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煒《分手,花心男》[草很壞系列之一]


出版日期:2008-09-01


說分手時,男人總是耍酷的睨著女人,就怕死纏;
談複合時,男人只差跪地的討好女人,就怕落空。

顏慕語,二十一歲那年,她意外迸出愛情火花,那男人,
英挺瀟灑,女生的青睞不勝枚舉,卻全力追求不諳風情的自己。
第一次的追求,他想以玫瑰花展開攻勢,
她卻將花分送; 第二次的追求,他以為巧克力能打動她,
她卻又好心分送, 兩次碰壁,她以為孟宇冉的追求會早早結束。誰知,
連老天爺都在幫他,竟然讓他英雄救美 ​​的出現在自己眼前,
那黑眸帶著的關切深深敲動顏慕語平淡的心房。 之前,他說喜歡自己,
她以為,那不過是個玩笑, 可陷落的心,卻傻得將自己的初夜交了出去。
體力過人的他,總愛貪求,更愛她床上嬌媚風情, 才女的面具之後,
只有他獨享的女人天真。 那情慾征服滿足了大男人的快感,
卻教她愛得更切, 誰知,這一切不過是場遊戲,只為了證明他的魅力,
所以她成了他追逐遊戲的玩物……,分手,早已注定。 只是,
多年後再見,孟宇冉竟又開始糾纏,並且揚言, 要嘛,
她馬上成為他的女朋友,要嘛,以後做他的女朋友!


第一章

夏季的午後,街角的那邊,一道熟悉身影勾住顏慕語的目光。

那男人依然是意氣風發的模樣,雖然臉龐略顯疲憊卻無損那股強悍氣質,穿著正式又不失休閒風格的名牌服飾,有著非同一般的品味,這樣優秀的男人,和自己在一起果然是委屈了他,就算只是曾經。

看著曾經無比熟悉,現在卻陌生得如同路人一般的男人,顏慕語苦笑著,腦中如走馬燈一樣放映那些發黃的記憶,雖然已經那麼久,回憶起來卻連那個人當初隨口說過的話及他的一些小動作都如此清晰。

那一年,顏慕語二十一歲,大學三年級。

當時的她是學校出了名的資優生,成績入校後都保持在全系前三名,習慣將及肩黑髮束成馬尾,配上金色方框眼鏡,五十公斤的她只穿寬大休閒衣服,使她看不出一點女人味。

此時在課堂上的學生無聊的聽著臺上的教授沉悶的講課,為了打發時間,學生們睡的睡,聊天的聊天。

「慕慕,聽說這次耶誕節,學生會又有活動,那你會跟孟宇冉搭檔嗎?」和顏慕語同住一間女生寢室,又是好朋友的喬可思轉過頭,戳戳正在低頭聚精會神看書的顏慕語。

「他是誰?」正沉浸在書中的顏慕語頭都沒回的問。

「什麼他是誰,就是學生會的宣傳長,孟宇冉,學校出了名的大校草,也是全校最受歡迎的王子情人之一。」喬可思埋怨好友的漠不關心,要不是太清楚好友的性格,她還以為顏慕語在跟她裝傻。

本還打算看書的顏慕語知道如果自己不回答,喬可思肯定不會讓自己繼續看書的,於是她偏頭想了下:「宣傳長……我知道他,不過我只負責文書部分的工作,跟他應該沒有交集才對。」

「你覺得他怎麼樣,是不是真如傳言的優秀?」喬可思推著顏慕語的手肘。

聞言,顏慕語認真的回想了一下,她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常以各種名目來學生會探望宣傳長的女生,所以在她眼中,孟宇冉應該算是個花心大蘿蔔,為此,她淡淡的丟出八面玲瓏四個字,結束好友的好奇。

只是她們怎麼都沒有注意到,在她們位子的斜後方,同班聽課的劉祈剛好聽到她們的對話,隨即挑眉的以手肘撞了撞身邊的孟宇冉。

「喂,前面那兩個女生在討論你。」

「那又怎麼樣?」孟宇冉甩甩頭,一副無所謂的瀟灑一笑,耳朵卻剛好聽見其中一位對自己下了不算好的評論,接著當她說自己八面玲瓏時,好看的臉龐不覺皺著。

對於學生會的才女他也算印象深刻,特別是她糟糕到極點的穿著打扮。

「你怎麼這麼說他?」喬可思瞪大眼的看著顏慕語:「我覺得他很不錯耶,而且老師和同學對他的評價都很高。」

顏慕語淡笑,敷衍的說:「你要是不喜歡我那句話,我還有『八面威風』、『自以為是』,反正我對那種自恃甚高的無聊男子沒有興趣。」說完顏慕語又一頭栽進書裡。

而一旁的喬可思則是瞪她一眼,最後攤開本是放在桌上的小說,打算這麼打發接下來的課堂時間。

而後方,聽完最後一句話時,坐在顏慕語身後不遠處的劉祈低聲竊笑著,「八面玲瓏、自以為是、無聊男子?看來孟大少的行情也不過如此!」。

「你等著瞧,顏慕語現在雖然這麼說,但在心裡一定也喜歡我,不相信的話,給我一段時間,我一定能把她追到手,然後狠狠甩了她給所有人看!」孟宇冉給笑個不停的損友一拳,眼中流露出自信滿滿的光芒。

如果他能讓才女也為他瘋狂,想必會是很有趣的一件事。他一定要把她追到手,不然他就不叫孟宇冉!

因為話都撂出去了,所以在有所行動之前,孟宇冉決定先探刺敵情,畢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李老師,我可以跟你詢問有關顏慕語的事情嗎?」孟宇冉在學生會幹部會議之後,向輔導老師打探顏慕語。

聞言,李老師疑惑的看看他,帶著幾分調侃地問:「怎麼,難道你想和我們的才女談戀愛?」

「李老師真會開玩笑,最近我和她有些活動上的工作要配合,因為第一次搭檔,所以我來瞭解一下,這樣子對工作會有所幫助。」孟宇冉笑著,一副標準的好學生樣。

聽他這麼說,李老師點頭後說:「顏慕語是個很優秀的學生,做事認真,能力表現也很好。」

「那她的個性怎麼樣?」

「好像比較內向吧。」李老師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她的能力沒問題,這一點你可以不用太擔心。」

聽到老師的話,孟宇冉知道這次的打探失敗。而後他念頭一轉,轉而詢問其他學生會成員。

「顏慕語,工作能力挺不錯的。」

「顏學姐,很少說話,不怎麼理睬人。」

「顏慕語的喜好?好像只有看書吧。」

「顏學妹處理事務的能力很不錯,最難得的是做任何事來都很有責任感。」

……很快,孟宇冉以「乏善可陳」來概括顏慕語這個人。總是風光無限的孟宇冉從來不知道一個人居然可以被那樣簡單的幾個字概括掉。

很快到了耶誕節,晚上的舞會,喬可思看著坐在角落的好友搖頭歎息。就算不跳舞,今天來的女生有哪一個不是穿得漂漂亮亮的?

顏慕語倒好,還是和平時那樣的裝扮就算了,居然還特意帶了一包特大號的爆米花。

「慕慕,這是聖誕舞會,又不是看電影!」喬可思有些不滿的低聲說道。

「對我來說一樣無聊,要不是你非要我來,我寧願回寢室看書。」顏慕語捧著爆米花,對於年年舉辦的聖誕舞會,一點興趣都沒有。

「慕慕,這是你參與舉辦的活動耶,你當然要來!」喬可思無奈的瞪了顏慕語一眼,沒好氣的說。

真麻煩!雖然知道喬可思的話沒錯,顏慕語還是皺了眉頭,她最討厭參與這種既麻煩又找不到絲毫樂趣的活動。

「慕慕!」喬可思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叫了一聲。

「所以我才坐在這裡啊。」顏慕語心不甘情不願的回了一句。

喬可思也跟著無語,而後臺上主持人下場開舞,等一曲終了後,場內的氣氛立刻活躍起來,跳舞的跳舞,閒聊的閒聊,先前還念了顏慕語許久的喬可思此刻也搶著爆米花吃起來,一邊和顏慕語閒聊。

身為男主持人的孟宇冉結束開場舞之後,目光環視現場。很快就在人群中發現顏慕語,可看到她後,他不由得挑眉。

居然在他主持的舞會上,表現出一臉無聊地坐在角落裡吃爆米花?他的主持就那麼無趣嗎?既然她想當隱形人,那他偏偏就不讓她如願。

當舞會進行了一段時間後,顏慕語在打了今晚第七個哈欠打算偷跑時,看出她偷溜意圖的孟宇冉朝顏慕語所在的方向走了過來。

對於孟宇冉的突然舉動,舞會上的眾人紛紛猜測了起來,特別是站在孟宇冉行走路線的女生們,每一個的心中都是竊喜外加興奮,希望自己是被邀舞的女主角。

孟宇冉一身黑色西裝,俊挺的臉龐有雙教人著迷的深邃眼眸,而那張薄性感的嘴唇正掛著自信笑容。

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孟宇冉走到顏慕語的身前。

一言不發,他朝顏慕語行了個無可挑剔的邀舞禮,然後伸出手舉在半空中等著。

看著伸到眼前的大手,顏慕語迷茫的看了它的主人一眼,再看看手中的爆米花,然後看看身邊的喬可思。當感覺到眾人投射過來的火熱視線後,討厭麻煩的她立即決定假裝沒看見,低頭繼續吃她的爆米花。

孟宇冉看著面前掃了他一眼之後就將他忽略,繼續努力吃著爆米花的顏慕語,居然仍維持了一貫的風度,不在意得輕笑一聲後,再度開口:「我可以請你跳舞嗎?」

顏慕語感覺到到眾人的視線變得更加火熱,其中還夾帶著不少嫉妒怨恨,她覺得自己很無辜,況且她一點也不想下場跳舞,更不用說對象是孟宇冉這種麻煩人物。

她想了想,又看看他,再看看爆米花,皺起眉頭思索了良久後才冷淡得說「抱歉,我不會,不過……」她指指身邊的喬可思,「她會。」接著顏慕語若無其事的繼續吃著她的爆米花。

而坐在她身邊的喬可思簡直想尖叫,什麼叫睜著眼睛說瞎話?顏慕語目前所做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證明。

舞會的大部分人都還記得,去年舉辦的新年舞會上,和喬可思跳舞的正是顏慕語,所以但當眼前的人兒以平淡的聲音說出「我不會」之後,孟宇冉也只能裝著體諒的表情,別無選擇地牽著喬可思的手走到場地中央,邊用眼角餘光看著才女慢條斯理地吃著對她而言顯得無比重要的爆米花,同時把週遭響起的一切閒言碎語收於耳中。

「聽到沒,顏慕語拒絕了孟宇冉的邀舞,而且是用這麼爛的藉口!」

「孟宇冉居然邀請顏慕語,而且還被拒絕了!」

「孟宇冉活該,他還真以為自己是校草啊!」

「天啊,我沒看錯吧,居然是孟宇冉被拒絕了?」

眾人口徑一致,認為慘遭拒絕多少打擊孟宇冉一向高高在上的自尊心,可事實卻相反地堅定了他想將顏慕語追到手的決心。

如果說之前,孟宇冉還對追求顏慕語的決定搖擺不定的話,那麼現在,他已經下了十二萬分的決心要把掃了他面子一地的女人追到手,然後再狠狠的甩了。

只是對付才女應該怎麼做?送花、送禮物,請吃飯?這些招數有用嗎?從未追過女生的孟宇冉決定先試再說。

「這花送你。」下課時,他將捧著的玫瑰遞到顏慕語的面前。

顏慕語詫異的看著他,本能地接了過來。想了想,然後一轉手就遞給身邊的喬可思:「這束玫瑰是孟宇冉送給我們班女生的,你幫忙發一下。」

雖然表現得如此不在乎,可顏慕語心底淡淡的泛起一絲漣漪。這可是第一次有人送她玫瑰,沒想到對像居然是孟宇冉。

只是,他可是個大麻煩!

「孟宇冉真大方,還送全班女生花。」喬可思無奈的附和,聰明的沒有點破。

「那麼我代替所有的女生,謝謝他了!」顏慕語轉過頭對孟宇冉真心的道謝,無論孟宇冉是出於什麼目的,她是真的感謝他能送花給她,雖然她無法接受。

孟宇冉看看那束玫瑰再看看顏慕語,臉上仍掛著微笑,原來才女不喜歡玫瑰花,看來得改送其他禮物了。

既然決定改送禮物,孟宇冉只得猜測女孩子們可能的喜好。

幾天之後,他又捧了一大盒巧克力遞給顏慕語,這一次不容拒絕的塞到她手裡。

顏慕語瞥了眼被強塞到手中的巧克力,微笑著說了聲謝謝,終於還是收下了。

對於孟宇冉的行為,她越來越弄不懂了。但對於第一次收到的巧克力,她還是從心底裡泛出喜悅,雖然很快就被她的理智壓抑住了。

看到她最終還是收下了自己的禮物,孟宇冉忍不住感到微微得意,原來她喜歡的是巧克力。

可是還沒等孟宇冉得意上多久就被旁人告知,顏慕語把巧克力帶到了學生會,在眾人面前宣佈:「孟宇冉請吃巧克力!」

在眾人一片喧嘩之下,孟宇冉的示好行動又一次以失敗告終。

無計可施的孟宇冉最後直接請顏慕語吃飯,就不相信面對面的直接邀約她還有本事裝傻。

「你有空嗎?我想請你吃飯。」

顏慕語抬手看了看手錶,「抱歉,我等下要去圖書館看書,有事情下次學生會開會時說吧。」雖然這一次她略微遲疑了一下,但最後還是選擇轉身離開。她討厭麻煩,同時也希望自己的拒絕沒有傷害到他。

只是她所不知道的是,這一連串的拒絕只會更堅定麻煩的孟宇冉追求她的決心。

「慕慕,看來孟宇冉真的打算追你。」得知過程的喬可思略帶驚奇的說道。

「是嗎?」顏慕語不是傻瓜,但她實在對孟宇冉追求自己的意圖感到很疑惑。

「慕慕,你真的不打算給孟宇冉機會嗎?」喬可思的口吻中帶著淡淡的同情,轉過頭又補上一句,「慕慕,我覺得你不應該因為害怕麻煩,就一味的拒絕。」

「可是,孟宇冉會追求我的原因,你能想得出來嗎?」顏慕語拋下一個深藏在心裡許久的疑問。

「也許是他真的突然喜歡上你,喜歡的原因很難說清楚。」喬可思歪頭想了一下,認真的說:「而且,孟宇冉這麼做,你覺得很討厭嗎?」

「不會。」顏慕語仔細的思考了一下,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接觸,她覺得孟宇冉至少沒有她想像中的自視甚高,而且對於孟宇冉的示好行為,她還是有著淡淡的喜悅的。

「那就是了,至少說明你不討厭。」喬可思趁熱打鐵的說。大學生活她可不希望慕慕光用在看書上而荒廢了,等以後回憶起時,連一點點戀愛的甜蜜回憶都沒有!

所以喬可思開始大力的鼓吹:「慕慕,如果下次他還約你出去,你就接受一次嘛,如果接觸後發現自己真的不喜歡,你再拒絕不就好了。」

想了想,顏慕語終於點了點頭。

而連續三次的拒絕,讓孟宇冉的自信心很是受挫。但是一想到當初自己發出的狂語,他咬咬牙,決定再換一種方式約顏慕語。

癱在沙發上,腦海裡苦思著怎麼約人時,突然聽見電視新聞說最近有流星雨。

孟宇冉連忙拿起行動電話撥給顏慕語,響了幾聲,那頭接起:「顏慕語,你明天晚上有空嗎?最近有流星雨,你有興趣嗎?」

話筒另一頭的顏慕語遲疑了一會兒,沒說話。

聽到話筒裡一片沉默,孟宇冉又追問了一聲「去嗎?」但其實早就作好再次被拒絕的準備了。

「好,晚上幾點?」沒想到顏慕語竟答應了。

「晚上七點,我去女生宿舍接你。」面對突如其來的好運,孟宇冉先是楞了一下,然後趕緊回答。

「好。」然後顏慕語掛了電話。

聽著電話裡嘟嘟的響聲,孟宇冉這回真的笑了,原來她也只是欲擒故縱啊。

「顏慕語,我會先讓你上天堂,然後再讓你墜到地獄。」孟宇冉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微笑著的低喃。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草很壞系列>——

  * 想知道前女友如何被無情男偷偷藏起來嗎?請不要錯過臉紅紅R130《偷藏前女友》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5881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番外篇

  天母,某高級公寓。

  面對著花園的兩樓餐桌上,雪白的桌巾、閃亮的銀器、精緻的瓷盤與剔透清澈的水晶玻璃杯,配上悠揚輕柔的鋼琴聲與桌上一盞盞搖曳的燭光,羅曼蒂克的氣氛讓人未飲先醉。

  “試試看,這道碳烤牛小排的肉質外焦里嫩,不腥不羶,你應該會喜歡……”孟宇冉舉止親密地將食物送到顏慕語的唇邊餵食。

  “嗯,真的很好吃!”顏慕語驚喜地綻開心滿意足的微笑。

  “再嚐嚐這道清蒸龍蝦,你應該也會很喜歡。”見到自己的討好行為起了成效,孟宇冉再接再厲地將美食送到情人嘴邊。

  “唔……真的耶……這一道龍蝦肉也非常不錯……”顏慕語的注意力全被滿桌的美食吸引住。

  “慕語,我想談談我們結婚的事……”趁著顏慕語集中精力吃美食的時候,孟宇冉卑鄙得想拐到她的允婚。

  “哇……這道奶油蛤蜊湯也好好吃……”顏慕語卻好像完全沒聽到他的提問,繼續自顧自地吃個不停。

  “慕語……我現在很想談談關於結婚的事……”孟宇冉不死心地再接再厲。

  “金槍魚沙拉也很美味……”顏慕語突然從口中發出一道驚喜的大叫,打斷他先前的所有努力。  

  “慕語……你能不能先不要吃了……”孟宇冉終於忍無可忍得端走擺放在顏慕語面前的所有食物。

  “明明是你說我可以隨便吃的……”顏慕語委屈的嘟起嘴巴,水旺旺的眼睛還在孟宇冉端在手上的沙拉上打轉。

  孟宇冉把沙拉移向右邊,她的目光就跟著移動到右邊,孟宇冉把沙拉移向左邊,她的目光又緊跟著移動到左邊,那樣子就像個面前被擺上可口的食物,卻被主人勒令不能吃的可愛小狗狗。

  “慕語……你想不想吃沙拉?”明白顏慕語的弱點在哪里後,孟宇冉故意用美食引誘她。

  “想……”顏慕語討好地直對著孟宇冉露出甜笑,就差沒使勁搖晃那根本不存在的尾巴了。

  “想不想吃碳烤牛小排?”獵人一步步逼近獵物。

  “想……”。這是一隻毫無警覺心的獵物。

  “想不想喝奶油蛤蜊湯?”陷阱漸漸輕啟。

  “想……”獵物尚未發現危險,仍只顧著淌口水。

  “那想不想嫁給我?”啦一聲,陷阱大開。

  “完全不想。”獵物輕盈一躍,逃出生天。

  於是勝卷在握的獵人只能看著逃走的獵物搖頭嘆息,只差一點,就只這麼一點,他就能讓某個在他求婚時一直拚命裝傻的人答應嫁給他。

  “慕語……你為什麼總不肯答應嫁給我……難道是覺得我對你還不夠好?”獵人陰險地開始學小狗狗搖尾巴,裝可愛,想博取獵物的同情。

  “沒有啊……”顏慕語彆扭起來,乾脆撇開頭不看孟宇冉。

  “那好,我們明天就跟家人和朋友說,我們要結婚了,就這樣。”

  “我才不要!”顏慕語聞言,立刻惱怒地瞪他。

  “為什麼不要?”孟宇冉咬牙切齒。他已經忍她很久很久,如果她再拿翹,別怪他向法庭學習,先強迫她履行完義務,回過頭再好好回報這段時間自己所受到的煎熬。

  “哪有人向你這樣求婚的……燈光既不美,氣氛又不佳,難道以為用一頓飯就可以擺平我……都沒向我說……”

  “說什麼?”

  “別裝傻了,你明明知道的!就是每次你在求婚時……都會向我說的……那種……愛啊不愛的話……”顏慕語害羞地絞著手指頭,聲音越說越輕,最後還不還意思地低下頭去。

  “你想得美!”孟宇冉斷然拒絕。

  今天晚上他實在太不爽了!敢情她就是為了聽他每次在求婚說的那些甜言蜜語才拒絕了他這麼多次?

  顏慕語心頭一擰,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她乾脆坐進沙發里,臉頰埋進手中啜泣起來。

  “哭也沒有用。”孟宇冉狠下心。他才想哭呢,為了這麼可笑的理由他擔驚受怕這麼久,每一次遭受拒絕就會忍不住自己嚇自己,不斷想是不是顏慕語出現了別的追求者,她才會這麼有恃無恐。

  “想听我說甜言蜜語也不是不可以……除非先給我一些甜頭嚐嚐……”話音剛落,他把嬌軀往前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吻上她微微開啟的柔嫩櫻唇,霸道而強硬地封住她的櫻唇,恣意地吸吮囓啃,用力吸吮著她的唇瓣,彷彿要把她的雙唇都給吞噬。

  顏慕語對這個突如其來的吻感到不知所措,唇瓣處傳來絲絲酥麻的感覺。

  孟宇冉吸吮了一會,放開了她 ​​的唇,看著被吸吮後變得更加紅潤水亮的雙唇,他眼裡升起一縷暗火。

  顏慕語迷惘地看著孟宇冉放開她的嘴唇,不滿足的舌頭下意識地舔了舔水亮的唇瓣。

  她的無心舉動撩起了孟宇冉內心深處的慾/望,他突然歉身往前,有力的長舌毫不客氣地探進顏慕語溫暖濕潤的櫻唇中,積極主動地碰觸她軟嫩的小舌,挑勾她笨拙的小舌,與之熱情糾纏,舔吮著,他的舌肆意的翻攪、舞動、掠奪,讓她只能被動的跟隨著他起舞,神智都被他完全主宰著,餘下的意識只能集中在他的舌頭所帶來的火熱與狂野上。

  他飢渴的舔舐著她口中的每一寸,顏慕語感覺到喘不過氣來,小手推著他緊貼著自己的健壯胸膛。孟宇冉稍稍放鬆了對她的掠奪,氣喘吁籲地將空氣吸入缺氧的肺腑間…

  正當顏慕語以為自己好命地逃過一劫,孟宇冉卻側過頭,親吻著她柔軟的耳垂,長舌頑皮的舔著她敏感而脆弱的耳珠。

  顏慕語剛緩和下來的心神,剎時被從耳際傳來的濕潤的觸感所吸引,一股莫名的快/感與瘙癢灌入她的嬌軀,她自然而然的甩動著頭:“別!別碰那裡……”

  “那親愛的慕語,你是想我碰哪裡呢?”孟宇冉熾熱的眼眸緊緊盯著顏慕語嬌喘的誘人姿態,低啞地說,“這裡嗎?”他的大掌放肆地從她的脖子一路滑進衣服領口,撫上一隻嬌美尖挺的玉乳,略帶薄繭的手掌用力揉捏雪白嬌嫩的胸脯,以兩隻手指輕輕地夾捏粉紅色的乳蕾,或輕或重,惡劣地挑逗著顏慕語變得無比敏銳的神經。

  顏慕語的嬌軀在反覆的邪惡挑逗下,不由的輕顫,小手緊抓著身上睡衣。

  “原來你喜歡我碰這裡。”孟宇冉在顏慕語的耳邊語帶魅惑的說,另一隻手也順勢從開啟睡衣入口伸入,兩手同時揉搓起她的嬌嫩的玉乳,把那兩團豐滿掬在手中把玩,感受手心緊貼住兩處飽滿圓潤所感覺到的柔軟觸感。

  “不要!”顏慕語渾身又是一顫,從小腹中湧起一陣輕微的熱度。

  “慕語,你這個口是心非的小東西。”孟宇冉輕呼一口氣,反而笑了,他並不打算就此罷手,熱燙的氣息熨貼在顏慕語的頸側,雙手更為用力的揉捏著手裡的柔軟,兩隻手不規則的揉搓著,時不時用指尖逗弄著粉色乳蕾。

  在他的挑逗下,顏慕語的嬌軀隨之一陣陣輕顫,孟宇冉看著伏靠在他身上嬌小而柔弱的身影,心裡感到一陣滿足。

  他喜歡她誠實的反應,他喜歡讓她燃燒起欲/望的火焰。孟宇冉刻意把自己的呼吸氣息吹進她的耳窩,看著被氣息吹拂過而閃躲的耳垂。

  顏慕語在這雙重的刺激中,忍不住吐出輕吟:“啊……”

  他的動作讓她不住輕喘,嬌顏也隨著燃起的熱度酡紅,宛如染上了晚霞的光澤,分外紅潤可人。

  孟宇冉眼眸中的情慾進一步,把靠在肩膀上的她拉到身前:“慕語,抬起頭。”

  顏慕語順從的把頭抬起,眼眸裡蕩漾著點點水潤光澤,一臉的無辜與無助。

  “來,把睡衣脫了。”孟宇冉的眼神變得更加深邃,雙手更惡意的用力捏了一下,開始在她睡衣內肆虐的撫摩著。

  顏慕語順從的解開睡衣的腰帶,快速把睡衣脫了。

  “你真美。”孟宇冉忍不住發出讚歎,眼前是一片雪白的肌膚,圓潤柔軟的玉乳在光線的映照下更為惑人。他無法忍耐的伸出兩隻手指摩挲敏感的乳蕾,俯下頭用力吸吮其中一隻粉紅色的乳蕾,另一隻手開始在她粉嫩白皙的嬌軀上游走、愛撫。

  顏慕語喘息著瞇起雙眸,臉暈紅一片,呼吸變的更為急促,身體的熱度從胸前一直延伸到四肢,嬌軀不由自主地蠕動起來。

  孟宇冉望了一眼她沾染上情慾的臉,邪氣而得意的笑了:“舒服嗎?”

  “嗯……”顏慕語不住輕吟著,體內的熱潮讓她渴望更多。

  ……

  等一切平靜下來後,“慕語……我真的很愛你,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不要老是敷衍我。”

  顏慕語的驚訝寫在她的眼中,“結婚?你真的要……”

  “當然,我們兩人過夫妻生活都這麼長時間了,不結婚說得過去嗎?而且萬一你懷孕……”

  顏慕語難過的低下頭:“原來你是 ​​怕我懷孕……”

  她的話還沒說完,便遭到孟宇冉強力否定,“不是,是因為我真的想娶你!”

  “可是……可是……”

  結婚可是攸關一生的大事,她沒法馬上作出決定……顏慕語仍遲疑著。

  “答應我,嫁給我好嗎?我一定會讓你過幸福的生活……”把顏慕語輕輕擁入懷中,孟宇冉深情款款的傾訴,“我會給你一直想要的幸福生活,請相信我。”

  “我相信你,宇冉,我會一直相信你!”顏慕語摟著孟宇冉的脖子,整個人都依隈在他懷中,突然開始流淚。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一直哭個不停。想得到的東西明明都掌握在手中了,或許是因為她覺得自己太幸福了吧。

  於是,在繞了一個大圈後,命運的紅線還是把兩人牢牢地捆綁在一起。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3q

TOP

Thank you

TOP

Thx

TOP

谢谢

TOP

Thx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Great!!!

TOP

thank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