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麗《好友玩真的》[不純友誼之二]


出版日期:2013/06/28



他一直以為與她之間的純友誼關係永遠不會改變
但最近他不得不承認她有越來越迷人的趨勢
連他這個多年好友都忍不住以欣賞女性的目光注視著她
可是這樣是不對的,他必須調整自己「不單純」的心態
否則日後他們肯定連朋友也當不成!
他比任何人都在意她開不開心、幸不幸福
所以想追她的男性,都得先通過他這道嚴格的關卡
怎知他們十幾年的友誼居然因為他一時「雞婆」就沒了
連她離開台灣,他都是最後一個才知情……
失去才懂得珍惜,而思念總在分手後
幸好老天爺在九年後大發慈悲給了他可以彌補的機會
就算她「失憶」,他也會想盡辦法讓她再次愛上他……


楔子

  她眼中的宋文熙

  欣欣幼稚園 綿羊班

  「寧寧,妳喜歡小熙嗎?」綁著兩根小馬尾辮的黃佳佳問著另一個綁著可愛蘋果頭的小女孩。

  叫寧寧的小女孩繼續拿著蠟筆,專注的在紙張上塗鴨,像是沒有聽見剛才在耳邊響起的問題。

  「我很喜歡小熙呢,他不會像陳威宇一樣會欺負我燴一直一直拉我的頭髮,我討厭陳威宇……寧寧,妳喜歡小熙嗎?」小女孩繼續說著話,也不管寧寧是否願意聆聽她喜歡誰,又討厭誰,她就只是想說,然後最後才又想起了原先的問題。

  寧寧怎麼不說話呢?

  「寧寧,妳喜歡小熙嗎?」

  或許是覺得被打擾了,寧寧漂亮的小臉蛋微微地像個小大人般的板起,「我不喜歡宋文熙。」

  「為什麼?」剛才她問了其他五位女同學,大家都說喜歡小熙,為什麼寧寧不喜歡他呢?

  「因為他是一隻白斬弱雞。」

  「寧寧,什麼是白斬弱雞?」小雞很可愛啊!

  寧寧偏著頭,想了又想,但她怎麼也想不出如何解釋,只好嘟著小嘴再說:「白斬弱雞就是白斬弱雞。」

  好吧,小熙長得白白的,他是一隻可愛的白斬弱雞。

  「寧寧為什麼不喜歡小熙呢?」

  「我剛才說了啊,他是一隻白斬弱雞,打架輸給陳威宇的,都是白斬弱雞。」

  他每次都輸,所以他是一隻白斬弱雞沒有錯。

  他眼中的顏希寧

  欣欣幼稚園 綿羊班

  「宋文熙,你喜歡寧寧嗎?」長得頭好壯壯的小男孩問著皮膚白皙的另一個男孩。

  宋文熙拿著蠟筆,專注的在紙張上塗鴨,像是沒有聽見剛才在耳邊響起的問題。

  問出這問題的小男孩,正是最愛跟男同學們打架的陳威宇。

  也不管宋文熙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他繼續自顧自的說話,「我很喜歡寧寧呢,她最好了,我拉她頭髮時,她不會恰北北的罵我或打我,不像黃佳佳那麼討厭又恰北北……宋文熙,你喜歡寧寧嗎?」

  或許是覺得被打擾了,宋文熙白皙的小臉微微地像個小大人般的板起,「我不喜歡顏希寧。」

  「為什麼?」剛才他問了其他五位男同學們,大家都說喜歡寧寧,為什麼宋文熙不喜歡她呢?

  「因為她是一隻白鷺鷥。」

  「宋文熙,白鷺鷥長什麼樣子?」是一種動物嗎?

  宋文熙起身走到教室另一頭的小書櫃前,從其中一格抽出了動物圖鑑,然後回到原本的座位裡。

  他將手裡的書本一頁翻過一頁,最後找到了介紹白鷺鷥的頁面,將書推到陳威宇的面前。

  原來這就是白鷺鷥啊!

  看見了白鷺鷥究竟是生得什麼模樣的動物,陳威宇小臉上滿是不解的再問:「寧寧為什是一隻白鷺鷥?你為什麼不喜歡寧寧?」

  「因為白鷺鷥腿長,所以我不喜歡寧寧。」

  顏希寧長得比他還高,所以她是一隻長腿白鷺鷥沒錯。

TOP


第一章

  興欣國小 暑假後開學第一天 五年五班

  中低年級四年的時間,宋文熙與顏希寧兩人一直是隔壁班同學,除去幼稚園時期之後,這是兩人再一次的成為同班同學。

  新學期的第一天上課,大半以上的同學們都處於半是興奮半是緊張的情緒之下,更是期待能夠找到個性合拍的同學,在短時間內發展快樂的群體生活。

  個性較為大方開朗的同學,自然成為主動集結人群的領袖分子,而宋文熙便是個性大方開朗的小男生,他甚至不需要主動集結人群,其他幾名小男生便主動來到他身旁,與他閒聊攀談。

  顏希寧在同學之間本就是個安靜不夠話的人,但她漂亮的臉蛋與嫻靜的小公主氣質,總是能夠吸引同學們主動來到她身旁。

  半天的時間過去了,班級裡的小團體大半幾乎已成形。

  男女同學們努力的集交好朋友,努力的挖掘同學們的個人興趣及喜好,所以大夥的話題五花八門,男生們有他們自己的小圈圈,女孩們也擁有自己的小天地。

  下課鐘聲一響起,七八名小男生主動來到宋文熙的座位前圍成了小圈,大家立即七嘴八舌的閒聊著,話題跳來跳去的,沒有所謂的重點。

  就在上課鐘聲響起的前一分鐘,突然有個小方臉的男生朝著宋文熙說道:「你有注意到顏希寧嗎?白白淨淨的像個小公主,她是全班最漂亮的女生呢。」

  聞言,宋文熙將視線轉到教室角落裡的另一頭,那裡有一群女生像他們幾個男生一樣的成圈聊著天。

  女生裡頭有個個子較為嬌小的女孩朝著顏希寧說:「妳有注意到宋文熙嗎?樣子乾乾淨淨的,是全班裡最帥氣的男生呢。」

  在這個時候,在教室的不同角落裡,同時出現了不同的聲音——

  「嗯,她是全班最漂亮的女生。」事實上,她應該也是全校高年級裡最漂亮的女生了,「但她也是一隻白鷺鷥。」

  「嗯,他是全班最帥氣的男生。」事實上,他應該也是全校高年級裡最帥氣的男生了,「但他是一隻白斬弱雞。」

  一個學期過去了,宋文熙與顏希寧可以說是同班同學裡互動最少的,同學們都以為他們相互不對盤。

  又一個學期過去了,宋文熙與顏希寧之間仍是零互動,整整一年的時間幾乎不曾交談的兩個人,同學們開始認為他們不只是不對盤了,根本就是極度的討厭對方。

  她知道宋文熙私下都喊著她叫做白鷺鷥,但她一點也無所謂,因為她也都喊著他叫白斬弱雞,這一點,他們誰也沒佔誰便宜。

  不過同學們都以為她很討厭宋文熙,這一點完全是誤會,她與他只不過是真的沒話聊,沒真的討厭他這個人,可也沒喜歡就是了。

  她以為這樣的情況會在六年五班的兩個學期裡維持不變。

  但她錯了。

  這一天放學,她照常跟著兩名同方向路線的同學一塊走出校門口,可其他兩名同學住家離學校都很近,前面五分鐘的路程還有她們陪著走,但後頭的另外五分鐘的時間,她則必須單獨的走回去。

  一如往常的回家路線,她得走過一座小橋,小橋過後是一座小小的主區公園,再過下一個街口,她家就到了。

  但今天她並沒有「一如往常」。

  在她走過小橋之後,她被一陣陣微弱的動物叫聲給吸引,順著那微小的聲音,她走入了小公園裡,最後在不起眼的小角落裡發現了一隻虛弱的小貓咪。

  小貓咪身上並不髒,但眼睛無法完全地睜開,看起來像是出生不久。

  她仔細地看了看四周,並沒有發現任何母貓的蹤影。

  是被遺棄的嗎?

  就在她將所有心神專注地投在小貓咪身上時,耳邊伏地出現了另一個人的聲音。

  「是妳的貓嗎?」宋文熙彎下腰問著顏希寧,視線同樣落在小貓咪的身上。

  「喝!」顏希寧被宋文熙突然出現在身旁給微微地嚇到了,但她很快的回應了他的問題,「不,牠不是我的貓,我聽見牠一直在叫,不過我沒看見母貓。」

  所以她無法就這麼走開,就怕牠是被人家遺棄的小貓咪,若沒人理牠,只怕牠很難存活下去。

  「眼睛還睜不太開,看來是剛出生不久。」宋文熙跟著蹲了下來,就蹲在顏希寧的身旁。

  「嗯。」顏希寧輕應了一聲,同意了他的說法,但兩人之間隨即沉默了下來。

  這段沉默整整持續了十分鐘以上,而顏希寧發現若自己不率先打破這樣的沉默,怕是他會就這麼一直地與她維持著相同姿勢的蹲在原地。

  她不想這樣,這樣好奇怪,怪尷尬的。

  「你怎麻繪在這裡?」她知道他家也是走這個方向的沒錯,但他是人人口中的小王子,小王子上下課都有專屬司機接送,這還是她第一回在同一條路上碰見他。

  開學時,老師做了一張全班同學的通訊錄,雖然已經忘了他家確切的地址,不過她記得他住在更遠的一區,沒有司機接送的話,他走路必定得走上一段時間才能到家。

  「我家司機叔叔生病了,臨時請假,我爸跟我媽也趕不及過來接我下課,所以我今天走路回家。」剛才媽媽臨時打電話到學校通知他,要他自己搭公車回家,但一走出校門口,一班公車便剛好從眼前開走了,他不想待著等下一班,便開始慢慢步行回家,這才看見了白鷺鷥與小貓咪。

  「喔。」聽了他完整的解釋,顏希寧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兩人耳裡除了小貓咪虛弱的喵喵叫聲,沉默繼續地蔓延著。

  他想,白鷺鷥並不喜歡他這個人,那麼他也不想自討沒趣的跟她多話。

  她想,白斬弱雞討厭她,再開口說話,他很可能只會嫌她煩人吧。

  兩個人全都在等,等著對方覺得無聊,然後默默離開的那一刻。

  但十分鐘過去了,兩個人還是維持原有的姿勢蹲在原地,都沒有離開的意思。

  「妳還不回家去嗎?」

  「你還不回家去嗎?」

  「嗯……」

  「那個……」

  兩張小臉互望著,也從對方臉上看見了與自己可能相同的想法。

  「你也是在等看看有沒有母貓出現是嗎?」沒有母貓在身旁,小貓咪想健康存活下去是有些困難的,所以她才會在原地等待著。

  「牠這麼小,也爬不太動,沒有母貓,牠要不是餓死,也可能會被附近的野狗咬死。」

  原來他真的是在等母貓。

  「那我們再等等看好了。」原本以為他只是好奇心作祟的湊上前來,但現在知道他並不是好奇心,那麼有個伴陪著等待也好。

  他與她一樣不想就這麼轉身離開,應該也是因為不想事後不斷地去想小貓咪後來怎麼了吧。

  「嗯。」宋文熙露出長得十分整齊的白牙,給了顏希寧一個笑容。

  顏希寧不自覺地也回給了他一個友善的笑容,暫時忘記了這男孩其實並不喜歡她這個人。

  接下來的二十分鐘的等待,他們仍是等不到母貓的身影,宋文熙甚至在附近搜尋了一回,卻是連一隻貓的影子也沒看見,倒是趕走了一隻試圖靠近的野狗。

  在宋文熙又繞了周圍一圈,確定真的沒有任何貓咪的影子之後,他回到了顏希寧的身旁。

  「看來牠真的被遺棄了。」宋文熙那張總是喜歡帶著笑的小臉,難得的出現了嚴肅的表情。

  「那小貓咪要怎麼辦?」顏希寧皺著小臉問。

  不能就這麼不管牠,但她家是社區公寓,爸爸跟媽媽也不准家裡養寵物的,怎麼辦才好呢?

  「妳不能帶回家養嗎?」從剛才就見她不斷地伸手輕輕撫著小貓咪,他知道她很喜歡牠,也以為真要沒有母貓的身影,這隻小貓她極有可能帶走的,但現在聽她這麼問著,看來是不能了。

  顏希寧苦著一張漂亮的小臉搖著頭。

  宋文熙不說話了。

  見他沉默了,顏希寧鼓起勇氣,帶著一絲希望地問:「你能養牠嗎?」

  宋文熙沒有立刻回答她的問題,因為他也正在思考這個問題。

  家裡沒有養過寵物,他其實不能肯定父母親是否會答應讓他養小貓咪。

  見他遲遲沒有回應,顏希寧滿滿的失望全寫在臉上了。

  「你也不行……」

  「把牠交給我吧!」

  「咦?」

  「我先帶牠回家照顧,再求我爸媽讓我養,若真的不行,我也會為牠找到一個新家的。」

  於是,小貓咪讓宋文熙帶走了。

  晚餐時間過後,顏希寧忍不住翻出了全班的通訊錄,她找出了宋文熙家裡的電話號碼撥了過去。

  第一次,電話沒有人接聽。

  一個小時過去了,她撥出了第二回相同的電話號碼,但仍是沒有人接聽。

  這一天,她第一次覺得夜晚竟是那麼漫長,她希望明天的太陽趕快的升起,那麼她就能快快的知道小貓咪是不是順利的被宋文熙收養了。

  隔天一早,顏希寧水汪汪的雙眸底下帶著淡淡的陰影,可她無暇去理會自己整夜沒睡好的結果,她只想知道小貓咪到底有沒有被宋文熙收養。

  今天她比平時還要早十分鐘到校,而宋文熙也幾乎在同一時間進到教室裡。

  她連書包也沒放下,就急著來到他的眼前問:「小貓咪呢?你爸媽同不同意讓你養?」

  宋文熙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笑容說:「昨天我們將小貓咪送去獸醫那裡去了。」

  「什麼意思?」是要讓牠留在那裡等著好心人收養嗎?

  「小貓咪太虛弱了,我們家人沒辦法照顧,所以先送去獸醫那裡,醫生說先觀察個幾天,若牠狀況良好,大約一個星期的時間就能接回家去了,我爸媽同意讓我養牠。」

  「天啊,太好了、太好了……」

  「放學後要跟我一起去獸醫院看看小貓咪嗎?」見顏希寧開心得直喊著太好了的模樣,宋文熙很順口的便朝她提出邀約。

  「當然,我要去。」顏希寧毫不猶豫的回答。

  兩人四目相對,直到這一瞬間似乎才發現彼此的關係在一夜之間完全改變了。

  「那個……我以為妳很討厭我。」因為她說他是白斬弱雞。

  「我其實並不討厭你,只是好像也沒什麼話可以跟你聊。」因為他喊她長腿白鷺鷥,看起來是他不喜歡她才對,「你……是不是討厭我?」

  宋文熙猛搖著頭,他說:「我沒有討厭妳,只是跟妳一樣,不知道要跟妳聊些什麼話。」

  「可是你一直喊我長腿白鷺鷥。希寧給了他一個略微羞澀的微笑。

  「妳不也一直叫我白斬弱雞。」奇怪了,看見了她的微笑,他竟忍不住地跟著牽動嘴角,「等我長得比妳高了,我就不會再叫妳長腿白鷺鷥。」

  他偷看過這回全班的健康檢查表了,他的目標還有三公分。

  「那等你打架能贏過陳威宇,我也就不喊你白斬弱雞。」顏希寧朝著宋文熙伸出了手再說:「我們當好朋友吧。」

  宋文熙很開心的握著她的手跟著說:「嗯,我們當好朋友吧。」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後記:這是失憶梗,算是吧……是吧?!/果麗

  若是有看過我寫的故事的讀者們,大都會明白我除了喜歡老梗,也喜歡不照著規矩走

  可能有人會問什麼規矩?哪來的規矩?

  其實我也不懂怎麼去解釋(跪)……

  或許是大家看了前半段的故事,總是會去推測後半段可能的情節走向,當我平時看書當個小讀者時,我也是會這麼做的,那似乎是個下意識的動作。

  所以當我自己敲打著鍵盤時,我會盡可能地把故事導向不好猜想的方向。不是故意刁難讀者啦,只是在寫故事的當下會有一種換個方向試試看的想法。

  當然,不管故事如何走,男女主角們走到最後,總有個幸福又快樂的結局,因為這是快樂的愛情小說。

  可是、可是……我其實好想寫悲劇啊……

  (努力朝北方辦公室內我那佛心編編吶喊ing……)

  以下,是北七作者的腦內小劇場:

  編編:妳剛才自己說過了,這是快樂的愛情小說。

  果粒:所以我可以讓男女主角最後不在一起嗎?或者是掛掉某一方?

  編編(怒):妳剛才自己說過了,這是快樂的愛情小說。

  OS:這傢伙到底是耳朵有問題?還是腦子有問題?剛才那句話有那麼難理解嗎?

  果粒:要不然……讓某一方跟別人結婚,另一方永遠只能站在窗外看著他(她)的幸福,然後自己在家拚命紥草人?

  編編(繼續怒):妳剛才自己說過了,這是快樂的愛情小說。

  OS:這不是愛情故事了,這是恐怖小說啊!

  果粒:再不然……讓女主角跟男主角結婚,兩人達福快樂個幾年,某天女主角突然失蹤,男主角瘋狂找尋,這樣夠有愛吧?(挺胸,得意狀)

  編編(不安):找尋的結果呢?

  OS:可以不要說這傢伙的稿子是我看的嗎?

  果粒:當然是找到啦!

  編編(繼續不安):然後呢?

  OS:廢話少說,快給我快樂的結局。

  果粒(笑得好不開心):然後她已成了一堆白骨,驗了DNA證明是男主角的老婆,然後他開心地抱著白骨過達福又快樂的一生,END。

  編編(摔鍵盤):……

  以上,是作者北七小腦內小劇場,看看就好,當然,我親愛的佛心編編,如果妳願意,可以跟我一起演,不要讓我唱獨腳劇嘛!(拋媚眼+扭動身軀+飛吻無數……看了不舒服者,我在此先道歉嘿,搜里。)

  好啦,賣哥某靜經啊。

  總之,我偏愛老梗,但我會盡量的變出點不同的走向出來,所以這本的失憶又不完全的失憶,失去的記憶必須受到提示才能回籠,讓女主角一點一滴地找回那短暫失去的愛戀心情,希望大家能喜歡,就醬啦。

  咱們下回見,啾!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Thk

TOP

感谢分享~!好文真多

TOP

謝謝

TOP

謝謝分享

TOP

m
:))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