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璞《老婆,乖一點》


出版日期:2013-10-24



老婆不乖,又躲又藏,大男人眼一瞪,捉回家。
老公太壞,霸道強勢,小女人腳一跺,不要他了;
人家說近水樓台先得月,樓宇生果真將對面的小青梅給拐回家,
二十八歲的他,沉穩內斂,外型挺拔,卻獨獨鍾情房儷這小女人。
他這人一向情淡,可對自己從小就看上的女人,他 ​​不但霸道得緊,
還是個百分百佔有欲強的男人。看著她身上沒幾兩肉,
細手臂、細腰身、細長的腿,勾得他忍不住想捧在手心疼,
更不用說,看著床上被自己壓在身下時她那委屈小樣兒,
怎麼可憐怎麼來,男人天生的劣根性讓他習慣征服,
習慣強勢,更習慣主宰。誰知,房儷這小女人竟然在新婚不久後,
在他眼皮底下當起了逃跑嬌妻,教他又氣又惱,
心想,他是不是把這女人給寵過頭了?既然她有膽丟下老公,
那她最好小心一點,欲求不滿的男人,可是很獸性的,
等他逮到她,非好好的將她丟回床上好好管教管教不可!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年僅五歲的房儷無精打采地坐在小公園的沙坑里,小手時不時抓起一把沙來丟進面前的小小塑膠桶,好像在跟誰生氣的樣子。

  忽然一道陰影罩住她,她很開心地擡起頭來,脫口而出說:「我們繼續玩扮家家酒吧。」可是在看清來者的樣子後,她愣了一愣,閉起的牙關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眼前這位小哥哥恐怕是她見過最俊美的人吧,長而濃密的睫毛,好像兩把小刷子哦,媽媽就嫌棄她的眼睛太小、睫毛太短,如果這位小哥哥肯當她家的小孩的話,媽媽想必會高興得天天買巧克力蛋糕給他們吃吧。

  七歲的樓宇生再次為她臉上多變的表情所吸引,有趣地擡手,輕輕觸上她精緻小巧的眉眼,唇角噙著笑意說:「你好像洋娃娃哦。」

  「我嗎?」房儷歪過脖子,一臉懷疑地看向他,「可是我媽媽總說我長得很像櫻桃小丸子。」小小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哎,她雖然不像對街的小靜那樣愛照鏡子,可是自家浴室裡的鏡子,還是不可避免地做了媽媽最有力的證人。

  「在我看來,像花仙子更多一些,捲捲的頭髮,柔軟也很可愛。」不知何時他已經抓起她的髮絲在手裡把玩。

  「是嗎?小哥哥比媽媽長得漂亮,所以小哥哥說得也一定比媽媽正確。」她精神來了,一雙小眼睛裡蓄滿了璀璨的星光,一把拉住他的手臂,誠意邀請他說:「那漂亮的小哥哥,和我一起玩扮家家酒吧。」

  看著她久久不閉合、微微噘起的粉嘟嘟的唇,樓宇生對小小的她格外感興趣,根本拒絕不了她的請求,便順勢一屁股坐了下去。

  經過一陣翻找後,她將一套袖珍茶具放到他的面前,然後雙手抱胸看著他,開心地說:「好了,我演爸爸、你演媽媽,現在是下午茶時間,媽媽要給爸爸泡茶、上點心了。」

  哼,剛剛不肯演媽媽、丟下她自己去玩的臭小強,以後再也不和他玩了,以後她有漂亮小哥哥陪,別人都沒有漂亮的小哥哥好。

  單純的小女孩已經開始一廂情願地以為,他會一直和她在一起,他們的友誼從此刻開始,然後就是天長地久。

  樓宇生依舊親和地笑著,拎起小茶壺往小杯子裡倒,細沙很快鋪滿杯子,這時他才好奇地問:「為什麼你要演爸爸?」

  房儷捧起小杯子,假裝裡面是熱巧克力,做出一副很享受的樣子,等她「享用」完後,才眨著靈動的眼睛回答說:「因為媽媽很忙,爸爸很閒,媽媽要負責做點心、泡茶和洗盤子,爸爸只要蹺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一邊吃一邊看報紙就好了。」

  樓宇生嘴角的弧度不禁拉得更高,原本寂寥的心彷彿湧入一股暖流,要搬家到台北也沒有原先那麼討厭了,甚至有點期待即將在這裡開始的新生活。

  遊戲結束後,樓宇生和房儷手牽著手往小公園後面的住宅區走去。

  「小哥哥,等一下可不可以請你到我家裡喝杯可樂啊?」小哥哥不僅陪她玩遊戲還送她回家,媽媽有教過,要禮尚往來,好好謝謝人家。

  「嗯。」他輕輕點了點頭,和她一起步入一條梧桐樹的林蔭道,路兩旁均是有庭院的兩至三層的獨棟小別墅,算不上豪華,但一家人住起來也夠寬敞舒適,據她所說,過去第一個十字路口右邊的第一戶就是她家了。

  房儷家院子的院牆是一叢叢低矮的三色薔薇花,白色、粉色、黃色的花朵在陽光的撫觸下開得相當艷麗。

  院子裡,女主人正在晾曬著洗好的衣服,轉身看到調皮的女兒和陌生漂亮的小男孩,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溫柔的笑容,「儷儷,是不是又自己跑到西邊的公園去玩,迷了路,讓人送你回來啊?」

  房儷拉著樓宇生進了院子,站在媽媽面前擡起頭回說:「哪有,我才沒有亂跑,小強不跟我玩扮家家酒,是小哥哥陪我玩的,所以我要請小哥哥喝可樂、吃泡芙。」

  「是嗎?那要好好謝謝人家。」房儷媽媽茹月彎下腰來,在兩個小孩頭髮上揉了一揉,溫柔地說:「儷儷先帶小哥哥去陽台坐一坐,媽媽很快就把吃的準備好送過去。」

  就在房儷大聲應下之際,低矮花牆那頭突然傳來一記遲疑的呼聲,「是宇生嗎?你在人家家里幹什麼?」

  這邊三人一齊轉過頭去看向隔壁院子裡的人,未等眾大人開口,樓宇生搶先說:「媽,我們就買這棟房子了。」

  他們一家三口今天此行的目的就是買房子,剛才就是因為看房子實在太無聊了,他才會跑去公園,現在因為有了房儷這有趣的存在,他突然覺得跟她做鄰居也許是上天注定的。

  「兩位小朋友已經成為好朋友了啊。」房仲經紀人連忙更賣力地推銷說:「樓先生、樓太太,這裡離市區是遠了點,但交通還是很便利的,再說這裡環境清幽、空氣清新,有益身心健康,隔壁房教授一家也是兩個月前剛搬來的,是吧,房太太?」

  被點名的茹月只好笑笑的說:「是的,我們也才剛搬來,我老公愛安靜,嫌市區太吵了,就賣了老房子買了這裡。」

  樓家媽媽鄭洁一聽隔壁鄰居是教授,便對這棟房子的好感度又加了幾分,所謂遠親不如近鄰,誰不想有個好相處的鄰居呢?

  「你好,我先生姓樓,我姓鄭,單名一個潔字,我們也覺得這裡不錯,正打算買下來。」

  「你好。」兩位主婦互相點頭致意,就像認識多年的老友一樣對笑著。

  「媽,就買這裡。」牽著房儷的小手,樓宇生再次發話,一副不容置疑,好像他才是一家之主的樣子。

  「好啦,老公,那麼就簽合約吧。」鄭洁便連忙扯著老公的手臂嗲嗲地央求道。

  樓先生二話不說,唯命是從,和經紀人一起開車返回銷售中心,辦理購屋相關手續,而鄭洁則留下,陪同兒子在房家做客。

  從此以後,房樓兩家就開始隔著淺淺花牆比鄰而居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又是一個空氣清新的早晨,麻雀啁啾,風吹動粉藍色鑲蕾絲滾邊的窗簾,門外又急又重的腳步聲仍舊沒有吵醒公主床上的房大小姐。

  不請自入前,樓大少爺在樓下被正往餐廳走去的未來丈母娘照例喊住了一分多鐘。

  「宇生啊,又剛晨跑回來嗎?」

  「是啊,伯母早。」他停在二樓的欄杆前,嘴角微揚,嗓音如同大提琴般低沉而充滿磁性。

  「不早啦,以後能不能帶儷儷一起去鍛鏈啊?」這樣她家寶貝女兒就不會老是遲到了。

  房大教授就快退休了,少了這座靠山,房儷遲到這毛病要是再不改,她留校做助教的工資恐怕會被扣成負數吧。

  「不可能的,她是夜貓子,不過我會盡量每天送她去上班的。」他都不敢想像房儷和自己一起晨跑的畫面,運動白痴的她應該跑沒幾步就直接撲進草叢繼續睡吧。

  「那樣不就太麻煩你了嗎?」

  「不會,反正也是順路。」他所任職的出版公司離房儷任職的大學不過三條街的距離,接送她上下班,本該是他應盡的義務。

  女兒是大學助教,將來就是教授,女婿是知名出版公司旗下財經雜誌社的主編,兩家又是隔壁鄰居,說他們是天作之合都不為過。

  「你啊就是太寵她了。」

  有嗎?反正也已經習慣了。

  茹月笑著走出未來女婿的視線,儘管兩人的婚事還沒完全定下來,但是在她心裡,這個女婿她早就認定了。

  樓宇生扭動門把進入了屋內,他對這間屋子可能比對他自己的臥室還要熟悉,自然而然走到床邊坐下,傾身去看深陷軟枕裡那張小巧玲瓏的臉,淡淡的眉睫、粉撲撲的臉頰,紅潤的唇瓣就像偷吃了草莓,還沒來得及把果汁擦去。

  「唔……」感覺到有雙眼睛在盯著她,房儷的身體習慣性地甦醒過來,只要他一來,懶蟲也自動自發地逃走了。

  早晨、陽光、微風、花香還有樓宇生,如同氧氣一般為她存在著。

  「先刷牙還是先吃蛋餅?」每次晨跑總會順便幫她買早餐,她不挑食,所以很好養。

  「先吃。」臉蹭著枕頭,房儷眉開眼笑道,她還不想離開被窩,儘管眼睛看到他的那一剎那已經完全清亮,那些要靠N個鬧鐘才能清醒的人的心情,她是一點也不會了解的。

  「小心你媽又要念你把被子弄髒了。」

  「她喜歡念就讓她念羅,反正還是她幫我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雖然沒到這種程度,但也差不多了,溫室里長大的花朵差不多就是說她吧。

  被眾人捧在手心裡無憂無慮地長大,讀完碩士後直接留校做助教,還有個一起長大,始終對她呵護備至、在雜誌社做主編的英俊男友,真不知道這一生她還有什麼可愁的。

  「還不速速離開枕頭。」樓宇生將冒著食物香氣的紙袋在她腦袋上方晃了晃,明確的說:「躺著吃是絕對不允許的。」那樣會影響健康,他可不想有個總受胃病折磨的老婆。

  「知道啦……」拖長了尾音,房儷繼續磨蹭著,細嫩的玉臂撐著光潔的下巴,一雙眼 ​​睛斂著柔波似的盯著他,像在撒嬌又像是誘惑,當然對於自身透露出的這份嫵媚,單純如她是不自知的。

  若真歸咎起來,還是得怪樓宇生,他太會控制情緒了,沉斂如他從不曾讓情感戰勝過理智,就算再飢渴,他也會等到合適的時候再將「美食」拆吃入腹,而不是現在,現在該做的是吃完早飯、去上班。

  樓宇生未表現出異色,房儷便不以為然,露完手臂露長腿,還有睡衣的領子也很低,坐起來的時候幾乎酥胸半露,他定力再好似乎也抵不住這個,只好故作淡定地將視線上移寸許,落在她的小香肩上。

  「好香。」清純無辜的房儷打開紙袋,一心想著美食了,「有沒有加兩顆蛋?」

  「你的喜好我什麼時候忘過,還塗了千島醬、撒了梅子粉。」將她的饞樣一點不落地收入眼裡,頭昏腦熱隨即無影無踪,他一雙瀲灩的桃花眼,眼尾微微揚起,對她的寵溺和喜歡無須再用言語證明。

  「好酥脆哦,又焦香,超讚的。」房儷心滿意足地咀嚼著,不時舔著嘴角的碎渣,一邊還要跟他聒噪,「你真的不想咬一口嗎?你不覺得早餐只喝一杯牛奶是很不健康的嗎?」

  「九點我會再吃兩個葡式蛋塔。」他的習慣不會輕易更改,吃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肚子餓了才能吃得下。

  「宇哥你真的很像設定好程序的機器人。」跟他青梅竹馬這麼多年,見證了他所作的每一個決定,那些都在他計畫中,無偏差地被執行,在她記憶中,樓宇生這個男人好像從沒犯過錯。

  作對選擇、付諸實施,最後馬到成功,沒錯,這就是樓宇生一直以來的人生模式。

  她慢慢嚥下最後一口蛋餅,心頭突然湧起小小的沮喪。

  雖然她活得也很如魚得水的,但那都是仗著爸和樓宇生做她的靠山。

  每當她遇到選擇,他們總會第一時間跳出來為她引導,然後左右護法拖著胸無大志的她一路往前衝,久而久之,看在別人眼裡,她竟然也躋身成了社會菁英。

  哎,可是只有她自己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斤兩。

  「有嗎?我比機器人帥多了。」他站起來又俯下身去,視線在她臉上定格三四秒後,溫柔地在她頰上親了一口。

  樓宇生的氣息帶著熱度撲面而來,害房儷心頭小鹿亂跳。

  他們已經過了雷雨天抱坐在一條棉被下兩小無猜的年紀,可能再過不久就要進入到談婚論嫁的階段,當然也不是沒有過親密接觸,比這更親密的都做過了,但房儷就是改不了動不動就臉紅心跳的毛病,像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更像情竇初開的傻瓜,總之和老練的他比起來,就是情商差了一大截。

  他轉身就走,她的腦海裡卻還滯留著他臉部的特寫,細長而桃花瀲灩的鳳眼、挺立而飽滿的鷹鉤鼻、薄長而略涼的柔唇,下巴上有新冒出來的點點烏青鬍渣。

  他永遠那麼好看,從小就討人愛,不論男女老少,一見到他的笑臉,都能瞬間變得跟綿羊一樣溫順好相處,雖然她不是外貌協會的,但老天就是賜給她這麼一個英俊無儔的男朋友,所以她也只好欣然接受了。

  「二十分鐘後必須到大門外報到。」敲了下門板,他回頭提醒道。

  她回神後目送他高大挺拔的身影消失在門後,不得不再次感慨造物主對他的厚愛,真的是所有好的事物都給了他,俊美五官、健美身材、高智商、高情商,還有她這個乖乖牌的可愛女友。

  少了某人的監督鞭策,房儷的精神狀態立即就恢復到了一貫的懶洋洋。

  起床伸展一下四肢後,用不太快的速度洗漱更衣,她不愛化妝,每天只拍點化妝水在臉上,所以樓宇生給的時間已經足夠她磨蹭了。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用在兩人的關係上,就是他始終壓制著她,佔據了領導地位,她只有被牽著鼻子走的份。

  下樓後,房儷又免不了被茹月逮到念了幾句,無非是說她不知進取、自甘墮落那套老詞,而邊看報邊享用雞肉粥的房教授則適時跳出來為寶貝女兒撐腰,從氣勢上徹底壓下老婆的氣焰,讓家裡的氛圍再次回到平靜無波的狀態。

  等她垂頭喪氣地走到門口,樓宇生的車已經在路邊等著了。

  他倚在車門旁,拿著手機在看新聞,玉樹臨風的模樣,造就一道賞心悅目的風景。

  她彎著腰悄悄接近,自以為出其不意地抓過他的手臂挽上,他卻在下一秒扭頭,有點無奈地看向她說:「每回你做小鳥依人狀,一定是挨了你媽的罵,我想這次也不例外吧。」

  「嗯,所以安慰人家一下啦。」她偎得更近些,將臉枕在他結實的臂肌上,他由上至下寵溺又無奈地看著她,她小小圓圓的肩頭,在稀疏的晨光中好似泛著玉石一般的光澤,總之他是不忍心推開的。

  她享受地閉起黑白分明的眼睛,短卻密的睫毛顯得眼睛輪廓立體又生動,加上她那頭微捲的及肩短髮,襯得她好像一個可愛的芭比娃娃。

  不論怎麼看,她身上也沒幾兩肉的樣子,細手臂、細腰身、細長的腿,一切都是那麼玲瓏小巧,輕盈柔弱得彷彿一朵虞美人,天生就是一副讓人捧在手心裡疼的樣子,可是他知道,外表往往都是用來迷惑敵人的,她的本性才不是這樣。

  她一撒嬌、一露出苦瓜臉,眾人就忙著挺身而出為她排憂解難,而這只不過是她愛偷懶的一種表現而已,憑著二十一年的相處,他相信她骨子裡是嬌蠻而堅毅的,使起性子來就她自己最大。

  房儷貌似一株溫室花朵,實際上卻是一株帶了刺的野玫瑰,別看那花一朵朵精緻而小巧,在灌木叢之上閃著明艷奪目的光,吸引無數人前往,但要是妄圖佔為己有,往往都會讓刺紮到手。

  「好了,上車吧,再不出發,你 ​​又要遲到了,去得比教授還要晚的助教小姐。」想到悄悄流逝的時間,樓宇生不得不提醒地說。

  「助教就是打雜的。」她繼續賴著,再多一點點溫存也好。

  「那是你沒見過真正打雜的。」他揉著她額前的碎發,客觀地點評道:「小祖宗,你就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哪有福,很累的。」

  「你也可以選擇待在家裡啊,反正早晚我會接替你爸養你嘛。」

  「不要,你去上班了,那我不是很無聊。」她吐吐舌頭,露出一副打死不要的表情,「整天對著我媽還有你媽,我會神經衰弱的。」

  「那還有什麼好說的,這世界上沒有哪份工作是可以光拿錢不工作的。」他笑道。

  「隨便吐槽一下而已,不必深究啦。」鬆開手腕,她站到一旁,等著紳士的他為她打開車門。

  樓宇生不再發表意見,專心為房儷服務,開車門、係安全帶、陪她聊新一季美劇的情節,並用最快的速度送她去上班,如果這樣還算不上百分百好男友,相信大家都會拿臭雞蛋丟她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嬌小姐的。

  到了學校說完再見,房儷就像被放掉一半氣的皮球一樣,無精打采地走在通往系辦公室的林蔭道上。

  一想到待會就要見到系主任那張吊著三角眼、垂著刀片嘴的臉,頓時就覺得太陽被烏雲遮去了大半。

  中途被追上來的同事搭上肩膀,聽她在耳邊累得直喘氣的聲音,房儷不免好奇地問:「你是剛參加完馬拉鬆比賽嗎?還是一百年沒有運動了,怎麼會才跑兩步就這麼喘?」

  「欸,房大小姐,運動白痴的你有資格這麼批判我嗎?」與房儷不同的是,呂熙是念完博士才爭取到留校任教機會的。

  不過個性爽朗的她並沒有因此嫉妒,或者排擠有教授老爸撐腰的房儷,反而很快跟房儷混成了死黨,有事沒事還老拿房大小姐近似於缺心眼的與世無爭開玩笑。

  「再次聲明,我不是運動白痴,我只是懶得動而已。」每年的健康檢查都OK不是嗎,那乾嘛還要運動?

  「你再不練壯一點,就不怕你隔壁那位美人哥哥在洞房花燭夜的時候把你壓垮嗎?」呂熙語氣曖昧地取笑。

  想想房儷還真是好命,不但有位教授兼學者的老爸,隔壁還住著一位彷彿天生就是為她而造的老公不二人選,樓宇生樓大帥哥,想當年可是中文系第一才子啊。

  「你這話要是讓他聽見了,他會往你宿舍寄律師函的信不信?」房儷不以為然,自己的抗壓性自己還不清楚嗎,再說他捨得壓壞她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她擔心什麼?

  「用不著這麼興師動眾吧?」

  「他現在只要一聽到「美人」這個稱呼,臉色跟脾氣都陰沉得好像颱風天。」她家宇哥長得俊美沒錯,但再俊美的男人都不愛別人稱呼他為「美人」,這是男性共識。

  「還不都是因為你,他怎麼不先拿你問罪開刀呢?」

  眾所周知,房儷大四畢業那年,樓宇生也剛服完兵役,為了慶祝這兩件事,樓少爺終究沒能抵過房小姐的美人計,答應在學校校慶那天,在她擔任總策畫的舞台劇裡反串一次妖精女王。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一襲白色拖地長裙、美若天仙的樓宇生,他身上的每一處細節都還歷歷在目、清晰可辨,讓人忍不住心動。

  那天之後,校園裡愛八卦的眾學子們,自然而然地就給這位傑出的學長冠上了「隔壁家的美人」這個響亮名號,誰教房大教授之女的名氣也不低。

  「他不會生我氣,有火他會向別人發,這是他一向的作風。」房儷很欠扁地笑道,她還不了解樓宇生嗎?從小到大,他都只會保護她,雖然有些保護過頭了。

  「難怪某人那麼嬌縱,原來有金剛男神庇佑啊。」

  「我嬌縱嗎?我很平易近人的好不好。」房儷墨青的眼珠一轉,流瀉出水一般靈動的光澤。

  「傲嬌又任性還悶騷,別說你不是。」呂熙揶揄說:「儘管不太喜怒形於色,但對你不喜歡的人或事,你有遷就過嗎?轉身就丟開了,也不管那些到底有多重要。」

  「再重要也沒有讓自己心情保持愉悅重要。」這說明她很注重維持心理健康好不好。

  「切,你啊就是溫室裡的花朵,不知人世疾苦。」是好友才敢這麼說,「像我這種從南部鄉下一路披荊斬棘出來的,為了更好的前途,就是要我向校董們下跪,可能也會願意吧,所謂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

  「嗯,你辛苦了。」房儷聽著卻不以為意地笑說:「但比你不幸的人也還有很多,你的煩惱與堅持,在那些人看來也一定是矯情而做作。」

  片刻沉默後,呂熙大悟似的重重點頭說:「是啊,沒想到房大小姐還能說出這麼有智慧的話。」

  「都說知足常樂,可是人活著怎麼可能一直都是快樂的,不是我身在福中不知福,而是人的天性使然,人人都貪婪,只是每個人貪求的東西不一樣而已,快樂、金錢、地位、健康或者知識。」

  「人生哲理到此為止,真不愧是你老爸的女兒,講起道理都是同一套的。」呂熙受不了地掏了掏耳朵,然後不經意地提起,「欸,我說,那你們的婚期到底定在什麼時候啊?」

  房儷似被踩到痛處,臉色一暗,委屈地嘟囔道:「人家連婚都還沒向我求。」

  「不會吧?」呂熙驚訝地看向她,連續發問:「你都有工作了不是嗎?他不是也當上主編了?不是說一旦這兩樣都搞定了,你們就會結婚的嗎? 」

  「是說過,但宇哥他不求婚,我又有什麼辦法?」總不能自己送上門去,先霸占了他的床吧?

  「難道隔壁家的美人哥哥……」呂熙上下打量她後開玩笑道:「嫌棄你這株小青梅啦?」

  「才不會。」房儷沮喪地垂著頭,語氣免不了充滿了哀怨,「他要是敢嫌棄,我就趁著夜黑風高摸進他房裡,然後一刀廢了他。」

  「太暴力、太血腥、太誇張了好不好。」呂熙用力攬了攬她的肩頭,幫她剖析道:「你們認識都二十多年了,感情進入了倦怠期也是很正常的,何況你那位又剛好正值男人最具魅力的年紀,二十八歲啊,男人的二十八就相當於女人的十八啊,多惹人愛啊,這塊頂級牛排你可要看緊了才是。」

  「你當我是狗啊?」

  「即將步入婚姻殿堂的女人,就得把自己當成一隻英勇無畏的小狼狗,誓死保衛自己的那塊牛排!」

  「怎麼保衛?」樓宇生遲遲不表示,對她的態度也是十年如一日,給她的感覺卻是他對她的感情是越來越冷靜自持、收放自如了,這在女人看來總是少了點激/情,所以她也不是沒有胡思亂想過。

  要是有更加年輕漂亮、有才的女人纏上了她的宇哥怎麼辦?

  「主動勾引、全力出擊,反正是自己的男人,就不要顧忌什麼面子了,要像狐狸精一樣風騷才行。」呂熙這邊說得頭頭是道,實際情況卻是年過三十的她至今還是單身一枚。

  房儷很認真地聽,先是不禁搖了搖頭,女人總該矜持點吧?而後卻又點起了頭,小三不會跟你客氣,你矜持她當你謙讓,一讓男人就成別人的了!

  房儷緊緊拳頭做加油狀,慷慨陳詞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若不以身試法,說不定哪天樓宇生就投入別人的懷抱了。

  宇哥的心她要了,宇哥的身體自然也只能是她一個人的!

  「對,就是這個道理,做不了欲女,守不住愛情。」呂熙起哄道。

  「小房、小呂,你們還在磨蹭什麼?」二樓窗台上突然探出系主任削尖下巴的臉,兩隻眼睛犀利地瞄準樓下石階上正探討著馭夫術的兩人。

  兩人馬上肩膀一縮,面色緊張地往裡跑去,不用再多看主任老臉一眼,就知道今天的工作肯定不輕,主任嫌麻煩的工作她們就得乖乖接手。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谢谢分享

TOP

謝謝
may

TOP

Thanks

TOP

good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