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子《誤食惡男怎麼辦》[孩子的爸請走開之二]


出版日期:2014-03-21



四年前,那個第一個對她說「我愛你」的男人
突然一聲不響就離開,像是人間蒸發一樣消失了
每個人都說她傻,才會被那個壞男人欺騙玩弄感情
可她心裡那盞希望之火併沒有完全熄滅
他是她最初也最深刻的愛戀,要她怎麼放得下?
只是一年等過一年,讓她越等越心冷……
那個在國外當紅的漫畫家就是一去不回的他?
但她還來不及感受終於見到他的欣喜
反倒被他的冷漠話語弄得一頭霧水
她拜金勢利?嫌棄他是沒沒無聞的窮小子?
還撂話要跟她劃清界線,讓她後悔當年她的看走眼──
沒想到她一片痴心,換來的居然是他自以為是的誤解
什麼不想听她解釋?根本就是他樂得流連花叢間
怕她這下堂舊愛勾勾纏才想出的下流招數!
看著他眼裡的冰冷恨意,她終於決定不再自欺欺人了
不管這是不是她要的,都已經可以算是一個結束
結束她遙遙無期的等待……


序:貞子

  嗨!新年快樂!

  雖然貞子並不確定這本書的上市時間會是在哪時候,只是寫序文的這時候,是二〇一四年剛剛過了兩個禮拜而己,想說月底又要過農曆年了,那就再喊一下「新 ​​年快樂」好了,希望不會有讀者懷疑我瘋了,哈!

  總之,才剛跨年又要迎接農曆新年,貞子直的覺得時間咻一下就過去了捏!

  回首過去一年,新聞說台灣二〇一三年的代表字是「假」,貞子個人的代表字卻是「忙」。

  真的是莫名其妙就忙過了一年啊!每到覺得可以稍微偷閒的時候,又有事情冒出來讓我忙了,雖然感覺很充實,但是也很累,一直到年底接二連三找名目慶祝狂歡的時候,才真正有一點點休息放鬆的感覺。

  幸好這麼忙的一年裡,貞子覺得比起過去收穫更加豐富,算是忙得很值得哦!像是工作上,貞子在去年首度參予主題書的創作,還參加了兩次,而且也有配合未馬話動送三位諒者簽名書哦!猶記得要在自己書上簽名的感覺直是興奮又嬌羞呀!

  不過最大的個人突破仍屬寫古代小說啦!雖然只是混血(因為是穿越啊哈哈……)但是確確實實突破了貞子的心防,讓貞子對於寫血統純正的古代說有審大的信心了。

  再說到穿越,貞子在去年不但跟上潮流寫了這個題材,還一個接一個把今穿古、古穿今,還有平行穿都寫了,有鑑於穿越有百百款,貞子今年如果有好的想法也不排斥繼續寫穿越,敬請喜歡穿越文的讀者們引頸期待唷!

  然後寫著序文的現在,由子忽然想在瞼書上開個粉絲專頁,想大膽一點跟讀者們互動,果然新年時期就是會讓人有股莫名衝勁啊!

  但是現在貞子只是有這個想法,還沒有具體的概念,更沒有實際行動,主要是貞子有點想太多的體質,當然希望專頁真的有「專業」可以確實跟讀者交流,所以想盡可能做得完善一點,但是又因為貞子翻瞼跟翻書……

  哦不是,是情緒如浮雲說變就變,所以一覺睡醒之後,開專頁這想法可能就隨風淡去了,不過也可能一天以內就開張了,一切金拍共捏!

  可以肯定的是,一旦成立以後,就會立刻公佈在新書裡、還有禾馬官網上,請讀者們看到了千萬不吝嗇參觀瀏覽,有空就來跟貞子聊聊嘿!人家貞子天天待在古井也是很寂寞的啊!

  (對手指)

  就先醬嚕,貪吃的女鬼肚子餓了,來去覓食也!再一次祝福大家新年快樂,許下的每一個願結都能順利達成哦!

TOP


  楔子


  「嗯……輕一點……」

  滿臉潮紅的熊葆兒緊抓著床單,哀求著身後的男人放緩動作。

  只是男人非但沒有聽她的話,反而還頂撞得更快更急。

  壞男人!

  熊葆兒咬著嘴腹誹,酸軟的腰腹都貼在床上了。

  這男人不論是在床上或床下都不溫柔,可是她就是好喜歡他……

  兩年來,他們同在一間小小的漫畫出版社工作,他是新人漫畫家,她是負責督促他的菜鳥編輯。

  他這人明明大她兩歲而已,在業界資歷還不一樣都是零,卻理直氣壯對她使來喚去,真的是很囂張。

  說到底她自己也算是當丫鬟的命,他講話大聲一點,她就听話地幫他洗衣拖地抹地板。不過她這樣多少也是看他一個人在台北討生活好像有點可憐啦!

  總之,他們基本上天天都會見面,臨近截稿日的時候更是無時不刻綁在一起,她在他家過夜是常有的事情,只不過之前可都是很純潔的關係。

  一直到一年前的某個晚上,她碎念到一半時,他居然跑過來親她的嘴巴,還跟她告白,他們才跨越同事的關係,正式成為情侶。

  到現在她還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一直以來她就像是他的小粉絲,雖然他現在還沒闖出名堂,但是她深信他在這方面的天分,假以時日一定會大紅大紫。

  這種莫名的看好或許早就偷偷摻上曖昧情愫?

  再說,被他吸引本來就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他雖然隨性不羈,平常都是頭髮亂得像鳥窩、鬍子也不刮乾淨,一副流氓逛大街的模樣,不過他的臉真的很帥氣,這全拜一半的法國血統所賜。

  他父親是法國人,母親是台灣人,以前因為父親工作的關係定居台灣,不過好幾年前雙親就回到了法國,而他在台灣念完大學以後就留在台北,當了兩年上班族才轉行當漫畫家。

  她跟公司其他人一樣對他的認識只有這些,也不知道他法國的家境究竟如何,只知道他的生活費全靠自己賺來的錢──也就是沒多少錢,現在住的這間舊公寓也是老闆空下來便宜租給他的,生活的確有點拮据,不過他從來不抱怨,也不曾說過一句喪氣話。

  他這麼有志氣又肯努力,完完全全就是她最欣賞的類型,她會被他那句簡簡單單的「我喜歡你」給搞定也不奇怪啦!反倒是她常常很懷疑,他走在路上回頭率這麼高,怎麼會看上她這種平凡女生呢?

  說到她熊葆兒,就跟洗衣精廣告裡的那隻小熊一樣又小又圓潤,身高得採取無條件進位法才勉強有一百五十公分。雖然人人誇她長得可愛,不過跟他這種中法混血美男子一比較,她充其量就是一顆小米粒,丟到茫茫人海裡,轉眼就不見踪跡,而且渾身上下白拋拋肉呼呼的,這都二十五歲了,嬰兒肥依然揮之不去,連她自己對鏡子皺個眉頭都還會覺得看到一顆肉包咧!

  總之,她這種厚片人哪裡比得上街上一個瘦過一個的紙片美眉吸睛可口?雖然他常常說他比較喜歡愛吃肉包啦……

  「我還以為你很喜歡我呢……」這麼說著的他將濕熱的胸膛壓在她同樣濕滑的背上,曖昧的聲響從兩人結合的那處蔓延到整個房間裡。

  這個霸道的男人肯定是不滿她分心吧?

  「我喜歡……很喜……」她羞澀地告白,可他卻忽然從她的身體退出去。

  眼一眨,她整個人已經被他翻過來。

  「聽說我可能會換編輯?」他濕熱的氣息全噴在她的耳廓上。

  「可、可能吧……我也不清楚……」她說得斷斷續續,不敢看他的雙眼滑過一絲心虛。

  他會換編輯都是因為她的關係,是她去跟主編要求的。

  不為什麼,就為了讓他成功出人頭地,任何一絲可能她都不想放過。

  她帶了他這麼久,不只她,公司所有人都知道他有天賦,但他的成績卻總是不見起色,她想問題或許就是出在她的身上。

  她資歷不夠深,幫不了他太多,或許換個人帶他會比較好吧?

  這念頭盤旋在她的心底已久,跟他在一起後就更加堅定許多,她太愛他,當然只想他越來越好啊!可是跟他說又怕說不好傷他自尊心,所以她才私底下跑去找主編商量幫他換一個資深編輯,同時假裝這一切都是公司的決策,順理成章拉他一把。

  反正她還是會在他身邊支持他、鼓勵他的,只要他真能因此揚眉吐氣就好了。

  「是嗎……」他低低應了一聲。

  當她正想開口再說點什麼的時候,他倏地俯下身,微涼的薄唇攫住她粉嫩嫩的小嘴,一下子就將她吻得天昏地暗,氣喘吁籲。

  她可以感覺到今晚他的熱情比過去還要澎湃激昂,他甚至一反常態一句甜言蜜語都沒說,只有反覆用著越來越猖狂的方式填滿她,誘惑她跟他一起深陷激/情的泥沼。

  他對她的熱切渴望總是這樣令她臉紅心跳,屢屢讓她深切感覺到自己對他的愛意。

  「我愛你!」這一次,她的小嘴倏地貼在他氣喘吁籲的唇瓣上做出最大膽的告白。

  他沒有說話,只有唇舌忙碌地回應她,她當他是害羞,一顆心更是輕飄飄得像要飛起來一樣。

  情不自禁,她伸手抱緊他厚實滾燙的身軀,紅通通的小臉埋在他的頸窩裡,發出滿足的嘆息。

  好幸福呀!她愛他,他也愛她,他們一定會像這樣一直在一起的吧──

TOP


第一章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轉眼間就到了熊家長男出櫃的日子……

  「咳!咳!」熊葆兒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咳得臉紅脖子粗,不過她跟臉蛋一樣圓滾滾的眼珠子始終盯著自己的大哥熊葆家,小嘴不停一張一合就是說不出話來。

  連同她在內,現在熊家客廳裡的所有人都一樣啞口無言,除了躺在她老爸大腿上打盹的三歲小鬼之外,清醒的人都是一副快昏倒的樣子。

  「你確定?」一家之主熊爸爸終於打破沉默,態度卻出奇地冷靜,讓一旁的熊葆兒跟熊媽媽稍微鬆了一口氣。

  她們都認定以熊爸爸素來火爆的脾氣,他兒子的頭肯定要被他擰掉了。

  「爸,媽,實在很對不起。可是我真的可以肯定地告訴你們,我愛的是男人,就算結婚,也是跟他結。」熊葆家的語氣有抱歉也有堅定。

  「他?你有對象了?什麼時候開始的?還說要結婚?我們怎麼都不知道?」熊媽媽一開口就像連珠炮一樣丟出好幾個問題。

  「我們在一起很久了,這個人其實你們也認識……」熊葆家不好意思地搔搔頭,接著說:「就是揚揚。」

  他一說完,另外三個人就齊齊點頭,全都恍然大悟。

  熊葆家口裡的揚揚,是從幼稚園小班開始就跟他當同班同學,一路當到研究所畢業,現在還在同一間公司上班的男生,他家跟他們家還是有著三十年交情的老鄰居,熊家上下哪有不認識他的道理?

  「我就知道!難怪你一個男生老是那樣噁心巴拉叫自己的好朋友!果然有問題!」熊葆兒伸出一根白嫩嫩的指頭直指她大哥的鼻尖。

  熊葆家一把拍開,冷哼:「有什麼問題?而且哪裡噁心?難道就准你男朋友叫你肉包──啊!對不起……」

  熊葆家猛地住口,立刻摀住自己的大嘴巴。

  「沒事,沒事。」熊葆兒擺擺手,圓圓的臉蛋上只有淡淡的微笑。

  肉包啊……還真是有點懷念呢!

  她已經四年沒被叫肉包了,也就是說唯一會這麼叫她的那個人已經離開這麼久了……

  「你們兄妹倆真是一點都不讓人省心!沒像這樣三天兩頭給我們兩個老的鍛鏈心臟,你們日子就過得不舒坦是不是?」熊媽媽邊說邊搖頭。

  「跟我的比起來,老哥這算小case啦!」熊葆兒吐吐舌,圓溜溜的大眼睛轉向熊爸爸大腿上的小孩。

  四年前,那個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對她說過「我愛你」這三個字的男人一聲不響就離開了。

  離開她,也離開台灣。

  老闆說他法國的家裡似乎臨時出了什麼事得趕回去,她知道他走得一定很匆忙,才會連手機也忘了帶走,可是這樣一來,台灣這邊就完全無法聯絡上他了。

  換作是別人,一定會以為他始亂終棄,可是她就是選擇相信他。她堅信等他事情處理好了一定會回來,不然至少也會想辦法聯絡她的。

  於是,她一天等過一天,一個月再等過一個月,他始終杳無音信,而她就在渾渾噩噩當中度過每一天。

  終日魂不守舍的她在他不告而別的三個月後,原來肉呼呼的身形都消瘦了不少,肚子卻異常隆起,她去了趟醫院才發現原來她懷孕了。

  孩子當然是他的,她憶起應該是某一次貪圖激/情忘記採取防護措施的後遺症,可是她一點也不後悔。

  她有多愛他,就有多愛這個孩子,更深信這就是他倆愛的結晶,他若是回來看到一定會很高興。

  儘管當日子一天天過去,她心裡的那份篤定已經漸漸磨損,別人的閒言閒語跟異樣眼光也都屢屢打擊她的信心。

  這些,讓她幾乎就要開始埋怨他了,可是她還是天天告訴自己跟寶寶──他愛她,也會愛寶寶,他一定會回來的。

  就這樣,她撐過了身心上的種種不適,最後在爸媽跟哥哥的陪伴下生下了這個孩子,取名熊家帝,一晃眼都會跑會說話了。

  「葆兒倒是說對了,你這事兒哪比得上她的'豐功偉業'?」熊爸爸抿著嘴把自己的女兒看得抬不起頭來,才轉向正襟危坐的兒子。「不過要不是她生了這小寶貝幫咱熊家傳宗接代,我肯定饒不了你!」

  這樣說著的熊爸爸一邊無比愛憐地摸摸小孫子的頭,表情動作溫柔得讓一對子女都快忌妒死了。

  熊家帝這小鬼真是人如其名,就是熊家的小皇帝,連對他們兄妹倆的教養奉行鐵的紀律的老爸都把他寵上了天。

  忌妒歸忌妒,熊葆兒還是挺得意自己生出這樣一個寶貝兒子。

  她這兒子啊又白又胖,渾身上下肉呼呼的跟她一個樣,就連眼睛圓滾滾、鼻頭圓滾滾、小嘴不時掛著笑,這些也都跟她一樣,看著就可愛嘛!加上鮮少哭鬧,所以走到哪都人人搶著抱,自家人會有多寵愛就更不用說了。

  誰見了他們母子,都會說他們簡直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不過熊葆兒很清楚儿子模樣像她多,但是唯我獨尊的壞脾氣更像那個男人。

  就不知道他們父子倆哪天要是槓上了,誰的贏面大?

  唉……她怎麼又在想這些了?

  「那老爸老媽,你們是不反對我跟揚揚了?」熊葆家喜出望外地看著兩老。

  「反對有用嗎?」熊媽媽白了他一眼,隨後也疼愛地摸摸自己孫子的小手。「你爸說的沒錯,你真該感謝現在有帝帝這個小寶貝幫你撐腰!」

  「欸,應該是感謝我才對吧?」熊葆兒不滿地噘嘴,整張臉皺起來,跟兒子白裡透紅的睡臉倒有幾分相似,都像肉包子。

  「你?你要是趕快幫帝帝找到一個爸爸,我就不只感謝你,還謝天謝地!」熊媽媽的白眼這一次落到女兒身上。

  「他有爸爸啊!不然我一個人怎么生?我又不是聖母瑪麗亞!」說到這個,熊葆兒永遠都用嘻皮笑臉這招應付。

  「他爸在哪?敢來我就打死他!」熊爸爸一雙虎目睜得跟盤子一樣大,要不是怕吵醒寶貝孫子,恐怕早就拍桌子壯聲勢了。

  對他來講,好好一個女兒讓人拐騙糟蹋成了單親媽媽,雖然家里人護著也沒受到什麼委屈,可是他怎能不心疼?

  「那你們到底希不希望他有爸爸呀?」熊葆兒好笑地指著睡翻了的小鬼。

  「當然希望,可是那個人不能是他親生父親!那個男人這麼壞,誰知道他會給帝帝帶來什麼不良影響?你還是乖乖聽你嬸嬸的安排去會會那個──」熊媽媽話還沒說完,五根甜不辣一樣的手指頭就在她的老花眼前亂晃一通。

  「停──我就說了我現在沒那種心思嘛!反正這小鬼每天日子過得比我還舒服不就好了嗎?」熊葆兒萬般無奈地嘆口氣。

  她當然明白父母的苦心,知道他們一直希望她有個好歸宿,孫子也能在有爸爸媽媽的正常家庭里長大,可是對她而言,只要是生活在有愛的環境就可以了。

  最重要的是,她……

  「葆兒,你不會還在等那個男人回來吧?」熊葆家一臉狐疑中混雜著不贊同,父母的臉色也同時沉下。

  「我……我沒有啊!」熊葆兒睜眼說瞎話,偏偏她不敢明目張膽對著家人的臉說謊,所以一下子就被識破了。

  儘管如此,也沒人想責備她,因為她要不這麼傻,哪能幫熊家生個胖娃娃?可是她還要這樣繼續傻下去,他們捨不得啊!

  被家人看得心虛的熊葆兒扁扁嘴,心頭隱隱作痛。

  她一年等過一年,當然越等越心冷,可是心裡的那盞希望之火還是沒有完全熄滅。

  他是她最初也最深刻的愛戀,要她怎麼放得下?除非他親口告訴她,他不要她了。

  「我……我相信他不會騙我啦……說不定明天他就回來了啊!」她的一雙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最後居然憋出這麼一句話,差點把三個家人給活活氣昏過去。

  可是誰都不知道,這一次她會一語成讖。

  他,真的回來了。

  隔天熊葆兒一上班,她的老闆就宣布一個重大消息。

  名揚國際的法國漫畫家Lou即將返台加入他們的出版社!

  這個Lou崛起於一年前,他在法國發行了第一套英雄漫畫,熱血與搞笑兼具的畫風迅速擄獲法國書迷的心,隨後他的漫畫就被印製成各種語言行銷在歐美各地,造成一股風潮,一直到現在都還沒退去,甚至有好萊塢的片商買下他第一套漫畫版權,即將翻拍成電影呢!

  因為他的作品尚未授權給亞洲市場,所以熊葆兒只是透過報章雜誌知道有這麼一號人物,還沒看過他的漫畫,就連人長得怎麼樣都不知道,因為他太神秘了,一直到現在都沒人看過他的真面目,不過這在漫畫界倒是無所謂,作品長紅才是最重要的,而他推陳出新的漫畫更是沒有不紅,只有更紅。

  熊葆兒以為像他這種大名鼎鼎的老外就算要來亞洲發展,也是幾年以後的事情,沒想到他不但現在就來了,還是來台灣,而且更選擇他們出版社作為亞洲區的合作對象?

  雖然他們出版社不算是名不見經傳,只是比他們經營更久更大的出版社不少,他為什麼獨獨選中這裡?

  熊葆兒的表情就跟所有同事一樣半信半疑,不過老闆只有把她叫進辦公室,告訴她更多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消息。

  「你說他不但願意授權給我們幫他發行所有作品的中文版,而且新作品還會在台灣完成,並由我們幫他出版?」熊葆兒幾乎是目瞪口呆。

  「沒錯!而且為了替新作造勢,他本人會首度在媒體跟書迷面前曝光哦!光用想的就可以知道會造成多大轟動,一定可以幫我們公司賺進很多錢啦!」老闆笑得嘴巴都合不攏了,胖墩墩的身形隨著笑聲顫動不止。

  「像他這麼厲害的外國人,初來乍到不都會選擇比我們家更大咖的公司嗎?為什麼會獨厚我們?老闆,你該不會在外面得罪了什麼人,人家派他來整我們吧?小心公司被騙光哦!」熊葆兒一臉狐疑。

  她一向不怎麼精明,不過這一次就是隱約覺得不對勁。

  「呸!呸!烏鴉嘴!」老闆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後從抽屜裡抓出一本漫畫書來,手一伸,示意熊葆兒拿去看。

  「法文的誰看得懂啊?」熊葆兒嘟著嘴就要把漫畫丟回老闆的桌上。

  「誰說讓你看懂?是要你看看他的畫風!」老闆繼續瞪,瞪得她不得不乖乖照辦。

  她皺著眉頭翻開第一頁,眼睛瞬間睜得又圓又大。

  「這……這……」她這了老半天也這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她現在震驚得都要昏過去了!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很眼熟?」老闆臉上都是惡作劇成功的竊笑。

  熊葆兒的眼睛在漫畫書還有老闆的臉上來來回回,嘴巴一張一合,看起來就像一尾快渴死的魚。

  「他……他就是他嗎?」她心臟卜通卜通跳得又快又急,話說得沒頭沒尾的,不過她老闆一定聽得懂她在說什麼。

  「就是他。」老闆乾脆地證實她的猜測。

  這個Lou就是當年一去不回的漫畫家路易。

  要不是跟他相關的作品或報導裡都沒有透露出半點蛛絲馬跡,他們豈會到現在才知道他就是他們認識的人。

  沒想到在台灣不得志的他,竟然在地球的那一頭闖出了名堂!

  「所以他回頭找我們公司合作一點也不奇怪啊!想不到那渾小子還挺念舊,不枉費我當年房租都跟他少收一半的好心!」老闆點頭頻頻讚許,看熊葆兒還呆呆站著沒反應,他就繼續接著說:「他主動打來找我,說以他當時的條件沒辦法再回台灣,索性留在法國深造發展,想著再闖不出名堂就要放棄,沒想到他的作品在國外會大受歡迎,這下子真的是紅回台灣來了!」

  「他沒有說,為什麼這麼久都不跟我……我們聯絡嗎?」

  熊葆兒終於回過神,第一個念頭就是想知道為什麼這幾年他可以狠心無消無息?

  「這個我也有在電話裡問他,他只說是家裡有事,我也不好意思再追問。不如,你自己問他吧!」老闆說著說著又掛上狡詐的笑容。

  「我?」

  「當然,難道你不想見他?他明天晚上就會抵達台灣了,還指名要你過去找他呢。」

  「我?」熊葆兒好像只會說這個字了。

  那是因為她的腦筋到現在都還像被貓咪抓壞的毛線球一樣,糾結成一團了!

  他不但回來了,還成名了,還……要見她?

  「你這麼震驚做什麼?在我看來,他對你根本就是舊情難忘!就像你說的,明明就有比我們更大的公司,他幹嘛獨厚我們這一家?不就是因為有你在嗎?」老闆沖她曖昧地眨眨眼。

  「……」熊葆兒說不出話,只剩一張臉漲紅得跟番茄一樣。

  真的嗎?他真是為她而來?

  「對了!他指定要你當他的責任編輯,還說要是專屬的,說你以後工作只需要盯著他一個人就好,就跟以前一樣。這個你應該沒問題吧 ​​?」老闆摸摸鬍子,把路易開出來的條件全說了。

  「我只要帶他?那我現在帶的那幾個人呢?」熊葆兒臉色浮上一絲為難。

  她面對工作其實是很認真的。這幾年公司裡汰換了不少人,她始終沒離開,當然就成了公司最資深的編輯,現在手下也有負責幾個出道不到一年的新人漫畫家。

  對這些新人,她就跟當年對路易一樣,都是用心在培養,如果可以,她不會輕易放棄。

  「哎喲,那些人哪有一個路易重要?交給其他人帶也可以。而且路易說過,不這樣就不肯簽約授權給我們,也不願意談其他的合作,所以你可別跟我說你不干啊!想想你從懷孕到做月子,我這當老闆的可是全力相挺,還幫你加薪,帝帝的奶粉錢我也是有份的,你要是懂得知恩圖報,這次可就千萬不能擋我財路啊!」老闆的諄諄教誨反倒是把熊葆兒給嚇了一跳。

  「你不會已經跟他說我生下帝帝的事情吧?」

  「沒有!沒有!我想你應該想要親口跟他說,就沒告訴他了。」老闆連忙澄清。「知道你跟他交往過的人現在都走光了,所以這件事就你知我知,你真不想告訴他的話就跟我說一聲,我一個字都不會提的。」

  「我……當然要告訴他的,帝帝也是他的兒子呀!」熊葆兒羞澀地絞著手指頭,心裡已經開始期待跟他重逢的那一刻的到來。

  倘若他真是為她回來的,那一定會很高興得知兒子的存在吧?

  「你可以放心告訴他啦!他如果真的對你沒有感情,哪會跟我開出那些條件?再說,他一個大紅人甚麼房子買不起?這回回來居然還想繼續住在我那破公寓裡,恐怕也是捨不下跟你在那裡的回憶吧?我跟他說好了,讓你後天下班直接去那裡找他,順便把合約拿給他簽了。務必使命必達啊!」老闆從桌上抓起一包牛皮紙袋鄭重地交到她手上。

  「啊?喔……好……」熊葆兒忙不迭地接下,臉上的表情又呆又茫然。

  這些年的孤單失落讓她不禁要懷疑這一連串好消息的真實性,不過她的心情還是像插上了翅膀一樣,禁不住直往上飄。

  一天,只要再一天她就可以見到他了!

  這個消息讓她想哭又想笑,一時間千頭萬緒全都擠在她小小的心臟裡,她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興奮多一點還是緊張多一點?快樂多一點還是感傷多一點?

  她想他一定也跟她現在的心情一樣,百感交集但是又萬分期待的吧!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谢谢

TOP

thx

TOP

THX

TOP

不錯看,謝謝

TOP

Thx

TOP

Gj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