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紋《桃花世子》[娘子正處叛逆期之二]


出版日期:2015-02-11



  「他」是全都城最風流倜儻的世子爺,最愛美人美景美食,桃花運旺翻天,
  卻被疑似斷袖的臭家伙纏上,最大的秘密也被他看穿了,慘哪……
  她的人生怎會從一個杯具跳到另一個杯具里?
  從小女扮男裝替母妃穩住地位,壓制皇帝賜下的側妃,
  又因帶著太聰明的二十一世紀頭腦,從小夠稱為神童,
  咕來她學人逛逛青樓、逗逗美人,喝點小酒,生活樂無邊,
  無奈以她這優良世子為榮的爹突然要給她迎娶媳婦?!
  為不讓秘密曝光,她打算請高人神算子演場戲為她解難,
  不料這英才出少年的神算子才是她該戒備的大魔王啊!
  打從一照面他就對她擺出一副跩樣,奪了她恩師的藥瓶,
  之後又死活不肯答應幫她的忙,她咬帕怒恨啊,
  更可氣的是,他還漸漸管起她的閑事,不準她逛青樓找美人玩,
  惡人想對她不利,他也暗中幫她教訓惡人,
  雖然被他保護的感覺很不錯、他寬大臂膀也很溫暖,
  但他怎麼還趁亂吻她,天,莫非魅力無邊的她惹到個斷袖的?!


序︰時間不等人

    每到了年終,忙完了國際書展的作品,似乎就代表自己給過去的一年劃下了句點。就如同往年,我在新的一年沒有訂下任何計劃,畢竟從我覺悟我每年都有心願,但常常變成來年又重發願之後,我就決定不用再浪費時間訂下什麼計劃,反正我的任性而為已經隨著我的年紀增長而變得越來越無可救藥。

    我還記得二十歲生日時會發現時間三十歲很快來了,有人告訴我,好好享受現在的時光,因為等過了二十歲之後,我就然後是四十歲,接著是五十……當時年少輕狂,听到這番言論只是一笑置之,而今時光經過,雖然我滿心不願,卻也不得不低頭認輸。

    時間不等人,明明感覺不過才一晃眼,新月今年已經成立二十年,這代表著我的寫作生涯也邁入二十個年頭,我不清楚自己二十年來到底寫了多少書,也沒去細數新月這二十年出版了多少作品,但我肯定新月的書寶寶們陪伴了包括我在內的許許多多人成長,縱使彼此不相識,但我們都擁有共同的記憶,我們都曾隨著書中的主角又哭又笑,在文字間找到渴望的幸福與感動。

    這麼多年走來,認識我的人都知道,若沒有徐肖男女士,本小姐我早就已經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所以我沒有雄心壯志的發願說自己還能再寫多少年,但我卻很肯定新月會繼續陪著更多的人去尋找幸福甜蜜,接下來的歲月,還請大家如同過去的二十年一樣,繼續用力的支持。



  楔子

    若問世間什麼最無奈——胡奕昕絕對會說一生都被自己想法困住的人最無奈。

    看著母妃在她的面前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偶爾她還算有點良心的給她遞條手巾,但絕大部分的時間,她都是腦袋放空。

    奇怪,像她外婆那種強悍的女性,怎麼生出像她母妃這種柔弱的性子?

    「現在怎麼辦?」

    這句話听起來像是在問她,她原本放空的腦子慢了半拍才開始運作,看著母妃淚眼婆娑的看著她,她覺得可笑,事情一開始就是母妃自己搞出來的,現在卻來問她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現在母妃生了個弟弟,是王府天大的喜事,咱們就好好的大肆慶祝就是了!」

    勤王妃一听,眼淚更是無法克制,「母妃現在生了個弟弟心頭當然開心,但你父王說要給你訂親事,怎麼辦……怎麼辦?你外婆怎麼死得這麼早,不然現在就能教教我該怎麼做了!」

    胡奕昕聞言在心中輕嘆了口氣,她死去的外婆個性或許強悍,但出的點子可不是每件都是對的!就比如當年她父王在母妃懷著她的時候,因為平亂有功,皇帝一開心,除了封了他當個異姓王爺外,還賞了個絕美佳人給他爹當側妃,偏偏母妃臨盆前,這個才進門的王側妃像是趕進度似的也有了身孕。

    王側妃不單長得貌美如花,偏偏又是皇上賞賜,論出身自然不低,若真讓她給生了個兒子,只怕自己母妃的位置早晚不保,所以她的外婆就出了個餿主意,母妃也怕失寵,耳根子軟的听了進去,壓根兒沒想到將來如何善後,就瞞天過海的把自己生下來的女娃當成男娃昭告天下。

    明明是個女兒,胡奕昕卻成了世子,她的出生確實讓母妃穩固了在王府的地位,但她是女兒身的事卻成了一輩子不能說的秘密。

    轉眼十多年過去,她母妃竟然還能老蚌生珠,生了個貨真價實的男娃。現在好了,真正的世子誕生了不打緊,她父王還打算替她這個假男人訂親事。

    「反正我就是打死都不娶親,父王也奈何不了我!至于世子之位——」胡奕昕不在乎的一聳肩,「等弟弟長大,世子給他當不就成了!」

    「你想得容易,」勤王妃拿著手巾擦了擦眼淚,「你父王在你一出世就對你抱以厚望,一心要看你成家立業,前幾年還能推說你年紀尚幼,但現在你也老大不小,他昨兒夜里來看你弟弟,還開心的說要給你定個門當戶對的好親事。」

    「母妃,車到山前必有路,這些事情我自己會看著辦,你別煩了,反正大不了就一條命而已!」

    勤王妃原本止住的淚水,听到她的話,又像黃河泛濫一般的傾泄而出。

    胡奕昕的手撐著下巴,也沒有費心去安慰。

    有時她還真羨慕母妃可以用眼淚來表達心中的情緒,像她被當成勤王世子養大,母妃太過柔弱,又有個一直在一旁虎視眈眈的側妃,她習慣了堅強,成為母妃的依靠,所以她不能示弱、掉眼淚——若真能痛快哭一場也是幸福的事。

    這個世子之位她從來就不想要,至于成親則是從未想過,不論她父王心頭有何盤算、同意與否,她早晚要從這個困境脫身。

TOP


第一章

    傳說中,勤王世子從小體弱多病,性子軟弱,被養在王府內院,鮮少見人,卻在五歲那年,大病一場之後脫胎換骨,詩詞歌賦無一不通,七歲後,放眼天下,就已沒有一個夫子敢厚著顏面上門教導,眾人皆知勤王世子是世間難得一見的天才。

    他是勤王的驕傲,順理成章的繼承人,一切都很完美,除了——她不是他……她是個女的,擔心失寵失勢的勤王妃不惜冒著欺君的大罪,也要撒下漫天大謊,把她當男子養。

    胡奕昕撐著下巴,在都城第一名妓賀青青屋里,一個人狀似很有閑情逸致的品著酒,腦子里卻不停的打轉,原以為她女扮男裝該是守一輩子的秘密,但現在她母妃生了弟弟,她父王又硬是屬意把都城首富的掌上明珠嫁給她,這可讓情況變得棘手多了。

    當年她母妃為了一己之私,所以選擇瞞盡天下人,把她當成男娃,這點她心頭不以為然卻也沒得選,更何況五歲之後大病一場,她還真是「脫胎換骨」,明明就是個二十三歲的現代人,卻穿越來到了五歲娃的身子里,所以天才——她當然是天才,一個成年人的智商跟五歲的小孩自然是不能相比。

    她一個人喝著悶酒,累了就直接臥在一旁的軟榻上。

    賀青青進門看到已經睡著的胡奕昕,她巧笑倩兮的上前,替她蓋上薄夠,熟睡的胡奕昕看起來就像個天真的孩子。

    在爹娘死後,她被迫與唯一的姊姊分離,被賣進了賀家當童養媳,過著吃不飽穿不暖的日子,最後還是胡奕昕救了她,不單給了她一個全新的人生,更一手調教她成為都城的第一名妓,打理天香樓。

    雖然胡奕昕嘴里從來不說,但她可以知道這個壓著天大秘密過了一輩子的世子爺,心頭有許多不能說的苦。

    明明就是一個俏生生的姑娘家,偏不得不當個男人,側著頭看著胡奕昕熟睡的臉龐,吹彈可破的皮膚,賀青青一時玩心起,拿起自己的脂粉盒,在她的臉上涂涂抹抹,實在多虧胡奕昕得要女扮男裝過日子,不然她這個都城第一美人的位置可得換人做了。

    她暗自期待胡奕昕起來時看到自己模樣的神情。

    「青青姑娘!」听到門外的叫喚,賀青青怕吵到胡奕昕休息,連忙站起身,打開門走了出去。

    今夜,勤王世子是要夜宿天香樓了。

    胡奕昕再醒來時,室內已經一片明亮。

    她躺在床上伸了個懶腰,就見賀青青坐在銅鏡前,梳著一頭長發,她露出一抹笑,單手撐著頭,側身看著她,「我們家青青長得真是美!」

    賀青青抿嘴淺笑的瞄了胡奕昕一眼。

    胡奕昕走到她身旁,俏皮的親了下她的臉。

    賀青青也沒閃躲,目光瞟了眼銅鏡,「奴婢再美,也美不過世子爺。」

    胡奕昕輕佻了下眉,順著賀青青的目光看過去,銅鏡反射出的是一張熟悉又陌生的臉。

    「哇!」她驚呼了一聲,還真沒試過像個女人家在這張臉上抹胭脂,「你膽子大了,敢戲弄爺!」

    「青青不敢,」賀青青的口氣滿是笑意,「只是覺得可惜,爺長得貌美如斯,卻只能扮著男裝,若能穿著女裝,肯定迷死一堆公子哥。」

    「爺我確實長得還不賴。」胡奕昕自戀的哈哈一笑,伸手拿起盆內的濕布將臉上的脂粉全擦掉,「如果改日咱們天香樓的生意差了,爺再來考慮親自下海,狠狠的賺那些色鬼一大票。」

    「爺真要說笑了!」賀青青拉著胡奕昕坐下,接過濕布,輕柔的替她擦淨,「昨夜龐府的大公子又帶人來天香樓,說爺要娶龐家小姐,到時奴婢便會被爺棄之如敝屣,不如早早跟他回龐府做三姨娘。」

    胡奕昕眼中極度不滿,怒斥,「那個龐新是什麼東西,癩蝦蟆想吃天鵝肉,爺我去娶他的妹妹,你去當他的姨娘?這龐家人還真以為有了點錢,就可以呼風喚雨,為所欲為。混賬東西,這些日子你索性稱病,不見客算了!爺我也不屑賺那些個銀兩。」

    「是。」賀青青向來都以胡奕昕的話為聖旨,自然她說什麼就是什麼。「只是青青昨夜做了件錯事……」

    看著賀青青閃閃發亮的眼楮,胡奕昕揚起嘴角,「說!」

    「龐家少爺下樓時,青青不小心推了他一把。」

    胡奕昕揚了下眉,「他人有沒有怎麼樣?」

    「直接摔下了樓,血流如注,嚇死青青了!」

    胡奕昕拍著大腿,哈哈大笑,「干得好!不愧是我家的青青!」

    賀青青微斂下眼,掩去了眼中的笑意,「青青可以教訓龐新,只是世子爺與龐家小姐的親事至今還是未解嗎?」她當然也很清楚胡奕昕根本不可能娶親。

    「放心吧!終會解決,只是時間早晚問題。」

    讓賀青青替她換好了衣服,胡奕昕大剌剌的在都城百姓面前從天香樓的門口坐馬車回勤王府。

    反正她這個勤王世子,三天兩頭流連天香樓,飲酒作樂,包養花魁早就已經傳得人盡皆知,而她也壓根不在乎自己的名聲。

    一開始原以為自己終日流連青樓的事傳遍都城內外,龐家就會認定她非良人,而打消把女兒嫁給她的念頭,誰知道不管她的行為有多放浪形骸,那家人就是打定主意要跟勤王府結親。龐府越是積極,胡奕昕心中越是反感。

    權勢誘人,自古皆然,自己的女兒幸福與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攀上權貴。

    馬車才在勤王府前停下來,她房里的大丫鬟早就已經在外頭守著了。

    「世子爺!」何幼安上前,恭敬的掀起馬車的布幔。

    胡奕昕帥氣的躍下馬車,看著低垂著頭的何幼安,伸出手就拉住了她,一同走進勤王府的朱紅大門。

    「世子爺,」何幼安不自在的扭著自己的手,「眾人在看,別玩了!」

    胡奕昕依然故我的拉著她的手,她才不管誰看。

    何幼安無奈的在心中嘆了口氣,也只能由著她,「世子爺怎麼像個孩子似的。」

    「爺這叫天真爛漫,童心未泯,讓人又愛又憐!」穿越來到這里,除了她軟弱的母妃和賀青青,與她最親近的就數何幼安,從小到大,何幼安照顧著她的一切起居,她自然知道她是女兒身。

    偌大的勤王府里,只有在何幼安面前,她才能自在的做自己,而沒有太多的顧忌,兩人的關系雖是主僕但情感上更像是手足。

    她可以察覺何幼安的手微冰,「該不會一大清早就在門口等爺吧?」

    何幼安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說道︰「世子爺,有客來訪。」

    胡奕昕一臉的興趣缺缺,「不見。」

    那高傲的樣子,讓何幼安忍不住失笑,「世子爺連崔師父和崔師母來了都不見嗎?」

    一听到是崔氏夫妻,胡奕昕雙眼大睜,「師父他們來了人呢?」

    「在世子爺的房里等著。」

    胡奕昕聞言手一松,就往自己位在勤王府里最偏遠的院子跑去。

    「世子爺,走慢些!」何幼安連忙跟在身後,從小跟在胡奕昕的身旁早就看透她那副要風是風的性子,但有時她的肆無忌憚,不免令她捏把冷汗,「剛下了場雨,路滑……世子爺,小心!」

    胡奕昕根本沒把何幼安的話給听進耳朵里,崔頂天夫婦兩人原是浪跡天涯的江湖人,崔頂天醫術高明,崔師母擅長施毒,兩夫妻不單擁有一身奇術,功夫更是了得,頗負盛名。當年他們行經都城,听聞王府內有胡奕昕這麼一個世間難得一見的奇才,便好奇求見,勤王府得知兩位高人的意思,自然不會拒絕。

    這一見可不得了,崔氏夫婦喜歡她喜歡得不得了,便破例為了她留在王府整整八年的時間。

    這段期間兩夫婦盡其所能的教導她醫術與毒術,只可惜胡奕昕的身子骨弱,所以不適合習武,他們索性又再破例的收了何幼安和賀青青兩個徒弟,傳給她們一身功夫,讓她們能在胡奕昕身邊就近保護。

    崔氏夫婦在王府的日子,胡奕昕著實自在了好些時候,只是突然有一天,兩人連聲再見都不說就走了,從此音訊全無,轉眼過了三個寒暑,就如同走時一般,他們又突然來訪,眼下胡奕昕心頭的激動可想而知。

    崔師母正與夫君坐在小院子品著一早何幼安親自奉上的好茶,一看到胡奕昕從遠處跑來,崔師母立刻笑得開懷,放下手中的杯子,爽朗的說道︰「瞧你這丫頭,還是這麼風風火火的性子,也不怕摔了。」

    「師母!」胡奕昕一把抱住了崔師母,「好想你!」

    崔師母寵愛的輕拍了拍她的臉頰,「師母听說王妃多年之後又產下一子,特來道賀。」

    「謝謝師母,我弟弟長得極為討人喜歡。」看到崔頂天夫婦,胡奕昕可有一肚子的話想說,她拉著崔師母坐下,心花怒放、迫不及待的問道︰「師父和師母這些年到底去了哪里?過得可好?」

    崔頂天撫著花白的胡子,「我們自然過得極好,倒是你這丫頭……」他打量著胡奕昕,膚白如雪,臉部線條柔和,五官近乎完美,穿著一身黑色錦衣,領口和袖口都用金線繡了蟒紋,「越來越俊俏,看來迷死了這都城內外的姑娘們了。」

    「是啊!瞧你這丫頭,」崔師母忍不住捏了下胡奕昕的臉頰,「王爺該急著替你討房媳婦了。」

    「我父王是急了,前些時候我們這都城首富還替他的掌上明珠親自上門來探我父王的口風,想要結這門親事。我父王听了之後,還真有幾分意思要結兒女親家,最後我就以我母妃將要生產為由,一口給回絕了。」胡奕昕哈哈大笑,除了母妃和幾個在身邊伺候的忠心奴僕之外,崔頂天夫婦也知道她是個女的,所以在他們面前,她也沒什麼顧忌,「只是現在我母妃生了,我看那龐家又要動心思了。」

    崔師母抿嘴一笑,看著四周除了何幼安之外沒有外人,她的神色一正,「先不提你的親事,只是你母妃生了個男娃,你也老大不小了,現在究竟有何打算?」

    「我本來就對當個王爺沒興趣,」胡奕昕說得簡單,「當年我母妃一時腦子沒想清楚,所以造成了今天的進退兩難,現在來了個弟弟正好,把世子之位給了他便是。」

    「可是以王爺的性子,」崔頂天一個搖頭,「這事不可行。」

    普天之下,誰不知道勤王爺將胡奕昕視為天大的驕傲。

    「我自然知道,」提到這個,胡奕昕一臉的糾結,現在才知道原來太優秀也是件錯事,「所以正想著辦法。我這些年來,三天兩頭流連天香樓,飲酒作樂,包養花魁,原想氣氣我父王,誰知他老人家一點都不放在心上。」

    「王爺不是不放在心上,是因為太嬌寵你了。」崔頂天沒好氣的看著她,「更何況男子食色性也,你身為勤王世子,有幾個女人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王爺說不定還巴不得你多有幾個女人,早日為勤王府開枝散葉,所以你得想別的法子才行。」

    說穿了,這是個對女人極不公平的社會,胡奕昕不屑的撇了下嘴,「我已經想到別的法子,不過——我得先找到一個人。」

    崔頂天挑了挑眉,好奇的問︰「誰?」

    「師父和師母在外游歷可有听聞都城來了個神算子,前些日子都城知府之子原本不學無術,令人頭痛,但知府听了神算子斷言之後,死馬當活馬醫,便讓知府公子成親,沒料到浪子真回了頭,現在知府公子正閉關苦讀,說要考秀才,將來還要赴京趕考,都城百姓每個人談到神算子都嘖嘖稱奇,我相信父王肯定也略有耳聞,所以我想要請這個高人過府一見。」

    崔頂天與妻子相視一眼,最後開口,「你找他想要做什麼?」

    「現在我騎虎難下,成親不成,要將世子位讓出也不可,成天見著我母妃明明抱了個日思夜盼的兒子,卻成天咳聲嘆氣,我心頭難過,所以我打算將神算子找來,給他筆銀子,讓他替我演場戲,讓他跟我父王說我命中帶劫,跟王位無緣,一生無妻命,最好讓我出家或是遠行,到時說服了我父王,我自然就能順理成章把世子之位給讓出來,父王只要對我死心,我就可以帶著幼安離開勤王府,跟著師父、師母去浪跡天涯。」

    「胡鬧!」崔頂天啐了一聲,「這算什麼亂七八糟的法子!」

    「可是相公,昕兒所言不失為一個可行的法子。」崔師母卻持著相反的意見。

    「不成!」崔頂天搖著頭,「不成就是不成!」

    「師父,」胡奕昕眨著迷人的眼,目露祈求,「除了這個,難不成你有更好的辦法嗎?」

    崔頂天被這麼一個反問,眉頭一皺,有些不自在的清了清喉嚨,「暫時我是沒什麼好法子,不過那個神算子——說穿了不過就是個招搖撞騙之徒,你省些功夫,不用浪費時間去找人。」

    「若他真是招搖撞騙之徒正好,因為我本來就是要他來勤王府騙我父王的。」

    「你——」崔頂天一時啞口無言,不由得嘆息,「算了,不管為師說些什麼,你是已經打定了主意要去找人,你別到時吃了虧又說為師的沒提醒你。」

    胡奕昕聞言,忍不住恥笑了一聲,「師父,你看著我長這麼大,什麼時候讓自個兒吃虧了?」

    崔頂天一臉無奈,胡奕昕從小夠當成勤王世子給養著,天性聰敏,長相俊俏,眾人都寵著她,自然養成了她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但終歸是個善良的好孩子,只怪造化弄人,一個好好的小女娃卻被當成男孩子養,若是身在尋常人家倒好,偏偏身在王爺府,身份被拆穿,這是欺君,胡奕昕不單世子當不成,就連小命都有可能不保。

    「為師自然也是希望你能擺脫這世子身份,離開是非,只是那個神算子……我確實听過這號人物,但他真不是你能打交道的人,所以你還是打消念頭,去找別人吧。」

    「听師父的口氣,」胡奕昕很少看到崔頂天露出這種欲言又止的神情,「難不成師父認識他?」

    「認識談不上,只不過……」崔頂天斟酌了一會兒,才勉強開口,「他的祖母是個世間難得一見的奇女子,雖已仙逝,但有恩于我和你師母。事實上,我們兩夫妻這一身功夫全是承自于她的調教。她的天大恩情,這輩子就算是拿這條命也還不了,至于這神算子……」崔頂天搔著頭,想著適當的詞句,最後嘆了口氣,「總之就是個古怪的小子。」

    「小子我還以為是個老頭!」

    崔頂天搖搖頭,「他年紀與你相仿,反正他並非常人,你雖然腦子靈光,但也招架不住他,以你的身份也不該與他有交集。」

    崔頂天越說,胡奕昕可越好奇了,「並非常人听起來跟我是同一路的,我也並非常人。」

    崔頂天沒好氣的掃了她一眼,瞧她還說得一臉驕傲,「我一進城就听說王側妃那一院子上下十多口人都生了怪病,渾身發癢,夜不成眠,找了好幾個大夫都苦無良方,我看十之八九又是你的杰作,身為一個世子爺能做出這種事,確實並非常人。」

    「相公,你這麼說話就不對了。」崔師母可舍不得自己的徒兒被指責,立刻出聲幫腔,「昕兒會這麼做,肯定是王側妃做了什麼欺人太甚的事。昕兒,師母可有說錯?」

    「當然沒有。」胡奕昕有師母撐腰,講話自然就大聲,「王側妃說是好心給找了個奶娘,卻暗地叫廚房里盡給奶娘吃些寒性的食物,讓我弟弟微燒了幾天,我不過是給他們一點教訓,讓他們也跟著弟弟不舒服幾天而已。」

    「真是最毒婦人心,」崔師母冷冷一哼,「昕兒,你做得好!」

    看著師徒倆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崔頂天一嘆,「這毒一個弄不好可是會出人命的!」

    「師母——」胡奕昕立刻拉長了音調,「師父這話是不信你的教導還是不信徒兒的能耐?」

    崔師母一听,果然狠狠的瞪了崔頂天一眼。「相公,難不成你真信不過我的功夫」

    「你們這兩師徒真是——這分明是兩碼子事,你們偏要連成一氣。」崔頂天無奈的一個甩手,「罷了,我去找王爺下棋,順便探探他的口風,問問廢世子一事是否有轉機。」

    「多謝師父!」胡奕昕立刻起身相送,「還是師父對我最好,不過師父,我父王老了,下棋的時候記得多讓讓他。」

    崔頂天忍不住哈哈一笑,「這話若讓王爺听了,可要吹胡子瞪眼了!」

    看著崔頂天走遠,胡奕昕臉上掛著淺淺一笑,這些年來實在多虧了師父、師母替她瞞著,所以她是女兒身的事從來都沒有被拆穿過。

    崔師母拉著胡奕昕和何幼安一起坐下來,柔聲道︰「你們倆都知道師母一生未有生育,從小廣把你們當成自個兒的孩子,舍不得你們吃苦受累,尤其是你——」她看著胡奕昕,「你要做什麼,只要不過分,師母總是站在你這邊,但是方才你師父的話,師母可得要你牢牢記在腦子里,我雖贊同你的法子,卻不希望你去找什麼神算子,若真要騙王爺,隨便找個江湖術士便是,別去招惹那個人,知道嗎?」

    胡奕昕沒料到一向挺她的師母也會反對她的想法,對于這個神算子,她心里滿是好奇,但看師母的表情,她微斂下眼,掩去了思緒,「知道了。」

    崔師母並不相信她,但是也不可能時刻都盯著她。她目光看向何幼安,「幼安,你得盯著世子爺。」

    何幼安點了點頭,看了胡奕昕一眼,「徒兒明白。」

    看著兩人交換的眼神,崔師母明白自己的話這兩個丫頭可沒听進耳朵里,她在心中嘆了口氣,縱使想管,又能管得了多少,一切都只能看她們自己的造化了。

    一入夜,何幼安就已經備好一身夜行衣在桌上。

    胡奕昕一進屋子里,手輕輕一撫而過桌上的衣物,似笑非笑的看著何幼安,「果然就你懂我!」

    「王府里頭有我照應,世子爺出府凡事小心。」

    當年六歲的她,死了爹娘,被狠心的叔母賣進了王府,因為長得瘦弱,常被欺負,那一日下了場大雪,大病初愈的世子不想喝苦藥,偷偷溜出房,發現了穿著單薄在冰天雪地里干活,因為體力不支昏倒的她。

    胡奕昕不單救了她,還選中她成為貼身丫鬟,讓她保住小命,最後還幫她找到了被賣到農家去當童養媳的妹妹。因為胡奕昕,讓她和賀青青兩姊妹從此走向與前半生截然不同的人生。

    苞在胡奕昕身旁,何幼安習得知識與禮儀,從一個苦命的丫頭變成一個知書達禮的大姑娘,王府上下敬重,她感恩胡奕昕的再造之恩。

    這麼多年來,她自然知道胡奕昕的天大秘密,隨著時光流逝,看著主子臉上的笑,她的心中總有幾分沉重,因為她比任何人都明白這抹笑容的背後有著許多說不出口的無奈苦楚。

    在外人的眼中,何幼安是胡奕昕的貼身丫鬟,也是她的通房,甚至還有傳言就是因為世子爺專寵于她,舍不得她委屈,所以至今不願點頭成親,迎娶身份相當的世子妃。

    她不在乎外頭的傳言如何難以入耳,她只害怕胡奕昕的秘密瞞不了多久。頂著世子爺通房丫頭的身份,她即便注定一生嫁不了人也無妨,一心只掛念若東窗事發的那一天,胡奕昕會性命不保。

    她不知道神算子的來歷,縱使師父、師母耳提面命別去招惹,她也不想拂了主子的意。他們前腳才收到飛鴿傳書,丟了句有要事要辦就離開,她隨即便替主子備好衣物,讓她出府去找人。

    「世子爺,可得先弄清對方的來歷,」何幼安細心的替胡奕昕換了衣物,「才能坦誠相告。」

    「這點我明白。」換好衣服,胡奕昕一笑,「我有分寸,你早點睡吧!」

    「青青應該早在外頭等著了,世子爺凡事小心。」

    「好,天沒亮前,我就回來了。」胡奕昕頭也不回的悄然離開勤王府。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一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最後由 shek 於 2016-1-12 12:13 編輯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陽光晴子《紅妝御醫》[娘子正處叛逆期之一]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5864

香彌《豔色畫師》[娘子正處叛逆期之四]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5829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

TOP

還蠻吸引的內容,謝謝分享~

TOP

Thanks

TOP

thanks
Chun

TOP

喜歡穿越文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