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金主賢夫》


出版日期:2016-06-24


  男人的床榻,女人爬得上,卻不一定走得了;
  女人的香閨,男人走不進,卻能爬窗撲上床。

  邱府曾是書香門弟的大世家,邱嫣然身為邱府大小姐,
  上門提親說媒的人自不在少數,卻被長輩許配給了嗜錢商戶。
  她的夫家听說是一等一的大家商戶,而據說她的夫君,
  相親相了整整五年,從大家閨秀相到低戶女子,
  從窈窕淑女相到一介村女,誰也入不了他的眼。
  這一挑剔就挑了五年,還一個都不中,有人說他好男風,
  還有傳言他有不能說的隱疾,為了邢家門風,
  邢母心一狠,決定耍一回手段逼兒子成親。
  邱嫣然明白,邢厲是她的金主夫君,
  她只是他暖床生子的妻子,後院她會幫他找女子回來養著。
  結果他卻冷聲道,他只跟她同床,生完頭一胎她得再繼續生,
  生到她七老八十走不動為止,都別想攆他去找女人!


第一章

    邱府。

    今日萬里晴空,一掃冬日的沉悶,邱嫣然命丫鬟將書箱搬到院子里去,又小心翼翼地將一本一本的書籍拿出來,一股霉味在空氣中飄蕩著,不一會就在陽光之下被暖風吹散了。

    「大小姐,你去休息吧,這里奴婢會看著的。」暖玉擔憂地看著邱嫣然,今日雖不是烈陽,可邱嫣然白皙的小臉被曬得紅通通的。

    「無妨。」邱嫣然堅持地搖搖頭,墨綠長裙隨著她的走動隨風輕飄,如山間的溪水般靈動靜好。

    兩個時辰之後她才將所有的書都擺好,接著坐在院子里的樹蔭下喝茶休息,一旁的暖玉一邊伺候著,一邊不滿地說︰「大小姐,這些事情交給奴婢做就好,你又何必親力親為呢。」

    邱嫣然輕笑,「你一個人哪里來得及呢。」

    暖玉一听,鼻子微酸,邱府曾經是書香門第的大世家,只可惜近幾十年來出不了一個秀才,漸漸地落敗。

    邱嫣然十歲那年,邱府發生了巨變,本來住的府邸也賣掉了,轉而搬到了東南的一個小府邸,府中的僕人最起碼也減少了一半以上。暖玉也是從小伺候在邱嫣然身邊的,邱嫣然以前有兩個丫鬟和一個嬤嬤伺候,如今只剩下一個暖玉了。

    暖玉心中感嘆不已,她年紀要比邱嫣然大上一歲,去年已經訂親,明年成婚之後就不能待在邱嫣然身邊伺候了。而邱嫣然如今十六,卻還未訂下親事,只因貴人瞧不上落魄的邱府,有些則是一個個懷著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心思來求親,邱父自然是不肯的。

    暖玉的目光落在容色極佳的邱嫣然身上,邱嫣然長得水靈,渾然天成的大家之氣,那股韻味當真是少有,也難怪那些紈褲子弟想趁機佔便宜求娶回去。

    想到此,暖玉心疼地說︰「大小姐,奴婢听到了一些事情。」

    本閉眼休憩的邱嫣然睜開眼,輕聲道︰「何事?」

    「奴婢前些日子听說夫人有意要將你許配給商戶。」暖玉愁眉不展地說。

    「哦,如此甚好。」邱嫣然不在乎地說。

    「大小姐。」暖玉驚呼︰「這哪里好了!」

    「你瞧瞧我們的院子,可是好了?」邱嫣然反問,見暖玉噤口,她緩緩地道︰「嫁給商戶又有何不好呢,你想想,起碼日子便過得順暢了。」

    暖玉撇嘴,「可……」

    「暖玉,我在你眼中是千般的好,可我在別人眼中可不是這麼好。」邱嫣然微微一笑,「你可听過,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暖玉垂頭,「大小姐何必如此,夫人、少爺也不用大小姐如此犧牲。」

    邱嫣然輕笑,「你啊,想左了。」

    邱府曾是大戶,所以也免不了一些大戶的惡習,為了多子多福,邱嫣然的二伯便納過二房妾侍,近年日子越發的不好過了,這孩子倒是如糖葫蘆似的一個接一個不停地生,偏偏邱老夫人喜得不得了。

    和邱二伯不同,邱父並未納妾,無關風花雪月,只因邱父是一個古板的人,邱父的整顆心都在讀書上,娶了邱母之後,便有了邱嫣然和邱書懷,既然已經有了子嗣,也能對祖宗有了交代,他自然不從,也不想在讀書以外的事情上分心。

    是以,邱府的落敗邱父也全然不當一回事,能吃能喝,有地方睡就好,最重要的是有書可讀,而邱嫣然喜書的習性便是從邱父那學來的。

    暖玉自然不懂邱嫣然話語的意思,其實邱嫣然早已想通,女子的終生與娘家息息相關,娘家好,她才會好,更何況她對自己的弟弟很有自信,一定能博來一個進士之名,她以後在夫家也好挺直腰板。

    其他人她一點也不在乎,可她的爹娘和弟弟她無法不在乎,特別是邱母,這幾年為邱府操心,卻不得一點好,幸好邱父開口要分家,這一兩年來日子也好過多了。

    「大小姐,听說昨日二老爺又進府了,奴婢怕二老爺在這樁婚事上……指手畫腳。」暖玉的聲音很輕。

    邱嫣然听出了門道,嘆了一口氣,「听說三堂姊下個月就要出嫁了?」

    「是。」暖玉想了想,「大小姐是否想要出了一份禮?」

    「我?」邱嫣然嬌媚一笑,「還是算了吧,免得他們以為我耀武揚威。」二伯父有二子,其余皆是姑娘,二伯父渾身上下沒一個讀書人的樣子,竟起了壞心思,將女兒一個個地嫁出去,謀了不少的聘禮,這日子過得比大房好多了。

    邱嫣然心中不屑,可如今她也有了這等心思,不同的是,堂姊、堂妹們嫁得不甘不願,她卻是心甘情願,今年她已經十六了,又能單純多久呢。

    望著邱嫣然臉上滄桑的笑容,暖玉眼眶微熱,「大小姐,夫人肯定不會允諾那婚事的。」

    「暖玉。」

    「奴婢在。」

    「我已經允了。」

    微風之中,暖玉臉上一片震驚,而邱嫣然怡然自得地閉上眼,享受著僅剩的愜意。

    另一頭,邢府書房里傳來一聲,「少爺。」

    邢厲放下手中的狼毫筆,涼涼地瞥了隨從一眼,「大驚小怪,什麼事情?」

    隨從福德一臉的苦笑,「夫人身邊的嬤嬤讓小的轉告少爺一句話。」

    「什麼話?」邢厲端起一旁的龍井,以蓋拂開茶葉,優雅地端起喝了一口。

    「夫人說……」福德吞了吞口水,「少爺四月初十迎娶少夫人進門。」

    邢厲慢悠悠地將茶放下,好笑地看著他,「福德,我倒是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訂親了。」

    邢厲,揚州出名的米商,邢家米店可謂是開遍了江南,只是邢家當家人邢厲很低調,可要是說起邢厲的親事,那就很豐富了,听說邢厲與姑娘相看,沒有一個中,這就算了,邢厲整整看了五年,也沒相中一個女子。

    據說被相的女子從大家閨秀到低戶女子,從窈窕淑女到一介村女,沒有一個能入他的眼,邢夫人急得不行,之前還能端著模樣說兒子條件好,愛挑剔,可這一挑剔就挑了五年還一個都不中,外面早已流言蜚語滿天飛了。

    有人說邢厲好男風,還有人邢厲有不能說的隱疾,諸如此類的傳言進了邢夫人的耳朵里別提多難受了,邢夫人不得不耍一回霸道的手段。

    「夫人說,這回是她給定下了,少爺得听。」福德額上冒汗,聲音顫抖地說。

    「哦?」

    一顆汗珠從福德的額頭上流了下來,「夫人還說,就這一回,若是少爺不從,她、她……」

    「如何?」

    「便搬進佛堂,好、好圖個清靜。」福德困難地將話說完。

    邢厲一笑,黑眸冰冷地看著福德,「都作好決定了,還跟我說這些干什麼。」

    埃德在邢厲身邊待了很多年,一听就知道邢厲氣到了極點,連忙閉嘴不敢多言,抖著身子。

    「是什麼人?」

    埃uo讀艘換幔  堂靼琢誦俠韉幕埃 甘且晃皇橄忝諾詰男】悖 ⻌絞  菝彩裁吹模 〉囊倉皇翹 還黨さ媒棵攬扇恕!

    「哦,那倒是我艷福不淺了。」他冷笑地揮揮手,要福德下去。

    埃德擦了擦額頭的汗,不得不硬著頭皮問︰「少爺,你這是……」

    「帶話給夫人,我知道了。」

    听到這話,福德安心了,少爺性格乖戾,夫人又固執,還好少爺吃夫人這一套,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但同一招只能用一次,福德心中祈禱,希望未進門的少夫人讓少爺滿意,不然……可是這麼多年少爺都沒有相中姑娘,未來少夫人也不一定就……哎,只能求天求地了。

    ◎◎◎

    邢家少爺終于要大婚了,不少人等著看熱鬧,邱府的門都快要被踩爛了,一抬一抬的聘禮不停地往里搬,可見邢府也相當重視這門親事。

    成親當天,邱府也不打腫臉充胖子,得體地置辦了該備下的嫁妝,跟著新娘子的花轎到了邢府,那天不少人都看到了,邢家少爺臉色有多冷,不少人開始揣度邢家少爺被逼婚了。

    在揚州百姓的眼中,邢家少爺什麼都好,長得好,家財也多,可惜就是個奇怪的人,多美的人他不喜歡,才貌雙全的他也不喜歡,反正頂好的人他就是不喜歡,所以有人揣著投巧的心事將俗不可耐的村姑送去相看,而那邢家少爺也是沒看上,這樣的邢家少爺如今要娶妻了,真的是一件大事。

    從邱府到邢府的路上站了不少看熱鬧的人,直至夜黑了,人群才散去,可這婚事仍舊被不少人津津樂道。

    入夜的邢府卻沒有他人所想的那麼熱鬧,邢厲的清豐院里安靜得仿佛沒有人氣一般,福德快速地走到清豐院里,對一名大丫鬟招招手,在她的耳邊嘀咕了幾句,大丫鬟臉色怪異地點點頭,回去了新房,福德一邊擦著汗一邊快步地離開了。

    新房里,一對紅燭正默默地燃燒著,大丫鬟青禾在外頭低聲道︰「少夫人。」

    「少夫人讓你進來。」出聲的是暖玉,暖玉正在床邊,守著鳳冠霞帔,小臉埋在紅蓋頭之下的邱嫣然。

    「是。」青禾踩著小碎步走了進來,臉色仍舊怪異。

    「什麼事情?」紅蓋頭下,邱嫣然緩緩地開口,放在裙上的手扭了扭,有些緊張。

    「回少夫人,少爺說讓少夫人早點歇息。」青禾的聲音越發輕,說到最後她都不敢抬頭了。

    青禾心里有些怕,少爺的性格怪,做的事情也怪,就算再不滿這樁婚事,大不了就不成婚唄,偏偏人都娶進來了又不進房,完全沒把新進門的少夫人當一回事,這也就算了,還讓她來傳話,若是少夫人一個不爽,她便沒法活了。

    紅蓋頭下的邱嫣然莫名地松了一口氣,隨即苦笑,她是被未謀面的夫君嫌棄了?可她一點也不沮喪,昨日夜里,邱母塞了一本避火圖給她,她看了以後就一直心神不定,越發地不安。

    現在听到夫君不來了,她心喜,可一想到明天早上,她又苦惱了,才剛嫁進來就被夫君嫌棄,她該如何做人呢。

    「你下去吧。」

    青禾如獲大赦,連忙下去了。

    一旁的暖玉一臉的戚戚然,「大小姐……」

    啪地一下,邱嫣然扯下了紅蓋頭,一張秀色小臉出現在紅光之下,雪膚清蓮般染著淡淡的胭脂,美得令暖玉忘記要說什麼。

    邱嫣然緩緩一笑,「是傻了不成,還不快快幫我把這個重得不行的鳳冠拿下來。」

    暖玉猛地回神,「使不得、使不得,大小姐,呃,不是,是少夫人,這不行啊,你怎麼自己將紅蓋頭拿下來了,這可不吉利啊。」

    邱嫣然嬌嗔地瞪了她一眼,「難道要我戴著坐一夜?」

    暖玉忽然安靜了,邱嫣然瞄了她一眼,自然曉得她在想什麼,「暖玉啊,既然別人讓我不好受,我總得讓我自己好受點,難道要順著別人的意思讓自己難受?」

    暖玉抿著唇不說話,可手卻靈活地替邱嫣然拿下了鳳冠,「奴婢給你打一些熱水來。」

    「嗯。」邱嫣然站了起來,脫掉了一身的霞帔,刺眼的紅色如針一樣扎著她的眼,她將衣服踢到了一邊去。

    邱嫣然沒想過她剛嫁過來就吃了一記鐵砂掌,她只以為嫁過來最多面對一個肥耳大臉的夫君罷了,沒想到新婚之夜就被冷落了,還想著從夫君身上多拗一些錢財的計劃也被打破了。

    沒錯,她就是一個壞女人,想著的主意便是嫁過來,偷偷地藏一些錢財,好幫助家人,雖說邢家的聘禮很豐盛,可邱母並沒有全部留下,反而選了幾樣最精致的給她壓箱底用了。

    而且邢家的聘禮看似豐盛,卻藏了一個心眼,送來的聘禮上都烙了邢家的標記,這要是拿出去抵押什麼的,豈不是被人知曉了嗎,也太丟臉了,除了真金白銀沒烙印,其他的可都是有邢家的標記。

    正想著,暖玉端著熱水走了進來,臉上掛著不服氣的神情,邱嫣然一瞧,便知暖玉受了委屈,也是,她嫁過來不受寵,擅長看人臉色的下人哪里還會給她的丫鬟好臉色呢。

    可暖玉沒有說話,邱嫣然也不問,暖玉靜靜地服侍邱嫣然洗了臉,「奴婢想讓人抬一桶熱水過來,可是那燒水的婆子已經歇下了,只有這些熱水了,少夫人勉強用一用吧。」

    邱嫣然點點頭,坐在窗邊,就著少許的水泡腳,閉著眼想如何有一個出路。突然听到一聲哽咽的聲音,她連忙睜開眼,只見暖玉低著頭,「暖玉……」這個傻丫頭。

    「大小姐……」這一會暖玉又喊她大小姐了,「這院子里沒幾個是好的,那青禾看著不錯,可你也別全信了,多留個心眼……」

    听著暖玉的嘮叨,邱嫣然的心也暖了不少,「你今天莫非是吃錯藥了?講得這里是狼穴一般。」

    暖玉低低地笑了,「奴婢是擔心大小姐,等奴婢嫁人了,就不好服侍大小姐了。」

    本來暖玉明年要嫁人了,邱嫣然不想讓暖玉跟過來,可她已經用慣了暖玉,暫時先用著,新買的丫鬟還在邱母那調教,等調教好了再送過來,主要是邢家定下的成親日子太短了,只能倉促地行事。

    「暖玉,你抬頭看我。」見傻丫頭抬頭了,邱嫣然溫柔地說︰「我可有一絲不開心?」

    暖玉認真地看了看,隨即搖頭,「沒有。」

    「那便是了。」邱嫣然捂嘴輕笑,「你啊,就是想太多了。」

    暖玉不解邱嫣然的心思,這放在別的女子身上都要一哭二鬧三上吊了,為何她一點也不在意呢?暖玉想不通,可她沒有不開心,那便是再好不過的。

    「暖玉,你去煮一碗面給我吃,順便打探一下這府里的消息。」

    暖玉點點頭,替邱嫣然擦干了腳便端著水出去了。邱嫣然拿起一旁的白玉梳子,一下一下地梳著烏黑的長發。

    不一會,暖玉便端著一碗熱騰騰的面回來了,在邱嫣然的示意下,放在了一旁的梨花圓桌上,暖玉搖了搖頭,邱嫣然明白暖玉沒有打听出什麼,這也自然,初來乍到,誰會掏心掏肺地說這些事情呢。

    暖玉壓低聲音,「奴婢雖然沒有問出些什麼,可奴婢剛走回來的時候,正好听到了兩個丫鬟在說話。」

    「說什麼?」邱嫣然揚眉。

    暖玉學著之前那幾個丫鬟的話,「少爺相姑娘相了五年也沒相中一個,怎麼突然要成親呢?咳咳……」又換了一種語氣道︰「對呢,而且娶了新娘子又不洞房,難道少爺真的是斷袖嗎?」

    說完之後,暖玉便一臉關切地看著邱嫣然,邱嫣然挑眉,她足不出戶,自然不知道邢家少爺的大名鼎鼎,要是知道,她是決計不會嫁過來吃苦的,便是嫁給別的商戶之家,新郎官也斷斷不會落了她的臉,更何況,她的夫君竟是斷袖!

    她真的是沒想到她會嫁到這樣的商戶家中,她只听媒婆說得天花亂墜,說邢厲是揚州大戶,邢家米店就跟路邊野花似的開遍了大江南北。怪不得年紀長了她許多的邢厲還未成親,這明擺著有陷阱,她竟往里跳。

    可那又如何呢,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她便是嫁給了斷袖男子,她也得自己承受,她嘆了一口氣,對暖玉輕道︰「也罷,各取所需。」只願邢厲能看在她注定要獨守空房一輩子的分上能助她娘家一把,她便謝天謝地了。

    暖玉忍不住哭了,「大小姐……」

    「晦氣,不準哭。」邱嫣然瞪了她一眼,「這又不是天大的事情,你且給我安生一點。」

    暖玉這才收了聲,乖乖地不語,邱嫣然沒有吃面的胃口,要暖玉撤下,忙碌了一天,她早已疲憊,上了床榻邊睡著了。

    暖玉看著床榻上的人,輕嘆了一口氣,還好大小姐是一個心寬的人,否則這事真的是誰遇上了誰哭。

    ◎◎◎

    翌日,邱嫣然在暖玉的輕喊下醒了過來,「少夫人。」暖玉一夜都沒睡好,眼楮發紅,一臉的擔憂,「夫人那里派了嬤嬤過來。」

    邱嫣然的眼楮轉了一圈,抓住了重點,她緩緩爬了起來,「嗯,我知道了。」嬤嬤過來是要拿元帕的,可昨夜邢厲根本沒來,這個消息只怕邢夫人那里早已听聞。

    可為什麼還要嬤嬤來呢?邱嫣然洗漱之後,穿戴整齊,看著銅鏡中的俏麗佳人,微微一嘆,她似乎睡得太好了些,怎麼也該忐忑不安才好。

    她抹掉了臉上的胭脂,自己動手多擦了一些粉,臉色看上去格外的白,一旁的暖玉連忙搖頭,「少夫人……」

    「噓。」邱嫣然對著暖玉眨眨眼,便站了起來,由暖玉扶著走了出去,外頭早有幾個人等著了。

    雖然是商戶,可邢府的作風倒是像官宦作風,她垂著眼沒有去打量,安靜得像一個小媳婦一樣,邢夫人旁邊的黃嬤嬤見了,笑著說︰「少夫人早。」

    「這位嬤嬤好。」說完,邱嫣然便沒話了。

    黃嬤嬤尷尬地笑了笑,還真是一個姑娘家,一點心思也藏不住,怕是對昨夜的事情很不滿也很不安吧,看那粉擦得多厚,可惜也遮不住憔悴,哎,也是一個可憐的嬌人。

    「夫人命老奴領少夫人去源鑫園認一認人。」黃嬤嬤越看邱嫣然越覺得她可憐,哪一個女子新婚之後不是由夫君領著去認人的。

    「有勞嬤嬤了。」邱嫣然輕聲說。

    「少夫人隨老奴來。」黃嬤嬤欠了一個身,領著邱嫣然往源鑫園走去。

    一路上小橋流水,玲瓏閣樓,幽幽游廊,山石點綴,不多時便到了源鑫園。整個院落當真是富麗堂皇、花團錦簇,順著玉石小路而上,邁向白石台階。

    「少夫人來了。」不知是哪一個小丫鬟喊了一聲。

    在邱嫣然眼前不遠處的檀木門被拉開了,她看到幾個穿著雍容華貴的婦人端坐在一旁,另一邊則是幾個氣質沉穩的男人,正中央坐的是一對夫妻,應該便是她的公公和婆婆了。

    暖玉被留在了門口,邱嫣然邁著繡花鞋走了進去,得體地行禮,卻沒有開口,她還不想莽撞地喊人,免得喊錯了人。

    「來來來,到娘這邊來。」正中央的婦人開口了。

    邱嫣然猶豫了一下,還是上前了,邢夫人握著她的手,一臉的心疼,「真是委屈你了。」

    「可不是,這邢厲做事越來越沒規矩了。」其中一位婦人不悅地說。

    「別嚇壞了我的兒媳婦。」邢夫人溫柔地說。

    邱嫣然一雙水眸四處瞟了一眼,卻沒有看到年輕的男子,想必她那夫君並不在這里。

    她巧目盼兮的模樣落在他人的眼中卻有了別的解讀,邢夫人朝黃嬤嬤使了一個眼色,黃嬤嬤立刻讓人上茶,笑道︰「少夫人,先敬茶吧。」

    就她一個人敬茶?這是不是于禮不合呢?邱嫣然蹙眉想著,邢夫人其實早早喊了邢厲過來,可邢厲過不過來,邢夫人摸不準,看了一眼邢老爺,邢老爺對她搖搖頭,顯然也是不知道邢厲心里打什麼計算。

    少了邢厲,邱嫣然跟在黃嬤嬤身邊朝長輩敬了茶,收了禮,最後黃嬤嬤又請出了小共,有些年齡跟她差不多,有些則是比她小,個個嘴甜地喊她堂嫂,她連忙喊暖玉過來,笑著給了禮。

    認了人之後便一起吃早膳,邱嫣然沒有立刻坐下,她恭敬地站在邢夫人身邊伺候邢夫人用膳,旁邊幾房的人看了直說邢厲娶了一個好媳婦。

    邱嫣然自然不把這話放在心里,他們嘴上不過是安慰她罷了,半天下來,她沿著原來的路往回走,見過了邢家人,發現他們其實並不難相處,讓她更加好奇的是,邢厲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明明讓其他人都很不滿,可他們又很佩服他。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金晶

    好久沒有寫古文了,便動手寫了這本,某晶想著現代有剩男,古代也要一個剩男才行,寫著寫著就寫了一個被逼婚的剩男,不過這個剩男一點也不可憐,誰讓他當初欺負女主呢,沒關系,某晶會替女主好好懲罰男主的,愛上女主,死心塌地,這就是這個剩男的代價,哈哈。

    甜甜蜜蜜完了,也要將這份甜蜜帶到生活中哦,一起過一個讓人欲哭無淚的夏天吧。

    太熱了、太熱了,某晶討厭夏天,怕熱的體質真是太可怕了,在外面走一圈就流了好多汗,真的好討厭流汗的感覺啊,當然運動流的汗(你確定你有運動流汗嗎?)某晶可以接受的。還好家里有冷氣,否則某晶要將自己放進冰箱里寫稿了,哈哈。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谢谢分享

TOP

haokan

TOP

谢谢

TOP

Thank you
晨安

TOP

。。

TOP

thanks

TOP

ThNks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