼天花板垂掛的指示牌,黃璽芹隨著指示方向往電扶梯前去,想乘電扶梯到B1美食街找地方等周瓊雯,當她經過某知名化妝品專櫃時,正巧有個婦人在櫃上試擦新推出的紅色指甲油。

    突然間,那婦人毫無預警地將指甲油往自己身上倒,紅色的黏稠指甲油緩緩從婦人的白色上衣上流下。

    婦人此舉著實嚇了黃璽芹一跳,不禁暗自心忖,周姊曾說過百貨公司里什麼樣的狀況都有,看來是真的。

    櫃姐本來要開口關切,但那名婦人倒完指甲油後,默默的從包包里拿出一把水果刀,激動地揮舞起來。

    見狀,在場的人皆倒吸了口氣,匆匆走避,原本站櫃的櫃姐也快速逃離,但還是有不少來不及離開的人,被她揮刀畫傷、流血。

    頓時,整層樓驚呼聲連連。

    「看什麼看、看什麼看!再看,我把你眼楮挖出來!」婦人凶惡地拿刀指著對她指指點點的旁觀者,這讓一個和媽媽站在一起的小女孩,被嚇得大哭起來。

    這一哭,引起了瘋狂婦人的注意,婦人渾濁的雙眼盯著哭得兩頰通紅的小女孩,臉上滿是怒意。

    「妳哭什麼,哭什麼哭,妳還哭」婦人瘋狂揮舞著水果刀,直往小女孩沖去,而小女孩的媽媽正忙著哄自己女兒,全沒有留意到婦人持刀朝她們刺來。

    「吵死了!吵死了!」

    眼見婦人沖過去時,喜愛小孩的黃璽芹想也沒想地上前,伸手想抓住婦人拿刀的手,但她錯估了時機,反而抓到銳利的刀刃。

    銳利的刀刃霎時深陷掌心,痛得黃璽芹倒吸了好幾口氣,但她不敢放手,因為她知道自己一放手,眼前瘋狂的婦人,可能就會刺傷那小女孩。

    不行,不可以,她不能讓這樣的事發生!

    「放開我,我要砍了她,她吵死了,哭得我頭痛!」婦人瘋狂的咆哮,毫無邏輯的邊大吼大叫,邊扭動刀柄,想甩開握住刀刃的黃璽芹。

    但黃璽芹堅持不放,任由紅色的鮮血沿著掌心,滴落在潔白的地面上,開出一朵朵艷紅血花,怵目驚心。

    「妳冷靜點,有事好好說。」黃璽芹緊握住刀鋒,無論如何都不願放手。

    她的手好痛,覺得自己的手掌就快被婦人被割斷,但她知道自己不能放手,一旦她放手了,到時受傷的人就不會只有她一人。

    保全呢?警察呢?為什麼還沒來啊?婦人的力氣好大,她快撐不下去了……

    這時,一抹身影無聲無息的靠近瘋狂的婦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力捏住婦人的手腕,逼得她因痛而松開手中的水果刀。

    「啊—啊浮浮—」婦人因手腕的疼痛,發出殺豬般的慘叫,隨即淚眼汪汪跪坐在地,捧著脫臼的手腕泣不成聲。

    「好痛、好痛,媽媽!」婦人哭喊的模樣,就像是受委屈的小孩,全沒方才持刀揮舞的凶狠模樣。

    也已經到來的保全見婦人的手一松,立刻一擁而上,團團將她圍住,深怕她又會突然傷人。

    而手握銳利刀刃的黃璽芹仍然驚魂未定,沒意識到危機已解除,還傻傻的呆站在原地,任由鮮血從掌心滴下。

    「有人受傷了!」

    「先把受傷的客人送醫。」

    萬里百貨的保全大聲叫嚷起來,黃璽芹卻只呆呆的松開手,聽不見旁人的叫嚷,眼睜睜的看著沾血的水果刀,掉落到地面。

    「不痛嗎?」一道低沉的男性嗓音自耳邊傳來,黃璽芹看見一條干淨的手帕覆在自己淌血的掌心,抬起頭,便看見個散發英挺貴氣、氣宇軒昂的男人。

    看對方的臂章,黃璽芹就知道對方的身分了,不禁感嘆真不愧是萬里百貨,就連樓管都長得這麼賞心悅目,不過,她現在也沒心情好好欣賞美男。

    回想起剛才,這個男人在她快要撐不住時,出手救了她,矯捷的身手,瞬間就制伏那失常的婦人。

    「當然痛,謝謝你救了我,還有你的手帕。」黃璽芹輕聲回道,語氣間滿是對男人的感激。

    「為什麼不躲?」在趕來的路上,他全都看見了,只有這個女人奮力抓住婦人的水果刀不放手,而其他人則躲在一旁遠遠旁觀。

    「我躲開了,受傷的就會是客人。」黃璽芹說道。

    聞言,男人一挑眉,問道︰「客人?妳是?」

    他本以為眼前這勇敢的女人是客人,但聽她說話的用詞又不像,難道她是萬里百貨里的員工?可是她並未穿著制服。

    「我叫黃璽芹,是FairyTale的銷售員,剛從南部調上來,即將在這里工作。」

    她完全不在乎自己手上的傷勢,在說明了自己的身分之後,又立刻關心起剛才差點受波及的小女孩,就擔心小女孩嚇壞了。

    「原來如此,妳放心,有同仁在協助安撫客人了。」男人深深凝視著她,面無表情的響應一聲,用手帕為她包扎傷口時,卻不禁加重幾分力道,對于她不照顧自己不苟同。

    「啊浮—」黃璽芹痛得大叫,看著臉上沒有表情的樓管先生,心里猜想這男人是故意弄疼她的嗎?

    男人接著不容他人反駁的道︰「我送妳去醫院。」

    他充滿魄力的話語,讓黃璽芹覺得現下她最好順著他的話做才好……

TOP


第一章

    嘩啦啦的傾盆大雨,連著下了一周,潮濕陰暗的天氣讓人的心情也跟著變差,尤其在這樣的大雨之下,還要擠上人潮洶涌的捷運,趕去上班,簡直是折磨。

    為了省錢,黃璽芹在路邊攤買了把百元的折迭傘,卻完全抵擋不了雨勢,所以當她撐著傘快步沖進萬里百貨側門的員工通道時,身子也淋濕了一半。

    站在屋檐下收起傘,順手甩去傘上掉多余水分,黃璽芹仔細的將傘折好收起,這一瞬間,她看向自己右手的掌心—一條橫跨手心的粉色疤痕,讓原本經緯分明的掌紋,成了斷掌。

    古有雲︰男斷掌掌朝綱,女斷掌守空房。斷掌的女人是很不吉利的,若她還在南部老家,那些尖酸的親戚、守舊的長輩看見她意外下形成的斷掌,不知道會怎麼說呢。

    「我這是在想什麼呢?也有人說『左斷掌掌兵符,右斷掌掌財庫』,我現在正需要財庫,說不定這後天形成的斷掌能讓我賺大錢、發大財,這又有何不好的?」

    況且她都已經成年,家人也都不在了,只身一人,那些只會出一張嘴的老頑固有什麼想法,她何必在意?只要自己過得好就好了。

    思至此,黃璽芹右手輕輕一握,踏進還未開始營業的萬里百貨,來到了她工作的五樓。

    萬里百貨五樓是童裝部,聚集了國內外各家知名的童裝品牌,如法國童裝品牌FairyTale,以夢幻、童話般的設計風格聞名,而黃璽芹已經在FairyTale工作了四年,在南部擁有一群忠實客人,每月的業績都好,因此她會才被調上來台北,進入萬里百貨。

    算算她也來這里工作兩個月了,除了原本穩定的老主顧外,又開發了些新的客源,現在也算有一批忠實的客人,以在新環境重新開始來說,她覺得自己的成績還不錯。

    在員工休息室里,黃璽芹將包包放進置物櫃後,便匆匆來到自己的櫃位前,此刻距離營業時間還有二十分鐘,負責樓層營運、行政的樓管,開始一一點名。

    「黃璽芹。」走到FairyTale櫃位前的樓管,是名年輕的男性,他的長相英俊又帶著貴氣,相較于另一名四十歲的女性樓管來說,要來得賞心悅目,但是黃璽芹卻一點也不敢在這名年輕樓管面前隨隨便便。

    「到。」

    「妳晚了一分鐘。」樓管抬眸覷了黃璽芹一眼,面無表情的點了點手腕上的表。

    早班的上班時間,雖然是從上午十一點開始,但萬里百貨明文規定,早班最少要提早二十分鐘到櫃上做準備。

    「對不起。」黃璽芹老實的低頭道歉,因為她遲到了是事實。

    樓管訓了黃璽芹一頓之後,沒有開她罰單,直接略過她,繼續點名。

    點完名,萬里百貨內部便響起早晨體操的音樂。

    位于五樓的童裝部,不若一樓是一大片透明落地玻璃,即使未開門營業仍能看清內部的一舉一動,少了民眾虎視眈眈的眼神,五樓做著晨操的櫃姐,動作顯得有些意興闌珊,還能跟其他值早班的同事咬耳朵聊天。

    「今天中午要吃什麼?」

    「附近的店家都吃膩了。」

    「我今天連早餐都還沒吃。」

    見櫃姐們七嘴八舌,討論得越來越熱烈,在前頭領操的樓管,用力的咳了一聲。

    「咳。」

    瞬間,熱烈討論的聲音消失,那幾位櫃姐吐了吐舌頭、扮了扮鬼臉,露出訕訕的表情。

    十一點整,萬里百貨開始營業,櫃員皆站在自己的專櫃前迎賓,對經過眼前的顧客九十度鞠躬,邊喊著,「歡迎光臨。」

    迎賓結束之後,黃璽芹立刻回到櫃上,並利用客人還未上門之前,整理起繁瑣的事務。

    「吼!」

    趁著沒客人來串門子的,是隔壁櫃的阿珍,比黃璽芹大上十歲,是童裝部資深櫃姐。

    「我今天又被罰錢了,超不爽的!那個新來的樓管,真的很機車,神出鬼沒,走路一點聲音都沒有,怎麼求情都沒有用,還說什麼『有時間在這里廢話,還不如去提升妳的業績』,真是氣死我了!」

    黃璽芹一邊拿筆寫昨天沒有寫完的報表、對帳,一邊聆聽阿珍抱怨,耐著性子,安撫阿珍對樓管的不滿。

    「說到業績,阿珍姊,妳昨天的業績是多少?借我抄一下。」

    在萬里百貨站櫃,每天抄錄同一樓層他櫃的業績,是櫃姐必做的工作。黃璽芹抄阿珍櫃上的業績時,突然皺起眉頭,側頭想了想,她翻開文件夾里去年同期的資料,發現今年阿珍櫃上的業績,明顯比去年下降了很多。

    這也難怪阿珍會特別被樓管盯上,萬里百貨的樓管皆是具經營管理能力的人材,無論是行政,還是業務他們都會注意。

    「那妳的業績也借我抄一下。」阿珍順手也抄起黃璽芹的業績,當她看見黃璽芹昨天的業績時,嚇了一跳。

    「小芹,妳才來多久?妳業績也太好了吧。」雖然她和小芹不是同一家公司的,但在同一層樓里,多少還是有些壓力。

    「都是原本的老主顧,對品牌很死忠,我不過是守成罷了。」黃璽芹笑了笑,沒有因為自己業績高而驕傲。

    「能讓老主顧回流,也是妳厲害的地方,教我幾招吧!」阿珍也是有危機意識的,若業績再差下去,就會有撤櫃的可能,到時候她的工作就沒了,想到這點後,她便急急詢問起黃璽芹的秘訣。

    「好啊。」黃璽芹大方的告訴阿珍自己的銷售秘訣。

    她們兩人趁還未有客人靠櫃時,聊了一下天,這時巡視的樓管走來,朝她們睞了兩眼,眉頭一皺,不發一語繼續往前走。

    「……媽的。」已經當媽的阿珍,平時被自家小孩折騰,上班也要應付媽媽級的客人和吵死人的小孩,所以她一看到樓管那不滿的模樣,一下就被激怒了。

    「妳看見他臉沒有?我超想拿高跟鞋敲他的頭,那個藺東風是在跩什麼啊」

    「好了、好了,阿珍姊別氣了,他很重業績的,只要妳提高業績不就好了?」黃璽芹輕聲安撫著發火的阿珍。

    「哼,我就把業績做起來,讓他那張死人臉大變!」阿珍對著樓管的背影,翻了翻白眼。

    見狀,黃璽芹輕輕一笑,她已經很習慣阿珍討厭樓管的事,畢竟樓管和櫃姐,向來就是水火不容的。

    發完脾氣的阿珍,這時才後知後覺想到,身旁的黃璽芹似手有些不合群,不禁瞇起眼睨視她。

    「干麼用這種眼神看我?」黃璽芹被她看得心里發毛。

    「整個樓層的人,都被藺東風的吹毛求疵氣到背後頻頻講他壞話,就只有妳,我都沒聽妳罵過他,難道妳沒被他罰過嗎?應該有吧,我記得妳剛來上班那周,就因為領結、鞋子之類的小事,被開過罰單啊。」

    「阿珍姊,別說了。」一提起被罰錢的事情,黃璽芹就露出心痛的表情。「那時我被罰了六百塊。」對勤儉持家的黃璽芹來說,這六百塊的罰款就跟割她的肉沒有兩樣。

    「看吧,他真的很機車!」阿珍一聽黃璽芹被罰錢的事,比她本人還氣憤。

    不過黃璽芹卻無法開口責罵那個規矩極嚴、不講情面的面癱樓管,因為那男人,是她的救命恩人。

    攤開掌心,看著上頭的粉色疤痕,她回想起兩個月前她初來乍到,就被精神異常的顧客持刀砍傷的事。

    當時那身手矯捷阻止顧客傷人,樣貌帥氣英俊的英雄,就是藺東風。

    後來他送她去了醫院,還訓她一頓—

    「公司里有保全,輪不到妳一個弱女子在那里逞英雄。」

    在充滿刺鼻消毒水味的急診室里,對著剛縫好傷口,手被繃帶扎起的黃璽芹,藺東風沉著臉色這麼說。

    「可是,有小孩……」黃璽芹想為自己解釋,她真沒有要逞英雄的意思。

    「妳沒有嘴巴呼救嗎?」藺東風用看笨蛋的神情,萬分責備地盯著她,盯得她頭都快垂到胸口了。

    這女人真是太莽撞了,看見有小孩子就想也不想的沖上前,用自己的身體去擋刀,她可以開口示警的,對方神智不清,可她和其他顧客都是正常人,她可以逃走的。

    「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給公司添麻煩。」黃璽芹干脆地道歉,呆呆的看著自己的手,不知她剛來台北的第一天就見紅,究竟是幸還是不幸?

    嘆了口氣,黃璽芹小心的挪動手,拿著批價單要去櫃台付醫藥費時,一只指甲修剪完美的大掌,抽走她手上的批價單。

    黃璽芹驚訝地抬頭,看著藺東風那張冷淡英俊的臉。

    「雖然還未就職,但妳也算是萬里百貨的員工,醫藥費部分公司會負責。」藺東風淡然道,沒有表情的臉孔,讓人望而生畏。

    「好,那謝謝了。」黃璽芹摸摸鼻子,默默接受了他的好意。

    休養一周後,黃璽芹終于開始正式上班,但她受傷的手仍造成很多不便之處,如無法打出完美的領結,自然她就被樓管罰了錢,這時她才知道原來藺東風是五樓的樓管,而出事那一天,那個十三號星期五,是他第一天上班。

    「我說小芹,妳沒有罵過藺東風,該不會是因為被他救了之後,就對他傾心了吧?」

    黃璽芹被卷入顧客持刀砍人意外的事,整層樓的人都知道,尤其她一個多月前,手還纏著繃帶來上班。

    「他是很帥沒錯,但是人很機車,再帥也沒有用,小芹妳要回頭啊,不要被男人的皮相給迷惑了!」阿珍說著說著,還做勢要甩黃璽芹兩巴掌,打醒她。

    「所以阿珍姊,妳被藺東風的皮相迷惑過?」黃璽芹一聽就抓到了重點,眼楮閃閃亮亮,充滿戲謔笑意。

    阿珍聞言頓了頓,滿臉通紅,抬手用力捏住一臉壞笑的黃璽芹臉頰。

    「妳這死丫頭,平時不八卦,現在倒很敏銳。」

    「好痛、好痛,阿珍姊妳干麼捏我啦。」黃璽芹閃閃躲躲,想躲開阿珍的大力金剛指。「我也不是故意要發現妳秘密,誰教妳自己要說出來被我發現。」

    她們這些銷售員工作時間長、業績壓力大、櫃務繁重,又被樓管緊盯,在工作之余適時的放松是必要的,否則她們會被逼瘋的。

    于是講八卦、欣賞帥哥美女,就是她們工作之余的娛樂,而萬里百貨里不缺的,就是帥哥美女。

    從天母館調來東區的藺東風,就是近期被注意的大帥哥,不在他手下工作,且不惹惱他的話,他是個光看著就令人覺得心花朵朵開的男人。

    藺東風是個硬脾氣的男人,只照規矩來行事,半點水也不放,在他的緊迫盯人下,黃璽芹特別努力工作,因此提升了不少業績,才沒有被叮得滿頭包。

    「阿珍姊,我剛看了下班表,藺樓管明後兩天休假,妳該不會是因為看不見青春的肉體保養眼楮,才這樣折騰我吧?我是無辜的。」黃璽芹取笑著阿珍。

    「他最好快休假!」阿珍收回手,氣呼呼地道︰「他不來上班,我們這整層樓的人都很開心,一整天不用看見他機車的面癱臉,我就覺得人生圓滿了。他最好都不要回來上班,氣死我啦,我不想看見他那張臉!」

    黃璽芹摸了摸鼻子,完全不知該如何為救命恩人說些好話。

    大家……好像真的都很討厭他呢?

    其實她覺得藺東風雖然嚴格,但也滿害羞的,因為他到現在都還沒接受她的道謝,只要看她不是為公事找他,或稍微露出點想道謝的意思時,他就快速閃走了,似乎不習慣被道謝。

    一次、兩次、三次之後,她便覺得他其實很害羞,而不是真的不好相處啊。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番外篇

    午夜十二點,相連兩個房間的那道門,被輕輕地推開。

    藺東風剛在浴室沖完澡,腰間僅圍條浴巾,光|luo著上身坐在床上,停下用毛巾擦試濕發的動作,雙眸盯著打開的門扉。

    一抹笑意浮現嘴角,眼中充滿了期待。

    自黃璽芹被他強行帶回家中,兩人「算是」吵了一架,那道相連的門,就被上了鎖,沒有打開過。

    今日,他開車送黃璽芹到她原本租賃的小套房整理行李,也退了租,她正式搬進了他家——以未婚妻的身分。

    「小芹幾歲了?二十四啊……阿東他媽媽在你這年紀,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我想抱孫啦,我找個好日子幫你們把事情辦一辦,放心,你家沒人了,我也不委屈你,大聘、小聘都給你當私房錢。」

    藺輞川有一日突然這麼對黃璽芹說,她完全跟不上藺家人跳躍式的思維,完全的反應不及。

    「阿東都為你破相了,雖然是背部,可你要負責啊,小芹,以後沒有人要他了,好,你們的婚事就這樣決定了。」樓蘭更是完全不給機會,直接決定了。

    「這……是逼婚嗎?」黃璽芹看著兩位老人家說完自己想說的話後,便轉身離開,她藏不住苦笑,偏頭問了藺東風。

    「是。」藺東風一臉同情,卻沒有半點委屈的意思。「我這周末帶你去你小套房打包東西,把套房退租了。」省得夜長夢多。

    「為什麼啊?」

    「不然我搬過去也行。」他很好商量的。

    「又來這套,你的傷口還沒好全,現在是最脆弱的時候,我的套房是單人床,你要是滾下床扯到傷口怎麼辦?」黃璽芹大力反對他住到她那間小套房。

    「那你搬過來,我不能忍受有一個晚上見不到你。」藺東風的控制欲發作。

    「你這個控制狂。」黃璽芹雖然嘴里抱怨著,可也沒有拒絕的意思,乖乖聽了他的話。

    在她小套房整理行李時,藺東風忽然開口,說︰「你準備好了沒有?」

    「準備什麼?」她完全不懂藺東風在問什麼。

    藺東風直接將蹲在地上打包行李的黃璽芹拉起,推倒在窄小的單人床上,高大的身軀欺上她柔軟嬌小的身軀,纏綿萬分地吻她。

    吻著吻著,平時穩重有禮的藺東風,就開始動手動腳,大掌探進她衣擺,觸踫她發燙的肌膚。

    她驚呼出聲。「別鬧,不行,等等房東太太就來了……」

    「可惜。」藺東風嘖了一聲,當下又狠狠親了她幾下,又對于單人床窄小的空間十分滿意,因為她逃不了。

    「……原來你是個色|狼。」黃璽芹不是沒有戀愛經驗的小女生。還以為他冷情寡欲,其實不是啊……

    「哪個男人踫上自己喜歡的女人,還能做柳下惠的?」藺東風一臉的坦然。

    「不能用這張單人床太可惜了,你晚上補給我。」

    「什麼?」

    「你欠我一次。」

    這是哪門子的求歡啊,昏倒!

    「我等你。」藺東風帶著笑意的雙眸,凝視著滿臉酡紅的她,語氣充滿期待。

    黃璽芹當下羞紅了臉,可卻沒有拒絕反駁,所以藺東風便當她是答應了。

    此刻他滿心期盼著,他期待了很久,火辣刺激的夜晚……

    「阿東。」那扇門打開了,這陣子黃璽芹身體被藺東風補得漸漸豐潤起來,看起來不再像是補不起來的虧損狀態,她穿著長及至腳踩的連身T恤,一臉害羞地走了進來。

    起毛球的連身T恤跟火辣性感的蕾絲睡衣相比,她包得太緊了,布料太多了,可她清純羞澀的模樣,卻讓他瞬間硬了。

    他要親手為她脫去這身礙事的T恤,用自己的埃及棉床被單包裹她……

    「大哥哥!」

    寶貝小妹稚嫩的嗓音,吹散了藺東風腦中閃過的艷**景。

    他突然笑不出來,看著站在黃璽芹腳邊,抱著枕頭、拖著被單,笑著朝他奔來要他抱的小妹。

    「小哥哥說你今天會跟大嫂嫂一起睡覺,我也要跟你們一起睡,你看,我有帶被被和枕頭來,我要睡中間!」藺紫陌立刻說明了自己跑來的理由。

    藺紫陌嘿咻嘿咻,手腳利落的爬上了藺東風Kingsize的大床,把自己的枕頭放在兩顆枕頭的中間,拍拍自己右邊的位置,開心地道︰「哥哥睡這邊,嫂嫂睡這里,我們一起睡。」

    藺東風嘴里發苦,頭一回覺得自己的小妹,一點也不可愛。

    「噗——」

    從沒見過藺東風啞口無言的模樣,黃璽芹笑了出來,她也明白藺紫陌的出現打斷了什麼,心里也不是不覺得遺憾。

    可是看見藺東風這表情,就什麼也不遺憾了。

    「你別笑。」藺東風見她笑得那麼開心,不禁惡狠狠地瞪她。「來日方長,我有的是時間跟你算帳。」

    那飽含**的一眼令黃璽芹腳趾蜷曲,內心既期待又害怕,這愛記恨的男人,鈴怎麼跟她「算帳」啊?

    後來,黃璽芹用完全沒有踏出房間的蜜月假期,得知藺東風的算帳方式,就像高利貸討債一樣。

    「你一定會是個成功的商人。」連起身穿衣服的力氣都沒有,全身是汗地趴在床上,黃璽芹喃喃道。

    而那個放高利貸的,則一臉饜足,啄吻著她光luo的背,笑說︰「我是,我叫了客房服務,吃完我們繼續。」

    「不要了!藺東風,我們去沙灘走一走,我第一次出國,一次來夏威夷耶!我要去買爸媽、阿從、阿楊、小紫還有親朋好友的禮物!」

    「……在只有我們兩個人的床上,你還想著別人?」那名成功的商人惱怒了起來,將半死不活的妻子抱往浴室而去。

    「不要浴室!」黃璽芹發出很不像她的尖叫聲。「阿東,好了啦,你放過我嘛……我們出去走一走,拍拍照,要是回去沒有照片交代,你要我怎麼做人……」見尖叫無用,她干脆用起撒嬌攻勢,軟軟地央求。

    而軟軟的央求很快的就變成了嬌吟求饒,可見她完全無法辨法抵擋這位成功的商人。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番外篇一

     「嫂嫂,你看,我有情書。」

    黃璽芹成為藺家的一分子之後,便成為藺紫陌的護花使者之一,一日接她下課時,藺紫陌害羞地給她看今天收到的情書。

    「宋學民問我要不要當他的女朋友。」

    「真的啊?」邊捏著藺紫陌肉肉的小手,黃璽芹邊笑了出來,覺得小朋友說起戀愛話題,非常的可愛有趣。「那你喜歡他嗎?」

    「一點點。」她害羞的紅了臉。「他有問我要不要當他的女朋友,但我還沒有答應。」

    真、是、可、愛、死、了!

    黃璽芹被藺紫陌可愛害羞的萌樣萌到翻掉,可還是正色道︰「沒有錯,不能馬上答應他,要好好考慮,小紫,你交過幾個男朋友?」

    她只是隨口一問,沒有認真的意思,只是大人想要鬧鬧小朋友而已。

    可惜藺紫陌還沒有回答,就聽見來自地獄的聲音——

    「宋學民是誰?!叫他給我出來!」

    眼前暴跳如雷,一副要殺人似的人,是剛從美國受訓回來,身形變得更為結實的藺垂楊。

    「他在里面嗎?」眼看藺垂楊就要沖進幼兒園找人算帳了。

    「完蛋了,來不及了。」藺紫陌露出完蛋的表情。「本來要跟嫂嫂說不能跟哥哥講,現在小哥哥知道了,大哥哥也會知道……嫂嫂,我的生日會不能請宋學民了。」說完,藺紫陌扁起嘴。

    有時候藺紫陌會把秘密告訴她,然後交代,「可以跟爸爸、媽媽說,但不能跟哥哥說喔,哪一個都不可以,嫂嫂,打勾勾。」

    黃璽芹以前只覺得藺家男人對藺紫陌的照顧,不過是過于疼愛,直到她成為這家中的一分子,才發現這三個男人,是非常嚴重的妹控。

    「藺垂楊,你有事嗎?!不要鬧,你給我回家!」黃璽芹發揮長嫂威嚴,喊住像頭斗牛般的藺垂楊,要他速速回家,不要搗亂。

    大哥很愛大嫂,對大嫂不敬死的就是自己,所以藺垂楊很干脆的回頭,開車送小妹跟大嫂回家。

    黃璽芹本以為沒事了,可想不到回家後,還有一場風波等著。

    「宋學民是誰?為什麼你沒有跟大哥哥說?你班上什麼時候有個叫宋學民的男生?」藺東風此刻像極了抓到念國中的女兒偷交男朋友的老爸,口吻非常的嚴肅。

    「他有跟江浩然一樣偷親你?」

    「……還有牽我的手。」藺紫陌看大哥嚴肅的臉,她不敢隱瞞。

    一聽見小妹被親了,還有被牽了手,藺東風表情像是妹妹吃了大虧般難看。

    「大哥哥……江浩然是誰?」藺紫陌一臉茫然。

    藺東風臉色不太好看地回答,「你小膏的時候,坐你旁邊偷親你的小男生,你說他是你男朋友。」他到現在都還記得那個偷吃小妹豆腐的小**,想到就想掐死他!

    「有喔?」藺紫陌早已完全不記得,還一臉驚恐。

    「小紫,哥哥跟你說過,你是我們的寶貝,除了家人,你不能給人抱,不能給人親,也不能跟別人牽手,不姓藺的男生都不可以,當然也不可以交男朋友,我不會把你交給我不認同的男人,情書,我們一起燒掉,嗯?」

    「好。」小女孩完全沒有反抗,乖乖地交出了情書,在大哥的眼皮子底下毀屍滅跡。

    「以後有男生偷親你,你就揍他。」笑咪咪在一旁看著大哥發火,始終不發一語的藺從容,一開口就很血腥暴力。「打到他滿地找牙。」

    「那個……」雖然很不想在藺東風生氣的時候開口,可黃璽芹實在忍不住要提醒眼前盛怒的男人。「小紫才六歲,那個小男生……應該也才六歲吧。」六歲的小男生懂什麼?就算偷親也不至于太過,沒必要像小紫吃了大虧一樣生氣。

    「沒有一個男人能踫小紫一根手指頭。」藺東風深沉的眼看著黃璽芹,一字一句道︰「六歲就不是男人?」

    因為是黃璽芹,心愛的妻子,所以他才告訴她,對于小自己二十三歲的小妹,他是懷著什麼心態。

    就是個變態,這是黃璽芹得到的結論。

    她不禁翻白眼,想要為藺紫陌爭取,誰知……

    「我知道了,大哥哥,以後我會離男生遠遠的。」藺紫陌完全沒有任何反抗地答應了。「親我的,通通打下去!」邊說著邊用力揮拳頭。

    黃璽芹嚇得差點掉下巴,她知道藺紫陌很乖巧聽話,個性也很好,沒有想到會乖成這樣。

    聽見小妹的答復,藺家三兄弟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神情,溫柔地摸摸她的頭,對她說︰「小紫好棒。」

    黃璽芹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說這四兄妹了。

    「你們一直要小紫聽話,管這管那的,幫小紫做決定,她現在小不懂事,又崇拜你們,等她大了叛逆期到了,隨便一個點她就翻臉,我看你們到時候肯定會後悔把小紫教得這麼不能受委屈,又一直讓她委屈!」

    「我藺東風的妹妹,怎麼可能受委屈?我只給她最好的。」藺東風完全不把愛妻的警告放在心上,認為算無遺策,無所不能的自己,會是小妹一輩子的依靠,是小妹一生最愛的男人。「我說的,都是對的。」

    直到他年紀大了,藺紫陌也不負他期望,成為一名亭亭玉立,孔武有力的少女時,他開始擔心以小妹這樣的性格,會不會在愛情上受盡苦楚?

    想起黃璽芹在遇見自己之前,也曾遇人不淑……一想到這里,藺東風整個人都不好了,于是他幫妹妹安排了一個擁有專情血統的男孩當未婚夫,在她二十七歲時告訴她,這樁婚約是在她十六歲的時候就安排好的。

    「你當我七歲嗎?!什麼都不懂嗎?你們如果要我當沒有大腦的芭比娃娃,就不應該從小就教我這麼多東西!我一直很聽話,不讓你們擔心,結果呢?這算什麼?!

    連婚姻都安排好了,爸爸、媽媽有安排你們結婚的對象嗎?為什麼我就要被安排?我受夠了!」藺紫陌用力一拍桌子,餐桌上的菜被她滿含怒氣的一掌,震得掉得到處都是。

    藺紫陌飯也沒吃完,便拿起桌上的手機,沖出了家門。

    頓時,藺東風覺得自己的心髒病要發作了……

    「早就說過,你們這樣做太不尊重小紫,她果然生氣了!」黃璽芹數落著做事太過霸道強勢的丈夫,還故意在他傷口上灑鹽。

    既擔心又心碎的藺東風,走進自己的書房,拿起桌上的相框。

    和妻子照片擺在一起的,不是和自己極為相似的優秀長子,也不是孝順又乖巧的次子,而是小妹小時候的相片。

    伸手撫摸相框,藺東風嘆息,想著心愛小妹出生的時候,只有那麼一丁點大,現在……會跟他頂嘴,傷他心了。

    「唉……」

    藺東風活到五十歲,一生沒有什麼事能難倒他,此刻卻無能為力的長長嘆了口氣。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美好結局 黎孅

    一直以來,我都是寫著有美好結局的愛情故事,因為我們都知道,現實生活里,美好的愛情是多麼稀有珍貴。

    我剛開始全職寫稿的時候,就認識了一位姊姊,當時她懷孕了,她看著我爬格子,一步一步累積讀者群,我也看著她可愛的小孩出生。

    幾年前她離婚了,一個人撫養小孩。

    在愛情里,她跌跌撞撞,從不喊疼,讓我很心疼。

    很多人知道了我的工作後,都會希望我寫他們的故事,其實我對這樣的狀況都會手足無措。

    可有一天,認識多年,從來不會要求我寫任何題材的美美媽咪,對我說,她希望我在書里給她一個美好的結局,我竟然一點也不手足無措地說好。

    而那時我寫完了《負心漢》,說真的,寫完後,我覺得有點心虛,我不認為那是我想給她的美好結局,因為故事的設定,跟她的狀況差了十萬八千里。

    「不能寫個離婚婦女帶著小孩找到好男人的故事嗎?」美美媽咪這麼問我。

    「不行。」我回答的很心虛,當然我也不想寫她跟前夫復合,一點也不想。

    當時的羅曼史,還有一些限制,美美媽咪于是有點遺憾,可看到成書還是很開心,開心到哭了,謝謝我給她一場美夢。

    然而那時的心虛一直延續著,我一直想著有一天,我一定要寫一個真正的,我想讓她得到的美好結局,不要跟前夫復合,出現一個喜歡她這個人、包容她過去的男人,愛她也愛她的小孩。

    在寫《惡男看走眼》的時候,女主角翟以菡的三個哥哥們,在我腦中的形象越來越鮮明,完稿之後,我有了兩個想寫的人物,其中一個,就是這本故事中的女主角,黃璽芹。

    她是一個有過去的女人,曾經懷過男友的小孩,但小孩沒有生下來,她帶著這個傷痛,遇到了男主角。

    我突然覺得——對耶!以前都是寫男人離婚帶小孩,有不好的婚姻和過去,最後遇到女主角,走出黑暗,那麼曾經在愛情里受傷的女孩們,也可以呀!

    我覺得1+1才是我想給美美媽咪的,她的美好結局。

    于是我先寫了大哥的故事。

    但在創作過程中,一直有點邏輯上的問題,那就是……翟以菡已經長大了,她大哥大她那麼多歲,我現在來寫大哥年輕時的故事,時空的差距讓我寫起來綁手綁腳,二十年前哪來的捷運呀……而且五十幾歲男人的性格和二十八歲男人的,是差很多的吧!

    又加上另兩個故事的設定,到中期我覺得有點卡,于是我做了任性的決定——

    我把這三兄弟的故事獨立出來,背景、姓名改變,就當做是別的故事吧。

    所以啦,感覺藺家三兄弟的小妹妹小紫,有那麼一點點翟以菡的影子時不用懷疑,沒錯,小紫的確是她的影子!

    至于三兄弟的性格變了,沒錯,那真的是變了!

    上一本主題書《福妻反撲》,有讀者反應了設定上矛盾,那是因為在修稿時,是我感冒最嚴重加上搬家的水深火熱期,而我也把故事想得太復雜,沒有給出版社太多的時間,往後我會注意控制好時間,再帶給大家輕松簡單、好看有趣的故事。

    希望大家喜歡這個故事,也歡迎來找我玩!

    黎孅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lilyannal07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X

TOP

Thx

TOP

谢谢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3Q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