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床戲規則》[妻命之一]


出版日期:2014/09/04




小女人帶刺,不是不愛,而是因為不敢說愛;
大男人耍酷,不是不愛,只是換個方式去愛。

男人都喜歡反其道而行,女人越要他這麼做,
他偏不要這麼做,這是男人的劣根性。
當蔣欣晨冷傲的不讓薄宇言追求時,他哪裡肯放她走,
在他眼中,她那嬌縱的大小姐脾氣可是讓他很想征服。
更不用說,她還老是對他這個被女人追捧的萬人迷視若無睹,
這般挑釁,身為男人怎麼說也要扳回一城。
男歡女愛薄宇言向來玩得得心應手,想要她當自己的女人,
他有的是方法逼她點頭。可當她真的乖乖上了他的床,
陪他滾了床單後,他不但沒有狠狠地甩了她,
還有點不饜足的說:「蔣欣晨,我看上妳了。」


楔子

  撲通!似乎是重物掉進了水中的聲音,坐在岸邊的女生目光從書本上挪開,沉靜的雙眸凝視著水面上的漣漪,一雙手臂嚇人地在水面上掙紮,女生緩緩地皺起了眉頭,低咒了一聲,快速地跑了過去。

  俐落地跳進水裡,女生靈活地在水裡尋找著那人,發現他的身材很高大,她從他的身後抱住他,拉著他往水面上鑽,好重!

  呼啦一聲,女生終於帶著那人鑽出水面,她吃力地拉著他往岸邊游,喘氣喘得紅紅的,岸邊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幫忙將他們拉了上來。

  「你沒事吧?」有人關心地問。

  女生看了一眼四平八穩地躺在地上的大男生,「有事的是他。」她隨手抹了一把水,蹲在他的身邊,替他做了急救。

  他輕哼一聲,吐了一口水出來,卻仍然昏迷不醒,女生隨手從周圍的人中拉了比她大一點的女子出來,「麻煩你送他去醫院。」

  那名女子一愣,「咦,那你呢?」

  她沒有回答,帥氣地轉身離開了。

TOP


第一章

  那是一個長得很帥氣的男人,除了英俊的五官外,他身上還有一種雅痞的氣質。

  他坐在岸邊,一腳懸在海面之上,一腳豎起踩地,手肘抵在膝蓋上,手掌托著下巴,似乎在發呆。

  他面向大海,蔚藍的天空之下,他的背影顯得格外高大、落寞。

  口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出來,「喂?」

  「阿、阿言,你在哪裡啊?」女子溫柔的聲音如春風一般。

  薄宇言嘴角微微一揚,連回話的想法都沒有,直接掛了電話,他低頭看了看掌心裡的手機,諷刺地一笑,俐落地站了起來,動作瀟灑地將手機往海裡一扔。

  「煩。」女人很煩,這個名義上的女朋友有時候更是莫名其妙的煩。

  薄宇言一手插在口袋裡,一轉身,同樣高大的男子正徐徐向他走來,「你把手機扔了?」

  薄宇言看了一眼閻磊,「你有意見?」

  閻磊聳聳肩,「沒有,不過你扔了有什麼用,她早晚會知道你的新號碼。」

  薄宇言不解地看了他一眼,「你什麼意思?」

  「你不是要躲她?」閻磊從口袋裡摸出菸,遞了一根給他,點了火,淡淡的菸味在空氣中擴散。

  薄宇言冷哼一聲:「她算什麼。」

  「那為什麼扔掉?」就算薄宇言很有錢,但這樣亂扔手機還是很奢侈的行為,閻磊鄙視地看他。

  薄宇言聳聳肩,「想扔就扔了,哪有什麼為什麼。」除了這個掛名的女朋友煩人,還會有其他人來煩他,他現在正在放假,還讓他這麼煩、這麼忙,假期都變得索然無味了。

  「好吧。」閻磊無語,他和薄宇言從高中認識到現在,雖然相處的時間很久,不過這個男人的性情,他一直都摸不透,「那你什麼時候准備回去?」

  薄宇言邪惡地一笑,「等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再回去。」

  閻磊明白地一笑,這是要把別人當出氣筒的意思,「我真是難以想像,像你這樣的人竟是大學教授。」

  薄宇言吸了口菸,深邃的雙眸望著前方的碧海藍天,「知道我為什麼當大學教授嗎?」

  「因為學校是你家開的?」閻磊嘴上這麼說,心裡卻馬上否定了,他知道薄宇言的智商極高,連連跳級,年紀輕輕便是博士了,如果說薄宇言是藉著自家的財力成為一個大學教授,實在是太片面了。

  薄宇言吐了一口煙,一圈圈的煙在空氣中消散,指尖夾著菸,他邪氣地笑道,「那些蘿蔔頭很好玩的,知道嗎?」

  閻磊大聲笑了出來,這個朋友有時候真的讓他很無言,他想拍拍薄宇言的肩膀,卻想起這個男人不喜歡跟人有肢體接觸,於是收回手,笑著說:「那你就在墾丁多待一陣子吧。」

  薄宇言哼了哼,沒有回話。

  一陣馬力十足的引擎聲越來越近,閻磊看了過去,是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他輕佻地吹了一聲口哨,這車型不久前才在雜志上看過,今年的最新款。

  跑車帶著囂張的氣焰完美地停在他們身邊,一張亮麗的臉從車裡探出來,不客氣地問:「喂,知不知道星辰莊園怎麼走?」

  迷人的迷路小姐,閻磊一向習慣取其精華、去其糟粕,主動忽略她的禮貌問題,兩眼盯著她漂亮的臉蛋,很好心地要指路。

  「那裡。」薄宇言忽然開口,修長的手指往一個方向一指。

  閻磊不置可否地挑眉,看著那小姐眉一挑,丟了一句「謝謝」後猛踩油門,咻的一聲奔馳而去。

  閻磊玩味地看著他,「我不知道你連這麼可愛的美眉也欺負。」竟故意指了反方向。

  薄宇言扔掉手上的菸蒂,隨性地做了一個伸展的動作,「誰教她碰上我。」

  不是他的錯,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

  閻磊笑咪咪地點頭,「行,去游泳吧。」

  薄宇言無聲地瞄了他一眼,沒有答應,大步沿著海岸線走著,閻磊邁開腳步跟上他,低聲問道:「恐水症還沒有治好?」

  薄宇言依舊沒有回答他的話。

  蔣欣晨開著車快速地奔馳著,目的地卻好似遙不可及,她根本就沒有看到星辰莊園,她知道自己是一個路痴,偏又不想承認自己的缺點。

  從小到大,她都不知道去過幾次星辰莊園了,每次都要別人開車來接她,很丟臉欸,所以這次她很跩地跟來接她的人說,把車給她就好,結果……她抿了抿塗著紅色唇膏的嘴。

  耳邊的藍芽耳機突然震動,她伸手按了一下,「喂?」

  「還沒到嗎?」

  蔣欣晨咬著唇,聽出大哥蔣樂天聲音裡的笑意,她倔強地說:「我馬上就到了,你不要催。」

  蔣樂天沒有因為蔣欣晨語氣裡的不耐而生氣,反而好聲好氣地對她說:「大哥知道,你慢慢來,不要急。」

  「我本來就不急,是你急。」蔣欣晨才不會承認自己是路痴這個事實,死要面子地說。

  「大哥知道。」蔣樂天用沉穩的語氣道:「大哥只是要提醒你一聲,這輛車昨天大哥開過,導航裡應該有記錄。」

  「大哥!」蔣欣晨懊惱地喊道,回應她的是蔣樂天開心的笑聲,她生氣地關掉藍芽耳機,思忖不到幾秒,便乖乖地打開導航。

  她肚子餓了,不想把時間花在無謂的執著上,順著導航的指示駕駛,蔣欣晨的臉色不由得黑了起來,她此刻竟是往回開的,那個男人居然騙她!

  蔣欣晨火大地踩著油門,開了十五分鐘左右,她看見了之前給她指路的兩個男人。

  她記得那個穿著白色襯衫、淡藍色牛仔褲的男人,就是他故意指錯路,她緩緩地減速,在靠近這個男人時,霸氣地朝他豎起一根中指,「混蛋!」隨即又加速離開,看不見那個男人的反應,卻聽到了驚天動地的笑聲,被人罵還這麼開心,真是變態。

  被車屁股遠遠拋在後面的閻磊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而薄宇言臉色不善地記下了她的車牌號碼,好樣的,還真沒人敢給他豎中指,看他不掀了她的車。

  蔣欣晨心情很好地到了星辰莊園,剛下車就看見蔣樂天站在鏤空花雕門前,她上前給他一個大擁抱,「大哥!」

  「我真怕你會走丟了。」蔣樂天眼裡閃著促狹的光芒。

  「我才不會呢,我這麼聰明。」蔣欣晨臭屁地說,揚起下顎,「你少看不起我了。」

  「是、是,大哥錯了。」蔣樂天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頭,他的妹妹性格看似囂張,實際上卻純真可愛。

  「二哥不來了嗎?」

  「他要鎮守在公司,等我們回台北再好好聚一聚。」蔣樂天牽著妹妹的手往莊園裡走。

  「哇,二哥好可憐,那我們多玩幾天,多拍些美照,羨慕死他。」蔣欣晨賊賊地笑著。

  蔣樂天看了她一眼,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每次放假都是我們兩個輪流陪你出來玩,最爽的就是你了。」

  「呵呵,羨慕我吧?」現在俏皮的蔣欣晨跟剛才開車時冷艷的她完全不同。

  「不,我可要多謝你,不然大哥要一直在公司裡工作到死。」蔣樂天裝出可憐的模樣。

  「不客氣。」蔣欣晨挽著大哥的手,一臉的笑意,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麼,臉驀地拉得老長,「大哥,你真的要娶那孫家小姐嗎?」

  蔣樂天淡淡地一笑,「你大哥像是被人操控的人嗎?」

  蔣欣晨放松了,「那就好。」雖然她不知道那孫家小姐為人怎麼樣,她也沒有興趣知道,但她的哥哥絕對不會成為聯姻之下的犧牲品。

  蔣樂天輕拍了一下她的頭,「不要想了,我剛讓人去市場買了新鮮的食材,特意讓廚師做你最喜歡吃的鮭魚哦。」

  「哇,大哥最棒了!」

  大學一放假,蔣欣晨就會拉著自己的哥哥們出來玩,不一定會出國,她只是想著讓哥哥們放下繁忙的工作,好好地休息一下。

  「再過兩年你就要畢業了……」蔣樂天緩緩地開口,他努力掩飾,口氣中仍夾雜著沉重。

  「大哥,你不要擔心,我會繼續深造的。」蔣欣晨笑著說:「我可沒打算這麼早就嫁人。」

  蔣家的長輩已經打算要安排蔣欣晨的婚事了,蔣欣晨對此不屑一顧,壓根不當一回事。

  「你喜歡讀書嗎?」

  「一般般啦,反正出去工作賺的錢還沒有你們給的零用錢多。」蔣欣晨嘟著粉嫩的小嘴,小聲地撒嬌。

  蔣樂天驕傲地說:「那是當然。」

  「所以啦,大哥,你不要擔心我啦。」蔣欣晨碎碎念,「你年紀很大了,太過操心容易掉頭發喲。」

  他年紀很大?蔣樂天無語了,他也不過才三十二而已耶!男人是越老越吃得開。

  「大哥知道了。」蔣樂天低低地嘆了一聲。

  蔣欣晨挽著他走進屋子,雙眸微微一垂,如果她親愛的哥哥最後的結局是一場貌合神離的婚姻,那她真的會很傷心。

  半夜時分,幾個人影鬼鬼祟祟地避開了電子監視器,靠近了在黑夜中仍散發著囂張氣焰的法拉利。

  一個人對著另一個人問:「老大,是這輛車嗎?」

  「沒錯啦,看,號碼都對上了,老大,你說是不是?」

  「廢話少說,對上號碼就給我狠狠地拆了這輛車。」老大狠狠地說。

  「是。」

  十五分鐘之後,幾個人影又迅速地離開,他們走進了一間位於小巷裡的酒吧,在吧台看到了正喝著酒的男子。

  被稱為老大的男子上前,低聲道:「先生,你要我們做的事情,我們都做好了。」

  昏暗的燈光之下,薄宇言嘴角掛著狷傲的笑容,「做好了?」

  「做好了。」老大將手機掏了出來,找出照片。

  當薄宇言看到四分五裂的法拉利時,他笑得更開心了,「很好。」

  「很好」二字讓老大松了一口氣,眼前這個男人雖然不像黑道中人,但他身上帶著一股邪氣,令人覺得渾身不對勁。

  薄宇言從上衣的口袋裡摸出一疊鈔票,往桌上隨意一推,「拿去吧。」

  老大拿了錢,便率著他的小弟離開了,薄宇言一掃之前的陰霾,心情很好地坐著。

  擁有出色外表的他很輕易地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包括酒吧裡的辣妹們,其中一位穿著薄薄衣料的辣妹徐徐向他走來,兩眼勾魂地看著他,「一個人?要不要一起玩?」

  薄宇言淡然地看向不斷朝他放電的女子,嘴角噙著放肆的笑,離開身下的椅子,慢慢地靠近她,臉上帶著忽明忽暗的笑容。

  辣妹的心跳迅速地加快,擦了腮紅的臉紅得更不像話了,看帥哥輕易地走到她的身邊,她跩跩地看向一旁的友人,炫耀地一笑。

  薄宇言俯首,以曖昧的姿勢在她的耳邊輕語,「跟你玩,我的身價會掉。」話音一落,他迅速地離開她,好像她身上帶著可怕的病毒般。

  辣妹本還沉浸在他刻意制造的氣氛中,等她回神,身邊哪有帥哥的身影,只有一群損友的取笑聲。

  走出酒吧的薄宇言腳步不停地走回了飯店,臉上帶著快意的笑容,不知道第二天那個女人醒來看見她的寶貝車子時,會不會氣得發瘋?

  不久之後,大學將要開學了,蔣欣晨獨自一人回到了台北,她的大哥蔣樂天早了她一個星期回公司當工作機器人了。

  開學第一天,蔣欣晨沒有開車,反而騎著小綿羊慢悠悠地到了校園,等她停好車,上課的鈴聲正好響起。

  她不疾不徐地走著,一點也不在意自己的遲到,盡管好友小靜跟她說了好幾次,這一次的教授可不簡單,要她千萬不要遲到。

  小靜八卦的聲音至今還在她的耳邊回蕩,那位教授是從美國知名大學畢業的,據說跟大學背後的集團關系很好。

  那位教授膽子可大了,看誰不順眼就當誰,不給任何理由,當不當是他的事情,你接受不接受是你的事情。

  就是有這麼跩的人,不過蔣欣晨更跩,按那位教授的理論,遲到是她的事情,她就喜歡慢慢來,有本事就當了她,大不了下學期再重修。

  主修經濟學的蔣欣晨其實並不是這麼惡劣的學生,她只是不喜歡上第一節課,因為要早起,而早起的她脾氣不是很好。

  這學期她故意將所有的課都選在早上的三四節或者是下午,但這堂心理學沒有辦法,就只定在早上的一二節,偏偏這課還是她的必修學分。

  她正慢悠悠地晃進教學大樓的時候,她身後突然出現一道高大的身影,讓一向在人群中不顯矮的她都覺得自己小鳥依人了。

  她側過頭,正好對上一雙黑沉的眸,她淡然地看了他一眼,沒有多少表情地轉過頭。

  薄宇言挑了一下眉,張揚的小臉蛋與不久前見過的某一張臉重疊了,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著她曬黑的小麥肌膚,驀地一笑,從她剛才的眼神中不難發現她眼裡的不馴。

  蔣欣晨感覺身後的男人放慢了腳步,他的呼吸甚至越來越近,她不舒服地停了下來,轉頭,揚起下顎高傲地看著他,一聲不吭。

  薄宇言看著她,看了一眼她手上拿著的書,頗具深意地說:「你讓我先走?」

  蔣欣晨冷冷地一笑,「是啊,不客氣。」

  薄宇言揚眉,不介意地越過她,快速地往教室走,眼角帶著邪魅,蔣欣晨這才繼續往前走,快走到目的地時,她才發現他竟是跟她同一間教室。

  她沒有好感地尾隨他走了進去,剛想找位置,講台上發出一陣巨響,震得她回頭。

  那個男人不是學生,是她的……教授。

  將手中的書摔在講台上的動作很粗魯,但薄宇言的神情一直是淡然的,嘴角掛著一抹壞笑,「上我課的同學記住了,如果要遲到可以,但……」他的眼犀利地對上蔣欣晨。

  蔣欣晨不是懦弱的人,可不會因為教授的發怒而像驚弓之鳥一般,她大膽地回視他。

  她的眼神很好,倔強、倨傲。

  「但不准比我晚到!」薄宇言冷冷地作了總結,「今天是第一天,你們不知道我的原則,情有可原,下次你們記住,否則我就直接當掉。」

  哼!狐假虎威,蔣欣晨對他的話嗤之以鼻,走到小靜的位置旁,小靜被嚇得臉色鐵青,「你怎麼這麼晚才來?」還跟教授一前一後地進來,剛才的話擺明就是針對蔣欣晨。

  蔣欣晨坐了下來,雙手托著下顎,走廊的光線太暗,沒有看清這位教授的模樣,現在光線充足,她將他看得清清楚楚。

  薄宇言能感覺到一道目光,談不上炙熱,帶著探究的視線在他的臉上來回巡視,她的膽子很大,暗戀他的學生大有人在,但敢這麼光明正大地偷看他的人委實不多,於是他的黑眸直視她,蔣欣晨沒有畏懼、逃避,直接回視著他,冷傲的模樣有如高貴的薔薇。

  第一次碰上了敢挑釁他的人,薄宇言笑了,「還有一件事情,我需要一名助理。」

  他話音剛落,不管是想博取他的好感來獲得高分,還是對他有好感的學生,都紛紛高舉了手。

  很多人說這位教授背景不一般,而且他說當就是死當,根本不給人機會,他同時也是一位隨性的人,隨心所欲地整人是他的拿手好戲,他會不著痕跡地修理他不爽的人。

  但奇怪的是,他的課又很有意思,上過他課的人還會想繼續修他的課。

  「教授,我!」一個大男生笑嘻嘻地舉手,還來不及解釋原因就被另一個女生打斷。

  「哎喲,教授,我啦,我保證會乖乖聽話哦。」俏麗的女生說著說著就拋了一個媚眼,惹來哄堂大笑,女生一語雙關讓不少人艷羨不已。

  蔣欣晨無趣地打了一個呵欠,趴在桌上,「小靜,我睡一下下,有事叫我。」

  小靜點了一下頭,「好。」她知道蔣欣晨早上時精神萎靡,體貼地答應了。

  薄宇言看了一圈,發現剛才一臉酷意的女生趴著睡了,他挑眉,很少人會在他的課上睡覺。

  「剛才那位比我晚進來的女生,就你吧。」他高高在上地站在講台,頗有教授的風範,他的話讓還沒睡死過去的蔣欣晨緩緩地擡起頭。

  她盯著他,直接站了起來,冷酷地看著他,「不好意思,教授,我不想當你的助理,也沒有這個美國時間。」她大小姐的時間很寶貴,要浪費在他的身上簡直是鬼扯。

  薄宇言臉上的笑撤下,一臉的冷,「我不是在徵詢你的意見。」

  蔣欣晨沒見過這種人,被人拒絕了還一副他是對的模樣,她不悅地撇了一下嘴,身邊的小靜輕扯了她一下。

  蔣欣晨看了一眼小靜,又看了一眼完全不把她的拒絕當一回事的薄宇言,她跟著冷笑一下,「隨你。」

  她坐了下來,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准備繼續睡覺,他要她當助理,她也沒有答應,隨他折騰,她懶得理他。

  薄宇言收回目光,將手中的講義翻開,開始上課,而蔣欣晨完全沒有聽他在講課,逕自睡了個天昏地暗,直到她的耳邊傳來規律的敲擊聲,蔣欣晨才清醒過來,不過她是一副完全沒有睡醒的樣子,「干什麼?」她連眼睛也沒有睜開,不爽地質問。

  「蔣同學,麻煩你跟我到辦公室。」

  蔣欣晨極度不願地睜開眼,發現教室整個都空了,她呆愣了一下,立即恢復了正常,已經下課了?很好,她不用再理這個神經病教授了。

  蔣欣晨將薄宇言歸類為正義感十足的教授,不允許學生反抗,不允許學生遲到,不允許學生課堂上睡覺……最重要的是,不准違抗老師。

  「蔣同學?」薄宇言淺笑,下課後已經過了足足十分鐘,她睡得很舒適,而她身邊的小靜本來要叫醒她,但被他瞪了一眼,只得灰頭土臉地離開了。

  蔣欣晨迅速地站起來,收拾了一下東西,頭也不回地就要離開,手臂突然被人一抓,蔣欣晨連眉都沒有皺一下,「教授,你要我告你性騷擾嗎?」

  薄宇言輕笑了一下,湊到她的耳邊,低聲道:「你如果有本事,你可以試試看。」

  狂妄的口氣讓蔣欣晨不悅地側頭,看他笑得如痞子一般,「你要不要去醫院檢查檢查?我可以幫你出醫藥費的。」

  她幼稚園級別的諷刺沒有讓薄宇言受到任何傷害,「很少有人會在我的課上睡覺,除非是白痴。」

  「什麼?」他就是為了這個理由要跟她在這裡耗著?

  他露齒一笑,「因為白痴領悟不了其中的精華和樂趣。」

  拐彎抹角地罵她是白痴,蔣欣晨臉蛋一紅,不是害羞,是憤怒,「教授,為人師表,你是否應該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

  她出乎意料的瘦,一百七十公分左右的身高卻擁有著這麼纖瘦的身材,薄宇言撇了一下嘴,松開她的手臂,「請你到我的辦公室。」

  蔣欣晨雙手環胸,「有何貴干?」

  「你是我的助理,我有事吩咐你,不對嗎?」薄宇言淡淡地說。

  「這話是你說的,我並沒有答應,不好意思,讓一讓。」蔣欣晨不滿地瞪視著他。

  薄宇言莞爾,看來他這個教授的身分是壓不住她了,「蔣同學……」

  「我不修你這門課,行了吧?你當我好了。」上心理學的教授又不是只有他一個人。

  蔣欣晨對學習的態度不積極,出席率也很低,但她每一次期末考成績都不錯,偏中等水准,通常教授們也不會為難她。

  但是眼前這位薄教授很麻煩,他的年紀很輕,沒有比她大多少,他的眼睛很黑亮,五官俊得不像一個教授,反而像明星,興許是這樣的外在條件,再加上他本身的高學歷,也許還有小靜說的背景,這些條件使得他很自負。

  撂完狠話的蔣欣晨瀟灑地一甩頭,轉身就要走,身後的男人沒有阻止她,輕輕地問:「你剛從墾丁回來,那裡還好玩嗎?」

  蔣欣晨把他的話當屁,根本沒有要理會的意思,繼續走。

  「前一段時間,我也在墾丁,墾丁真是一個很好玩的地方。」他輕笑出聲,似是想起了什麼好玩的事情,「哦,那輛紅色法拉利真可憐,被解剖得慘不忍睹……」

  那輛法拉利是蔣欣晨拿到駕照之後,她二哥送她的,她喜歡得不得了,定期保養,簡直就是她的寶貝,哪知天有不測風雲,在墾丁的某天,一覺醒來,她的法拉利居然被人給四分五裂了,她現在還記得那副慘樣,連修都不用修了。

  走到門口的蔣欣晨停了下來,她緩緩地轉身,眼眶通紅,如看著有血海深仇的敵人般,她咬牙切齒地問:「你怎麼知道?」

  薄宇言隨手將自己的東西扔在桌上,雙手往桌子上一撐,輕松地坐在桌子上,他笑著看她。

  是他,殺車凶手!蔣欣晨拿起自己的包包,暴力十足地往他臉上砸去,他臉一偏,包包落地了,她迅速上前,憑著學了幾年自由搏擊的底子,狠狠地揍向他。

  她的衝動讓他吃驚,薄宇言一邊躲開一邊悠閑地問:「是誰送的?男人?男朋友?」

  「關你屁事!」她忍不住罵道。

  聽她爆粗口,他臉上的悠哉消失了,大掌突地包住她小小的拳頭,在她吃驚的時候,一個使力,蔣欣晨只覺得天花板轉了一圈就被他壓在桌上。

  「你要是再爆粗口,我就拿東西塞滿你的嘴。」他陰森森地說。

  他眼中的寒栗讓她背脊一涼,她別過頭,他反而湊近她的臉,細細地打量著她,「我們見過一面,你忘記了嗎?」

  蔣欣晨回眸,「誰會這麼倒楣見過你。」

  笑意浮現眼中,薄宇言親昵地說:「就是你。」

  突然想起什麼,蔣欣晨不敢置信地問:「為人師表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情?」

  「蔣同學,你不該對人豎中指,知道嗎?」他一副循循善誘的好師長模樣。

  「你故意指錯路還推卸責任。」

  「錯了,我不是故意的,而是……」他為難地說,「我對那裡也不熟。」

  騙子!他要真的像他說的那麼無能為力,一開始就說他不知道才對。

  掌心下的小麥色肌膚令人不滿意,那滑膩的觸感卻超乎了他的想像,摸著很舒服。

  「放開!」跟眼前這個男人說理說不通,蔣欣晨不想再跟他說了。

  薄宇言聳肩,放開了手,看她急速地站起來,迅速離他遠遠的,他眼裡的興味更濃厚了,這個女生很有趣。

  蔣欣晨是有些大小姐脾氣,因為被哥哥們寵慣了,再加上她身後有一個蔣氏公司做靠山,她自然有擺架子的本錢,但她不是一個傻瓜,她有時候看得比別人要通透,這個男人名為教授,其實衣冠楚楚的他絕對是一個斯文敗類。

  雖然這只是她的直覺,但她相信自己的直覺。

  她彎腰拿起地上的包包,波瀾不興地看了他一眼,跟剛才發飆的她完全不同,「不見,薄教授。」

  她的怒火似乎消散得太快了,薄宇言之所以要告訴她這件事情,就是要她因怒火留下,如今看來是起了反效果,真是意料不到。

  蔣欣晨怒火衝天地走出教室,一想到自己的愛車她就心疼,又想到那衣冠禽獸的教授,她聰明地犧牲自己的愛車。

  她敏銳地感到薄宇言身上的玩世不恭,漂亮的臉蛋倏地沉了下來,她不是他的獵物,他也別想在她身上玩什麼把戲。

  蔣欣晨走到小綿羊旁邊,看到座位上的一束玫瑰,沒有一般人狂喜的反應,她不耐地抿了一下嘴,隨手拿起那束玫瑰俐落地扔掉。

  這不是她第一次收到花,年輕的男生荷爾蒙旺盛又天性自負,以為送花、送禮物就能打動她,她則是習慣性忽視。

  她戴上安全帽,坐在小綿羊上緩緩地離開了,心情不好,接下來的課全部蹺掉,反正其他的教授不像薄宇言這麼討人厭。

  站在走廊上的薄宇言清楚地看清了她的一舉一動,迷人的雙眸停在那束玫瑰上。

  蔣欣晨絕對是一個美人,不僅是外表上,光是她那副無所謂的冷淡模樣,就會激起男人蠢蠢欲動的劣根性,而她猶不自知,以為遠離他就行了,真的很天真,不過她越是這樣,他越要跟她玩。

  畢竟她可是敢對他豎中指的第一人呢。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番外篇

  「你們要結婚了?很好啊,是該結婚了,都在一起兩年了。」蔣樂天點頭贊同,手裡抱著自己剛出生不久的兒子。

  「結婚?行呀,到時婚禮可以和我們一起舉行,這樣比較熱鬧。」說這話的蔣新天正好拉著他女友的手。

  「終於要結婚了?太好了!」薄父、薄母開心不已,相擁而泣。

  「哦,結婚是吧,那我和她媽回來一趟,好好商量婚禮的事宜。」遠在倫敦的蔣父冷靜地說。

  將電話掛了後,薄宇言看著坐在沙發上的蔣欣晨,她沒有繼續深造,進了他的公司實習之後,她覺得這份工作更適合自己,就放棄了深造的想法,但這只是她步入他無數陷阱中的其中一步而已。

  他走到她的身邊,輕聲道:「我都跟他們說好了。」

  「哦?有沒有誰忘記了?」

  「嗯,還有我們的幾個朋友,這些人我會發郵件跟他們說的。」薄宇言愛不釋手地親了親她的臉,手不規矩地在她光滑的肌膚上摸來摸去。

  蔣欣晨將手裡的資料一把扔在桌上,「還記得你跟我說過什麼嗎?」

  他無奈地笑了一下,深情不渝地說:「昨天…」

  「在床上說的話哪裡算數!」

  「在我床上說的話就算數。」他笑著說。

  「你!」蔣欣晨氣得想掐死他。

  他突然矮了身,半跪在地上,深情款款地說:「小晨,嫁給我吧。」

  蔣欣晨的心一瞬間動搖了,看著驕傲的男人跪在腳邊,感覺超乎想像的好,她裝模作樣地想了幾分鐘,才故作不樂意地點點頭,「好。」

  薄宇言站了起來,輕輕地說了一句:「看吧,我不過是先斬後奏,你早晚會嫁給我的,不是嗎?」

  他的自信讓她氣得跳到他的身上,狠狠地咬著他脖頸上的嫩肉,他的眼眸暗了下來,他的大掌拍了一下她的臀部,邪氣地說:「想要了?去臥室吧。」

  她死死地咬著他的肉泄憤,她怎麼會喜歡上這個男人?怎麼會想嫁給這個男人?

  沒過多久,臥室裡便譜寫著兒童不宜的十八禁畫面,看官止步羅!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谢谢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3q

TOP

謝謝
Chun

TOP

Thx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