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柒《房東好霸道》[養花系列之三]


出版日期:2009-02-01



  居家好男人,連哄帶騙,把個笨妞回家養,
  傻氣笨女人,天真可愛,誘得男人心頭癢。
  ◇  ◇  ◇
  曾子伶,逃家的千金小姐,她的衰運無人可比,
  住得好好的房子無故要被收回,期限是三天,
  害得她一大早跑到新房東的家門前,苦苦守著,
  不是她沒志氣,而是租金三千元的房租太便宜了,
  只是,她怎麼都沒想過,她的新家不只物美價廉,
  房東還親切的包水電、包三餐,最後連接送都服務了!
  樂得她天天被養得好不滋潤,也傻得以為房東是好人,
  卻不知她家房東戚程軍,不安好心眼,壓根就有二心。
  戚程車瞇眼瞪人,有哪個房東會拿房客當女朋友養?
  還侍候得像個女王?誰知他的勞心勞力,這女人,
  不但神經大條,還當他是個甩女人不要孩子的惡男!
  為此,戚程軍明白自己的苦心碰上笨牛,將人給丟上床,
  又摸又親一番後,狂野佔有,可惜,他的女人很笨,
  床下的話聽不懂,常常讓他扛上床,先要再說!


第一章


  人停了下腳步,對手持廣告單,站在屋外的女人感到好奇,便揮發守望相助,善心人士的精神,來到她身後詢問,「小姐,你找這戶人家有事嗎?」

  曾子伶一轉身,堵上的是如鋼鐵般的肉牆,反彈的力量致使她不得不倒退兩步,她抬眼一瞧,第一個念頭便是站在她面前的這個男人好高啊,再往下瞧,她訝然的捂著嘴,在這樣寒冷的早晨,這個男人竟然只穿著短袖、休閒長褲就出門跑步,天啊!他不冷嗎?

  「小姐,你需要幫助嗎?」他慈眉善目的詢問。

  曾子伶回過心神,暫且將她腦海裡的雜念給清理掉,現在最重要的是落角之處,她立即將手上的廣告單拿給他看,迫切的詢問,「這戶人家有房子要出租,所以我過來看看,可是屋主好像不在。」

  男子看了眼她手上的廣告單,確定無誤的點頭,「沒錯,這戶人家的確有房子要出租,你有事先打電話跟屋主預約嗎?」

  「這張廣告是別人拿給我的,我看上面的日期,才張貼沒多久,所以就急忙趕過來了,沒打電話給屋主。」曾子伶露出苦惱的神情,她應該先打電話才對的。

  他瞧了眼廣告單的張貼日期,更確定她的話,「是呀,這廣告單的確張貼不久,你的動作真快,只是你沒打電話事先跟屋主預約,很難碰見屋主。」

  「那怎麼辦?晚了一步,會不會讓別人捷足先登?」這廣告單上的房租好便宜,她不想錯失機會,而且事情迫在眉稍,她現在只要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窩著就行,其他的,她都不計較。

  「不如你晚上再過來,搞不好屋主會在。」他替她想了個辦法。

  「可是我時常要加班,有時候下班都已經十點多了」就在她不知如何是好時,她腦筋動到他身上,打量性的瞧著他,「你認識屋主?」

  「嗯,我跟他很熟,熟到他穿什麼內褲我都知道!」他爽朗的回答。

  曾子伶的臉上閃過三條線,她對屋主穿什麼樣式的內褲沒興趣,她要的是承租房子,「可以麻煩你轉告屋主,說我來看房子,可以嗎?」她把全部的希望全放在這位陌生男子身上,事成之後,她一定會好好答謝他的。

  「廣告單上不是有電話嗎?你直接跟屋主聯絡就行了,不需這麼著急吧?」他對她的反應感到好笑。

  「可是我怕有人也跟我一樣,看上這間房子,我很急著找房子,所以不能等,我希望馬上承租。」她真的很急。

  「關於這點,請你放心,他只張貼一張,不會有其他人上門的。」他的眸光閃過一絲極為讓人難以察覺的光亮。

  「萬一有人事先把電話抄下來,早先一步,那我怎麼辦?」她得預防萬一。

  「這樣啊」他陷入沉思,又給她一個良心的建議,「可是你還沒看過房子,萬一你不喜歡,那屋主的損失就大了,所以你還是先和屋主聯絡,避免雙方的誤會。」

  「我不介意!真的,我不介意!我只需要一張床,這樣就好。」縱使是一張木床,她也願意承租。

  她的反應著實讓他覺得好笑,好似有人要搶她的房子,伸手輕拍她的肩,安撫著,「你別著急,我會轉達屋主,你是第一人選,所以你還是先撥個電話給屋主吧。」

  「你真的跟屋主很熟嗎?」她又問了一次。

  「當然!」

  有他的保證,曾子伶安心了不少,趕緊從包皮裡取出手機,卻又想到什麼,而猶豫了。

  「怎麼了?不是要撥電話給屋主嗎?」他狡黠地催促她撥下電話號碼,唇角隱隱勾著神秘的微笑。

  「我剛剛有敲門,屋主不在,他會不會出去了,還是」

  他溫柔地安慰她,「你放心,我敢保證,你現在打這通電話,他一定能接聽的到,而且是很清醒的接電話。」最後一句,他特地加重語氣地強調。

  曾子伶半信半疑地照著廣告單上的電話號碼撥出去,然後傻眼看著接聽手機的人竟是站在她面前的他,原來他就是屋主,當下她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我收到你的預約了。」戚程軍把手機掛斷,嘴角的笑意明顯上揚了許多,他取出鑰匙,將大門打開,邀請她進入,「來,為了不延誤你的時間,我不多作說明,你自己看就好。」

  剛剛就是在延誤她的時間!曾子伶心裡不高興,卻又不能表現出來,看在便宜的房租面子上,她勉強裝出笑臉。

  戚程軍走在前,將客房打開,方便讓她觀看,「你要求的床,雙人床可以吧!另外還有書桌、衣櫃、棉被,應有盡有,對了,浴室的話,我的房間有浴室了,所以外面那間浴室就留著給你。」

  曾子伶想也不想就答應了,「我馬上簽約。」

  「可是我沒有契約書,你晚幾天再過來簽好嗎?」

  「我有帶契約書。」曾子伶馬上從皮包裡翻出契約書,還遞上筆,彷彿她才是屋主,「簽完契約書,我可以馬上搬進來嗎?」

  戚程軍連瞧也不瞧,接過她手上的筆,白紙黑字,簽上名,又從口袋裡掏出早已準備好的鑰匙,丟了一把鑰匙給她,「當然可以,隨你高興,不過我是個很愛乾淨的人,不准弄髒我的房子。」

  「好。」曾子伶接住鑰匙,想道謝,卻又不知道他的名字,便詢問:「我姓曾,叫曾子伶,請問我該如何稱呼你?」

  「喔,我姓戚。」

  「戚先生,那謝謝你。」

  「歡迎你的加入,如果需要人手搬家,可以打電話給我。」他見她一副瘦弱樣,一個人搬家也是很辛苦的。

  「好的,謝謝你。」她再三道謝。

  「打算什麼時候搬進來?」戚程軍綻出最迷人的笑容,俯身輕問,同時瞟了眼到牆上的時鐘。

  曾子伶想了一下,「呃明天可以嗎?還是」

  「你方便就好。」顧著聊天,再不出門,他又要遲到了。

  曾子伶再次道謝後才離開,心裡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下了,可以心情愉快的去上班了。

  在她離開他的房子十分鐘後,戚程軍也跟著出門,騎著他的小五十,希望能趕上最後一秒打卡。

  ◇  ◇  ◇

  搬家的第一天,曾子伶提著重得要人命的行李,喘得像條狗似的停在新租賃的房子前,然後千辛萬苦的從皮包裡翻著大門的鑰匙。

  正當她嘴裡碎碎念著鑰匙到底跑那兒去時,大門像是聽到她的呼喚,自動打開,隨之探出一雙粗臂,接過她的行李。

  「你來了。」

  曾子伶瞪眼看著她面前的男人,就像在提水一樣,輕輕鬆鬆地將她的行李提進門,那可不輕啊,每箱行李足足有三十公斤!

  這一刻,她不得不承認男女之間的差別,看著自己的兩箱大行李被提進去,而她還站在門外當門神,表情像是看到什麼驚奇的事,而無法回神。

  戚程軍將行李箱丟到一旁,轉過身,看她一臉呆滯地站在門外,他提高嗓音,「發什麼愣,還不進來。」

  曾子伶連忙收回心神,點頭,趕緊走進屋內。

  「我不是說可以找我幫忙嗎?而且我也有留電話給你,還是你不敢打?」戚程軍露出最陽光般的笑容,企圖扮演好房東的角色。

  「行李沒多少,所以我想我自己來就好了。」曾子伶尷尬的解釋著。

  「因為你昨天說今天要搬進來,所以我特地請假,待在家裡等你的電話。」瞧她滿身大汗,戚程軍轉身走進廚房,倒了杯水給她,「你也真厲害,這麼冷的天氣,還能流汗,想必那兩箱大行李把你扳倒了吧?」

  曾子伶感激地接過水,飲下,她的確是渴了。

  「還有其它行李要搬的嗎?」戚程軍看著那兩箱行李,實在不太相信她的家當就只有這樣,比起一股的女人,真的少很多。

  「沒了,我的行李只有這些。」曾子伶握住手上溫熱的杯子,兩箱大行李就夠她受的了。

  「那我幫你把行李提進房間。」好人就做到底。

  「謝謝。」不需要多少時間,很快的,她跟他已經坐在客廳,喝茶聊天了。

  戚程軍切了一塊蛋糕,放在盤子裡,遞到她面前,而他則是拿在手上,大口大口的啃,「如何?滋味還不錯吧!」

  曾子伶張口含下,甜甜的滋味立即在她心頭化開,她最喜歡蛋糕了。

  「這是我朋友的傑作,他家開蛋糕店的,去跟他拿一些來吃也不為過。」

  曾子伶以為他在開玩笑,並未當真,熟料他接下來的話,才真正叫她傻眼。

  「反正他也常來我工作的地方吃霸王餐,所以相互抵消,互不相欠。」

  曾子伶陪笑地吃著蛋糕,不知道如何接話。

  「你今天是請假來搬家的嗎?」今天不是假日,想必她一定是向公司請假。

  「嗯,不過公司只准我請半天,待會我就要回公司了。」全勤飛了不要緊,最氣憤的是下午還要回公司,嘔死她了。

  「需要我送你一程嗎?我下午也要出門。」這叫送佛送上天。

  「這怎麼好意思,我搭公車就好了。」曾於伶笑著回拒。

  戚程軍歎了口氣,他不想隱瞞事實,但他覺得有必要將此事告知她,「你剛搬來這,對這裡的公車時刻並不瞭解,所以我來告訴你,每天的中午十二點至下午一點,這裡的公車是不行駛的,這是他們的休息時間,所以你確定你要搭公車嗎?」

  她搭公車這麼久,從沒聽過此事,今日所聞是初次,「真的嗎?」

  「嗯。」他一副我若是騙你的話,那我是小狗。

  「有計程車嗎?」

  「連公車都敢罷工了,你以為會有計程車嗎?」

  曾子伶想了想,勉為其難地接受他的提議,「那真不好意思,要麻煩你送我一程了。」

  「說什麼麻煩,反正我也要出門。」他的口氣活像道上混過似的。

  曾子伶因他的口氣而錯愕,先前對他的印象是儒雅帶點風趣,怎麼今日一見,像在面對黑道大哥似的,她真不知道自己草率的決定,是對?還是錯?

  戚程軍瞟了她一眼,又挖來一塊很大塊的蛋糕,大口大口的啃,「既然你搬進來了,我有幾樣規定,希望你記住。」

  曾子伶的腦海瞬間閃過他曾提過的,不准弄髒他的屋子。

  「我是個很愛乾淨的人,既使你不會做家事,我也不會勉強你,你的房間除外,屋裡的一切,我會自個兒整理。」

  曾子伶點點頭,女人的房間,他的確不方便進去。

  「你不用買任何食物,因為冰箱塞不下了,想吃什麼,冰箱裡應有盡有,自個兒動手。」

  曾子伶感激的點頭,但是她廚藝不精,要她進廚房,可能有點難,看來,她要買泡麵回來當存貨了。

  「把你家裡的電話住址,還有上班地點告訴我,萬一真得不幸出事了,至少我還知道要通知誰。」他從電話旁拿來紙跟筆,放在她面前。

  曾子伶聽話的乖乖,奉上他所想要的一切,不僅連電話是假,就連地址也是捏造的,她想他應該不會那麼謹慎到去查勘吧!

  「接下來,我希望你能配合這一點,雖然你已經成年了,但我還是要告訴你,晚上請你準時十點回來。」在最後一句,他加重語氣,有著非遵守不可的意味。

  曾子伶愣住,還有門禁?她都已經成年了耶!

  無視於她的訝異,戚程軍又繼續說下去,「我知道你已經成年了,但是我可不想惹麻煩,單身女郎在深夜裡的街上晃動,是多麼危險,萬一出事了,警察第一時間找上門的可是我,不是你父母。」

  她想想也有道理,最近的治安的確不太好,早點回家對自己有利,她點頭,接受他的規定。

  「既然你同意了,請你務必做到。」

  「可是我有時候需要加班到很晚,如果來不及趕在十點以前回家,那」

  「這個你不用擔心,打電話給我,我會去接你。」

  曾子伶再次愣住,他對一個房客的關心,太超乎常人了吧?

  「計程車之狼,你不會想遇到吧?」戚程軍故意在她心頭埋下恐懼。

  曾子伶打個冷顫,馬上答應他的提議,「我會打電話給你的。」

  ◇  ◇  ◇

  沒有人家她這麼苦命的,全公司只剩下她在工作。

  當她踏出公司,早就超過十一點了,想搭公車,依照班表,還得等上一個小時,想攔計程車,卻想起計程車之狼一詞,伸出去的手,垂喪的縮回,都怪戚程軍昨天沒事跟她提及此事,害得她心裡毛毛的。

  「怎麼?不敢回家嗎?」背後突然竄出調侃的話,嚇得曾子伶幾乎以誇張的方式,跳到對街去。

  「不好意思,嚇到你了。」戚程軍誠心誠意的道歉。

  曾子伶眨了眨眼,他怎麼會在這?「早先我跟朋友約在這附近的小吃店談些事,現在正好要回家,沒想到你也在這。」戚程軍解釋著。

  曾子伶想說什麼,視線自然往他身後一瞧,驚惶失色的再往後退一步。

  傳說中的黑道份子就站在戚程軍身後的不遠處,看他們個個面惡凶悍的,她真覺得地獄離她不遠了。戚程軍疑惑地往她的視線瞧去,輕笑,伸出大掌,將她的臉給扳回,「你這樣瞧對方,要是人家正準備火拚,你不怕被砍嗎?」

  曾子伶脖子一縮,馬上將視線收回。

  「看你這個樣子,剛下班吧?你老闆是誰?忍得下心苛待這麼盡心的員工。」

  感覺到數道不善的目光,曾於伶小聲的催促戚程軍,「時間太晚了,我們趕快離開這個地方好不好?」她可不想成為火拚下的無辜犧牲者。

  戚程軍如她所願,「好吧,我的機車就停在對街,一同回家。」

  只要能離開現場,說什麼都好,曾子伶三步做兩步跑,很快就到對街了。

  戚程軍則是慢條理斯的走向對街,然後從機車椅座拿出安全帽,放到她手裡,再慢條斯理的牽動機車,「你肚子餓不餓?請你吃東西。」

  「回家吃就好。」曾子伶邊說邊注意對街的動態,就怕對方殺過來。

  「也好。」戚程軍發動機車,「坐上來。」

  穿著窄裙的曾子伶搭著他的肩,以側坐的方式跳上車,頻頻催促戚程軍趕快走,因為她發現對街的黑道人物朝他們走來了。

  「先等一等,臨走之前,我跟朋友打聲招呼,免得他們說我不上道。」

  曾子伶驚駭他竟將機車往反方向騎,也就是黑道份子的佇立之處,然後傻眼的聽著他很爽朗的開口。

  「喂!先走一步,以後再聚。」

  還處在愕愣的曾子伶,在意識到他催促油門,連忙握住他的腰際,以免從機車上摔下去,而後她明白一件事,戚程軍與他們是朋友!

  戚程軍本來想解釋的,卻不開口,就愛看她驚慌失措的模樣,一種惡作劇的快感湧上他的心頭。

  ◇  ◇  ◇

  接下來的三天,她再也不曾見過他的蹤影,好像消失了一樣。

  就在第四天,她起了個大早,走進廚房準備早餐,意外的,她看見消失己久的人物就出現在廚房裡。她瞪大雙眼,一臉癡呆樣地望著他的舉動。

  他從冰箱裡端出剩飯剩菜,她還以為他要將它倒掉,誰知他竟然套上圍巾,拿起菜刀,神情愉快的將剩菜切的更小,接著打開瓦斯,將剩菜與剩飯混在一塊,外加一顆蛋,一盤熱呼呼的炒飯像變魔術似的,轉身,呈現在她面前,看得她目瞪口呆。

  就在她發愣的同時,一道聲音呼喚她回神。

  「喔?你起床了?要不要一起吃早飯。」若不是她親眼看見,她還不肯相信那盤炒飯的前身是剩菜剩飯,她在外面生活了那麼久,還未嘗過剩菜剩飯的滋味,但那盤炒飯看起來似乎很可口,香味陣陣傳來,幾乎讓她忘了剩飯剩菜這四個字。

  曾子伶勉強的扯開笑容,明明肚子就很餓,她還死要面子,不敢直接開口答應。

  「我看見垃圾桶全是泡麵,我想你應該比較喜歡麵食。」戚程軍料想她一個上班族,又住在外面,花費也不少吧!

  她勉強點頭附和,她沒那個面子說她想省錢,幸好這個男人所說的話,正好替她找個台階,否則她真的下不了台。

  「這樣好了,冰箱裡還有些食材,你坐一下,我弄個米粉湯給你。」戚程軍指著椅子,要她坐那兒。

  「好的,那麻煩你。」曾子伶聽話的坐在椅子上,只要別叫她吃剩飯剩菜就好了,她在心裡偷偷乞求著。為了省錢,她幾乎三餐都吃麵食,一碗才二十塊,非常便宜,或者去買條土司,還可以撐個一、二天,而且現在是冬天,要是能在出門上班之前,能夠來碗熱呼呼的湯麵是最好的了,那種滿足感,真的不在話下。

  正當她這樣想的時候,她又見他從冰箱裡翻出來一些食物,她突然想起,那不是前天剩下來的肉嗎?

  在為自己哀悼之後,她又見他將身子探入冰箱裡,繼續翻找,當下,她真想回房間裡拿泡麵出來。雖然人家是好意,可是她更怕自己的腸胃會受不了,她已經夠節省了,竟然還有人比她更節省,而且還是個男人!

  當著她的面,他將前天的肉片切絲,加水倒進鍋子裡,連帶還有剩的高麗菜也加進去,她真想拔腿就跑,接著她又見他從冰箱裡翻東西,驚恐爬上心頭,還以為他在找什麼,當他手裡拿著未拆封的米粉,她這才放心。

  不出五分鐘,一碗熱騰騰的米粉湯就呈現在她面前,最後還灑上油蔥,基於這點,她還能接受。戚程軍將米粉湯放到餐桌上,隨後將身上圍巾扯開,丟到一旁,拉開椅子坐下,「吃吧,不然上班要遲到了。」

  她實在不想去動那碗米粉湯,可是又不好傷了人家的心意,只好硬著頭皮,拿起筷子,小小的吃了一口,這一小口就足以讓她開了胃,沒想到剩飯剩菜也能有這樣的美味,不一會兒就見底了,也忘了對剩飯剩菜的排斥感。

  「好好吃喔!真是謝謝你。」還好、還好!這個男人的怪癖雖然多,至少他煮出來的東西還挺美味的,有道是肚子餓,什麼東西都好吃。

  戚程軍右手拿著蕃茄醬,擠出一些在炒飯裡,左手拿著湯匙,嘴裡滿是炒飯,口齒不清的回應,「那裡,互相幫忙嘛!我想你也沒時間吃早點。」

  「我只是睡的比較晚。」其實她是想省早餐的錢,以往麵包是她的早餐常客,但是搬家後,有點不熟悉路況,只好忍痛上便利超商買貴死人的麵包回來當存貨。

  「天氣冷,睡晚是正常的,有時候我也會因為天氣冷而睡過頭,上班差點來不及。」他起身從冰箱裡拿出柳橙汁,倒了一杯給她,也為自己倒了一杯,「我有一次還因為睡過頭,拖鞋穿著就去上班了,我記得那一天是最冷的,才十度。」

  曾子伶噗嗤笑了出來,並不是因為他的話感到好笑,而是他的表情極為討喜。

  「到了店裡,雙腳差點凍僵,連停機車都差點站不住腳,當我一拐一拐走進店裡,同事還以為我在上班途中受傷,紛紛上前關切。」

  深邃的雙眸點出笑意,揚起的嘴角露出潔白的牙齒,更讓人覺得他是一位極好的房東,曾子伶微微收起笑意,這才正式開始向他介紹自己,「對了,你可以叫我子伶,不必老是叫我曾小姐,挺奇怪的。」

  他吞下最後一口炒飯,也同意她的話,「那你也可以直稱我程軍。」

  趁著離上班還有點時間,她可以稍微瞭解他一下,表現出她是個好房客,「做飯是你的興趣嗎?」

  「嗯!我的房間還有很多食譜,需要的話,我可以借你看。」

  她笑著搖頭,開啟另一道話題,「謝謝你把房子租給我。」

  回想起她與他打契約的那天,他連契約也不瞧,筆拿著就往白紙留下黑字,連帶將鑰匙丟給她,告知她隨時可搬進來,如果需要人手,他可以幫忙,又貼心的送她去上班。

  當她提著兩大行李,在她使盡力氣,拖著厚重的行李停在屋前,強而有力的手臂就出現在她面前,替她接過行李,這是她第一次這麼接近、看清男人的手臂有多粗。

  他輕笑,起身收拾盤子,「你真大膽,搬得這麼匆促,不怕我是個惡房東嗎?」

  這她倒是沒想那麼多,因為房租便宜嘛!這年頭包水包電的房子至少也要一萬塊起跳,他竟然只收她三千塊,附帶條件是不能弄髒他的房子,不是上天嫌她可憐,就是她撿到狗屎運。

  「我想你應該不會吧!我看你還蠻正直的,而且」她偷偷的將視線調向窗外,「附近是警察局,沒人這麼大膽吧。」

  戚程軍邊笑邊洗碗,笑聲還不是普通的小,而是非常大,嘲笑的意味很濃厚,「這就是我為什麼要住在警察局附近,非常安全。」

  曾子伶非常認同。

  「你上班時間快到了,該出門了。」他提醒著。

  曾子伶這才趕緊回房拿皮包,出門前還不忘再次跟他道謝,「今天的早餐真是謝謝你了。」

  只顧著洗碗的戚程軍頭也不抬的回應,「反正米粉都過期三天了,不吃也是浪費。」

  正要踏出門的她煞住腳步,她還沉醉在那碗美味的米粉湯,讓他這麼一提,回想剛剛吃米粉湯的快感,一股噁心感險些翻上心頭,直覺自己的腸胃準備接受處罰了。

  而自顧自的待在廚房洗碗的戚程軍,心情竟愉快的唱起歌來了。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anks

TOP

:)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TOP

3q

TOP

Thx

TOP

谢谢分享

TOP

:))

TOP

謝謝分享

TOP

TOP

感謝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