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煒《偷藏前女友》[草很壞系列之二]


出版日期:2009-01-01


女人的初夜,有些羞有些怯,滿心都是很愛的他,
初夜之後,女人以為的幸福,卻被他一點點帶走。

葉楓宇,二十六歲鑽石單身漢的年輕總裁,有錢有勢,
換女人的速度不快,卻很無情。那雙冷漠的黑眸裡,
女人不過是床伴,冷酷的他給不了甜言蜜語跟承諾,
因為五年前的他早已心死,誰知,那女人竟然又出現了!
顧甜心,迪奧香水的專櫃小姐,不小心得罪的客人,
竟然就是前男友的情人,而且還是大企業的大小姐,
看著自己被女人叫罵,葉楓宇只是抱胸不語,
然後她才想起,五年前,他們已經分手了……。
可是她都道歉了,為什麼他還害她沒工作?
還壞心的將她擄回家,惡意囚禁她的人,只為幫他暖床,
床上的他,慾火狂燒,教她難以承受卻又無處可逃。
明明他都說不再愛她了,為什麼現在還不放她走?
顧甜心看著床上閉眼的男人,如果都沒有愛了,
那她的不告而別,是不是不算是背叛?可是……,
他為什麼說,當年他發了瘋的找她,她卻離開了?


第一章

抬手看看腕間小巧精緻的女表,有著長髮美眸的女孩焦急地踮腳往外看,透過公車的擋風玻璃,能夠看見前面排起的長長車隊。

車龍密密麻麻的,路口的綠燈亮了卻又不見前面的車輛開動。遠遠地看到前方似乎是出了車禍,綠燈變紅又變綠不停地重複著,堵得讓人憋氣的車輛還是沒有移動的跡象。

「要遲到了。」再次抬手看看自己手錶上的時間,她不由得焦急地引頸遠望,烏黑順直的長髮隨著脖頸的動作在背上輕輕晃動,下意識地在地上輕輕跺了幾下腳,細白的牙齒緊緊咬住粉嫩的紅唇。

今天早上出門前母親身體又不舒服,等到她照顧母親吃完藥休息已經距離往常的出門時間晚了十分鐘,沒想到偏偏還是遇上了大塞車。不過看那堵得望不到前方的車流,估計就算是她提早二十分鐘走也會被塞住的。

顧甜心的外表不是豔麗型的,但巴掌大的小臉皮膚細緻白嫩,五官小巧精緻,即使抿唇時嘴角也會露出兩個酒窩,讓她即使在緊張的時候也顯得甜美可人。

她是百貨公司香水專櫃小姐,因為有著甜美的笑容和獨特的親和力,使得她的業績完全可以跟她甜美的外表媲美,頗受同事注目。

看著手錶,心想還有十五分鐘就過了打卡時間,此處距離公司還有一段路程,雖然有點遠,但如果跑過去的話,她想應該能夠趕在九點半之前到百貨公司。

如果到不了她就要被記遲到,那麼這個月的全勤獎金不只泡湯,還會影響她這個月的銷售獎金,為了那點微薄的獎金,她可是堅持了快一個月不曾遲到,絕不能因為今天的塞車喪失掉額外收入。

當機立斷地要求公車司機讓她下車,可是停在車陣裡,司機也有自己的思量,正要拒絕時車廂內的其他乘客紛紛議論起來,不關心前面到底是出了連環車禍還是什麼嚴重的事故,眾人關心的只是既然需要等一段很長的時間,那還不如下車用走的說不定還能快一點。

公車司機大概也是被吵得不耐煩,見不知還要多久交通才會順暢,也就不再堅持,乾脆打開車門讓乘客自行決定到底要不要離開。

門一打開,乘客們便蜂擁而下,這時的顧甜心忍不住心喜自己超強的預感,為了趕路她每次都是穿球鞋牛仔褲,然後到更衣室裡換上套裝,否則穿著那麼高的高跟鞋上下班,然後再站專櫃一整天,她非累死不可。

一路小跑氣喘吁吁地趕到大樓,看看手錶還有三分鐘,顧甜心趕緊打好卡,然後衝進更衣室將套裝換上再對著鏡子仔細整理散亂的頭髮。

在腦後盤好的髮髻上戴好黑色蝴蝶結鑲鑽的髮飾,再對著鏡子笑笑,然後點了點唇蜜在自己粉嫩的唇瓣上,微微抿了抿。

簡潔大方的合身黑色套裙內是一件雪白絲織襯衣,領口處微微露出精緻的鎖骨,鏡子裡的她今天看上去也非常有朝氣。

因為是週一,所以百貨公司上午的顧客比較少。趁著這段時間,顧甜心乾脆研究起每款香水的特性及宣傳廣告,再想像哪款香水適合什麼樣的人,在這一層香水銷售區內,每個專櫃都有專櫃小姐負責,而顧甜心負責的品牌便是近期內最受年輕人喜歡的「迪奧」產品。

當然,「迪奧」只是品牌名字,下面還細分出好幾種類型,而顧甜心負責的正是和自己名字一樣的產品「甜心小姐」。

璀璨閃亮的燈光打在玻璃專櫃,讓那些精緻到讓人心醉的香水瓶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過去,都閃爍晶瑩的光芒。像看護嬰兒一樣的目光慢慢在那些華麗的瓶子梭巡,顧甜心腦海也浮現出每款香水的生產年份、特性、適合的族群……

上午來過幾個老顧客,只是近中午時卻連個顧客都沒有,幾個附近專櫃的專櫃小姐便站著聊起天來。

「甜心,你好厲害哦,星期一上午就能賣掉幾瓶香水,我今天到現在連一個業績也沒有呢。」香奈兒專櫃的小姐無聊地打個哈欠,有些羨慕地說道。

「那些都是老客戶了,用慣了迪奧才懶得換牌子,讓我撿了便宜。」抬眼看看百貨公司的出入口,顧甜心有些擔心地說:「還是別聊天了,要是讓經理看見恐怕就麻煩了。」

「就你最乖,這個時間經理才不在呢,他每週這個時候出去吃午餐,不到快下班絕不會回來,誰知道他幹嘛去了。」另一個女孩子無所謂地聳聳肩,才懶得理會。

「噓,有客人來了。」這時,一位衣著光鮮亮麗的女子向這邊走過來,顧甜心這個位置正好最先看到,她趕忙笑著對大家努努嘴。

回頭見有客人過來,之前還在嘻嘻笑笑的專櫃小姐們便立刻換上職業的標準笑容,完全看不出前一秒偷懶的態度。

見那位客人正在自己對面的專櫃挑選,估計那位小姐一時半刻也不會回頭,顧甜心這才順勢坐在高腳凳上稍微休息。她一直堅持站著服務客人,可一個早上下來發現自己腰酸腿痛得厲害,關節處傳來一陣刺痛。

剛還想說自己運氣好,可沒休息過兩分鐘顧甜心便看見一個女孩畏畏縮縮地從一邊走來,小臉趴在玻璃櫃。

清澈透明的玻璃被女孩子的手一按,立刻印出十個清晰的手指印,但女孩似乎沒注意到這些,依舊看著玻璃櫃裡的香水,手指還不斷地輕輕點著玻璃面移動。

雖然玻璃被弄髒後需要清理,但顧甜心不介意,只是笑瞇瞇地看著女孩,甜聲道:「請問你喜歡什麼樣的香味?」

聽到聲音,女孩羞怯地抬起頭,咬了咬嘴唇卻沒有回答。

見狀,顧甜心笑得更加甜了,微微低下身,對著趴在玻璃櫃上的女孩柔聲道:「你是要買禮物送人嗎?送給媽媽還是老師?」

女孩不過十來歲,光看外貌看不出到底是國小生還是國中生,但她靦腆的表情有些無措,清秀的小臉的大眼睛在接觸到顧甜心的視線後,連忙移開。

「有看到喜歡的款式嗎?」

雖然小客人一直沒回答,顧甜心還是依然保持甜美的笑容,一對酒窩嵌在白細柔嫩的兩頰,讓她親和的笑容更增添幾分獨特的嫵媚。

「我想送姐姐結婚禮物……我知道她喜歡『迪奧』的香水,所以想買一瓶送給她,但是我不知道什麼味道適合姐姐,她也沒有告訴過我她喜歡的是哪一種香水。」女孩子猶豫了好久,終於咬了咬嘴唇,有些羞澀地笑道:「大姐姐……你可以能幫我選嗎?」

聽到她乖巧的回答,顧甜心不禁朝她微微一笑,「當然可以。」長相漂亮的小孩就是惹人疼愛,大概沒幾個人能拒絕她的請求吧。

抬頭仔細看了看眼前的女孩,見她雖然害羞躲著別人的目光,但是五官端正、容貌也很秀麗,想必她姐姐也是個美人,既然如此,那自然跟「甜心小姐」最配了。

顧甜心小心打開玻璃櫃,從裡面拿出一瓶琥珀色的「甜心小姐」輕輕放在女孩面前。

「這瓶是『甜心小姐』,專門為年輕女孩設計的香水,香氣清淡而且持續時間很長久哦。」一邊說著,一邊拿出試用品,拉過女孩的手,在她手腕上輕輕一噴,然後用柔軟甜美的聲音繼續笑道:「聞聞看,看味道喜不喜歡?還是你拿這個廣告單回去給姐姐看。」顧甜心從專櫃拿出香水的宣傳廣告單,遞給女孩。

被她熱情卻不會咄咄逼人的態度感染,女孩終於抬頭,怯生生地看了一眼顧甜心,然後伸手拿過廣告單,安靜地看起來,大概年紀還小,看到廣告單漂亮的香水圖案時又忍不住用手摸了摸。

「『甜心小姐』是專門為女孩子設計的一款香水,你姐姐今年應該是二十多歲吧?這款正好適合,而且你可以先回去把剛才噴的香水味給姐姐聞,如果她說喜歡的話你再來買。」想到客人收到「甜心小姐」香水後露出的幸福笑容,顧甜心便下意識地對她微笑,女孩看著她甜美的笑容不由自主地笑了。

「謝謝大姐姐,不過我覺得這個很好聞,淡淡甜甜的,我姐姐一定會喜歡的……就買這個吧。」下意識地咬了咬下唇,女孩不好意思地對顧甜心點點頭,然後從書包裡往出粉紅色的小錢包。

小巧的錢包被塞得鼓鼓的,拉開拉練,裡面全是零錢,也不知道是她存了多久才存夠的,女孩大概是怕被笑,一邊拿錢一邊抬頭看顧甜心,臉頰燒得通紅,可顧甜心卻只是笑著看她,沒有一丁點不耐煩。

「向怡,你不是說想買香水嗎?」就在此時,一道低沉富的男性嗓音響起,熟悉的聲音教顧甜心下意識地抬頭望去。

一位身材高挑的男子正從手扶下來,對他身旁裝扮豔麗女子說道,他的聲音並不大,卻很有磁性,在安靜的大廳顯得清楚……其實或許並不是他的聲音特別清楚,而是顧甜心太熟悉那嗓音,所以不管在多麼吵雜的地方,她都能一下子就聽出來。

向怡塗了指甲油的纖手挽著男子的手臂,塗滿睫毛膏的長睫一翻,露出嫵媚表情,看著眼前男伴,精緻完美的小臉露出無懈可擊的笑容,嬌聲道:「阿宇,你陪人家一起挑。」

被稱為阿宇的俊朗男子面無表情地看了看她,眼神微微一暗,輕聲道:「去買瓶『甜心小姐』吧,那味道不錯,等一下我跟百貨公司的理事有約,先到樓上,你自己去買。」男子說著,狀似無意地朝迪奧專櫃掃了一眼,看到專櫃那甜美的專櫃小姐正和一位女孩說話。

本來他只是打算掃一眼就離開,可是看到那位專櫃小姐後,雙腳就像被黏住一般,動彈不得。

「阿宇,你在看什麼?不然你先上去,我買完香水再去找你。」溫柔地拍拍男朋友的手臂,向怡嬌笑著扭動纖細腰肢,踩著堅定而細碎的步子朝迪奧專櫃走去。

男朋友瞬間失神的表情沒有逃過向怡的目光,她深深地看一眼那個最多只能算是秀麗的專櫃小姐,在確定她遠遠比不上自己的美麗,也並非阿宇喜歡的型後,這才放心下來。

可即便如此,她也不能大意,所以這次她沒有纏著男朋友陪自己,反倒催促他快點離開。

聽到高跟鞋走過來的聲音,顧甜心轉頭看去,卻看到方纔還在香奈兒專櫃看香水的豔麗女子已經走到自己跟前。只見女子肌膚雪白五官漂亮,挑染的大波浪捲發,氣質高雅,一對鑲鑽大耳環藏在濃密的發間若隱若現,被斜上方的投射燈一照,顯得更加耀眼,她以前都不知道,原來他喜歡明艷型的女生。

「小姐您好,請問需要我幫你服務嗎?」察覺到若是再看下去就會對顧客太失禮,顧甜心趕忙收回心神,微笑的招呼客人。

高傲地掃了顧甜心一眼,向怡背對著男朋友從鼻子裡輕輕哼了一聲,撇撇嘴角,將她白嫩的手擱在玻璃櫃上,衣袖稍褪露出耀眼的鑽石手環。

斜著眼不屑地瞥了瞥還站在專櫃旁數著零錢的女孩,向怡嗤了一聲,挑眉不耐煩地對著顧甜心說:「給我一瓶『甜心小姐』。」真是天生的窮酸相,竟然拿一堆零錢到迪奧專櫃來,那丫頭以為是國小生到福利社買零食嗎?不耐煩地用她白嫩纖長的手指輕敲玻璃。

每次問阿宇喜歡什麼香水,他都會說「甜心小姐」,所以他都這麼說了,自己總該用心聽一下,就算不喜歡那種清淡的味道,可只要阿宇喜歡,偶爾討好一下男朋友也沒什麼。

在專櫃做久了,什麼客人都見過,向怡這種高傲的客人雖然不多,但也不是沒有接待過。所以顧甜心只是微笑輕聲道:「小姐,對不起,『甜心小姐』最後一瓶剛剛被買走了,現在櫃檯裡沒有存貨,不知道你可不可以留下電話號碼,我們會在到貨的第一時間通知你……」

心裡想著,如果微笑著耐心解釋應該就沒有問題,所以顧甜心也沒有太在意。可她沒有想到,向怡一聽到缺貨,而且最後一瓶她想要的東西被身邊那個數著零錢的女孩買走時,頓時表情驟變。

連聽都懶得再聽顧甜心繼續說下去,向怡轉身站在女孩面前掏出錢包,抽出幾張鈔票重重地一拍放到她面前,把人嚇得抖了下抬起臉小心地看著。

「把這瓶『甜心小姐』讓給我,兩倍的錢給你!」不耐煩地看一眼白目的女孩,向怡的態度也跟著蠻橫起來。

被她的態度嚇了一大跳,女孩愣了愣,眼中浮現出小小的堅持,她雖然羞怯膽小,但沒有接過向怡的錢,她把數好的零錢拿出來放到顧甜心面前,細聲道:「大姐姐,錢夠了。」一邊說著,一邊急切地看著顧甜心,生怕她改變主意將最後一瓶香水賣給眼前這位兇惡的大姐姐。

「請稍等。」接過女孩遞過來的錢,顧甜心拿出剛才就包裝好的香水,微笑地交到女孩手裡,連看都不看一旁的向怡一眼。

雖然以銷售能力來看她應該關注的是購買能力更勝於女孩的向怡,但以顧甜心的做人原則,她雖然不會看不起向怡,可對她卻沒什麼好感。更何況,事情本來就有個先來後到,讓她做出違背自己做人原則的事來,她實在做不到。

精緻的包裝,握在手中是沉甸甸的感覺,光看標識就彷彿能感覺到一個甜美可愛女生優雅溫馨的味道,女孩想像著自己將香水遞給姐姐後她會露出怎樣開心的笑臉,便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接。

可女孩的手卻被擋住,驚訝地抬頭看著向怡,「這是我要給姐姐的結婚禮物,不能給你。」小臉瞬間淚水盈眶,恐怕是第一次跟人爭執。

看到女孩表情快哭了,向怡哼了一聲,卻轉頭看向顧甜心冷冷地說:「小姐,這瓶香水我要了,我可是『迪奧』的長期顧客,這女孩恐怕也就買這麼一次,難道你要為了她得罪會成為老顧客的人嗎?」語氣傲慢強硬,她盯著顧甜心的眼神凌厲得很。

被她這麼一說,顧甜心反倒愣了愣,沒有想到這個顧客會這麼刁蠻不講理,她想將香水遞給女孩子,但是向怡一擋,女孩子根本不能構到。

輕輕嘆口氣,她轉頭看著還站在不遠處,雙手環抱在胸前,就像是在看笑話,不打算過來將自己女朋友帶走的男人,無奈地搖搖頭。時間總會改變很多東西,就連人也一樣。

「真的很抱歉。」她低下頭對向怡先道歉,保持著微笑的表情,然後開櫃檯拿出樣品道:「剛才那瓶已經先賣給那位客人了,你要不要試用這瓶看看?迪奧的香水其實最適合您的不是『甜心小姐』,而是『真我女人香』。」

被她這麼一說,向怡微微一怔,其實她平時用的就是真我女人香這類更容易凸顯她美艷魅力的香水,原本對那瓶甜心小姐也不是很在意,可一旦有人跟她搶,那就不同了。

冷冷瞥了女孩一眼,她將手一擺,道:「你這個櫃檯小姐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說我要『甜心小姐』,你卻硬推薦別的給我,以為我連自己想要買什麼香水都不懂嗎?」提高嗓門,向怡越來越生氣。

阿宇說跟人有約,可一直都沒有離開,反倒站在那裡看笑話,自己如果在他面前連一瓶他喜歡的香水都買不到,那不是太丟臉了?

「不好意思,請問發生什麼事了?天啊,這不是向小姐嗎?向小姐今天有空來,怎麼不先打個電話,我可以親自接待你呀!」就在此時,一道諂媚的男聲響起,西裝革履,頭髮梳得一絲不茍的經理劉寶生小步走向這邊。

他一邊對向怡笑著招呼,一邊以眼神瞪著顧甜心,心想這專櫃小姐真是會給他惹禍,這麼大的客戶都能得罪?

「劉經理,看來我們這些老顧客以後要換地方消費,不要再來百貨公司了,免得來買東西還要看人臉色。」斜著眼瞥向顧甜心,向怡冷冷地說道。

「向小姐,你千萬別這麼說,這位新來的專櫃小姐不懂,我讓她馬上跟你道歉。」聽到向怡這麼一說,劉經理趕忙對顧甜心使個眼色,眼前的向小姐可是豫海公司向總裁的千金,要是得罪了,往後百貨公司不知道要損失多少,更何況旁邊還站著她傳說中的總裁男友,更是得罪不起呀。

聞言,雖然不情願,但顧甜心還是低下頭,咬著牙忍下心中的委屈。

「既然覺得那麼委屈,乾脆回家當大小姐。」見顧甜心一臉快要哭出來的表情,葉楓宇忍不住走過去,冷諷道。

「阿宇,她太過分了!寧願把人家要的『甜心小姐』賣給別人,卻不肯賣我。」看到男友走過來,向怡連忙撒嬌般靠過去,豐滿的上圍幾乎黏在葉楓宇身上,聲音嗲到讓人連骨頭都差點酥掉。

此時,葉楓宇英挺的五官看不出表情,抬眼掃了四周,最後視線落在微微垂下頭的顧甜心身上。

一旁幾個專櫃小姐見到雜誌上常曝光的男人,幾乎尖叫起來,要知道,葉楓宇可是葉氏跨國集團的總裁,一張讓人看了就情不自禁臉紅心跳的俊臉,這樣的男人就算女朋友陪在身旁,還是讓人不禁多瞥幾眼。

可唯獨顧甜心在看到這男人時,卻如同石化般佇立,見到他慢慢走近,幾乎聞到他身上散發出的熟悉味道,可眼前的他卻是感覺熟悉卻又感覺陌生。

葉楓宇、葉楓宇……心裡默默念著這個名字,深呼吸後,她終於抬頭看他,同時也發現葉楓宇目光掃過她時冷淡的沒有一絲逗留,見狀,顧甜心頓時一陣沒來由的心痛。

直到此時,顧甜心才終於明白,原來他們真的已經分手了。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一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草很壞系列>——
  * 想知道花心男如何被純情女大甩特甩嗎?請不要錯過臉紅紅R100《分手,花心男》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5880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番外篇

「好冷。」剛從商場裡定出來,甜心就忍不住縮了縮肩膀,十二月的臺北時冷時熱,出門時還覺得穿兩件衣服有點熱,現在卻開始後悔沒有把風衣帶出來。

本來約好今天兩個人要一起去吃飯餐的,可葉楓宇卻打電話來說臨時有個宴會時間來不及,所以也只能作罷……畢竟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一個人吃完飯是很無聊的事,尤其是在媽媽住院後,顧甜心每天回家都只能看著空蕩蕩的房間發呆。以前兩個人住在裡面的時候偶爾會覺得房子有點窄,可一旦變成獨處,就會開始覺得很寂寞,所以甜心盡可能多的抽空去陪媽媽,或者是跟葉楓宇在一起。

突然間就覺得,自己似乎變得越來越黏人了,都是葉楓宇害的,自從兩人復合後他幾乎霸佔了自己所有的空閒時間,讓她連精神也變得軟弱起來,明明在沒有他的時候,不管什麼事自己都能做好,怎麼一旦有了他,就沒法離開呢。

這樣下去不行呀……雖然是這麼想著,可一旦想起葉楓宇,臉上就滿是幸福的神色。

推開門,還沒開燈就聞到熟悉的氣息從客廳傳來,忍不住開心地笑起來,盡可能不發出聲音地關起房門,她這才躡手躡足地走過去。

顧甜心從來沒有想過要搬去跟葉楓宇一起住,都是葉楓宇跑去找她,卻也沒有提起過兩人同居的事,只是每次都用很哀怨的眼神望著她,感慨自己實在是太可憐。

但是如果太接近的話,就會看不清自己的感情,一旦盲目起來,就很容易給對方造成壓力,顧甜心一直是這樣認為的……更何況,葉楓宇也從未如此邀請過她。

「如果很忙的話,就不用晚上還過來。」小心翼翼地把外套掛在衣架上,坐到葉楓宇的身旁,顧甜心微笑地看著趴在桌子上睡著的人。

雖然是冬天,可房間裡的暖氣開得比夏天更熱,放在桌上的啤酒罐上滿是水珠,就連葉楓宇的額頭上也冒出了一層薄薄的汗水。

整個房間整潔了不少,一看就知道是葉楓宇幫忙打掃的,他偶爾會去接甜心下班,偶爾也會直接先過來給甜心一個驚喜,只要有空,他都會幫忙整理一下房間,說是捨不得甜心太操勞。

恐怕連自己的房間也沒打掃過幾次的大少爺,卻會因為心疼別人而挽起袖子掃地擦桌子,姑且不論他做得怎麼樣,那份心意就已經足夠甜心感動的了。

這幾年,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他真的變了很多。

什麼時候才能知道現在的他到底是什麼樣?把葉楓宇這個人完完全全的看懂,而不是只憑著過往的記憶……其實顧甜心也不知道如果完全瞭解現在的葉楓宇,自己會不會失望,但唯一能肯定的,就是無論這個人是什麼樣子,她都是愛著他的。

用手玩耍般擦拭著葉楓宇額上的汗水,就像以前在大學的時候她經常做的那樣,顧甜心心裡浮起一絲甜蜜蜜的感覺,葉楓宇是個很喜歡運動的人,每次運動過後,他總是累得滿頭大汗。雖然偶爾也會抱怨下次再也不要做那麼累自己的事了,可一旦有什麼社團來找他時,這個人又忍不住答應。

「既然不喜歡,為什麼要去?」那時候甜心還特地問過他,一邊用毛巾給他擦掉汗水。

「因為一旦在球場上,你的視線裡就只有我了。」不知道是在說笑還是說真的,葉楓宇瞇著眼睛笑起來,他微微上揚的嘴角洽人很堅毅的感覺。

「笨蛋。」紅著臉低下頭,甜心什麼都沒有再說下去。

那個時候她可是對葉楓宇的甜言蜜語完全記在心上,哪怕是知道他只是為了估計看自己臉紅才說的話,聽著也會害羞。現在回想起來,那種沒有半點陰霾的幸福實在難得。

「剛醒過來就被罵成笨蛋,還真是讓人傷心。」葉楓宇睜開眼睛,就看到甜心坐在自己身旁滿臉通紅的模樣,他不禁心念微動,順勢抓住她還留在自己額上的手指。「干、幹嘛啦……」試圖掙開他的手,卻發現葉楓宇那雙漆黑的眸子曖昧地盯著自己,顧甜心的臉頰變得更紅。

「不要老是想著躲開我,甜心。」用力拉一把,將她拖到自己懷裡,見她還掙扎著想起來,葉楓宇乾脆將懷中的嬌軀翻了個身,讓她靠著自己的胸膛,雙手鎖住她所有的行動。

手指沿著甜心的手臂遊走,動作很輕柔,就像羽毛撫在皮膚上那麼舒服。或是剛剛進到溫暖房間的緣故,那種微熱的感覺讓疲累了一天的顧甜心突然很想靠著他睡著。

「我還以為你今天晚上不會過來了。」相對於葉楓宇喜歡過來這邊,顧甜心反倒不怎麼喜歡去他那邊,總覺得那個房子裡,會讓她想起很多羞恥的事,即使現在兩個人的關係如此親密,可有些事情她還是不大習慣。

「我怕你回家太晚,一個人就懶得吃飯,所以要來盯著你。」瞭然地笑笑,葉楓宇的聲音放得很輕。

其實他一直都想好好照顧她,向她求婚,讓她嫁給自己,然後就不用那麼辛苦,可她卻總是找出這種或是那種理由推遲。猜測到甜心大概是被不負責任的父親留下了心理陰影,對婚姻產生抗拒,所以葉楓宇也就不再逼她。

等到她慢慢能接受婚姻,跟愛他的時候,兩人就不用這樣每天都只有一小點的見面時間了。

窗外不斷閃爍的燈光照著薄紗窗簾,淺淺的影子飛舞不停,映著屋子裡兩個人的身影。

就這麼依偎著葉楓宇的胸膛,顧甜心漸漸地睡著過去,看到懷中的人那副放鬆的模樣,葉楓宇滿足地笑笑,然後低下頭輕輕在她紅潤的唇上啄吻起來。

最初只是想戲弄一下會忽視自己的甜心,可漸漸的,葉楓宇就覺得自己體內有些燥熱,他乾脆將她放到地毯上,伸出舌頭細心地描繪著那形狀姣好的唇辦。

「不要鬧了。」躺在才剛被清潔得乾乾淨淨的地毯上,早已被他逗醒的顧甜心玩笑著想要推開葉楓宇,可手剛伸過去就被抓住,她忍不住輕笑著睜開眼睛。

「甜心。」含著她的耳垂,葉楓宇低聲呢喃著,抱住她纖細腰肢的雙手卻開始漸漸向下移動。

灼熱的指尖順著內衣的邊緣遊走,葉楓宇用手解開背後的扣子,雪白的雙峰立刻露出來,漂亮的形狀讓葉楓宇不管多少次都還是愛不釋手。

「楓宇……嗯……」想要抗拒,卻被他的熱情所阻止,當葉楓宇的唇輯輯吸吮著她的脖子時,顧甜心忍不住呻吟起來。

輕巧的吻就像是在戲弄一樣,從她的脖子慢慢轉移到胸前,體內的熱意也跟著漸漸甦醒。下意識地擺擺頭想要抗拒這份突如其來的快感,「如果再這麼下去,明天上班就會遲到了……」

「就算不去也沒關係的。」輕笑著看看她早巳被薰紅的臉頰,葉楓宇突然低頭下去,牙齒輕輕咬住雪白山峰上那一點朱紅,惡質地用牙齒磨蹭著,不時用舌頭捲起,挑逗著那依然綻放的朱紅。

陣陣酥麻感從那裡傳來,帶起陣陣戰慄的同時也勾起了體內埋藏的熱意,更是令顧甜心的身軀嬌軟無力,連那美麗的杏瞳也染上一層水霧。

「嗯……不要……」拚命夾緊雙腿,想要將那股從體內湧散開的熱意揮掉,可她的動作卻使得另一邊沒有被制住的雪乳在葉楓宇眼前像波浪般搖晃起來,不斷刺激著葉楓宇早已高漲的慾望,引得他更加惡劣的用唇齒戲弄著甜心雪乳上的殷紅蓓蕾。

「都已經這麼濕了。」一手扶著甜心的腰,一手沿著內褲邊緣在她的腿根處遊走,葉楓宇突然從旁邊將手指伸進去,指尖立刻被花穴中泌出的透明體液濡濕。

「別……啊……」在她羞澀的望著那染著透明體液的指尖時,葉楓宇戲譫的將那染著蜜液的指尖送到唇邊,邪肆的輕舔著。

「好甜。」望著葉楓宇的動作,顧甜心體內猛地一熱,腿間的蜜地又是一陣濕熱,這讓抱著她的人揚起帥氣的笑容,手指也不老實的采入那幽谷,輕柔嫻熟的勾畫著。

「啊……啊……」手指細心地撫摸著花辦,惹得還站在地上的顧甜心一陣腿軟,身體不由自主的滑落,雖被葉楓宇攬住腰肢,然而剛剛采過去手指還是被花穴全部吞入,緊接著被引導著伸進花穴深處。

「啊……楓宇……嗚……」被這般挑逗著的顧甜心無意識地前後搖擺起自己的腰,她用力咬著下唇,試圖忍住從口中溢出的甜膩呻吟,水霧朦朧的雙眸配上白嫩肌膚上的淡淡紅暈,使得整個人看上去更加嫵媚動人。

難耐的空虛從體內泛出,顧甜心呻吟著攀住葉楓宇結實的身軀,白嫩的玉腿更是環上了他

「甜心,要進去了。」被心愛的人這般挑逗誘惑,葉楓宇再也按耐不住那早就在叫囂著的熾熱慾望,火熱的巨物抵住顧甜心那泛著光澤的花穴,緩緩的沉入。

「嗯……啊……」被慢慢侵入,身體內部被葉楓宇的灼熱一點點撐開,一股難以言喻的滿足感充斥了她空虛的身心,心靈與肉體同時被滿足的巨大快感令她再也抑制不住放浪的嬌吟。

伴隨著葉楓宇激烈的律動,顧甜心擺動腰肢激情的回應著。一時間,房間裡迴盪著肉體的撞擊與喘息呻吟交織的淫靡旋律。

「快……啊……楓宇……啊……啊……我不要了……啊!」隨著葉楓宇逐漸加快的頻率,巨大的快感彷彿潮水般,一浪高過一浪地淹沒了早已陷入愛慾的她。

雙臂緊緊地環住葉楓宇的肩頸,她頭顱後仰的擺動著,柔順的長髮泛出陣陣墨色波浪,一種難叢言喻的歡愉伴隨著熱流從身體深處湧現出來,直入腦海的炸開。

「甜心……嗯……」感覺到她快要到達歡愉的頂峰,埋入她體內的肉棒被溫熱的緊縮包圍,葉楓宇也忍不住釋放出來,兩人幾乎同時迎向了高潮。

葉楓宇醒來的時候,顧甜心已經不在身邊,揉揉惺忪的眼睛四下尋找,終於看到那個小巧的身影站在廚房,莞爾一笑,葉楓宇起身躡手躡足地走過去。

「醒了?」當葉楓宇從身後環抱住她的腰時,她微微靠後,依進那個寬厚的胸膛裡。

「甜心……」

「怎麼了?」

「我愛你。」將頭靠在甜心肩膀上,葉楓宇看著她輕輕笑起來,或許是還沒睡醒的緣故,他的聲音沒有往日那麼清亮,卻多了幾分堅定,聽在耳中有種別樣的柔順感。

停下手中的動作,顧甜心轉過身,側頭看著他輕聲淡笑:「我也愛你。」

低下頭,葉楓宇用額頭貼著她的額頭,兩個人就這樣對望著笑起來,陽光從窗戶透進房中,在地上映出兩道緊緊靠在一起的身影……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3q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Thx

TOP

TOP

thank

TOP

thx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