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彌《家有醫閨》[娶妻不閒之三]


出版日期:2016-06-08



吼,這個寶賢王果然是如傳說中的腹黑任性、恣意妄為,
她喬裝成離家出走的哥哥進到太醫院當太醫,已經夠膽戰心驚了,
他竟然還跟皇上推薦要她跟著去秋獵,且他不知為何總愛找她麻煩——
她偷偷烤了四條紅薯,他硬是搶走吃了三條,活該他隔日腹脹難受脾胃虛;
明明帶了一堆侍婢小廝,卻要她這太醫幫他按摩、推揉腰背;
而秋獵的馬匹被人下了毒,他竟要她去醫馬,她又不是獸醫……
一場好好的秋獵就在幾位皇子的爾虞我詐中草草提前結束,
正以為可以安然回到京城,偏偏這位身虛體弱的王爺染了風寒,
在替他醫治的過程中,她發現他跛足了十年的左腳,明明與正常人無異,
王爺一臉不信,要她好好檢查,她不過按捏幾下、扭動足踝,
他竟然就……好了?!不但完全不跛,還健步如飛,這也太詭異了吧,
他送了她貼身玉佩當謝禮,讓她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兩人回到京里便少見面,她該開心的,但心里卻有些莫名的悶,
誰知卻在此時傳來他在府里被蛇咬的消息……


  楔子

    陽光穿透濃綠茂密的樹葉,在幽暗的山林里投下一片暖亮的光芒,不時響起的蟲鳴鳥叫聲,讓寂靜的山里多了分生氣。

    忽地,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傳來,緊接著響起一聲驚呼聲,驚得棲息在枝椏間的鳥雀紛紛振翅高飛。

    「啊——」眼睜睜看著丈夫被人一刀砍殺,懷孕的婦人摔跌在地,驚駭得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只能神色驚恐的扯著嗓子尖叫。

    「你別急,輪到你了,很快你們夫婦就能團聚。」男人粗嗄的嗓音帶著冷酷的笑意,與身邊的另一名同伴,舉起還沾著血跡的刀,朝她走過去。

    當年下手殺第一個人時,他拿刀的手還有些抖,而現下,他不僅手不抖了,殺人時嗅聞到的血腥味還會令他亢奮,尤其看著這些人在他面前驚懼顫抖的跪地求饒,更是叫他得意不已。

    熬人神色駭然的撐著大腹便便的身子往後挪了兩步,心知難逃一死,她不甘心的恨聲質問︰「你們究竟是誰?我們夫婦與你們無冤無仇,你們為何要殺我們?!」

    「我們是誰你無須知道,怪只怪你不該懷了身孕。」

    雖然兩名殺手都穿著一身黑衣且蒙面,但從嗓音里可以听出這次開口的是一名女子,說完,她便毫不留情的提刀朝那婦人的肚腹劃去一刀,她手起刀落,一刀就將婦人開膛剖腹。

    熬人痛得淒厲慘嚎,即將為人母的她,即使將死,仍下意識的抬起手想保護腹中還未出世的骨肉。

    那名男殺手殘酷的舉刀朝她咽喉割去,斬斷她最後一絲生機,噴涌而出的鮮血濺灑在她臉上,她暴瞪著雙目,僵硬扭曲的面容彷佛透著無盡的怨恨。

    女殺手彎下身子探向婦人被剖開的肚腹,伸手掏出她腹中血淋淋的嬰孩,這時,附近的草叢間突然傳來一聲異響,驚動了兩人。

    「是誰?出來!」男人喝斥一聲,提刀警戒的注視著那處微微晃動的草叢。

    等了片刻,對方仍沒有出來,兩人互覷一眼,女殺手取出一塊布將那嬰孩給包裹住,兩人便朝那處草叢走過去。

    提刀撥開草叢四處尋找,卻怎麼也不見人影,女殺手出聲道︰「也許是蛇或野獸。」

    然而兩人待回到適才之處,欲像往常那般毀尸滅跡時,卻發現方才被他們殺死的那對夫妻的尸首竟消失不見,他們循著血跡一路追尋,來到一處山崖。

    女殺手忖道︰「八成是你剛剛沒把那男人給殺死,他留了一口氣,趁咱們離開時,拖著他妻子的尸首想逃走,力竭摔進了山谷……」

TOP


第一章

    江府。

    江寧安一大早起床漱洗後,興匆匆換上太醫院的靛青色圓領官袍,接著她坐在鏡台前,一邊讓貼身侍婢半夏幫她梳頭束發,一邊拿著自個兒特別調制的漿糊,朝臉上涂抹。

    半夏俐落的為她梳好發髻,再拿起一頂黑紗官帽替她戴上。

    將下半張臉仔細抹上一層漿糊後,江寧安轉過身子吩咐道︰「半夏,快幫我把那些胡子黏上。」她手上沾了漿糊不方便再拿胡子。

    半夏連忙拿起擱在一旁的胡子,彎著腰小心替她把胡子黏在臉上。

    頃刻間,江寧安從一個娟秀的俏佳人,變成蓄滿落腮胡的漢子。

    她睜著一雙圓亮的眼楮,直勾勾盯著銅鏡,滿意的看著自個兒此刻的模樣。

    「怎麼樣,像不像?」

    半夏頷首道︰「您同少爺原就都長得像夫人,連個子都差不多高,這胡子一黏上,就像了八、九分,只差了聲音不像,您先前說有辦法,這是打算怎麼做?」她好奇的問。

    江寧安擺著手,語氣低沉而急促,「餓死了,半夏,快去吩咐廚房給我炒幾個菜送過來。」

    半夏听了驚奇的瞠大眼,「好像少爺,不、不,這聲音簡直一模一樣。」

    江寧安抬起手輕輕摸了摸臉上的胡子,得意的咧著嘴笑道︰「厲害吧。」

    半夏滿臉佩服,「厲害!小姐,您這本事打哪學來的?」她服侍小姐也有五、六年,從不知小姐竟有這變聲的本事。

    「這是幼時有一年我去外祖父家避暑,外祖父愛看戲,總帶著我去,去了幾次後,我認識了個戲班子的人,他能變著腔調學人說話,我見了好玩,便同他學了。」那年半夏還沒來江府,所以不知此事。

    半夏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老夫人放心讓小姐扮成少爺的模樣。」她想老夫人定是早就知道小姐有這能耐。

    房門外,一名婆子來問道︰「小姐,您準備好了沒?老爺在問了。」

    江寧安起身回了句,「這就來了。」她上前開了門。

    那婆子見到她,嘖嘖稱奇的將她從頭看到腳,「若不是知道少爺這會兒不在府里頭,奴婢定會以為您就是少爺呢,像,真是太像啦。」

    江寧安學著兄長咧著嘴嘿嘿直笑著。

    「我去見爹。」

    約莫兩年前,有次她在祖母那兒閑聊時,祖母忽然說起她和大哥眉眼長得頗為相似,若是在臉上黏上大胡子,怕是一時沒人能認出來。

    她听了一時興起,便讓人去找來胡子,就這麼黏在臉上,當時祖母瞧了,直呼像。那時半夏不在,她扮成大哥的模樣,只有祖母和她房里幾個伺候的丫鬟、婆子瞧見。

    這也是為何這次大哥為了研究西南的一種奇癥,留書出走,她提出想要頂替兄長去太醫院當差的要求時,祖母會答應她的緣故,之後還幫著她說服了爹。

    母親早逝,她打小就是跟著祖母長大,祖母也懂醫術,但她醫術並不是承襲自江家,而是另成一格。

    從小在祖母教導下,她將祖母那身本事也學了個七七八八,喬裝易容替人問診治病,已不是第一次了。

    出了房門,江寧安來到前廳,見祖母和父親都坐在堂上,父親看見她時,有些訝異的瞪著她直瞧,她笑咪咪的大步來到祖母和父親跟前,用著兄長的嗓音向兩人請安。

    「雲庭向祖奶奶和爹請安。」

    江老夫人笑容滿面的頷首,覷向坐在一旁的兒子,溫聲問︰「如何,可像?」

    江修儀委實挑不出毛病,只得點點頭,起身道︰「娘,時辰已不早,我帶寧安去太醫院了。」

    「祖奶奶,我走了。」江寧安快步跟上父親,圓亮的雙眼里漾開一抹喜悅的光采。

    她要當太醫了。

    長華宮,太皓閣。

    「父皇,兒臣已遵照您的吩咐,擬好這次秋獵隨行官員的名冊,請父皇過目。」這次秋獵的統籌由太子羅東景負責,他呈上名冊後,便垂手侍立在一旁,等候父皇裁示。

    啟元帝看完太子呈上的名冊,想起一事,問道︰「朕听說這曹國公府近來與成平侯府不睦,是怎麼回事?」

    這曹國公與成平侯也在這次秋獵的名單中。

    「兒臣听聞,據說這曹國公的三公子與成平侯的世子,日前為了一名風月女子爭風吃醋,成平侯世子失手打傷曹家三公子,兩家因此起了嫌隙。」羅東景稟告完這事,接著請示道︰「這次秋獵是否要劃掉其中一家,免得他們又吵鬧起來,驚擾了聖駕。」他容貌端正雍容,是所有皇子里,相貌最像啟元帝的皇子。

    此時坐在太皓閣里的除了啟元帝,尚有一人,他姿態閑適的品著茶,那雙微挑的桃花眼漫不經心的透過敞開的軒窗,覷看停在外頭欒樹上的一對畫眉鳥。

    听見太子的話,他收回眼神,望向坐在御案後的父皇,臉帶笑意的出聲。

    「父皇,兒臣有個主意,他們兩人既然為了個女人相持不下,不如就讓他們藉著這次秋獵一較高低,瞧誰獵到的獵物多,那女人就歸誰。」

    「七弟,讓曹國公家三公子與成平侯世子為了個風月女子在秋獵時一較高低,這若傳出去,曹國公府和成平侯府只怕會成為百姓笑柄。」羅東景不太贊成,覺得如此太兒戲了。

    「他們都不顧自個兒的臉面,為了個女人爭風吃醋,二哥又何必為他們顧慮?說不得他們兩人也願意。」羅東麟輕描淡寫的瞧了兄長一眼。他面容清俊,一雙上挑的桃花眼,肖似已故的母妃,薄唇挺鼻則肖似父皇。

    「兩年一度的秋獵乃朝廷大事,這不僅是為了考校皇族子弟和將士們的騎箭之術,也是為了讓父皇藉此機會聯系君臣之情,讓他們兩人在秋獵中爭奪一名風月女子,委實不適宜。」

    羅東景覺得這位七弟八成想找樂子,才出這主意,換了旁人他倒是無所謂,可那成平侯是他這邊的人,他不得不出言維護。

    羅東麟斂了笑意,一臉正義凜然的開口,「二皇兄誤會臣弟的意思了,臣弟並非是要把這事在秋獵上鬧得人盡皆知,而是想藉此調停曹國公府與成平侯府的嫌隙。這曹國公家三公子與成平侯世子為了個風月女子便不顧昔日情誼,臣弟不過是想給他們一個堂堂正正的機會,讓他們兩人藉此化解彼此的仇怨,輸的一方日後便不能再糾纏不休。」

    見他話說得這般用心良苦,羅東景卻仍是無法相信這位素來隨心所欲、心思難測的七弟出這主意是出自善意,正要再說什麼時,啟元帝已開了金口。

    「秋獵本意是要讓皇族子弟與朝中將士藉此來鍛鏈騎射之術,每次得前三名皆有賞賜,曹國公府與成平侯府自也可參與競逐。」

    羅東景听出父皇的言下之意,是贊成七弟的提議,不得不咽回要出口的話,改口道︰「是,那麼這次後宮隨行的妃嬪以及隨行的皇子,不知要如何安排,還請父皇示下。」皇長子幼時便夭折,而數年前皇後病歿後,父皇便未再立後,目前後宮以三皇子的母妃靜貴妃與他的母妃蘭貴妃為尊,不過如今最得聖寵的卻是雅妃。

    啟元帝略一沉吟,指示道︰「後宮這次就帶雅妃和靜貴妃一塊同去,至于皇子,朕記得去年是帶老四、老五、老八,今年就帶老三、老六、老九吧。」

    「兒臣遵旨。」羅東景恭敬的一揖。

    羅東麟忽提出要求,「父皇,這次秋獵兒臣能同去嗎?」這次秋獵有熱鬧可看,他豈能錯過。

    「七弟想去秋獵?」聞言,羅東景微訝,隱晦的瞟了眼他的左腳。

    「兒臣這幾年因腳有殘疾,幾次秋獵都未能隨行,最後一次去還是在十年之前,這許多年未曾參加,著實有些想去。」羅東麟抬目望向父皇,語氣里流露出一抹渴望之意。

    啟元帝想起老七的腳就是在十年前那次為了救他,而遭毒箭所傷,過了這麼多年,這是他頭一次主動要求想去秋獵,他心疼之余,頷首道︰「難得東麟想去,那就去吧。東景,你好好安排一下。」

    「是。」羅東景應道。九個皇子里,父皇愛寵最重的便是老七,他也是九個兄弟里最早封王的皇子,封的還是親王里地位最尊貴的寶賢王。

    前任寶賢王膝下無嫡子,前年過世後,才剛十七歲的羅東麟便被晉封為寶賢王。

    一般親王最多能食邑萬戶,但寶賢王卻能食邑二十萬戶,封地還是在最富庶的暢州。

    案皇這一封,引得不少皇子又嫉又羨,然而這卻也讓他徹底放下心,因為寶賢王地位雖尊貴,然一旦受封,便意味著他從此絕了問鼎大位的資格。

    這是老祖宗在開朝時就訂下的規矩,寶賢王負有監國之責,不能覬覦染指大位。

    他明白父皇之所以冊封老七為寶賢王的目的是想保護老七,讓他不涉入諸皇子之爭,二來是在讓他安心,老七不會與他爭奪皇位。

    得到了父皇的允諾,羅東麟起身告退,「多謝父皇,兒臣告退。」

    羅東景瞥向他微跛的左足,心忖,倘若老七不是腳有殘疾,體虛身弱,以父皇對他的愛寵,這太子的身分,說不得便落到他頭上了。

    不過如今他已不可能成為他的對手,最近老三動作頻頻,他思忖著該如何藉著這次秋獵,好好拉攏這位心思難以捉摸的七弟站在他這邊。

    離開宮里已近午時,羅東麟沒去以往常去的金滿堂酒樓,而是去了近來發現的一處好地方,一家門面普通的尋常客棧。

    客棧里已高朋滿坐,因這里酒食滋味不錯,價格又不貴,因此城里百姓常呼朋引伴來此飲酒用飯。

    因他近日常來,每回打賞又多,店小二殷勤的將他領到他慣常坐的角落,隨行的兩名侍衛也在他左右兩側坐下。這兩名侍衛是兄弟,兄長叫陶左,弟弟名叫陶右,兩人是孿生子,面貌生得極為相似,都長著一張陽剛的國字臉。

    外出時,羅東麟常讓隨從同桌而食。

    上了酒食後,羅東麟一邊進食,一邊听著客棧里那些人的閑話。

    在這種地方,常常能听到平常听不到的各種離奇故事,或是小道消息,或是哪位達官貴人家的丑事。

    此刻,左邊那桌的人正在談論著曹三公子與成平侯世子之事——「……你們听說沒,那卷春樓的思晴姑娘已幾日不見客,可把曹三公子和世子爺給急紅了眼,昨兒個兩人在卷春樓前遇上,差點又再大打出手哩。」

    「這思晴姑娘究竟生得什麼模樣,竟讓這曹三公子和世子爺搶成這般?」

    「那模樣自然是生得國色天香、閉月羞花。」

    「嘿嘿,我告訴你們,我听說這思晴姑娘心悅的人,可不是這為她爭得面紅耳赤、頭破血流的曹三公子或是世子爺,她心悅之人另有其人。」

    「是誰?」同桌的人熱絡的追問。

    那人壓低了嗓音說了幾個字,羅東麟沒听清楚,看向坐在左側的陶左,陶左乃習武之人,耳目敏銳,即刻在他耳邊回道︰「是三皇子。」自家主子愛看熱鬧又愛听閑言閑語,他自開始保護主子以來,練得最好的便是耳力。

    羅東麟點點頭,似乎對這事並不意外,這時右前桌的人提了另外一件事,吸引了他的注意——「這世上當真有妖怪?」

    「世上之大自然是無奇不有,否則你說為何查來查去,始終找不到那些失蹤孕婦的下落,怕是全被那會食人的妖怪給吃了。」

    「這事我怎麼不曾听聞?」

    「這事是發生在附近的幾個縣城,不在咱們京里,听說那些失蹤的孕婦都是即將要臨盆的呢。」

    羅東麟啜了一口茶,此時听見附近傳來一道似曾听過的低沉嗓音,他抬目望過去,瞥見坐在右前方有一名蓄著落腮胡的男子與兩名年紀相仿的青年,三人一邊討論病狀,一邊飲茶用飯。

    「……體質若是太寒,經脈冷,無法禁受補藥,應要先服食暖脾胃的藥才成,所以在下以為應先給病人吃健脾丸,等胃口開了,再服五味異功散……」

    羅東麟認出那名滿臉落腮胡的青年是太醫院的太醫,名叫江雲庭,醫術不錯,三年前他曾大病一場,換了數位太醫,病情皆無起色,直到換了這江太醫,那病才好。

    三年不見,難得在此遇上,羅東麟正打算讓侍衛叫他過來說幾句話時,客棧里忽然有一人噎著了,他先是捶打著自個兒的胸部,接著急得伸手摳著咽喉,想掏出噎著他的食物,坐在他同桌的人見狀也幫忙拍著他的背,還有人倒來茶水,想讓他配著茶水,將那噎著他的食物給咽下去。

    但這些都沒用,那人被噎得整張臉漲得紅通通。

    听見那邊傳來的動靜,正與同僚說得興起的江寧安,忙不迭走過去,出聲喝斥,「別動、別動,你們別再亂來,都讓開!」

    「大胡子,你沒瞧見這人噎住了,他們是在幫他。」一旁有人出聲道。

    江寧安一手一個將圍在那人旁邊的兩人給撥開,語氣著急道︰「你們這麼做不對,只會害了他,快快,都給我退開,讓我來。」

    「大胡子,你行嗎?」那兩人見朋友被噎得都快沒氣了,擔憂又懷疑。

    「我是大夫,我能救他,快幫我扶他站起來。」她一個人扶不起那高壯的男人,招手讓旁邊的人扶他一把。

    一旁的人搭了把手,扶他站起身。

    江寧安站到那男人背後,從後方兩手環抱住他,一手握拳頂在他的肚臍上,另一只手環抱其上,連續反覆用力朝上方壓擠數次。

    眾人不曾見過有人這般施救,不明所以,面面相覷。

    「他這是噎到了,你這樣做真能救他嗎?」有人提出質疑。

    江寧安的幾個同僚也來到一旁,驚詫的看著她反覆推擠按壓那人的上腹部。

    「江大人,你這是在做什麼?」

    她一邊吃力的朝那人的上腹壓擠,一邊回答,「我這是要藉著壓擠這人的腹部,好使噎住他的異物能順勢擠出來。」

    客棧里不少人好奇的跑過來圍觀,知曉主子愛看熱鬧,陶左陶右一左一右的站在主子前面,將擋住主子視線的人全都給撥開,好讓主子得以瞧得清楚。

    「這樣也成嗎?以前倒是從未見過有人用這種手法救人。」有人疑惑道。

    「可不是,這能成嗎?」

    羅東麟心里也有些狐疑,靜默的瞧著江寧安那瘦弱的身子,吃力的抱著那高壯的男人,使勁的壓擠著那人的上腹。

    「要是不成你可別硬來,這出了人命可不得了。」有人勸了聲。

    就在這人的話剛說完,噗的一聲,一個異物從被噎的那人嘴里給嘔了出來,圍觀的眾人登時嘩然。

    「喲,真給吐出來了!」

    他一吐出來,江寧安便趕緊松手,這人太壯了,方才她可是用了吃奶的力氣才把那異物給逼出來。

    那人的朋友連忙關切的詢問他,「何兄,你沒事了吧?」

    那人喘了幾口大氣,這才擺擺手,然後看向江寧安,拱手道謝,「多謝這位兄台的救命之恩。」

    適才他覺得自個兒似乎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這噎住他的東西要是沒吐出來,他這條老命可就一命嗚呼了。

    江寧安學著兄長咧著嘴,不在意的笑道︰「沒事,舉手之勞,兄台下次進食可要當心些。」

    她一說完,身邊的兩個同僚便拽著她贊道︰「江兄,瞧你方才那手法很簡單,想不到竟還真管用。」

    「可不是,只是那般壓擠幾下,那噎住的東西竟就吐出來了。」

    江寧安見他們似乎想學,覺得這方法能救人,便也無私的當場就教給他們,一邊解說一邊比劃著,「要是有人噎著吐不出來,就要站在這人的身後,兩手這樣抱著他往上壓擠……」

    除了那兩位太醫院的同僚,客棧里其他人也跟著她把這套手法給學了起來。

    教完這套手法,見時辰已不早,江寧安連忙和同僚匆匆趕回太醫院,羅東麟來不及叫住她。

    目送她離開,他抬手撫著下唇,眸里流露出一抹興味。

    江修儀正在擬這次秋獵太醫院要隨駕的太醫人選,這次那位向來體虛身弱的七皇子也要伴駕前去,皇上昨兒個已差人來吩咐,要多加派兩位太醫隨行。

    他擬了幾人,正準備命人送去給負責此次秋獵的太子過目時,有個太監過來傳達主子的旨意。

    听完,江修儀詫道︰「張公公的意思是說,寶賢王指定讓江太醫此次也隨行前往秋獵?」

    「沒錯,咱們寶賢王稱贊江太醫醫術精湛,因此特意指定他此番隨駕前往,這事江院使看著安排吧。」

    張公公料想這江太醫能得寶賢王青眼,這等好事,江院使應不會推拒才是,不想竟听江修儀道︰「江太醫年紀尚輕,經驗不足,您看可否換成秦太醫?秦太醫的醫術也很精湛。」

    兒子私自留書出走,這會兒頂替他的是女兒,江修儀才不願讓她隨駕前去秋獵,以免暴露身分。

    張公公略一思索,以為他這是為了要避嫌,勸了他兩句。

    「江院使,這寶賢王指的是江太醫,咱家可不敢違背王爺的意思。咱家知道這江太醫是令公子,您就別顧著謙虛避嫌了,能得王爺稱贊,這對令公子日後的前途,可是大大有好處,您照著王爺吩咐的來辦就是了。」

    聞言,江修儀有口難言,送走張公公後,神色凝重的盯著桌案上剛擬好的名單,這好端端的,寶賢王怎麼會突然派人來指定,要兒子此番隨駕去秋獵呢?

    他擔任太醫這二、三十年來,自問多少能看出幾位皇子的性情如何,唯獨這位七皇子他看不透,他時而任性妄為,時而卻又溫和謙遜,讓人難以捉摸,偏生他是最得聖寵的皇子,得罪不得。

    這事也不知是福是禍,令他有些憂心,思忖片刻,他差人將女兒叫過來詢問。

    「你可識得寶賢王?」

    江寧安搖頭表示不認識,她才進太醫院不到十天,還沒機會見到這位大名鼎鼎的王爺。

    江修儀狐疑道︰「那為何寶賢王特意派人來知會我,讓你此次秋獵時隨駕前往?」

    江寧安想了想問道︰「爹,那寶賢王是怎麼說的?」

    江修儀將適才張公公所說的話告訴女兒。

    听完,江寧安直頷首,「寶賢王稱贊大哥醫術精湛沒錯啊,大哥的醫術確實很好。」他尤其愛鑽研一些疑難雜癥,一旦遇上,不鑽研出個究竟來不肯罷休。

    原本大哥是不欲進太醫院,比起為那些王公貴族治病,他更想為百姓治病。

    可他們江家幾代以來都是太醫,因此爹認為大哥也應當進太醫院任職才是,于是在三年前逼著大哥進了太醫院。

    這次發現那樁奇癥,大哥有意想辭官前往西南查探究竟,可爹不準他辭官,大哥無奈之下,才會私自留書出走,前往西南查看那起令他疑惑不解的奇怪病癥。

    江修儀輕斥了句,「你大哥醫術好那是你大哥的事,這會兒在太醫院的是你。」也不知這寶賢王是安了什麼心眼,他是擔心女兒。

    拍了拍自個兒的胸脯,江寧安提醒父親,「爹,我醫術也不差啊,您知道我今兒個在客棧里救了個被噎著的人嗎?」她接著興高采烈的將今天在客棧發生的事告訴父親。

    听完女兒所說,江修儀忖道︰「莫不是這事被寶賢王給听說了,所以這才派人來要你秋獵時隨駕前去?」說完,他這才忽然記起,幾年前寶賢王有次得病,換了幾位太醫都沒能治好,最後似乎是甫成為太醫的兒子替他給治好了,莫非寶賢王是因這事,才要兒子秋獵時隨駕前去?

    「爹,既然王爺讓我去,那就去吧,我這輩子還沒去過秋獵呢,正好可以長長見識。」想起這次能前去秋獵,江寧安頗為期待。她不以為寶賢王高高在上的一個王爺,會費什麼心思來對付她這麼個小小的太醫。

    「你可知秋獵不比平常……」

    見父親似是不贊同,不等他說完,江寧安連忙模仿兄長的表情,仰起下顎,用著大哥的嗓音說道︰「爹無須擔心,這事孩兒能應付得了,讓孩兒去吧。」

    霎時間,江修儀覺得眼前的人彷佛就是那離家出走的混帳兒子,有些恍惚,稍頃回神後,瞧見女兒是真的想去,先前寶賢王又特意派人來欽點,這趟她不去也不成,只得叮囑她,「這隨駕秋獵可輕忽不得,你可得時時刻刻警醒點。」

    見爹答允了,江寧安高興的應道︰「爹放心,我定會小心再小心。」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陽光晴子《家有廚秀》[娶妻不閒之一]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181

春野櫻《家有財婦》[娶妻不閒之二]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182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

    愛在心里口難開香彌

    交稿後,忽然想起很久之前曾寫過一本書,男主角的個性跟羅東麟有些相似,都是那種心里喜歡,卻傲嬌的開不了口,只能用一些奇特的方法來表達自己的心意。

    那本書名是《魔石》,男主角喜歡女主角,但說不出口,于是利用大學里流傳多年的香蕉芭樂節,來向女主角表示心意。

    在這天如果收到芭樂,就表示那個人討厭你,如果收到香蕉,就表示那人喜歡你。

    于是男主角送了女主角一箱水果,在上面放著芭樂,底下則藏著香蕉。

    結果他這番用心良苦,女主角自然是完全沒接收到他傳來的電波,看著上面那層芭樂,女主角只感受到來自他森森的惡意,沒感覺到絲毫的情意。

    直至後來男主角被叔叔抓去做實驗,導致他靈魂脫離肉體,附身到一只八哥鳥身上,男主角仗著變成鳥,明目張膽的偷窺她……

    《魔石》是很多年前寫的一本書,我一直很喜歡這種傲嬌別扭型的角色,所以在寫這本《家有醫閨》時,也寫得很愉快。

    男主角羅東麟最幸運的是,他得到了皇帝對他滿滿的父愛,也因為這樣,他才能一直逍遙的過著自己想過的人生。

    同樣都是皇子,其他的人就沒他這麼好運,連本來也受寵的八皇子,因為他的幾句話,就被自己的爹給趕出京城。

    雖然為人父母常會說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手心手背的肉不一樣,就連十根手指都有不同的長短,父母對子女的愛,也確實會有厚薄之分。

    想必有不少人在小時候,就能感受到父母的「偏心」,有些人會為之不平,有些人則坦然接受。

    其實偏心本就是人的天性,因為沒有人的「心」是長在正中間的,絕大多數的人都是長在左邊,但也有少數的人心髒是長在右邊的哦,我以前遇過一個人,她的心髒就是長在右邊。呃,離題了,拉回來……

    小時候我也常為母親的偏心而不忿,長大後發現,對待家里的晚輩,我也會有比較疼愛和喜歡的那一個,只能說,有些孩子就是跟我們比較投緣,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盡量以客觀和公平的態度對待每一個孩子。

    最後再分享一則朋友傳來的小故事——

    小明在學校打架,老師叫他明天叫家長來。

    放學後,小明跑到公園去,花500元雇了一個正在下棋的老頭。

    第二天老師看見小明和老頭,便問小明——「這位是……」

    小明立刻回答,「我爸爸。」

    老師連忙把那老頭拉到辦公室外,小聲問那老頭——「阿爸,你在外面有一個這麼大的孩子,老媽知道嗎?」

    下本書再見嘍。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x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thanks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