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簡薰《一摔騙個妻》[老公很陌生之二]


出版日期:2014-05-02



  他們從小青梅竹馬,他放浪不羈,她默默守候,
  不管他怎麼任性胡鬧、和她吵架分手,他始終會後悔回頭,
  而她也總是心軟得無法拒絕他的請求。
  一年多前他們決定步入禮堂,然而他的音樂之路開始發光發熱,
  她決定支持他的夢想,只要能默默看著他、守護他就好了……
  以上這些是哪里來的青春偶像劇?
  兩人母親是相識多年的手帕交,但他與她明明從來都沒熟過,
  看著高學文從可愛正太長歪成叛逆金毛Rocker實在令人嘆息,
  直到向來照顧她的高媽媽捧著三百萬支票上門求她演場戲──
  為了家產他得馬上有個現成老婆,剛好她亟需大筆金錢好還債,
  說好契約婚姻為期三年,之後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可現在這家伙卻因受傷而記憶錯亂,滿腦袋都是這出亂入的荒謬劇,
  他說︰「夏藍,讓我們重新開始。」
  篙托!他別再對她亂演戀戀情深,她會不小心愛上他的謊啊……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喔耶,下班了。

    李夏藍笑咪咪的放下白板筆,愉快的跟學生說︰「各位同學,這堂課就到這里結束,下次上課是周一,請大家別忘了把今天的部分復習完畢,老師發下去的兩份卷子,是針對課程內容的測驗,復習後可以自我測試,答案印在卷子後面,有不了解的地方,在周一的課程之前可以到辦公室來問老師,如果沒有其他問題,就可以回家了,今天外面下雨,大家路上要注意安全。」

    大概是因為下雨又有寒流,所以留下問問題的只有小貓兩三只,李夏藍用十分鐘解釋完畢,再抬起頭,可以容納兩百人的教室已經空了。

    人生真是有各種可能,當年她在台下听課時,從沒想過自己有天會站在台上講課,還成了小有名氣的數學老師—雖然課桌椅換了,黑板變成白板,但那種屬于補習班特有的氛圍,數十年如一日並沒改變。

    熄了燈,李夏藍拿起教材從樓梯離開。

    「亞洲核心文教補習班」的一樓,只剩下櫃台悠哉悠哉,老師們幾乎是以快轉的速度在檢查教材跟收拾東西。

    也是,接下來就是周末,周末通常課最滿,以她為例,周六有六堂,周日五堂,每堂九十分鐘,無論體力還是腦力都是挑戰,因此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周五晚上是狂歡夜,而對她這位補教界人士而言,星期五下班的行程是快點回家洗洗睡覺,好迎接周六八點半的課。

    「李夏藍老師!」

    正預備離開的李夏藍聞言停下腳步,回頭一看,一個差不多三十五歲上下的男人快步走過來,怎麼說??有點面熟??然後,沒了。

    饒是心中疑惑,但她還是秉持著友好精神微微的一笑。

    男人問,「李老師要回去了?」

    「嗯。」李夏藍攏攏外套,心想,這不是很明顯嗎?除了十點才能走的櫃台之外,所有人身上都散發出一種迫切的歸家感啊,今天最低溫十度,誰不想快點回家。

    「我想跟李老師討論一下寒假的課程安排。」

    啊,她想起來了,是那個被櫃台取名「大頭仔」的新主任!

    只有在半個月前見過他一次,前後加起來約三十秒,難怪有點印象又想不起來。

    李夏藍在腦海中努力搜尋大頭仔姓什麼,嗯??啊,姓陳。

    「陳主任,我跟‘亞核’有專任約,沒在其他地方兼課,沒有沖堂問題,基本上來說,不用商量,課表排好給我就可以了。」

    李夏藍劈里啪啦一串,男人有點傻眼,頓了一下才故作爽朗的笑了幾聲,「我原本想跟李老師約吃飯,邊吃邊討論呢,餐廳都預約了。」

    這男人結婚了吧?結婚都還不安分啊?

    李夏藍忍住想挖鼻子的沖動,「那可不行,我老公知道要不高興的。」

    說完還亮了亮婚戒—她好喜歡老布在電影中的這個動作,男人做這動作告訴想搭訕的女人,「我有老婆了,別想打我主意啊」,感覺真帥,背後都發出神聖的金光了,但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做這動作告訴想搭訕的男人,「我有老公了」,感覺就有種悲愴感??

    一定是她跟老公沒感情的關系,嘖。

    她會跟高學文結婚的理由其實很芭樂—他需要一個妻子好安撫有傳宗接代觀念的爺爺,而她需要兩百萬好救自己的蠢蛋弟弟。

    兩家的媽媽是手帕交,高媽媽當年跟李媽媽在同一間公司做事,職位雖低,但因為生得太漂亮了,一下就被少東注意到,不過五個多月的時間旋即嫁入豪門,蓬門少女轉眼成了枝頭鳳凰,同期的女生個個眼紅得不得了,半年前還跟著自己一起影印文件、倒茶水的同事,現在轉眼全身名牌,百萬名車接送,女同事們嫉妒又羨慕,難免說話就帶刺了,後來,高媽媽唯一會找的就是夏藍的媽媽,因此李夏藍跟高學文從小就認識,算是青梅竹馬。

    斑學文是那種典型沒教好的富二代,小時候是個沒禮貌的臭小鬼,少年時期更糟,人家的叛逆期是幾個月,他的叛逆期好像沒完沒了的感覺,總是半夜才回家,也不跟家人講話,整天ROCK掛在嘴邊,每次見面,李夏藍都有種想從他後腦杓巴下去的沖動,ROCK個鬼啊,明明大自己兩歲卻那麼幼稚。

    李家是單親家庭,父親外遇後,速速離婚,母親含辛茹苦拉拔三姊弟,李夏藍從小看著母親辛勞的背影長大,因此對于高學文那種全世界都欠他的態度很不以為然,怎麼會有小孩擁有了一切還這麼欠揍呢?真的好想打他。

    她看高學文不順眼,至于高學文怎麼看她,她實在也不清楚,雖然認識了十幾年,可老實說,兩人對彼此都模模糊糊,高媽媽常來李家,幾次說起這個獨生子,總是無奈,慢慢的,夏藍從那無奈中讀出一些欲言又止。

    有次高媽媽來,剛好李瑞藍帶著女朋友回家,女友是個夸張的小公主,都已經到別人家作客了,連樣子都不願裝一下,李夏藍就看著弟弟給她拿拖鞋,拿包包,拿飲料,一下嫌水太冰,一下水又嫌不夠冰,嬌得不行,李瑞藍在女友身邊完全扮演了四九、銀心之類的奴僕角色,奔進奔出。

    看著辛苦拉拔長大的兒子變成小跟班,李媽媽有點無言,但高媽媽卻是一臉羨慕的說︰「有女朋友真好。」

    李夏藍瞬間悟出那個不能說的秘密—尬的,高學文百分之九十九是同志。

    然後好死不死的,她跟高媽媽居然在下一秒四目相交,李夏藍很肯定,高媽媽知道了她的猜測。

    但高媽媽畢竟也是在豪門待了二十幾年,完全像古裝宮斗戲中的老太後那樣鎮定,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繼續轉頭跟李媽媽說起丈夫外面那個女人如何又如何,家里的小三小四小五頻頻要她這個正宮娘娘想辦法,不然丈夫的心要被那小模拉走了,不過她才懶得管,二十幾年了,她早知道那些事情管不完,還是好好照顧兒子才是。

    到夏藍工作第三年時,听說高爺爺自己覺得身體最近不大好,想先把家產分配一下—第一次听媽媽談起,李夏藍還沒啥感覺,大概過了一星期,高媽媽打電話給她,說有事情想跟她談一談,就她們兩個人。

    李夏藍當時跟小荷聊到這事,小荷嘻嘻哈哈,「說不定她會拿出兩百萬要你跟她兒子扮演假夫妻。」

    「神經病。」

    「哎喲,電視上都這樣演啊,爺爺什麼都有,就缺孫媳婦。」

    後來還真被小荷說中了,除了高媽媽出手的錢是三百萬以外。

    斑爺爺就一個兒子,兒子有老婆一個,情婦數個,孫子孫女都不缺,老人家有嚴重的長孫情結,正常情況下會給高學文最多家產,但是由于爺爺非常古板,外加高爸爸的那些小三小四小五曾經暗示高學文是同志,如果高媽媽變不出一個女朋友,那她的獨生子可能什麼也沒有。

    「夏藍,阿姨明白這很為難你,可是這種事情我又不能隨便找個不認識的人,阿姨懂說錢俗氣,但是女人有錢心才會安,你如果願意幫阿姨這個忙,這張三百萬的支票就給你了。

    「阿姨知道你一直很想把貸款還掉,這婚姻也不過就是做做樣子,演場戲給老人家看而已,連婚禮都不用,住的地方我也想好了,我在百雲山莊買了六十坪,我問過設計師,就只共用大門跟客廳,其他可以左右分開,房間、衛浴、廚房、陽台那些都沒有問題,你跟學文可以同進同出,又可以各自生活,很簡單的。」

    李夏藍覺得很荒謬,但也很同情高媽媽,她是走投無路了才會這樣吧,她就這麼一個兒子,老公不護她,小三小四小五又咄咄逼人,在這種當家的要分家產的節骨眼上,一個不小心什麼都沒有。

    她現在沒男朋友是一回事,可當同志妻又是另外一回事,雖然說三百萬真的很美妙,但哪有這麼好的事情呢,高家人又不是傻子。

    何況將來她要是認識喜歡的人,那麼她的身分可是「高太太」,總不能跟意中人說︰「你等我一個月,我跟夫家交代一下離婚這件事情。」最重要的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當同學們在批踢踢上瘋團購,努力比較各家衣服鞋子,她在「薔薇百貨」公司站晚櫃,努力推銷各種衣服鞋子,瑞藍有留學夢,璽藍為了申請好大學,需要多幾項才藝??那女人到家里來鬧時,弟、妹還小,但夏藍已經五歲,一切歷歷在目。

    那女人懷孕了,父親可笑的說要給她一個名分。

    母親只有一個條件,三個孩子歸她,父親爽快的答應了。

    一個女人養三個孩子並不容易,夏藍從小看著母親每日超時工作,總是很辛苦才能維持一家的收支平衡,她比同年齡的人還要早知道金錢與這世界的對價關系,三百萬的條件絕對不只是裝裝樣子,高媽媽肯定有但書沒說。

    于是,她斷然拒絕。

    可沒想到才過幾天,事情就不一樣了,李瑞藍那白痴為了慶祝自己即將啟程到哥倫比亞大學念全額獎學金的碩士,跟幾個朋友喝酒慶祝,醉茫了,一路玩起砸車跟刮車游戲,附近都是高檔餐廳,因為是周末夜,幾乎停滿進口名車,其中還有一台價值快六百萬。

    李夏藍接到警察局的電話趕到現場,知道弟弟以現行犯被逮捕,先是傻眼,待了解事情經過,她真的快氣瘋了,在警局就把李瑞藍痛打了一頓,怎麼有人會蠢成這樣,維修費用和那幾個阿達攤一攤,每個人都要拿出兩百多萬。

    領了五萬塊把弟弟保回家,李夏藍想來想去,一定得快點和解,不然等法院文件寄到家里,媽媽看到頭發又不知道要白多少。

    嚇了一嚇,瑞藍酒也醒了,蔫頭蔫腦的說,他想放棄哥大的獎學金,先去找工作還錢再說,他會寫信問問能不能保留他的入學資格,如果不行也就算了,反正學校又不會跑,將來總有機會。

    看他這樣,李夏藍反而不忍心罵他了。

    瑞藍決定放棄獎學金先找工作雖然是負責任的態度,可是,他一定很失望,媽媽也會很失望,包括夏藍自己,書雖然是瑞藍自己讀的,但是一年多的準備時間,卻是全家人一起努力過來的。

    幾乎是瞬間,她就決定了,她需要那三百萬,而高媽媽也在意料之中的提出了但書︰不用有婚禮,但要登記,三年之內不能離婚。

    她沒有選擇的余地,只能點頭。

    她用了最短的時間跟車主和解,由于是單純的財物損失,對方見她姿態極低,拿的又是即期支票,因此都很干脆簽了和解書。

    剩下八十幾萬,盡數給了瑞藍,即便有全額獎學金,但紐約物價太高,全數依賴獎學金,其實有點辛苦,她本來就打算每個月再補貼瑞藍三百美金左右的生活費,這下就當剛好有了。

    她跟瑞藍說,錢是跟高媽媽借的,母親自尊心高,別讓母親知道,妹妹璽藍那邊也不用說,又交代弟弟好好讀書。

    經過這一驚,瑞藍好像真的長大了些,對夏藍來說,也算是小小的安慰。

    接著,就是她嫁入豪門的時候了。

    斑媽媽不愧在豪門打滾二十幾年,沒有要兒子帶她回家,只讓他們找一天去登記,另一邊催著設計師把百雲山莊的房子整修好,讓兩人趕快搬進去住,並且在高家不動聲色裝沒事,高爸爸的小三小四小五一直在說高學文肯定是同志,鼓吹高爺爺找征信社調查就知道,可沒想到高爺爺真的請了征信社,拍到的卻是長孫跟個女人同進同出,而且兩人早在三個多月前就登記結婚。

    女人的底細高爺爺當然也都摸清了,她叫作李夏藍,母親跟大媳婦是二十幾年的好朋友,大學畢業後,由大媳婦介紹到她弟弟開的補習班教數學,教學口碑還不錯,行為也端正,除了沒背景,其他方面都算合格。

    原本都有心理準備會拍到孫子跟男人同進同出的照片,可沒想到居然偷偷結了婚,真是意外之喜。

    老人家後來把大媳婦叫去,問她學文既然有女朋友為什麼從不帶回家?結婚這事怎麼也沒給長輩知道?

    大媳婦陪笑說,知道李家不過平民百姓又沒背景,入不了公婆的眼,也勸過學文分手,可他不听,畢竟都這麼大的人了,自己也拿他沒辦法。

    這一切都讓這場戲變得很真實。

    長孫情結很重的老人家把超過七成的股份都給了高學文,沒多久,老人家就過世了。

    接著高學文便去了歐洲,听高媽媽說好像是進入什麼音樂學校之類的,她也不太懂。雖然說高爺爺那邊的股份到手,但高奶奶手上的也還不少,那些小三小四小五也還在,高媽媽咽不下這口氣,于是李夏藍還是住在百雲山莊,扮演著等高學文歸來的妻子。

    要說中間有什麼不測的話,就是高學文冬天在歐洲出意外的事情。

    基于人情道義,她陪著不會說外文的高媽媽轉機飛到德國,又換了兩種交通工具才到高學文被救治的醫院。

    原因也是個白痴事件,高學文在表演時ROCK過頭,跳下舞台後整個倒栽蔥撞破頭。

    李夏藍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個二十九歲的搖滾人了,她好想大吼,這不是搖滾,這是阿達,為何會在台上搞破壞之後往觀眾席跳啊?

    撞破頭已經夠阿達了,更阿達的還在後面—記憶受損。

    翻譯成白話文就是—失憶!

    看著那個被高媽媽捧在手掌心二十幾年的人,現在卻連自己的母親都不認得,李夏藍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撞破頭,手臂骨裂,還有嗑藥跟酗酒問題,總之,他身心都不在正常人的範圍之內。

    夏藍真是不懂,怎會有人這樣不愛惜自己?

    斑學文出身好,餃著鑽石湯匙出生,想買什麼就能買,五官也沒話說,承襲了高媽媽驚人的美貌,回想起來,小學時代的他完全是個標準的正太,眼楮、嘴角,都萌到極點,可現在卻變成負面教材,眼楮無神,雙頰凹陷,明明已經是最小號的衣服了,套在身上卻像個布袋,沒力氣站,也撐不住久坐,連拿個杯子手都會抖抖抖,何況他不到三十歲。

    他在德國那群朋友超夸張,明明知道他撞破頭又摔裂手,還是一直來約他出去玩,總說著新開的俱樂部如何如何,新開的酒吧又如何如何,說穿了,不就是要他去付帳而已,沒有他那張好用的信用卡,那群人哪里也進不去。

    後來大概不耐煩了,有次甚至強行偷渡他出院,也不管夏藍在場,就把高學文抱上輪椅往外推,夏藍真是火大了,即使她不喜歡他,但他病著呢,那群不像話的家伙平常靠他吃、靠他穿也就罷了,他現在頭上破了一個大洞,手上吊著點滴,他們為了想去新開的酒吧就這樣打算把人硬帶出去,再者高學文明明搖了頭,表示不去。

    他們看夏藍只是個女孩子,個子又小,也沒在怕,推了她一把後,嘻嘻哈哈把高學文推走,可夏藍前兩天才因為高學文破壞舞台,因為LIVEHOUSE求償的事情找過律師,電話都還燙著,那律師知道她付錢爽快,接到電話立刻找當地警察,一群人在高級酒吧當場夠逮,由于醫院走廊的監視攝影機有拍到他們推了夏藍,也拍到高學文搖頭抗拒的畫面,于是全部起訴。

    她陪著高媽媽在德國待了一個月,中間伺候高學文吃穿照顧當然免不了,夏藍從小照顧弟妹,做起這些相當順手,只是她討厭這種不愛惜自己的惹禍精,一直沒給他好臉色,後來是因為二月底開學,她跟補習班有專屬合約,一定得在開學前回來,這才離開,高媽媽自然是一起回來了—婆婆很厲害,小三小四小五也都等著她出錯,如果她待太久,說不定會惹人閑話。

    法蘭克福的機場里,李夏藍看著高媽媽給家人買禮物,除了婆婆,丈夫,還有小三小四小五,以及他們的孩子們,李夏藍內心真的很同情她—一入豪門深似海,從此人權是路人。

    丈夫是獨子,公婆渴望高家開枝散葉,在娘家事業受到婆家資助那樣多的金額之後,她什麼都不能抱怨,必須當個大度量的長媳,二十幾年來,她完全像個古代的深宅女人,接納一個又一個懷孕的情婦。

    斑媽媽一定很恨那些女人,討厭那些孩子,所以才會在拿到高爺爺那樣多的股份之後,還想把高奶奶手上的也拿過來,夏藍知道,她要的已經不是錢了,而是爭一口氣—你們三個女人跟我搶丈夫,現在你們的孩子還來跟我兒子搶高家的財產,我絕對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豪門什麼的,可悲又丑惡??

    嗯,說起來,高學文腦袋上那個洞不知道長好沒??

    提著在超商買來的紅豆湯,夏藍開了大門,依照正常慣例,脫鞋、洗澡、吃點心、備課、睡覺,準備迎接周末的連課挑戰。

    可是,今天開了大門後,她卻無法進行下一個動作,因為玄關有雙男鞋。

    她目測了一下,覺得有很大的嫌疑是高學文的。

    他回來了?

    尼馬的真是死小孩沒錯,雖然這是高家的房子,但回來之前打聲招呼是有多困難啦,嘖。

    夏藍一邊踢掉娃娃鞋,一邊旋開保溫杯的蓋子喝水潤喉,走進客廳,果然看到他盤腿坐在地上,拿著筆電不知道在干麼。

    听到動靜,男人轉過頭,瞬間,她差點噴出剛剛才喝進嘴巴的水。

    尬的,高學文—脫胎換骨了啊。

    德國的醫療技術太了不起了!十個月前她看到的高學文干干扁扁黑黑,路都走不好,很像「陰尸路」中的僵尸演員,但現在居然變回人類了,還隱隱看得出他十幾歲時的正太模樣,雙眼頗有神采,應該是把毒癮也戒了吧,除了稍微瘦了點,外型就沒什麼好挑剔了,看來那個「阿達之摔」也不全都是壞處。

    然後呢?

    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他們雖然假同居了半年,但基本上只屬于點頭之交,偶而加上一些「你那邊有吃的嗎?」,「你那邊有沒有泡面?」之類的對話,即便為了給征信社方便而約定好雙方一起出門,可也一路無言。

    平心而論,高學文算是好室友,很多時候她都無感于他的存在,這句話的另一個意思就是,同居半年,完全不熟。

    對話能省則省,最好不要有—夏藍的眼神偏凶,加上李媽媽工作很忙,她從小就是姊代母職照顧瑞藍跟璽藍,小荷說她講起話來的樣子會讓同齡男生自覺矮一截,而高學文那卒仔就因此怕了她這個不到一百五十公分的女人,他從來不敢直視她的眼楮,偶而不小心對上,也會瞬間低下頭。

    而此刻,他們四目相對已經超過五秒,夏藍奇怪,腦洞真的補好了?

    她輕輕把手上的東西放下,蹲到他身邊,直視他的眼楮,耶?這家伙還真不怕她了,「記得自己叫什麼嗎?」

    「高學文。」

    喔,有進步,在德國醫院問名字時,他只會呵呵笑,每呵呵一次,高媽媽眼淚就是一大串。

    她記得當時醫生解釋了很久,頭部直擊造成失憶,但臨床上也有過記憶慢慢恢復的例子,多久恢復,恢復多少,這都沒有一定,總之就是,第一、不要急,第二、剛開始可能會有些記憶錯亂的情況,可以引導他交談,但不需要矯正他,順其自然之類,巴拉巴拉一大堆。

    那個時候覺得醫生有講跟沒講一樣,現在想來,該次交談好像還是有點必要的,至少她現在就比較知道要怎麼對待他。

    「要回來怎麼不先跟我講一聲?」要不是她膽子大,早被門口突然冒出的鞋子嚇死。

    「手機不見了,找不到電話。」

    呃,好吧,雖然有點囧,這理由還算能接受,如果她手機掉了,大概也是誰都找不到。

    基于道義,夏藍跟他小聊了一下,忍不住再次贊嘆,德國醫學真的好發達啊,主治醫生根本是神醫、神醫!

    他即便沒有完全恢復,但至少也好了八九成吧,知道自己姓什名誰,怎麼受傷的也想起來了,還是自己搭飛機回來的,知道怎麼買機票,提款卡密碼也沒忘記。

    問他怎麼不回高家,他說身體復原後變得很怕吵,所以打算住在百雲山莊。看樣子家里的狀況他也是記得的,一個裝了小三小四小五的別墅,即便佔地廣大,也還是不得安寧。

    斑媽媽應該可以放心了,寶貝兒子無恙。

    夏藍轉身從包包中拿出名片,上面有她的電話跟電子信箱,「以後當天不回來,要發個訊息給我,如果很久不回來之後突然要回來,也發個訊息,雖然我膽子蠻大,但這種驚嚇還是盡量不要有。」

    男人收下名片,「我知道了。」

    她滿意的點點頭,「能溝通」大概是高學文最大的優點了吧。

    雖然他的生活方式十分頹廢,但身為一個室友是沒話說的,安靜、干淨,毫無存在感,堪稱完美,暫時失憶完全無損這個優點,非常好,拍拍手,至于他身上那種陌生的氣息,夏藍並不打算深究—這位名義上的老公從來就不在她的關心範圍之內。

    夏藍拿起包包跟袋子站了起來,「我連上了三堂課,要去休息了,你才動過那樣大的手術,如果沒其他事情,也早點休息吧。」

    「好。」

    苞她說好,但臉上那個欲言又止的表情是怎樣?夏藍最受不了人家這種表情,于是又坐了下來,「還有什麼事情?」

    五分鐘之後,夏藍默默覺得,自己應該撤回前言,那個主治大夫不是神醫,他根本就是庸醫。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

    我們家有電視,但我不怎麼看,不是不愛,而是永遠拿不到遙控——薰娘是超超超超超級電視兒童,多年來遙控器都在她手上,在我們家,電視與其說是家用電器,還不如說是薰娘的個人物品,因為我們拿不到遙控器,所以也就不太看電視。

    這種情況已經超過二十年,就在我們覺得會邁向第二個二十年的時候,居然有了改變,起因于我大姐幫她買了一台平板。

    薰娘超喜歡那個新玩具,平板對她來說就像任意門,一切隨選(戲劇,演唱,綜藝),時間由她決定(有時間就看,不用等節目表),由于這大幅的方便,薰娘立刻拋棄電視,投向平板的懷抱。

    除了「看」平板,薰娘現在也「听」,煮菜,掃地的時候,家里就會響起張清芳,費玉清,蔡琴的歌聲,她一邊做家事,一邊跟著唱,每天抱著平板進進出出,睡覺前不忘叮嚀我,「我在充電,幫我注意一下。」以前薰娘都會嫌棄我在洗手間看雜志,說「干麼要把雜志拿進去看」,但她現在再也不會說我了,因為她更夸張的把平板跟架屏幕的小桌子抱進去,一副預備在里面待上很久的架勢(每天都如此),而且她現在會使用LINE,打電話,貼圖都難不倒她,她會很開心的說,「我也跟得上流行。」她從被節目表控制的電視兒童變成自選娛樂的平板一族,平板的出現改變了薰娘的休閑模式,而對于多年來幾乎踫不到遙控器的女兒們來說也是——對的,我們現在可以拿到遙控器了,耶!

    最後,(這才是最重要的),這本是薰隔了《特務玩宅斗》,《穿到古代嫁只狼》後的現代本,希望大家喜歡。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 you

TOP

thanks

TOP

3q

TOP

J
:))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