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輕《有花不見葉》[兩相錯之一]


出版日期:2015-08-25



貪得無厭的他,不愛她又想掠奪她,想都別想;
沒心沒肺的她,愛上他又想逃離他,他哪裡準。
曾經賀昕躲徐茵茵像是躲瘟神,甚至連聊都不願意聊她,
這樣自負的男人,卻在某一天忽然宣布要把這位瘟神娶回家。
不過他娶老婆的標準,首先要看在床上是否合拍,
所以是不是好用,他要驗過貨才知道,可就算是這樣,
驗了這麼多次,也該夠了吧。再說,他們不過是假扮夫妻,
結婚前早把離婚協議書擬好,就為了各取所需,
她希望逃離相親,他希望跟她名正言順地做愛。
誰知道,同床共枕後,他們都太入戲,忘了結婚時的交易,
直到徐茵茵說,他們這對假夫妻遲早都要分開,
身為假老公的賀昕發現自己的不爽頂到了極點。
因為他不小心喜歡上這笨女人,還喜歡到恨不得把她縮小,
裝進口袋隨身攜帶。這麼小隻的女人,把他的心撐得這麼滿、
這麼脹,幾乎容不下別的東西,聽到她說想走,他不准!


第一章

  繪有初雪寒梅的青瓷茶杯中,漾著半杯花草茶。

  賀昕斜靠在竹質沙發椅中,眼角微垂,慢條斯理地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然後伸手握住茶杯。他的手生得很好看,手指修長、骨節清晰,隱藏在深麥色皮膚下的微凸血管,昭顯了那充斥在每一塊指節中的力量。薄唇輕抿住茶杯,賀昕淺淺地啜了口茶。

  視野之中,是琳瑯滿目的美食。半品齋裡最昂貴的食膳難得齊聚,極端雅緻的賣相之下,是昂貴到令人肉痛的價格。

  「老闆,菜都上齊了。」

  服務生拎著托盤站在一邊,微垂的臉上染著些許紅霞。這位半品齋裡職業素養最好的服務生,在面對包廂裡這四個氣質迥異,卻同樣出眾的英俊男人時,也免不了要耳根發熱。不過礙於自家老闆也在其中,她必須壓制住女性本能中的花痴因素。

  「嗯,你先等一下。」徐初陽笑吟吟地看向今天的主角,「怎麼樣,阿昕,還滿意我幫你準備的接風宴嗎?」

  「滿意?」清淺好聽的男性嗓音輕輕響起。賀昕一指撫著杯身,慢吞吞地擡起眼睛,沒有了纖長睫毛的遮擋,掩藏在黑眸深處的冷光展露無遺,那幾乎要溢出眼底的不悅與挑剔,顯示出這個王子般的男人並沒有一副王子般的好性子,「滿意個鬼。」

  好直接,真是連句委婉點的諷刺都懶得給。

  這是賀昕出國四年之後首度歸家,可是誰知道剛下飛機,就被好友兼新老闆的尤成漢拉去新公司適應環境,接連折騰了幾天后,好不容易清閒了點,就又被徐初陽這個吝嗇鬼拉到這裡來痛宰。這讓素來以自我舒適為首,又最喜歡從雞蛋裡面挑骨頭的賀昕,怎麼滿意得了。

  「阿昕,這可是我們店裡最貴、最好的菜了,我以為你會喜歡。」徐初陽那張討人喜歡的俊臉上浮現出受傷的神色。

  「那可以不付錢嗎?」賀昕睨著他。

  身為組織這次聚會的東道主,半品齋的老闆,徐初陽毫不猶豫地說:「當然不可以。」

  「很好。」賀昕淺唇輕勾,像是撇嘴,卻又像是在微笑,他收回目光,那微微吊起的漂亮眼角間,堆滿了欠揍的傲慢,「來你的店、吃你點的菜,最後還要付錢。徐初陽,你真的很會做生意。 」是了,這就是賀昕,一個隱藏在憂鬱王子外形下,自負、挑剔,又毒舌的男人。

  他直截了當的諷刺,徐初陽照單全收,「刷卡還是付現?」

  「欸,你們真是的,有美女在側,說什麼錢不錢的,太俗。」

  尤成漢半側著身,隱藏在衣衫下的壯碩手臂架著椅背,目光從女服務生豐滿的胸脯,一路溜到那掩在短裙下的長腿,「既然是我把阿昕請回來的,這頓飯自然該由我來請啦。」金卡夾在修長的指間,輕輕一晃,「來,刷卡。」

  服務生小心地湊上前。

  女人的小手捏住信用卡,正打算取走卻遇到了阻力,倉皇地擡眼,男人輕佻大膽,卻又十分迷人的眼神令她立刻鬆開手。尤成漢含笑盯著對方紅透的臉,「徐初陽肯定是花了不少工夫,才把你這樣可愛的女生挖過來做服務生的吧。」他兩指一錯,金卡下面又出現了一張名片,「想要跳槽的話,隨時歡迎來找我。」

  「阿昕,說真的,這家夥是不是用同樣的方法,把你給挖過來的?」羅格瞧了眼在抽出信用卡的瞬間就紅著臉跑出去的服務生,苦笑著取下眼鏡擦拭,斯文又俊雅的面龐之上,浮現著顯而易見的同情。

  「當然不是。」尤成漢不悅地搶著說了出來,「我可是花了大筆錢的。」看向賀昕,「對吧,我的新員工。」

  被夾在修長指尖的長筷輕輕一頓,賀昕長臂半曲、手腕微垂,姿態隨意又徐緩,紅木筷抵住餐盤便沒了動作,「員工?」半瞇的利眸、隨意的一瞥,這位大爺的不悅已經如同一記無形的耳光,狠狠地朝尤成漢掃去。

  「哦,不,是我親愛的首席財務總監。」尤成漢很識相地糾正。

  這還差不多。

  動作繼續,賀昕將菜挾入碗中,又丟了一個無形巴掌給羅格,「還有,不要把我和一個服務生相提並論。挖?我是人,又不是古董。」

  「好,賀總監,請問這家夥是怎麼把你請回來的呢?」

  其實不只是羅格,大家都很搞不懂,一個牛津商學院畢業的金融才子、放著跨國集團副總裁的位置不坐,偏偏要跑回台灣給尤成漢這個花心大蘿蔔幫忙,這樣的事情,確實很令人費解。

  對於好友們的質疑,賀昕拋出了一個令人跌破眼鏡的回答:「因為兩張郵票。」

  「郵票?」

  又是郵票,雖然深知集郵狂賀昕對郵票的鍾愛,可是……

  「你因為這個就把自己賣掉了?」

  「沒辦法,我的集郵冊裡偏偏少了那兩張。」

  滿不在乎的表情,不由得讓人覺得彷彿對他而言,那幾大本寶貝集郵冊裡所缺少的小小郵票,可比去做什麼見鬼的副總裁要重要得多。其實事實就是這樣,在幾個好友之中,賀昕算不上最奇怪的,也不算是最難搞定的,不過卻是最自我的那個。因為在他的世界裡,對於所有事情,只有兩個判定標準,我喜歡和我討厭。

  這樣的我行我素,令認識賀昕的人都覺得很頭大。

  可比任性更眾所周知的商業才能,使他成為了那一屆牛津商學院的傳奇,更是歐洲商圈小有名氣的金融鬼才,在畢業之前就 ​​已經憑藉驚人的撈錢能力創下了無數難以突破的神話,不過因為是出了名的挑剔、難搞又不可一世,所以大家都認為他這種性格沒辦法為人所用,以後一定會自立門戶,成為商界不可小覷的新星。

  可最後,賀昕卻讓大家失望了。成為商業巨頭,並不是他想要的,一直以來,他想要的只有兩個字,舒服。

  活得舒服,就是賀昕的生活目標。他從來不和自己作對,遠離麻煩、遠離壓力,只去做眼下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所以剛一出學校大門,賀昕就背著背包開始了一個人的環球旅行。足足遊玩了一年才終於回歸正軌。結束了旅行後仍是有大把的工作邀約在等待著他,高薪酬、高福利,有分紅、有股權,他就像是一個引人瘋搶的寶貝,應付著來自各處的誘惑。

  不過最終,尤成漢卻以兩枚郵票戰勝了其他集團。

  「那兩張郵票也很貴的。」對於好友們的質疑,尤成漢竟還覺得委屈。

  「和阿昕能夠幫你賺的錢相比,兩張郵票錢只能算是九牛一毛啊。」徐初陽輕輕地嘆息,隱藏在金絲邊眼鏡後的眼睛中,閃爍著痛心與遺憾。早知道兩張郵票就可以搞定,他也出手了!其實在很多年前,他就用過這個辦法了,可這一次該死的竟然沒有想到。

  不論是哪個企業,若是能得到賺錢機器賀昕的協助,那一定是如虎添翼。哎,失策,真是失策啊。

  很顯然,尤成漢和徐初陽一樣也想到了多年前的那件事,「你當然比我更了解郵票的價值。」尤成漢輕撫著方正的下巴,慵懶的微笑令他深邃立體的五官變得更加迷人,即便是面對著自己的同性好友,他也是絲毫不吝於釋放自己最引以為傲的男性魅力,「當年,你不也是憑著這一招,把一個大麻煩塞給了阿昕嗎。」

  兩個人的目光同時望向了賀昕。

  本不想搭理他們的某人微微挑眉,口吻不善,「什麼東西?」

  「那個纏人的小家夥,讓我至今都記憶猶新呢。」

  尤成漢那難以捉摸的表情令賀昕先是一陣困惑,緊接著舊時的記憶便湧了回來。

  「徐茵茵?」一個名字就這樣脫口而出。

  「哈,你還記得。」

  迎上尤成漢促狹的目光,賀昕冷哼:「是啊,想不記得都難。」

  從高中到大學,他一直被這個名字的主人糾纏著,直到飛往英國才得以清靜。嗯,安靜的日子過得久了,他都快要忘記那個纏人的丫頭了。一經尤成漢提醒這才想起這麼一段往事,當年他就是為了得到一張心儀的郵票,而落入徐初陽的陷阱,莫名其妙地成為了他那個白痴妹妹的家庭教師。沒錯,這個白痴就是徐茵茵。

  「你們最近碰到了嗎?」

  賀昕似乎不想多說,「又不是什麼需要刻意見面的關係。」

  「這麼絕情啊,好歹你們當年也是……」

  「也是什麼?」賀昕一個眼光淩厲掃去。

  尤成漢立刻改口,「也是純潔的師生關係嘛。」

  「我才沒有那麼笨的……」賀昕一面說一面去挾菜,結果卻被半路殺出來的一雙筷子給截住。

  「阿昕,注意你的措辭,那是我妹。」

  賀昕順著筷子的方向看到了徐初陽那張笑吟吟的臉,只是金絲邊眼鏡後的雙眸中,卻現出寒光。

  「如果這麼寶貝,當初怎麼不自己去輔導她的功課。」

  徐初陽笑容不變,「當時我是班長,又是學生會會長,事情太多了。」

  「那我就很閒?」

  徐初陽想都沒有想地說:「沒錯啊。」

  當時賀昕是當之無愧的全校第一,成績將第二名甩出十萬八千里。而且因為性格原因,他拒絕擔任任何職務、參加任何比賽,再加上頭 ​​腦聰明,一學就會,根本不用苦讀,所以賀昕的高中生活就是聽聽課、睡睡覺、玩玩郵票,簡直閒到不能再閒。

  事實就是如此,賀昕也沒法反駁,只好臭著臉挑開了徐初陽的筷子。不管怎麼說,反正他們現在沒關係了。

  「茵茵現在……」

  「停。」高舉的筷子,打斷了徐初陽接下來要說的話。

  「怎麼?」

  「關於你那個寶貝妹妹的話題到此為止,就算你現在拿出一本集郵冊來,我也不會……」

  「放心,我沒打算把她塞給你。」

  「最好是這樣。」

  「因為茵茵已經名花有主了。」

  賀昕臉色微變,朝忽然插話的尤成漢看去,俊眉一揚,表示詢問。

  「茵茵有男朋友了。」尤成漢對著徐初陽呶呶嘴,「不信你問他。」


  賀昕又看向徐初陽,看到對 ​​方點了點頭。

  「是這樣沒錯。」

  「其實我們一直以為茵茵喜歡的是你呢,畢竟她當初纏你纏得那麼緊。」

  事實上,賀昕也是這樣認為的,所以他剛才才會很抗拒提到徐茵茵,因為生怕徐初陽又會變出一張郵票,然後對他說,阿昕,幫我個忙,娶了我妹怎麼樣?沒有人肯要她。但現在看來好像他們全部都會錯意了,徐茵茵根本沒有鍾情於他。

  「茵茵其實只是想報答你而已,沒有別的意思。」徐初陽解釋得更清楚。

  某種難以言喻的情緒令賀昕的俊臉上透出幾分不自然的僵硬,「那真是太好了。」

  「哎,可惜啊。」尤成漢突然嘆息道。

  察覺出他話中有話,賀昕敏感地擰眉,卻不吭聲。

  「早知道茵茵現在會變得這麼乖巧可愛,我當初一定要親自幫她輔導功課。」

  徐初陽明顯持反對意見,「就憑你,一個花心大少,問題學生?」

  尤成漢並不介意他的嘲諷,反而湊了過去,撫著下巴露出垂涎的表情來,「欸,我說,你妹和男朋友的感情怎麼樣,有沒有分手的可能?如果我想要……呃!」話沒說完,一隻鵝腿就被強硬地塞進他的嘴巴,堵回了下半句話。

  「什麼都不要想,給我老實點。」

  尤成漢抽出鵝腿笑了起來,「可是……」

  「沒有可是,他們的感情還算穩定,就算分手也輪不到你。」

  雖然徐茵茵目前交往的男人古板了些,又是個工作狂,不過經過調查後,徐初陽可以確認他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缺點,更沒有任何不良嗜好,簡直是個克制自律到極點的男人。而且長得不錯、收入可觀,家世也清白,不曉得要比自己這個換女朋友比換內褲還要勤的花心朋友好上多少倍。賀昕已經被尤成漢搶走了,現在還想覬覦他的妹妹,想都不要想。

  「為什……」

  另一隻鵝腿也歸了尤成漢。始終沒說什麼的羅格坐在一旁笑了起來,可賀昕卻怎麼都笑不出來。

  乖巧、可愛,他確定這種詞適合用來形容那個煩人的白痴丫頭嗎?

  在賀昕的印像中,用傻白甜來形容徐茵茵,真是再貼切不過了。

  忘記是第幾次見到她的時候,她當時穿著豆綠色的吊帶直筒裙,兩條烏黑的麻花辮服服貼貼地垂在頸間。烏髮、紅唇、綠裙、雪膚,日光之下,少女身上的每一種顏色都格外分明,將她襯托得彷彿春季綻放在枝頭的小嫩芽,可愛得讓人移不開眼。

  現在想想,確實是滿可愛的。不過她那時胖胖的,一直到大學時期都是,是又白、又圓、又嫩的那種可愛,並不是尤成漢喜歡的類型。所以賀昕才會覺得奇怪,為什麼尤成漢要一直誇獎她,還明顯表示出想要追求徐茵茵的意思。

  不過幾天之後,賀昕終於知道為什麼了,因為她變美了。他遠遠地望著向自己走來的女人,不太確定。是她嗎?像,卻又不像。

  她好像瘦了很多,讓賀昕第一次發現這個曾經的小胖妞原來是個很嬌小的女人,不管是看起來剛剛過一百六十公分的身高,還是那秀挺的鼻 ​​、紅嫩的唇、尖尖小小的臉,處處盡顯小巧精緻,說不上有多驚艷美麗,可是卻讓賀昕挑不出難看的地方來。

  他一直以為,眉清目秀這個詞,只是用來委婉地表示一個人不夠美。

  可徐茵茵的氣質卻可以把這個詞中蘊含的獨特韻味發揮得淋漓盡致。她的眉纖細又清晰,彷彿用細小毛筆輕輕地一描,是沒有經過任何修剪與描色的純黑,輕繪在那雙黑潤瑩亮的水眸上,勾勒出難以言喻的干淨與純粹,就像是山中的清泉一樣,遠遠地一看,就彷佛已經能感覺到有一股甘甜的味道劃過心坎。

  這真的是徐茵茵嗎?挑剔的目光,帶著些審視與端詳,緩緩地滑向她的身體。

  淺色的運動套裝將她的嬌軀包裹,獨留在外的小片肌膚如同牛奶般白皙柔滑,而隱藏在布料下的部分也是凹凸有致,該鼓的鼓、該平的平,每一處都是恰到好處,令賀昕很滿意。被染成深棕的頭髮齊肩披散,蓬鬆而柔軟,沒有絲毫染燙所致的不自然。賀昕很想摸一下,好確認她的頭髮是不是正如自己所想像的那般好摸。

  被服務生引向座位的徐茵茵緩緩走近,就在她一擡眼就可以看到賀昕的時候,手提包裡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先生,請問餐後咖啡要現在上嗎?」

  「嗯。」賀昕回神,下意識地倚向椅子,將自己的臉隱在服務生身後。

  徐茵茵掛斷電話後擡眼,看到的只是一個被服務生擋住了臉的陌生男人,她目不斜視地走過去。賀昕聽到自己身後的那把椅子被服務生拉開,然後是女人輕軟的道謝聲,這下他可以確定了,那是徐茵茵的聲音。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的湊巧。小鎮上的餐廳那麼多,可他們偏偏選了同一家,而且還巧合地坐在了比鄰的位置。

  「抱歉,我……」

  「你遲到了六分鐘。」

  賀昕聞聲撇嘴,光是用聽的,就可以確認對方是一個無趣又死板的男人。

  「那個……醫院裡出了點問題,所以耽誤了,等很久了嗎?」

  醫院?賀昕反應了一秒後才想起來,徐初陽說過,現在她在一家寵物醫院做護士。順帶著,他還想起來在上大學的時候,徐茵茵為了考進他所在的大學,不惜拜託父母動用了大量的人脈關係,最終才硬把自己塞進去,結果讀的卻是什麼動物醫學系。現在想來,那四年的小白鼠並沒有白白研究,她現在也算是學以致用。

  「我已經幫你點好餐了。」沒詢問她醫院出了什麼問題,也沒回答她的問題,男人兀自說著。

  「喔,謝謝。」

  「不客氣。」

  真好笑,他們真的是男女朋友嗎,為什麼說話這麼客氣?

  這時賀昕的咖啡也上桌了。阿瑪邑白蘭地佐咖啡,是他很喜歡的搭配,濃厚、香醇,再加上白蘭地的清冽,讓他的胃輕微地灼熱著,那種感覺很不錯,可以使這一頓悠閒的單人午餐變得更加閒適。可身後那對情侶的出現,卻讓一切都有些變了味道。

  他淺啜著咖啡,注意力卻被身後的動靜吸引著。

  用餐的時候,他們始終沒有說話。賀昕猜那個男人肯定一直恪守著食不言、寢不語的規矩。杯中的咖啡早已喝光,為防被對方認出自己的聲音,所以在徐茵茵去洗手間的時候,賀昕才又點了杯馬丁尼。杯中的馬丁尼也即將見底的時候,賀昕突然發覺,他在這等什麼?

  真是的,他很閒是不是,明明只是出來吃午飯的,明明下午還要回公司,還有很多工作要……呃,不過他什麼時候這麼熱愛工作了。

  此時此刻,比之於公司裡那些無趣的工作,賀昕還是對徐茵茵的男朋友比較感興趣,他倒要看看,究竟是哪個男人接手了徐茵茵。所以花費一些時間來等一等,又有什麼不可以,反正他喜歡,而且這家餐廳的咖啡和酒都很不錯。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好像不錯看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3Q

TOP

thanks

TOP

謝謝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谢

TOP

Right

TOP

thx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