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心《惹愛閒夫》[醉後愛上你之二]


出版日期: 2012-05-10


從十歲就暗戀一個人的心情,她辛雨彌最懂,但也沒用,
因為直到長大,聶彥淮也沒把她放在眼裡,苦啊~~
好不容易在聶奶奶的相助下,她終於能嫁給心愛的男人,
但他還是沒把她當老婆,對待她和其他女人差、不、多!
這下她除了當人妻,又有新任務──收服老公!
從他認識辛雨彌的時候,就是災難開始降臨的時候,
沒想到多年以後,她本人更成為他的災難──他們要結婚;
問題是他一直把她當朋友當妹妹,沒辦法當成老婆啊!
而且開始夫妻生活之後,他怎麽覺得她跟以前不太一樣,
既不賢淑也不文雅,卻更新鮮可愛,這下事情複雜了??


  楔子
  聽說,辛雨彌是一個災難。

  在辛母懷她的期間,頻頻在大半夜出入醫院便可以印證這一點。

  在她出生後,學會爬開始,便是另一個災難的序幕。

  舉凡家裡具有危險性的東西一概被收起,因為,那有著天使面孔的小魔鬼,有辦法將一切破壞殆盡,而被呵寵的小人兒是絕對不允許有半點受傷的可能。

  辛雨彌在辛家之所以成為眾人呵護的對象,全因父親那幾個已經結婚生子的兄弟們生的全是兒子,她是家族中唯一的女孩子。

  所以即便她是一個災難,在陽盛陰衰的大家族裡,她這一朵嬌嫩嫩的小花,仍是顯得彌足珍貴。

  此時,人們口中的那個災難正端端正正地跪坐在他的面前,用一臉疑惑的表情看著他。

  聽說,她年紀雖小,但在幾個差不多年紀的堂兄弟裡,卻展現了超越男孩的破壞力。

  看著她可愛的模樣,聶彥淮很懷疑,像這樣粉嫩嫩、嬌滴滴的小女孩,能有多惡魔?

  “哥哥,你在做什麼?”

  小女生微偏著圓潤的臉,用甜膩柔軟得像棉花糖的語氣問,黑溜溜的大眼萬分專注地看著他。

  聶彥淮今年十三歲,雖然才國一,但經過一個暑假,他的身形迅速抽長,身高已經比同齡的男孩還高,又因為適逢青春期,特別喜歡捉弄女孩子。

  但,眼前這一個不一樣。

  她只有五歲,長得無敵可愛,天真無邪的圓眸黑溜溜的,只果般的嫩臉上有兩個甜得膩人的笑窩及兩團健康紅暈,兩片粉嫩嫩的唇好像櫻花瓣。

  聶彥淮有種想伸手捏捏她宛如只果般的嫩臉的衝動,想知道她的臉是不是像他所看到的那般Q彈。

  辛雨彌的爺爺是公司專聘的律師顧問,從公司草創階段合作至父親接手公司,也有三、四十年光景了,縱使現在兩人皆已退休,但私下交情甚篤,不時便會上對方家串門子、閒話家常。

  必於辛雨彌出生後無數件“豐功偉業”的事,他是在長輩們聚會時聽來的,今天卻是第一次見識到她的廬山真面目。

  辛雨彌遲遲等不到他的回答,便來到矮桌前,伸手拉了拉他的手,嬌嬌柔柔地喚:“哥哥……”

  突然被小女孩一拉,手中停滯的毛筆咻地往前拉出一條長長的墨線後,咚的一聲掉落在桌面。

  聶彥淮瞪大眼,看著那條線斜飛劃過他花了幾個小時寫的漂亮字跡,僵愣住。

  見他僵定住不動,辛雨彌無辜地眨了眨黑溜溜的圓眸。“哥哥……”

  “你毀了我的字……”他大受打擊,無意識地輕喃。

  來自日本的奶奶嫁給爺爺沒多久便在自家書室開班授課,他從小學三年級起便跟著奶奶學習日本書道。

  奶奶常說,字是心的影子,由字便可以看出人的性格,因此她個性雖溫婉柔和,但在教學上卻十分嚴格,極力要求他所書寫之字要符合儒家“仁、義、禮、智、信”五德的精神。

  而每隔一段時間,奶奶便會要求他寫一篇與儒家五德有關的文言文,要他感受書法追求逸與靜的內在本質,更要他學習五德精神。

  眼前這一篇長達千字的古文,是他花了幾個小時端正其心執筆的成果,卻沒想到會毀在一個魯莽的小女孩手中。

  一雙溜溜大眼盯著眼前的大男孩,辛雨彌意識到,自己似乎闖了禍。

  大哥哥好看的臉繃繃的,兩道眉在眉心處打了一個結,唇抿成一直線……她知道的,這樣的表情出現在每個生氣的人臉上過。

  意識到這一點,她癟起宛如櫻瓣的嫩唇嘟囔著。“哥哥……對不起。”

  這一次,她不敢用力,僅是伸出兩根嫩白的小指,輕扯大男孩身上的T卹,祈求他的原諒。

  衣服被輕輕扯動的感覺讓聶彥淮回過神,他的視線一定在她可憐又可愛的臉上,立即無力地暗嘆了口氣。

  他似乎可以體會,辛家人為什麼會拿她沒轍了。

  應該沒有人可以硬下心腸,對這個擁有如此可愛的一張臉的人發脾氣,何況就算他真的發了脾氣也於事無補,畢竟她真的懂自己闖了什麼禍嗎?

  “哥哥……不要生氣。”

  見他繃著臉默不作聲,辛雨彌偏頭嘟嘴,很用力地思考了好一會兒才說:“彌彌,幫哥哥。”

  “幫?”

  聶彥淮還來不及反應,便見她拿起他掉在矮桌上的毛筆,另一隻嫩嫩的小手落在他擺在一旁空桌上的一疊宣紙上頭,用力一抽--

  心驀地一緊,他厲聲急呼。“不可以!”

  宣紙上頭壓了顆拳頭般的大石頭,依她這種拿紙的方式,石頭很有可能砸傷她自己!

  這個想法才閃過,石頭已因為她有別於五歲小女孩的驚人氣力,直接向下朝著她白嫩嫩的小腳丫子滾落。

  “小心!”

  聶彥淮伸長手想接住石頭,身體急撲上前,忘了自己身前還有張厚實黝黑的原木矮桌,瞬時,硯翻墨灑。

  沒多久,小女孩的哭聲與屋外的蟬鳴交織成詭異的樂曲,屋里墨色飛濺,陷入一片狼藉當中。

  “哥哥好重。”

  “對、對不起……”他及時護住她,讓她免受皮肉之苦,卻因為控制不住力道,整個人撲壓在她身上。

  “唔……唔唔……”被壓得快喘不過氣,小女孩伸出嫩藕似的手臂,用力推他。“好重……走開!”

  “對、對不起……”

  靶覺自己的臉頰靠貼在她嬌嫩嫩的小臉上,他開口道歉,這瞬間,腦中只閃過一個清晰的念頭--

  辛雨彌果然是一個災難。

TOP


第一章
  初夏,綠竹盎然。

  聶彥淮走過通往書室那充滿濃濃和式情懷的庭園,忍不住駐足停留。

  園子裡,藏在那一叢茂密挺直的桂竹林間的小坡旁,有幾盞石燈籠及一尊合掌微笑的小石佛,小石佛旁種著一大叢紫陽花,還有養了幾尾錦鯉的人造水池,竹枝映照水面,相映成趣,營造出寧靜、平和的幽幽禪意。

  記得年紀尚小時,到奶奶的書室練完書法後,他會蹲在池邊餵魚,被綠意竹林包圍的靜謐、涓涓水聲及淡淡花香,每每能帶給他一種說不出的閒情逸致,心情也不自覺地跟著放鬆。

  “阿彥,過來喝茶。”


  驀地,一抹潤圓柔嗓響起,讓他拉回思緒。

  “奶奶的耳力真好,絕不能在她背後說壞話。”他下了結論,修長的腿踩過園裡的石子小徑,往書室的方向走去。

  不過片刻,他便看到自家奶奶優雅地跪坐在落地窗邊的榻榻米上,對著他微笑,此時空氣已被一股濃濃的抹茶香味給佔據。

  聶奶奶輕啜了口茶後,才抬起眼輕睞了他一眼,問:“只不過請你由日本帶一罐酒回來,會不會拖太久了?”


  聶家本是以電子業起家,在年輕人接手公司後,跟隨著時代的腳步,漸漸轉型為科技業,全台及海外皆有數家生產據點。

  她最疼愛的小孫子並沒有像他的哥哥們一樣,繼承聶家龐大的事業,而是開了家進口世界各地名酒的店。

  因為聶家出色的子孫眾多,又因為聶彥淮是家裡最小的麼兒,所以長輩們索性就這麼放任他“不務正業”去了。

  偶爾,她會請孫子在選酒時,也替她帶瓶好酒回來,讓她和丈夫在閒暇時可以小酌一番。

  聶彥淮揚起一抹魅惑眾生的笑。“奶奶要的,一定得是最好的啊!”

  “油嘴滑舌,不像樣。”她 ​​輕斥,臉上卻滿是笑意。“你就明說還沒找著就是了。”

  “奶奶,最好的,當然需要時間來尋找。”

  聶奶奶怎麼會不了解孫子的想法呢?她嘴邊漾著溫柔的笑,輕聲緩語。“自己到當地去品嚐,尋找在地的“隱藏名酒”可是一大樂趣,如果奶奶再年輕一點,一定跟你一起去。”

  他驚訝地挑眉,旋即親密地摟著老人的肩,輕啄她的頰,真心道:“奶奶若願意,我很樂意有美人相伴的尋酒之旅喔!”

  靠在孫子厚實的肩頭,聽著他明明說得真心,語氣卻顯得油滑的話,聶奶奶暗暗在心中嘆了口氣。

  孫子是從什麼時候變成這副模樣的呢?

  是二十歲那年初戀帶來的後遺症嗎?

  孫子喜歡的那個女孩愛上別的男人,最後卻走上自殺一途。

  雖然孫子表面上已經由失去摯愛的絕望痛苦中恢復,但她永遠不會忘記,他在參加女孩的公祭後,在她懷裡哭得像個孩子,抽噎著說,永遠不會再談戀愛。

  隨著時間的流逝,他看起來像是已經走過那段情傷,但他越發縱情的花心行徑,卻讓她無法不為他心疼,想為他找個值得他愛的好對象的想法也更加強烈,而她心裡已經有合適的人選了。

  聶彥淮放開被他視如珍寶的老人家,將雙手交握枕在頭後,整個人往後倒在用溫潤的上等木材釘成的陽台上,悠閒地說:“奶奶,今天的陽光真好啊!”

  初夏的天空晴朗,澄澈明媚的陽光灑落,透過園中綠竹,篩落片片剪影,只要微風撫過,映落在池面、石徑的影子就彷佛有了生命,在他眼前晃舞著,美得讓他無法移開視線。

  斂住略微激蕩的思緒,聶奶奶問:“你閒著沒事嗎?”

  “既然撥空回來這一趟,當然要好好陪陪奶奶。”

  “乖孫子。”她 ​​微笑,出其不意地開口要求道: “既然這麼閒,你出門去幫奶奶接個人吧!”

  這些年來,辛、聶兩家的聯繫與交情從未斷過。

  半年前,她在一次聚會中見到辛雨彌,初見她長大後的模樣,她心裡一直想撮合她與孫子的想法便再次湧回腦中。

  當年因為辛雨彌誤闖書室引起一樁小意外後,大人們發現,聶彥淮似乎特別得那小丫頭的緣,只有在聶彥淮的身邊,她才會安分,也正是因為如此,開啟了兩人一起學書法的緣分。

  這段緣分持續了八年,直到聶彥淮大學畢業、當兵、出國留學,離開了家裡,兩個人才分開。

  當時辛雨彌哭鬧著不肯離開聶彥淮,她曾對辛雨彌說過,希望將來有一天,她可以當聶彥淮的新娘,當她的孫媳婦。

  雖然只是安撫小女孩情緒的話,但再見到辛雨彌後,她卻覺得當年的話越發可行。

  她一直在等待時機,安排兩人見面,卻老被孫子不時出國尋酒的舉動給破壞。


  在她刻意的安排下,這一刻終於到來了,她整個人因為期待與興奮,顯得神采奕奕。

  聶彥淮詫異地望著精神特好的老人家一眼。“奶奶有朋友要來?”

  “嗯,奶奶的那個朋友,你也認識。”

  他挑起濃俊的眉,好奇地問:“我也認識?”

  因為奶奶的書室曾對外招收學生的關係,他在習字期間跟著認識了奶奶的許多朋友,有老有少,有學生或學生家長,但這些人在奶奶收起書室不再招生後,聯絡也變少了。

  會讓奶奶如此重視,並需要派他出馬接送、他又認識的,會有誰?

  “嗯。”聶奶奶有意賣關子,輕應了一聲後,將一張寫著到何處接人以及留有一組手機號碼的紙條遞給他後,接著說:“奶奶有點累,先回房休息了,把人接過來後,你再來找我。”

  聶彥淮看著手中的紙條,蹙眉輕喃。“桃園機場?”他忍不住揚聲問:“奶奶,我要接的人到底是誰?”

  “到機場後打對方的手機,你就知道要接的人到底是誰了。”聶奶奶偷笑,心裡竟湧上一些小小的期待。


  她希望孫子能拋掉過往,再愛一次!

  天氣晴朗,飛機安全地降落在桃園國際機場。

  剛由日本參加音樂研習會回到台灣的辛雨彌,拿著隨身行李,對著笑容可掬的機組人員回以有禮的溫柔微笑,不認識她的人,會被她身上散發的優雅氣質所吸引。

  多年來,辛雨彌已經很習慣人們看她時露出的驚艷、讚歎眼光,而這也是她想達到的目的。

  只是鮮少人知道,讓自己看起來更優雅美好的目的,全是為了得到心儀男子的注視目光。

  再過一個小時……噢,或許只要半個小時,她所心儀的男子就會出現在她面前了。

  一想到這即將到來的一刻,辛雨彌不禁感覺自己的心跳怦動得像是要衝出胸口似的。

  她深吸了好大一口氣,平撫內心的騷動,順便將為了飛行安全而關上的手機開機。

  手機一開機,悅耳的簡訊鈴聲馬上傳入耳底,心一促,她趕緊打開簡訊--

  彌彌,阿彥會去接你,做好準備吧!乾巴爹!

  聶奶奶

  辛雨彌看著聶奶奶通風報信的簡訊,以及結尾那一句帶著俏皮意味的日中譯文,忍不住輕笑出聲。

  五歲那年,她在聶奶奶的書室裡闖了禍,事後聶彥淮非但沒責罵她,反而溫柔地安撫她,自那一刻起,她便喜歡上那個不顧一切保護她的大哥哥。

  雖然在兩人分開的那個夏天她只有十三歲,但她還記得自己很喜歡、很喜歡聶彥淮,離開他,像要拿走最心愛的寶貝般,讓她難捨又心痛。為了這件事,她還哭鬧了很久。

  成功安撫她的是聶奶奶,聶奶奶說,將來若她想嫁聶彥淮的心意沒變,她一定會想辦法撮合他們在一起。

  辛雨彌怎麼也沒想到,當年聶奶奶安撫她的話,會在半年前的聚會見到她後再度提起。

  那天之後,聶奶奶在SKYPE匯報關於聶彥淮的一切後做了個總結,她說--她今年二十三歲,聶彥淮三十一歲,是可以準備結婚的年齡了。

  這些年來她和聶彥淮沒有聯絡,對他的感覺漸漸淡了,但聽著聶奶奶說著他的一切,喜歡的感覺彷彿一點一滴重新回到了心頭匯聚,喚起曾經很喜歡、很喜歡他的感情。

  想到這點,她白皙的嫩頰忍不住浮現淡淡紅暈,她想要圓小時候曾作過的夢……就在這時,突如其來響起的手機鈴聲,打斷了她的胡思亂想。

  她接起手機,用過分輕快的聲音掩飾內心的情緒。“哈囉!”

  聶彥淮一聽到輕快悅耳的聲音落入耳底,濃眉不由得一蹙。

  奶奶要他接的人是個年輕的女生?他也認識的?

  “唔……喂喂,哈囉?”沒聽到對方出聲回應,辛雨彌發出疑惑的嘟囔。“奇怪,沒聲音,壞了嗎?”

  由手機另一端傳出的嘟囔帶著疑惑,語調很是可愛,聶彥淮幾乎可以想像對方的神情。

  無來由的,這個認知讓他被當成司機的心情好了一點。“嗨,我是聶彥淮,宮川琦的孫子。請問您出關了嗎?”

  一聽到聶彥淮略沈的爽朗聲調,她斂住笑後,緊張的感覺跟著湧上,呼吸也跟著急促了起來。

  “哈囉!有人在嗎?”

  辛雨彌知道自己該回答,但她的心在胸口突突亂跳,胃像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掐住似的,緊糾得讓她額冒冷汗。

  確定來接她的人是聶彥淮,但她卻擠不出半點聲音、說不出半句話,甚至有雙腿發軟的感覺。

  天哪!辛雨彌,你真是有夠沒用的!她懊惱地責怪自己,氣自己像個小女生般不夠沉穩。

  雖然你們有整整十年沒見到面,但你不應該緊張成這模樣,你應該用最優雅、可人的一面,讓他留下深刻的印像啊!

  她不斷說服著自己穩下心情后,用最柔雅的語調回道:“彥淮哥,你在哪個停車場?我直接去找你。”

  因為對聶彥淮的感情,她壓抑其實活潑、熱情的本性,讓自己成為聶彥淮最喜歡的類型,企圖得到他的心。

  聽到對方的聲音,還有那一聲“彥淮哥”,聶彥淮心底湧上一股熟悉的感覺。

  她的聲音柔柔雅雅的,那語調似曾相識,但他一時間想不起來,這迫使他更想快點見到這個神秘人物。

  “我人已在航廈大樓,我想你應該有行李需要我幫你提。”就算被當成司機令他不悅,聶彥淮還是沒忘記身為紳士該做的事。

  辛雨彌聽他這麼說,眼睛急切地搜尋著視線可及的範圍。她不希望在他面前出現驚慌失措的失態行為,並極力要在短時間內讓緊張舒緩,減輕胃痛的感覺。

  但自身的狀況並不如她所願,當一抹修長高大的身影映入眼底時,她甚至覺得胃被人用力抓住並揉成團。

  她看到他了!

  在聶奶奶開始把他的相片偷偷傳給她後,他隨著年紀越發成熟的模樣,以及修長的體格身形,便深深烙在她的腦中,無法忘記。

  現在,他就站在離她不到一百公尺的位置,強烈的存在感,讓辛雨彌的心重重一凜。

  她發現自己或許還沒做好見他的準備!

  在她猶豫著要不要編個理由自他身邊逃離時,聶彥淮卻在這個時候轉身,與她四目相接。


  辛雨彌的視線一迎向他的,整個人便像是被點了穴似的,僵立在原地動彈不得。

  聶彥淮本人比聶奶奶傳給她的相片還要英俊、高大,總是懸著抹淡笑的嘴角讓他看起來溫和友善;咖啡色皮外套搭配大地色圓領T卹及合身長褲、軍靴的簡約風格,讓他看起來酷帥迷人。

  眼前的他感覺熟悉,卻又陌生,比她所知道的聶彥淮還要更讓她感到不知所措。

  她暗暗在心中啜泣,天啊!她應該要趁他還沒認出她之前趕快逃跑的。

  聶彥淮一直把聽不到對方的聲音歸因於收訊太差所致,他直覺地放眼環繞四方,視線卻因為瞥見眼前不遠處的某個女人而一頓。

  眼前的女人有著一頭不染不燙的直長發,往後固定的劉海露出玉白的額心及皮膚嬌嫩的鵝蛋臉,看來清麗脫俗,氣質非凡。

  即便她只是穿著簡單的合身T卹、低腰牛仔褲,還是掩不去她身上散發的柔雅氣質,以及身處在人群中耀眼的程度。

  聶彥淮挑眉,眸底閃過一絲興味。

  她是他“曾經”最喜歡的類型。

  注意到他目光過分灼熱的打量,辛雨彌感覺胃抽得更緊了。

  他為什麼要這麼看著她?他覺得她漂亮嗎?他認出她是誰了嗎?

  一大串疑問由腦中一個個閃過,辛雨彌知道這一刻,她再也沒有任何理由可以由他面前走開。

  就算有,她也不會允許自己做出日後可能會後悔的舉動,畢竟這是她期待已久,屬於他與她在成年後的第一次見面。

  “嗨,彥淮哥。”努力抑下見到他的激動情緒,辛雨彌走向他,朝他露出一個天使般的甜美微笑,極力讓自己看起來自然地呈現出淑女該有的沉靜優雅的氣質。

  聶彥淮因為她突然的開口,明顯一愣。

  眼前這個氣質非凡的美女喊他彥淮哥?

  他已經很久、很久沒聽人這麼喊他了,尤其開了店之後,大部分的人都是聶哥長、聶哥短的喊他,會這麼喊他的,似乎只有一個人。

  思緒轉至此,腦中的記憶跟著輕輕的被扯動,他望著她,不確定地開口。“你是……”

  他的不確定,讓辛雨彌心裡湧上一種說不出的矛盾。

  她該為自己轉變到讓他認不出她來而開心,或者該為自己沒在他腦中留下半點印象而傷心?

  辛雨彌還來不及弄清內心的想法,聶彥淮已發出不可思議的嘆息--

  “不要告訴我,你是彌彌!”

  當那個小名一由聶彥淮口中吐出,辛雨彌低落的心情便隨著他揚高的語調,瞬間飛揚。

  他記得她!他沒忘記她!

  辛雨彌興奮得想撲進他懷裡,但理智及時出現阻止了她。

  聽聶奶奶說,聶彥淮喜歡的是氣質優雅、溫柔婉約的女生,撲進他懷裡不是一個有氣質的女生會做的事。

  “彥淮哥,好久不見。”

  “老天,真的是你!”他的語氣有著驚訝與喜悅。

  他大學畢業後,兩人共有的書道時光跟著結束,這一晃眼,也有十年了,他沒有想到今天會見到她。

  他的反應很真實,讓辛雨彌忍不住揚起漂亮的嘴唇,柔柔地開口道:“我倒沒想到,彥淮哥真的會有空來接我。”


  “我也沒想到奶奶讓我來接的人是你。”

  因為兩人長輩的交情,聶彥淮從小就被告誡著要好好疼惜辛家的寶貝,多年後再見,藏在心頭那種哥哥天生該對妹妹好的理所當然想法便再次湧現。

  “聶奶奶沒告訴你?我剛參加音樂研習會回來,晚上才藝班沒排課,所以才約了和聶奶奶一起喝下午茶。”

  唇邊餃著溫柔的微笑,那笑意自然得讓人根本沒發現,她看似平靜的面容下,其實已波濤洶湧、很不平靜。

  只有她和聶奶奶知道,這只是藉口,因為老人家知道聶彥淮這個星期會待在台灣不會亂跑,所以硬要她喬出時間,製造兩人久別重逢的見面機會。

  “她可能想給我一個驚喜吧。”他說著,雙眼不由自主地定在她身上。

  大家都說女大十八變,看著辛雨彌讓人驚豔的轉變,他不得不承認這句話有多貼切。

  在他的印象裡,她是可愛得像洋娃娃的女孩,雖然過分活潑、耐性差,還有一點點小小的暴力傾向,但一言一行全是引人注目的焦點。

  改變最大的是她的眼睛,他記得她小時候眼睛是圓的,但長大後,那微微上揚的眼角拉長了她的圓眸,變成如貓般的眸,帶著一點點誘人的性感。

  按理說,這樣媚態橫生的美麗眼眸與她的氣質不搭,但奇怪的是,她的那一雙媚眼與她格外淨雅娟秀的臉,竟產生一種讓人無法忽視的魅力。

  這個發現讓聶彥淮感到好笑地揚了揚唇。

  辛雨彌從小開始,身上就有這種矛盾的氣質,以前是天使面孔配小惡魔舉動,現在則是同時擁有出塵與嬌媚的截然不同氣質。

  “那……我算驚喜嗎?”她忐忑地問。

  “當然是驚喜。”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一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終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内容这些
爱本是泡沫。

TOP

3Q

TOP

謝謝分享

TOP

thz

TOP

TOP

:)

TOP

鍾氏宗祠譜 鍾姓立姓前源流先祖 鍾氏立姓後之直系 宗族事務要協調 Pawsland Pet Products-- We care for your pets Pawsland Products Pawsland Company Limited is a pet supplies company based in Hong Kong Pawsland Cat%20Litter%20Activated%20Carbon%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Corn Pawsland Cat%20Litter%20Pine Pawsland Cat%20Litter%20Tofu Pawsland Pet%20Bowl Pawland Pet%20Waste%20Bags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Introduction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Full Listing CIC Green Product Certification - Regist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