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被窩里的流氓》


出版日期:2012-01-19



  追女人不難,難的是追不上,卻又不肯罷休的死纏;
  甩男人不難,難的是甩不掉,卻又不能轉頭的閃人。

  赫連冀,又帥又多金,雖然毒舌了點,不過人家他可是痴情男,
  這麼多年來,只把一個妹,卻怎麼把都把不上。還好,
  赫連美男下半身的獸性開竅了,既然把不上,那就死纏好了,
  為此,他連哄帶騙地將蘇菲陽給拐回家,人前裝酷耍帥,
  人後卻是十足色胚一枚,總想著怎麼扒光蘇菲陽後卷進被窩。
  只是這情商過低的女人,夜夜都被他給生吞活剝,
  夠窩里滾了一圈又一圈,全身上下他該摸該啃的,全都沒放過,
  為什麼她還傻得以為,他這潔癖男還有余力爬上其他女人的床?
  蘇菲陽,天真的以為赫連冀這男人,是位正直的居家好男人,
  誰知,身為獸醫的他,壓根是個包藏色心的發情流氓,
  強吻她後,才說喜歡她;硬拉她上床強佔後,才說要交往。
  那她是不是該在沒出人命前,好好想一想,該怎麼讓這又自負又高傲,
  追她還講究格調的色胚壞男人,開口求她當赫連太太?


第一章

    一家甜品屋座落在小巷中,遠離了市中心的喧鬧。

    一名棕色發色,發尾自然卷起的女子,靜靜地坐在靠窗的位置,微翹的小嘴有些無聊地抿著,長長的睫毛下,有著一雙大大的水眸。

    她身材嬌小,肌膚白皙,耳上戴著入耳式耳機,眼眸不時地瞟向門口。

    突然,門上的風鈴一響,一名高挑的男子走進來。

    「學長,這里!」女子望著進門的男子,揚聲喚道。

    聞聲望去,看見女子,男子冷淡的臉上揚起一抹微笑,走到她的旁邊,拉過她對面位置的凳子坐下,「蘇蘇……」

    「學長,好久不見了。」蘇菲陽摘下耳機,笑著看著眼前出色的男人。

    「先生,你需要些什麼?」服務員走上前。

    「和這位小姐一樣。」

    「好的,請稍等。」

    兩人沒有馬上就交談,先是享受著甜品屋午後的靜謐,等到服務員送上飲料離開後,赫連冀才開口︰「怎麼回來了不跟我說一聲?」

    赫連冀問著,口氣難掩不滿,不著痕跡地偷偷打量著她,心細地發現往日的小女孩,在短短幾年里增添了幾分女人味,一舉一動充滿了女性的柔媚,只是眉眼間染上了化不開的憂郁。

    「我……」她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才好。

    赫連冀是一位很好的學長,也是她很好的朋友,在她還未出國之前他們就認識了,他們同讀一所高中,他把她當作妹妹一樣照顧她,對她而言,他又像是哥哥,又像是好朋友。

    記得那時她喜歡上他的好友宋翔,還交往過一段日子,後來感覺他們不適合,于是便分手了,那時恰巧她要出國念書,結果赫連冀誤以為她是因為受了情傷才要出國,打了宋翔一頓。赫連冀跟宋翔的關系也因為她而僵化,好在她努力地解釋,這才化解掉彼此的不滿情緒。

    罷出國時,她還是有跟赫連冀聯絡的,赫連冀通常都靜靜地听她講話,她會跟他講一些生活中發生的事情,可漸漸地,感覺有些生疏了,也許是因為空間,也許是因為時差,跟赫連冀的聯系也就越來越少,最後就斷了。

    赫連冀之後一次都沒有主動打給她,她沒想到,幾天前赫連冀居然主動聯系她。

    「學長,其實我這次回來,是要處理爸媽在台灣的產業。」

    「怎麼回事?」如果他沒記錯,她的父母沒有要求她從事家族事業,讓她隨心所欲地發展她自己的興趣愛好。

    揚起苦澀的微笑,她淡淡地說道︰「我的父母上個月發生車禍過世了。」一個月內得知父母雙亡的訊息,她根本就無法接受。

    案親的律師好友,幫助她處理了一些事情,可短短的時間內,她還是無法接受,只能強迫自己堅強,勉強自己打起精神來。

    「無論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我都可以幫你。」他看著她,眼里的真誠讓蘇菲陽很是感動,太過年輕的她只看到他的善意,卻沒看清善意背後的情意。

    從好友那里得知她回來,他知道就算是打死自己,也不能讓這個機會從他的手中溜走,既然她回來了,那麼他是絕不會讓她輕易地離去。

    「謝謝你,學長。」她笑得蒼白,心里感動不已。

    「這一次準備留多久?」赫連冀心疼地看著她眼下的陰影,她大概很久沒睡一個好覺了。

    「不知道。」她搖搖頭。

    「蘇蘇……」他柔柔地喚著。

    「嗯?」很久沒有人叫她的中文名字了。

    在國外,大家都叫她的英文名,蘇菲陽這個名字是她的父母一起取的,父母、朋友都叫她陽陽,只有赫連冀會叫她蘇蘇。

    「留下來吧。」他說,望著她驚訝的眼眸,繼續道︰「你一個人在國外也沒有親人,不如就留在這里。」

    「我……」她猶豫著,她確實厭倦了在外面的生活,生活質量不是問題,主要是一種寂寞感,她在國外幾乎沒有朋友,都是泛泛之交,沒有可以交心的人。

    「還是說,你有男朋友了?」他小心翼翼地問著,情不自禁地屏息等待她的答案。

    「沒有呀!」

    她的答案讓他偷偷地松了一口氣,他將手覆在她放在桌上的手,強力忍住心中的喜悅,鎮定地說︰「那你留下吧,我可以照顧你。」

    蘇菲陽沒有排斥他親熱的動作,以前他就常常摸著她的頭,搭著她的肩,所以她從未覺得這樣的舉動有什麼不對。

    「學長,再說吧。」對于赫連冀釋出的好意,蘇菲陽歸結為是學長對學妹的照顧,沒有多想。

    不過她對于赫連冀的提議是有些心動。

    赫連冀看著她有些動搖的表情,心中大喜,點點頭,「好,你再考慮看看,這段時間我都有空,你有什麼事情都可以找我。」

    「好。」她一掃幾日來的陰霾,真心地笑了。

    「對了,你現在住哪里?」

    「晶日酒店。」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來我的地方住。」赫連冀微微皺眉,一個女孩住在酒店總有一些不好,雖說晶日酒店是五星級的酒店,可他還是有些擔心。

    「啊?不,這怎麼可以,如果被你女朋友……」她搖搖頭,沒說出口的是她覺得孤男寡女的住一起,不好吧!

    她的拒絕讓他臉色一僵,隨後明白她擔心的是什麼,臉色稍霽,「其實我買下了一層樓,弄成了兩間,而且我沒有女朋友……」

    「咦!怎麼可能!」蘇蘇看著眼前的男人,相貌不用說,身材不用說,連荷包也鼓鼓的,怎麼可能還是一個人呢!

    有些哀怨地瞄瞄蘇菲陽,赫連冀只能心里悲憤。

    之前是她天真,他又含蓄,如今他決定要找個好時機,認真地告訴她,他對她不僅僅是學長學妹的感情。

    哪有學長對學妹這麼好的!沒有好心的男人,只有有所圖的男人!

    這一次,他再也不會讓她逃出他的視線範圍,他要將她納入自己的保護之下,不會讓她逃離了他的生活範疇之後,音訊全無。

    「那學長,麻煩你了!」她笑著答應,雖然住酒店很方便,她卻無法拒絕學長的盛情邀請,她不由地為自己的好運而感到開心,沒想到多年不見的學長還一如既往地對她這麼好!

    「不會。」他笑得開懷。

    這只是第一步,他要慢慢地攻陷她的心……

    短暫的交談之後,赫連冀陪著蘇菲陽回酒店,拿了行李,來到他的公寓。

    「這里就是我的公寓。」

    「哇!好干淨,學長常常打掃嗎?」她知道赫連冀住在A間,那B間沒人住。

    听說之前宋翔的老婆住過,真沒想到,幾年沒回來,宋翔學長娶了老婆有了孩子,凌鋒學長也有了女朋友,關徹學長則是音樂界的奇葩。

    那時她因為跟赫連冀關系好,連帶著她與其他幾名男生的關系都還不錯。

    「沒。」殊不知在她答應他的邀請後,他便打電話讓清潔公司在一個小時內快速打理。

    「呵呵,看不出學長是個勤勞的男人。」蘇菲陽捂著嘴笑,心里卻更搞不懂,學長這麼優秀的男人,怎麼會沒有女朋友呢?

    赫連冀笑了笑,沒說什麼,將她輕便的行李放在臥房,「你東西很少,想逛街的話,我可以陪你。」

    「男人不是應該討厭逛街的嗎?」蘇菲陽笑著,這麼久沒回台灣,她確實有些想念自己的故鄉,不過她沒有長住的打算,她準備在這里度個假,這里是自己從小長大的地方,而且還存有與爸爸媽媽愉快的記憶。

    「不會。」他快速地否定,不放過任何跟她獨處的機會。

    「學長,沒事的啦,我可以自己解決,你有空多去交際吧。」她眨眨眼,一副調皮的模樣。

    他不由心髒緊緊一縮,她的小嘴可愛地撅起,就如甜甜的彩虹糖一般絢麗,他真是懷疑自己是否能等到打動她的心時才有所行動,因為他現在就很想一口吻住她。

    避開她一直要他找女友的話題,赫連冀轉移了話題,「餓了嗎?」

    「嗯,剛剛不說還沒感覺,你一說,我還真的餓了。」蘇菲陽摸著自己干扁的肚子,剛剛在甜品屋只是點了一杯飲料,沒多大的胃口,所以也沒點別的。

    「我做飯給你吃。」他溫柔地一笑。

    「啊?」她再一次被赫連冀的話給嚇到,不安地叫道︰「學長,你太賢慧啦!」她長這麼大,都沒煮過飯!

    「不會呀!」他伸出手,想觸摸她白皙滑膩的臉蛋,突地回過了神,手停在半空,轉而僵硬著手,摸上了她的頭。

    為了她,他什麼都願意做,做飯又能算得了什麼呢!

    「好吧,那你做飯,我整理行李,我真的好期待學長的手藝。」她笑著。

    在听聞父母惡耗之後,她很少笑得這麼肆無忌憚,可跟赫連冀在一起的時間里,她不知不覺地想笑就笑了。

    「好。」他將手中的鑰匙放到她的手里,「這是你的鑰匙,好好拿著。」

    「嗯。」她將鑰匙放好。

    「那我先去做飯,以免餓到你。」他促狹地笑著。

    「拜托……」她托著因不好意思而紅紅的臉,看著赫連冀消失在房門口,接著回頭打量著公寓,很干淨也很溫馨,比住在酒店的感覺要好。

    走進臥房,她開始著手整理行李箱,其實也沒什麼要整理,因為只帶了幾件衣服,便快速地掛在衣櫃里。

    在還沒認識赫連冀之前,她覺得赫連冀是個不喜歡說話的人,熟識後也是靜靜地待在她身邊,安安靜靜的,只有她主動問話,他才會回答。

    記得以前幾個學長說赫連冀跟她說的話算是很多了,可她卻認為他說的話連她說的一半都沒有,看來赫連冀真的是一個不愛說話的人,只是……她想到赫連冀剛剛的話,那是在開她玩笑嗎?

    不管怎麼樣,赫連冀還是那個對她好的人,她掛著微笑將自己的物品擺好。

    可惜她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赫連冀不是對所有人都好的……

    「學長,我進來了。」在虛掩的門上敲了敲,蘇菲陽推開門走進去,在玄關脫了鞋,換上家居拖鞋。

    「噗哧……呵呵……」她真是沒想到,赫連冀會穿著這麼可愛的圍裙出現在她面前,還是粉紅色的。

    「怎麼了?」他著迷地看著她純真的笑容,一點也不在意讓她看見自己如此幼稚的裝扮,即使一點男人味也沒有也沒關系,只要她開心就好。

    「沒……沒什麼。」咽下笑,她擦擦眼角,笑著說︰「學長看起來,很……呃,專業!」

    「謝謝你的夸獎,能娛樂到你是我的榮幸。」

    「學長……」她有些無力地喚著,她一點也不習慣現在這麼幽默的赫連冀。

    「好了,差不多了,你幫我把菜擺到桌上,還有碗筷。」他還有一道湯就好了。

    「Yes,sir!」她調皮地彎彎腰,听從他的吩咐,將菜擺在桌上。

    因為家境富裕,這種事情她從來沒有做過,通常都是坐在椅子上等飯吃。這種經驗對她而言,是一種全新的經驗。

    「學長,弄好了哦!」她喊道。

    「嗯,我也好了。」他端著湯放在桌上,三菜一湯。

    「哇!學長,你真是天才呀!」雖然這些菜對她而言,是再普通不過的家常菜,可對于一個連飯都不會煮的人來說,真的是太夠了!

    而且她剛剛還以為他做的飯,肯定是簡簡單單的飯菜,沒想到有葷有素,搭配均勻,真是讓她自嘆不如。

    「有嗎?」他被恭維得很開心,不難為他為了她,專程跟著一些家庭主婦學做菜,至于為什麼他會有為她做飯的想法?其實很簡單,要抓住一個女人,先抓住她的胃。

    「哇,我等不及了,我先試試。」她拿起筷子,挾了一口試吃,「嗯,蕃茄炒蛋好好吃。」

    「呵呵,這是最簡單的菜。」赫連冀笑著,因為時間有限,食材也不多,就只有做一些簡單的菜了。

    「蔥烤鯽魚,嗯,也不錯,魚肉很新鮮,又沒有腥味。」

    注意到蘇菲陽將蔥、蒜之類的東西挑出來,赫連冀笑了笑,她還是和以前一樣不喜歡吃這些東西,他特意將這些切得大一點,好讓她挾起來。

    「嗯,這是什麼?」烏黑黑的,如果不是有前面幾道菜,她會以為學長炒焦了。

    「梅干菜扣肉。」

    「哦!」她吃了一口,有點油膩,可是當梅干菜吸收了油,便顯得爽口多了,難掩驚訝的表情,她夸張地喊道︰「學長,我要拜你為師!」

    「呵呵,好。」他笑著,應了她的要求,能跟她獨處的機會,他求之不得,看見她的笑靨後,他再一次認定學做菜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哇!蛋羹!我好久沒有吃到了。」她拿著調羹,避開蔥花,舀了一杓,一口吃下,「嗯,好吃!」

    「喜歡吃就多吃點,你太瘦了!」她縴細的身材讓他感覺太輕盈了,一只手都能將她提起來了。

    「哪有!」她嘴上不贊同地說,心里卻有股暖流滑過,好久沒有人這麼對她說了,讓她懷念起以前父母在世的種種疼愛。

    赫連冀注意到她眼中的晦暗,柔情地說道︰「你喜歡吃,可以每天都過來。」

    「嗯,太好了,以後你就是我的大廚了。」努力不再去回憶以前的事情,她扯開一抹笑,笑得如孩童般天真燦爛。

    「呵呵……」他吃著飯,飯桌上漸漸地安靜了,蘇菲陽是個很開朗的女孩,大概是父母雙亡對她打擊太大,她現在的話比起以前少了很多。

    通常都是她講話,赫連冀听著,現在赫連冀決定改變策略,要主動出擊,「蘇蘇,你想好接下來要做什麼了嗎?」

    「嗯,沒有。」她搖搖頭,小雞啄米一樣小口地吃著飯,今天的胃口比之前要好了。

    「工作呢?」

    「我現在還不想工作,反正我父母在國外的固有資產每年都有進帳,所以不需要擔心金錢問題。」

    「那我們下個星期去度假吧!」從一個幾乎是宅男的男人口中,說出要出門游玩,實在是匪夷所思。

    「可是我想靜靜待在這里。」她哪里也不想去,只想沉澱自己的心情,等到她心情好一些了,她再做打算。

    「好吧。」赫連冀沒有讓她為難,只是想讓她開心些,這樣落落寡歡的蘇菲陽,與記憶中的她差太多了。

    「謝謝你學長。」蘇菲陽真心地道謝,在她最困難的時候,赫連冀的援手猶如讓她抓住了救命稻草。

    「你開心,我也開心。」他熱忱地看著她。

    蘇菲陽當他是開玩笑,「學長,你變得油嘴滑舌哦!」

    他木訥地笑一笑,不做辯解,要慢慢來,不能操之過急,話題一轉,「如果無聊可以來我的診所看看。」

    「學長當醫生?」她在腦海里開始勾繪出赫連冀穿著白袍的模樣,說真的,還挺有架勢的。

    「差不多,不過我醫的是動物!」

    「啊!學長,你居然會當獸醫!」她真的是沒想到,「嗯,該不會是你醫人的時候,酷著一張臉,把人給嚇壞了,所以只能當獸醫了,專門治那些不听話的小動物。」

    「為什麼別人會被我嚇到?」他很凶嗎?

    「讀書時候,我的同學都說你好嚴肅,冷著一張臉。」她想起往日的日子,很是懷念讀書時的愜意。

    「有嗎?」他摸摸臉,覺得自己沒有很嚴肅呀。

    「不過我覺得學長很有愛心,做獸醫很好!」想起以前赫連冀看見流浪貓,都會分食物給它們的情景,蘇菲陽肯定地點點頭。

    「還好吧……」

    「咦!學長你臉紅了啊!」蘇菲陽看著可疑的紅暈出現在赫連冀的臉上。

    「快吃飯!」他低下頭,不搭理她。

    「哈哈……」蘇菲陽開懷大笑。

    吃了一頓氣氛融洽的家常飯,蘇菲陽窩在赫連冀的沙發上,蜷著身體,興致勃勃地看著綜藝節目。

    「喝奶茶。」

    「嗯,好香。」她迫不及待地接過來,啜飲了一口,「好喝,有抹茶的味道耶!」

    「嗯。」赫連冀貪戀于她滿足的表情,他知道,她很喜歡抹茶味道,舉凡抹茶冰淇淋,抹茶蛋糕之類的食物,都是她的最愛。

    「學長,以後誰娶了,嗯,不是,是嫁給你,真的是太有福了!」人長得帥,廚藝還這麼棒!

    「你願意?」他端起馬克杯,遮住嘴角,輕輕地試探。

    「當然!桂說我,只要那個女的沒有所愛的人,肯定為你瘋狂了!」沒听出他的弦外之音,蘇菲陽夸大其詞地說道。

    「所愛之人?」他眼神深沉地看著她因興奮而緋紅的臉頰,「你還記掛著宋翔?」

    「咦,怎麼講到我身上了!沒有啦,宋翔學長是個好人,不過感覺好像不來電。」她仰著頭,回憶著,「當初跟宋翔學長交往,我還興奮了好久,可是過了沒多久,就感覺怪怪的……」

    「怎麼怪法?」他的眼神如雷達般緊盯著她。

    「好像是兄妹的禁忌之戀一樣。」她笑哈哈地說道。

    「你……」听到她對宋翔沒了想法,他放下了心,可听見她說到兄妹這個詞,他卻有了另一個擔心,她是不是對他也有這種感覺?

    「嗯?」她睜著一雙燦若星河的眼楮。

    「沒什麼!」他別開頭,看著電視機,假裝電視節目很好看。

    「對了,我記得學長你以前不喜歡喝這種甜甜的東西的。」

    「感覺還不錯喝,我這杯沒有放糖。」他自在地坐在她的身邊,翹著二郎腿,一派輕松。

    在蘇菲陽離開以後,一旦想起她,他就會泡一杯抹茶奶茶,學她悠悠地喝著,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思念吧。

    但一個人喝著抹茶奶茶,卻永遠少了一份感覺,身邊少了蘇菲陽,感覺就食不知味。

    「喏,我就說嘛,很好喝的,你打死都不喝,我請你喝,你也不肯,固執死了!」想起赫連冀對甜食的抗拒,讓她這個甜食愛好者都想暴打他一頓,不喜歡吃也不能浪費嘛!

    以前他們時不時會到西餐廳用餐,西餐廳都會提供免費的甜點,她卻成了最後的受益者和受害者,甜點都進了她的肚子,滿足了她的口腹,體重卻上升了好多,搞得她每一次要跟他用餐都要考慮清楚。

    「是嗎?」他裝胡涂,他是在她走了以後,才開始喜歡上這個味道,學她爬上樓頂看著萬家燈火,開著車在街頭夜游,在海邊等初陽……

    「就是!」她肯定地點點頭。

    「呵呵……」赫連冀傻笑著。

    「對了,學長,你怎麼用馬克杯了?」她認為赫連冀會用玻璃杯之類的,像這種這麼個性化的杯子,不像是赫連冀會用的。

    馬克杯上描繪著夸張的色彩,有點印象派,她也看不出是什麼涂鴉,但是很有特色,很有個性。

    「朋友送的。」他隨意找了一個借口,黑眸直直地盯著她,想將這幾年沒有看見她的時間,都補回來。

    「嗯,很有品味。」她愛不釋手地捧著。

    「你喜歡,可以拿去。」

    「可以嗎?」她也沒有拒絕,她確實很喜歡色彩斑斕的圖案。

    「嗯,你拿去吧。」他笑著,眼里閃著不尋常的亮光。

    「謝謝學長。」

    赫連冀無所謂地聳聳肩,靜靜地陪著她,兩人就這麼一人一句地聊著,聊以前到現在,聊到深夜轉為黎明,迎來了朝陽。

    赫連冀低頭看著靠在他肩上的蘇菲陽,望著她的睡顏出了神,寵溺地用另一只手輕觸著她,撫摸著她的臉,粉嫩粉嫩的,一如他想象中的觸感一般。

    「蘇蘇……」他輕輕地喚著,睡美人卻沒有回應。

    在不驚擾她的情況下,他輕松地抱起她弱不禁風的身子,走進主臥房,將她放在他的床上,為她蓋好被子,她柔軟的頭發披散在枕頭,一臉的安詳。

    他不清楚,她是不想一個人面對滿室的空虛,還是真的跟他久違了,拉著他,一個晚上不停地講著事情,而他則乖乖地做著稱職的聆听者。

    電視節目沒了,她轉台,而他也私心地不想她太早回去,手中的奶茶也冷了,他會為她再倒一杯,直到她乏了、累了,他也不催促她快回去休息。

    她只是一個人孤獨久了,沒有人陪,他亦然,身邊的人都不是她,無法取代她,他只能一直空懸著自己滿滿的愛,等著她回來,讓她知道,他,一直在等著她。

    「蘇蘇,你知道嗎?」他低喃著,黑色的眼瞳里倒映著她的臉龐,他緩慢地俯下身,嬌艷欲滴的小嘴近在眼前。

    「我愛你……」剩下的話,消失在兩唇相接之處。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x

TOP

谢谢

TOP

thank  you
晨安

TOP

THX

TOP

thanks

TOP

谢谢分享

TOP

3q

TOP

谢谢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